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斯德哥尔摩

94125浏览    1153参与
踏雪

耽】受强zhì爱攻,攻斯德哥尔摩

穷惨高材生酷哥攻x病娇疯批女装受

受强制爱攻,攻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故事。

文案:

每周五的下午,花店都会迎来一位固定的客人,貌美的女客只会买一种花。

纪浔发现公司的上司和那位女客长的一样。

究竟是偶然的相似还是蓄意的接近。

这是一个受强 zhì 爱攻,攻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故事,酷哥被病娇追。


排雷:没有追妻//没有追妻//受对攻箭头很粗很粗//神经兮兮病娇属性//有女装癖 

穷惨高材生酷哥攻x病娇疯批女装受

受强制爱攻,攻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故事。

文案:

每周五的下午,花店都会迎来一位固定的客人,貌美的女客只会买一种花。

纪浔发现公司的上司和那位女客长的一样。

究竟是偶然的相似还是蓄意的接近。

这是一个受强 zhì 爱攻,攻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故事,酷哥被病娇追。


排雷:没有追妻//没有追妻//受对攻箭头很粗很粗//神经兮兮病娇属性//有女装癖 

FPS蠢朋克
CSGO:s1mple获 斯德哥尔摩PGL Major冠军MVP byHLTV
CSGO:s1mple获 斯德哥尔摩PGL Major冠军MVP byHLTV
南啊北啊男

【反转】💥爽文💥分手💔//爱我//

是我,每天都在努力活成生活里没有你经过的样子,但是奈何处处都是你的痕迹。


分手之后,是你删掉了我,那是第一次,我莫名其妙的被删好友。之前我把你拉进了隐藏对话栏,虽然会淡忘很多,但总是不是翻出来看看你有没有发信息给我。还好你没有,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你发了信息之后我会如何作答,不回吗,还是一次次的重蹈覆辙……


以为删光了所有你的照片,没想到社交软件里的动态还藏着几张跟你靠在一起拍的,你每次都不愿意露脸,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香,对你的厌恶和反感,总要滞后几秒。你送的东西我能处理的也都处理掉了,作为一个很小心眼的人,你送的口红我依然留在常用的位置,那可是你送的第一个礼物,当然还有那年的圣诞限定...

是我,每天都在努力活成生活里没有你经过的样子,但是奈何处处都是你的痕迹。


分手之后,是你删掉了我,那是第一次,我莫名其妙的被删好友。之前我把你拉进了隐藏对话栏,虽然会淡忘很多,但总是不是翻出来看看你有没有发信息给我。还好你没有,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你发了信息之后我会如何作答,不回吗,还是一次次的重蹈覆辙……


以为删光了所有你的照片,没想到社交软件里的动态还藏着几张跟你靠在一起拍的,你每次都不愿意露脸,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香,对你的厌恶和反感,总要滞后几秒。你送的东西我能处理的也都处理掉了,作为一个很小心眼的人,你送的口红我依然留在常用的位置,那可是你送的第一个礼物,当然还有那年的圣诞限定,红色的壳子,我一直没舍得磕坏,你令我无数次感到恶心的样子也只是排在第二顺位。偶然间会听到一些歌,陈粒的《虚拟》,还有属于那年的《嚣张》。当时的我已经明白不能爱你,急于和你划清界限,你说你很喜欢《虚拟》,我说一点也不好听,还有你唯一给我哼过两句的《可不可以》我说你一定要唱给我听,也没了后续。关于你的记忆总是会冲在最前面,尽管我只要一开口唱歌,就会听到你突然的发火,和莫名的诋毁。


你说你会永远记得我,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永远会记得你。


我和当时追你的时候一样,视奸你的动态,从别人那里听来一些你的消息,私自杜撰一些故事,哄骗自己,你是个好人或者你是个坏人。你之前拉黑了我,最近又莫名其妙的开放了浏览,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从前任变成了陌生人,才有如此美好的待遇。你的新对象已经谈了不少时间,想必你应该早就得到了你想要的夜夜笙歌,翻云覆雨,那些是我不想给你的,或者是,没必要给你的。


我以为我爱你,你爱我,爱,是同一个爱,我,是同一个我,你,是同一个你。


我曾虚假地渴求你爱我,我曾虚假地说我爱你,我曾迫不及待想得到你,我曾按捺不住要炫耀你。可这都是因为你还值得,你的光环看起来比别的选项,要光鲜明亮。你突然舍弃了光环,突然放弃了你正当时的事业,也是你唯一的荧光剂。你没有办法爱我了,因为我不能允许我这样爱我。我投入很多情绪给你,伪装成浓墨重彩的感情,对你连绵不绝,看不到开始也没有结束的爱意,把你沉溺在我微不足道的情绪垃圾桶里,告诉你我或许没有能力爱你,而这是我的全部。

你后来很崩溃,我很满意。我当时很崩溃,因为我以为在和你的游戏里,我没有办法赚够我想要的,经历,名声,当然很少一部分的,一个陪伴的人。


我对你存留的记忆,便是我目的中的一部分。我有一个前任,不错的前任,只不过是我太爱他,他辜负了我,而我很受伤,我真的爱你,但我不能,得到这个身份牌之后再退出,似乎比别的离开方式更加有说服力和压倒性,就像苦情戏里的女主角或许才能赚得不需要道德的泪水。把火候捏在手里,于是便有了我期望的每个时期不一样的你我。


而我,确实也真的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


比如,我还依然不够爱我。


小泽影视解说
惊悚片《斯德哥尔摩》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惊悚片《斯德哥尔摩》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小泽影视解说
惊悚片《斯德哥尔摩》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惊悚片《斯德哥尔摩》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小泽影视解说
惊悚片《斯德哥尔摩》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惊悚片《斯德哥尔摩》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沙雕本雕山楂

画了斯德哥尔摩地铁的七姐妹。

蓝色的车厢有北欧那味儿了!

画了斯德哥尔摩地铁的七姐妹。

蓝色的车厢有北欧那味儿了!

_伍ga
今年冬至,是第一次吃自己包的饺...

今年冬至,是第一次吃自己包的饺子。


去中华超市买材料的时候,着实被饺子皮的价格吓了一跳,盘算了一下还是买面粉从头开始做。

包了羊肉胡萝卜馅的,粉条豆腐和小葱牛肉,够吃很久。


记得小时候不爱吃胡萝卜和蔬菜,妈妈就把它们包进饺子馅里。现在也会觉得胡萝卜好吃了,羊肉更是人间美味。


冬至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年底总会有大大小小的节点用来告别和启程。就像今晚过后,夜晚就不会那么深了。

今年冬至,是第一次吃自己包的饺子。


去中华超市买材料的时候,着实被饺子皮的价格吓了一跳,盘算了一下还是买面粉从头开始做。

包了羊肉胡萝卜馅的,粉条豆腐和小葱牛肉,够吃很久。


记得小时候不爱吃胡萝卜和蔬菜,妈妈就把它们包进饺子馅里。现在也会觉得胡萝卜好吃了,羊肉更是人间美味。


冬至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年底总会有大大小小的节点用来告别和启程。就像今晚过后,夜晚就不会那么深了。

Park_pclll

短篇《想被抱抱就摇摇铃铛》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囚禁向

男人×少年


少年端着早餐走下楼梯,打开地下室的门,蹲到男人面前,把吐司撕成小块。


“还有多久”男人干渴的嗓子里挤出这沙哑的四个字。他被链子绑在这里已经一周了,他醒来时身上只有干净的内裤以及脖子上勒着的铁链,这里潮湿阴冷但被打扫得很干净。


屋子里只有一小间窗户,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少年正在撕吐司的手上,能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看到青色的静脉。


“为什么是我?”男人见他不回答,可依然没有放弃提问,从他被关到这里,这个少年每天都来照顾他,可就是不跟他说话,不论男人说什么,他都像是聋了一样,男人发现这个少年每天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少年拿吐...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囚禁向

男人×少年


少年端着早餐走下楼梯,打开地下室的门,蹲到男人面前,把吐司撕成小块。


“还有多久”男人干渴的嗓子里挤出这沙哑的四个字。他被链子绑在这里已经一周了,他醒来时身上只有干净的内裤以及脖子上勒着的铁链,这里潮湿阴冷但被打扫得很干净。


屋子里只有一小间窗户,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少年正在撕吐司的手上,能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看到青色的静脉。


“为什么是我?”男人见他不回答,可依然没有放弃提问,从他被关到这里,这个少年每天都来照顾他,可就是不跟他说话,不论男人说什么,他都像是聋了一样,男人发现这个少年每天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少年拿吐司沾了牛奶放到男人嘴边,牛奶湿润了他干裂的嘴唇,他下下意识地微张嘴巴,少年顺势把吐司塞进他嘴里。每天都是这样,少年照顾他吃完饭就离开了。


直到有一天这次少年开门时没拿早餐,反而带来一条铃铛项圈,有点破损,但依然能看出这是大型犬用的。


少年给男人小心翼翼地戴在脖子上,一只手摇了摇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他把头埋在男人颈窝处,另一只手摸着男人的后颈。


“快了,谢谢你”说完少年就离开了,男人感觉自己颈窝处有点冷,他摸了一下那有些水在蒸发。


以后的每天少年来看他时,都会摇摇铃铛然后紧紧抱住男人,鼻腔里的温热的呼气总会打他男人的脖子上,很痒。


直到有一天,少年缠着满身绷带走进来,他已经蹲不稳了,直接跪在地上喂男人吃饭,“如果想被抱,就摇摇铃铛。”他一直看着那铃铛,见男人没有反应,他伸手摇了摇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抱住男人,“到了,谢谢你”,男人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心底有点失落。


少年走的时候没有拿走盘子,一瘸一拐的走了。


连续两天少年都没来过,jing方找到男人并救出他,男人因为长期被链子拴着,已经没办法正常进食和走路了,被送到了医院。


醒来时jing cha告诉他,那个少年是某个帮派的sha手,有条他从小养到大的狗被仇家残忍虐sha了,他一蹶不振,最后跳海了,他们在地下室的盘子底下发现了一把钥匙,经核实那是地下室的。


男人一直在病床上回想这件事,他当初也跳海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醒来在地下室里,他甚至曾经尝试ge脖子的动脉,只是一直被链子和项圈阻碍。


男人嘴唇有点咸,他转头看到桌上的项圈,他挣扎着坐起来把它戴上,低着头一直在拿手指轻弹脖子上的铃铛,“铃铛响了,来来抱抱我啊。”

_伍ga
Beth/Rest - Bon Iver

大家都说每个留学生都是好厨子,但是在我身上好像不是这样的。来到斯德哥尔摩两个月之后我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做菜,至今还做出过不少黑暗料理。

最开始住在学生宿舍的两个月,我试图让自己对味觉的感知麻木一些,只要达到能吃饱的标准就好,以最快的速度在公共厨房煮好一切方便食品,或者是一次性打包三天的汉堡王,便宜又省事。

搬出来到公寓之后获得了一个温馨干净的厨房,又让我想要停留在厨房的时间多了几分。


于是三个月后,我的留学生活终于随着一日三餐步入正轨了。


相比于在国内,我变得更宅了,连续三四天不出门是常有的事。我把房间布置的让自己满意,就像在深圳独居的时候一样,让我觉得外面的世界都没有这个小房...

大家都说每个留学生都是好厨子,但是在我身上好像不是这样的。来到斯德哥尔摩两个月之后我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做菜,至今还做出过不少黑暗料理。

最开始住在学生宿舍的两个月,我试图让自己对味觉的感知麻木一些,只要达到能吃饱的标准就好,以最快的速度在公共厨房煮好一切方便食品,或者是一次性打包三天的汉堡王,便宜又省事。

搬出来到公寓之后获得了一个温馨干净的厨房,又让我想要停留在厨房的时间多了几分。


于是三个月后,我的留学生活终于随着一日三餐步入正轨了。


相比于在国内,我变得更宅了,连续三四天不出门是常有的事。我把房间布置的让自己满意,就像在深圳独居的时候一样,让我觉得外面的世界都没有这个小房间更能让我平静。

有朋友评价我说,你这样还不如回国呆着。这句话让我陷入了自我怀疑过一小段时间。

尝试过去认识一些新朋友,表面上和大家相处的融洽愉快,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每一次的向外伸展对我自己来说都是巨大的精神消耗,不得不在social之后独自安静几天恢复元气,来迎接下一次的伸展。

我好像是困在自己的舒适圈里,知道这样下去是不健康的。但同时也觉得,来到北欧一个人生活真的是太适合我了。


最近还莫名的陷入了一种年龄焦虑,焦虑不是因为年龄的增长,而且我的豁达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加。

因为gap了太久,同届的朋友很多都是比我小一些的。对比之下自己经历似乎过于丰富,反而没法像他们获得那样简单的快乐。让我觉得有点羡慕。


静安妖姬喻文州

我为什么讨厌斯德哥尔摩梗

由真人真事改编

  “我爸爸打我妈妈,有时也打我,我把他掐我妈妈的罪证拍下来,但是她偷偷把它们删掉了。

  是的,那些视频是妈妈删掉的。她有时跟我一样是受害者,有时也和爸爸一起打我。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厌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类的作为文梗出现在cp文中--这种病是真的会给你自己和他人带来伤害的。”

  这是小哀在我问出“为什么不报警?”时给出的回答。她从那部边缘塑料膜已经残破不堪的旧手机里翻出一个视频,画面上一个高大而矮小的男人似乎正按着一个瘦小的女人,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似乎是她脸上那幅薄眼镜挡住了她的眼睛,我看不出她的神情。...

由真人真事改编

  “我爸爸打我妈妈,有时也打我,我把他掐我妈妈的罪证拍下来,但是她偷偷把它们删掉了。

  是的,那些视频是妈妈删掉的。她有时跟我一样是受害者,有时也和爸爸一起打我。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厌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类的作为文梗出现在cp文中--这种病是真的会给你自己和他人带来伤害的。”

  这是小哀在我问出“为什么不报警?”时给出的回答。她从那部边缘塑料膜已经残破不堪的旧手机里翻出一个视频,画面上一个高大而矮小的男人似乎正按着一个瘦小的女人,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似乎是她脸上那幅薄眼镜挡住了她的眼睛,我看不出她的神情。这个仅几秒钟的视频显然是从那只愚蠢的禽兽身后偷拍的,我想这似乎是家暴案件中难得一见的铁证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能救命的铁证,却被那个受害者自愿丢弃了,我极难想象她的女儿在发现自己的母亲帮助那只禽兽偷偷嚣张时的反应,她应该愤怒吗,还是应该感到可悲,甚至是......可笑?受害者俨然已成为加害者的帮凶,这真的是爱情吗?不!我想这只是……病。

  小哀已经收起了手机,我并没再询问她报警的事,有罪证又如何呢?在受害者同意的情况下被打成轻伤,施暴者是完全不用付任何代价的。

  “其实我之前找过特别全面的家暴相关的法律。”一阵沉默之后她突然说道,她的声音非常平静。

  “我爸只要不顺心就会打我,有一次他发疯般的去抓我的胸,我那时就拿刀指着他,我说,你是不是想死。那时候我已经十岁了。”

  有的人顺从,有的人反抗。反抗的人从那个地狱里搬了出来,而顺从者选择留下来与野兽相伴。

 “我很可怜她--我妈妈,虽然她有时也打我,但我并不恨她,因为她也是受害者。我租这间半地下室的钱一半是来自我的手工,一半是来自她,她还在我走之前把这只新手机偷偷塞给我。”

  那只银白色的手机就突然响起来,上面显示的名字我不认识。小哀瞟了一眼便将其静了音推到一边。

  “我妈,她大概又是来劝我搬回去的。”




#因为一些原因,我和小哀谈论这些是两年前的事了,很多事的顺序,细节我完全不记得,写出来就是想提醒看到的人和我自己,有些梗真的就只是看看就行,千万别当真!

胜望

《斯德哥尔摩》

腹黑天才心理学疾病研究专家/心理扭曲高智商犯罪心理学专家

洛林/徐泽宇

1.

专家部门都警醒新来的同事离徐泽宇远一点。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犯罪心理学专家的。他的精神带着令人诟病的寒恶,言行有着说不出的奇怪。


他简直像个疯子。


深邃的眼眸,将人刺穿的视线。声音沙哑又低沉,在你说话的时候静静的看着你,能让你及时止住话头不敢说话。


洛林在一次连环杀人案中作为心理学专家介入,她在作笔下研究记录时,察觉到了强烈又小心的视线,她猛地抬起头,与徐泽宇的目光正好对上。


她看着那个人有些尴尬的对她点了点头,做着与传闻不符的动作——他摸了摸鼻子,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


腹黑天才心理学疾病研究专家/心理扭曲高智商犯罪心理学专家

洛林/徐泽宇

1.

专家部门都警醒新来的同事离徐泽宇远一点。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犯罪心理学专家的。他的精神带着令人诟病的寒恶,言行有着说不出的奇怪。


他简直像个疯子。


深邃的眼眸,将人刺穿的视线。声音沙哑又低沉,在你说话的时候静静的看着你,能让你及时止住话头不敢说话。


洛林在一次连环杀人案中作为心理学专家介入,她在作笔下研究记录时,察觉到了强烈又小心的视线,她猛地抬起头,与徐泽宇的目光正好对上。


她看着那个人有些尴尬的对她点了点头,做着与传闻不符的动作——他摸了摸鼻子,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个动作令他看起来腼腆又害羞。


但洛林几乎再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


他有病。

……


2.

徐泽宇第一眼看到洛林时就被迷住了。他喜欢她理智有穿透性的眼神,喜欢她翘挺的鼻子和精致的嘴。


他喜欢她转着钢笔的手,行云流水的字,冷清的声音,宽广的学识。


他喜欢她到不得了,他研究了她回家的路线、必经地点。


他成功的把她绑到了一个山清水秀却毫无人烟的大别宅里。


洛林一睁眼便察觉出不对劲,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甲醛的味道,房子应当才装修了几个星期。窗外没有鸣笛声,她不在城市里。


她被绑架了。


这是洛林得直接判断。


房子很大,家具都是展新的,屋里有单独的卫生间,大大的书架立在房间的一角,上面放满了书。


绑架者与她熟悉且没有恶意,应该是近期临时做出的决定。


暂时没有危险,她想。

……


3.

果不其然,一直等到中午,对方给她送饭来了。


绑架者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只开了一个小缝。


洛林坐在大床上,双手环胸平静冷清的注视着门外。


这二者两相对比,反而显得绑架者更加无辜了。


“徐泽宇。”林洛平静的叫他。


门外的人身影忽然僵住了两秒,随即推开了房门。


“还是你聪明。”徐泽宇放下饭菜,“吃点东西?”


“谢谢。”洛林到了谢,也不知道在回答哪一句。


他们熟练的一问一答,像朋友一样平静的聊着天,根本没有绑架人与被绑架人的姿态。


“绑架我做什么?”洛林一边问着,一边起身从屋子的书架上拿下一本厚厚的书。


“我想要只有我一个人能看着你。”可能因为对方太平静了,徐泽宇竟然不由得的说了出来。


说完他便后悔了,他不想吓到对方。


然而女孩没害怕,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就像看一件物品。


“这么说,你还挺变态的。”她笑着,手上捧着书,翻页时候发出‘呲啦呲啦’的响声。


他好兴致地凑了过去,“谢谢夸奖。”


他想要看看女孩儿看的是什么,却被书皮上因阳光折射而闪闪发光的名字刺伤了眼。


他看见了她看的是什么。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大写的花体英文带着烫金的边,却把他的阴谋打的粉粉碎碎,徐泽宇原本笑着的皮肉僵硬的有些生疼。


“你恐怕忘了我的职业,”洛林好心情的合上书,“需要我帮你治病吗?”

……


4.

徐泽宇把少女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收走了,他把她关在屋子里,除了吃饭时间,他都不让她出来。


斯德哥尔摩症,是在特殊情况下,人质对罪犯产生的感情和依赖性。


作为一个犯罪心理学专家,对一个心里疾病专家实行这一项诱导病症是极为困难的。


所以他将自己与她也隔离了起来,让她在吃饭的时候才能看到自己。


但多天下来,他觉得少女毫无变化,她像往常一样笑着对自己打招呼,聊天。自己却失眠、难受、食欲不振,他觉得自己快疯了。


洛林与他只差一间房间,而这种极为短暂的距离差让人更加难受。


他迫切想要看看她。


为了完成病症诱导,他不应该再除了吃饭的时间打开少女的房门,但是他忍不住了。


他必须要看看她。


他快疯了。


徐泽宇风一般的冲向洛林的房门,门被从里边上了锁,他早有预料的跌坐在地上,好似没有了一丝力气。


对于他来说,女孩就像毒品一样,一旦接触上瘾,便无法控制自己。他找死一般的将她困在了身边,最后的报应落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徐泽宇有些明白了。


“果然我还是不够格啊。”他隔着房门能感觉到少女也坐了下来,与他隔着一扇门,背对着背。


“这样是不行的。”少女不赞同的说,“你做的不够绝,没法做到真正的病症诱导。”


他没有真正的去恐吓、威胁她。


徐泽宇明显也意识到的了这点。


但是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我舍不得。”


对面轻笑了一声。

“我知道。”

……


5.

他想让少女爱上自己,他囚禁了她的身体,他将她关在了这间小屋子里,与世隔离。


然后他输了。


但少女囚禁了他的精神与灵魂,让他从刚开始病的愈发深了。患病的不是对方。


是他自己。


诱导因子在体内乱窜,所有都行成了定局。


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是他。


那个与世隔绝的小房间对于他来说才是唯一的出路。


房门被锁着,只有里面的犯罪者才能打开。


他是那个呆在门外的,却如同被囚禁的人质。他拥有着打开这扇门的权利与钥匙,但他的灵魂对里面的人产生了依赖性,他没法打开,也不敢打开,更不想打开。


“要进来吗?”门房隔壁的少女静静地敲着地面,打出富有节奏的鼓点,“你快发疯了。”


“我是快疯了。”


“放过自己吧。”


“舍不得。”


少女愣了一下,随即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她说。

……


6.

徐泽宇的精神世界被困在小房间里,房间里的神仁慈的打开了房门。一瞬间,从屋内的倾泻出的阳光全都照在了他的身上。


那是神的恩赐,他的救赎。


他想向前进一步,却站不起来,抬不动腿。


他的精神和灵魂碾压着他,他被死死地按住地下,挣扎得起不了身。


“我…你……”徐泽宇想要说一句话,眼睛却猛然发黑,他不敢进去,也不想进去。


他害怕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


7.

“是你囚禁了我。”少女冷清的声音回响在耳旁,“别疯了。”


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他将少女领到大门口,亲手为她打开了门。


“不。”他说。


“是你囚禁了我。”


你囚禁了我的精神、我的灵魂、我的一切感情。


它们随着你而变动,为你发疯,刻骨铭心深入骨髓。


少女还是单手夹着那本烫金字面的书。


她伸出修长的手轻轻的掩上了大门。


“看你可怜。”她说,“这次算你赢了。”


徐泽宇的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


“当真?”他有些激动的红了耳根。


少女清冷悦耳的声音像神袛的呼唤,她向他轻轻承诺。


“嗯。”


“当真。”

——————————

「我唯一的出路在那扇门里。」

「我想看着你。」

「用我渴望去触碰的、禁忌的方式。」

「我快疯了。」

「可我不想出去。」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