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斯捷潘·布拉金斯基

85915浏览    1130参与
Заткнись

一个华丽丽的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纯粹口嗨作品

微血腥(由于本人文笔太差,根本看不出来了,所以可以放心观看)


你确定要观看吗


好吧

被我污染了眼睛不要怪我咯


↓                                  ...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纯粹口嗨作品

微血腥(由于本人文笔太差,根本看不出来了,所以可以放心观看)




你确定要观看吗




好吧

被我污染了眼睛不要怪我咯


↓                                  ↓                                      ↓



—————————————————

           斯捷潘在生日时被人送了一份礼物,他原来是不想打开的,但是他感觉有一种魔力在吸引着他打开,他内心有种想法:如果不打开的话,你会后悔一辈子的。于是他还是打开了,拆开的那份礼物,他看到了一个玻璃水缸,水缸里静静的躺着一条人鱼,是的,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生物,人鱼。

          这条人鱼有着乌黑的长发,发丝随着水流飘动,白皙的肌肤在乌发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有光泽,就像上好的羊脂玉般细腻,下身是一条银白色的鱼尾,鱼尾上的鳞片闪闪发光斯捷潘明明还没有看到脸,就已经认定这绝对是一条绝美的人鱼,看到脸之后更是印证了他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涌出一种怪怪的感觉:这样子的人鱼只有我能拥有,其他人都不能看,我想把它藏起来,他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他也其实这么做了,他用餐刀将周围的侍从一个个都杀死了,然后把他们的眼珠都掏了出来用手捏碎。斯捷潘双眼赤红仿佛陷入了疯魔。

           人鱼醒了,他睁开眼就看到正在掏侍从眼珠子的斯捷潘,人鱼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为此感到稀松平常“你。。”听到声音的斯捷潘立刻转身等他看见已经醒了的人鱼时,眼中的赤红更盛,他想:这种琥珀色的眸子里,只能有我,他是属于我的,他只能有我,我就是他的唯一。

         人鱼开口叫醒了陷入沉思的斯捷潘“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斯捷潘·布拉金斯基,你只能属于我。”人鱼仿佛没有听到后面那句话,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后面那句话“斯捷潘挺好听的。”

        我们高高在上的贵族竟然会因为人鱼的一句夸奖感到心情激动,他甚至手足无措的像一个刚刚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看到他人口中残忍不仁的暴君竟然会因为一条人鱼笑的像个憨憨。

          “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斯捷潘小心翼翼的问道 。

          “王耀”

           “王耀?很好听的名字呢,很适合你。”斯捷潘想到:耀,他确实很耀眼呢,就好像天上的月亮,可是这样子的月亮注定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他只能是我的,独属于我一个人的。我要把这样的月亮摘下来,藏起来。

枣出碗归的罐子枣

请停一下,车夫。我去看看那边那个孩子。


依旧存在一些并没有伊利亚出镜的十革初遇(……)瞎涂然后被自己创死(……)我画不出布拉金万分之一美(缓缓下跪)

感觉很快就会被发现只会画这个角度的脸(也不是)(但是好画)

p2滤镜版,感觉更好看

请停一下,车夫。我去看看那边那个孩子。


依旧存在一些并没有伊利亚出镜的十革初遇(……)瞎涂然后被自己创死(……)我画不出布拉金万分之一美(缓缓下跪)

感觉很快就会被发现只会画这个角度的脸(也不是)(但是好画)

p2滤镜版,感觉更好看

武陵人

1917

“我们赢了。”伊琳娜看着远处插上红旗的冬宫,看着那星星点点的火光,缓慢的说道。

她隐约回忆起了什么,她的童年是荒凉的,如同火车车窗外西伯利亚的雪原。

她赢了,是啊,她赢了。她把红旗插上了冬宫,她赢了。

伊琳娜看着火焰,泪水溢了出来,她赢了,她会改变曾经腐蚀的一切。

她想起了自己的兄长,他在1890年后就愈发不稳定。“伊琳娜,你明白吗?我,一直都知道这个国家的问题。

可那又能怎样,我们知道原因,可我们无法改变。圣父啊,救救您的孩子吧。"

伊琳娜看着这一切,她感到些胜利的意味。我将会做的很好,我将会做的比你更好。


一点沙苏bg

(其实沙/俄高层知道问题所在,沙一直处于封建和资本......

“我们赢了。”伊琳娜看着远处插上红旗的冬宫,看着那星星点点的火光,缓慢的说道。

她隐约回忆起了什么,她的童年是荒凉的,如同火车车窗外西伯利亚的雪原。

她赢了,是啊,她赢了。她把红旗插上了冬宫,她赢了。

伊琳娜看着火焰,泪水溢了出来,她赢了,她会改变曾经腐蚀的一切。

她想起了自己的兄长,他在1890年后就愈发不稳定。“伊琳娜,你明白吗?我,一直都知道这个国家的问题。

可那又能怎样,我们知道原因,可我们无法改变。圣父啊,救救您的孩子吧。"

伊琳娜看着这一切,她感到些胜利的意味。我将会做的很好,我将会做的比你更好。


一点沙苏bg

(其实沙/俄高层知道问题所在,沙一直处于封建和资本的过渡,且体制腐败,所以斯捷潘其实是在等着新的意识体杀了他)

绿兔砸头顶青天
空间搬运。是真的可以代,老贵族...

空间搬运。是真的可以代,老贵族号啕大哭,舞铲jieji战士坐视不理🤤

空间搬运。是真的可以代,老贵族号啕大哭,舞铲jieji战士坐视不理🤤

阿尔今天还钱了吗?

死去的国家意识体请不要随意诈尸好吗(3)

我又来更新了,咱就是说老师是真不当人啊!

-------------------------------------

俄罗斯—

伊万表示现在他很迷茫—一觉醒来自己已故的便宜哥哥突然站在自己的床前还莫名慈祥地看着自己是怎么回事啊喂!

“万尼亚…”

“我一定是还在做梦,对的,一定是的!”伊万一把抓起被子蒙在脸上,“过一会再睁眼好了。”

但是,我们可爱的小熊猜错了,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斯捷潘还是站在那里,眼里还带上了几分无奈,“万尼亚,我亲爱的小熊,你没在做梦,”话还没说完,就发现伊万的脸愈发惊恐。

“啪—”可怜的老贵族就被自己弟弟的一水管拍晕了过去。

“哈哈哈,老贵族,你......

我又来更新了,咱就是说老师是真不当人啊!

-------------------------------------

俄罗斯—

伊万表示现在他很迷茫—一觉醒来自己已故的便宜哥哥突然站在自己的床前还莫名慈祥地看着自己是怎么回事啊喂!

“万尼亚…”

“我一定是还在做梦,对的,一定是的!”伊万一把抓起被子蒙在脸上,“过一会再睁眼好了。”

但是,我们可爱的小熊猜错了,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斯捷潘还是站在那里,眼里还带上了几分无奈,“万尼亚,我亲爱的小熊,你没在做梦,”话还没说完,就发现伊万的脸愈发惊恐。

“啪—”可怜的老贵族就被自己弟弟的一水管拍晕了过去。

“哈哈哈,老贵族,你也有今天?干的好,伊万,哈哈…”伊利亚隔着手机,看着斯捷潘头上的大包,笑的花枝乱颤,好像是听到了隔离以来最好笑的事,对,没有之一。

“伊缪沙哥哥!”

“呵呵,小混蛋,你现在在哪?看到你的小同志了吗?哦,我忘了,你现在还在隔离呢,身边连个人都没有。真可怜。”斯捷潘在听到伊利亚的无情嘲笑后越想越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开始了自己的毒舌嘲讽。

“你!”

眼看着新一轮的十月革命即将在线上打响,一阵敲门声适时地响起,拯救了伊万的世界。

伊利亚走过去打开了门,发现王津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我的设定里意识体是不会感染的,隔离只是为了防止传给人类)

“王津同志,您来了”说着结果王津手里的东西。

王津摘掉了口罩,把东西有的放在地上,有的交到伊利亚手里。

“诶,对。今个我买的煎饼果子,您赶紧趁热尝尝。”

“嗯?小混蛋?你那还有人?王津?”斯捷潘饶有兴致地对伊利亚说,心里又想到了自己还没死的时候的那个地方。

相反,王津在听到斯捷潘的声音后条件反射地一颤,又瞬间恢复了正常,甚至还有些要黑化的迹象。(废话,连老大哥那个不会读空气的大列巴都感受到你的黑气了)吸了一口气,充分展示了天津盘头大姨的风范。

“呦,瞧瞧这是哪个死了好些年的老贵族啊,怎么,在天堂也带不下去了?您这不会又打算出去打仗吧,您可别啊,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日俄战争什么的您可别再上演一会了,哦不对,瞧瞧我这个脑子,怎么都给忘了现在如果您和那个小日本在辽哥他们打架的话,可能都回不来吧,还有,您这是准备来我们家挑盏路灯给您当归宿?用不用我帮您挑盏最亮的?就在海河边上,晚上还能赏赏夜景…”

老大哥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赶紧拦住了王津,没让他继续怼下去(是谁一边偷笑一边等自己笑爽了,用摄像机录下来了才阻止我不说

“哈…咳,那个,哈哈,王津同志,先别说话了,您不是说今天是我隔离的最后一天吗?我吃完了您就带我去转转吧。”

“诶,行…视频别挂,让内老贵族也看看。”(方便我怼他)

“啊,好。”





枣出碗归的罐子枣
感觉出没在苏/联的沙/俄幽灵...

感觉出没在苏/联的沙/俄幽灵

可能存在一些并没有伊利亚出镜的十革


背景是素材,侵删

感觉出没在苏/联的沙/俄幽灵

可能存在一些并没有伊利亚出镜的十革


背景是素材,侵删

DT不见面不改名
是两只小的 “做的怎么样?学—...

是两只小的

“做的怎么样?学—霸—先—生?”

“得了吧你,至于这样嘲讽我吗”

我画画好烂呜呜呜呜呜呜呜

是两只小的

“做的怎么样?学—霸—先—生?”

“得了吧你,至于这样嘲讽我吗”

我画画好烂呜呜呜呜呜呜呜

临安今天又emo了吗

苏中心纪念志《残章》终宣劳k


花蕾还会再一次绽开,

碧绿的嫩芽还会萌发,

可我那美好的可怜的世纪,

你的脊骨已被粉碎!

面带着茫然的笑容,

你回头张望,残忍而又虚弱, 

如同一只野兽,曾经那么柔韧,

回望着自己的脚爪印痕。


鲜血这个建设者在喷涌

通过尘世万物的喉咙,

就像滚烫的鱼一样,

温热的软骨拍打着海岸。

从高高的捕鸟罗网,

从蔚蓝的潮湿冰岩,

冷漠在不停地流淌,流淌,

朝着你那致命的创伤。


数调时间:6.20-7.20

预售时间:7.20-8.20

详情如图

苏中心纪念志《残章》终宣劳k


花蕾还会再一次绽开,

碧绿的嫩芽还会萌发,

可我那美好的可怜的世纪,

你的脊骨已被粉碎!

面带着茫然的笑容,

你回头张望,残忍而又虚弱, 

如同一只野兽,曾经那么柔韧,

回望着自己的脚爪印痕。


鲜血这个建设者在喷涌

通过尘世万物的喉咙,

就像滚烫的鱼一样,

温热的软骨拍打着海岸。

从高高的捕鸟罗网,

从蔚蓝的潮湿冰岩,

冷漠在不停地流淌,流淌,

朝着你那致命的创伤。


数调时间:6.20-7.20

预售时间:7.20-8.20

详情如图

欲言gyy

我叫玛丽苏·维埃(九)

黑三角主场,欢乐沙雕向

本篇苏露异体,使用了同人二设 伊利亚(苏/联) 斯捷潘(沙/俄)

全员亲友情,无cp向

ooc预警,降智预警

————————




【本田侦探事务所 之 苏/联变“苏”事件】


(受害人2号 斯某潘:呵,为什么没有我?)

(本田侦探:疏忽了,在下给您补上)


【本田侦探事务所 之 苏/联变“苏”及沙/俄变“沙(雕)”事件】


[嫌疑人1号 本某菊 的供词]


……所以为什么侦探会变成......

黑三角主场,欢乐沙雕向

本篇苏露异体,使用了同人二设 伊利亚(苏/联) 斯捷潘(沙/俄)

全员亲友情,无cp向

ooc预警,降智预警

————————




【本田侦探事务所 之 苏/联变“苏”事件】

 

(受害人2号 斯某潘:呵,为什么没有我?)

(本田侦探:疏忽了,在下给您补上)

 

【本田侦探事务所 之 苏/联变“苏”及沙/俄变“沙(雕)”事件】

 

 

[嫌疑人1号 本某菊 的供词]

 

……所以为什么侦探会变成头号嫌疑人啊喂!

 

(嫌疑人3号 王某:谁让你突然出现在我家啊!说!是不是你干的!)

 

真的不是在下啊!在下只是听说这里有《哥哥的诱惑》精装版图集,才不远万里跑到这里来的啊!

 

(嫌疑人3号 王某:……所以不是专门来看我的?)

 

啊?

 

(嫌疑人3号 王某:……)

(嫌疑人2号 柯某兰:嫌疑人3号emo了,换我来审问你。)

 

不是,为什么会让嫌疑人审问嫌疑人啊?

 

(嫌疑人2号 柯某兰:请陈述你所看到的事实。)

 

…… 在下昨天晚上正在网站上抢Miku殿下的手办,倒计时结束的时候在下迅速地动手点按钮,正好点到了王嘉龙在群里发消息跳出来的提示框……

 

(某群聊天记录部分内容)

【东亚化学讨论组】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零落·梦蝶·台式奶茶绝对比港式奶茶好喝·  我把你同人本烧了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就是那个《重生后的我变成了玛丽苏》和《重生后的我变成了霸道总裁》

[零落·梦蝶·台式奶茶绝对比港式奶茶好喝·梅]:你怎么敢!那个全世界只有这一套诶!原稿还被你上次打游戏删掉了!

[零落·梦蝶·台式奶茶绝对比港式奶茶好喝·梅]:「王耀生气地跺脚脚.gif」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作为补偿,我现在就去大佬家里帮你把他买的那些死亡芭比粉的秋裤全偷走,再在抽屉里留一份《哥哥的诱惑》图集,怎样?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图片」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大佬参加广场舞大赛的全流程,你可以趁他不在的时候去

[零落·梦蝶·台式奶茶绝对比港式奶茶好喝·梅]:我要精装版的

[Miku·赛高·求同人请私聊·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iku·赛高·求同人请私聊·菊]:我的Miku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iku·赛高·求同人请私聊·菊]:jhlubiuhjuhreuucasuduir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iku·赛高·求同人请私聊·菊]:aku78djou897%^@8y3fh34p8fhaergkjh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iku·赛高·求同人请私聊·菊 已退出群聊」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

[你在·放屁·港式奶茶yyds·龙]:搞咩啊?

 

虽然在下最后还是加群了,但这种在大群里聊私事的行为着实让在下不满,于是在下就想先他们一步拿到《哥哥的诱惑》,毕竟这是镜大师的巅峰之作,全球限量。

 

(嫌疑人2号 柯某兰:…… 怎么哪里都有王嘉龙那小子!)

(嫌疑人5号 琼某:真的假的?你不会是在讲故事吧?)

 

千真万确!请相信在下!

 

(嫌疑人4号 布拉某斯基:这是真的,我窥屏的时候看见了。)

 

感谢布拉金斯基先生的证言……阿嘞嘞?

 

(受害人1号 伊某亚:受害人可以提前发言吗?)

(嫌疑人2号 柯某兰:行吧,就你们俩先。)

 

 

[受害人1号 伊某亚 和 受害人2号 斯某潘 的共同供词]

 

受害人1号 伊某亚:我想玩手机。

受害人2号 斯某潘:(邪魅一笑)呵,俺也一样。

 

(嫌疑人2号 柯某兰:……你们俩提前发言就为了这个?)

(嫌疑人5号 琼某:我也想……)

(嫌疑人2号 柯某兰:不,你不想。)

 

受害人1号 伊某亚:我没其他要说的,就是看了书之后变成这样了。

受害人2号 斯某潘:(邪魅一笑)呵,俺也一样。

 

(嫌疑人2号 柯某兰:……手机在王耀那里,呃,他还在emo,你们注意点。)

 

[嫌疑人2号 柯某兰 的供词]

 

我是清白的,我只是被阿尔弗雷德喊过来的。

 

(嫌疑人4号 布拉某斯基:可是林晓梅说是王嘉龙把沾了你魔法的爆竹和书一起烧了才这样的。)

 

虽然我的魔法偶尔失误,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推到我的魔法上啊喂!况且那些爆竹早就销毁了,都过期了,留着多危险啊。

 

(嫌疑人5号 琼某:讲个笑话,亚瑟的魔法偶尔失误。)

 

喂!

 

(嫌疑人1号 本某菊:真的吗?如果你在撒谎呢?)

(嫌疑人1号 本某菊:话说我可以换回来了吗?我是本田侦探诶!)

 

如果我撒谎,现在弗朗西斯就从窗户冲进来抢走我精心制作的十公斤司康!

 

(本田侦探:…… 看来嫌疑人2号并没有什么问题。)

 

 

[自由发言时间]

 

嫌疑人4号 布拉某斯基:怎么就自由发言了?王耀还没审呢?

嫌疑人5号 琼某:我可以去厨房找吃的了吗?

嫌疑人2号 柯某兰:我去上个厕所。

本田侦探:大家不要过度放松,犯人还没找出来呢!

嫌疑人3号 王某:你自己分析吧,我去倒点水。

受害人1号 伊某亚:我刷到了“性感王老头在线热舞”!

受害人2号 斯某潘:(邪魅一笑)呵,没我性感。

(疑惑的BGM)

本田侦探:(为什么偏偏是那两个人中了魔法?为什么偏偏是在耀君的家里?为什么耀君没有去参加广场舞大赛?嘶,疑点好多……)

嫌疑人5号 琼某:耀,你不去找那个彩色北极熊叙叙旧吗?我那暴君妖妃的脑洞突然断了。

本田侦探:(等等,就是这个!我明白了,一切的起因我都明白了!犯人就是……)

(厉害的BGM)

本田侦探:犯人就是你!耀君!

嫌疑人3号 王某:……蛤?

嫌疑人5号 琼某:Wow!来了来了!

本田侦探:你出于对伊利亚先生的爱意,想要将其复活,于是设下这一个局,还将我们众人集合到你家中,为的就是混淆视听,掩盖自己的行径!

嫌疑人5号 琼某:合情合理!合情合理啊!

嫌疑人3号 王某:那我问你,证据呢?

本田侦探:证据就是你所说的这句话!柯南里只要反问证据的基本都是凶手!

嫌疑人5号 琼某:哇哦!哇哦!

嫌疑人3号 王某:这算哪门子证据啊!

本田侦探:那动机呢!耀君,你真的没有想肢解联四,在雪地里摆成五角星,然后复活伊利亚吗!

嫌疑人5号 琼某: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肢解谁?

嫌疑人3号 王某:这又是哪个同人女的奇怪脑洞啊!

本田侦探:承认吧,耀君!你就是犯人!

嫌疑人3号 王某:……啊呀,今天盛饭的饭勺坏了,用什么来盛饭呢?哦,上次从小菊家里没收过来的Miku酱的头发就很合适哦~

本田侦探:……咳咳!刚刚我描述的情节,现实中不可能发生。耀君不是犯人,幕后真凶另有其人……

(毛利的BGM)

 

……

 

嫌疑人2号 柯某兰:所以,你们刚刚什么收获都没有?

本田侦探:在下保住了Miku殿下的头发。

嫌疑人5号 琼某:我收获了超级带感的脑洞!

嫌疑人2号 柯某兰:???

嫌疑人3号 王某:总而言之,案件是没什么进展。

嫌疑人4号 布拉某斯基:或许我们可以问一问王嘉龙,毕竟书是他烧过去的。

本田侦探:这是个好主意!在下来打给他。

 

(正在拨打 王嘉龙 的手机……)

「嘟嘟嘟……」

「喂,干咩?」

 

本田侦探:嘉龙君,在下想问一下《哥哥的诱惑》……啊不关于烧了书的魔法爆竹。

 

「晓梅的那个?」

「骗小女孩的你也信?」

 

本田侦探:……

嫌疑人5号 琼某:……

嫌疑人4号 布拉某斯基:……

嫌疑人2号 柯某兰:…… 我想打小孩。

嫌疑人3号 王某:不,你不想,让我来。

受害人1号 伊某亚:我刷到一个“性感美/利/坚在线热舞”!

受害人2号 斯某潘:(邪魅一笑)呵,没我性感。

 

「这么多人在那儿吗?没事我就挂了。」

 

本田侦探:等等,那书呢?

 

「卖给伊丽莎白了,换了四本普奥本。」

「对了,别告诉晓梅,她会打死我的。」

「没事就挂了,拜。」

(通话结束)

 

本田侦探:……耀君,你在干什么?

嫌疑人3号 王某:打电话给晓梅。

本田侦探:……希望嘉龙君平安。

 

案件再一次陷入僵局,本田菊如同被司康逼疯的弗朗西斯一般抓着头发。

 

本田侦探:为什么!为什么在下毫无思绪!

受害人1号 伊某亚:我刷到一个“性感司康人……

受害人2号 斯某潘:等等,这里有个直播!

 

然后,众人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嗓音。

 

[欢迎收看“你的司康我的泪”!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你们亲爱的弗朗西斯哥哥~]

[在上一次的直播中我们证明了,即使是加了两本书作为燃烧物也无法将亚瑟的司康摧毁,那么接下来我们将采取什么方法呢?欢迎宝贝们留言把想法告诉哥哥哦~]

 


浅酒轻尝
长发沙沙,头发是笨手笨脚的苏苏...

长发沙沙,头发是笨手笨脚的苏苏千辛万苦盘好的。(欣然)

长发沙沙,头发是笨手笨脚的苏苏千辛万苦盘好的。(欣然)

Sunday

新时代的陌生人(微十革)

微十革,大概是以亲情为主?

前半部分大概斯捷潘个人偏多,毕竟这是伊利亚的时代?

斯捷潘会存在是因为伊利亚无法代表完整的俄罗斯

想写一写斯捷潘在苏联时期的生活,大概是战前,我对这一时期的了解基本基本来自于讲述同时期的文学作品,所以对历史细节不太准确,另外俄罗斯人的名字我一直不太清楚,可能会有不妥,请原谅

我一直很想看一下意识体和普通人在一起生活(就是生活,别的什么也没有)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文风有点奇怪,可能不是很符合大众口味(慎入)


一 来客

        伊凡于一个下...


微十革,大概是以亲情为主?

前半部分大概斯捷潘个人偏多,毕竟这是伊利亚的时代?

斯捷潘会存在是因为伊利亚无法代表完整的俄罗斯

想写一写斯捷潘在苏联时期的生活,大概是战前,我对这一时期的了解基本基本来自于讲述同时期的文学作品,所以对历史细节不太准确,另外俄罗斯人的名字我一直不太清楚,可能会有不妥,请原谅

我一直很想看一下意识体和普通人在一起生活(就是生活,别的什么也没有)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文风有点奇怪,可能不是很符合大众口味(慎入)


一 来客

        伊凡于一个下午回到了他父亲居住的小城。

        他的父亲是一个对于革命极有热忱的人。革命爆发之前,他在这座城市里做了一个警员,碍于当时的地位和社会格局一直没有大的作为。当革命的浪潮到来时,他立马抓住机会,成为了红色队伍里的一份子。

        不久前,父亲在一次意外中不幸丧生,他留下的物品还有专门写给伊凡的信都有他的战友交与伊凡。伊凡同他的父亲不算亲近,母亲早逝,父亲繁忙,不常回家,每月寄回一些钱,伊凡同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后来在莫斯科上了大学,一面自己找些零杂工养活自己。

       父亲的战友找到伊凡时,他刚从大学毕业,成了一个刚刚步入社会,一时不知所措的青年。

       “你的父亲是一位极其可敬的战友,他是一个好同志,你应当为他骄傲!”那名战友这般称赞父亲。

       于是,拿着父亲的信,伊凡来到这做小城上,看看父亲留给自己的那份遗产,一栋小楼。



        在伊凡来到这里莫约两三年前,伊凡父亲的小楼里搬进来一位住户,眼下正在城里的中学做着文学老师。

        对于这位住客,咱们可有很多话要说,姑且就先用他自称的名字称呼他吧。

        这位斯捷潘.布拉金斯基先生来到城里时,此前没有人见过他,他却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伊凡父亲的房子,就好像来过好几次一样,替他搬箱子的热心人事后回忆说他那几只为数不多的箱子重的吓人,不像是放的生活用品,加之这位布拉金斯基先生开始执意要自己一个人找推车搬这个几箱子,不少人私下里猜忌他是落魄的俄罗斯贵族,逃命到这个小地方,至于他那几个手提箱嘛,想必是藏的金条之类的东西!不然,这么一个穷中学教师哪里来的钱搬到那么个房子里!笔者虽不喜欢到酒馆一类的地方串门,不过也听闻这位先生的名字在酒后吹牛的谈话中被频频谈起。总之,这位先生背后人们的议论纷纷,越来越过火,甚至有人发誓说晚上看到他在城郊的树林里鬼鬼祟祟地埋着什么,想必是什么财宝吧。几个好事的人甚至说着要去一探究竟,不过至今也没什么动作,哈,这就是生活嘛。

       至于这位身处舆论中心的斯捷潘.布拉金斯基先生,他倒整天同没事人一样,过着教师两点一线的生活,伙食就在食堂解决,同事间的聚会也不常去。“怎么说呢,过得像个苦行僧似的,就那么几件衣服,一餐一杯咖啡一个面包就可以满足的那种人。”他的同事这样评价他。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学校的欢迎程度。咱们小城就有这么一个特点,对知识的赞美很高,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城里的人们都很崇尚接受知识教育,图书馆总是有这很多人。而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受欢迎得益于他丰厚的知识。学生们都不讨厌他,少数人还极为崇拜他,觉得他简直无所不知,一些同行的老师起先质疑过他,不过后来也真心折服于他。笔者有幸旁听过他的几节课,不错,精彩极了,这位布拉金斯基先生讲起文学来,就好似角色从书里走了出来,他谈起那些作家,就好似谈起自己的朋友一般,的确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不过,在布拉金斯基这里有一个禁忌,那就是讨论政治。这位先生从不会主动谈起政治,也不会参与任何政治话题的讨论。曾经有学生故意询问他对十月革命的看法,而他只是双手一摊,笑着说:“瞧,亲爱的维克多(那个学生的名字),要是我一个文学老师都能讲明白政治的话需要我们的政治家们干什么呢?”于是,人们对布拉金斯基的议论又多了起来,觉得他怕不真的是落魄贵族,更要命的是,还想要复辟沙俄!有人酒后嚷嚷着要把这个斯捷潘.布拉金斯基给举报了,不过到最后谁也没说什么。嘿,咱们小城就是什么个模样。

     

         伊凡便是在这些言论下来到的小城。

         初到城上,伊凡便听闻了父亲房子被“霸占”的消息,而这位霸占者的种种议论他也有所听闻,便暗自做了一个决定,要是这位先生真的像传言中这般模样,自己便拱手把房子让给他,回莫斯科去算了。

        正巧,当父亲的房子出现在视线内时,一个人正匆匆从路另一方向转来,登上了房前的台阶,看见伊凡似乎也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便停在台阶上等待。

        伊凡心里有些打鼓,毕竟自己也就是个未经处事的年轻人,又是一个人,但一想到不能单凭别人的言论就下决定,又走上前去。

        “您好,我是伊凡.安德烈耶维奇.斯米尔诺夫。嗯……这是我父亲的房子。”伊凡站在原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不安地看向别处,没有直视面前人的眼睛。

       “这么说,您是安德烈的儿子咯?看来我这个偷住的人被正主抓住了,哈哈。”

        意料之外的,对方露出了笑容,打着趣邀请伊凡进屋,见伊凡依旧杵在原地,他愣了一下,随即又调侃道,“怎么,您倒像个客人一样这么拘束,要说感到不安的话,也应当是我才对吧。”接着又做了一个夸张的邀请动作,伊凡这才赶忙同对方一同进屋。似乎并不是个坏人,他暗暗地松了口气。

       进到屋内,斯捷潘向伊凡倒了杯茶,顺便解释道自己同对方的父亲是好友,得知自己正四处寻找安身之所时,便把闲置的房子让给自己暂住。“不过,如果您不希望的话,我也可以马上搬出去,城里大抵还是有些空房子的。”斯捷潘耸耸肩。“啊不不不,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您看,我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多空间,况且,如果您在的话,还有人可以做个伴,毕竟我才刚到这座城上。”伊凡连忙放下茶水,涨红着脸摆了摆手。“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斯捷潘笑着拍了拍伊凡的肩,松了口气。

      “嗯…布拉金斯基先生,如果不冒犯的话,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伊凡抓着茶杯,有些紧张地盯着杯中的茶水。

      “哦,当然,没有问题。”

      “您真的叫斯捷潘.布拉金斯基?同那个被处死的将军同名?”

        斯捷潘.布拉金斯基!

        这个名字伊凡是不会记错的,他的父亲曾经常常谈起,大概在父亲心里,他是唯一一个沙俄的正面形象。这位将军曾经在全国四处走访,似乎还到过这个小城上,当时正好发生了一次暴动。父亲还说,如果没有这位将军,他可能也没有勇气走上革命的道路,不过这其中恐怕还有吹牛的部分。据说父亲在听闻这位将军被当众处死时还伤心了好一会儿。

      “嗯……”斯捷潘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就像这杯中装满沸水一般,他垂下眼睛,向后缩了缩,“哈哈,这就是个名字而已,我怎么可能是那位将军呢!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俄罗斯常见的名字那么多,撞名也不奇怪……”

       隐约间,伊凡却似乎听见叹息的声音,仿佛斯捷潘身后的阴影是垂死的巨龙,在长长地叹气。

      再次回过神来,却看见斯捷潘满脸笑容,“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得请您吃饭,您可不要推辞啊!”


        晚餐的餐厅是斯捷潘选的,靠近河岸,“偶尔我会在这里犒劳一下自己。”斯捷潘这样介绍这家餐厅。

        见青年在饭桌上拘束不安,斯捷潘便向伊凡推荐了几道特色菜,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河对岸便是当时的火车站旧址。当年的暴乱便是从这里的车站工人开始的,人们在那里修了一座雕像作为纪念。伊凡坐的位置正好看得到那尊雕像,谈话间,他望着那尊雕像,铜塑的青年工人手持旗帜,瞭望远方,他胸前燃着火焰。

       看着雕像,伊凡也跟着激动起来,他一直觉得好像自己有一天也会像这样炙热地投入到一件事物中去,而自己生来就是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顺着青年的目光,斯捷潘也看到了那尊雕像。记忆涌上心头,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重新转过身来。伊凡依旧在注视着河对岸的景象,斯捷潘瞧见对面人眼中闪烁的点点火光,却突然觉得自己面前哪里是那个名叫伊凡的青年?分明是他的兄弟,伊利亚.布拉金斯基!而他也并没有看着窗外的雕像,而是直直地看着自己,眼中是雄雄的烈火,是那样的愤怒而充满仇恨!斯捷潘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而对面却依旧是伊利亚的面孔,他的目光依旧跟随着斯捷潘,伊利亚保持着缄默,眼中的烈火却在舔食着斯捷潘,仿佛是要审视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慢慢将他瓦解。斯捷潘慌张地四处张望,却发现整个饭店的人都变成了伊利亚.布拉金斯基的模样,而他,斯捷潘.布拉金斯基,就在伊利亚之中,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祈求得不到的帮助!

      “先生,先生!您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帮忙?”

       餐厅的服务员拉住了斯捷潘的胳膊,这才将斯捷潘从幻觉中解救出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斯捷潘只是摆摆手,让服务员替自己倒了杯水。面对同样不知所措的伊凡,他耸了耸肩,笑道:“瞧,伊凡,这就是咱们老师天天加班的结果啊!”说罢,便又像个没事人一样。伊凡见他其实并无大碍,也便只将其当做一个小插曲。

        伊凡就这样在这个小城中安定了下来。

焚风效应

【中露/苏/沙】地狱把露王(?)

Attention:沙苏露异体,各自再切片。非国设,但切片和性格抓取的依据来自国设。日式nan///性///向け小薄本+凰you风味,第二人称,依然走肾不走心,泥,♡乱用,注意避雷。全文1w4k,较长。


全文门牌在冲呀app,id焚风效应

Attention:沙苏露异体,各自再切片。非国设,但切片和性格抓取的依据来自国设。日式nan///性///向け小薄本+凰you风味,第二人称,依然走肾不走心,泥,♡乱用,注意避雷。全文1w4k,较长。


全文门牌在冲呀app,id焚风效应

水鱼不要水💦

无语了,完整版请走大眼(id水打篮竹) 

之前沙苏露家族的一个后续

私设给斯捷潘扎了小辫,摸鱼摸得很爽😋


前篇➡️这里 

无语了,完整版请走大眼(id水打篮竹) 

之前沙苏露家族的一个后续

私设给斯捷潘扎了小辫,摸鱼摸得很爽😋


前篇➡️这里 

欲言gyy

我叫玛丽苏·维埃(八)

黑三角主场,欢乐沙雕向

本篇苏露异体,使用了同人二设 伊利亚(苏/联) 斯捷潘(沙/俄)

全员亲友情,无cp向

ooc预警,降智预警

————————




“大哥大哥欢迎你,感谢你来我这里!大哥大哥欢迎你,等风等雨等着你!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司康走来了!他来了他来了,他脚踏弗朗进来了!”

“好了,阿尔,我求你别唱。”刚进门就如包围着司康的弗朗西斯般被夹道欢迎的亚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以及最后一句,我喜欢。”

“好了,尊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现在是这么个情况。”王耀指了指一旁如七彩司康般的伊利亚和如坚硬司康般的斯捷潘,然后如同崩溃的弗朗西斯...

黑三角主场,欢乐沙雕向

本篇苏露异体,使用了同人二设 伊利亚(苏/联) 斯捷潘(沙/俄)

全员亲友情,无cp向

ooc预警,降智预警

————————




“大哥大哥欢迎你,感谢你来我这里!大哥大哥欢迎你,等风等雨等着你!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司康走来了!他来了他来了,他脚踏弗朗进来了!”

“好了,阿尔,我求你别唱。”刚进门就如包围着司康的弗朗西斯般被夹道欢迎的亚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以及最后一句,我喜欢。”

“好了,尊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现在是这么个情况。”王耀指了指一旁如七彩司康般的伊利亚和如坚硬司康般的斯捷潘,然后如同崩溃的弗朗西斯一样哀嚎道,“三天啊!你知道我这三天是怎么过的吗!这两个家伙把我们几个已经折磨得连你的司康都吃得下去了,你看看我们可怜的小阿尔,脸都瘦了……你得给我负责,把问题解决掉!”

英:“……”

亚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三坨七彩发光司康,分给黑三角三人。

英:“苦了你们了,来点美食压压惊……”

……

英:“你的意思是,因为我的魔法才造成这种局面?”

米/露/中:“昂。”

亚瑟偏头看了眼正在研究发光七彩司康的玛丽苏·维埃和霸总斯捷潘,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英:“好的,我明白了,我会解决的。你们两个,麻烦过来一下。”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如同拽弗朗西斯的司康人一般将伊利亚和斯捷潘从沙发上拽过来。

英:“咳,你们有什么话赶紧讲,我马上要启动魔法了。”

露:“(!?效率这么高?小瞧你了,柯克兰)我没什么话讲,祝你们在那边玩得开心,嗯。”

米:“(OMG!他居然靠谱了一次!小瞧你了,柯克兰)我祝你们俩死得开心,顺便帮我在那边找一下有没有我前两天不小心烧掉的KFC优惠券。”

英:“(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嘛,应该没问题吧,就像做饭一样)耀,你有话要——”

还没等亚瑟说完,王耀就揽住了伊利亚的腰。

苏:“!!!”

沙/露/米/英:“Ohhhhhhhh!!!”

中:“……”

王耀难得的露出了忸怩的神情,他红着老脸,欲言又止,止又欲言,欲言又止,止又欲言,过了好一阵子才憋出一句话:“在那边也要给我好好的,混蛋……”

苏:“达瓦里氏……”

如此劲爆的场面一瞬间引爆了现场的气氛,某红色cp粉头直接暴言:“我三十年前断掉的暴君妖妃脑洞可以继续了!”

沙:“我想看。”

米:“我只是说有脑洞,我什么时候说要写了?”

而我们的当事人亦是激动万分。只见伊利亚回头盯着伊万,如同七彩司康的眼睛发着严厉的光。

苏:“你还愣着干嘛!”

正用手机录制小视频并寻思着配上“猪八戒背媳妇”配乐的伊万如同发现七彩司康正盯着自己的弗朗西斯一般虎躯一震,然后缓缓打出三个问号。

露:“???”

苏:“你现在不是应该立即冲上来推开我,然后抓住王耀的肩膀大声质问他‘你的眼里到底是谁’吗!”

露:“……蛤?”

中:“……”

苏:“然后你就应该把他扛在肩上,扔到房间的床上,然后[哔——],接着就是顺理成章的结婚,蹭他GDP啊!”

露:“不是,我,我……”

米:“Ohhhhh!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北极熊!奇怪的脑洞增加了!”

沙:“不对啊,我记得是直接在沙发上[哔——]的。”

苏:“我说的是另一篇。”

沙:“哦。”

露:“……哥,你们是不是又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中:“……”

王耀一把推开伊利亚,如同推开司康的弗朗西斯。

中:“收回我刚刚的话,我祝你死了吧唧。”

英:“……可以开始了吗?”

沙:“这谁啊?”

米:“哦!亚瑟原来你在啊!我都没注意!”

英:“不要开这种玩笑啦!一点都不好玩!”

……

英:“准备好了吗孩子们?”

众:“好了船长!”

英:“我听不见~”

众:“好了船长!”

英:“呜!——噗!”

中:“搞快点,磨磨唧唧的。”

英:“哦,好。”

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伊利亚紧张得发出夜店般的光芒。

阿尔弗雷德如同即将观看司康被销毁全过程的弗朗西斯般热血沸腾。他突然觉得,如此隆重的场合应该拿点什么庆祝一下,于是就到厨房里拿了两瓶可乐。

然而,当他回到客厅时,看到的却是另一幅更加激动人心的景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首先钻入耳朵的,便是这魔性的笑声,阿尔弗雷德如同幻听到司康在狂笑的弗朗西斯般僵直在原地,接着就被一口老大老大的铁锅砸中。

米:“Fuck!你们搞什……”

映入眼帘的是顶着一头紫色杀马特,画着紫色眼影,涂着紫色口红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个王耀家就是我古娜拉黑暗之神的天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这,这是什么情况!耀,你管管!”

阿尔弗雷德回头向王耀求助,却对上了一双冷漠的眼睛。

中:“雨女无瓜。”

米:“???”

中:“年轻国要有年轻国的亚子,好好花展,不要多管闲事。”

米:“!!!”

阿尔弗雷德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他环顾四周,发现整个客厅里只剩下自己以及不知道中了什么鬼魔法的伊万和王耀了。

米:“啊,难道说!”

阿尔弗雷德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铁锅,发现其正闪耀着彩虹般的光芒,锅把上还系着一条飘扬的七彩丝带。

果然,这口老大老大的锅就是王耀的老大锅!

阿尔弗雷德正愣神,突然又听见其他两人的对话。

中:“黑摸仙伊万,你休想抢走摸仙彩石!”

露:“呵,魔仙彩石就在我手里,有本事,哼,来抢啊~”

中:“我娃耀娃子不会放过你!”

接着,客厅里就爆发了一场恶战,伊万和王耀旋转,跳跃,闭着眼,在老大锅七彩流光的照耀下,如同在司康面前鸡飞狗跳的弗朗西斯般做着各种伤害性不大,但自我侮辱性极强的动作,可怜的阿尔弗雷德顶着七彩的老大锅四处逃窜。

米:“亚瑟!你在哪里啊亚瑟!”

露:“古娜拉黑暗之神,蹦沙卡拉卡,火焰!”

米:“啊啊啊别往我这儿打啊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阿尔弗雷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子弹飞之势用老大老大的老大锅挡住了伊万的攻击,老大锅如同燃烧的七彩司康般熊熊燃烧起来,在七彩流光中用堪比哀嚎的弗朗西斯般凄惨的声音唱着“蹦沙卡拉卡”。

阿尔弗雷德花容失色,但他立即想出了对策。只见他拼命地摇晃手中的可乐,然后打开瓶盖,碳酸饮料喷涌而出,浇灭了老大锅身上的火焰。

然而,不符合物理化学常识的事情发生了,这口老大老大的铁锅,竟然变成了一口老大老大的钢锅!

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耀王子,魔仙彩石是我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黑摸仙伊万,你妄想!”

紧接着又是一波输出。

阿尔弗雷德如同被司康追杀的弗朗西斯般悲催地逃窜着,顺手捡起地上的一只锅铲来防身。

等等,客厅里为什么会有锅铲。

他低头一看,果然,锅铲上有108块腹肌。

米:“……柯克兰我谢谢你。”

现在的场面十分混乱,伊万和王耀如同两个中了邪的巨型司康般狂笑着输出,可怜的阿尔弗雷德高举着钢锅伊利亚,挥舞着锅铲斯捷潘,如同躲避司康攻击的弗朗西斯般为了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做着努力。

震惊!中/俄两国大打出手,频频交火,美/利/坚竟高举共产,成为舞铲阶级!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国性的扭曲!

阿尔弗雷德拼命逃窜着,在客厅里四处寻找亚瑟的身影,以解除这个该死的魔法。然而,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没有结果,直到他发现魔仙彩石上长了眉毛。

……

“大哥大哥欢送你,请你滚出我这里!大哥大哥欢送你,送风送雨送走你!快走吧快走吧,快带着司康滚走吧!快走吧快走吧,让弗朗踩到你头上!”

“这是失误!失误!”

“快滚吧,我要你有何用!你看看我家都成什么样子了!”

“诶,等——”

王耀刚打开大门,准备喊布拉金斯基们把如被几个司康人五花大绑弗朗西斯般哀嚎的亚瑟扔出去,却迎面撞见了一双没有高光的眼睛。

中:“……”

日:“……”

中:“……菊,你怎么在这儿?”

日:“……您现在不是应该在广场舞大赛的颁奖现场吗?”


艾柠

沙苏tag破千贺图✨

破千是五月初截的,图是六月份发的,问就是我和画师都鸽

严禁无端转载与商用

世上有些事是难以避免的

譬如被早起的闹钟唤醒,学生时代总要碎几个玻璃杯,手机电量只剩3%而身边没有充电宝

和我这人实在囤不住稿


一些老生常谈的酸话我就不赘述了

因为热爱相聚在这里不胜荣幸,希望大家都能遇到志同道合的圈友或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爬墙的老baby们你们看到了吗咱家小破cp也破千了呀哇呜呜呜呜呜T TTTTTT

后面是我一直以来的约稿集锦


finally,沙苏永远一起走!我就是路过你们婚礼大教堂哭得最大声的狗!!捷潘好好待我们北辰宝贝!!!伊廖沙揍人下手......

沙苏tag破千贺图✨

破千是五月初截的,图是六月份发的,问就是我和画师都鸽

严禁无端转载与商用

世上有些事是难以避免的

譬如被早起的闹钟唤醒,学生时代总要碎几个玻璃杯,手机电量只剩3%而身边没有充电宝

和我这人实在囤不住稿


一些老生常谈的酸话我就不赘述了

因为热爱相聚在这里不胜荣幸,希望大家都能遇到志同道合的圈友或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爬墙的老baby们你们看到了吗咱家小破cp也破千了呀哇呜呜呜呜呜T TTTTTT

后面是我一直以来的约稿集锦


finally,沙苏永远一起走!我就是路过你们婚礼大教堂哭得最大声的狗!!捷潘好好待我们北辰宝贝!!!伊廖沙揍人下手轻点捶傻了他还得赖你身上!!!我还能磕好多年!!!!我要爱你们一辈子!!!!!(振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