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斯特劳弗拉德劳斯

462浏览    33参与
canaria

遗忘山谷:编年史

[图片]

我这一生中从未接触过任何施法者,可我仍然坚持上文所提到的观点:他们是一群无药可救的疯子和白痴。666号和其他四个分身直到模历1820年初才被拆穿,就让我们姑且认为是复制品太过完美无人可辨吧。当他们被控制后,愤怒的施法者决定跳过审判直接对这些嗜血残忍的恶魔处以极刑来告慰亚当·恰姆先生的在天之灵。可在此之前,为什么不对他们进行一些研究呢?于是理所当然的,666号和其他四个分身顺利逃脱了,在大肆享用施法者那充满魔力的血浆整整一年后,一般的研究人员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愿恰姆先生安息。

所幸分身研究并非一无所获,施法者们惊讶的发现这些恐怖的怪物实际上充满了弱点,比如太阳......


我这一生中从未接触过任何施法者,可我仍然坚持上文所提到的观点:他们是一群无药可救的疯子和白痴。666号和其他四个分身直到模历1820年初才被拆穿,就让我们姑且认为是复制品太过完美无人可辨吧。当他们被控制后,愤怒的施法者决定跳过审判直接对这些嗜血残忍的恶魔处以极刑来告慰亚当·恰姆先生的在天之灵。可在此之前,为什么不对他们进行一些研究呢?于是理所当然的,666号和其他四个分身顺利逃脱了,在大肆享用施法者那充满魔力的血浆整整一年后,一般的研究人员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愿恰姆先生安息。

所幸分身研究并非一无所获,施法者们惊讶的发现这些恐怖的怪物实际上充满了弱点,比如太阳,大蒜(可能是亚当·恰姆先生曾经在魔药里使用了太多)和银制器具。然而666号分身的狡猾却让这些自以为是的施法者们一筹莫展——我确信他早在扮演亚当·恰姆的那几个月里他就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一些实用的战斗和脱身法术。恰姆是非常古老的施法者家族,666号分身的魔法天赋正是来源于此,这也是他远比其他分身强大的原因。我在一份数十年前(那大概是模历2019年夏季某日的晨报)的报纸中了解到,恰姆家族的血脉传承至今仍未断绝,不过也远不及百年前兴旺,甚至需要与新晋法师联姻来补充新鲜血液——一块曲奇大小的版面简单刊登了当时恰姆家的长子,达雷尔·恰姆先生结婚的消息。

666号和其他四个分身在微光溪流镇暂时躲藏了起来,不安的情绪在人们之间蔓延。模历1820年三月,“一种苍白且嗜血的恶魔在夜幕降临后会袭击人类”的怪谈开始在普通的模拟市民间流传,当月贫血就医的案例相较以往增加了足足四倍,这似乎坐实了传言的真实性。人们惶恐的谈论着每日病例,他们将这些未知的恶魔们命名为“吸血鬼”,666号分身想来对这一称呼非常满意,甚至一直延续使用到了今天。

模历1820年七月,人们开始陆续搬出微光溪流镇,截至模历1820年年底为止,城镇人口锐减了四分之一。由于一直没有出现重大伤亡,施法者们也仅仅加强了当地的宵禁力度,而不在没有头绪的搜捕上继续投入人力。666号和其他四个分身在此期间一直没有露面,然而贫血案例却有增无减,当施法者们对数据进行统计后,他们得出了一个令人胆寒的结论:吸血鬼的数量或许已经增加了。

考虑到将这个问题继续拖延下去可能会酿成大错,几个不同的施法者团体决定联合起来对城镇的每个角落进行彻底的排查。然而隔天,一个小型施法者团体就遭受了偷袭,8名成员被屠戮殆尽,作案现场被留下一个火焰标记,所有施法者此刻都意识到,这是来自吸血鬼的战争宣言。

以上这些信息来自于模历1821年一月的《贤者日报》,我在整理斯特劳·弗拉德劳斯的遗物时发现了这份难得的证据。它被小心的收藏起来,夹在一个厚厚的牛皮本里。报纸详尽的叙述了这起案件,并对火焰符号的含义做出了许多猜测和解读,或许老吸血鬼就是从这里得到了灵感和启发,将后来的一系列行动命名为:“永恒之火”。




我不得不再次称赞斯特劳·弗拉德劳斯(我没有考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为自己改名的,永恒之火行动后所有的记载都这么称呼他)的奸诈与聪慧,事实证明,他是谋略上的天才,执行上的疯子。在这位始祖的领导下,吸血鬼们发起了接二连三的突袭,这让施法者疲于应付。作为亚当·恰姆先生的分身,斯特劳·弗拉德劳斯十分熟悉施法者的居住模式:依据派系划分,散居在模拟世界的各个角落。由于只有狂野派的施法者拥有战斗力可以与之相抗衡,吸血鬼们优先选择了攻击实用派的施法者团体以切断其后援补给(至于恶作剧派的施法者,斯特劳·弗拉德劳斯或许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如此一来,施法者无法快速补充有生力量,伤亡人数急速上升。那么从普通的模拟市民中补充人数呢?转换一个吸血鬼只需要三天,而培养一个可投入战斗的狂野派法师则至少需要几个月。因此到模历1821年的夏末,施法者甚至需要开始考虑种族存亡的问题了。

兴许是上帝保佑施法者,模历1821年的九月同时涌现出了三批不同流派的施法者宣称将由自己带领全体同僚赢得这场战争,根据贵格瑞斯·卢维克的描述,月木镇的施法者在此之前发掘了一批古代遗迹。其中的一些文物表明,他们所在的小镇其实是某个小型上古米舒不达米亚城市的所在地。这个已经灭亡的文明相信其社会中的贤者们会重生为狼,并透过狼嚎来将其智慧储存到月亮上。随著月相逐渐循环至满月,越显明亮的月光也代表著储藏的智慧越来越多。到了满月之夜,米舒不达米亚人会戴上似狼的面具,透过仪式来汲取月亮中储藏的智慧。随著月相逐渐转变回新月,每晚越发黯淡的月光便象征着储藏的智慧被缓缓地散播给米舒不达米亚人民。月木镇的施法者们透过该习俗掌握了运用月亮之力的方法,并自称为月魔法师,他们与自己的狗使魔进行交流,将其智慧与力量注入自己的身体。这些先驱们在获得可以与吸血鬼对抗的同时也长出了毛发与利爪,于是当第一声狼嚎响彻整个月木镇时,狼人诞生了。

专精草药的施法者选择了另一个突破口:米舒不达米亚文化曾将牛头摇摇树驯服来做为固定的看守防线,有时候还对其进行杂交,让其变成可行动的攻击单位。这些施法者们尝试按照其需求改善米舒不达米亚的牛头摇摇树驯服技术,这计划一获得了显著的成功。当确信牛头摇摇树的培育技术已经足够完善时,他们开始自称哞法师并与狼人联合,构筑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至于第三个流派,他们当然也在这场战争中发挥了自己惊天动地的作用——通过研究某种“可以治愈所有吸血鬼的魔药”引发了模历1822年的六月那场撕裂魔法世界的爆炸。


诺斯费拉图
你们抓住我只是为了结束战争这件...

你们抓住我只是为了结束战争这件事吗

你们抓住我只是为了结束战争这件事吗

canaria

遗忘山谷:编年史

[图片]

尊敬的读者,在您进行阅读前,我们——蒙克出版社,本书的发行商必须诚实的告知您,这并不是一部通常意义上的幻想文学,尽管其中充斥着大量有关施法者,吸血鬼和狼人的文字,但这并不代表其所述皆虚。《遗忘山谷:编年史》的性质更偏向于民间传说的记录和个人日记的整合,手稿来源于遗忘山谷的最后一位本地居民,而他本人已在上个月过世,根据遗嘱,其妻子将这些文字捐献给了本社,希望由本社代为发表。

由于作者在进行撰写时年事已高,本书某些部分的逻辑和叙述难免会有混乱和缺失,蒙克出版社的负责人,贡特尔·蒙克先生对本书进行了编撰和完善,使读者可以进行基本阅读。

按照作者的遗嘱委托,本书将不......

尊敬的读者,在您进行阅读前,我们——蒙克出版社,本书的发行商必须诚实的告知您,这并不是一部通常意义上的幻想文学,尽管其中充斥着大量有关施法者,吸血鬼和狼人的文字,但这并不代表其所述皆虚。《遗忘山谷:编年史》的性质更偏向于民间传说的记录和个人日记的整合,手稿来源于遗忘山谷的最后一位本地居民,而他本人已在上个月过世,根据遗嘱,其妻子将这些文字捐献给了本社,希望由本社代为发表。

由于作者在进行撰写时年事已高,本书某些部分的逻辑和叙述难免会有混乱和缺失,蒙克出版社的负责人,贡特尔·蒙克先生对本书进行了编撰和完善,使读者可以进行基本阅读。

按照作者的遗嘱委托,本书将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销售。出版费用完全由作者的妻子承担,获利将全数捐出以补贴月木锯木厂的重建和发展。

尽管《遗忘山谷:编年史》并不能凭借其文学价值为它在历史上搏得一席之地,但它仍有属于自己的意义,作者希望借此书来改善那些曾经被我们世界忽视的群体的生活,而他是否能做到,还请读者在阅读本书后自行判断吧。





模历1822年的6月,微光溪流镇发生了一起如今鲜为人知的爆炸性新闻。如同其字面意义所述的,这是一起改变历史进程的爆炸,其影响波及到世界各地,然而关于爆炸的原因却从未有过系统的记载和描述。我没有亲历那场骇人的事故,仅是从玛丽贝尔·史密斯小姐那里听到过一些描述。实际上,我想她也是从斯特劳·弗拉德劳斯那里听说的。亲历那场爆炸的人除过斯特劳·弗拉德劳斯现都已不在人世,他们中的大部分死在了这场“灾难”中——我很难给这起爆炸定性,因为这场不幸的灾难完全是这些“受害者”咎由自取,从源头到结果都是。

倘若模历1819年亚当·恰姆先生并没有对他的666号分身(真是邪恶的编号啊)进行魔药实验的话,或许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关于狼人与吸血鬼的逸闻与故事,青年人们也将失去他们在躁动不安的年月里的美妙幻想。但是亲爱的读者啊,不要被那些闪闪发亮的传说所迷惑,吸血鬼从来都不是什么趁着夜色轻轻降落在窗台撩拨思春少女情愫的美丽生物,他们肮脏,下流,被最原始的欲望裹挟——正如同其始祖:666号分身,而他的另一个称呼则更加为人们所熟知,遗忘山谷的斯特劳·弗拉德劳斯四世伯爵。

让我们暂时忘掉后来的斯特劳·弗拉德劳斯回到亚当·恰姆先生和他的魔药实验上去吧。如今的人们只能盲目的揣测其最初的意图,他或许只是想要一劳永逸的制造一个分身去帮他应对家务琐事,也可能是想组织一支永生不死的分身军队统治世界。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亚当先生很快就为他的成功付出了代价:惨死于666号分身的獠牙之下,血液与魔法被尽数抽离,死相干瘪可怖。同样落得这般下场的还有亚当先生团队的另外四位成员。

即便缺乏史料和证据(全部在那场爆炸中消失了!)的支持,你也完全可以想象到这些获得了永生的分身们在杀死本尊后都做了什么。他们狡猾,残忍,毫无人性却又无比聪明,在不动声色的掩埋了亚当·恰姆团队的尸首后,666号和其他四位分身顶替了他们的存在——对于这些拥有同样面容和全部记忆的复制品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半个月后他们关闭了分身实验室,对外宣称由于法术过载摧毁了所有器材和资料,这项计划不得不取消,他的同僚对此深表遗憾,却没有人对此有所示怀疑。

接下来的整个1819年微光溪流镇都不太平(虽然后来数年间也是如此),伙伴陆续失踪,施法者却全无头绪。要我说他们真的挺蠢的,没有一个人好奇为何“亚当·恰姆”先生的脸色比以往要苍白不少,而且昼伏夜出行事诡异。或许是因为这一系列转变是发生在他终止了分身实验之后吧。

直到1820年初,施法者计划对魔法学院进行重建,五具骨骸——亚当·恰姆先生和他的伙伴们才得以重见天日,同时被揭露的还有他那贻害万年的恶果:666号分身。


羽羽鸟
梳理得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遗漏...

梳理得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遗漏的地方,希望maxis把那两个吸血鬼分享下,这两天计划用类似剧场的形式去讲讲故事。

梳理得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遗漏的地方,希望maxis把那两个吸血鬼分享下,这两天计划用类似剧场的形式去讲讲故事。

canaria

我觉得我做flash做的越来越好了(?),果然新年第一个还是喜庆点。下一个已经在制作中,喜欢的话可以在b站支持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LS4y1f7Hu?share_source=copy_web

我觉得我做flash做的越来越好了(?),果然新年第一个还是喜庆点。下一个已经在制作中,喜欢的话可以在b站支持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LS4y1f7Hu?share_source=copy_web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