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斯科特柯克兰

40760浏览    609参与
Wednesday-星期三

(图超大(?)感觉塞进表格无论如何都会压画质w所以P2载了蓟太的美丽原图(方便放大看w)

是和 @大鳥三 的写手画手CP问卷w

接力棒的形式!一人发一题这样w第一棒是我!

感谢蓟太陪我玩!我爱蓟太!我爱英苏!希望大家也可以爱蓟太!和英苏!

(图超大(?)感觉塞进表格无论如何都会压画质w所以P2载了蓟太的美丽原图(方便放大看w)

是和 @大鳥三 的写手画手CP问卷w

接力棒的形式!一人发一题这样w第一棒是我!

感谢蓟太陪我玩!我爱蓟太!我爱英苏!希望大家也可以爱蓟太!和英苏!

衬

两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有时间的话


两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有时间的话


卡罗尔涅丝

奇怪的触手到货了,先让触手和大家打个招呼,后两张才是主角,希望不要被屏啊!!!

奇怪的触手到货了,先让触手和大家打个招呼,后两张才是主角,希望不要被屏啊!!!

衬
画之前考虑了一下是继续接着画上...

画之前考虑了一下是继续接着画上次那张的后续还是画新的⬅️然后画了新的


很菜,慎点(´・ω・`)

画之前考虑了一下是继续接着画上次那张的后续还是画新的⬅️然后画了新的



很菜,慎点(´・ω・`)

灯
关于幼时斯科特的脑洞) 摸鱼真...

关于幼时斯科特的脑洞)

摸鱼真爽啊

关于幼时斯科特的脑洞)

摸鱼真爽啊

夜深知雪重

儿童节快乐~

被摸到光环会有点脸红的天使。
来人间体验生活当然连节日也要一起。

第一张姿势有参考。

儿童节快乐~

被摸到光环会有点脸红的天使。
来人间体验生活当然连节日也要一起。

第一张姿势有参考。

今天吃药了吗

【英苏】女孩是由什么做成的 07

⚠️⚠️⚠️女装攻预警

有年龄操作 /小混混渣英X投行上班族苏><


  那天斯科特下班很早,他到家时还不到晚上十点。
  
  推开门时,亚瑟正坐在地毯上,背靠沙发,穿着大且不合身的男士睡衣,光着两条腿翘在茶几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冰淇淋,手边放着一大堆拆开但只吃了几口的各种零食。电视上在播什么电视剧,斯科特没有注意,但他看到亚瑟看的十分专心,连他进门关门都没有注意。
  
  于是斯科特换好拖鞋,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换上睡衣。走到客厅,避开地上的零食包装纸和碎屑坐在沙发上,他看着电视上一对夫/妻正在争吵,而亚瑟看的目不斜视。再看一眼腕表,现在已经十点多了,不过应该不...

⚠️⚠️⚠️女装攻预警

有年龄操作 /小混混渣英X投行上班族苏><



  那天斯科特下班很早,他到家时还不到晚上十点。
  
  推开门时,亚瑟正坐在地毯上,背靠沙发,穿着大且不合身的男士睡衣,光着两条腿翘在茶几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冰淇淋,手边放着一大堆拆开但只吃了几口的各种零食。电视上在播什么电视剧,斯科特没有注意,但他看到亚瑟看的十分专心,连他进门关门都没有注意。
  
  于是斯科特换好拖鞋,去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换上睡衣。走到客厅,避开地上的零食包装纸和碎屑坐在沙发上,他看着电视上一对夫/妻正在争吵,而亚瑟看的目不斜视。再看一眼腕表,现在已经十点多了,不过应该不会是十几岁的小孩睡觉的时间,所以斯科特暂时不准备催促她回屋。
  
  他躺在沙发上,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打开身后的落地灯,拿出夹在沙发缝里那本他没看完的书,开始翻起来。
  
  电视里的夫/妻吵的很凶,但也不影响斯科特看书。而且斯科特也很安静,他从进门到现在都没开口说一句话,而到目前为止,亚瑟也因为看电视的事情出奇的认真,顾不上理他。
  
  总的来说,还挺好。
  
  斯科特难得找回一丝他熟悉的宁静来,基本上就像是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的时候。
  
  除了电视。他买的是精装公寓,拎包入住。那电视,斯科特从住进来起就没打开过,那是个不错的电视,超薄液晶大屏,嵌入式设计,但斯科特还是没打开过,不过他确信自己每年都在给一些订阅频道缴费,不过他不在乎,就像是他不在乎设计师用什么风格设计室内装潢一样。
  
  “斯科蒂,我能问你件事吗?”
  
  不过这熟悉的宁静也没有持续超过一刻钟的样子。当身前的丫头片子开口的时候,斯科特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皱起眉头,回想起这小姑娘好像头一次主动找他说话。斯科特看了一眼亚瑟近在眼前的后脑勺,头发并不均匀的分到两边扎成两个马尾,原本应该好好垂下去的刘海,现在翘的斯科特从背面就能看到,人类真的有可能只是睡觉就把头发睡成这个样子吗?斯科特很怀疑,于是他继续说,“嗯。”
  
  在他张口回应的下一秒,亚瑟就快速转过身来,手肘放在沙发上,两只手支撑着下巴,整张脸离他突然那么近。斯科特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肩膀贴在沙发靠背。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斯科特,“你——”她一边看,一边把脸凑过来,斯科特不得不用手掌抵住她的额头,以此来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我一直住在这儿,没问题吗?”
  
  如果斯科特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亚瑟在他家住的第,第…他忘了是第几天,但至少有一两周了的样子,“没有。”他回答道。
  
  “真的吗?”亚瑟追问。
  
  “没有。”斯科特又重复一遍。他看到亚瑟嘴边的冰淇淋渍没擦干净,好像发梢也沾了点。
  
  “你女朋友不介意吗?”亚瑟问。
  
  “没有。”刚才抵住亚瑟的额头,斯科特其实没用什么力气,但他现在还是用了两分。
  
  “没有什么?”亚瑟一边问一边往他眼前凑,距离太近了,斯科特难受。
  
  “没有女朋友?”亚瑟又问。
  
  “对。”斯科特承认的很干脆,亚瑟听到愣住了一下,虽然斯科特不知道为什么她愣住了,但她转着眼珠在斯科特脸上打量,然后又问,“那,男朋友呢?”
  
  “没有。”斯科特同样回答的很干脆。
  
  “哼嗯——”亚瑟眉头皱成一团,拖着长音,两个音节转了好几个调子,听起来阴阳怪气的,但斯科特懒得追问,起码他不用再按着亚瑟的额头,他收回眼神,准备继续看书。
  
  “但你喜欢女人,对吧?”这是什么无稽的问题,不过亚瑟就是问的出来。
  
  “我十分尊重每一位女性。”斯科特回答的十分谨慎,他甚至没从书本上移开目光。
  
  “那男人呢,你喜欢男人?”亚瑟又问道。
  
  这屋里有第二个人的时候,对方就是会想尽办法让他无法看书,“我同样也十分尊重每一个男性。”斯科特基本上就是没在回答亚瑟的问题。得到这样的答/案后,亚瑟也没有继续追问,她只撇撇嘴,转过身去安静了会儿,斯科特以为他能继续看书了,于是往后翻了一页。
  
  “那你的家人呢?”然后亚瑟又突然的转头,马尾甩到他脸上,抽到他的眼睛。
  
  “呃。”斯科特下意识的抬手揉了几下,眼睛,流/出几滴眼泪来,有点刺痛,“你该睡觉了。”斯科特再次岔开了话题,避开了亚瑟的发问。这就有点意思,“嗯——”亚瑟又开始拖着长音拿出那种转着好几个调的奇怪声音。她再次转过身去,看着电视屏幕,哼哼着,“看来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
  
  “什么?”这句话斯科特倒是听得很清楚。斯科特不觉得他们两者间有什么可比性——没什么冒犯的意思,但是,“你知道我开的是奥迪。”当然,还有这一百多平的精装公寓,劳力士,博柏利,什么的,倒也不必一一细说。“没有家人,一个人住在这里。”亚瑟说的这好像是什么问题。“只是单身又独居而已。”斯科特说的轻描淡写。
  
  “你看起来问题也不比我少的样子。”亚瑟说的时候左右晃着脑袋,两个马尾跟着扫到他的手臂,说完她又转过来,直接把小/腿压在斯科特身上,转着脚踝,“我不是你第一个带回家的女人吧?”这话让斯科特皱起眉。
  
  他不知道眼前的小屁孩哪儿来的自信自称是‘女人’,不过他不想深究这个问题,“你该睡觉了。”他放下书,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小/腿拿下去,然后展开毛毯,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然后亚瑟开始拽他的毛毯,“没准儿你会想和我说说!”他不确定自己和这十几岁的小屁孩有什么共同语言,“我要睡觉。”但他真的困了。“现在还早!”亚瑟双手抓着毛毯,把毯子从斯科特身上扯掉,背靠着茶几,两只脚瞪在斯科特身上借力,“我想知道!”亚瑟尖/叫。
  
  “没什么好说的。”斯科特知道自己真的用劲儿的话这小丫头片子早就被拽过来了——这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所以他一点点的松劲儿,把自己的毛毯输给了面前的人,然后他转个身躺下闭上眼,心想自己下次要多在客厅备上几张毛毯。
  
  “真是没趣!”这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斯科特对此的回应是,“晚安。”然后亚瑟把毛毯还他了。斯科特没睁眼,他只抬手用茅塔七七八八的盖在身上。
  
  他要的只是安静睡觉这一个诉求,不然斯科特不知道他买这一百多平的公寓还能用来干嘛。他听到身后安静了一下,“晚安。”然后亚瑟回了句。斯科特沉下一口气,准备安稳睡觉。接着沙发/颤了下,亚瑟踩着沙发站上来,滑/进他和沙发靠背之间的缝隙,然后再把他挤出去到快掉在地上。
  
  “……呃。”斯科特正准备说点什么,但他一张嘴就会吃到头发。
  
  这可能不是长久之计。
  
  



偷手机太难了QAQQQQQQ只打出来一点点,才发现之前写错章节数了

@大鳥三 太太我回来了>///O///<

椋太
吊带袜真是好文明啊(吸溜)

吊带袜真是好文明啊(吸溜)

吊带袜真是好文明啊(吸溜)

衬
可以接昨天的也可以单独看,总之...

可以接昨天的也可以单独看,总之是翻车现场.jpg


赶在没电之前画的,潦草慎点

可以接昨天的也可以单独看,总之是翻车现场.jpg


赶在没电之前画的,潦草慎点

屑屑咸鱼切克桑

不想认真上色了,非常潦草()

给小椋子的(?)

p2原图,因个人绘画习惯有微调

不想认真上色了,非常潦草()

给小椋子的(?)

p2原图,因个人绘画习惯有微调

椋太

晒苏

p2是笑得很开心的苏苏(??)

晒苏

p2是笑得很开心的苏苏(??)

衬
今天周末了就不画画了,跑路

今天周末了就不画画了,跑路


今天周末了就不画画了,跑路




衬
挑一张大概还能看的发发,是看不...

挑一张大概还能看的发发,是看不出来的吸血鬼pa

又馋本家的造型又画不来,我爬了

挑一张大概还能看的发发,是看不出来的吸血鬼pa

又馋本家的造型又画不来,我爬了

衬

找手感,1p英,2p俺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好喜欢英酱的短直发………尤其喜欢动画一到五季画风下的英)

找手感,1p英,2p俺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好喜欢英酱的短直发………尤其喜欢动画一到五季画风下的英)

JASPER

Atonement 赎罪(一)

@起名什么的好麻烦啊w 我这只鸽子肝了哦

注意:1.这里有一只不良少年英,第一人称。

2. ooc严重,文笔极烂,剧情俗套。能力有限,只能这样了。

3.我也不晓得哪些是屏蔽词。

4.原来我只是想写吃一碗面的。

5.做好心理准备吧。

污染tag开始了


Atonement  赎罪

他是在那个黄昏回来的。

远处的残阳慷慨地洒下血光,似利剑,几乎将我穿透。周围的建筑变成黑色的剪影,撕开泛着奇异的红色的天空。

我蜷缩在小巷冰凉的水泥地上,四肢痉挛似地颤抖。背部疼痛地像是要被撕开了,有些黏腻的液体从发丝间渗下。我猜那该是我肮脏的血。沉重的力量...

@起名什么的好麻烦啊w 我这只鸽子肝了哦

注意:1.这里有一只不良少年英,第一人称。

2. ooc严重,文笔极烂,剧情俗套。能力有限,只能这样了。

3.我也不晓得哪些是屏蔽词。

4.原来我只是想写吃一碗面的。

5.做好心理准备吧。

污染tag开始了


Atonement  赎罪

他是在那个黄昏回来的。

远处的残阳慷慨地洒下血光,似利剑,几乎将我穿透。周围的建筑变成黑色的剪影,撕开泛着奇异的红色的天空。

我蜷缩在小巷冰凉的水泥地上,四肢痉挛似地颤抖。背部疼痛地像是要被撕开了,有些黏腻的液体从发丝间渗下。我猜那该是我肮脏的血。沉重的力量仍压在身上,不仅没有减缓,反而变本加厉起来。我的大脑在这种疼痛下泛着浑浊的浪,视觉丧失。只有耳朵时而捕捉到一丝尖厉戏谑,饱含轻蔑的声音:

“亚瑟柯克兰,嗯?”

“呸”我暗自吐出在嘴中含了好一会儿的血沫,口中像是刚啃了几口铁栏杆似的,充斥着锈味。恍惚间记起我现在如此狼狈的根源——这几个家伙上周才与我交恶,索财未果还被我摁在地上暴揍了一顿。现在我的报应来了,拳头狠狠地撞击在瘦削的皮囊上,每一下都酣畅淋漓。

“打死他!”

打死我?我反问自己,感觉有些荒诞不经。我早就习惯了殴打与凌虐——毕竟我人生前十六年是在我疯子般的二哥手下熬过的。现在他们的拳头不过是小儿科,我软弱的大脑还是指使我双手抱头做求饶状,忍耐着屈辱。

我自己都厌恶这个怯懦的家伙。

消失了,砸在身上的重量消失了。我不知为何那群野狗放弃了无休止的撕咬,只是缓缓地抬起快要炸裂的头颅,目光永远定格在那幅画面上。

古旧的昏黄暖阳像块琥珀,将一切封入其中。一个背朝我的人,看身高大概是青年人,将另一个人过肩摔在地上——被摔的人正是那几个家伙的首领。每一个动作都像失真的老电影,播放得迟缓而卡顿。见义勇为?一个陌生疏远的词从脑中蹦出,我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想将这稀奇的一幕复刻在脑子里,永不忘记。

围在四周的人四散而逃,他们的首领被两个人搀着,逃向隐匿在血光中的阴影里。鲜红的光刹那间席卷而下,灼痛了我的双眼。我仿佛是只终年不见阳光,将要化为粉韰的吸血鬼,抬起酸痛的手臂遮避血光。此时我看清了勇士的模样,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比刚刚那一顿下手颇重的殴打要疼了不止上百倍。

他回来了。

我“失踪”七年的二哥,斯科特柯克兰。

说句实话,我已几乎认不出他的模样,但“血缘”这种罪孽的东西让我清晰地认识到:他就是我哥哥。那头红发还是地狱烈焰般的火红,一双眼睛还是苍绿色的,在黑暗中散着零星的光。但眉眼深邃了不少,四肢更加高挑,一件黑风衣裹在那副已嶙峋的躯壳上,在风中翻飞着。

我似乎失足跌进了冰窖,快要被冻僵。维持着这个仰视的姿态,很久才扶着墙站起,冰冷湿滑的石墙靠上去真的不舒服。

一股沸腾的鲜血冲上大脑将其灼穿,我不知哪来的怨恨与勇气,右手伸出,发狠地扯住斯科特人模狗样的领带。他似乎没料到我今如此疯狂,被扯得一个踉跄。苍绿茫然的瞳仁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像,渺小的像粒芥子,但表情张狂愤怒。我发觉自己的眼睛亮的惊人,好像燃起了两团火焰。

“你/他/妈/的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没有回答。

“你/他/妈/的为什么要回来?说话啊!你说话啊!!!”我像个疯子似的咆哮着。

他一把掐住我正暗暗用力的手,熟悉的、久违的、只属于那个叫斯科特柯克兰人的疼痛顺神经向上爬之大脑,我激动兴奋,想扑上去将眼前这个“人”撕成碎片。

耶稣基督说,要爱你的敌人。但他不知道当憎恶渊薮足够深时,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血红的光洒在血红的头发上,明明是暖色调却让我莫名严寒。

“跟我回去。”斯科特柯克兰发声了。我能听出这低哑嗓音下隐匿着多少因忍耐而未喷涌而出的脏字眼。但出人意料地竟没有一句侮辱言论。我不满的挑挑眉梢,怀疑这家伙是否坏了脑子——他从前的影子几乎都烟消云散了。

我们僵持了十多分钟,直到最后一片霞光也被黑色建筑所吞噬。我甩开手,瞪了斯科特一眼,一瘸一拐地向“家”的方向走去。我的呼吸猛地一滞——

斯科特拽着我的衣领,半拉半扯地将我扔进一辆黑色轿车。粗暴的动作总算勾起了我不堪的回忆,把童年的我、怯懦的我从心底翻出。我堵气的踹了一脚地垫,挑衅似的向斯科特比了一个国际友好手势。

下一秒我后悔了。

他扼住我脆弱的脖子,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恶心感从胃中翻上。我不能呼吸了,不能呼吸了,视线开始模糊。看哪,斯科特柯克兰在谋杀他的弟弟呢,我想着,思维开始混乱。在这种糟糕缺氧的环境下,我快要死了。

“小/兔/崽/子,你要死就自己去死,老子没义务陪你去死。”恶魔终于不耐烦地撕下了伪善的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我笑了,舔了一下上唇。

“去死吧,我一点也不在乎。”压抑着嗓音,万分难受。

他不再多说,丢了手。我干咳了几声,几欲作呕。接下来了一路缄默无声,谁也没说一句话。

到了,我待了20余年的地方,未来说不定也会烂死在这里。“吱呀——”缺油的木门不满的尖叫了一声。我闪进黑洞洞的门,飞快的关上它,可惜的是我失败了,斯科特还是像只幽灵似的尾随而入。我放弃了挣扎,连灯都没开摸黑走进我熟悉的房间,干净利落地关门反锁,甚至栓上了安全扣。这次斯科特没能跟进来,我却彻底回到了七年以前,因畏惧而将门重重上锁,但仍不确定他是否会在下一刻破门而入。这种来源于未知的紧张感有趣极了。我吊着心等了十几二十分钟,直到窗外伦敦已华灯初上,星星点点如遥不可及的繁星。我叹了口气,走进卫生间。

或许我现在需要冲个澡来理一理乱七八糟的心绪。

我洗澡一向很快,今天却拖了整整半个小时。当我套好衣服走出卫生间时,房门好死不死地响了。极其矜持清脆的三声“叩”“叩”“叩”。我没有去开。这是我的乐趣所在,也是我的权利——将斯科特仅有的一丁点儿耐心全部磨完,不过需要一分钟而已。

“叩”“叩”“叩”又是三声极富节奏感的回荡在空旷的房间。

“叩”“叩”“叩”再来一次,我勾起嘴角,双手抱胸。

“亚瑟!亚瑟柯克兰你他妈的是死在里面了吗?!”门把手开始疯了一般地颤抖,同时带动了木门。我走上前握住它,深吸一口气,发狠拧了下去。

“哐!”

门开了,斯科特站在门口,挡住了客厅里的光。我微微闭上眼,等待着他一拳招呼上来。僵持了很久,很久。最终他的脸色铁青,声音低沉地道了一句:

“吃饭。”

我双手插兜,瞟了他一眼,挤过他出了房门。身体相触的那一瞬间我发觉他的体温低到了极点,比刚刚不知冷了多少。但我知道我过高的体温必然灼伤了他,此刻他眉间紧皱。

逛了一圈来到餐厅,只有一盏灯苟延残喘地亮着,昏黄古旧的光飘落在长长的木质漆桌上,颇像中世纪时狂热的圣徒们行圣餐的场景。厚重浓郁的寂静在空中舒展蔓延开来,沉重到无法呼吸。桌上摆着两个白色骨瓷碗,突兀生硬,还缠绕着一丝丝乳白的雾气。作料的香和这雾气缠绕在一起,与这座朽坏的冰冷屋子格格不入。

我拉开椅子坐下,凝视着碗里的东西——那是一碗清汤面,白莹莹的细面条卧在焦糖色的澄清面汤中,几块不规则的油花浮在汤上,像一幅光怪陆离的抽象画。四五株翠绿的、水灵灵的菜心依偎着面条,安静地沉眠着。我的喉头滚了滚,胃部不舒适地、有气无力地叫唤了两声。

管他呢,我仇视斯科特柯克兰又不是仇视我自己,何苦亏待了肚子?我拿起叉子,同时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斯科特,他没看我,正处理着他自己的食物。

我随手挑起一束面,它散着腾腾的热气,有一种朴实无华的香。犹豫地塞进嘴里,咸香在口腔中肆意蔓延,软嫩光滑的面带着久远之前一丝似有似无的麦香。一片金灿灿明晃晃,生机盎然的辽阔麦田浮现在眼前。咬下一口,缓慢的咀嚼,劲道的面在跃动着,我却有些质疑斯科特是否把面煮熟了。

试了一下水,就必定会纵身跃入深潭。我大口大口的吃着面,那些父母从小灌输的礼仪举止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只知道饿,饿了七年。一股脑儿将面灌进消化系统。那几颗菜心也被一扫而光,携着汤汁的菜心异常的甜。我翻动了一下所剩无几的面,叉子触到了一个物体。

一枚藏在碗底的煎蛋,蛋白如凝胶,蛋黄还透着一抹红,边缘是金黄色的,附着几点凹凸不平的黑。我低下头咬开蛋黄,溏心迫不及待地涌出,有些原始的味道。我没敢再去看斯科特,但我知道他一定在心底里嘲笑我的窘样。

“我吃好了。”我风卷残云扫到最后一点面,用餐巾揩揩嘴角。

“面下的不错,但我还不如自己下着吃。”

说完后我逃也似的钻进房间,紧锁房门,发誓今晚再也不出去了。

灯
是烟酒组,,昨天半夜和姐妹突然...

是烟酒组,,昨天半夜和姐妹突然谈起打雷姐和弗朗索瓦丝,然后我又可以了,画到三点💦💦💦好久没画女孩子,久违的奇妙感觉啊啊


背景苦手(泪)

越涂越不知道咋涂了手指尖磨得慌(真矫情噁噁)

是烟酒组,,昨天半夜和姐妹突然谈起打雷姐和弗朗索瓦丝,然后我又可以了,画到三点💦💦💦好久没画女孩子,久违的奇妙感觉啊啊


背景苦手(泪)

越涂越不知道咋涂了手指尖磨得慌(真矫情噁噁)

衬
刚开始打草稿的时候是黑恶势力*...

刚开始打草稿的时候是黑恶势力*2,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画着画着脑子里的画面就变成了(刚要干柴烈火擦枪走火的时候大哥正好打视频电话来查水表了)这样恶趣味的故事


但是画完也完全看不出情节,溜了_(:з」∠)_

刚开始打草稿的时候是黑恶势力*2,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画着画着脑子里的画面就变成了(刚要干柴烈火擦枪走火的时候大哥正好打视频电话来查水表了)这样恶趣味的故事


但是画完也完全看不出情节,溜了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