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乡

55522浏览    15679参与
lzy

[战火燎原]"即使手无寸铁,仍然为你在所不辞"

郑州家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1:35分。


     “唔...”郑州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他貌似每天工作都不会注意时间,即使熬到第二天,他自己也不会有所察觉。

     “凌晨了啊.....”郑州站起来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便扑到床上。但这一扑,郑州感觉像扑进了无底洞一样。

     几分钟后,郑州站起来,才发觉这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但又好像似曾相识,郑州尽力的回忆着周围的环境是否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


郑州家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1:35分。


     “唔...”郑州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他貌似每天工作都不会注意时间,即使熬到第二天,他自己也不会有所察觉。

     “凌晨了啊.....”郑州站起来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便扑到床上。但这一扑,郑州感觉像扑进了无底洞一样。

     几分钟后,郑州站起来,才发觉这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但又好像似曾相识,郑州尽力的回忆着周围的环境是否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

     周围战火弥漫,人的尸体,穿着军服的士,拿着冲锋号的吹号手,断肢残骸,人的骨头等等。

     郑州思索片刻后好像是认命般的睁开了双眼,他回到了二战?!这时的郑州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不仅仅,是,自己的声音也变成了很沙哑的童声。

      “嗯..好吧,我真的拴Q”郑州把自己身上的尘土拍了拍,便继续打量着四周。

       “うん?どうしてここに人形がいまかきりょうがいい”【翻译:嗯?这儿怎么有个娃娃,长得好俊俏】这时一个日本女军官走过来说。

       “かわいいのになん何のやくにたつ役に立つの?ころせ殺せ”【翻译:可爱有什么用?杀了吧】一个日本军看过来说道

       “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うん”【翻译: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对】

        “うん…もっ持ってかえっ帰ってあそび遊び、りよう利用かち価値がなくなるまで”【翻译:嗯....带回去玩玩,直到没有利用价值】

        但郑州趁他们不注意便跑了。

      “这里是....”郑州好像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这里怎么有个孩子?”

     突然一个年轻的声音说

     听到这个声音郑州心里猛的一阵。

    “他是....哦,对他叫郑县,上次我去汴哥家里还看见他了呢。”

    “郑县吗....”

  ‘南阳跟新乡?!’郑州心里想

   “行了,让他跟着咱们吧,但...你怎么不说话?”新乡看着郑州说道

    “没..事”郑州似乎还是有点不适应这具身体用沙哑的声音说

   “嗯,走吧,一会儿小鬼↗️子 ↘️,该来了”南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两人前面去了

  “中”新乡拉起郑州的小手,向南阳跑去。

﹉﹉

  “老汴!你没事吧”洛阳看着浑身是血的开封手足无措的说道

  “没事儿,不要紧,只是一点皮外伤”开封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洛阳说。

  “这还不要紧?!快坐下!让我看看伤势!”洛阳跑过去扶助开封,让开封靠着自己,走进一个屋内,把开封放在墙边上自己去找药了。

  “我没事!别用药了,给孩子们用吧,况且意识体会自己恢复的”开封摆了摆手说

  “.....”洛阳没有给予回答,而是继续翻找着需要用药。

﹉﹉

  “呜....我怕....”新密用颤抖的声音抱着新郑说

  “没事,汴哥一会儿就来了”新郑摸了摸新密的头说。但...他骗新密的同时,也在骗着自己...

  (可...新郑,你这句话骗了自己和我们多久呢...?)知道事情原委的兰考说

﹉﹉

  “小郑,你知道汴哥在哪儿吗?”新乡低头看着牵着自己手的郑州

郑州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南阳和新乡对于郑州说的话疑惑了起来

“小郑,你普通话不是说的很好吗?现在怎么说的磕磕巴巴的?”南阳问

“人家小孩子可能是被吓着了,赶紧走吧”新乡催促道

北笙落北(周三课多勿催)
哥,快看!好漂亮的花!哥,快看...

哥,快看!好漂亮的花!哥,快看,好漂亮的花。——新乡•夏新琳

夏新琳

女性意识体

河南省新乡市意识体

女孩子总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夏豫很喜欢自己的弟弟妹妹,但在女性意识体中,相较于一脸龙气聚集千年的王都夏洛瑕,祂的目光更容易停留在那些从未或只做过一两次王都的妹妹身上。有人或许会说夏豫偏心,但夏新琳知道祂的哥哥对祂们是一视同仁的。身为王都,洛瑕的责任更重,而祂们则会轻松些,这是祂们在失去王权后的闲暇。

新乡市市花是石榴花,寓意着吉祥幸福。小时候第一次栽种石榴树时是夏豫手把手教祂选苗、挖坑、种植,当石榴开满树梢时祂曾高兴的站在石榴树下对着楼阁下的夏豫喊着:“哥,快看!好漂亮的花啊!”...

哥,快看!好漂亮的花!哥,快看,好漂亮的花。——新乡•夏新琳

夏新琳

女性意识体

河南省新乡市意识体

女孩子总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夏豫很喜欢自己的弟弟妹妹,但在女性意识体中,相较于一脸龙气聚集千年的王都夏洛瑕,祂的目光更容易停留在那些从未或只做过一两次王都的妹妹身上。有人或许会说夏豫偏心,但夏新琳知道祂的哥哥对祂们是一视同仁的。身为王都,洛瑕的责任更重,而祂们则会轻松些,这是祂们在失去王权后的闲暇。

新乡市市花是石榴花,寓意着吉祥幸福。小时候第一次栽种石榴树时是夏豫手把手教祂选苗、挖坑、种植,当石榴开满树梢时祂曾高兴的站在石榴树下对着楼阁下的夏豫喊着:“哥,快看!好漂亮的花啊!

时过境迁数千年后的今日,当石榴花再次挂满树梢,祂喃喃道:“哥,快看,好漂亮的花啊。

岁月流淌了这么多年后,一切都在少女的成长中快速的略过,2222年之后,夏新琳也曾一人漫步在道路两旁,看着家不是家,看着云卷云舒。祂也肆无忌惮的奔跑在草坪之上,少女的身姿旋转在天宇之间,祂高昂的喊声响彻了天苍下。

祂不能胡闹了,没有人在毫无忌惮的宠着祂,任祂胡闹了。

“哥,我想你了。”

我曾牵着你的手牙牙学步,我曾跟在你的身后学习道理,懂得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我因人民而生,也会为了人民而亡,这是你教给我的道理,我将永久铭记。

岷&瑞

邵群的确很渣但是他至始至终爱的只有李程秀一个人啊… (有彩蛋,送粮票就好喽~)

邵群的确很渣但是他至始至终爱的只有李程秀一个人啊… (有彩蛋,送粮票就好喽~)

闻人漓_cna

我!曾经的平原省省会!如今的新乡!

我叫新乡,家乡大人是众人皆知的河南


我从没出名,他们都把我给忘了


没人知道,我是多么的害怕,害怕有一天我在河南中“消失”


我南临黄河,与郑州、开封隔河相望


北依太行,与鹤壁、安阳毗邻


西连焦作并与山西接壤


东接油城濮阳并与山东相连


我属于华北板块,地处黄河、海河两大流域,地势北高南低


北部主要是太行山山地和丘陵岗地,南部为黄河冲积扇平原


平原占全市土地总面积的78%


建国初期我更为平原省省会


是豫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


中原地区重要的工业城市


中原经济区及中原城市群核心区城市之一


也是豫北的经济、教育、交通中心...

我叫新乡,家乡大人是众人皆知的河南


我从没出名,他们都把我给忘了


没人知道,我是多么的害怕,害怕有一天我在河南中“消失”


我南临黄河,与郑州、开封隔河相望


北依太行,与鹤壁、安阳毗邻


西连焦作并与山西接壤


东接油城濮阳并与山东相连


我属于华北板块,地处黄河、海河两大流域,地势北高南低


北部主要是太行山山地和丘陵岗地,南部为黄河冲积扇平原


平原占全市土地总面积的78%


建国初期我更为平原省省会


是豫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


中原地区重要的工业城市


中原经济区及中原城市群核心区城市之一


也是豫北的经济、教育、交通中心


可是这样的我…还是不起眼啊…


我一直一直都在努力


曾经的平原省省会还是会被众人辱骂


“一个穷邻居而已”


“新乡?有点印象吧…”


“他是大城市?开什么玩笑?”


我的位置很好…又不好


我位众位古都之中啊…


我拼命的把自己装扮成“河南省最国际化城市”


可是…可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该怎么证明我不穷啊…


他们都在“讽刺”我


我得改变吗…


可是我已经在努力了啊…


我永远是那个最不起眼的…


我是牧野,也是新乡


曾经的中原腹地,现在的“穷困书生”


我拼命的直线上升


这十年


我抓改革、促发展、保稳定、惠民生


全市地区生产总值连跨2000亿元、3000亿元台阶


人均GDP连破3万元、4万元、5万元大关,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历史性飞跃


我就是想要告诉所有人!


我!不穷!我是一个城市!请不要忘记我…


我一直向“新”而行,常创常“新”


今天的我!以创新为魂!催生创造之力!


我努力在表现自己


全球第一支甲型“H1N1”疫苗


全国第一台复合式盾构机


第一块可充电电池均诞生于我!


我做到了!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


“今年上半年,新乡GDP增速居全省第5位,较去年同期前移9个位次”


“1-8月份,新乡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全省第1”


“新乡9项经济指标位居全省第一方阵,为河南发展大局作出了新乡贡献”


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报道着我的贡献


可是这也只是报道而已…


有谁会听呢…




大家好!我是新乡!


那个从来就不会出现在大众舞台上的新乡!


小田木子—ฅ

 致力于舞到正主面前😏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总是说“khaotungfirst😸😸”

 致力于舞到正主面前😏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总是说“khaotungfirst😸😸”

忆澜FZYY_
  新乡和郑州。长头发的新乡辫...

  新乡和郑州。长头发的新乡辫子的是郑州,不会想对话。。所以在评论区征稿【那种期待的眼神】

  新乡和郑州。长头发的新乡辫子的是郑州,不会想对话。。所以在评论区征稿【那种期待的眼神】

北笙落北(周三课多勿催)

豫见你的那几年『3』

*豫家全员cb向,cp加豫,含量在后

*三门峡又叫上阳城,漯河又叫隐阳城

*夏濮颜/濮——濮阳

*夏上阳/陕——三门峡

*夏隐阳/漯——漯河

*夏驿平/驿——驻马店

*夏鹰宸/鹰——平顶山

*夏济昶/济——济源

*夏鹤鸢/鹤——鹤壁

*夏宛晴/宛——南阳

*夏殷相/殷——安阳

  豫向前走了几步,一把拉过了商岚,目光刺啦啦的对着商岚忽闪的眼神。

  “不考虑跟哥哥说说嘛?”豫微微笑,虽然不是这个时空的自己,但祂觉得,如果是祂的话,祂也会很高兴的跟弟弟们聊聊天。比如说,在这空缺的四百年了。

  “当然可以说了。”商抬头,对着豫的目光,祂说,“不过这件事我一个人说的不算,...

*豫家全员cb向,cp加豫,含量在后

*三门峡又叫上阳城,漯河又叫隐阳城

*夏濮颜/濮——濮阳

*夏上阳/陕——三门峡

*夏隐阳/漯——漯河

*夏驿平/驿——驻马店

*夏鹰宸/鹰——平顶山

*夏济昶/济——济源

*夏鹤鸢/鹤——鹤壁

*夏宛晴/宛——南阳

*夏殷相/殷——安阳

  豫向前走了几步,一把拉过了商岚,目光刺啦啦的对着商岚忽闪的眼神。

  “不考虑跟哥哥说说嘛?”豫微微笑,虽然不是这个时空的自己,但祂觉得,如果是祂的话,祂也会很高兴的跟弟弟们聊聊天。比如说,在这空缺的四百年了。

  “当然可以说了。”商抬头,对着豫的目光,祂说,“不过这件事我一个人说的不算,等到晚上汴二爷、洛姐和郑爷回来,我们三个一起跟你说。”

  “行。”豫点了点头,祂也知道不能强迫商说的,不过呢,祂真的很好奇商祂们瞒了祂什么。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哥,好不容易过来了,进去转转再说。”焦阳对着周留使了个眼神,两市对着对方笑了下,便凑过笑脸跟豫开口。

  商这个市啊,豫自然是信得过的。

  祂伸手拉过了焦阳和周留,左搂右抱的向着科技园走去,顺道回头喊着,“中啊。小商,你也别愣着了,过来一起。”

  “中。”商岚抬头回道,向来清冷的目光渐渐被暖意浸染。

  哥回来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凑到了一起了。

  满目的高科技产品让豫的嘴巴几乎就没有合拢过,对于祂的惊讶,焦阳一脸的自豪,或许祂也怀疑过这个豫的真实性,但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祂是假的,也没有什么信息能够证明祂是真的。

  不真不假之间,还不如就当作祂回来了。

  两个世纪啊,真的好长啊!

  一省三市在科技园游玩的十分进行,但祂们没有注意到,在网络上正在掀起一股疯狂的辩论。

  十点,一条话题在沉寂了三个小时候忽然登上了热搜话题。图片视频里能够清晰的看见河南省十八个市灵一以及一个从没有见过的男人。

  种花家的网友自称一个个显微镜,他们企图查找出这个看起来就能够控制住十八市的男人的一点信息。但可惜的是,没有任何的资料可以表明,或者说,当离真相仅差一步时,他们都涉及触犯法律的边缘而被警告。这一操作,更是激发了一些人的好奇心。

  这条爆火的消息自然也引起了高层的关注,不关乎其他,就单拎出来河南十八市全部凑一起这件事就足够引起他们的注意。

  高层的眼神从视频上焦阳、周留和商岚身上飘过,最后在了豫的身上。

  不说别的,只说商岚这一个。作为河南省除郑临外权利最大的三位之一,竟然对一个外人如此的敬重,这一件事就说明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重要。

  高层的手指曲起,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这人是东方的面容,那便不是外来的郭嘉,可亚洲这边比较重要的意识体所有人都知道。所以说这人不是意识体?

  这个想法很快的被高层给推翻了,他将豫的图片打包整理,向他的上级发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关于河南的事情,还是交给上面的来处理吧。

  傍晚的荟萃楼彩灯招展,豫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瞬祂就关注到有人在监视祂。不但是祂,紧跟着祂下来的许都、濮颜、上阳和隐阳也感受到了。

  夏隐阳的目光看向了监视的来源处,祂周身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氛,祂很讨厌,很讨厌被人监视。

  “漯漯,在干嘛呀!”豫伸手将手掌按在了隐阳的头上,随手揉乱了隐阳的头顶,毛乱的头发底下是隐阳不开心的样子。

  “噗,哈哈哈,漯河你的样子好搞笑!”作为另一个阳,上阳很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剩下的最后的阳悄悄的凑了过来,一把按住了隐阳的后脑勺,将祂的狼尾猛地向上抛起。

  在天女即将散花的时候,许都立马打开终端拍下了这副黑脸画面。

  “表情包get了。”

  “我去,许哥你给我删了!”隐阳震惊,隐阳不开心,隐阳可怜巴巴的看向豫。

  豫笑着一把搂过隐阳,伸手顺着隐阳的毛,祂笑着开口,“哈哈哈哈,没事。漯漯被做成表情包也很好看的。”

  “哼,哥你偏心。”

  “对对对,哥对我偏心。”濮颜笑着走来,在上阳拿着豫手的前一秒扣上了豫的胳膊。

  “你行,你跟我抢我哥!”上阳对祂比了个中指。

  一旁的许都羡慕的看着豫享受的模样,祂深深地叹了口气,算了,自己是哥哥,不跟弟弟妹妹抢。但还是好嫉妒啊!我也想拉哥的手!

  在进入荟萃楼的时刻,豫笑眯眯的瞅了眼监视器的方向。

  如果说白日里的图片只能给冀一个感觉,那么这一次隔着屏幕的对视,已经能让冀确定,这个在网上风云的男人就是祂那消失两个世纪的哥哥。

  同饮黄河水长大的黄河双子,彼此对对方的气息就同自己一样的熟悉。

  冀站在监视室内,祂提步想要过去,找到豫,对祂诉说自己藏了两世纪的思念。但在门口的时刻,祂的脚步停了下来。既然豫回来了,那祂一定会很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先叙旧的,可,郑州祂。

  冀忽然笑了起来,祂喃喃道:“郑州,你要怎么跟我哥说河南的事情。”祂抬起头,目光中有着叹息,又隐藏着兴奋的光芒。

  祂相信,豫一定会让这个错误给纠正回来的。

  荟萃楼三楼,洛瑕早已经把这层楼给包了下来,虽然祂不这么做,这层楼也不会有人随意的进出。

  豫走进来的时候,只听见两声炸响响起,彩带亮片对着祂的脸便冲了过来。响声过后,豫黑着脸抹下来满脸的亮片,对着始作俑者的驿平和鹰宸便是一个暴扣。

  “恁说说,哪有人是对着脸用的啊!”

  “哎呦!哥,好疼!”这是委屈捂头的驿平。

  “哥,对不起,我错了,但我不改!”这是笑嘻嘻的鹰宸。

  在下一个暴扣到来的时候,鹰宸闪身一躲,跑了出去。

  “跑了就别过来我的身边。”

  “别了,这可不中!俺就要跟着你!”鹰宸的脚步停下,连忙凑来乖乖的低下头谁知想象中的暴扣没来,只是豫用力的揉搓着鹰宸的短发。

  豫便揉便看向满屋子的市,一个个扫过了祂们的面庞后,豫开口,“啧,我一直想问。你们怎么都剪了短发了,之前不是说死都不剪发吗?”

  “今时不同往日呗!而且短发也挺好看的,俊逸!”济昶说着,伸手从头发上抹去,惹得一旁的驿平随手一个纸筒扔了过去。

  “油男,闭嘴。”

  “啥玩意,你个小崽子,再跟你爹我说一句!找踹的是不?”济昶说完,一把扑了过去跟着驿平打闹在了一起。

  豫笑着从祂们的旁边过去,对着郑临祂们走去。

  “哥!”鹤鸢伸手招呼着,一旁的宛晴随手递上了把筷子。

  豫拿着筷子敲了下碗沿,对着一旁打闹的市便叫着:“汝宁,阿济你俩别打了,过来吃饭,还有旁边的小焦、阿殷和阿新,你三也别玩终端冲浪了!都过来吃饭!”

  “来了!”殷相头也不抬的开口,焦阳和新琳两个甚至都没开口回话。

  果然,哪怕再过四百年,游戏也最重要。豫在心头忿忿的想着,同时的在心里头有短祂们网线的准备。但祂忘了,这个时空没有网线。

  汴封顺手卷了本书,走去一个个打了下,冷着声道:“再玩终端,网给你们断了!”

  “嗷!断我网,害我命!”新琳怒道。

  “嘶,哥!汴二爷打我!”焦阳委屈,焦阳告状,焦阳落泪,哥哥不仅不管我,还说汴封打的好。

  “过去了,过去了,别打了!”殷相揉着头走了过去。

  那边的豫左边洛瑕,右边鹤鸢,问就是郑临被挤走了,濮颜、宛晴不敢和洛瑕抢。

  “唔,我也想和哥坐在一起。”新琳凑近了开口。

  鹤鸢瞟了祂一眼,说:“罢了罢了,既然新姐姐要跟哥哥在一起,那妹妹我只能离开了,可妹妹真的舍不得哥哥啊~”

  “恶,鹤壁你正常点!”新琳大惊。

  “哥哥你看,新姐姐竟如此暴躁,不像我~”

  “好了好了,阿鹤,咱好好说话啊!乖啊。阿新,你坐宛晴旁边吧!”豫连忙开口,生怕鹤鸢在口出狂言。

  趴伏在豫怀里的鹤鸢对着新琳便是得意的笑容,引得新琳一个中指。

  我鄙视你!

  酒过三巡,包间里面一阵的热闹的很。

  济昶拉着周留、焦阳、驿平、鹰宸、殷相、上阳和隐阳去玩真心话大冒险。宛晴、鹤鸢、新琳和濮颜四个女性市灵在哪儿讨论新上市的化妆品一类的,另一头的显示屏前,许都和义申双排打SVTHD本季赛的双人排位。

  豫慢慢的饮了口杜康酒,忽然的,祂停下了杯子,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郑临,说:“差点忘了正事了,郑啊~我问你,咱家现在是啥情况,我今儿白天咋感觉咱家气氛不太对啊!”

北笙落北(周三课多勿催)

豫见你的那几年『1』

卐我流洛《熊》阳、新《出》乡、濮《没》阳、鹤《菲》壁、南《梦》阳为女体,其祂为男

卐加利•威尔顿/加州——加《一》利《二》福《三》尼《四》亚

卐夏豫/豫——河《五》南

卐夏义申/申——信阳

卐夏郑临/郑——郑州

卐夏洛瑕/洛——洛阳

卐夏许都/许——许昌

卐夏新琳/新——新乡

Premise:2022年2月22日下午2:22,河南省意识体夏豫在从中G飞往美G的飞机MUCK77625坠机后消失。

豫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对上的便是一双疑惑的眼睛。女孩眨着大眼睛像是被惊吓到了,她立马蹦跳着离开了自己的身边。

豫揉着头坐了起来,祂对着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同时还疑惑着自己怎么来了这...

卐我流洛《熊》阳、新《出》乡、濮《没》阳、鹤《菲》壁、南《梦》阳为女体,其祂为男

卐加利•威尔顿/加州——加《一》利《二》福《三》尼《四》亚

卐夏豫/豫——河《五》南

卐夏义申/申——信阳

卐夏郑临/郑——郑州

卐夏洛瑕/洛——洛阳

卐夏许都/许——许昌

卐夏新琳/新——新乡

Premise:2022年2月22日下午2:22,河南省意识体夏豫在从中G飞往美G的飞机MUCK77625坠机后消失。

豫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对上的便是一双疑惑的眼睛。女孩眨着大眼睛像是被惊吓到了,她立马蹦跳着离开了自己的身边。

豫揉着头坐了起来,祂对着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同时还疑惑着自己怎么来了这里,祂明明记得自己在家里头睡觉的,难不成自己梦游跑外头睡地上了?

“咳咳,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豫不好意思的开口,随即便站了起来。

女孩歪着头好奇的盯着豫,忽的猛地跳了起来,向着一边跑了过去。

一惊一乍的孩子。豫想到。

不过,这是哪儿?

身为河南省省灵,豫严重的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奇也怪哉!难不成自己梦游来到了冀家了?

可,这周围的景象竟然该死的熟悉!

豫沉默了,沉默的豫默默的蹲在路边,又默默的拿出了手机。

好的,就天气预报所说的信阳市息县今日晴来看,这地儿是申那孩子的,但俺咋感觉申这地儿咋变了?

豫的记忆里分明记得申家息县这个贫《上》困《山》县,但就所现在所看的,这地方高楼大厦的,完全没有一点贫《打》困《老》县的影子。

豫沉默的站了起来,又沉默的沿着公路而去,这大晚上的,风吹的怪冷的。

在打了辆出租车后,豫便让出租车开去市中心去。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豫,这大晚上的从县里跑去市中心,这人脑子是不是不好?司机在心里面吐槽到,也不含糊的发动了车子,毕竟没有人能跟钱作对。

而在后座里的豫,则沉默的看着车窗外的高楼林立,祂总算知道有什么不对的。祂貌似穿越了,从过去穿越到了未来,毕竟也只有这一个办法能解释祂为什么睡一觉就能从安阳的家里头到信阳,而且也只有这个原因才可以解释面前充满科技感的时代。

凌晨一点,一辆悬浮蓝绿混搭的车辆停在了市中心前。

豫沉默了,一小时零七分钟,从息县跑来市中心,不得不说,这速度好快。

“好嘞!五百七,刷卡还是刷身份证?”

今日份的沉默再次到来,怎么说,这个未来时代的钱算不算旧版的,2022年的RMB可以用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在面对着司机“你是拿我开玩笑”的表情后,豫默默的收回了工《虎》商《老》卡。

为啥子工《虎》商《没》卡没用!!!!

“那个,等我打个电话哈!”豫尴尬的开口,现在的祂只祈求这个时空的豫不在信阳家里头。

电话拨通了过去,但响了好一会儿自动挂断了,不信邪的豫又打了好几个。

车里头的师傅冷冷的看着他,手却伸了出来,界面上赫然三个阿拉伯数字。

110!

在警《找》察到来的那一刻,手机终于被接通了,那头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干啥子干啥子,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弄啥嘞!找打是不?”

“咳咳,申啊~江湖救急,我现在在市中心下头,你来一趟吧。”

罕见的,电话那头沉默了,在呜呜呜的警《到》笛声中,那头才传来一道颤抖的哭声,“哥…哥!”

好的,现在的情况更加复杂了。

原来在未来的时空里,意识体的存在已经被所有人民都知道了。

此时的市中心里,灯火通明。

红着一双眼睛的信阳市市灵夏义申一手帮着豫付了车费,另一边还跟警《找》察说着话。而豫则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夏义申的动作。

好家伙,孩子长大了,霸气侧漏啊!豫在心里头感叹着,但祂也没有放开自己心里头那个疑惑点,为什么在听到自己声音的时候,信阳那带着哭泣的声音。

在收到钱以后,司机看了看那边的豫,又看了看信阳,还是凑了过来说:“申爹,俺没多大的文化,但俺瞅着那边那人心肠不好,你小心点他。”

豫:就很无奈。

说人坏话请避着点人啊!

夏义申笑了笑,说:“没事,我相信祂,祂是好人。这天也晚了,要不今儿个留下来住一晚?”

“不用,不用,俺家那小孩儿还在等俺回家哩。申爹啊,俺先走了。”

等着闲杂人等全部离开了,豫才站了起来,说:“申啊~”

“哥。”信阳扭头,青年伸手揉了揉眼睛,扯了个不算好看的笑容。

“咋了咋了?”豫一下子站了起来,来到了信阳的身边,祂伸手捧着信阳的脸,心疼的不得了。

“哥,我想你了。”信阳喃喃道,祂伸手抱住了豫,将头放在祂的肩膀上。

在一夜促膝畅谈后,豫终于搞清楚了这个世界的事情。

2222年2月22日下午2:22,这个世界的自己在乘坐飞机从中G飞往美G的过程中,遭遇冷空气气流的影响,冷空气气流对飞机结构和通讯设备造成了损坏。

作为意识体,祂们是一方土地的存在,而每一方土地都拥有着本身的灵气。而豫就是以自身的器,吸收了整个河南的灵气,护住了整个飞机舱内的乘客。

在飞机坠入太平洋后,乘客没有只是昏迷,但豫却消失了,除了豫,还有一位美家的意识体。

美家意识体加利•威尔顿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但祂没有消失,反而陷入了昏迷之中。

从2222年到如今的2422年,两百年的时间,一个昏迷一个消失。

在听完后,豫沉默了。祂看着面前的信阳叹了口气,说:“嗐,你们受苦了。”

信阳没说话,只用力的抱住了豫,从祂身上汲取着消失两个世纪的气息。

对于信阳的依赖,豫只伸手揉着祂的头,祂来自于2022年,离2422年相距了整整四个世纪的时光。

嘶,这差的时间也太大了吧?不过两百年和四百年也差不多吧?

“哥?”申。

“嗯,我在。”豫微笑着,祂将头和申的额头相抵,祂说,“我回来了。”虽然这个是未来时间,但祂不介意当一下未来的自己。或许,自己来未来,就是为了帮未来的弟弟妹妹们找到这个时间的自己,让那个消失两百年的自己重现世间。

当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十几个人(市)目不转睛的盯着你的时候怎么办?

打就对了!

豫弹起来的瞬间就把拳头挥了出去,就听见一声痛苦的哀嚎,床边十几个人(市)都齐齐散开了起来。

回过神的豫石化了,祂看着捂着眼睛的郑州难得的尴尬了起来。

“啊哈哈,郑啊,你没事吧?”豫尴尬的开口。

郑委屈的看了眼豫,随即一个挺身死死地抱住豫的脖子,“哥啊!”

一见郑的动作,其余的十几个市立马也扑了上来。

一时间,整个床单都凌《到》乱了起来。

“哥啊,我想死你了。”

“老豫啊,你终于回来了。”

“哥,能不能别走了。”

“哥,你这么多年跑哪儿去了!”

“……”

作为走了那么久终于回来的省,豫很清楚祂们的如此热烈的感情,但真的,快喘不过来气儿了!

该不愧说祂幸亏是一个省灵吗?直到现在还没被祂们给勒死?

这场热情的气氛持续了三分钟后才结束,结束的原因在于洛阳看见豫被勒的发紫的脸色。

松开的第一秒,豫就捂着脖子咳嗽了起来,祂弯着腰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恢复后,祂才抬头,看着弟弟妹妹们小心翼翼的眼神后,祂连脾气都没了,只能无奈的开口,“俺知道你们想俺,但下次的可别这么热情了,过来,一个个抱个再聊天。”说着,祂伸开了双臂。

等一个个都抱过之后,豫说:“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我还打算今儿个我让申陪我一起去找你们的。”

“你找我们的话时间都凑不到一起,还不如让我们来找你。”许嘟囔着,又说:“对了,哥,你这么多么年去了哪里了?”

祂的话语极为小心,带着试探的眼神看着豫。

豫的心脏立马就被一根刺给扎了一下,可祂也知道自己并不是这个时间段的豫。祂只能说:“我也忘了,准确来说我的记忆还停留在2022年。”这么说来也可以,毕竟谁也不知道祂这两个世纪是怎么回事,而且祂大可以当做因为时间的缘故导致自己的记忆损失。

“没事没事,哥你不记得没关系,我们还在呢!我们跟着你。”新急声开口。

“对对对,哥你也别太担心了,有我们在呢!”其祂人也跟着开口。






森与夏日。

  印片实在是印不好,凑合看吧

  

  印片实在是印不好,凑合看吧

  

慕川.

【战火燎原】“即使手无寸铁,仍然为你在所不辞”

郑州家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1:35分。


     “唔...”郑州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他貌似每天工作都不会注意时间,即使熬到第二天,他自己也不会有所察觉。

     “凌晨了啊.....”郑州站起来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便扑到床上。但这一扑,郑州感觉像扑进了无底洞一样。

     几分钟后,郑州站起来,才发觉这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但又好像似曾相识,郑州尽力的回忆着周围的环境是否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


郑州家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1:35分。


     “唔...”郑州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他貌似每天工作都不会注意时间,即使熬到第二天,他自己也不会有所察觉。

     “凌晨了啊.....”郑州站起来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便扑到床上。但这一扑,郑州感觉像扑进了无底洞一样。

     几分钟后,郑州站起来,才发觉这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但又好像似曾相识,郑州尽力的回忆着周围的环境是否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

     周围战火弥漫,人的尸体,穿着军服的士,拿着冲锋号的吹号手,断肢残骸,人的骨头等等。

     郑州思索片刻后好像是认命般的睁开了双眼,他回到了二战?!这时的郑州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不仅仅是这些连自己的声音也变成了很沙哑的童声。

      “嗯..好吧,我真的拴Q”郑州伸手把自己身上的尘土拍了拍,便继续打量着四周。

       “うん?どうしてここに人形がいまかきりょうがいい”【翻译:嗯?这儿怎么有个娃娃,长得好俊俏】这时一个日本女军官走过来说。

       “かわいいのになん何のやくにたつ役に立つの?ころせ殺せ”【翻译:可爱有什么用?杀了吧】一个日本军看过来说道

       “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はうん”【翻译: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对】

        “うん…もっ持ってかえっ帰ってあそび遊び、りよう利用かち価値がなくなるまで”【翻译:嗯....带回去玩玩,直到没有利用价值】

        但郑州趁他们不注意便跑了。

      “这里是....”郑州好像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这里怎么有个孩子?”

     突然一个年轻的声音说

     听到这个声音郑州心里猛的一阵。

    “他是....哦,对他叫郑县,上次我去汴哥家里还看见他了呢。”

    “郑县吗....”

  ‘南阳跟新乡?!’郑州心里想

   “行了,让他跟着咱们吧,但...你怎么不说话?”新乡看着郑州说道

    “没..事”郑州似乎还是有点不适应这具身体用沙哑的声音说

   “嗯,走吧,一会儿小鬼↗️子 ↘️,该来了”

焦炭弗莱格

🎃Happy Halloween🎃


STAR⭐️忍者祝你万圣节快乐!金酱请你吃糖🍬快说谢谢金酱!

P2是穿错了服装的天晴和风花!伊贺崎兄妹可爱捏🔥🐕


剩下的几位没时间画了💦

忍忍者超可爱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Happy Halloween🎃


STAR⭐️忍者祝你万圣节快乐!金酱请你吃糖🍬快说谢谢金酱!

P2是穿错了服装的天晴和风花!伊贺崎兄妹可爱捏🔥🐕


剩下的几位没时间画了💦

忍忍者超可爱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卑微咸鱼.

  封校无聊死了,做个dio老婆陪我

  

  封校无聊死了,做个dio老婆陪我

  

长大我要吃世界冠军

大家捧捧场

  因与朋友一时口嗨

  创了个cp

  大家有能力的贡献点力量

  没能力的捧捧场

  栓Q

  因与朋友一时口嗨

  创了个cp

  大家有能力的贡献点力量

  没能力的捧捧场

  栓Q

学长家的咸鱼

  来晚了  在剪一种很新鲜的东西

  封校不出门的大学生光夜玩家精神状态如上

  来晚了  在剪一种很新鲜的东西

  封校不出门的大学生光夜玩家精神状态如上

高登

这是要炸新乡了?要不先来炸一南吧  

  

  

  

  

  

  

(开玩笑)   

这是要炸新乡了?要不先来炸一南吧  

  

  

  

  

  

  

(开玩笑)   

妮妮

记昨天到今天的梦

 我睡着了。我又醒来了。

        妈妈和姐姐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为我准备了早餐。他是谁呢?我忘记了。我带着一大堆东西去上课,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玩偶、一把女神之剑、我的早餐、以及其他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

        我们上了车,有许多人在追我们,我想是我们拿走了什么东西,是什么呢?

        我们下了车,我突然意识到那个熟悉的人影是我的爸爸......

 我睡着了。我又醒来了。

        妈妈和姐姐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为我准备了早餐。他是谁呢?我忘记了。我带着一大堆东西去上课,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玩偶、一把女神之剑、我的早餐、以及其他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

        我们上了车,有许多人在追我们,我想是我们拿走了什么东西,是什么呢?

        我们下了车,我突然意识到那个熟悉的人影是我的爸爸,我问他,你还在吗?我问妈妈和姐姐,他还在吗?

         我没等到他们的回答就匆匆忙忙去上课了。我在我的位置坐下,问我相邻的同学,怎么样能挽回一个不在的人?他们说,要找一条金色的龙。我记下了。

        老师来了,他给我们说,小升初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反驳说,小升初没上到好的中学,以后的路会更难走一些。他沉默了。

        下课了,我和妈妈、姐姐、爸爸去吃了一顿饭。我问爸爸,你能吃吗?你能吃吗?他笑着没有回答,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大的回答,我哭了出来。

        这一顿饭我什么都没吃,都在哭了。

        我找到了那条金色的龙。我问他,怎么样能挽回我的爸爸。他说,我的爸爸是一条赤金色的龙,已经和他融合到了一起,不可能回来了。

        我哭了,哭得天昏地暗。

        梦醒了。

后记

  我在和妈妈去做核酸的路上给她说了这个梦。妈妈看看日历说:“明天是农历九月二十九,你爹的祭日就在这几天。可能因为我们农历十月初一无法去祭扫,你才做这个梦吧。” 

羁鸟

  

[图片]

一些小兔子们制作了一个玩具去忽悠爹,谁知道出现了故障

正准备抱兔子的新乡:?啥玩意,这孩子声音怎么这么不对劲?

  

  

画的好丑→_→哭了

  

一些小兔子们制作了一个玩具去忽悠爹,谁知道出现了故障

正准备抱兔子的新乡:?啥玩意,这孩子声音怎么这么不对劲?

  

  

画的好丑→_→哭了

ID229282

  远看还以为这个家伙穿了裙子,近看原来是穿了个塑料袋。。。

  远看还以为这个家伙穿了裙子,近看原来是穿了个塑料袋。。。

胖胖鱼

推pu文

 心有山岳现背he,不完美小孩现背还在连载,诱导计划和蒸发忧愁abohe, 

 心有山岳现背he,不完美小孩现背还在连载,诱导计划和蒸发忧愁abohe, 

舞巢儿

密语

  烟囱爱上了大米

  大米不吃枷枷

  枷枷不让大米上锅锅

  烟囱凸凸凸

  

      水仙花爱上了瓜瓜

  瓜瓜来寻找仙花

  仙花传播着香花

  瓜瓜通过风儿引水花

  香花还在瓜瓜瓜

  烟囱爱上了大米

  大米不吃枷枷

  枷枷不让大米上锅锅

  烟囱凸凸凸

  

      水仙花爱上了瓜瓜

  瓜瓜来寻找仙花

  仙花传播着香花

  瓜瓜通过风儿引水花

  香花还在瓜瓜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