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余

3376浏览    2414参与
十二

蹲师傅

这里是手q区175的选手

主玩中辅

现段位王者(低星王者,2月3上了就每个星期摸一把)

然后蹲个师傅能一起把任务做完就行了

我就西施玩的还可以117把79%胜率

总场大概是五百左右

现在29级

不需要你带排位的那种

我超乖巧

这里是手q区175的选手

主玩中辅

现段位王者(低星王者,2月3上了就每个星期摸一把)

然后蹲个师傅能一起把任务做完就行了

我就西施玩的还可以117把79%胜率

总场大概是五百左右

现在29级

不需要你带排位的那种

我超乖巧


三木
说实话 我有点讨厌他喜欢的那个...

说实话

我有点讨厌他喜欢的那个女生

不是因为他喜欢她


而是

她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

在面对他们时笑脸盈盈 温温柔柔

转头对我们冷冰冰

我知道她没有义务对我们笑

只是下意识的决定

这种女生很可怕

说实话

我有点讨厌他喜欢的那个女生

不是因为他喜欢她


而是

她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

在面对他们时笑脸盈盈 温温柔柔

转头对我们冷冰冰

我知道她没有义务对我们笑

只是下意识的决定

这种女生很可怕

落叶知秋
太好看了忍不住嘻嘻嘻 原图大大...

太好看了忍不住嘻嘻嘻

原图大大 

太好看了忍不住嘻嘻嘻

原图大大 

旋旋曳曳

出个森系软妹裙lo设,空壳,50起10+,不过心理价就回收了,先不用问我心理价,我自己都没多大底能卖出去。因为我感觉摸不透金字爸爸的口味,放大到头像也能看清细节

出个森系软妹裙lo设,空壳,50起10+,不过心理价就回收了,先不用问我心理价,我自己都没多大底能卖出去。因为我感觉摸不透金字爸爸的口味,放大到头像也能看清细节

忆柒
画的有点怪怪的,但是没事,我会...

画的有点怪怪的,但是没事,我会努力的,下一次,我想开车


画的有点怪怪的,但是没事,我会努力的,下一次,我想开车


旋旋曳曳
[cp]中国园林,中式啵酱,啵...

[cp]中国园林,中式啵酱,啵酱一生推*^O^*

四年级看动画入坑,后来收集了全部漫画,啵酱可以说是陪我长大的了,枢梁老师是我最崇拜的漫画家,没有之一!!表白老师!!!!#黑执事[超话]##黑执事##啵酱##夏尔##枢梁[超话]#@枢梁 

以后也想多多的画啵酱! ​​​#黑执事[超话]# ​​​[/cp]

[cp]中国园林,中式啵酱,啵酱一生推*^O^*

四年级看动画入坑,后来收集了全部漫画,啵酱可以说是陪我长大的了,枢梁老师是我最崇拜的漫画家,没有之一!!表白老师!!!!#黑执事[超话]##黑执事##啵酱##夏尔##枢梁[超话]#@枢梁 

以后也想多多的画啵酱! ​​​#黑执事[超话]# ​​​[/cp]

旋旋曳曳
[cp]中国园林,中式啵酱,啵...

[cp]中国园林,中式啵酱,啵酱一生推*^O^*

四年级看动画入坑,后来收集了全部漫画,啵酱可以说是陪我长大的了,枢梁老师是我最崇拜的漫画家,没有之一!!表白老师!!!!#黑执事[超话]##黑执事##啵酱##夏尔##枢梁[超话]#@枢梁 

以后也想多多的画啵酱! ​​​#黑执事[超话]# ​​​[/cp]

[cp]中国园林,中式啵酱,啵酱一生推*^O^*

四年级看动画入坑,后来收集了全部漫画,啵酱可以说是陪我长大的了,枢梁老师是我最崇拜的漫画家,没有之一!!表白老师!!!!#黑执事[超话]##黑执事##啵酱##夏尔##枢梁[超话]#@枢梁 

以后也想多多的画啵酱! ​​​#黑执事[超话]# ​​​[/cp]

hada
这是一张草稿图,稍微尝试一下光...

这是一张草稿图,稍微尝试一下光影,这个不太强烈,后期再搞搞,还有谢谢小伙伴们的关心!(❁´◡`❁)*✲゚*

这是一张草稿图,稍微尝试一下光影,这个不太强烈,后期再搞搞,还有谢谢小伙伴们的关心!(❁´◡`❁)*✲゚*

颜童兮鸭
是小光妹妹(?)鸭V

是小光妹妹(?)鸭>V<

是小光妹妹(?)鸭>V<

三木

半阳江台上(一)

你写的故事,字字句句都无我——江半阳

 天色渐晚,最后一抹烟蓝被孤独的云吞没,江半阳听着父母大声争吵,甚至砸碎了几个桌子上的杯子。江半阳用手捂住了耳朵,她已经哭不出来了,这样的日子,很多了。

 可是,可是,她还是不能够去习惯这样的争吵啊。既然不爱,当初为何将就,她厌烦的推开家门,不顾父母在后面的怒吼你去哪里。

 半阳穿着淡蓝的裙子,一头长发尚为及腰,她用力的奔跑,好像要把身后的厌恶狠狠甩下。一双杏仁般的眼睛迎着风的刺痛,脸颊越发的通红,终于累了,停下了。呼吸却同样急促。

 坏事总是接踵而来,原来你越想躲,越是逃不开。在之前看起来普普通通,夏日里不...

你写的故事,字字句句都无我——江半阳

 天色渐晚,最后一抹烟蓝被孤独的云吞没,江半阳听着父母大声争吵,甚至砸碎了几个桌子上的杯子。江半阳用手捂住了耳朵,她已经哭不出来了,这样的日子,很多了。

 可是,可是,她还是不能够去习惯这样的争吵啊。既然不爱,当初为何将就,她厌烦的推开家门,不顾父母在后面的怒吼你去哪里。

 半阳穿着淡蓝的裙子,一头长发尚为及腰,她用力的奔跑,好像要把身后的厌恶狠狠甩下。一双杏仁般的眼睛迎着风的刺痛,脸颊越发的通红,终于累了,停下了。呼吸却同样急促。

 坏事总是接踵而来,原来你越想躲,越是逃不开。在之前看起来普普通通,夏日里不曾电闪雷鸣的日子,她喜欢的男孩,在因为停电暗下来的教室,和别人表白了。

  而家里,依然是刺耳的争吵声。

  其实父母前几年还不是这样的,可是因为夫亲在三年前经营了一家小店,两人的分歧越发的大,最后发现生活中也很难磨合对方,于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成为争吵的导火线。

 如果有如果,她真想回到三年前,阻止父亲买那家小店,尽管这让她家一点点富裕起来,可是她现在一点都不快乐啊。

  想起黑暗里他好听的嗓音他一字一句里对另一个女孩说着“我喜欢你”,同学们用手电筒和手机的光照亮他们俩,星光点点,那么美好,却没人看见角落里的她红了眼眶。

  她承认那个女孩比她好看一些,可她喜欢的男生,肯定不是因为这个才喜欢她的吧。

她听见有人心酸的在街头弹着吉他哼唱着:

“尾声是含蓄的待续

本应该利落的收笔

用委婉代替恨的结局

用安心陪你构思全局

用贪心盼你能多写一笔

通篇却找不到有关我名字的踪迹”

    难过的,永远不止她一个人啊。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物竞天择,什么都分先来后到,爱情里更是有先来后到啊。

  如果是她先遇见他的,他喜欢的,一定会是她啊。如果……现在是三年前就好了,一切就不会这样糟糕了啊。

  迷迷糊糊间,耳朵独自听见。

  刺猬竖起全身的刺,装作去扎狐狸。 “只有当你想见到我的时候,我们的想见才有意义啊。可惜她现在还不懂。”狐狸吓得赶紧调到了红木桌子上,变着调说:“温榆,我看不出来她身上有什么你需要的人性啊。”温榆抚摸着一个形状奇怪的杯子,“执着。不甘心。这两样人性,在一个人类身上能体现得这样淋漓尽致,已经很好了。”

 她慢慢又说道:“我只是遗憾,我和他,连重蹈覆辙的机会都没有。”


  

茶轻云淡

【司普】 drown

★偏刀ABO,没有蓝蓝的东西★

★上篇,下篇等情人节|・ω・`)8★

  少年一瞬动心,则一生心動。

  ——题记

  被汗水浸透的夏,像海,咸咸的,湿湿的,却又气人地不像。空气如蛇粘稠,阳光是蛇的毒牙,滑溜溜地在人裸露的皮肤上吐着信子。

  啊啊,光真是麻烦。

  衣服难堪地贴在皮肤上,汗滴打到眼里,柚木司也不擦,径直叩叩事务所的门,门“吱呀”一声,竟泄出了一丝风。他透过缝去看,房内很简单,办公桌、沙发、茶几、冰箱有些随意地摆着,色调单一,偶有几张色彩斑斓的海报,都是蒙了尘的;幸好有墙角的那一线绿意,不然真像是小兽废弃的窠臼。

  “阿司?快进来吧”

  是个少年。估摸十八九...

★偏刀ABO,没有蓝蓝的东西★

★上篇,下篇等情人节|・ω・`)8★

  少年一瞬动心,则一生心動。

  ——题记

  被汗水浸透的夏,像海,咸咸的,湿湿的,却又气人地不像。空气如蛇粘稠,阳光是蛇的毒牙,滑溜溜地在人裸露的皮肤上吐着信子。

  啊啊,光真是麻烦。

  衣服难堪地贴在皮肤上,汗滴打到眼里,柚木司也不擦,径直叩叩事务所的门,门“吱呀”一声,竟泄出了一丝风。他透过缝去看,房内很简单,办公桌、沙发、茶几、冰箱有些随意地摆着,色调单一,偶有几张色彩斑斓的海报,都是蒙了尘的;幸好有墙角的那一线绿意,不然真像是小兽废弃的窠臼。

  “阿司?快进来吧”

  是个少年。估摸十八九岁吧,倚在大开的窗旁,书页被风躁得“呼啦啦”响,他却滴汗未出。

  柚木司略略挑眉。

  他不热吗?

  虽然是问句,但他没打算询问。

  “阿司”,黏糊的宛若今天的风,他不想被这样叫。但他仍没说,进去时也不给其一个眼神,尽管他知道他在看他,好像解气了一般。

  见着他“汗眼朦胧”,少年忍俊不禁:“看来是真的很热啊。”便端上杯冰可乐,冰了条毛巾给他。

  被他领先了啊。

  “呼呼”地吮了几口,柚木司方打量起对面的人来——并不很整齐的刘海(兴许是自己剪的吧,毕竟连空调都买不起)像帘幕般垂在眉梢,恰好显着那双眸子,巧笑着,又很玩味,还有几分说不清的积淀。

  好像。

  和我好像。

  柚木司蹙眉,开口道:“为什么……”

  “要收留你?”对方似乎正等着他问,笑了起来。柚木司忽然发现,他的舌头是小小的粉红色,像婴儿一样,滑过齿间的样子……很诱人。

  他是omega?

  “其实……”

  “嘛,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他偏头歪着,不像个年长者的乖僻:“收留父母双亡的孩子……说不定能让我上天堂去。”

  意料之外的答案。柚木司稍稍有些惊讶,又吮了口冰凉凉的可乐,道:“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不装空调。”

  “嗯……嗯!?”

  柚木司见对方诧异地扇动眼睛,弯弯的睫毛晃呀晃,头次笑起来。

  “你的事情,我没兴趣了解。”他把杯子放回茶几上:“我目前只想利用你苟活下去,直到我觉得无趣为止。”

  “‘苟活’……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真是了不起的话啊。”对方满不在乎起身,又推给他一杯可乐:“没办法,你的愿望,就交给我吧。”

  心里悄然为他中二的话一乐,“……名字。”

  “柚木司,我知道啊。”

  “不对,”柚木司抬眼道:“你的名字。”

  宛若记忆短暂的鱼儿,他好似认真地思索了一阵:“嗯……就叫柚木普吧。”

  “就叫”?不肯透露真名吗?报复性地,他拉长声叫道:“阿普。”

  柚木普浑身打了个冷颤,随即举起食指:“我都收留你了,你不应该叫爸爸么。”

  “?开什么玩笑,哥哥也就算了。”柚木司觉得他认真的态度很好玩。

  “那就叫哥哥。”

  “阿、普。”他咬起齿,一字一句地挤道。

  柚木普不客气地回道:“阿、司、弟、弟,要尊重长、兄。”

  肉麻得柚木司直喘不过气来,只得吐槽道:“跟弟弟吵架,你看你哪有哥哥的样子。”说完,竟蓦然感觉前所未有的轻快。

  难道说……这就是兄弟?

  “阿司,”手臂被拉了一下。

  柚木司僵了僵,他很讨厌生者的碰触——它们身上总有过浓的世俗气。意外地,却并不讨厌柚木普。——他身上是花香,应当是名字极雅、花语极美的花,轻浅干净,有点像手工花皂,松下的风。

  柚木司犹豫片刻,最终没有问出那句话:“你是omega吗?”

  反正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个没分化的小鬼吧。

  “欢迎来到我身边,”柚木普与他生疏地握手,眉眼翘起:“嘛,尽管我失败得对你毫无吸引力,但我对你可是很感兴趣。”

  ——“夜里闯入强盗,父母被刺身亡,孩子幸运生还,至今凶手未知,在这种小城,真是了不起的趣事。”

  热风从柚木普一开始敞开的窗户里“哗啦哗啦”地冲进,倒把室内一潭死水的气氛搅动得异常活泛,就连可乐的冰块,也不忍歪倒着“嘎啦嘎啦”地吵上一吵。

  啊啊,他一定是了解些什么吧。柚木司漠然想道:奇怪,他的语气里没有厌恶,或者是自认为“日本警察救世主”的骄傲自得,真的只是……

  兴奋?期待?好奇?

  一点极淡极淡、若有若无的好奇爬上了柚木司的喉咙,他和着可乐咽了下去。

  现在还不行。

茶轻云淡

我还以为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在努力写文???Σ(゚д゚lll)

我还以为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在努力写文???Σ(゚д゚lll)

三木

三木(后记)评价有奖励哦,可能是红包。

   小说的话,最喜欢看后记这种东西了。可到自己来写的时候,去感觉到,写后记就好像是刚吐好丝把自己包裹好的蚕慢慢的剖解自己。想起那些心情,挺痛苦的。 

   最近喜欢上了三木这个名字,就和朋友一起写了三木和期州的故事。我和她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三木却都没能有一个好的结局,没能有一个人,好好的去爱她。

   为什么这个故事自始至终都很悲凉呢,大概是我最近的心情就是这样吧。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期待了很久很久的人,却发现我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忽冷忽热的时候,大概都在为了她赴汤蹈火吧。我自知万般...


   小说的话,最喜欢看后记这种东西了。可到自己来写的时候,去感觉到,写后记就好像是刚吐好丝把自己包裹好的蚕慢慢的剖解自己。想起那些心情,挺痛苦的。 

   最近喜欢上了三木这个名字,就和朋友一起写了三木和期州的故事。我和她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三木却都没能有一个好的结局,没能有一个人,好好的去爱她。

   为什么这个故事自始至终都很悲凉呢,大概是我最近的心情就是这样吧。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期待了很久很久的人,却发现我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忽冷忽热的时候,大概都在为了她赴汤蹈火吧。我自知万般不如人,那一刻也终于放下了,好吗?我不知道。

  我的三木她胆小自闭,骨子里敏感不如人。也曾被人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被给予十年的糖,但那些甜无不都是在希冀着她离开。被喜欢的人无情而干脆的拒绝,生命唯一的光都是利用。她厌了,倦了,于是甘心沉溺于黑暗。

祝十二期州前程似锦,再不见三木。

评价有奖励哦!

三木

三木难期州(四)

这一次,世界和你我都不要了还不行吗?——林三木

   “您好,是林三木小姐吗?您的哥哥林十二现在在医院里,您是他手机里顺序第二位,第一位我们没打通。您看您可以过来一下吗?……”

  正在写作业的三木接通电话之后楞住了,大脑里模糊空白。电话“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收拾好东西,赶紧打的去了医院。

  她冲进电话里说的病房,看见躺在床上的哥哥,跑过去抱着哥哥,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一旁的季期州浑身湿漉漉的,低着头说:“三木,对不起……”

  林三木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的吼道:“怎么回事啊!”季期州满眼愧...

这一次,世界和你我都不要了还不行吗?——林三木

   “您好,是林三木小姐吗?您的哥哥林十二现在在医院里,您是他手机里顺序第二位,第一位我们没打通。您看您可以过来一下吗?……”

  正在写作业的三木接通电话之后楞住了,大脑里模糊空白。电话“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收拾好东西,赶紧打的去了医院。

  她冲进电话里说的病房,看见躺在床上的哥哥,跑过去抱着哥哥,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一旁的季期州浑身湿漉漉的,低着头说:“三木,对不起……”

  林三木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的吼道:“怎么回事啊!”季期州满眼愧疚,打了个喷嚏,颤抖着说道:“你哥想要我给你个机会。我说不可能。他说和我比试一下冬泳之后再决定。我答应了他。没想到他在水里抽筋了,我后来才反应过来。”

 三木哭的更难过了,“蠢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啊。”一个小护士进了房间,说:“小姐,你要不要回家收拾一下你的衣物,今晚最好是要陪房。”三木用手擦了擦眼角止不住的泪水,在小护士走出房门之后,站起身子,失望的看着季期州,慢慢说道:“我讨厌你。不喜欢就不喜欢,谁要你给的机会。”而后夺门而出。

 季期州瘫坐在凳子上,苦笑,小声地说:“可是我其实,好喜欢好喜欢你的。”

 三木在家里胡乱的收拾着自己的衣服,猛然想起哥哥肯定也需要一些衣服和消遣的东西,于是她来到了哥哥的房间。

  她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打开哥哥的抽屉,从来没有翻开那个本子。

  “十年了,笑笑,你回来的时候,还会是当初那个样子吗?我变成了小时候,我慢慢长大,耐心的给了林三木十年糖,这是最后一颗了,人性贩卖铺的老板说,给她十年糖,加上我的一种人性,就可以把她的记忆抹去,你的灵魂会再次在她身上出现。你会有着当年的那些记忆吗?我期待着你,却……”

 三木看着哥哥写下的句子,不禁大笑,豆大的眼丝毫不留恋眼眶。泪脑中想起哥哥十年来给自己的每一颗糖。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不愿意相信,可是她不得不信。

  原来这十年来每一颗糖都那么甜,是因为包裹着哥哥对她的爱啊!自己又能算什么呢?三木恍惚间想起自己当年过马路差点被撞死,被一个姐姐救下,而她旁边的男生,和哥哥眉眼一点点重回。

  她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好像被巨大的时候压下去一样的痛。她已经没有眼泪了,她的生命是那个女生给的,她有什么资格难过呢?不过是将自己这一身躯壳报答给她而已。是啊,自己又有什么资格难过呢。

  三木麻木的走出家门,恍惚间,又走进那家咖啡店,又点了一杯最苦的拿铁。

 她清楚的听见一个男生在打电话。“哎,你不是说因为和那个林三木交了朋友已经有灵感了吗?怎么大才子还没完笔,赶快出来玩。”

 她仿佛,看到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丝光,都消失不见了。 这个世界怎么这么暗啊,明明这么多灯。她看着门口那只流浪猫,走过去轻轻的摸了摸它,怎么我们都没人要啊。

  林十二吃痛的睁开眼睛,“哟!怎么把自己整成这幅模样。”十二静静地看着眼前笑起来特别有感染力的女孩,声音沙哑绝望地问:“三木呢?”

  狐狸摸着自己光滑的毛,“温榆,说实话吧,你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上林十二的人性,在谋划着三木的吧。”温榆闭上眼睛,“没办法,她的自卑敏感实在是太纯粹了。”小刺猬哭着说:“啊榆,这一次我有点讨厌你了。”“我又何尝不呢?”

三木

三木难期州(三)

就好像是期待了一场很久的浩劫,终于安稳的度过去了?——季期州

三木小心翼翼的擦着今天静心穿上的小白鞋,而后拿出课本里夹着的一封情书。听见下课铃响之后,赶紧走到季期州旁边,对他说:“季期州,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你可以和我过来一下吗?”

 季期州抬头看着她,说了句好就和她一起去了学校的天台。

 风吹在三木的脸上有些刺痛,但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递上她的情书,闭上眼睛,轻轻说道:“季期州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从我第一次在书店里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季期州接过那封带着淡淡兰花香的情书,皱了皱眉头。满眼复杂,多的都是嘲讽。

  他温柔地...

就好像是期待了一场很久的浩劫,终于安稳的度过去了?——季期州

三木小心翼翼的擦着今天静心穿上的小白鞋,而后拿出课本里夹着的一封情书。听见下课铃响之后,赶紧走到季期州旁边,对他说:“季期州,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你可以和我过来一下吗?”

 季期州抬头看着她,说了句好就和她一起去了学校的天台。

 风吹在三木的脸上有些刺痛,但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递上她的情书,闭上眼睛,轻轻说道:“季期州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从我第一次在书店里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季期州接过那封带着淡淡兰花香的情书,皱了皱眉头。满眼复杂,多的都是嘲讽。

  他温柔地,轻轻的说:“你的喜欢,太廉价了。”三木不明所以,红红的脸朝着他。见他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林三木,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季期州马上离开了。三木蹲下,抱住自己,忍不住哭了起来。

 林十二闻讯赶来。轻轻的拍着三木的肩膀,三木虽然感觉特别特别难过,却没有矫揉造作什么的,被哥哥搂着,慢慢下了楼梯。

 恍惚间,三木听见好多女生都在笑她,“哈哈哈,就是她呀,被期州拒绝了。听说可惨了。”“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期州怎么可能看的上她呢。”

 三木慢慢闭上自己的眼睛,放心的让哥哥带自己回家。林十二握紧了拳头,在校门口的时候,他弯了腰,温声对三木说:“哥哥有点事,你就先做班车回家可以吗?听话。”

 三木红着眼眶,木讷的点了点头。在踏上公交车的时候,司机不耐烦的冲她喊,“交钱啊小姑娘。”三木慌忙的在书包里找钱,却终究连两块钱都找不到。

“哐当。”随着一声响亮,三木感觉到身后的人轻轻的安抚她的双肩,她没有回头,向前走拉住了公交车车上的为站着的人准备的链子。江空无奈的跟在她身后,看了一眼她旁边那些空着的位置,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忍不住心疼了。“怎么我每次看你你都是这副模样呢?”

 三木低着头,喃喃道,“或许是我不配拥有快乐吧。”

 “别啊,这句子可太文皱皱的,适用于文章,可就不要适用于你这般花季少女的嘴里了。”江空小心的打趣道。三木却依然是低着头,半晌才说:“那又怎样。”

 “让人好生心疼。”三木抬起头来,眼中多了些光芒,但慢慢又变得污浊,““学长,不必心疼我这样的姑娘,不要安慰我了,骨子里就自卑敏感的我只会认为你是在可怜我,可我,非常非常讨厌你的这种怜悯。”

  江空轻轻笑笑不说话,那一天三木若是抬头仔细看,会发现有个男生一直,为她轻轻弯腰,看着低头的她满眼的宠溺与无奈。为她,温柔的挡住人群,可是她没有,那时候啊,她心里满满的都是一个叫季期州的男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