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倩女幽魂

129.5万浏览    861参与
月裳

于是她逃进了雪山,并用魔法制造了一座城堡。

于是她逃进了雪山,并用魔法制造了一座城堡。

阿绿被封到自闭

家神

      搬家


       金陵自古是个富庶之地,随着朝代更替,留下许多传说,也为它平添了些许神秘色彩。而今说到具有神秘色彩的,就不得不说到城东步家。

      城东步家,百年以前是金陵一家小小的布商。突然有一天,家业越作越大,延续百年仍然无衰败之意。原因无他,只因步家老祖先在一个寒冬的深山救回一位被猎户的捕兽夹所伤的狐仙,狐仙为了报恩,便留在了步府做了家神。...


      搬家




       金陵自古是个富庶之地,随着朝代更替,留下许多传说,也为它平添了些许神秘色彩。而今说到具有神秘色彩的,就不得不说到城东步家。

      城东步家,百年以前是金陵一家小小的布商。突然有一天,家业越作越大,延续百年仍然无衰败之意。原因无他,只因步家老祖先在一个寒冬的深山救回一位被猎户的捕兽夹所伤的狐仙,狐仙为了报恩,便留在了步府做了家神。

      说到家神,但凡是家里有些财力的,都会去找位得道高人,请一位家神来庇护子孙后代和家族昌盛。说是家神,却并不全是神,妖魔鬼怪都是有的。而请家神的手段,有很多也是不那么光彩的。

      所以步家上下都为能有这么一位自愿成为家神的狐仙感到骄傲。但是这家神,步家上下也实在是没见过。只是偶尔会有守夜的家丁或者太晚没睡的人在半夜会发现神龛前供奉的果品或者糕点悬浮于空中,然后忽然不见。亦或是见到一抹白影飘向神龛,消失于神龛前半尺高的狐狸金像里。最初还有胆小之人见了会害怕尖叫,久而久之步家上下对此也都见怪不怪了。

       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传到年仅八岁的步临风耳朵里,让他产生了对神仙无限的憧憬和遐想。于是他在青石砌起的一人多高的神龛后日日蹲守,想要一睹这位狐仙“家神”的真容。可是一连蹲了一个多月,连半点家神的影子都没见着。想到下面的人讲到家神多半夜里出现,便寻思着时辰不对,时不时还半夜里起来看看。

       小孩对一般事物的耐心一般都不会坚持太久,坚持一个多月已实属不易,就在他心里开始打退堂鼓想着去探寻其他新鲜事物的时候,他看到神龛里刷地跳出一只通体雪白的毛茸茸的动物。步临风兴奋地从神龛后冲出来就要去拽它毛茸茸的大尾巴,却抓了个空。受惊的雪白生物闪电一般钻进了不远处的假山石里。

      于是步临风从那神龛前端了一盘糕点,开始唤它。可是无论怎样唤,那位狐仙就是不愿意出来。步临风爬上假山石,想要看看它到底躲在了哪里。却不料脚下一滑,一下子就从假山上摔进了旁边的水池里。

      落水的步临风一下子慌了,不住地在水里扑腾。这个小院子白天一般也没什么人,他一开口,大量的水就灌进了他的口中,鼻子和耳朵里。即将面临死亡的认知让他扑腾得愈加厉害,可是无论他怎样扑腾,却始终离池边有三五步距离,他的手脚也越来越没力。

       终于,在池水里上下浮沉的小脑袋慢慢沉入池水里。一道白色的身影却在此时掠上水面,一只纤长却有力的手抓住了飘在水面上的衣服,用力一提,将溺水昏迷的步临风提了起来,另一只手同时往他背上一拍,昏迷的小人儿哇地吐出来一大口水。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步临风恍恍惚惚地睁开眼,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疼,他用手臂挡住,呼吸时因呛水引起的不适和疼痛将他拉回现实。他稍稍拿开手臂,眼角的余光里,他看到一抹白影闪进了回廊的拐角处,不见了。若不是身上衣服还湿着,他会以为他做了个梦。

      这件事,他没有向家中任何一个人提起。当母亲追问的时候,他也只是说是不小心掉进池中打湿的。

 

 

       后来步临风时常偷偷溜进那个院子,带着自己偷偷留下来的糕点果品,来到神龛前,他在人前不太爱说话,却在神龛前天南地北侃侃而谈。

      于是有一天,当步临风再去的时候,有一个身材颀长穿一袭白衣的白发男子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年幼的步临风却也只是呆愣了一下,旋即恢复正常。猜想这八成就是那位狐仙家神了,不由得抬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眼,便惊为天人。眼前这位狐仙家神的容貌实在是比他见过的美貌女子还要美几分,却透着英气,丝毫女气都无,步临风不由得呆住了。

       “你不怕我?!”那狐仙家神的声音低沉中透着磁性,像是一把上好的古琴在林间回响。

       步临风笑着摇头:“不怕。”

       那狐仙家神打量了他半晌,叹了口气:“你着实聒噪得很。”

       这算是狐仙家神对自己的评价,不是什么好话,却让步临风心底无端升起一丝喜悦。

       时间一久,这位狐仙家神在他面前现身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而其他人却是看不见他的。

       “我叫冷月心。”坐在高高的木棉树上,狐仙家神突然对躺在相邻的树杈上的步临风如是说。

       已经长成翩翩少年郎的步临风,眯着眼看着他:“为什么突然告诉我名字?”但是心里却道:原来狐仙也是有名字的!

      叫冷月心的狐仙,脸上从来都是一片淡漠,此时却微微透露出一丝孩子气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也是有名字的,不叫狐仙,更不叫家神!”

       步临风侧过头,小幅度地点了一下:“我记住了。”

       然后坐起来,看着此时有些孩子气的冷月心,初春的太阳打在他脸上,白皙的皮肤看上去更加通透,抿起的薄唇也镀上了一层温润的光泽。

       “你真好看……”看的愣了神的步临风说着,就那么鬼使神差地在那泛着诱人色泽的唇角上亲了一下。

       冷月心也愣住了,却很快恢复如常,睨了他一眼后看向别处:“你淫心倒是不小。”

      当然,步临风没有忽略他眼底里一闪而过的轻蔑。突然心口像是堵了一颗千斤重的大石头,难受得令他喘不过气,很快地,另一种叫作生气的情绪也占满了心里每一处缝隙,偏偏两者都无处释放。

       他便三两下爬下木棉树,头也不回地走出院子,冷月心看着那有着些许狼狈的背影,出了神。

       步临风与冷月心赌气了,已有小半月没往那供奉家神的院子里跑。步临风为那日冷月心眼底滑过的一丝轻蔑,而家神却真正是端着家神架子的。

       平日里步临风一副清冷之姿,但是姿态却是谦逊温和,这段时日却明显有了脾气,喝着喝着茶,突然就将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扔,背着手往家神院子方向走,到了那也不进去,眯着眼看着从供奉家神那院子里伸过来的木棉树枝干,对不远处打扫的两个家仆招招手:“你俩把这树枝砍了。”两家仆面面相觑,只得照办。这些看在步家人眼里,上上下下也只当是小少爷叛逆期,心情不好。

       这天夜里,他早早地回了房打算就寝。刚脱下外衫搭在屏风上的时候,桌上的烛火摇了摇,步临风眼前一花,冷月心跟着出现在眼前。

       步临风疑惑地看着他,想着这家神莫不是来跟自己道歉,转瞬又一想,没这个可能。这近十年相处下来,他也摸清了些他的脾性,知道这位家神其实骨子里骄傲得很,即使错了,要他放下身段道歉那是万万不可能。

      思至此处,步临风无奈地笑了。却在那一刻,眼前的光线突然暗了,冷月心粗鲁地吻住了他。步临风一下子惊了,用尽全力推开了他,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和惊慌失措。

       冷月心冷冷地一笑,以手背擦了一下唇角:“这个,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出去!”步临风努力维持这最后的风度,握成拳的手掩在袖子里暗暗发抖。

       平日里娇生惯养的步家大少爷,何曾受过此等侮辱?!

       冷月心满是恶意的眼中映着他的影子,唇角带着讥笑往前走了几步逼近步临风:“你真是虚伪,明明想得到我,却端出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真不愧是那个伪君子的后代啊!”

      步临风越发疑惑了,他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家神,有些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冷月心见他露出这种表情,不屑地哼了一声攥着步临风的衣襟,咬牙说道:“你到现在还以为你那位老祖宗很善良正直吗?!呵呵,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现在就告诉你!”

      原来,两百年前,受伤的并非是这位家神,而是步家当时的家主,那位老祖宗。

     冷月心发现误踩了捕兽夹倒在雪地里受伤的人后,替他包扎并好心将他送回金陵。步家家主最初也是出于对恩人的感谢将他留了下来,不想遇到一位从他家门前经过的和尚,察觉到隐藏于此的妖气后告知了家主,并告诉他,可以将他封在宅中,以香火供奉为家神,可保家族繁荣昌盛。最终私心战胜了理智,步家家主给毫无戒心的冷月心喝了一碗降妖符水,那和尚趁机将他收伏,封印于备好的狐狸金像里,从此他便永远也离不开这所宅子。步家家主撰写族谱,留下一个狐仙报恩自愿成为家神的美丽传说。

      自此之后,心里有了信仰觉得有神庇佑的步家真的越来越繁荣了。而冷月心却将日积月累的不甘和孤独慢慢沉淀下来,变成了恨意。所以他时不时出来用被封印后有限的法力吓唬步家的人,可是没人会害怕。当步临风落水时,他是希望他就那么死去的。但是最后,看着那个孩子沉下去,他却冲上去救起了他。

 

      冷月心知道自己原本不应该是这样,不该被仇恨蒙蔽,所以他救了步临风。这些他却没有说出口。

     步临风的眼眶却红了,这样的事实让他很难相信:“我不信……”此刻,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骤然碎裂,迸出的碎片四散开来,随着血液涌向四肢百骸,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你不信是自然,往往人们都被美丽的谎言所蒙蔽而无法接受丑陋的真实,这是人之常情!”他松开手,背过身去。

      “不是这样的……”步临风心里很难受,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无力地跌坐在地,半晌才抬头看着冷月心,问道:“你那个时候希望我死,是真心的吗?你……那么恨步家吗?”

     “……是,我恨你们。”冷月心哽了一下,很快便恢复正常,转身冷冷地反问道:“难道对我做了这种事我还要感谢吗?!”

     看着这么狼狈的步临风,他也于心不忍,可是他却没法去将他扶起来。步临风是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要去承担这个真相。

     “我知道了……”步临风垂下头,声音异常平静,“我累了,你出去吧。”

     冷月心张了张口,最终未发一言,身影在房间里渐渐淡去。

      步临风盯着他刚刚站立的位置盯了好久,直到桌上的蜡烛燃尽,他才反应过来,那位家神早已不在此处了。

…………

      神龛里那尊金色的狐狸塑像静静地立在那里。弯弯的眼睛像是带着嘲讽,连翘起的嘴角都像是带着讥笑。

      步临风深吸了一口气,四下里看了看,见没人在附近,于是从带来的大食盒里拿出一尊金色的狐狸塑像,跟神龛里的比了比,一模一样。然后他将神龛里的那尊拿出来放进食盒,将带来的那个放了进去。

      步临风找了报恩寺里的住持问过了,解除家神,只需要打碎家神塑像,将里面的封印符纸取出来烧掉即可。

      看着那堆金色碎块里的红色锦袋,步临风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将里面那折得整整齐齐用朱砂画了咒印的黄色符纸取了出来。

      他就要再也见不到冷月心了。

      可是冷月心是恨他的,也应该恨他。 原本步家欠了他,却还要他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传闻被束缚两百年……设身处地地想想,他也会恨的。可是,痛恨步家的冷月心却救了步临风。

      “我来还你自由……”步临风闭上眼,心一横,将那符纸丢进了神龛前烧着的火盆里。红色的火舌迅速舔着那符纸,眨眼间便烧成了灰烬。从那灰烬里腾起一阵白烟,又立刻聚拢,形成了冷月心的模样。

      悬浮在空中的冷月心不可置信地看着步临风,步临风也看着他。

      半晌,冷月心才动了动,转身朝着与步家相反的方向,又似是想到什么,突然回过头来,对着步临风:“谢谢你!”

      一阵风刮过,冷月心刚刚停留的地方只留下一抹淡淡的轻云。

     步临风盯着那片云,直到它消散,才慢悠悠地回府。

      转眼步临风已过弱冠之年,眼瞅着城西檀家与步临风同龄的面瘫小子檀无心都娶了媳妇,而步临风用各种千奇百怪的花样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上门相亲的姑娘。步临风他娘再也坐不住了。

      步临风正坐在他那院子前的花园凉亭里,沏了壶茶,独自品着。远远地看着他娘迈过拱门,直奔他而来。

      步临风头疼不已。而步夫人过来直奔主题,揪着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问他为何那么多姑娘他一个都没看上。步临风很尴尬,只好以不合适为由搪塞她。步夫人跟着他爹走南闯北什么事没听说过,眼神一转,锐利得如同一把小刀,幽幽地说道:“告诉为娘,你不是有隐疾?”

      “什么隐疾?!”步临风眉心直跳。

      “就是,那方面的。”步夫人故意压低了声音。

      “娘!”步临风也突然明白过来,脸一下子红了,“孩儿好得很!”

      “哦!”步夫人低头若有所思,“那是看上哪家公子了?!”

      被一语道破心事的步临风噎了一下,摇了摇头。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不管了,打今儿起再有来说媒的,不论男女,你都得成亲!”步夫人撂下狠话迈着碎步离开了。留下步临风一人抚额犯愁。

      断袖分桃之事自古有之,传至今日,更有两男子通婚之说,步夫人跟着步临风他爹走南闯北阅历丰富,如今步临风早已到了该论婚嫁的年龄,她这个做娘的左右揣测,也是看开了,只要步临风开心,是男子又如何。

      只是打这之后,像是商量好一般,金陵城方圆百里却无一媒人上门说媒。这可愁坏了步夫人,步临风却躲着偷乐。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到了冬天。天上飞起鹅毛大雪,香炉里插着上好的线香,缭绕的烟雾里,步临风看着神龛里的狐狸塑像愣了神。

       已经过去三个秋冬了,步家只道家神也有累的时候,再也不出来吓人了。除了步临风,没人知道,步家家神再也不会回来了。

       “叩叩叩”步家大门外响起了不疾不徐的三声叩门环的声音,家丁打开门,穿着一身红衣的媒人笑盈盈上前一步,家丁连忙跑进去通报。

       来提亲的据说是城北冷家。这冷家说来奇怪,一夜之间像是突然冒出来般,人们在第二天发现城北多了间大宅子,宅门外挂着冷府的匾额,也无人知道这冷府的主人是谁。这事被传了大半个月也就淡去了。不曾想在这大雪天里居然跑到步府来提亲了。

       步老爷跟步夫人脸上挂着笑,送走了媒人,临走前,步夫人将一个红包塞进了媒人的袖子里。

步临风从后面来到前厅,脸色不悦。

      步夫人却乐开了花:“这下好了,日子都定了,下个月初八,良辰吉日,你与城北冷公子完婚!”

      “冷公子?!”步临风闻言一怔,为何也姓冷?难道…………

       他娘又说了什么,他却一句没听进去。

       身侧一阵微弱的冷风刮过,有个声音贴着他耳侧,柔声说道:“我回来了~”。那声音像低沉又有磁性,像上好的古琴在山林间回响。

      步临风嘴角微微扬起。

 

       金陵城内,鞭炮声一直从城东响到城北,红色的迎亲队伍吹着唢呐将大红花轿停放在冷府门口,一系列繁琐的礼节后,步临风坐在了铺着大红色被褥的床上,一切都像是在做梦……直到同样身着大红喜服的冷月心走到他跟前,双手搭上他的肩,声音轻柔魅惑:“高兴吗?”

      步临风却又一次红了眼眶:“你为何……”你为何又回来了?!这句话始终没有问出口,眼前的人眉眼如初,他对他的那些未曾表达的情愫如江水翻涌,呼之欲出。

       “我也喜欢你啊!”冷月心将他拥入怀中“我喜欢你。”像是怕步临风没听见般又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谁喜欢你了?!”步临风一下子就炸毛了,退开几步,红着眼眶紧紧盯着眼前之人。

       冷月心笑了笑:“好,你不喜欢我,是我喜欢你,嗯?”

       “哗啦!”一声,步临风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决堤而出,冲得他头脑一片空白。待他反应过来,冷月心已将他揽入怀中,一双手臂紧紧的抱住他,生怕他飞了一般。

       “你,你这臭狐狸,本事不大,淫心倒不小!”步临风推了几下没推开,气急败坏地用力在冷月心肩上锤了几拳。

       “嗯,是是是……”冷月心忙点头,突然反应过来步临风这是在报仇啊,一只手往他腰上一搂,道:“嗯???本事不大???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说完不等步临风反应过来,吻上他的唇……

       门外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室内,大红的纱帐缓缓落下,掩盖了一室的旖旎…… 

ン栖瓷辞゛

【倩女网游】4 比武招亲引起的惨案

    她今天為了一個不熟悉的陌生人罵了同幫的人……

    如此想來,便不禁有些愧疚。

    【隊伍】﹝陶未染.゛﹞你剛剛說回你什麼?

    小矮子腦袋上的小氣泡停頓了下,又開始咕嚕咕嚕冒了起來。

    【隊伍】﹝こ.瀲悠﹞哪件好看?

    喔!原來是問她哪件時裝好看呀!

    那必須是風沐鶯呀...

    她今天為了一個不熟悉的陌生人罵了同幫的人……

    如此想來,便不禁有些愧疚。

    【隊伍】﹝陶未染.゛﹞你剛剛說回你什麼?

    小矮子腦袋上的小氣泡停頓了下,又開始咕嚕咕嚕冒了起來。

    【隊伍】﹝こ.瀲悠﹞哪件好看?

    喔!原來是問她哪件時裝好看呀!

    那必須是風沐鶯呀!風沐鶯可是她心水了好久的時裝!!

    【隊伍】﹝陶未染.゛﹞風沐鶯!!

    【隊伍】﹝こ.瀲悠﹞看來你沒瞎。

    陶染:……所以這意思是,如果她回答了其他兩件,她就是瞎囉?

    陶染覺得她不能跟一個軟妹子計較,更何況還是剛剛幫了自己的軟妹子。

    (emmm……陶染小姐姐你是不是忘了,能刷那種喇叭的會是軟妹子?)

    【隊伍】﹝こ.瀲悠﹞南橘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隊伍】﹝こ.瀲悠﹞她就是嘴賤欠奪魂。

    【隊伍】﹝陶未染.゛﹞沒事啦,我跟她又不熟。

    【隊伍】﹝陶未染.゛﹞話說,你怎麼加我好友?

    【隊伍】﹝こ.瀲悠﹞沒什麼,看你順眼。

    她知道她長得很好看……但怎麼從這軟妹子口中說出來,她莫名覺得她的順眼不等於好看……

    【隊伍】﹝こ.瀲悠﹞我覺得你身上的鶴鳴九臬配福鼠笑應該挺好看的,就覺得你有一點審美,所以就喊了你幫我看看哪件時裝好看。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他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隊伍】﹝こ.瀲悠﹞那這件配貓耳朵呢?

    【隊伍】﹝陶未染.゛﹞不好,配鹿頭應該好看點。

    【隊伍】﹝こ.瀲悠﹞這樣?

    【隊伍】﹝陶未染.゛﹞不錯!

    【隊伍】﹝こ.瀲悠﹞那這件配這個好看麼?

    【隊伍】﹝陶未染.゛﹞還可以的。

    ……


ン栖瓷辞゛

【倩女网游】3 比武招亲引起的惨案

    陶染繼續???

    她細細的把這個喇叭看了幾遍。朝歌,嗯,她的幫會,陶未染.゛,喔她遊戲名稱叫陶未染.゛。

    現實金主?WHAT??她什麼時候有金主了她怎麼不知道??舔別人老公?什麼鬼喔?

    總結,這個南橘=傻13+嘴賤+造謠巴拉巴拉……

    被人莫名其妙的汙辱性刷了喇叭,陶染怎麼可能不會不爽?她又不是小說的聖母!...


    陶染繼續???

    她細細的把這個喇叭看了幾遍。朝歌,嗯,她的幫會,陶未染.゛,喔她遊戲名稱叫陶未染.゛。

    現實金主?WHAT??她什麼時候有金主了她怎麼不知道??舔別人老公?什麼鬼喔?

    總結,這個南橘=傻13+嘴賤+造謠巴拉巴拉……

    被人莫名其妙的汙辱性刷了喇叭,陶染怎麼可能不會不爽?她又不是小說的聖母!

    正當她努力搜索腦袋詞典,準備發一個喇叭反噴回去時……

    【世界】﹝こ.瀲悠﹞(大喇叭)那麼喜歡造謠?你有病?滾下去!

    哇!!陶染閃著星星眼!隔著一個螢幕,都無法阻擋她對軟妹子的崇拜之情!

    矮矮的身子!但說出來的話卻氣勢兩米八啊!實在是……太可愛了!!!

    不過她也發現了,這個南橘估計是北枳的前俠侶,南橘北枳嘛!情侶名。

    至於為何是前俠侶?因為偃師的資訊上是沒有家園的,家譜上俠侶的地方也是空空如也。

    雖說遊戲已經不是俠侶了,但想到南橘剛剛發的老公字眼,想必他們應該有可能是現實男女朋友。

    如此想到,陶染也決定發個喇叭澄清一下,雖說南橘已經被瀲悠兩米八的氣勢壓了下去……

    【世界】﹝陶未染.゛﹞(小喇叭)抱歉那位南橘妹子,我只不過是看那個偃師比武招親沒人報名,幫他暖下場子而已,更何況,我跟你認識嘛?我怎麼不知道我需要金主這玩意?(微笑)

    發完了喇叭,陶染全身舒暢的不得了伸了個懶腰,便將目光移向身旁的小矮子,小矮子腦袋上的小氣泡冒個不停,她突然想起!小矮子似乎跟那個南橘是同個幫會的?


月裳

一个假如见到萌新时期自己的脑洞

_(:τ」∠)_

嗯,果然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一个假如见到萌新时期自己的脑洞

_(:τ」∠)_

嗯,果然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月裳

———— 是能赐予好运的粉色萤火❤️

———— 是能赐予好运的粉色萤火❤️

予酒酒

【故事贴】对你何止是喜欢1

在玩倩女的第五个年头,身边的亲友都A的差不多后,姜淼被一个五级乙级大帮的帮主给捡回了家。

  帮主叫九霄,是个胸一甩,奶四海的奶妈。

  虽然名字听起来,糙了些。

  

  但是个货真价实的妹子。

  声音还特甜。

  

  她的侠侣是个玩丑甲的战甲大佬,和九霄勉强算是情侣名,九州。

  

  虽然私底下,他们都觉得九霄和九州更像是兄弟名。

  

  ——

  

  可这并不妨碍九霄和九州两人秀恩爱。

  他们也算是这个区里面比较出名的情侣。

  

  这个出名,得益于九霄每晚一个上线喇叭,一个下线晚安喇叭。

  

  姜淼从挂机中回过神时,九霄的晚安喇叭已...

在玩倩女的第五个年头,身边的亲友都A的差不多后,姜淼被一个五级乙级大帮的帮主给捡回了家。

  帮主叫九霄,是个胸一甩,奶四海的奶妈。

  虽然名字听起来,糙了些。

  

  但是个货真价实的妹子。

  声音还特甜。

  

  她的侠侣是个玩丑甲的战甲大佬,和九霄勉强算是情侣名,九州。

  

  虽然私底下,他们都觉得九霄和九州更像是兄弟名。

  

  ——

  

  可这并不妨碍九霄和九州两人秀恩爱。

  他们也算是这个区里面比较出名的情侣。

  

  这个出名,得益于九霄每晚一个上线喇叭,一个下线晚安喇叭。

  

  姜淼从挂机中回过神时,九霄的晚安喇叭已经高高飘起。

  紧接着,她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上面正显示着,22:37。

  

  还挺早。

  姜淼心想。

  

  她打开好友列表,顺手给九霄发了个晚安后,就跳上坐骑,用飞行棋飞去杭州,准备趁着最后一点时间跑个商侩。

  

  姜淼跑商侩有个习惯。

  她习惯一边跑一边找综艺或者电视剧来看。

  

  所以当她接了商侩任务后,顺手将综艺给调出来后,正要开始她的跑商大业时,好友列表突然就亮了。

  

  ——

  

  按照以往的习惯来看,这个时候是不应该有人找她才对。

  毕竟她好友列表的里面的大多数名字都已经暗下去不说,后面还能跟着小小的归字。

  

  至于现在能亮起的名字。

  除了一个说得上话的九霄,就是杂七杂八做交易加的。

  

  换而言之,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姜淼还是好奇的。

  她一边听着综艺里哈哈的笑声,一边将消息点开。

  

  是个陌生人发生的消息。

  上面有且只有短短一句话——

  

  “请问,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这年头,这游戏,还有萌新吗?

  

  抱着这样的念头,姜淼点开了这人的资料。

  

  一个小奶妹,同职业,47级,名字也十分可爱。

  冉冉。

  

  秉承着以后游戏就有人陪玩陪聊陪挂机的心态,姜淼很快就回了句——

  “好~”

  

  冉冉那边回了个可可爱爱的表情。

  姜淼继续发消息:“我还在跑商侩,等一等哦!”

  

  商侩已经快结束,姜淼顺手就将小奶妈组进了队。

  

  冉冉有些安静,进队后一言不发的就开始挂机。

  姜淼也不是话多的,也觉得这样的状态还挺好。

  

  她很快就交了任务,花了一万银两传送到冉冉身边,然后领着去收徒拜师。

  

  一切做完后,姜淼突然就将称号换成了“冉冉之师。”

  

  【队伍】星河清梦:小徒弟,你任务做了吗?

  【队伍】冉冉:还没。

  【队伍】星河清梦:那里等等我哦。

  

  姜淼换了个异人上来,也懒得喊人,自己又开了几个小号,先给人喂了几本经验书,然后就拖到了湖中屋的门口。

  

  说起来,她已经有好几年没刷过这玩意,突然间,她觉得自己有些紧张。

  

  姜淼带人进去,从湖中屋刷到桃花,再从桃花刷到布袋。

  大概是刚刚收徒的兴奋,她还带人去刷了青蛙。

  

  刷完后,姜淼有些累得放下手中的鼠标。

  本想着让小徒弟去睡觉,谁知道小徒弟比她还懂的说了句。

  

  【队伍】冉冉:师傅能带我去刷秋江吗?

  

  伪大号真小白的姜淼忍不住,问了句:“什么是秋江?”

  

  【队伍】冉冉:……师傅没打过?

  【队伍】星河清梦:对不起,我没。

  

  冉冉给她分享了一个问题。

  

  姜淼看完后,有些羞愧的领着跑去了秋江的入口。

  【队伍】星河清梦:小徒弟,你其实不是萌新吧。

  【队伍】冉冉:不是。

  

  姜淼带着进去,全程坐骑都不下的刷完后,才继续和冉冉继续刚才的问题。

  【队伍】星河清梦:那你之前在哪个区呀?

  【队伍】冉冉:转二。

  

  姜淼回了一句:“噢。”

  将人带出去后,已经十二点过。

  

  姜淼又弄了几本经验书给她。

  

  


月裳

花灯节

伴随着小年气息,金陵城也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花灯节。

冷月心收起琴,从魅香楼里缓缓向朱雀桥行去,听闻芸娘最喜人间的花灯,所以每逢花灯节的时候月心都一定会去。

一路也想起了诸多的事情,恍过神来,他停住了脚。

「是…梦言」

“杨姑娘,好巧。”

“冷公子”梦言转身,向面前的人儿微微施礼。今天的她也是一袭红衣,只是多了几分寻常女孩子般的温婉之气。

「此刻,能这样站在你旁边也好」

“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的样子很奇怪?”

“无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看了一眼便签,这个小脑洞记录于2019.1.29】

伴随着小年气息,金陵城也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花灯节。

冷月心收起琴,从魅香楼里缓缓向朱雀桥行去,听闻芸娘最喜人间的花灯,所以每逢花灯节的时候月心都一定会去。

一路也想起了诸多的事情,恍过神来,他停住了脚。

「是…梦言」

“杨姑娘,好巧。”

“冷公子”梦言转身,向面前的人儿微微施礼。今天的她也是一袭红衣,只是多了几分寻常女孩子般的温婉之气。

「此刻,能这样站在你旁边也好」

“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的样子很奇怪?”

“无妨”




【看了一眼便签,这个小脑洞记录于2019.1.29】

ン栖瓷辞゛

【倩女网游】2 比武招亲引起的惨案

    队伍里的红毛偃迟迟未回复,陶染不禁蹙眉,怎么可以不搭理女孩子说话呢!软妹子会不会很难过?

    正打算说点什么,只见某个“软妹子”泛着无敌金圈,矮矮的一只站立在她的身旁。

    而队长的图示也出现在了陶染脑阔上。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加自己好友,也不知道拉她进队是何意,但这根本阻止不了陶染对小画萝的喜爱之情!!

    想她当初就是玩矮子起家的!玩了好几年,突然觉得不能...

    队伍里的红毛偃迟迟未回复,陶染不禁蹙眉,怎么可以不搭理女孩子说话呢!软妹子会不会很难过?

    正打算说点什么,只见某个“软妹子”泛着无敌金圈,矮矮的一只站立在她的身旁。

    而队长的图示也出现在了陶染脑阔上。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加自己好友,也不知道拉她进队是何意,但这根本阻止不了陶染对小画萝的喜爱之情!!

    想她当初就是玩矮子起家的!玩了好几年,突然觉得不能给自己加血很痛苦,就换了个奶妹号,心里舍不得矮子,所以就把自己的小号异人转成了矮子。

        看着那只还没她的龙三分之一高的小矮子,陶染慈祥的看着她,点着小矮子,情不自禁的将她抱了起来!!!

    陶染内心的小人在疯狂尖叫!!!

    太TM可爱了~

    腾空被抱起的小矮子沉默着未发一语。

    但也只是一瞬。

    【队伍】﹝こ.潋悠﹞?

    看着那个问号,陶染不禁有点小尴尬,莫名其妙的把人家公主抱什么的……

    于是她将小矮子放了下来。

    【队伍】﹝こ.潋悠﹞?

    小矮子在陶染身旁转了圈,同时还点着陶染的脑袋。

    【队伍】﹝陶未染.゛﹞?

    人家都知道自己没有在挂机了,如果不回句话,感觉不是很有礼貌,陶染如此想到。

    【队伍】﹝こ.潋悠﹞你还没回我。

    陶染:???

    她不是回了一个问号了嘛?难道还漏了哪一句了嘛?陶染默默的往回翻聊天记录,就在这时,天空飘起来一道喇叭!

    【世界】﹝こ.南橘﹞(大喇叭)朝歌的陶未染.゛真够不要脸的!怎么?现实的金主没满足你?跑来舔别人老公?真是贱!

ン栖瓷辞゛

【倩女网游】1 比武招亲引起的惨案

    如题。

    陶染小可爱报名了一个偃师的比武招亲,然后被刷了问候喇叭,全程一脸懵逼。

    事情是这样的……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陶染看见了一个名叫﹝こ.北枳﹞的帅偃发起了比武招亲。

    眼见距离帅偃发起招亲已过了三十分钟依旧没人报名,陶染不免有些同情这名偃师,作为倩女颜值担当之一的帅偃竟然没有姑娘要。(陶染单方面认为)...


    如题。

    陶染小可爱报名了一个偃师的比武招亲,然后被刷了问候喇叭,全程一脸懵逼。

    事情是这样的……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陶染看见了一个名叫﹝こ.北枳﹞的帅偃发起了比武招亲。

    眼见距离帅偃发起招亲已过了三十分钟依旧没人报名,陶染不免有些同情这名偃师,作为倩女颜值担当之一的帅偃竟然没有姑娘要。(陶染单方面认为)

    于是她骑着心水的云龙天马去了金陵,找到了媒婆!

    媒婆:比武招亲得佳配,珠联璧会铸良缘。小姐荳蔻年华,可是想来我这儿寻一段良缘?

    陶染:正是正是,我想参加比武招亲,寻得良人归。

    媒婆:需要准备28888两,你可愿意?

    陶未染.゛姑娘巴拉巴拉,现下报名参加了こ.北枳公子的比武招亲……

    然后,故事开始了。

    系统:こ.潋悠加你为好友。

    陶染点了添加好友。

    こ.潋悠邀请你加入队伍。

    陶染懵逼确定。

    刚进队伍,陶染就有种想退队的念想。

    因为她报名的比武招亲帅偃就在队伍里面。

    这是一个有点小尴尬的场面,此时潋悠开口了。

    【队伍】﹝こ.潋悠﹞〈风沐莺(商)〉〈曼陀罗华〉〈竹青瑶(商)〉

    陶染继续一脸懵逼,但默默看了看偃师跟潋悠的同格式,下意识的认为跟她没关系。

    于是继续装挂机。

    装挂机的同一时间,顺便点开了查看这两个大佬的装备。

    潋悠是个5+4的紫光小矮子,脑阔上戴着猫耳朵看起来特别软萌可爱!

    帅偃是个3级肾+4级识本心的红光,时装头饰嘛……好吧这搭配,作为一个外貌主义者表示:有点不OK。

    果然软妹子都比较厉害!


金风镖主陆少临

【公子景x原创女主】平行线上的相交线 6

百鬼斋荒废多久了?公子景不记得了。似乎从他在昆仑山住下的时候就已经没在那呆了,可宋晓是如何知道的?

告别慕容紫英,公子景来到西湖边上的百鬼斋,那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荒凉,反而被宋晓打理得井井有条,甚至后院的那片茶园也被重新种植了起来。宋晓依旧会用剑来采茶,不过由于不会炒茶采下的茶基本都被她撒到茶园“化作春泥更护花”去了。

“宋……晓?”

“小景?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几天就来吗?怎么过去几年了才来?”宋晓见到公子景很是惊喜,却又对公子景消失几年表示担忧,“这几年你去哪儿了?我找了很多地方,东海也去过了,可是哪儿也找不到你,只好又回来了。你的龙井我也不会种,只好每天浇个水,有冒头的叶子就将它们...

百鬼斋荒废多久了?公子景不记得了。似乎从他在昆仑山住下的时候就已经没在那呆了,可宋晓是如何知道的?

告别慕容紫英,公子景来到西湖边上的百鬼斋,那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荒凉,反而被宋晓打理得井井有条,甚至后院的那片茶园也被重新种植了起来。宋晓依旧会用剑来采茶,不过由于不会炒茶采下的茶基本都被她撒到茶园“化作春泥更护花”去了。

“宋……晓?”

“小景?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几天就来吗?怎么过去几年了才来?”宋晓见到公子景很是惊喜,却又对公子景消失几年表示担忧,“这几年你去哪儿了?我找了很多地方,东海也去过了,可是哪儿也找不到你,只好又回来了。你的龙井我也不会种,只好每天浇个水,有冒头的叶子就将它们掐掉。想着等公子景回来茶园总还能恢复。

“宋晓……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啊?”

“你……在昆仑山的时候……被一个蓝盒子给……给带走了。”公子景看着眼前的宋晓,确实是他熟悉的那个宋晓,可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昆仑山?我从没去过……等一下,你说昆仑山?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听着公子景讲述他们在昆仑山初遇,之后她又命陨在那,最后被一个金发碧眼长相怪异的男子带进了一个蓝盒子中,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在那之后……已过了百年。”

“百……年?原来……是这样么。”宋晓抬手掐算,告诉公子景她现在回来了。


宋晓回来了,对公子景来说确是个好消息,老凤凰从昆仑山讨茶叶变成了来百鬼斋讨,不过公子景喜欢让茶叶遵循自己的规律,并没像老凤凰那样用发法术维系着他的十里桃林,是以当季的新茶还未发芽,老凤凰想喝只能等到来年。

老凤凰来了,慕容紫英与重楼也来了,自然也看出了端倪。宋晓还是那个宋晓,可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她不知道昆仑山的一切,却知道关于他们的过往。

“慕容公子,这是海底峡谷中生长的仙草,将它的叶子含在口中,可在海底自由行走,无惧海底的压迫感。”宋晓递给慕容紫英一株仙草,说能帮他去东海救人,并告知三月后东海旋涡活动变弱,届时可潜入海底救人。

慕容紫英谢过宋晓,当问及从何处取得时,宋晓只说是无意中在海底取得的,再细问下去就只是笑笑。

“反正它自己长在海底,谁摘到就是谁的,没人规定我不能去摘啊。”

重楼觉得宋晓说的有道理,慕容紫英皱着眉并不赞成宋晓的做法,却也只说了句“胡闹”。

几人的相聚从昆仑山改成了百鬼斋,不过作为自己的地盘,公子景对自己的茶园爱惜得很,断不可能同意他们在此喝酒。重楼的魔界倒是个好去处,然而瘴气太重,宋晓呆不久。而慕容紫英不是在铸剑就是在铸剑的路上,以前有公子景在还能招待一番,现在公子景搬到了百鬼斋,他们若再去昆仑山,恐怕就只有对着皑皑白雪学着人间文人雅士赋诗去了。于是众人将目光投向了老凤凰的十里桃林,不仅有成片的桃林,还有桃花酿。



宋晓回来,最高兴的莫过于公子景。虽然宋晓说话变得奇怪,也不知道他们在昆仑山上的事情,可那又怎样?至少眼前这个确实是他的宋晓,她回来了。

有了公子景的照顾,茶园的茶叶比宋晓胡乱打理的时候生长得要好得多。当然宋晓也学会了炒茶,无事的时候搭了间茶棚,将公子景炒制的龙井茶卖给周围的百姓,小铺子很快在周边闻名。虽然只有龙井茶,却也不妨有人千里来寻茶。宋晓索性开始卖糕点,同公子景过起了凡人的生活。不过公子景只管茶叶,宋晓也无心打理茶棚,思来想去,宋晓索性将茶叶放入小罐中,每日限量供应,没了就没了。

“你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吗?”

“比起曾经的东奔西跑,这样的日子确实让人向往。”

“你以前……常常东奔西跑?”自他同宋晓相识,公子景就没见她离开过昆仑山。

“用凡间的话来说……浪迹江湖?”宋晓指挥着山野精灵让他们收拾百鬼斋,再用水咒将屋内清洗一番,房屋瞬间变得整洁亮堂。

“宋晓,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明明……”

“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可是小景,我确实是宋晓,是你……捡到我的,也是你……救了我的命。时间会修复这一切,它会让这一切浮出水面的。小景,如果有一天……“

“没有如果,”公子景抱住她,“回来了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了。”找了她百年,好不容易将人盼回来了。公子景这才发现,原来她早已被他刻在了记忆深处。他一个人在世间飘零得够久了,现在,想停下来了。




————————————————————————————

之前打在手机上,然后手机卡了,接着整篇都卡没了,本来被关了快半个月已经开始发疯的我……加速了发疯的速度……

倩女只玩过一点点,不知道百鬼斋的具体位置,之所以设定在西湖边嘛……既然是龙井茶,当然是要生在西湖边才行。(狮峰龙井:对不起我不生在西湖边。陆:你闭嘴!)

月裳

「心有江湖梦」

———— 红衣女刀客与迭代后的小白马

「心有江湖梦」

———— 红衣女刀客与迭代后的小白马

月裳

夜游长安

———— 用cg质感的方式打开蔓轻罗

夜游长安

———— 用cg质感的方式打开蔓轻罗

月裳

用千帐明灯给家园里的NPC们布置了一场灯会,所以有了以下的脑洞xd

用千帐明灯给家园里的NPC们布置了一场灯会,所以有了以下的脑洞xd

ン栖瓷辞゛

番外二【心动的刹那,是你拥着我。】(倩女网游故事贴)

    A市的冬天总是特别寒冷,尤其是对于肆卿这种天生怕冷的娇弱女孩,感觉更甚。

    吹了吹自己被冻得发红的手,正想将手套重新戴上,但余光撇到不远处站立的少年,肆卿显然有个好主意。

    踏着小步伐来到了少年身后,踮起脚跟,将自己的双手自背后钻进少年口罩下,轻轻贴着他温暖白皙的脸颊。

    手下的触感令肆卿不由心里暗呼:卧槽卧槽!好软!

    少年身形微顿,默不作声的把手机塞进大衣口袋。...

    A市的冬天总是特别寒冷,尤其是对于肆卿这种天生怕冷的娇弱女孩,感觉更甚。

    吹了吹自己被冻得发红的手,正想将手套重新戴上,但余光撇到不远处站立的少年,肆卿显然有个好主意。

    踏着小步伐来到了少年身后,踮起脚跟,将自己的双手自背后钻进少年口罩下,轻轻贴着他温暖白皙的脸颊。

    手下的触感令肆卿不由心里暗呼:卧槽卧槽!好软!

    少年身形微顿,默不作声的把手机塞进大衣口袋。

    将女孩调皮的双手自他脸上扒开,轻巧带到眼前。

    面前的双手白皙透明的漂亮,大概只有他的手掌三分之一大,十指指尖上的小指甲粉粉嫩嫩的,如春天的樱花瓣般可爱,但温度却很是冰凉。

    隔着口罩布料,轻轻的吻着那白皙的柔荑,更是不忘指尖上的粉嫩。

    肆卿:……

    这家伙大概不知道他这模样有多像变态……

    

    「我觉得你该放下我的手了,」肆卿顿了顿,继续道:「我的脚尖撑不太住……」

    总算将自己的小手从某变态手中救了回来。

    少年转过身来,轻松拎起她背后的双肩包,那双潋滟却又淡漠的桃花眸望向了她,再看看他伸出的那只手,肆卿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当即扑了上去,牵着郁小朋友的小手,上了开往幼儿园的车(?)。

    边走,肆卿边道:「我怀疑你剖开来是个变态!还是个有恋手癖的变态!」这个吻她手指的行为可不是第一次了!

    郁宁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但眸中暗含着委屈。

    显然肆卿也看见了,怕是没人喜欢被女朋友说成变态吧,她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

    「为什么要剖开我?」

    肆卿:……

    原来他的关注点在这里……

    「我没有恋手癖,我只是,恋你的所有。」


ン栖瓷辞゛

番外一【心动的刹那,是你拥着我。】(倩女网游故事贴)

    高冷淡漠,这是他人对他的诠释。

    他也这么认为,自己是一个这样的人。

    但,从未想过有一天,人生中会出现那么一个人,甜甜的说他可爱。

    也许从那时,便已沦陷。

    又或许,这就是缘分。

    他不清楚,只知道,他只想紧紧抓住这人生中的瑰宝。


    看着那人给...

    高冷淡漠,这是他人对他的诠释。

    他也这么认为,自己是一个这样的人。

    但,从未想过有一天,人生中会出现那么一个人,甜甜的说他可爱。

    也许从那时,便已沦陷。

    又或许,这就是缘分。

    他不清楚,只知道,他只想紧紧抓住这人生中的瑰宝。

 

    看着那人给他发来的讯息,少年微微垂眸,纤长的羽睫遮挡住他漆黑的瞳眸,令人看不清眼底神色。

    ﹝肆花沏年ソ﹞:宁宁!我给你找了个小师妹哇!!

    郁宁指尖微颤,却始终未能够打出一个字。

    为什么……不能只有他呢?为什么,要有其他人?

    ﹝肆花沏年ソ﹞:唉,但你这小师妹……

    清冷的少年冷冷的瞥了眼,别扭的不想理她。

    ﹝肆花沏年ソ﹞:算了…要是每个徒弟都跟你一样乖巧可爱,我做梦都能笑哭哎~

    他微愣,随即颊上泛起淡淡的薄红,却仍然未给对方回覆。

    没有人会比他乖巧可爱的,所以,只要他好不好?他在心里低低询问。

 

    他享受她在的时候,无论是气的他不想理她,又或是对方无意识的撩,他都喜欢,很喜欢。

    本来嗤之以鼻的装萌新跟卖萌,在她眼前,发挥的淋漓尽致。

    但,若有一天她不见了呢?

    起初只是几天,他虽是失落,也却不曾相信,她,是真的不见了。

    可,若是几个礼拜呢?

    一瞬间的心慌,占据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真的不求太多!他只想,陪在她身边,仅此。

    

    最后,他彻底与这初次与她相识的区告别,将近一年的时间,游遍了转一至转五。

    或许是潜意识这么告诉他,又或是他固执的相信,她是那么的热爱这个游戏,定然不会草草永别。

    而在许久之后,他十分庆幸,自己当时的固执。

    在看到世界上那熟悉的名字,他便清楚的知晓了:他,找到她了。

    他从未怨怼过她,他只是庆幸,他找到了她。


ン栖瓷辞゛

迟到的前言【心动的刹那,是你拥着我。】(倩女网游故事贴)

1.文笔不OK勿喷(可怜兮兮

2.一切纯属幻想!

3.此篇作者百度倩女ol吧也有发

1.文笔不OK勿喷(可怜兮兮

2.一切纯属幻想!

3.此篇作者百度倩女ol吧也有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