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兰

682.1万浏览    14157参与
待你长发及腰我就咔嚓一刀

从园子的视角磕新兰

大家好,又是我

今天我要搞事情

从八婆铃木园子视角下的高中新兰会是怎么样的

肯定要助攻

高二新兰

新一已表白,未交往

微ooc

私设无组织

----------分界线---------

1/*


大家好,我就叫铃木园子,没错,我就是小兰和那个推理狂的电灯炮,哦不,是青梅竹马


老实说,电灯炮三字是人间真实


小兰、推理狂、我三人是幼驯染,他们俩个人从小就喜欢在一起亲亲我我


推理狂这个人不会还有人不认识吧,他叫工藤新一长的……就那样吧,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喜欢他,成绩……上课天天不听讲,考试却科科满分,还会拉小提琴,听他说他那个智商天花板的老爸在夏威夷教会...

大家好,又是我

今天我要搞事情

从八婆铃木园子视角下的高中新兰会是怎么样的

肯定要助攻

高二新兰

新一已表白,未交往

微ooc

私设无组织

----------分界线---------

1/*


大家好,我就叫铃木园子,没错,我就是小兰和那个推理狂的电灯炮,哦不,是青梅竹马


老实说,电灯炮三字是人间真实


小兰、推理狂、我三人是幼驯染,他们俩个人从小就喜欢在一起亲亲我我


推理狂这个人不会还有人不认识吧,他叫工藤新一长的……就那样吧,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喜欢他,成绩……上课天天不听讲,考试却科科满分,还会拉小提琴,听他说他那个智商天花板的老爸在夏威夷教会了他开飞机、开车、开船、射击……总而言之,除了唱歌,其它好像都会,听过他唱歌的人都会崩溃,真的,他就一音痴,不过他竟然有绝对音感!?什么神奇的组合……


虽然他智商高,被誉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但是他的情商还不及基德大人的百分之一,哦哈哈哈——


小兰就不用说了,简直就是美若天仙,貌美如花,文武双全,如同天仙下凡的女子


小兰:诶园子,你什么时候学了那么多成语,我记得你国语不咋的啊?


园子:……


总而言之,外表虽然不是很美丽,但只要有cp就磕的园子大人,新兰粉头永远只有我一个!


柯南:版权费了解一下,你又不是交不起


园子:滚!


柯南:呵呵


2/*


今天,小兰和新一君又一起来上学了,可恶,竟然不叫上园子大人我,新一君那个臭小子


所以,我准备上前好好调侃一下更他们夫妇俩


“诶呀呀,我们的模范夫妻又一起上学了啊”


“走开了园子,什么夫妻子啊!”看见小兰的脸红的直冒气,我明白我的计谋得逞了


“诶呀小兰,新一看可没有反驳哦”


“讨厌啦园子!”小兰说完就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头虽然一直低着但什么小动作都逃不过我园子大人的眼睛,果然!小兰虽然一直低看头对但眼睛却不停的瞄向新一君


真是的,这两个人一点儿也不坦诚,一个害羞,一个傲骄……新一君也真是,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交往,一点也不主动,是明明眼睛里柔情似水,干什么都想着小兰,却不表白,你是想要小兰占了主动权吗?


既然这样,我就来帮帮你俩吧


“喂!八婆,你笑的好猥琐啊!”


“工藤新一!你才八婆!”


3/*


放学之后,我突然想起来学校要开学园祭了,我们班有一个演出在最后一天,于是我把全班都留了下来


“停,都别动,咱下星期一看就是学园祭了,我们班需要友情出演一下,剧本我已经写好了,就差演员了”我和新兰团副团长中道对视了一下,中道马上领悟,一脸猥琐开始带节奏


“工藤夫妇一票”


“工藤夫妇二票”


“工藤夫妇三票”


“工藤夫……”


当事人....当事人脸已经开可以烤饼吃了哈哈哈……不愧是我园子大人哈哈哈——


“什么夫妇啊,闭嘴了!”小兰大声吼着我,不过对我没用哦


“哦哦小兰,我又没谁和工藤君是夫妻,默认了?”我说完,又戏谑的看向小兰挑了挑眉毛


我想此时的小兰和新一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行了!就你俩了!你俩留下,其它人散了都散了啊!”


4/*


“啊!园子!怎么还有吻戏啊!”小兰和新一群同时叫到呵呵,是我预期的结果


“拜托,人家可是骑士和公主诶,骑士和公主比公主和王子还配啊,想想,在城堡门前,公主与骑士拥吻……”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做成捧花状,打量着眼前这两个脸红的不行的小人


“什么啊,要找去找秋野同学和会津吧!他俩才是情侣!”


新一君真是的,我帮他他却不领情,如果我不助攻的话,我家兰就不会在和新一……这是后话,不能剧透


诶?工藤新一不是东亚醋王吗?

(不是园子你从那知道的)


“哟,那我就让小兰和南庭君演了哦”我装做阴阳怪气,又趴在他耳边“人家可帅了,成绩又好,人家虽然不会推理,但篮球打的挺帅的喔,听人说他还暗恋小兰……”


“咔”粉笔断了


此时我能看见新一君的脸比前几天见到的大阪高中生侦探服部黑鸡平次还黑


……嘿嘿嘿


我又转身大声喊着“来南庭君,要不要和小兰对戏啊?”

“可以啊!”哦吼“和小兰对戏,我很愿意”


我转头看向新一君,他一脸:小兰是你能叫的吗,怒视南庭君


哦乳吼,我最爱看浅在修罗场了!


果然我的话起作用了


“我接!”


这是新一君的声音


5/*


现在是上午10点20分,台上的新一君和小兰马上就要演到高潮一一没错,就是吻戏,可是……


“你该不会是……斯沛特”


“……”


“难道你是从前被父王刺中眉心,早他从宫廷赶出去的那个托朗普王国的王子”


“……”


该死!新一君那个家伙竟然忘词了啊,不过没关系,接下来就是吻戏了!


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啊!


“啊”


“我******”


新一的死体质不负众望


“啊——我”我崩溃了……


新一君解决完了案件


6/*


“最终还是没亲上!!!”我发了疯似的捶着大树,突然看见小兰和新一君,我想都没想,一下子跳上去


“小兰!”


我看见小兰和新一君快速分开


不会吧!不会他俩在……


“你俩……干嘛呢?”


“我们没干什么没什么!”他俩否认


“离那么近不会在接吻吧”


“啊呀园子!”小兰听到后马上跑走了,新一君马上追上,路过我旁边时还说了一句


“你出来的真不是时候,明明就差一点……”


我听完直接震惊我全家


真……真在接吻啊我第一次想自刎……


7/*


后来我缠着兰,她跟我详尽的说了说那天的情况,大概就是——


新一君早和小兰表白了,但小兰一直没回复,然后新一君那天找她要答复,小兰就先占主权亲了新一君的脸,后来新一君觉得光亲脸不够,准备和小兰接吻时,就突然蹦出来了个我……


我第二次有了要自刎的念头,真的,别拦我……


----------分界线---------

再见各位

观影体那边明天更

山口叔:为什么新一出场总是一些羞耻台词


‘=͟͟͞͞(・∇・ ‧̣̥̇)哇唔





相见欢

重温柯南

随机记录一下新兰戳我的点(私人记录,随心而改)


522集服部给和叶留了标记,但是觉得和叶呆呆的不一定能破解,相反把希望寄托在基德假装的白马身上,但是柯南却说的绝对,绝对会有人来的,即使没有给兰留下印记,他也相信,兰会来接他,没有任何的怀疑和犹豫,大概是对兰的自信吧。


工藤新一是杀人犯这一集,工藤知道对方有武器,可面对嫌疑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将兰挡在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犯人的视线。太戳了。


随机记录一下新兰戳我的点(私人记录,随心而改)


522集服部给和叶留了标记,但是觉得和叶呆呆的不一定能破解,相反把希望寄托在基德假装的白马身上,但是柯南却说的绝对,绝对会有人来的,即使没有给兰留下印记,他也相信,兰会来接他,没有任何的怀疑和犹豫,大概是对兰的自信吧。


工藤新一是杀人犯这一集,工藤知道对方有武器,可面对嫌疑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将兰挡在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犯人的视线。太戳了。


丽崽
小情侣的互相偷看(ㅇㅅㅇ❀)

小情侣的互相偷看(ㅇㅅㅇ❀)


小情侣的互相偷看(ㅇㅅㅇ❀)


一只咕咕鳐

女明星x大学生(p1动作参考见p4

女明星x大学生(p1动作参考见p4

宇宙送你了
柯南身上流着小兰的血,柯南是黏...

柯南身上流着小兰的血,柯南是黏兰精

柯南身上流着小兰的血,柯南是黏兰精

🌸樱雪兰🌸

预订的新兰茶杯到了,是兰对新一的暗喻告白

预订的新兰茶杯到了,是兰对新一的暗喻告白

angel工藤兰

“是的,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天使。那是我唯二的宝藏”

              ——在黑暗里守护小情侣的干妈。


“是的,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天使。那是我唯二的宝藏”

              ——在黑暗里守护小情侣的干妈。


angel工藤兰

父母承认的爱情

甚至去国外的时候把房子的钥匙交给小兰让她保管

“这孩子会成为我的儿媳妇也说不定哟。”

父母承认的爱情

甚至去国外的时候把房子的钥匙交给小兰让她保管

“这孩子会成为我的儿媳妇也说不定哟。”

努力不鸽

【新兰】思念成疾 1’

^结合简介一起食用更佳

^微微的虐


盛夏的黄昏,街道上人来人往,周边的小店生意兴旺,吸引了不少刚刚放学的学生们驻足围观


一阵风吹过,卷起树上摇摇欲坠的几片树叶,将之带落至刚刚走出校门的少男少女面前


工藤新一正是其中的一员,谈话中途,他无意识地抬起头,朝门外看了一眼


夕阳的光线正好,将街道抹上一层红与黄交织的晕染,一切都那么熟悉,就宛如十年前一般


十年,仿佛一切都没变

下课的铃声依旧清脆,学校的操场依旧人声鼎沸,只有校门口的树长高了几节


十年,仿佛一切都没变

只是身旁的两个人,变成了四个

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不再被提起,取而代之的,是江户川柯南...


^结合简介一起食用更佳

^微微的虐



盛夏的黄昏,街道上人来人往,周边的小店生意兴旺,吸引了不少刚刚放学的学生们驻足围观


一阵风吹过,卷起树上摇摇欲坠的几片树叶,将之带落至刚刚走出校门的少男少女面前


工藤新一正是其中的一员,谈话中途,他无意识地抬起头,朝门外看了一眼


夕阳的光线正好,将街道抹上一层红与黄交织的晕染,一切都那么熟悉,就宛如十年前一般


十年,仿佛一切都没变

下课的铃声依旧清脆,学校的操场依旧人声鼎沸,只有校门口的树长高了几节


十年,仿佛一切都没变

只是身旁的两个人,变成了四个

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不再被提起,取而代之的,是江户川柯南


“柯南!你在干什么啊?那么慢”吉田步美的声音传来,走在前面元太和光彦也放慢了脚步,回过头看他,只有一旁的灰原哀仍旧专心致志的走路


江户川柯南收回思绪,跟上他们的脚步,只听他们正在讨论什么


“这次放假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听说街角开了一家超好吃的鳗鱼饭店!”

“我们都好久没有集体一起出门了,柯南和哀酱老是说要复习,社团活动什么的。”

“对啊对啊,柯南和小哀,这个假期可一定不能找借口爽约啊,你们成绩本来就很好了……”

“是啊是啊,还有……”

……


在路人眼中,有五个身着高中生校服的青年走在一起,其中三个在热切地讨论着什么,有一个低着头看路,还有一个落得较后,思索着什么


一直没有说话但认真听完了全部对话的灰原哀终于开口了


“我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江户川可能有事。”


听到自己名字的江户川柯南从神游状态清醒回来,快步走到灰原哀身旁


“诶?我有什么事?”


灰原哀转头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平静,看不出情绪


“你不去看看她吗?”


江户川柯南反应了一秒,情绪明显低落下去,低头凝望着脚尖


“你说兰啊……是很久没见了……”


不是江户川柯南不想见,只是上了高中之后,毛利兰总是似有若无的回避着他,不愿再与他对视


他追问过,一直没得到答案,后来,还是园子点破了真相


铃木园子将江户川柯南拉到一旁,“小鬼头,你以后啊,还是不要黏着兰了”


“为什么?园子……姐姐”


铃木园子从包里掏出一面镜子,放在江户川柯南眼前


“因为兰她会,睹物思人。”


铃木园子不知从哪里听说的这个中国词语,江户川柯南也没有管这个词语用得恰不恰当,但他听懂了言外之意


“你也不想兰难过的吧”


江户川柯南说不出话,半晌,点点头


所以当毛利兰在晚饭的时候宣布要自己去外面租房子住的时候江户川柯南内心的惊讶并没有那么高,让他意外的是毛利小五郎的反应


他以为毛利小五郎会面露震惊并用高分贝的嗓门以及能塞下鸡蛋的嘴型表示疑问和反对,但毛利小五郎只是停顿了几秒,便继续吃饭,一句话也没说


所以,这个决定是宣布给他听的


“为什么啊?兰姐姐”他望着兰,希望不要是自己心里想的那个原因


毛利兰望着自己的双手,微笑着回答:


“是想尝试一下新的生活啦,而且家里离工作的地方太远了,那里会比较近”


毛利兰换了一个东西盯着,“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不用担心我啦。”


她站起身,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只是依旧没有看江户川柯南,收拾好桌上的东西走进厨房


江户川柯南一直没有说话,盯着毛利兰的背影,很久以后才出声


“是因为我吗?”还是问出口了


毛利兰手上的动作一僵,回过头,满脸惊讶,这是这些天的第一次,她和他对视


“因为我,让兰姐姐伤心了”


江户川柯南低着头,似乎害怕听到回答,却又迫切的想得到答案


毛利兰放下手中的东西,朝他走过来,一直到江户川柯南的面前


时间真的好快,当年那个抱着她膝盖撒娇的小孩现在都需要仰视了


毛利兰伸出手,放在江户川柯南的头上,轻轻揉了揉


“不,和柯南没关系”


是她的原因,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明明江户川柯南沉稳,冷静,身上一股成熟的小大人的感觉,工藤新一张扬,明媚,全身上下浓浓的少年气息,但她就是会把两人搞混


是因为太想了么?可是怪盗基德假扮的新一她总是能很快识破啊


毛利兰内心复杂,但面上仍带着笑意


听到答案的江户川柯南并没有放松,‘跟柯南没有关系’应该就是跟工藤新一有关系了,


他抿了抿唇,好像想说话,但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告别那天,江户川柯南站在楼下,看着毛利兰朝他挥手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


他仍站在那里,望着她离开的地方,沉默地停留了很久很久


回想起来,上一次毛利兰回来给他们做饭,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这个月电话都很少来往,他主动打过去的时候,对面过了好久才接


“是柯南啊,有什么事吗?”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却仍十分温柔

“兰姐姐?你不舒服吗?”

“噢…最近工作有点多,要加班”

“兰姐姐是熬夜了吗?”

“有事吧……”

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语气的疲惫,江户川柯南只觉得心疼

“那我不打扰兰姐姐了,兰姐姐好好休息”

“好,柯南要好好学习啊”

……


至此以后,就没再通过电话


是真的想她了


江户川柯南咬着唇,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


灰原哀看他这个样子,用一种有些讽刺的语气说到:“所以当时,我就不同意你一直用这种方式瞒着她。”


说完,快步向前走去,没有再回头





发现写了好久还没切入正题,因为手残wwww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本人非常暴躁,好不容易打完字发完发现有个错别字,要改结果点到了删除!!我辛辛苦苦码的字!!重写一遍没那种感觉了,难过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吧



待你长发及腰我就咔嚓一刀

名柯观影体-迷路的十字路口

前两篇(不是指救赎和了解真相那两篇)我手贱发出去了(跪)m(._.)m

官配,主新兰

微ooc

不喜左上角谢谢时间线:1090集

酒厂刚灭

战损小新我好爱

----------分界线---------

 <开局就是一个小女孩,化着美丽的妆容,穿着和服,拍着球,在樱花树下显的十分美丽,还唱着京都每一个人都会唱的歌

这时,一旁的小木屋里头,冒出一个黑黑的脑袋,看着那个女孩心不由的悸动   >


[和叶和平次]


[服部的初恋情人]


[和叶好可爱]


<日常开场开,日常一年一棍,服部平脑子日常被秀逗,来,跳...

前两篇(不是指救赎和了解真相那两篇)我手贱发出去了(跪)m(._.)m

官配,主新兰

微ooc

不喜左上角谢谢时间线:1090集

酒厂刚灭

战损小新我好爱

----------分界线---------

 <开局就是一个小女孩,化着美丽的妆容,穿着和服,拍着球,在樱花树下显的十分美丽,还唱着京都每一个人都会唱的歌

这时,一旁的小木屋里头,冒出一个黑黑的脑袋,看着那个女孩心不由的悸动   >


[和叶和平次]


[服部的初恋情人]


[和叶好可爱]


<日常开场开,日常一年一棍,服部平脑子日常被秀逗,来,跳……

“身体虽然变小,头脑一样清晰,无所不能的名侦探,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一年一棍]


[经典开场白]


[心底之蛙,一直摸你肚子,哈哈哈哈哈]


“我去,工藤这台词好中二,这是什么中二发言,哈哈——”服部次像傻了一样笑的停不下来


“咦?小哀也是……”小兰刚说一半,灰原便打断


“没错,我就是APTX-4869的研发者宫野志保,工藤变小都是我害的”


灰原哀闭上眼:我是海底的鲨鱼,你是海豚,来吧,审判我吧……


过了许久,她的耳边并没有任何声音,突然,她身子一震,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小哀,这不能怪你哦,你不是已经脱离组织吗,再说,做那种药也不是你愿意的。”小兰的声音轻轻的似乎怕吓着这个可怜的孩子似的

“可是我……”


“嘘——”兰用食指轻轻的抵住灰原的唇


“如果不是你研发了那种药,新一说不定已经被一枪崩死了呢,我们还要谢谢你”

“姐姐……”她的眼中渐渐出现了姐姐宫野明美的模样,她似乎又听见了她姐姐轻轻的喊了她一声:志保


这就是...被接纳的感觉吗? 


灰原再次开口,她的声音不再颤抖,不再冰冷:“小兰姐,果然是angle,怪不得那个大侦探那么喜欢你呢”


“诶!?新一?”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一辆列车进了米花站,站下,新一和兰又在嘘寒问暖

画面一转,转到了一座寺庙前,一个带面具的人一下杀了三个人,后又到饭店中杀了一个人……第二天,警视厅宣布一晚在东京,大阪,京都连死五人

服部平次在家中又拿出了那颗所谓初恋情人的珠子,然后和叶进来了,后米两人寒嘘了两句,和叶使微笑的送服部出门了。

另边毛利小五郎带着园子,小兰,还有他未来女婿柯南来到了京都,阿笠博士那也表示可以带少年侦探团去京都游玩

镜头转向山能寺,毛利一行人在那拜访,后服部找到柯南一刀挥下>


[服部平次你学坏了]


[服部你想干嘛]


[赤井秀一:吓小孩技木有待提升]


“平次,你干嘛,工藤君要是没躲过怎么办!”和叶一脸凶恶可爱的怼着服部平次就是一顿骂,转头对小兰笑着道歉:“对不起啊小兰,我替平次道歉! ”

“没事了,和叶”小兰尴笑 

切 大阪黑鸡服部呼次心里不服气

“你个死女人,工藤不是躲过了吗?”


“你骂谁呢黑炭!"


“死女人”


“黑鸡”


<柯南立马跳起,发现是大阪黑鸡抢了人家小朋友的剑在那皮

然后两人就开始了探案模式,来两个死神到处游走,中间碰到了凌小路警官

镜头转向了园子小兰和和叶,园子准备调侃小兰,小兰趁着空档反攻园子,但她俩身后的和叶心事重重,她俩上前讯问,和叶担忧服部会找到他的初恋情人并与她交往>


[傻啊,他的初恋就是你]


[服部傻傻的找了十几年的初恋]


[结果初恋情人一直在他身边]


[突然觉得小叶子好可怜]


“诶?平次的初恋是我?”和叶脸红

小兰“我就说嘛和叶,他的初恋很可能就是你啊!”

黑鸡服部“笨女人,谁、谁喜欢你啊!”

看着他俩争吵的小兰又不由自住的看向旁边脸上还贴着纱布的新一

“诶呀呀,新一的初恋是谁呢?”园子又开始打趣小兰

“我从你的眼里就看出来了,新一的初恋,搞不好也是你哦,小兰” 


园子笑的极其猥琐


“园子!”


<服部和柯南两人又来到公园转了转,服部又开始和柯南谈起了他的初恋情人,服部刚说完,一脸尬尴的看着笑的十分变态的柯南,然后又拿出了他所谓初恋情人掉的珠子

小兰一行人也在饭店中谈论服部初恋的事,其中和叶谈到那个珠子,就觉得他的竹马很下流,小兰觉得这没什么,园子却说初恋对男生来说是很特别的

服部载着死神柯南来到了一个镇子,进了鞍马寺,这时,小黑出现了,柯南又上前追一个橙衣服的人,然后,他俩开始了飙车,最后还是被甩了

晚上,他们来到了饭店讨论案子,然后小兰他们到楼下喝茶>


“工藤新一那个侦探小子说谁那个死样子呢!”毛利大叔大怒

妃英理打了他一巴掌“你们接着看,不用管他”接着她又怼着小五郎骂“新一说的对,闭嘴吧你个酒鬼!”


[柯南吐嘈真不饶人]


<柯南看见月亮,想起了他让小兰等了他整整两个小时的事

服部听完,以为工藤是那时候才喜欢上小兰的

“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对她……”

“现在她还是一直在等着我……”

满眼的温柔似水,要溢出来>


[两兄弟互说情史]


“工藤很久以前……什么时候呢?” 

“园子,别开我的玩笑了!”


<楼下的小兰也开始想起了新一>


“你们两夫妻真是.的....这样的爱情真的很动人诶!”

“够了园子!”


<后来死人了……>


[死神柯南,走到哪死到哪]


<然后他们开始探查现场,柯南再次被丢出去>


“爸爸!不要把新一丢来丢去的啦!”


“知道了小兰,呵呵 ”(那个臭小子!)


<后来小柯他们又来到美术店找线索

推理过程,分析过程跳……

后来服部、和叶来到河边,服部与犯人开始打架,接着服部中三刀,没想到刀上抹了毒,成功入院

接着几位警官讯问服部无果走了,服部又带着柯南四处奔走服部在路上碰到了一个京都女孩,服部认她为他的初恋情人,然后后来又碰到了少侦,柯南吐嘈说灰原研发的药没一样他能用>


[怎么,要解药啊!]


[放心,后面就用到了]


<服部带着四个小孩两个伪小孩去到处走,后来少侦被接走,只留服部和柯南两人探案,后服部再次谈到他的初恋情人>


[小柯:我已经很不爽了,你还提你的初恋情人]


我跳剧情~


<后来和叶被绑架了,柯南吃了药变回去帮服部救和叶,秀了一波推理

然后冒出他的经典台词

“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ls人家已经变回来了]


“小兰一听这语气就是说了很多遍了,快管管那个推理狂吧?”园子抱怨 


“诶?要我怎么管?”


<另一边的服部也逃走了,工藤差点就被砍死时,发现那人是服部,然后新一的药效快到了,服部让他先逃,还要和叶不要对任何人说她见工藤新一,但小新在逃走时意外撞见小兰

“你的表情还是跟跟当时一样啊”

“嗯?”

“你怎么了?为什么满身大汗呢?还有刚才那些人是谁啊?”小兰发出死亡三连问

新一麻醉了小兰

“抱歉小兰,现在我还不能跟你……”>


[喂新一,你捂小兰嘴就算了,你还搂她腰]


[新一你不要趁机占她便宜]


[不不不,ls和lss,人家结婚了以后想怎么抱就怎么抱]


[等会你了几个关注点不太对啊]


“什么,什么啊,他们都乱说什么啊!”小兰害羞了 


“咦——工藤太太没得逃了”园子再一次猥琐的笑了


“诶呀园子,你别这样啊!”


(可恶的侦探小子)毛利小五郎面目狰狞


<之后服部与犯人在屋顶上对决,柯南一个足球上去帮助服部解决了犯人,后来,小兰他们也找到了这里>


[柯学!!!]


[战歌起]


<小兰用她的空手道以及他老爸的柔术把犯人全弄晕了>


[我替新一担忧]


[新一:完了,老婆一家战斗力爆表怎么办]


<小兰又问起服部新一的事,问一半就住嘴了,她以为那是一场梦,他们三人去拜访庙中的两人

经过这件事服部也知道了他的初恋是谁,步美再次祖安,说凌小路警官没有人类朋友>


[凌小路:你礼貌吗]


[凌小路礼貌:你、吗]


<接着,服部明白了知道了那个女孩是和叶,小兰又想起了新一,柯南将可乐摇了摇,让小兰注意到了手帕>


[工藤难得有情商]


[妈耶新一好宠]


“啧,看来推理狂还是有情商的”


<唉——园子叹息,她表态自己最讨厌等人了,但小兰并不觉得,她说

“其实,我并不讨厌等待的感觉,因为你等的时间越久,见面的时候就越开心呀”>


[喷啧]


[狗粮]


[啊新兰我锁死了]


“哦——哈哈哈”又是园子那个八婆

“诶呀,园子你干嘛!笑的猥琐死了”我们的小新睁开了眼睛


“新一你醒了”小兰问


“对啊兰”然后半月眼看着园子“一醒来就听见某个八婆在吵来吵去”


“你才八婆!”


好了,大家,我们一起来看ova

《通往大版什锦煎饼的艰难之路》片段


----------分界线---------

观影体好艰难,我跪,以后争取长的一篇写完,短的一篇写二三集

此处发表我对小新看法

工藤新一是人间理想,难得一遇的宝藏男孩,三观很正,他看下得他人牺牲,要死要能是他死,工藤新一不是不懂生命总有一天会坠落,工藤新一是不愿让他人在不正确的时间死去,他是一名侦探,不是神,却用7岁的外貌7岁的能力,保护了他爱的人,保护了需要保护的所有人,因为工藤新一懂得,生命需要被敬重,工藤新一是人间星河,他也才17岁,正值青春年华,却有了不应该是17岁的成熟,冷静,他也会累,但他不能倒下,他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他是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工藤新一如烂漫云烟,不可错过


真的好心疼我家小新啊(小兰:新一是我的)




玺辞_Sandm°

《关于我期考的时候在干什么这件事》

啊,这惨不忍睹的画技……


《关于我期考的时候在干什么这件事》

啊,这惨不忍睹的画技……


阿桐oko

放假了正點新蘭

大小姐和她的私家侦探

放假了正點新蘭

大小姐和她的私家侦探

翕羽yoou

【cp相性访谈录】亲友说4——岳婿battle

*罕见中年组

*cp新兰+平和+真园

*关于上门提亲


【毛利小五郎】

毛:啊?那家伙?那我怎么能那么轻易同意…(撇嘴)


翕:(笑)看出来了哈哈哈…


毛:那个侦探小子其实找了我两次…第一次的话应该是成人礼的时候,一起去完神社。工藤新一他在我家门下小心翼翼地叫住我,支支吾吾地询问我关于结婚的意见。我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才刚过成人礼,才刚上大学,就想着结婚了?

你知道么,他居然有脸说“可是叔叔阿姨不也是二十岁就有了兰…”,要不是看在那天成人礼的份上…不过那时候,兰好像没什么表示,估计那个侦探小子还没准备好吧。


翕:那就不了了之了?


毛:(交叉手)应该没了吧?...

*罕见中年组

*cp新兰+平和+真园

*关于上门提亲



【毛利小五郎】

毛:啊?那家伙?那我怎么能那么轻易同意…(撇嘴)


翕:(笑)看出来了哈哈哈…


毛:那个侦探小子其实找了我两次…第一次的话应该是成人礼的时候,一起去完神社。工藤新一他在我家门下小心翼翼地叫住我,支支吾吾地询问我关于结婚的意见。我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才刚过成人礼,才刚上大学,就想着结婚了?

你知道么,他居然有脸说“可是叔叔阿姨不也是二十岁就有了兰…”,要不是看在那天成人礼的份上…不过那时候,兰好像没什么表示,估计那个侦探小子还没准备好吧。


翕:那就不了了之了?


毛:(交叉手)应该没了吧?我就是警告他别对我还没出嫁的女儿动手动脚,然后那两个人就约会去了,当然门禁是十点。


翕:出师不利啊工藤君(偷笑),那么第二次怎么样的呢?


毛:第二次就是大学毕业后了…那小子真是,居然还“先斩后奏”,真当我看不到兰手上的戒指么?(攥拳)

那天他就正式上门来了,似乎还特意打扮了一番。难得的见工藤那小子穿西装,咳咳,还挺有我当年的风范。英理和兰也在,我们就面对面坐着。他也很直白地向我提出结婚请求。我当时反驳他“侦探和警察女儿的组合”不好,英理也难得地同意我的意见。不过…那个侦探小子应该是认真准备过了,很真诚地把未来工作的规划,婚后的家务事之类的都向我们讲了。

我们心里都明白的,兰怎么想的,新一做了什么都看在眼里,其实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非要说的话,只是因为父亲对女儿不舍而故意为难对方的任性罢了。


翕:真好啊~


毛:其实看着对面的他们,我也忍不住想起我和英理的时候,也稍微理解我的岳父对我的“不顺眼”了。毕竟我最心爱世界上最好的姑娘,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人陪她,疼她,女婿再怎么优秀也不足够。所以我告诉他,虽然我同意把兰交给他了,但兰永远是我最珍视的宝贝,他也必须一辈子珍爱她。




【远山银司郎】

远:(扶额)啊…我这边女儿比女婿还难整。还没嫁出去呢,和叶她胳膊就往外拐…


翕:哈哈哈,是怎么样的呢?


远: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个孩子从小走的近,关系也挺好。毕竟看着长大的,我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点数了。

然后那天刚好出外勤处理案件,平次那小子也一起跟着,顺利结束一天工作后想着喝一杯吧,就拉着他去居酒屋。不得不说那家店真的不错,温烧酒配牛肉片…畅快啊!本来呢,我们俩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冷不防给我来一句“我很爱她,请把和叶交给我吧!”


翕:笑死了,好突然啊哈哈哈哈…


远:平次看我沉默,又给加上了句“阿姨已经答应了”…我心里是很不爽,但是也明白这两人基本也就没跑了…直接答应感觉太便宜他了,然后我就让他跟我打一场。


翕:?!


远:别想那么严重,就是到剑道馆切磋一下而已。而且平次年轻人,还怕比不过我这个中年人?


翕:那,打完就答应了?


远:差不多吧…当时喝了点小酒,切磋时就忍不住絮絮叨叨和叶的事情了。和叶她,虽然平常看起来朝气满满的,感到孤独的时候却不会主动表示出来,也不会向人撒娇,不好好关注的话估计会躲起来一个人难过吧。

讲实话我们俩挺和谐的,就当是饭后消化了。谁知道和叶哪来的消息,突然就跑过来指着我问干什么,真的是,还是亲女儿吗?(扶额)


翕:哈哈哈哈不会是服部君偷偷搬救兵吧?


远:肯定不是他。这点小事还叫和叶来的话,我绝对不会放心把和叶交给他的。


翕:(点头)也是呢~


远:(叹气)然后你知道和叶说什么,她还耿耿于怀我之前跟服部开玩笑让他们俩凑一对的事,气呼呼地质问我对平次有什么意见。你说那我有什么办法…(摆手)





【铃木史郎】

铃:(乐呵呵)唔…京极君很好啊,我很满意他。


翕:然后就同意了?


铃:一开始就定好了。虽然他们刚谈恋爱时我和他妈妈不太同意,不过后来…总之京极很不错,空手道冠军,为人真诚老实,礼貌又刚强,对付基德也很有一手(笑)。而且园子那么倔强的人,我不同意她估计都不嫁人了。虽然园子时不时吐槽京极就是个直男加空手道呆瓜,但还不是喜欢人家。


翕:怎么说,感觉比想象中顺利?本来还以为要娶铃木家的大小姐会有很多考验的。


铃:这个倒不用那么麻烦,京极君的背景什么都已经查清楚了,平常也有派人偷偷看他的日常状况。新加坡那次我也听说了,他很好地保护好园子了,有决心有实力,是很好的人选。

说起来很有趣,京极君上门时搬了一堆奖牌奖杯,他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起来很紧张,就很大声地告诉我说“园子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哈哈哈哈哈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当场就憋不住了,到时候谁受委屈还不一定呢(笑)


翕:哈哈哈哈哈哈?


铃:园子在旁边还不乐意,怪我怎么一点也没有不舍得的感觉,还乐呵呵的,好像想赶紧把女儿嫁出去似的。

嘛,谁知道呢(扶眼镜)园子不像她姐姐,整天大大咧咧的,不过正经时候倒也有模有样。知道她倔,也知道她不想继承铃木家产,那有什么办法,还不是由着她去?不管怎么样,只要园子能够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TP

新兰-曾经沧海

“新一。”

一双手心被利刃留下深深伤痕的手,手背的一面却白如雪,与躺在床上的男人的脸色如出一辙。

坐在床边的女人看着便是个能令人心生美好的大美人,因为她抚摸那个男人惨白而瘦削的俊颜时的动作温柔得令人心痛。好像她深怕自己手上稍稍使劲,会疼了这个男人。

她注视着男人的眼神的柔情,可能连个杀人如麻的凶犯也会为之沉醉吧,可惜的是,虽然这个男人的眼睛和他其它的五官一样好看,但是他注定不能回应女人的含情脉脉,他那双应该是名侦探破案时,会让一切的凶手胆寒的如炬电光,随着他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呆滞一并葬送在过去的时光。

是的,二十五岁的工藤新一,只剩下了一颗跳动微弱的心脏,还能回应他的爱人-他的兰。...

“新一。”

一双手心被利刃留下深深伤痕的手,手背的一面却白如雪,与躺在床上的男人的脸色如出一辙。

坐在床边的女人看着便是个能令人心生美好的大美人,因为她抚摸那个男人惨白而瘦削的俊颜时的动作温柔得令人心痛。好像她深怕自己手上稍稍使劲,会疼了这个男人。

她注视着男人的眼神的柔情,可能连个杀人如麻的凶犯也会为之沉醉吧,可惜的是,虽然这个男人的眼睛和他其它的五官一样好看,但是他注定不能回应女人的含情脉脉,他那双应该是名侦探破案时,会让一切的凶手胆寒的如炬电光,随着他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呆滞一并葬送在过去的时光。

是的,二十五岁的工藤新一,只剩下了一颗跳动微弱的心脏,还能回应他的爱人-他的兰。






学业繁忙,尽量做到一周一更,这是我第一次为人生粉上的第一对cp写的,作为男生写手,可能文笔不如女生细腻柔软,还请包涵。

韵久.
谁会拒绝在寒冷的冬天看小情侣呢...

谁会拒绝在寒冷的冬天看小情侣呢🤪(终于考完试了,打算临摹一下这张照片,太爱了)

谁会拒绝在寒冷的冬天看小情侣呢🤪(终于考完试了,打算临摹一下这张照片,太爱了)

同人专用号
掌中玩偶 用了画世界id:19...

掌中玩偶

用了画世界id:1943513(暗黒)那买的素材

掌中玩偶

用了画世界id:1943513(暗黒)那买的素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