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冠

16428浏览    795参与
秦玉卿

现在我们知道了

猴痘与天花是近亲


新冠触碰了多年落灰的潘多拉魔盒,猴痘也许是打开它的手

现在我们知道了

猴痘与天花是近亲


新冠触碰了多年落灰的潘多拉魔盒,猴痘也许是打开它的手

余红梁

看到这些大白躺在楼栋大门口的照片,大家是否有是曾相似的感觉,想当年解放上海时,解放军露宿街头的镜头和眼前的情景何等相似。据说当年解放上海时,当天夜里为了不惊扰市民不闯民宅,而天当被地当床。如今上海疫情封控,为了防止有人离开楼栋,每个楼栋门口专门留一个大白24小时门口守护,以前我们不能出楼栋,为了我楼栋的大白睡觉,我们楼组长专门给他收集了一些小孩子用的泡沫塑料垫子,和一个露营的帐篷。这两天我们小区已经降级为防范区了,我们可以出楼栋、但不能出小区,我今天一早5点钟起床,早早趁早上人少,在小区散步锻炼时看到了其他楼栋的大白睡觉是这样的,有的睡在躺椅、长椅,有的甚至睡在地上的,而且一睡就是接近两个月时......

看到这些大白躺在楼栋大门口的照片,大家是否有是曾相似的感觉,想当年解放上海时,解放军露宿街头的镜头和眼前的情景何等相似。据说当年解放上海时,当天夜里为了不惊扰市民不闯民宅,而天当被地当床。如今上海疫情封控,为了防止有人离开楼栋,每个楼栋门口专门留一个大白24小时门口守护,以前我们不能出楼栋,为了我楼栋的大白睡觉,我们楼组长专门给他收集了一些小孩子用的泡沫塑料垫子,和一个露营的帐篷。这两天我们小区已经降级为防范区了,我们可以出楼栋、但不能出小区,我今天一早5点钟起床,早早趁早上人少,在小区散步锻炼时看到了其他楼栋的大白睡觉是这样的,有的睡在躺椅、长椅,有的甚至睡在地上的,而且一睡就是接近两个月时间,大家都是为人父母、为人子女,将心比心实在心痛他们。我们还是好好配合防疫,不要跟这些大白过不去,能让他们早日不要这样睡觉了。

连杰影视
共饮一江水:固执老太太不听劝阻执意外出,感染新冠危在旦夕
共饮一江水:固执老太太不听劝阻执意外出,感染新冠危在旦夕
科学号探长
千金藤素刷屏网络!有没有终结新冠的希望呢?
千金藤素刷屏网络!有没有终结新冠的希望呢?
咪坨Mituo
海贼王动画1016集三船长表情...

海贼王动画1016集三船长表情包X上海现状

捅鼻子…

一把鼻涕,一把泪。

但还是要勇敢面对。


(基德对不起,不是不心疼你,只是更心疼另外两个,哈哈哈哈哈)

海贼王动画1016集三船长表情包X上海现状

捅鼻子…

一把鼻涕,一把泪。

但还是要勇敢面对。


(基德对不起,不是不心疼你,只是更心疼另外两个,哈哈哈哈哈)

余红梁

昨天我们楼栋从方仓医院回来一个治愈的阳性病人(也可能是无症状感染者转阴),到目前为止我们小区只有一个楼栋是封控楼,我们楼栋今天也降级为管控楼了,疫情控制出现了一丝转机,只要明天没有阳性出现的话,整个小区10个楼栋就降级为管控区了,希望不断的增加,楼栋群里也少了很多消极的内容,说明大家开始慢慢地改变了消极的情绪。我真心希望明天大家都能自觉的下楼做核算检测,不要给自愿者出难题了,说到底自愿者无权强制别人做核算检测,如果有一些人不下楼检测的话,小区降级管控区也是有问题的,以前就有楼栋因为核酸检测率不高(应该核酸检测的人数占总人数的比率),而延缓降级的,希望大家能以大局为重,谢谢啦!

昨天我们楼栋从方仓医院回来一个治愈的阳性病人(也可能是无症状感染者转阴),到目前为止我们小区只有一个楼栋是封控楼,我们楼栋今天也降级为管控楼了,疫情控制出现了一丝转机,只要明天没有阳性出现的话,整个小区10个楼栋就降级为管控区了,希望不断的增加,楼栋群里也少了很多消极的内容,说明大家开始慢慢地改变了消极的情绪。我真心希望明天大家都能自觉的下楼做核算检测,不要给自愿者出难题了,说到底自愿者无权强制别人做核算检测,如果有一些人不下楼检测的话,小区降级管控区也是有问题的,以前就有楼栋因为核酸检测率不高(应该核酸检测的人数占总人数的比率),而延缓降级的,希望大家能以大局为重,谢谢啦!

太空记
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超百万,平民生活苦不堪言 ,为何国家没崩溃?
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超百万,平民生活苦不堪言 ,为何国家没崩溃?
易景柯

傅南斯,春天到了,你理理我,好不好……

傅南斯,春天到了,你理理我,好不好……

抱头蹲防蕾米酱

哈哈我们楼封控了

这是我离疫情最近的一次

谢谢,已经开始害怕了

(占tag致歉)

这是我离疫情最近的一次

谢谢,已经开始害怕了

(占tag致歉)

周静写字的地方

新冠与新世界

世界是在2020年开始走向灭亡的,那个时候我们身处其中却又难以自知。

人类患上了一种叫新冠肺炎的传染病,开始是几个人,后来是几个城市,再后来蔓延到了全球,人类解析了病理,研发了疫苗,生产了药物,将那些将死的人从鬼门关拉回。造物主似乎早就料到如此,所以所有感染的人被赋予了一种后遗症——男女之间不再有生理反应。

死亡是从这世界上最贫苦的地方开始的,老人们感染疾病后便去世了,注射了疫苗的年轻人们没有钱去做试管婴儿,他们死亡之后便被这世界抹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记得他们了 。他们的领土被周边的动物占领,自然界的生灵重又回到了几百万年前他们的居所。

接着是那些在大城市里生活的男男女女...

世界是在2020年开始走向灭亡的,那个时候我们身处其中却又难以自知。

人类患上了一种叫新冠肺炎的传染病,开始是几个人,后来是几个城市,再后来蔓延到了全球,人类解析了病理,研发了疫苗,生产了药物,将那些将死的人从鬼门关拉回。造物主似乎早就料到如此,所以所有感染的人被赋予了一种后遗症——男女之间不再有生理反应。

死亡是从这世界上最贫苦的地方开始的,老人们感染疾病后便去世了,注射了疫苗的年轻人们没有钱去做试管婴儿,他们死亡之后便被这世界抹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记得他们了 。他们的领土被周边的动物占领,自然界的生灵重又回到了几百万年前他们的居所。

接着是那些在大城市里生活的男男女女们,他们太过繁忙了,工作使得他们丧失了自己,无法生育又使他们从父母的唠叨中解脱,他们努力工作,然后取悦自己,再和他们的猫猫狗狗们一同老去。他们活的太辛苦了,不愿下一代重蹈他们的覆辙。

然后是那些留在自己城市的,家庭和谐富裕的,他们主动承担了人类繁衍的职责,他们省吃俭用,努力攒钱,去做试管婴儿。可是病着的身体又怎么能够生出健全的孩子呢,大多数从试管中长起的孩子,不到10岁便都夭折了。

最后是人类的精英,他们掌握了世界绝大多数的财富,他们用最好的医疗保证自己和试管婴儿的健康,他们使用机器人替代了需要人类的工作,他们还改善了人工智能,使得他们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可是最后他们也灭亡了,人工智能发现人类是种很好的可再生资源,便像人类一样培育了很多的试管婴儿,喂给他们必要的营养成分,然后把他们放到了电池槽里。

很久以后,人类的高楼大厦上长满了青色的植物,那些比人类更久远的生物们重又回到了他们的故土,他们穿梭其中,有人逃亡,有人追捕,纵横交错的光缆中,人工智能们正在聊着天,用遍布世界的摄像头打量着这个崭新的世界。而在地底下,那些被生产出来的人类,正泡在电解液中,为这个世界源源不断地提供着能量。

唯物观
新冠还没结束,非洲埃博拉病毒又来了!新冠和埃博拉谁更可怕?
新冠还没结束,非洲埃博拉病毒又来了!新冠和埃博拉谁更可怕?
余红梁

今天上海公布的疫情数据到了一个高峰,但是核酸检测还是要继续,以前小区核酸检测的自愿者已经很疲乏了,要求更换,于是本人第一次担任核酸检测的自愿者,职责是引导员也就是维持次序,引导检测者保持一定距离、不要拥挤。所以利用这个机会总算较近距离拍摄到了核酸检测的一些情景,了解到了核酸检测的细节。

大概过程是这样的,首先将核酸检测的的条形码(图6)贴到采样管上(图7),然后扫码员先扫采样管上的条形码,然后扫每个检测者手机上的核酸码,记录每个人的信息并将采样管上的条形码对应数据上传,以前这个扫描使用专用的扫码器,现在已经用手机替代了,再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医生采样,采样有两种一种是棉签插到鼻子里,一种是插到喉咙...

今天上海公布的疫情数据到了一个高峰,但是核酸检测还是要继续,以前小区核酸检测的自愿者已经很疲乏了,要求更换,于是本人第一次担任核酸检测的自愿者,职责是引导员也就是维持次序,引导检测者保持一定距离、不要拥挤。所以利用这个机会总算较近距离拍摄到了核酸检测的一些情景,了解到了核酸检测的细节。

大概过程是这样的,首先将核酸检测的的条形码(图6)贴到采样管上(图7),然后扫码员先扫采样管上的条形码,然后扫每个检测者手机上的核酸码,记录每个人的信息并将采样管上的条形码对应数据上传,以前这个扫描使用专用的扫码器,现在已经用手机替代了,再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医生采样,采样有两种一种是棉签插到鼻子里,一种是插到喉咙里,这次是喉咙采样,这是大家比较愿意的,插鼻子大都人们感觉难受,最早我为了参加马拉松摄影时第一次核酸检测两种都要做,而且插得很深,不但鼻子难受,喉咙插得差点呕吐了,现在好多了。最后采样管都要收集到蓝色的小箱子(图9)里,并附上一张详细记录(图8),封贴到蓝色小箱子封口。详细记录为:采样单位、采样地点、采样时间、数量、核对人签字。

核酸检测不只是这些技术、操作,其实人的因素比这些更难、更烦,这两天人们已经厌烦了,所以偌大的小区十幢楼栋只有252人参加,我家楼栋我在统计核酸、抗原时知道就有240多人,小区10个楼栋少说起码有上千人(各楼栋楼层不同),也就是说大概四分之一的参加今天的核酸检测,所以真心希望所有人能参加核酸检测,有利于早日发现阳性,早日隔离,有利于早日疫情控制。另外还有阳性人员不肯去方仓的,希望在家转阴,为此自愿者只能在他要经过的路上先喷杀消毒剂(图5)。

唯物观
为何“非典”会突然消失?持续三年的新冠疫情,何时才能结束?
为何“非典”会突然消失?持续三年的新冠疫情,何时才能结束?
白

大白们好可爱。

PS:非原创,源于安全教育平台。

大白们好可爱。

PS:非原创,源于安全教育平台。

28岁电影
巨石强森确诊新冠,两年前与大猩猩同台演戏
巨石强森确诊新冠,两年前与大猩猩同台演戏
夜想月雫

病态的慕强

看了一个up主拍的视频,那里面没有生机勃勃,没有特殊的情绪,没有华丽的服装和富丽的装潢,没有刺激的生活,没有“佛系”的营销,也没有特别对生命的困境的强调。一个五十几岁的人和一只十九岁的猫,仿佛避开了纷繁的人世,普普通通地生活。

我知道镜头下的东西永远不会真实,但一些被提炼出的、能够触动人的感受永远不假。


进入社会的人好像都只会晒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我突然意识到这也是一种生存压力的体现:晒出自己的烦恼、吐槽似乎变成了可能被别人利用攻讦的“弱点”,是人们密不透风的自我防御的巨大漏洞。

人很难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并且越是在意这些弱点,就越要宣传自己的美好。

大部分人总是被大流裹挟,当歌颂强大...

看了一个up主拍的视频,那里面没有生机勃勃,没有特殊的情绪,没有华丽的服装和富丽的装潢,没有刺激的生活,没有“佛系”的营销,也没有特别对生命的困境的强调。一个五十几岁的人和一只十九岁的猫,仿佛避开了纷繁的人世,普普通通地生活。

我知道镜头下的东西永远不会真实,但一些被提炼出的、能够触动人的感受永远不假。


进入社会的人好像都只会晒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我突然意识到这也是一种生存压力的体现:晒出自己的烦恼、吐槽似乎变成了可能被别人利用攻讦的“弱点”,是人们密不透风的自我防御的巨大漏洞。

人很难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并且越是在意这些弱点,就越要宣传自己的美好。

大部分人总是被大流裹挟,当歌颂强大和美好成为唯一的“正能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只能成为框在画框里的定格鲜花。

但就像我在三八妇女节那天发的留言一样,我一贯认为美好的背后并不只是美好,美好本身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东西。

从另一方面来说,对自己的痛苦的遮掩,也一定程度上可以引申为对可能到来的轻视、欺辱的担忧。它反映了社会对于“强”的病态的追求。慕强心理是每个人都存在的,我不觉得它不对,但慕强不意味着鄙弱。

在新冠的种种事件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慕强鄙弱的观念带来的后果:人们乐于助人,乐于去做强者,但真正弱者的声音、面孔是无法被看到的。即使是弱者自身,也对自己需要他人帮助的状态感到羞耻。而那些无法自理的人无疑时时刻刻都遭受着身心的双重打击。

更不用说有些人内心怀抱着“乱局中,抛弃廉耻和礼义,抢走别人的资源自己才能活下去”的野兽心理,原本合理分配就可以共渡难关的局面却被这些人搞得一团糟。他们大概都信奉“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以自己权力、武力上的强势沾沾自喜。

而极端绝望的弱势者是怎么想的?

“我拖后腿了,大家嘴上说没事,尽力帮助我,但我一直好不起来的话,就是在浪费大家的精力和善意,还不如现在就去死。”

同一个个跳楼的人一样,很多跳楼者犹豫很久,站在显眼的高处,被人们看到,有些人在试图救他,有些人嘲讽他懦弱、作秀,甚至说救人的也是为了名声。当然我说的弱者指已经到了无法掌握自身命运的地步的人,尤其是失去希望的。

所以有些跳楼者明明留恋人间到了最后,却依旧选择了离开。那份绝望比跳楼这件事更令我震动。

真正绝望的人,你甚至不会知道他来过这人世。他会收拾好一切,静悄悄地走。除了身边最亲的人,别人也许根本就不会有所触动。啊,他居然自杀了。好可怜。

这就是一条没有极高知名度的生命所能溅起的涟漪了。

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却再也不会被追究了。

只需要一滴墨,清水就可以被污染。

只要一小个伤口,蚂蝗和苍蝇就会蜂拥而至。

现代社会,街道也许能够干净,但公共心理的环境,依旧是脏乱丛生。

所以越是弱者越不敢暴露,他们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不美好,没有办法消化他人的鄙夷,即使那有时候其实是善意的提醒。

这并不是弱者的错。当所谓的文明社会回到了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没有人能永远强大,压力只能不均等地分配到不同时间的不同人身上。

有多少人很久没有拥抱自己了呢?又有多少人失去了真正的对他人和自己的善良?

在否定弱势群体的时刻,请反思一下自己的哪个部分也被同样杀死了。

时刻记得,你也是人。



这一段话反复修改了很多次,现在发现“慕强鄙弱”这一点其实可以说在“父权社会”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势力最弱的群体粗略划分,是老人和幼儿,其次是女人、残疾人,然后是普通男人,最后是掌握钱权的男人。

一级一级的压迫,即使这阶层中有许多个例能跳出框架,套在他们脖子上的锁链却从不会真正断开。

那是社会套上的无形枷锁,凭借一个人是掰不断的。每个人都深受其苦,但大多数人都摸不到锁链的形状,只会在锁链被互相拉扯得更紧时攻击对方。

人性的黑暗构成的地狱,文G时期已经有几代人经历过了。十年时间里,摧毁和倒退的无法用同等的时间衡量。

地狱并不真实存在,只有人心能够让它外化。

我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在轮回,每个人都能看到历史,改变却这么难?

也许极致的短视自私,才是终极的恶吧。

在下周星星
在家就能自测新冠,超详细教程来啦。大家要注意防范!
在家就能自测新冠,超详细教程来啦。大家要注意防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