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型冠状病毒

12万浏览    1697参与
淡清如竹

疫情中的平凡人生(十五)

2.22

一天n变的填报方式,在前天由纸质变成了二维码填报。

社区怕我不会,派了个青年志愿者过来指导。

人是来了,可上午却没有一个是从外地返回的人员,志愿者妹子陪着我坐了一上午,始终无法实地操作。

下午,疾控中心终于来采样了。

我和医生领着他们去到大叔家里,大叔看到全副武装,防化服的医生不明所以,一听要采样,又吓得不行。

我和医生在疾控中心走了之后,给大叔家人量了体温,没有体温枪,只能使用水银体温计,可要取得最准确的效果,要用水银体温计量10分钟。

四个人,四十分钟。

所幸大叔一家都没有发热现象,倒是我自己担心我的感冒引起发热。

志愿者妹子在疾控中心离去不久后,来到值守室,准...

2.22

一天n变的填报方式,在前天由纸质变成了二维码填报。

社区怕我不会,派了个青年志愿者过来指导。

人是来了,可上午却没有一个是从外地返回的人员,志愿者妹子陪着我坐了一上午,始终无法实地操作。

下午,疾控中心终于来采样了。

我和医生领着他们去到大叔家里,大叔看到全副武装,防化服的医生不明所以,一听要采样,又吓得不行。

我和医生在疾控中心走了之后,给大叔家人量了体温,没有体温枪,只能使用水银体温计,可要取得最准确的效果,要用水银体温计量10分钟。

四个人,四十分钟。

所幸大叔一家都没有发热现象,倒是我自己担心我的感冒引起发热。

志愿者妹子在疾控中心离去不久后,来到值守室,准备继续做技术填报指导,可惜,下午还是没有新人返回。

街上的人渐渐多了,不再像以往的空城,有了人气和生气。

可百分之九十的店铺仍旧关闭,一切有了变化,一切又好似没有变化。

在晚上走去值守室的路上,看着一路上的卡点小棚,想起了王维的少年行。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东方双子座

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在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美国等全球多个国家蔓延;东非蝗灾;印度、巴基斯坦蝗灾;美国1.4万人死于流感;严重流感疫情肆虐俄罗斯;尼日利亚爆发新一轮拉沙热病毒;南美洲多国爆发登革热病毒;巴西发现神秘病毒,90%以上基因无法识别;法国首现番茄病毒;中国广东省出现诺如病毒;亚马逊森林火灾;澳大利亚丛林大火;南极创20.75℃记录;北极甲烷大爆发;南北极冰川消融,珠穆朗玛峰冰雪融化,各种“沉睡”了数万年甚至上亿年的病毒,即将“苏醒”……

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在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美国等全球多个国家蔓延;东非蝗灾;印度、巴基斯坦蝗灾;美国1.4万人死于流感;严重流感疫情肆虐俄罗斯;尼日利亚爆发新一轮拉沙热病毒;南美洲多国爆发登革热病毒;巴西发现神秘病毒,90%以上基因无法识别;法国首现番茄病毒;中国广东省出现诺如病毒;亚马逊森林火灾;澳大利亚丛林大火;南极创20.75℃记录;北极甲烷大爆发;南北极冰川消融,珠穆朗玛峰冰雪融化,各种“沉睡”了数万年甚至上亿年的病毒,即将“苏醒”……

依云呐
“如果国家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

“如果国家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我可以去。”——毛不易

“如果国家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我可以去。”——毛不易

嘉明

大爱无疆,春回世间

1

医者何去?

抗战役,救苍生!

如若不回?

便若不回!

2

“呐,格瑞,今天还要去吗?”金站在门口,倚着门框,看着正在换鞋的格瑞。

“嗯,这几天病情很严重,省里有几个会要开--在家待着别乱跑,我争取晚上早点回来。”格瑞拿起鞋柜上仅剩的一只口罩,皱了皱眉头,但马上又恢复成了面瘫。

“怎么了?”金注意到了格瑞脸上细小的表情。

“没什么,你快回屋吧,屋外冷别冻感冒了。”格瑞。不动声色的越过了这个话题,把口罩戴上,要出了门。

3

“这次的医疗防护已经快用光了,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坐在主席台上的院长锁着眉头看着下面一言不发的一种医生叹了口气,站起来说:“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1

医者何去?

抗战役,救苍生!

如若不回?

便若不回!

2

“呐,格瑞,今天还要去吗?”金站在门口,倚着门框,看着正在换鞋的格瑞。

“嗯,这几天病情很严重,省里有几个会要开--在家待着别乱跑,我争取晚上早点回来。”格瑞拿起鞋柜上仅剩的一只口罩,皱了皱眉头,但马上又恢复成了面瘫。

“怎么了?”金注意到了格瑞脸上细小的表情。

“没什么,你快回屋吧,屋外冷别冻感冒了。”格瑞。不动声色的越过了这个话题,把口罩戴上,要出了门。

3

“这次的医疗防护已经快用光了,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坐在主席台上的院长锁着眉头看着下面一言不发的一种医生叹了口气,站起来说:“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大家穿好防护服去忙吧!”

“院长,C市的一家工厂还存了很多货。”格瑞故意慢到最后,待整个会议室,只有他们两个后才冷冷的开口。

“什么?那为什么刚才不早说?”院长拿资料的手抖了一下,沉重的黑眼圈上一双眼睛闪烁着兴奋与激动。

“A市到C市的路被封了,除了飞机恐怕其他的车也过来不了多少,所以货就能运一点,我们不能扰乱军心做没把握的事。”格瑞关上了门,看着院长那苍老的面孔,明明才过两个月,人却像老了十岁。

“能运多少运多少?我去打点下,争取能多运就多运,对了,格瑞,你负责哪个项目?进行了多少?”

“正在收尾阶段……”

4

星垂满天,月光笼罩着这座伤痕累累的城市,格瑞迎着微微刺骨的寒风,回到了家。家里没开灯,格瑞猜着金已经睡着了,于是轻手轻脚的收拾一下东西,摸黑用消毒水洗了一下手,又慢慢的回到了卧室。

然而床上一片冰凉,他早上离开叠的被子还像豆腐块一样放在床脚。

金?!

格瑞心中猛地一凉,手忙脚乱的开了灯,连鞋都没穿便冲向门口,半路上还差点滑在了地上。

“咔-”

格瑞刚到门口,门边开了,金还保持着开门的姿势,脸上有收不住的惊愕。

“格瑞,你,怎么了?”金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让你别乱跑吗?你怎么就不听话!感染了怎么办?”格瑞没有回答金的问题,他的样子很狼狈,脸色极为生气。

“我,我不是看你的医疗用品没了去C市帮你买了点吗?”金很委屈,撅着小嘴。

格瑞听到这话气消了一半,他门口看去:“你买了多少?”

金一闪便出了门,格瑞跟着他来到车库,一开车库门格瑞便被惊到了——一车库的防护用品。

“当,当,怎么样,我把他们2/3的存货都买了——因为听说你们医院也没了,我就多买了一些。”金邀功似的笑着。

“可是,你怎么运来的?”格瑞不敢相信的问道。

“嘻嘻,你忘了,凯莉的管家可是飞机厂厂长,用几架飞机算什么?”金眼里闪着兴奋,一脸求夸奖,求表扬。

“干得好,金。”他由衷的表扬了一句,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喂,院长吗?我爱人帮我们运来了货,我给医院送去,麻烦您在医院接应一下。”

他打完了电话钻进车里,发动了车子,然后伸出头,对站在车库口的金说:“别以为这事儿就那么完了,现在罚你立马去睡觉。”

金听他前面的话原本愣了一下,听完了格瑞的话后立马了敬了不规则的军礼 ,嬉皮笑脸的说:“是,医生。”

5

第二天一早金摸摸床头,并没有格瑞的身影。

还没回来吗?金一手揉着眼,一手打开手机,手机上显示一条未读信息,时间是凌晨五点。

金点开,是格瑞的,上面说他要去外省考察一周,让金在家好好待着。

“真是的,又出差。”金固然有些不满,但语气还是很骄傲,毕竟有一个救世救民的爱人,谁能不骄傲呢?

6

格瑞说出差一周,但是因为研究有些进程,所以在那里和一众医生研究了几天,带回来时已经过了两周。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迎接他的不是在家里笑嘻嘻的金,而是在隔离室里脸色红里透白,一身白蓝医院服的金。

“怎么回事?!你又出去了?”格瑞趴在玻璃窗上,往日高冷形象全在看见这一幕瞬间崩溃,瓦解。

“放心,我没事啦,你不用太担心,毕竟你是医生,救那么多人,积的德好歹也会转移给我一点,没事的。”金很虚弱的冲着格瑞笑,掌心与玻璃外的他的掌心紧贴在一起,无比亲密,却又极其遥远。

一旁的护士好心:“提醒医生,您的手术要开始了。”

“我不去。”

“他马上去。”

两人异口同声。

“金,你......”格瑞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马上去!”金抬头看了一眼护士,又回过头来看着格瑞:“你不能只管我,你是医生啊,还有很多人等着你去救啊!”金的语气很坚定,眼神中闪着光。

“......好,我去,你一定要等我回来,药品马上就研究出来,你一定要等着我。”格瑞站起身来,转身便匆忙出去了,他怕他慢一点,回下头,便会永远停留在这里。

“为什么不告诉他?”安莉洁站在门口慢吞吞地问道。

”告诉他什么?告诉他我的体质和别人不同,潜伏期只有三天,还是告诉他,也许这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金的眼眶红了,望向格瑞离开的背影是那样的无奈和不舍。

“......对不起。”良久,安莉洁才轻轻说。

“不用对不起,我不能扰乱他的心智,他可是就是救命的医生呢,我应该谢谢你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陪着我,向我对他说声谢谢吧!”金说完便退回到床上,玩弄着床上的一朵绣球花。

阳光倾洒下来,给花的外表和金镀上一层金色,从远处望去,像极了一个度误入凡间的天使,然而天使要回去了:“今天天气真好啊!”

6

格瑞完成手术后一点也不敢耽误的,便冲进了研究室,困扰了他两周的难关,在这两天被硬生生地攻下来,于是后面的研究便势如破竹。

所有的工作终于完成,已经四天没合眼的格瑞急忙向隔离室赶去,然而隔离室空空荡荡。

“他已经走两天了。”安莉洁走过来对着愣在门口的格瑞轻轻说。

格瑞听到这话,脑袋上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棍,眼前一黑,然后又是一股刺眼的光,扎了他心脏千疮百孔。

地上有一堆水,它刚刚还在眼睛里,怎么就掉下来了呢?

与此同时,第一批药物正式用于市场治疗。

https://mp.weixin.qq.com/s/-cWM5pyN85TlaRxemv_h1g

叶长安
等一个春暖花开🌸 那一天...

 等一个春暖花开🌸

那一天  值得等待🎐

那一眼  满载星海💫

惊喜会在裂缝中结果🌈

 等一个春暖花开🌸

那一天  值得等待🎐

那一眼  满载星海💫

惊喜会在裂缝中结果🌈

白小树

2019-nCoV的“疫”生

本故事纯属虚构,脑洞大开的产物

这是一株新冠病毒的“疫”生故事,我们暂且称它为小新

1.

小新和兄弟们乘坐液态母舰潜入了新大陆。潜入很成功,暂时没有不识趣的小白发现它们。大家悄悄地利用大陆上的资源不断发展壮大,顺便制造了一些混乱。相信我,这并不是小新和兄弟们的本意。

2.

小新和它的兄弟们已经在这个环境中潜伏了7天。可能是动静闹得有点儿大,小白们发现了它们,大战一触即发。

3.

升温?吞噬?小白们可以换些新花样吗?就这个程度怎么能消灭骨质清奇的小白和它的兄弟们呢?小白们!放马过来吧!今天也是战斗的一天呢!

4.

经过研究,小新和它的兄弟们决定派出一些兄弟去寻找下一片殖民地...

本故事纯属虚构,脑洞大开的产物

这是一株新冠病毒的“疫”生故事,我们暂且称它为小新

1.

小新和兄弟们乘坐液态母舰潜入了新大陆。潜入很成功,暂时没有不识趣的小白发现它们。大家悄悄地利用大陆上的资源不断发展壮大,顺便制造了一些混乱。相信我,这并不是小新和兄弟们的本意。

2.

小新和它的兄弟们已经在这个环境中潜伏了7天。可能是动静闹得有点儿大,小白们发现了它们,大战一触即发。

3.

升温?吞噬?小白们可以换些新花样吗?就这个程度怎么能消灭骨质清奇的小白和它的兄弟们呢?小白们!放马过来吧!今天也是战斗的一天呢!

4.

经过研究,小新和它的兄弟们决定派出一些兄弟去寻找下一片殖民地。假意被小白困住,小新和部分兄弟乘坐着一艘新的母舰离开了身后久攻不下受到小白抵死反抗的陆地,向着新大陆进发。

5.

在路上,小新做为家族中的老家伙,给这些家族中的新生代讲起了那些过去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它们的祖先生活在一块黑色大陆上。在那块大陆上,毒之一族和老白家族和谐共处,大家安居乐业。毒之一族是个庞大的家族,有许多的支系,小新们的祖先就是这其中的一支。那时后,先人们不必东奔西顾,不必疲于奔命,不必战斗,也不比为了生存担忧。那是一段美好时光。

可惜一场意外发生,黑色大陆遭受了灭顶之灾,大陆上所有的生命都转移到了新大陆上。可新大陆并不适合大多数的毒之一族的族人们生活。小新的妈妈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生的。和其它族人们不同的是,小新妈妈很适应那片新大陆的生活,于是并没有和其他族人一起离开,而是在那片新大陆上扎下根来,繁衍生息。

但好景不长,新大陆又被破坏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小新和兄弟们开始了东躲西藏,和小白争斗,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生活。

6.

“不过啊,我们的祖先可是在最危险的黑色大陆混过的,黑色大陆上的老白都是咱们祖先的兄弟,新大陆上的这些小白和它们比都弱爆了好吗?我们,当然会是最后的胜利者。”小新这样对围在它身边的孩子们说。

7.

    潜入失败,母舰被看不到头尾的城墙抵挡在了新大陆之外。“通往新大陆的道路不止一条,别灰心啊孩子们。”小新勉励着面前这些垂头丧气的小家伙。

8.

“发现机会!看,上面有两个黑洞,黑洞周围的舰体可以帮助我们的母舰进入这片新大陆!”小新说着驾驶着母舰改变航线,向上飞去。“Pia!”的 一声,母舰撞在了一面透明的墙上,动弹不得,进退两难。

9.

透明的墙上突然被喷洒上了大量战舰,战舰上载着些小新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西可以将它们置于死地。这些东西没有生命,却在快速掠夺着它们的活力。希望留在那块大陆上的兄弟们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这是小新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念头。

10.

“这几天体温都正常,炎症也有明显好转,前天和今天的核酸检测都为阴性,恭喜你,可以出院了。回去这两周注意休息,我们还会定期再和你联系。”


end

Evangeline

生存,

不靠口罩,

靠罩口。

敬畏生命,

拒食野生,

别让一食之快,

演变一世之殇。

生存,

不靠口罩,

靠罩口。

敬畏生命,

拒食野生,

别让一食之快,

演变一世之殇。

煜落

疫情隔离期间,宅在家里不是上网课就是写作业,你是不是也一样呢?


今天我被我妈催着练书法,临摹字帖上的字没手感。于是我决定写一些与实时有关的内容。

文字内容: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雄起 

结果想法很美满,现实很骨感 还是写的很吃藕(orz)【就是这张宣纸右侧的诗,我写得什么辣鸡字】

因为是第一篇老福特,所以选择这具有重要意义的内容。中国加油!!🇨🇳

疫情隔离期间,宅在家里不是上网课就是写作业,你是不是也一样呢?


今天我被我妈催着练书法,临摹字帖上的字没手感。于是我决定写一些与实时有关的内容。

文字内容: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雄起 

结果想法很美满,现实很骨感 还是写的很吃藕(orz)【就是这张宣纸右侧的诗,我写得什么辣鸡字】

因为是第一篇老福特,所以选择这具有重要意义的内容。中国加油!!🇨🇳

东村居士
鬼贱愁

十七年  ——致敬抗疫逆行者                   

鬼贱愁

大鹏一日同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宣父犹能畏后生,


丈夫岂可轻年少。


十七年前,SARS(非典)爆发在中国广东,扩散至全球,历经一年时间才被消灭。当时, 尚还懵懂的中国人民以为这仅是一个流感,没有人在意。直到一个男人站了出来,揭开了羞布,带领广大医护人员冲在最前线。...


十七年  ——致敬抗疫逆行者                   

鬼贱愁

大鹏一日同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宣父犹能畏后生,


丈夫岂可轻年少。


十七年前,SARS(非典)爆发在中国广东,扩散至全球,历经一年时间才被消灭。当时, 尚还懵懂的中国人民以为这仅是一个流感,没有人在意。直到一个男人站了出来,揭开了羞布,带领广大医护人员冲在最前线。


十七年后,COVID-19(新冠肺炎)再次爆发在中国湖北。这一次,不止那一个男人站了出来,数以万计的白色战袍奔赴前线,他们有的仅是弱冠之年,有的已年过花甲,但他们依然用自己渺小的身躯为人民拉起抗疫第一战线。


那个男人,叫钟南山。他用行动告诉我们,他,永远会像一座山为人民抵挡灾难。


十七年前,有一家医院,仅用了七天时间就被建成并投入使用。那个地方,叫小汤山。那家医院,叫小汤山医院。


十七年后,中国又一次展现了中国速度,十天时间建成火神山医院,十三天时间完工雷神山医院。正当所有人都好奇中国这一奇迹是怎么诞生的时候。一次采访震惊中外,那是一次对雷火建设者们的采访,记者了解到,当建设通知在一个个群聊中传开,我们明白了什么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无数的普通人在寒风彻骨的夜晚从暖和的被窝里爬了出来,他们拼搏的目标不是别的,只有两个字:人民。那一刻这些普通人成为了“战士”。


十七年,它代表着什么?那是刚走向成年的最美青春,十七年的时间,是美好,是奋斗,更是精彩。十七年前带头冲锋陷阵的,是钟南山,十七年后,第一个冲上去的是年仅三十五岁lw亮医生,十七年的时间,他接过了这沉重重的大旗却倒在了战斗中。那么我们又有几个十七年呢?我希望,十七年后,现在十七岁的我们能冲在前沿,能为人民挡住浪潮。


  若天命,行军武者。


        留韶华,俱付战火。


  匹夫无畏,轻抛安危,践生死一诺,将身与马革裹。


        饮烈酒半浑浊,同仇忾鸣金戈。


        封狼居胥事如昨,青冢埋处旌旗遮


蝶梦~周雨婷

填词—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一波紧急填词帮@柚子茶加冰半糖 

要了授权我来发一下!

武汉加油!

原曲 华晨宇《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图片]


一波紧急填词帮@柚子茶加冰半糖 

要了授权我来发一下!

武汉加油!

原曲 华晨宇《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湖州中学生升学规划
季敛

黎明之后

/学校征文,激情产物

/谨以此篇献给所有抗疫的一线医务工作者

/太阳总会升起,在某个清晨

/专业不过关


      2020,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新年的脚步刚刚踏足这片大地,却被病毒硬生生地逼退,竟生出几分清冷的模样。正值冬春交际之时,长夜依旧漫漫,太阳隐没在黎明之后,不见踪迹。

      而在武汉的某座医院中,灯光彻夜常明,衬出这座庞然大物的棱角...

/学校征文,激情产物

/谨以此篇献给所有抗疫的一线医务工作者

/太阳总会升起,在某个清晨

/专业不过关

    

      2020,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新年的脚步刚刚踏足这片大地,却被病毒硬生生地逼退,竟生出几分清冷的模样。正值冬春交际之时,长夜依旧漫漫,太阳隐没在黎明之后,不见踪迹。

      而在武汉的某座医院中,灯光彻夜常明,衬出这座庞然大物的棱角分明,沉默而不可撼动,这里是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他刚刚结束一场长达几个小时的手术,还没来得及坐下歇一歇,同队的年轻医生看到他便伴着急切的声音冲了过来:“周医生!周医生!你快去东病区3室看看,那边的病人和咱们队的护士闹起来了!”

      “什么?走,快过去看看!”他心头一紧,虽然前线的工作压力大,但他们最怕的还是医患冲突,一个处理不当就可能升级为医闹现场,这段时间里全国各地发生的医闹事件不计其数,许多医生也因此增加了感染风险。压下心头的担忧,他作为这支支援医疗队的领队,必须阻止事态的进一步升级。

       东病区是新型肺炎的轻症隔离区,虽然工作的危险性相对小一些,但那里却是收治人员最密集、流动最大的一个区,病人的情绪也相对不稳定,容易发生这一类的事情。

       然而等他赶到的时候,事态差不多已经平息了。他松了一口气,起冲突的那位病人被护士们和同病房的病人劝住了,人们正围在身边劝说他。而那名女护士正靠在病房外面,低着头一言不发,陪同的同事轻轻搂着她,拍抚她的手臂,低声安慰着。

       他暗自叹了口气,心中泛起对这帮年轻孩子们的心疼。

       他上前拍拍女护士的肩膀,意示她抬头:“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们。”

       女护士急忙点头,在防护镜和口罩保护下看不太清她的神情,只能看到一双眼角发红的眼睛。

      “谢谢周医生。”她们道了谢以后便匆匆赶往下一个病房了。

       

       事情完全解决后已经接近深夜了,那位病人是新入院的,脾气暴躁说话冲,不配合治疗,赶上今天查房的护士给他做检查,病人情绪激动不配合,便和护士起了冲突。其实他也不是不理解,任凭谁突然患病被隔离起来,也不会有好脾气,但他更心疼那名无辜遭殃的护士。

       他看了看值班表,今晚还是那名护士值夜班。他想了想,找到那名护士,想劝她今晚回宾馆好好休息休息,缓解一下情绪。

       女护士站在他面前,眼睛还发红,防护镜上还有些雾,显然是哭过了,声音还沙哑着: “不用,周医生,这有啥呀,明天早上我就下班啦。”

      “休息休息再投入战斗,值班还有别人呢,没事。”他劝道。

      “我真的没事,虽然有点委屈吧,但是当我看到其他病房的病人还安慰我逗我,他们还给我写小纸条,给我写加油……我一想到他们还在这儿遭罪,我就睡不着,回去也休息不了,还是在这儿多看看他们吧。”女护士的声音不大,带着点哽咽,却温柔坚定:“倒是周医生好几天没回去休息了吧,您还是去休息休息吧,我们队长要是累倒了这可怎么办?”

       他缄默,没想到自己反而被她关心了。

       也是,能站在这里的每一位医护人员,谁不是内心柔软外表坚硬的战士?他们以凡人之躯与死神抗争,比肩众神。

      “谢谢,我没事,那你工作吧,注意休息,”他也不劝了,只是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工作区,由于突发事件,他临时把自己的查房任务交给同事了,现在还得过去接手。

       一路上,他看着身边一个个白蓝相间,防护服上写满名字,却认不出模样的身影从他身边走过。

       他突然想起自己那名一起共事多年,一周前被确诊感染的同事,在电话里坚定地说等他好了就再上一线,过来支援他们。

       他想起昨天妻子发来的微信,是一张图片,是他的女儿,那个一直被他捧在手心的小姑娘,在纸上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写下的清秀字体:  爸爸加油,我等你回来。

       他想起自己在大学毕业典礼上的宣誓:我志愿献身医学,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 

       他内心翻涌如海。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役中,奋战在一线的战士们有千千万万,他只不过是其中一名罢了。谁都不是英雄,也没有多伟大,他只想尽自己可能多救回一个生命,打赢疫战,渡过这次难关,他的家人还在家里等他回去呢。

       这场与病魔的较量,除了赢,他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几乎是一夜奋战,三个小时前他才交班抽出空来在休息室里睡会儿觉,然而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却打搅了这场来之不易的休息。他皱了皱眉,头在嗡嗡作响,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他伸手去够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掀开半个眼皮去看手机屏幕。

       是主任的电话,他急忙坐起来接通。

       主任的声音听起来沙哑而急促,似乎是还在繁忙的工作中:“小周!第二批支援物资到医院了!还有那个,新的支援医疗队半个小时后就到啊!你赶紧准备准备,我这儿走不开,你去接一下,安排好物资后带他们熟悉熟悉工作!”

     “好的,我知道了主任。”  他连忙应答,挂断了电话,赶紧爬起来收拾自己,心里想着得给支援医疗队留下精神的一面,不能刚来就让人家心里打鼓。

       他不经意间撇向窗外,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照耀在每间房屋的顶部,折射出光斑,闪得人发晕。宽阔的道路不断延伸出去,在尽头分岔,构成这座城市的脉络。似乎是有人拨动了琴弦,鸟儿振翅从窗前滑过,风摇晃着光秃秃的树枝,串连起屋外的脚步声,说话声,仪器运作的声音,一并落入了他的耳朵里。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平稳规律又坚强有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夜晚已经过去,他们也挨过了黎明,接下来就该迎接天亮了。

【瞎叭叭】

接到学校征文通知时就想写这个了,看了半天b站混剪哭的一塌糊涂然后激情创作,说不上什么文体,和其他优秀征文比起来小众不吃香,可能是凉了2333,其实我也能写那种议论体带着煽情的东西,但是我还是想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可能这就是透明写手的固执吧。

最后希望每一位白衣天使们都平安归来,感谢你们❤

Tone

在家没能去上班的这段时间,画了一本公益科普小绘本,从简单实用的角度让孩子们了解基础的防护。

这是一次深刻的经历,我们也许都经历了紧张、害怕、担心…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

亲爱的宝贝,希望小小的绘本,能带给你温暖❤️

(科普相关参考均来自网络,公益绘本,开放转载、非商业使用)

在家没能去上班的这段时间,画了一本公益科普小绘本,从简单实用的角度让孩子们了解基础的防护。

这是一次深刻的经历,我们也许都经历了紧张、害怕、担心…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

亲爱的宝贝,希望小小的绘本,能带给你温暖❤️

(科普相关参考均来自网络,公益绘本,开放转载、非商业使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