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岩

130浏览    20参与
东山高卧

《绿地》

小记

       这一张花了好多时间,主要是不知道画一些什么,最近的画作都是做好肌理了再想画什么的,总会有从中间卡壳的情况。

      用了一些浮世绘和壁画的元素,在此绘画期间还制作了颜料,红云和土黄都是用的自己制作的颜料,感觉很不一样,有绘画的图文小记在P10 P1完整图,继续努力吧

天雅新岩 鹿鸣堂石青 荷拜水彩 自做土绘具土红土黄 墨运堂珠光 银箔 金源阳光矿物菊花黄细...

《绿地》

小记

       这一张花了好多时间,主要是不知道画一些什么,最近的画作都是做好肌理了再想画什么的,总会有从中间卡壳的情况。

      用了一些浮世绘和壁画的元素,在此绘画期间还制作了颜料,红云和土黄都是用的自己制作的颜料,感觉很不一样,有绘画的图文小记在P10 P1完整图,继续努力吧

天雅新岩 鹿鸣堂石青 荷拜水彩 自做土绘具土红土黄 墨运堂珠光 银箔 金源阳光矿物菊花黄细沙

东山高卧

《幸福时光》P2完整图

是一位娃娃领的小妹妹哦

用了在弟弟拿那里借的油画棒

具体材料:敦煌沙 油画棒 岩彩 水彩 墨运堂珠光 银箔

《幸福时光》P2完整图

是一位娃娃领的小妹妹哦

用了在弟弟拿那里借的油画棒

具体材料:敦煌沙 油画棒 岩彩 水彩 墨运堂珠光 银箔

东山高卧

《珊瑚海》

海洋的星空也很美哦!

图二完整长图

《珊瑚海》

海洋的星空也很美哦!

图二完整长图

东山高卧

晴天娃娃 天晴了

图二长图

晴天娃娃 天晴了

图二长图

东山高卧

《幼时的梦》


        桂花树会结果吗?

        果子会不会像星星一样挂在天上?

        我可以拥有一座城堡吗?

        为什么天上是在下雨 会下小星星吗?

《幼时的梦》


        桂花树会结果吗?

        果子会不会像星星一样挂在天上?

        我可以拥有一座城堡吗?

        为什么天上是在下雨 会下小星星吗?

东山高卧

《一只猫的午后》

        这幅图的起因是去朋友家赶作业,看到了猫猫悠闲的蹲在猫抓板盒子里面睥睨天下的姿态

        我就想这个盒子里面要是有大片的鲜花它会不会很开心 一直在一个盒子里 盒子里面就是它的世界。

        用了菊花黄细沙打底,做了三层,一层一层往上面叠加(两天 重庆太潮湿了一层底等干半天还不...

《一只猫的午后》

        这幅图的起因是去朋友家赶作业,看到了猫猫悠闲的蹲在猫抓板盒子里面睥睨天下的姿态

        我就想这个盒子里面要是有大片的鲜花它会不会很开心 一直在一个盒子里 盒子里面就是它的世界。

        用了菊花黄细沙打底,做了三层,一层一层往上面叠加(两天 重庆太潮湿了一层底等干半天还不干)

        砂子底完成,在底上面刷胶矾三层 贴铜箔(因为砂子底凹凸不平,铜箔干了用刷子刷就会在砂子最上面留下一层铜箔)

        底制作完成

        起稿 铅笔勾型,因为是砂子底直接用的水彩定色块

        细化就那样

       

巫祈

【新岩】比连载更长的故事

  《+NATURAL》的完结——准确来说是腰斩,是在亚城木梦叶人如其名的不久后,虽然自己已经尽力了,但是俗话说,兵败如山倒,作为漫画家到这个地步也已经无力回天了吧。


  在心中与自嘲无异般地挖苦着,岩濑爱子合上了手中的书。


  不过,不知道是否也是由于这件事,最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绪有些改变了,如果说之前对亚城木——不,应该说是高木君——是执念的话,现在更应该称其为信念?


  而且总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有些……松懈?


  在...

  《+NATURAL》的完结——准确来说是腰斩,是在亚城木梦叶人如其名的不久后,虽然自己已经尽力了,但是俗话说,兵败如山倒,作为漫画家到这个地步也已经无力回天了吧。

 

  在心中与自嘲无异般地挖苦着,岩濑爱子合上了手中的书。

 

  不过,不知道是否也是由于这件事,最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绪有些改变了,如果说之前对亚城木——不,应该说是高木君——是执念的话,现在更应该称其为信念?

 

  而且总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有些……松懈?

 

  在显然还没有理清自己心情的情况下,岩濑爱子已经收拾好了桌面上本就算的上整洁书籍,起身,挎上挂在衣帽架上的包,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新妻英二显然没有预料到岩濑爱子今天,现在,会到自己家来,毕竟就算熟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将他视为“超能力者”,但他那份几近预知的直觉的使用范围也仅限于漫画,再多就是勉强触及漫画家罢了。

 

  但是对于现在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岩濑爱子,促使她出现的原因应该只是与她本人的意志有关,而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漫画家这一职业的行为范畴,更何况自己对于岩濑此人本就把握地还没那么准确。

 

  在埋首于眼前的画纸时,新妻英二像是为了给自己全是漫画的脑袋放个假般,不意味着什么地在脑海中做着思想体操。

 

  “诶……秋名老师为何会来我这里?”

 

  本着基本的社交礼仪,新妻头也不回地问道。

 

  “《+NATURAL》完结了。”岩濑的声音一如既往,平静地傲慢着。

 

  “是,”新妻英二保持着自己的速度,“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港浦先生也通知我了。”

 

  “我明白。”这句从岩濑口中冒出的话,几乎可算是冒犯般地打断了新妻。

 

  岩濑说完便闭上了嘴,于是空间理所当然地安静下来,只有新妻在纸上作画的些许声响,连他以往作画时伴随着的怪叫也在此时——甚至于比这更早——消失不见了。

 

  “……NA……《+NATURAL》……一直以来辛苦您了。”

 

  句子的开头还带着颤抖的迟疑,以及过剩的自尊心。

 

  新妻英二的笔触停了下来,他注意到了与这句话几乎同时出现的衣料摩擦声,而这声音的产生多半是因为,鞠躬。

 

  他肯定了今天的秋名老师与平日不同的想法,毕竟就他一直以来的经验而言,秋名老师是一位将合作人的努力视为理所当然,同时也认为只有如此才配得上自己作品的人。

 

  “不必客气,”新妻在接受这个事实的同时,平静地将自己的蘸水笔蘸了蘸墨水,“能参与曾十分有趣的漫画的创作,是我的荣幸。”

 

  岩濑当然听到了话语中的过去式,但她对于这个事实并没有过激的反应,她直起自己与地板呈平行线的上身。

 

  “至于完结到我下一篇新连载之间的这段时间,我打算出去走走。”

 

  这次,新妻因为她的话抬起了头,他微微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虽然不比新妻老师,但这几年的连载好歹是让我有了些积蓄,”连岩濑自己也讲不清为什么要说这些,但她还是选择尊重自己的意愿,“作为原作者,我认为我还是应该进一步提升一下自己,因此作出了这个决定。”

 

  岩濑保持着挺拔的站姿,将这些话看似从容地托出后,不由自主地一顿:

 

  “当我回来的时候,作画,还请新妻老师多多指教。”

 

  她的声音终于在这段句子中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傲气与矜持。

 

  “哦!”新妻转过身来,双手抓上了椅背,充满朝气的双眸对上了岩濑的眼睛,“我会满怀期待地等着的!”

 

 

 

  岩濑并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去便是如此之久,等到她再度归来之时,已经是一年半之后的事了。

 

  这时亚城木老师的新作《Tempest》也已经连载了一段时日,并且跟新妻的《ZOMBIE GUN》再次展开了读者反馈表第一第二位的厮杀。

 

  只是此时,相较之前这时的新妻老师更常处于劣势,虽然新妻在努力上并不输给任何人,而且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画漫画,但不知是运势,还是亚城木老师业已成熟的原因,总之照目前看来,新妻的王者地位已不如往日那般无可撼动,甚至似乎有些风雨飘摇。

 

  而就在此时,归来的岩濑选择去的第一个地方,不是jump编辑部,也不是自己闲置了一年多的借住处,而是“新妻英二有限责任公司”。

 

 

  她显而易见地改变了——一年半的时光足以让她长发披肩,原本凌厉到不容人质疑的眉眼也像是被流水打磨过般,安静而知性,也许是因为外表改变的原因吧,她看起来宛若河床旁的鹅卵石,褪去了棱角,温润内敛到似乎有些平凡无奇 。

 

  而新妻同时也注意到了,当事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变化。

 

  “欢迎回来!秋名老师!”在第一眼的讶异后,新妻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他双膝跪在椅子上,双手抓着椅背,兴奋地摇晃着支撑着自己的椅子。

 

  “谢谢,”岩濑浅笑着,率直地道了谢,“我回来了,”她说到这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微微垂下头,“不过,我现在改了笔名,之后的作品会以镜遥(かがみ はるか)的名义发表。”

 

  “哦~原来如此,”听到这句话,新妻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这么说镜老师已经有新作的想法了吗?”

 

  “是的。”岩濑爱子笑了笑,从自己带来的文件包里取出了一摞纸,随后她将纸递向新妻迫不及待伸来的手,就在她将要把纸张好好放到新妻手掌上的前一刻,岩濑突然停住了。

 

  新妻有些不解地看向似乎突然犹豫起来的岩濑。

 

  眼中的岩濑轻轻地做了个呼吸,然后认真地对上了自己困惑的眼神:“……期待新妻老师直率的意见。”

 

  听到这句话的新妻保持着伸手的姿势一愣,随后他立刻认真地呡起嘴,抬手敬礼:“了解!”

 

  于是岩濑松开了手。

 

 

  “哦哦!”新妻一边惊呼一边翻着手中的稿件,直到纸张终于见了底,新妻才像意犹未尽般抬起头来,“很有趣!镜老师,可以由我把它画出来吗?”

 

  “当然。”岩濑爱子微微扬起了头,新妻终于在她的这个神态中或多或少看出了之前的那股锐气,但同时他也感觉到镜老师似乎松了口气,“那就拜托了新妻老师。”

 

  岩濑说着微微弯下腰来。

 

  “不不,”新妻将手中的笔放到口鼻之间,随后嘟起嘴来将它夹住,声音因此含糊不清,“能画这么有趣的作品,我也很高兴。”

 

  “那新妻老师对这部作品有什么看法吗?”

 

  “恩……”新妻考虑着转过了身,埋头便画,“虽然会有些讨论,但最后还是会连载吧。”

 

  “这样吗?”岩濑的声音听上去有点高兴,但她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如果新妻老师觉得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请不要客气直接说出来。”

 

  “我明白了。”新妻干脆地回应道。

 

 

  新妻x岩濑的组合回归了,一回归便带着一股气势汹汹的杀气。

 

  高木秋人对着漫画封面,坐在高高废墟上,神情冷漠地揽着旗杆的少女吹了声口哨。在夜风的吹拂下,套在少女所扛旗杆上的黑色旗面被盛然展开,如同锯齿般参差不齐的旗尾似乎快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最高,他们还真是气势满满嘛。”高木笑着抬起头,看向坐在工作台后的真城。

 

  “是啊,”真城最高听罢,也扬起一个充满斗志的笑容,“我们也不能输。”

 

  “恩!”

 

  岩濑这次的故事是以女性为主角,这自然引起了编辑部的讨论,毕竟作为少年杂志要考虑读者的代入感,但鉴于《猫眼三姐妹》、《阿拉蕾》等以女性为主角的作品的成功,以及这篇漫画实在非常有趣,基于读者较好的反馈,所以最终编辑部还是决定让它通过了连载会议。

 

 

  “镜老师,我觉得漆原君的想法有些奇怪啊。”新妻嘟着嘴,拖长了声音。

 

  “能请您详细说说吗?”岩濑立刻放下手中的茶杯。直起身体认真地看着新妻。

 

  “我觉得至少作为男性的我不会这么考虑……”新妻抓着铅笔,不自觉地点着画纸,“这样的思考方式好像有些……恩……过于女性化了?”

 

  “这样吗?”岩濑若有所思地支起下巴,“那如果是新妻老师的话,会怎么考虑呢?”

 

  “我吗?”新妻被这么一问,倒是认真地思索了片刻,随后便看向岩濑,“我大概什么都不会想吧。”

 

  “……这样也不行,”岩濑想了想,将视线垂到自己面前的矮桌上,“漆原君还是很谨慎的……”她抬起头再次对上新妻的双眼,“不过我明白了,让我们再考虑考虑吧。”

 

  “也是,毕竟我也不是漆原君。”

 

  “但是你们都是男性,”岩濑笑笑,“比起我这个女性,更能做些参考。”

 

 

  “恩……我大概有眉目了,”岩濑放下已经空了的茶杯,站起身来,“这一话的原作我会重新修改的,可能会有些晚,抱歉。”

 

  “全然不会。”注意到岩濑的动作,新妻也转回身子,再次开始了作画,“我会等着镜老师最棒的原作的。”

 

  “非常感谢您的理解,”岩濑在玄关边换鞋子边回复道,“下一话的原作应该也会推迟了,不过最迟后天一定会到这里。”

 

  “哦!我期待着!”新妻头也不回地说道,“那这个已经通过的name,”他举起手中的纸张挥了挥,“我会联系小杉先生的。”

 

  “辛苦了,”岩濑微微垂下头,正想就这么赶快离开的时候,她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一起加油吧,作为合作者……作为……亚城木梦叶的追逐者和,被追逐者。”

 

  她的话伴随着门被打开的声音,和因此一寸寸探进室内的夕阳。

 

  新妻静止了片刻,随后举起画笔:“哦!”

 

  正当岩濑以为他的话已经说完之时,只见房间内的新妻却转过身来,对着自己露出一个新妻英二式的笑容:“作为亚城木老师的对手呐。”

 

  岩濑的瞳孔颤了颤,随后她抓紧了手掌中的门把手,展颜:“恩!”

 

 

 

  “最近的《Chess song》真的是太厉害了……”真城最高抓着jump样刊,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啊,”坐在他身边的高木跟他的反应如出一辙,“没想到这次新妻和岩濑居然合作地这么好,真是太糟……不,”他说着抬起头对上了真城的双眼,“是太棒了。”

 

  “啊。面对对手这么盛情的邀请,我们一定也要全力以赴。”

 

  “说起来,一开始我还以为主角是女性,会没什么代入感……”高木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没想到身为主角对手的漆原君会给人这么可怕的代入感……明明是女性原作来着,”高木笑着叹口气,“这次还真是败了。”

 

  “而且新妻的画还是那么有魄力,这次他的画和岩濑的原作更加契合了……”真城再次将目光放回画面上,“看来我还远远不够啊。”

 

  “不止如此,最近新妻的《ZOMBIE GUN》也变得比以前更有趣了,尤其在女性角色的塑造上,比我们立体多了……”

 

  …………

 

  “抱歉最高,《Tempest》的原作我想再看一下。”

 

  “没问题,我也打算再将画面精进一些。”

 

  高木香耶愣愣地看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的两人,也合上了手中的jump笑着:“那我就准备一些东西犒劳二位吧,带上美保那份呐。”

 

  “谢谢,辛苦你了,香耶酱。”因为妻子声优工作的关系,与她相处时间较少的真城先生笑着道谢。

 

 

  “小杉君是要去作者那里开连载会议吗?”

 

  “是啊,”小杉达朗背起自己的背包,笑道,“最近感觉和作者间的合作越来越顺利了,而且……”

 

  组长不由得顺着他卖关子的停顿向这边看来。

 

  “总觉得现在的自己不是在跟一位原作者合作,而是在和一个以心传心的漫画家组合合作呢。”

 

  “是吗?”相田组长看上去甚是欣慰。

 

 

  一同商议好了name,小杉便起身告辞,离开了新妻的工作室。

 

  至于为什么明明是《Chess Song》的连载会议却在新妻这里开?

 

  毕竟新妻轻易不喜欢离开自己的工作室,而且身为一部漫画原作者的岩濑确实也比有两部漫画作品的新妻来的更清闲些。

 

  目送小杉先生的背影消失,岩濑放下手中的茶杯,认真地考虑了片刻,她抬起头:“新妻老师,虽然我知道您很忙,也离不开漫画,但是这次的年假,我想邀请您一起去中国采风,不知您意下如何?”

 

  岩濑看到新妻停下了手中的画笔。

 

  于是她打算再接再厉:“我认为漫画家不应该是呆在房间里的职业,虽然您主要是作画,但是也有着自己独立的全权作品,多出去走走会有利于您的故事,您不这么认为吗?”

 

  新妻听着再次开始动起手来,漫不经心地:“恩,好啊。”

 

  倒是岩濑看上去似乎没想到般,明显地愣住了,好一会儿,她才像是刚反应过来:“那好,那行程就由我来安排,新妻老师没有意见吧?”

 

  新妻举起手:“異議無いし。”

 

 

——————————

 

新妻英二:因为秋名老师的自尊心很强,我们很难成为像亚城木老师那样以心传心的组合。

 

虽然我觉得新妻的重点应该是亚城木梦叶的团结一体,而不是自己和岩濑,但是我还是觉得这句话很有说法,而且对于岩濑来说,新妻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还是有了这个脑洞,是个有可能会让人不喜的拉郎,抱歉。

 

顺便一提,大场鸫和小畑健老师……真的不是很会塑造女性角色啊,不过比起DN,《食梦者》已经好了不少了……【手动笑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