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年礼物

1094浏览    288参与
荏苒

你的名字是世间最美的情书(下)

北边的天空滚了绚烂的紫色,朦胧雾气欲盖弥彰地蜿蜒着,阻隔远处剩余的暖意。不过片刻,黑幕高挂,无星无月,那雾却执着地笼着后头的楼宇,不知在想着要藏住些什么。空气里潮湿因子活跃起来,不安的彼此碰撞,又弹开。湿沉沉的空气令人不大愉悦,像是要落雨。一只细弱的鸟儿斜斜擦过天幕,为天穹的默剧添一抹生动的代价是沉重难以扇动的翅膀与随时误戕的危险。似乎下一秒就将坠落一般,它几乎径直抹过压低的树冠。只是蓦然亮起的一盏不明所属的灯,霎时温暖了一隅狭窄的天地,驱了扑朔阴暗,仅剩一个令人心安的栖处,像光明遗落在黑夜的呼唤。

“温栖。”


河边的人儿娇小清秀,蹲下时身后绷出一弯漂亮的弧。绿萝裙轻揽绞于膝间,素手探...

北边的天空滚了绚烂的紫色,朦胧雾气欲盖弥彰地蜿蜒着,阻隔远处剩余的暖意。不过片刻,黑幕高挂,无星无月,那雾却执着地笼着后头的楼宇,不知在想着要藏住些什么。空气里潮湿因子活跃起来,不安的彼此碰撞,又弹开。湿沉沉的空气令人不大愉悦,像是要落雨。一只细弱的鸟儿斜斜擦过天幕,为天穹的默剧添一抹生动的代价是沉重难以扇动的翅膀与随时误戕的危险。似乎下一秒就将坠落一般,它几乎径直抹过压低的树冠。只是蓦然亮起的一盏不明所属的灯,霎时温暖了一隅狭窄的天地,驱了扑朔阴暗,仅剩一个令人心安的栖处,像光明遗落在黑夜的呼唤。

“温栖。”


河边的人儿娇小清秀,蹲下时身后绷出一弯漂亮的弧。绿萝裙轻揽绞于膝间,素手探水,再从身边木盆中飞快而轻盈地抽出一件衣裳浸入河水里。待它缓缓绽开在水中如莲花一般,十指灵巧地一招一勾,带出剔透的水珠在日光下折射出绚美的光彩。忽而起身,连同那蘸饱了水的衣裳在空中滞留。一刹间,只叫人觉得时空停格,惟余一抹青绿的倩影纤手执裳,巧笑嫣然。让人独羡慕她手中的那件衣裳,甘愿取代它,成为这堪称为舞蹈的衣浣的配角,只为了她唇边的弧。

“沈沅。”


我曾趟过澄净的细流,在浅塘底寻过鲛人的薄绡,也曾妄图飘向空中捡拾加百列或许偶然掉落的羽毛。领略过新绿冲出土地的一派春的朝气,耽溺于秋日的十里火枫不愿挪开目光、甘于为这一隅赤红舍了时光,却偏偏不施舍半分爱予冬夏的极尽痴狂。是能够艳俗调笑的妖精,也是能够无辜饮泪的安琪儿。我可千面,所见非我。

“乔西西。”


若问姑娘何处去?叶上枝头许一期。容貌清隽,生性难改的偏是倜傥的派头,芳心纵火每每却笑着将己任卸得干干净净。又是被那一众的姑娘公子捧着宠着肆无忌惮,毫不留意地处处招情,而后无辜撩袍而去,片叶不沾身,眸子里的清冽笑意叫人就是怨他也不能够。平日里偶还执把溅了两滴墨笔的白面扇,装是个谦公子倒足以以假乱真、瞒天过海。转头秉性便败露,扇骨一拢,扇面一合,扇柄又去抬了哪家姑娘的颌。

“叶许一。”


昏暗的殿宇内燃着一只袅糜的香,蜿蜒着在空气中叫嚣,循规蹈矩里惹出不安分因子。帐内是安眠的君主,或许令他能够安睡的理由正是枕边一颗方正却边角圆润的玺。碧靛的玉在昏灯下流转着妖异光泽,一看便知绝非本国的粗玉产物。一丝瑕疵也寻不见的理由并非灯影的昏黄摇曳,古朴的圆角方形,只因玉玺本身的光彩而熠熠生辉,静置不动,却攫取人心,似是那抹绿与一身着薄绿缎绡的美人儿相衔。眉眼夺了所有人神魂震颤来滋养,养出一方艳阙姿容。

“王玺。”


冬日的深夜很冷,多雨的南方却很少见地终于令月亮出来露个脸。她问我月光从哪里来,向哪里去。我失笑着答是从天上来,向大地去。她月光下泛着淡淡清辉的面庞略微多出一片弧度,那是她勾了唇。她说,月亮上定有清隽的仙人,一点点地将它打碎成三大块。第一块,叫做月光,是比纱还轻、比绡还薄的美妙的银白色,是月亮愿意许给人间的珍馈;第二块,叫做晚风,那是仙人悄悄留的私心,没让人看见过,却无意遗落了些许在尘世,所以你的发梢此刻才微扬。她望着我,轻轻的笑。第三块呢。我向她征询。她忽地收了声,只更深地拗了嘴角,笑盈盈地凝我,眼眸里映了银白的月色,像是万语千言都拆碎了落进其中。

“碎三。”


结:

每一个名字都是美丽的。

一个名儿,抵过一封洋洋洒洒的情书。

那是世间的美好为你而写的。所以整个人间,都藏在了落款。

荏苒

你的名字是世间最美的情书(中)

粉嫩嫩的底色,lace花边繁复地一层叠一层,裙摆的大滚边奶油般堆叠在一起,甜美得让人想蘸上一点放入口中体验它逐渐融化的柔软感觉,戳到人心里头。她可爱稚嫩得叫人愿捧她在手心里把玩,从心口升腾起无可自抑的保护欲。她扎两只团团的包子圆髻,少女的彩妆格外明丽,眼角下一颗粉色的心形水钻轻闪着冲人眨眼,水晶果冻般的唇真真令人想去掠夺又打心底的不忍心。她的迷糊可爱当真是把利刃,叫人无法反抗。

“稚觉。”


他携一布袋的风尘仆仆回到了故地,面庞上是刚刚刮过的青色胡茬。令岁月扼腕的偏是他的执拗,年少气盛妄言闯荡,现今徒带回一幅倦怠的皮囊。沧桑仍像大麦地收割后的荒凉颓靡,是一位固不可彻的旅人的返航。有人说他...

粉嫩嫩的底色,lace花边繁复地一层叠一层,裙摆的大滚边奶油般堆叠在一起,甜美得让人想蘸上一点放入口中体验它逐渐融化的柔软感觉,戳到人心里头。她可爱稚嫩得叫人愿捧她在手心里把玩,从心口升腾起无可自抑的保护欲。她扎两只团团的包子圆髻,少女的彩妆格外明丽,眼角下一颗粉色的心形水钻轻闪着冲人眨眼,水晶果冻般的唇真真令人想去掠夺又打心底的不忍心。她的迷糊可爱当真是把利刃,叫人无法反抗。

“稚觉。”


他携一布袋的风尘仆仆回到了故地,面庞上是刚刚刮过的青色胡茬。令岁月扼腕的偏是他的执拗,年少气盛妄言闯荡,现今徒带回一幅倦怠的皮囊。沧桑仍像大麦地收割后的荒凉颓靡,是一位固不可彻的旅人的返航。有人说他眼底的光未熄灭,堪堪看出他尚存的野心与执念。他不过暂时碰壁,故乡也仅是短暂的疗养处。若想让他真正回来,只能等到他只身踏遍山川,令怒奔的江水将他眼里心里的余烬浇灭,尽管那遥不可及。

“鹤一川。”


塘水沉静,中央是座石山和几枝莲花,粉蕾玉蕊煞是清丽。原本单凭它们便成风景,但绝对是不那么完美的,像是过分规矩,总少了些灵巧和欢脱。蓦地,水中蹿了一尾赤红的亮色出来,霎时夺了人目光,只目瞪地见它在空中以升格的姿态将身子弯成一抹惊艳的曲线,尾儿在阳光下摆动得极富美感,更莫说那一对黑琉璃似的的瞳,瞧见了的统统都少不了陷进去的下场。然而这些都只发生在一刹间,那红鲤分明只停留了半秒就落回水中。可在场的人儿都似是看见了位红菱披身,唇边带笑的可爱姑娘自池光潋滟里踏出,狡黠黑亮的眼眸与那鲤儿分毫不差。

“鲤鱼。”


如同最狂热的舞者一般,她用笔尖代替身体于纸上旋转跳跃。伏案于温和的桌灯下,意象里却像极了所谓“失岸于朦胧的扁舟”。她以笔挥洒了满室风情,拗眉扬唇都是无可描摹的风光。黑夜在她的身后吞噬一切她却视而不见,生命里疯狂的因子只为所有的“美”而沸腾。若在身后喊她,她定会立刻回首应声,只留半截莹白的耳垂在明暗晦涩中闪动,以及泛着珍珠色光泽的贝齿与上翘的嘴角摄了人心魄。

“司止微。”


你或许见过冬日的旅人。他行色匆匆里夹杂着迷惑,肩上扛一只黑色布包,在落雪时出现在长町线的火车站口,茫然地被纳入人群的熙攘之中,心绪却不知在何处。那该是他的家乡。多年未归的一身风雪令他无所适从,似乎脚下这片土地已不再认识他,更不再接纳他。那样的陌生,像要溺亡在漫无边际的深海却发不出半点声响。他现今只奢望能寻到一处仍被阳光眷顾的地方得以容身于沉默的土疆。

“茕煦。”


彩绘玻璃窗总在午后投下胡乱花缭的光斑色块,遗落下一颗名为慵惰的宝石,每每令人疑惑它存在的意义是否就仅限于向看客宣告它的华丽贵冗。事实上,它的光华远不止于此。这片花哨得有些可笑的光光色色绝不是它恃美而骄的资本。只在无人的黎明前,饮足了黑夜的神秘纯粹,恰撞上晨光熹微的瞬间,那短短的几秒内,天地间仅存它绽着紫金色花儿开出的黑曜石的蕊,艳绝了隽永的时光。

“黎璃。”

荏苒

你的名字是世间最美的情书(上)

说名字的奇妙,就是它里边用的心思。简略的两三个字,便是缩袖了两三张纸。大概是因此,人们才说了那样一句动人话来:“人间藏在落款。”

它呀,可与春的枝头鸟一比艳俏,与夏的水中莲磨磋风情,与秋的坠地叶相较孤美,与冬的檐下雪分个清凛。百转千回的大段话卡在喉口,张嘴却只吐出轻袅婉转的一个名,甚至不必再多言,那脱口而出的两三个字便是人间。

无论是怎样的名儿,总是独一份的。重复的能是表上的字,内里的包蕴却不可能伪仿出来。

——题记


布衣加身,绵延酝藉的文人气质不可抑地在周围扩散,于空气中晕了一圈又一圈蛊惑人心的书卷气息。你莫要单单看到他的文雅,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可是执得起笔亦持得满弓,眉梢眼角能是...

说名字的奇妙,就是它里边用的心思。简略的两三个字,便是缩袖了两三张纸。大概是因此,人们才说了那样一句动人话来:“人间藏在落款。”

它呀,可与春的枝头鸟一比艳俏,与夏的水中莲磨磋风情,与秋的坠地叶相较孤美,与冬的檐下雪分个清凛。百转千回的大段话卡在喉口,张嘴却只吐出轻袅婉转的一个名,甚至不必再多言,那脱口而出的两三个字便是人间。

无论是怎样的名儿,总是独一份的。重复的能是表上的字,内里的包蕴却不可能伪仿出来。

——题记


布衣加身,绵延酝藉的文人气质不可抑地在周围扩散,于空气中晕了一圈又一圈蛊惑人心的书卷气息。你莫要单单看到他的文雅,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可是执得起笔亦持得满弓,眉梢眼角能是柔情万顷也能是杀伐果决。他原可用这幅好皮囊而披上多情滥情的外衣,可他只是笑着推却,礼貌又疏离。眉眼的凌厉多被他用温柔覆去,嘴角不曾上挑却硬是叫人读出笑意,纯净得像是画里谪仙,不落俗尘。

“严讽。”


眼眉蹙着秋波,她十指纤巧地在如瀑墨发中穿梭。半跪坐在榻上,身上是未及整好的衣裳,有那么一两处尽管拢了算不上轻薄的纱裙也遮不住动人的窈窕。她白净的素手握一只木梳,一湾漆黑的发里斟满了木窗隙里洒来的晨光,竟熠熠生辉。她利落地三勾两绾,手下便成就一颗乌黑圆润的髻,特意留在旁的一束发再用花枝别了簪入髻里,那娇俏如出水芙蓉的女儿家模样,怕是谁见了都惹得一颗心跳得快上几拍。眼里定是下了什么迷魂散才令见者都心旌摇曳。

“绾晛。”


她总爱唤我昵名,爱在黄昏时扑入我怀里仰头笑着看我闲坐在院里老树下发呆,爱在我捧茶观雪时从背后覆上我肩头不语地与我一同,爱在我偶来了兴致于檐上望月低吟时吃力攀上屋顶在我身旁无声的笑亮了月光,最爱在我每年早春办的春日宴上装个娴静玉立在我身边,偏还悄悄端上当家主母的姿态。我呢,我就是爱她这样,我纵容她、甚至于怂恿她成为宾客口中谑般的“嫂”。她分明是豆蔻的女子,竟是对这声老气横秋的称谓心下生喜,撞上我递来的目光又红了如绣两颊,羞赧垂头。

“李十三。”


她是异域的美人儿。水洽洽的肌肤与那汪了一潭的眼瞳,必得是流淌的南江水养出来的。颈、腕、踝处的金铃儿绑在红绳上,颦笑垂首间摇着铃儿,发出令人口舌生津的清越声响。那眸儿像是块花青融在了内里,似极了那国度中珍稀的通绿猫眼石。生来被呵护在銮殿内,竟是从未见过在她国度里甚常见的铁蹄金戈、皮辔铜戟,更遑论走马飞沙,血溅兵刃。豢养在深闺中,她只需知享乐调笑便好。

“温姒。”


她是个侠客,自在逍遥的游行侠。她只爱在深山里闯荡,与野兽谋个吃食。冷冽眉眼间透漏出她的傲气与风骨。她原也是十指无沾阳春水的凡俗女子,偏偏是立了狠誓要做一番不同旁人的武者。她倒要看是谁说女儿家只作郎君的绕指柔便足矣,她向世人证了她是块炼不化的钢。红衣白裳皆可在她身上成一方不寻常的美丽。周围村民时常见到一飒爽的女子立足山巅,脚下是平日里威风洋洋此刻却哀嚎着求饶的猛兽。青丝在空中飞舞,长剑在手,是一抹惊艳了世人的潇洒。

“行深。”


白兔儿一般可爱羞怯的小姑娘,最柔软清亮的一隅就是她干净通透的眸子。像瓷娃娃一样,白嫩的肌肤上缀着两颗茶色的玻璃球儿,琥珀色的温柔扩散在有限的空间里,在指尖凝了一点儿清甜气息,同她一模一样。嘴角终日上翘着,若问她为何笑,也只用那纯粹灵巧的眼眸望向你,却不言语——谁说不言语呢,那眼中分明是有千言万语,像万千衷肠欲诉,将要呼而出之。

“林咩。”


鸢玖哇.

来自神仙太太@九宴九的读书笔记 的新年礼物!!!是最爱的大仙女没错了!!!爱你😘新年快乐🎉🎉🎉

来自神仙太太@九宴九的读书笔记 的新年礼物!!!是最爱的大仙女没错了!!!爱你😘新年快乐🎉🎉🎉

Afra(青悠妺玖)

新年礼物收到啦,谢谢锅锅,我很喜欢_(•̀ω•́ 」∠)_


(btw,餐厅信物频频出现,是想早些升星?那就每天寻踪多给一片啊!)

新年礼物收到啦,谢谢锅锅,我很喜欢_(•̀ω•́ 」∠)_


(btw,餐厅信物频频出现,是想早些升星?那就每天寻踪多给一片啊!)

Si逸

I wish you all the best.

武汉加油!

杭州加油!

中国加油!

(图为给kinsman送口罩时收到的新年🎁)

所有人都要好好的 (´..)❤

I wish you all the best.

武汉加油!

杭州加油!

中国加油!

(图为给kinsman送口罩时收到的新年🎁)

所有人都要好好的 (´..)❤

隐杺涑

第一次做好在人多热闹也不觉得有什么太烦的好在小朋友很给力然后某人送的新年礼物,啊呜谢谢哦但是慢慢来

第一次做好在人多热闹也不觉得有什么太烦的好在小朋友很给力然后某人送的新年礼物,啊呜谢谢哦但是慢慢来

画画的慕白

【慕白带着年礼来啦!!!】

【我的手作,烫爪的热缩花簪!】

【已经抽啦!】评论中抽3个小伙伴,一人一簪吧~

(新年安康!快乐!千万记得出门带口罩,注意保暖,大家都要好好的。)

更新:已抽~

恭喜 喵呜、昔年、夜夜流光相皎洁~(我会戳评论私信哒~)

【慕白带着年礼来啦!!!】

【我的手作,烫爪的热缩花簪!】

【已经抽啦!】评论中抽3个小伙伴,一人一簪吧~

(新年安康!快乐!千万记得出门带口罩,注意保暖,大家都要好好的。)

更新:已抽~

恭喜 喵呜、昔年、夜夜流光相皎洁~(我会戳评论私信哒~)

有钱的坚果☁
新年礼物,拿到好几套了,还有愿...

新年礼物,拿到好几套了,还有愿意要的姐妹么

新年礼物,拿到好几套了,还有愿意要的姐妹么

喑橦hope
榑烯送的marimo到了 好可...

榑烯送的marimo到了

好可爱!

我可以!

榑烯送的marimo到了

好可爱!

我可以!

Lunamm
新年礼物04🏮 鼠鼠福福~

新年礼物04🏮


鼠鼠福福~

新年礼物04🏮


鼠鼠福福~

小战大王

鲜花&礼物

生活美学

鲜花&礼物

生活美学

Lunamm
新年礼物03🌟 做个酷女孩

新年礼物03🌟


做个酷女孩

新年礼物03🌟


做个酷女孩

雀先明Aka.

新年礼物🎁(上)

新年礼物🎁(上)


全职高手叶修x喻文州

礼物梗叶喻爱人设定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蝶爹

可接受那便请↓


        喻文州是被冻醒的。


        柔和轻薄的空调被掀开,裸露出大片肌肤,再抬眼,衣柜的门开着,匆忙凌乱,痕迹明显。


        “唉。”...


新年礼物🎁(上)



全职高手叶修x喻文州

礼物梗叶喻爱人设定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蝶爹

可接受那便请↓



        喻文州是被冻醒的。


        柔和轻薄的空调被掀开,裸露出大片肌肤,再抬眼,衣柜的门开着,匆忙凌乱,痕迹明显。


        “唉。”


        喻文州起身了,腰腹处传来轻微不适的感觉。深深吸气,眉峰一点一点的蹙起。抬臂扶在腰间,手腕微动,拿捏着力道,轻缓的揉搓。修长肌肉均匀的双腿一看就很注意保养,未着一件衣物,脚尖点地,下床,站起。

动作利落,畅快。


        “咔哒。”


        骨节分明的手带上了门,蓝灰色中长款羽绒服领口处的灰色围巾一闪而过。


        钥匙插进,汽车启动。轰鸣声震醒了喻文州混沌的精神世界。他长出了一口气,敛下眸,放松后背肌肉,试探性的,轻缓的,靠在了汽车真皮座椅的后背上,手探进兜里摸出手机,黑曜石般的眸子静静的盯着通讯录界面上备注的“爱人”两个字。


        “……快过年了。”


        薄唇上下一碰,说出的话好似西湖湖面结冰般的凝固,金口白牙上下开了又合,合了又开,手指将点未点,欲动又止。


        终是没打电话问问最近冷冷淡淡的原因。


        没打成电话,没问到原因,喻文州自嘲的勾起了唇角,素来挂着的微笑此刻却显得格格不入。放松了精神,喻文州合上眼,美好的回忆涌入脑海。


         夏日。


         喻文州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脸上的职业笑容都淡化了几分,眉梢不受控制的轻颤了几下。


  这位神却仿佛丝毫不在意,薄唇翘起来,挑着笑,目光带有审视意味的粘在他身上,是那种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看法,那种从脸,脖颈,胸膛,腰,腿,脚,一寸寸往下扫的流氓看法,唯有眸子看起来十分专注,这种专注显得尤为深情。

  

        喻文州有点无奈。


  他真的不擅长应对这种gay里gay气的视线。


  蓝雨战队队长兼保姆喻文州是不会把感情摊在脸上的,他只是皱了皱眉,仍是走上前与叶修握了握手。

        

        “叶神好。我是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


  打完招呼,认识完之后,喻文州原本想多看一会儿队内训练的,但对面那位叶神仍是紧盯不放地看他,用他那毫不掩饰的直接目光。

 

  叶修在他之前后退一步,嘴里叼着未点燃的烟,替喻文州拉开门,抬臂做了个请的姿势,格外绅士。

  

        喻文州格外好笑的瞥了人一眼,唇角含笑颔首,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用手掌拍在了人被宽松衣料勾画出来的胸肌上。迈开步子,跑路了。


        留下了一个半是好笑半是无奈而莫名其妙的叶修,独自在这种心情中品出了隐秘的愉悦。


          TO BE CONTINUE.


镜晓
给大家的新年礼物 (其实是给小...

给大家的新年礼物

(其实是给小宝贝的ORZ累死我了)

给大家的新年礼物

(其实是给小宝贝的ORZ累死我了)

三河Kyōka🎆

是给璃的新年礼物【前章】

Paris Kaelsas Street

瘦弱的少女绑着翻花的红色领结,硬底的板鞋踩在水洼上,倒影中是一幅油画,湿漉漉的油画,很悲伤的油画。

到达destination了吧?少女停下了。站在一个崭新的茶色垃圾箱旁,几只花色相似的猫咪翻入箱中,路灯也是新的,所以营造的环境还是相当明亮。

画上画的像是神一样的人,站在人高的向日葵地里。午后珊瑚橙的天空,紫罗兰色的眸子…

“这,就是你们要的…神吧?!”少女生硬的声线平稳又不失急切。

“谢谢”

来者却看不清面孔,数码合成音频冷冰冰的讲昏黄的路灯染成蓝色。

“Nous vous donnons ...

Paris Kaelsas Street

瘦弱的少女绑着翻花的红色领结,硬底的板鞋踩在水洼上,倒影中是一幅油画,湿漉漉的油画,很悲伤的油画。

到达destination了吧?少女停下了。站在一个崭新的茶色垃圾箱旁,几只花色相似的猫咪翻入箱中,路灯也是新的,所以营造的环境还是相当明亮。

画上画的像是神一样的人,站在人高的向日葵地里。午后珊瑚橙的天空,紫罗兰色的眸子…

“这,就是你们要的…神吧?!”少女生硬的声线平稳又不失急切。

“谢谢”

来者却看不清面孔,数码合成音频冷冰冰的讲昏黄的路灯染成蓝色。

“Nous vous donnons de l'argent en échange de votre dieu”

红色的绸带唱着战栗的乐谱,猫咪们又从箱子中探出头来,绿莹莹的玛瑙和蓝灿灿的钻石。

“小心欺骗,他没有生命唔喵,”紫色眼睛的猫咪抖了抖胡须,将半截爪子伸出垃圾桶。

少女的心一颤,往后退了数步,可是后者已经来不及了。

清脆俐落的拳头,砸在少女的面颊。

轰隆

撞向垃圾桶吱呀呀的铁皮。

“Ce n'est pas notre dieu”

身形隐去,像烟雾般消失了。

紫色眼睛的猫咪摇摇脑袋,走到昏迷不醒的少女面前,屈膝低首,行上一个君臣礼。

天青

万物有灵且美

未来喜乐可期

——新年礼•翡翠庚子鼠吊坠


万物有灵且美

未来喜乐可期

——新年礼•翡翠庚子鼠吊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