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手

20077浏览    13783参与
·滴声留言·
自此没有你的地方都不是南城。

自此没有你的地方都不是南城。

自此没有你的地方都不是南城。

墨不喜欢你
新手接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新手接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看一看~15r一张摸鱼稿~  

  

  v:sallyface000

  

新手接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看一看~15r一张摸鱼稿~  

  

  v:sallyface000

  

·滴声留言·
从树上掉下一个橙子砸在了我的头...

从树上掉下一个橙子砸在了我的头上。

从树上掉下一个橙子砸在了我的头上。

鹤醉淮
画了战争恶魔 好喜欢她😭 但...

画了战争恶魔 好喜欢她😭

但是画不好💔💔💔

加了个狼耳 泥塑一下

画了战争恶魔 好喜欢她😭

但是画不好💔💔💔

加了个狼耳 泥塑一下

小猪猪忘了你

  感觉把小姐姐画丑了,求大佬改画

  感觉把小姐姐画丑了,求大佬改画

不是人类
 果然半夜适合摸鱼嘿嘿!

 果然半夜适合摸鱼嘿嘿!

 果然半夜适合摸鱼嘿嘿!

沙雕中的高冷雕

俄家法则

文笔不好,不喜左上角

全员疯批❗️❗️❗️

架空and普设

单纯口嗨,比较创人,做好准备哦~

——————————————————————————

周围是看不到边的黑暗,美记得导游说过这座皇宫很大,但他当时并不记得有如此宽阔。黑暗的环境总是给人危险感,毕竟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

此时,黑暗中传来一道声音

“你好,欢迎来到这里,我为我突然的行为感到抱歉~”

美挑挑眉

“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那人轻笑,之后拍拍手,周围大亮。

终于舍得开灯了,美在心里吐槽。他再次环顾四周,那股恐惧感再次占入心头,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烈的头疼,像是生生将他的头颅掰成两半,他有些站不稳,恍惚中视线瞄准...

文笔不好,不喜左上角

全员疯批❗️❗️❗️

架空and普设

单纯口嗨,比较创人,做好准备哦~

——————————————————————————

周围是看不到边的黑暗,美记得导游说过这座皇宫很大,但他当时并不记得有如此宽阔。黑暗的环境总是给人危险感,毕竟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

此时,黑暗中传来一道声音

“你好,欢迎来到这里,我为我突然的行为感到抱歉~”

美挑挑眉

“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那人轻笑,之后拍拍手,周围大亮。

终于舍得开灯了,美在心里吐槽。他再次环顾四周,那股恐惧感再次占入心头,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烈的头疼,像是生生将他的头颅掰成两半,他有些站不稳,恍惚中视线瞄准了一旁的木椅。他跌跌撞撞朝木椅走去,狼狈的样子惹得那人轻笑。

“嗯~为了缓和我们的关系,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美没空思考那人玩味的话语,他现在头痛欲裂,已经说不出话了

那人也不恼,继续着刚刚的话

“什么游戏好呢?嗯……捉迷藏怎么样,你来躲,我们来找~想想就刺激呢”

美的头疼稍稍缓和,便注意到那人话语中的重点

“你们?还有谁?”

“啊~看来这个变声器很棒呢”

“怎么玩?”

“我让乌鸦送去了,记得查看,在十五分钟之内,躲好哦~找到了,会有很残忍的惩罚,赢了,也会有丰富的奖励哦~”

接着,一只乌鸦从上空飞下,丢下一张信封便飞走了

美打开信封,上面沾了点红色颜料,打开时碰到手上,不过美没太在意。

——————————————————————————

亲爱的~你好

欢迎来到属于我们的城堡,这里只有我们哦,我们将度过一段幸福的时光~

捉迷藏规则如下~

一共有四位参与者,但只有你一位躲藏者。

在不被找到的过程中,你要找到自己失去的记忆哦,这也是你获胜的关键

当然,过程会有些痛苦。相信你刚刚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不过这个过程的痛感时重时轻,你只需要吃一颗特殊的糖便行。糖放在二楼左数第一个房间,我们贴心的准备了足够的量,但需要钥匙哦,且我们不会在这里蹲守,请放心

找回自己的记忆后,你会有全新的感受。之后,便可进入下一个游戏~

考虑到游戏时间之长,所以我们还贴心的为你准备了可口的美食和饮品以及足够保暖的衣物,它们被放在五楼的杂货间。到了吃饭点,我们是不会找你的,请安心享用

这座城堡一共五层,有两个楼梯分布在左右,你现在所处一楼靠右的饭厅内。城堡内有五个房间不可进,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我们也为你准备了地图,还有那封信件很重要,请务必收好

最后祝你,游戏愉快~

——————————————————————————

美看完后,没说什么。按着地图找到右边的楼梯,接着上了三楼。

“5   4    3   2   1……”

“游戏开始了哦~”

随缘都行没关系

有没有想学剪辑的宝子🦆~

  想学的可以私聊我哦,之前买的资料免费发放,想学剪辑接剪辑单的宝子可以d我(˃ ⌑ ˂ഃ )

  想学的可以私聊我哦,之前买的资料免费发放,想学剪辑接剪辑单的宝子可以d我(˃ ⌑ ˂ഃ )

千江星

第七章 明显会死人的吧

星在一番思考后还是说明自己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存在的记忆。

“那就再来一下。”瞑拿起星的茶杯。

“我也来。”厄举起剑。

“给我安静!”娅一人一拳打退两人。

“就不能省点心嘛…一个本来就没脑子,一个看见自己未婚夫更没脑子…”娅怎么看都是个端庄优雅的少女,能说出这种话也是气极了。

娅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缓缓说到:“你藏东西总是会在一般人的心理自然忽略处。比如可能是我现在座位下的一个缝隙或者外面的那处土地,甚至可能是我们的头顶,但也有可能是在很隐蔽的地方,某个书里面。”

“书的话我为了能留下合适的书都大概翻阅了,并没有发现什么。至于这些地方…奈刷墙的没有反应,问相信也没有存在。”

“奈是?”娅......

星在一番思考后还是说明自己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存在的记忆。

“那就再来一下。”瞑拿起星的茶杯。

“我也来。”厄举起剑。

“给我安静!”娅一人一拳打退两人。

“就不能省点心嘛…一个本来就没脑子,一个看见自己未婚夫更没脑子…”娅怎么看都是个端庄优雅的少女,能说出这种话也是气极了。

娅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缓缓说到:“你藏东西总是会在一般人的心理自然忽略处。比如可能是我现在座位下的一个缝隙或者外面的那处土地,甚至可能是我们的头顶,但也有可能是在很隐蔽的地方,某个书里面。”

“书的话我为了能留下合适的书都大概翻阅了,并没有发现什么。至于这些地方…奈刷墙的没有反应,问相信也没有存在。”

“奈是?”娅看着星。

“是一个史莱姆…它现在应该在处理骨灰…”星看着雷娜,蕾娜点了点头。

为了更好的处理,雷娜便提议让奈坐这种事情,不过星是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所以要确定一下。

“好吧…”娅点了点头。

“所以,现在看起来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一个月之内把这里巡查到缝隙或者从我入手这两种方法。”

星看着众人:“你们觉得怎么办?”

“我有一个想法,让我们一起刺激一下星,万一想起来了呢?”瞑说到。

“我觉得可以通过什么来锻炼他的大脑,说不定就想起来了。”厄也说到。

“我先否定你们两个的想法,其次…我认为找个医生是正确的选择。”娅说到。

“你呢?”星看着儡。

“我…我…我不用了…娅很聪明的…”儡看着星:“硬说的话…我觉得会直接给女王吧,毕竟那么重要…星又不按常识处理…”

“确实,很赞同,但是无论女王得到或者没有得到都不能提前说明,否则可能被有心了人听去做些计划。我们现在也只能尽力寻找,就为了那一半的可能性。”娅很赞同儡的看法,但她要更顾全大局,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唯一有脑子的。

“那我先自己想办法吧,你们可以住在这里,我再去翻一翻书吧。”星说完便起身离开。

“各位客人,住所在二楼,请随我到来。”雷娜笑着看着众人。

“也好,稍微休息一下。”娅起身说到。

“我要和星住在一起。”暝有些激动。

“我看不行。”厄摇了摇头。

儡只是平静的起身。

这时二楼这时传来一阵塌陷声。

“㗏…是不是因为火灾质量不太好了?”暝看着雷娜。

“雷娜,带他们离开。”

星的声音传来,然后就看见他快速的跑出并且抓住二楼栏杆一个翻身跃下,虽然是单膝跪地但是星可没法来得及疼痛而是一把抓起暝就向外跑。

一团巨大的火焰顺着二楼就如同泄洪一样充斥到了整个一楼,最后将一切重新融入火海。

幸好雷娜听到星的话便开始了行动,不然还真的可能就会火焰围在里面。

而他们刚到外面,就看到了一群包裹住全身、手上拿着武器的家伙。

厄拿起武器,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你们是因为我来的吗?还是因为他们?杀我一个可能没事,但是他们都死,那你们要活着就没有办法了。”

星看着周围的杀手,这不是他们能应付的,无论是否抵抗,最后都是惨败。

“没一个说话的吗?”

星看着周围。

“拜托,我现在无依无靠,他们随便一个都是有家庭、有亲人的人,他们的死会牵扯整个国家,而且这个事情也因为她们的死而强行变为统治者的胜利,无论你们是否在乎,你们背后的老鼠肯定在乎。”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他们,但是您必须跟我们走。”

“好。”

“等等,你会死的。”暝拉住星,她刚刚知道自己未婚夫还活着、刚刚才看见他在自己眼前、刚刚还被他救了。

“我总不能让你死吧,哪怕一点可能性也不行。”星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刚刚说话的人。

其他人也想说什么,但还是保持了沉默。

“走吧,我也希望知道谁让我家破人亡。”星走到哪人的旁边,那个人取出绳子绑住了星的手然后向其他人摆了摆手,所有人便转身离开。

大火还在烧毁着宅子,它已经被烧过一次但是被年幼的主人重新恢复,这次它又被大火烧毁但没有了他的主人。

……

“你们也真的好穷。”

星坐着被两匹马拉着的破木板车,他作为一个被俘虏的人都害怕万一散架了自己会不会掉下去。

总共三个马车,竟然还能奇迹的在狭小的空间里每辆马车坐下十几个大汉。

“这样真的有面子吗?看你们的能力很强才对啊…”

“这种东西如果我要跑的话,完全拦不住啊…”

“㗏…照顾一下要死的人的情绪好吗?”

“㗏…不会被老大私吞了吧?我看那火挺大的,应该不是普通的火吧…”

“你们倒是挺听命令的,会不会是皇室的手下?”

“你们抓了我也没用啊,东西还在哪里…之前没烧干净、现在也没烧干净…”

“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良心,两个国家可都是会死不少人…希望你们的亲人没有在意这这种事情…”

“路有多远啊?”

“会不会管我饭?”

“我们会有山路吗?我还方便逃跑…水路也行啊…”

“你们身上有肉吗?记得扔掉…万一有魔物呢?”

“有甜食吗?糖也行…水总有吧…”

“小子,水给你,不要再嚷嚷了!话真多!”一个人拿着水袋打开塞子放进了星的嘴里。

星被呛到咳嗽了一下漏了不少水。

“咳咳咳…”

“弱鸡…”那个人拿开水然后抬起水壶一口猛灌直接把所有的水喝光。

“拜托,尊重死者好吗?”星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你们都不拿武器吗?这可不妙啊,万一你们之间不信任开始互相残杀怎么办?”

“我的命很贵的吧…”

“说句话呗,让我知道些有用的情报。”

星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刚刚给星水的那个人突然用双手掐住脖子不一会儿就死亡从车上掉到了地上,瞬间三个马车都停了下来。

所有人瞬间戒备双手拿起了武器,其中两个把刀抵在了星的脖子上。

“有病啊…我身边的人死在火里了,刚刚认识的人都留在哪里了,明显是对你们动手的,你们拿刀抵我干嘛?要是你们没了我能被留着啊!?一群笨蛋。”

星有些无奈:“你们先确认他死因啊…”

众人互相看了看,一个胆大的凑到死亡的那个人旁边,观察了一会儿后回身看众人摇了摇头。

“不是,你们…有病啊…他刚刚掐的脖子…你们的关注点倒是看对啊!”星颇为无奈:“人都死了,用刀划开,任何看一下脖子的损伤,判断一下是怎么死的,,其他人注意周围防御。”

众人这才开始逐渐的组成防御的包围圈。

“防卫倒是有序,但是…我是重要俘虏,我不应该在里面吗?”星能被气死。

众人一阵沉默。

“别想了,虽然身份不对但是我说的没错吧,先把这个未知的困难解决了,我由你们处置。”星看着众人:“让开一下让我进去啊…和切好的猪肉一样,冷肉拼盘啊!”

众人慢慢让开一条缝,星这才挤进去。

“情况如何?”星看着刚刚割开死亡的那个人脖子的人。

“……”

“我自己看…”星转身蹲下,然后抱起那个头颅不断的在脖颈出抚摸着,虽然重要做让后背都是血但不在乎。

“好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你们水壶里的水是那来的?我喝的时候就觉得有东西还以为是我身体太娇贵了。”

“你们谁还有水?帮我洗一下手。顺便把这个头接过去,尊重死者,我不能扔地上。”

“对,其他人别动,对方还不知道有没有在附近,过来三个人,一个人负责监视我,一个人接头,一个人那水给我冲一下,刚刚割头的哪位,你先休息吧,感觉你是个新手,还不适应这种事情。”

走过来三个人,做的事情和星说的一样。

不过,那水刚倒到星的手上,星就是发出一声痛苦的喊声,随后立刻跑开,虽然没跑远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他的手已经血肉模糊,并且不断的滴血。

“那来的硫酸啊!”星痛苦的喊叫着。

好几个人看到这幅场景直接掉到了自己水壶里的水,还有几个准备过来帮星,但是被星无情的呵斥。

“你们身上有止痛药啊?!靠近我有什么用!打算重新捆啊!我还能干什么啊?!”

然后就是无尽的痛苦吼叫,最后爬在了地面上。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都害怕他是装死,但是时间过去了整整一天,从早上熬过了中午的烈日最后到了下午,星也没有动过。

众人这才决定慢慢靠近,但是为了安全一半人的人靠近一半的人留下。可是当那一半的人靠近甚至要扶起星时,其中一个人发现星的手虽然看起来血肉模糊但很完整,不像是硫酸侵蚀的样子。

但,这一切都太迟了,地表突然塌陷,在星周围的一半人直接落到了地下而另一半人则被早就赶来的蕾娜迅速解决。

等星被挖出来的时候,他的头被史莱姆奈包裹着,这让他没有吸入泥土从而可以活命。

“把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搜一遍,演戏真是累死了。”星躺在地上喘着气。

一切都是他和奈的戏,发生火灾时奈就为了保护星挡住了他的身体,但是后面因为被火烤的太干了就直接进入了星的身体。

星喝水时呛一下就是为了让奈顺着自己的嘴进入水壶,接下来就是人们那种“反正已经打开了,自己也喝一口的心态。”当然如果没有喝的话也是有其它办法的。

星抓住头颅的时候,奈就跑到了他的手上,而且因为吸收了血液所以身体变得很红,最后的什么硫酸则是星的演技。

最后只要装晕然后让奈侵蚀地下,破坏地表关键支撑点就好了。如果他们立刻过来扶,那只能靠雷娜了。

夕予爱吃🧊

  画到最后手没了

  画到最后手没了

我叫新钞

【潮斯】关于潮在视频里娇喘

众所周知,马浩宁总有意无意在视频里发出奇怪的娇喘声,什么有意无意!他就是故意的!

  看似马浩宁喘的合乎逻辑,喘的不算突兀,喘的如鱼得水,喘的没羞没臊,其实都是撩拨老婆的小心机罢了。

  你看他镜头前乖乖巧巧的,剪视频的时候却非要把老婆按到座位上陪他一起。剪到那片段的时候,就慢慢环住老婆的细腰,在他耳边涩涩地吹着气说:“小斯,你到了的时候就是这样叫的,你知道吗?”    

      情况1.

  ——“……不,不知道...”...


众所周知,马浩宁总有意无意在视频里发出奇怪的娇喘声,什么有意无意!他就是故意的!

  看似马浩宁喘的合乎逻辑,喘的不算突兀,喘的如鱼得水,喘的没羞没臊,其实都是撩拨老婆的小心机罢了。

  你看他镜头前乖乖巧巧的,剪视频的时候却非要把老婆按到座位上陪他一起。剪到那片段的时候,就慢慢环住老婆的细腰,在他耳边涩涩地吹着气说:“小斯,你到了的时候就是这样叫的,你知道吗?”    

      情况1.

  ——“……不,不知道...”

     ——“那我帮你知道吧”

  (顺势推倒老婆)

     情况2.

  ——“……知道!又,又怎样”(逐渐小声低头)

  ——“哦?让我检查检查”

  (顺势推倒老婆)

  

  呵呵,阴险男人罢了🙈

  求求了各位给点个心点个手支持一下吧🙏🙏🙏

安夜

随便乱的,画了个桂爹,第一次画如果把你的眼睛丑到了,我向你说对不起,手机拍的有点不好,所以调了一下,也是第一次发,不太会打tap,有没有人教我

随便乱的,画了个桂爹,第一次画如果把你的眼睛丑到了,我向你说对不起,手机拍的有点不好,所以调了一下,也是第一次发,不太会打tap,有没有人教我

命运之轮

在你眼中我是谁🦋

我是枯黄的落叶,破碎的玻璃渣,被踩脏的纸巾,发霉的床板,被遗忘的燕麦片,发锈的钥匙;是捋不平的褶皱,量不清的天秤,摩挲不掉的眼泪;是远洋航行的海啸,吞噬树木的白蚁,断流的枯井,枯滩上的垃圾;是毫无见解的朽木,破洞的杯子,融化不掉的冰块,布满雨水的伞;是不见血色的白绫,是插满剑刃的护衣,是凌乱的风声,握不紧的笔。

我是枯黄的落叶,破碎的玻璃渣,被踩脏的纸巾,发霉的床板,被遗忘的燕麦片,发锈的钥匙;是捋不平的褶皱,量不清的天秤,摩挲不掉的眼泪;是远洋航行的海啸,吞噬树木的白蚁,断流的枯井,枯滩上的垃圾;是毫无见解的朽木,破洞的杯子,融化不掉的冰块,布满雨水的伞;是不见血色的白绫,是插满剑刃的护衣,是凌乱的风声,握不紧的笔。

这是我想了好久的ID

以后有时间把这整一个续集🌚🌚🌚

以后有时间把这整一个续集🌚🌚🌚

孙式破忒头(写你妹的文

跑调的琴弦[四]

以法兰西视角写的,第一次写,练笔而已

1.3k多字,慢用

上篇自己翻

--------------------------------------

Fourth Chapter 初夜

自刚读书起我就喜欢画画,我常把书中的内容画到纸上,可是我的家人们纷纷都不支持,他们觉得作为高贵的贵族,怎么能学低贱的画家画画呢?所以我经常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幼稚笨拙的画着画,我挺享受那段时光的,虽然有些胆战心惊。

现如今已经到了学校,我自然可以放开来的画。


我将我的画笔和颜料藏在我的衣服底下,衣服被我翻得乱七八糟,可我当时太过兴奋了,都不在意,还得多亏英吉利在旁边帮我整理好。...

以法兰西视角写的,第一次写,练笔而已

1.3k多字,慢用

上篇自己翻

--------------------------------------

Fourth Chapter 初夜

自刚读书起我就喜欢画画,我常把书中的内容画到纸上,可是我的家人们纷纷都不支持,他们觉得作为高贵的贵族,怎么能学低贱的画家画画呢?所以我经常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幼稚笨拙的画着画,我挺享受那段时光的,虽然有些胆战心惊。

现如今已经到了学校,我自然可以放开来的画。


我将我的画笔和颜料藏在我的衣服底下,衣服被我翻得乱七八糟,可我当时太过兴奋了,都不在意,还得多亏英吉利在旁边帮我整理好。

“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哦,我相信他肯定不知道我的遭遇,但我也无所谓了,我自由了,


我喜欢画似童话里的风景,尽管很多人都说我适合临摹印象派的作品,但我觉得我画那个就好比是我家园丁枫叶先生几年都没有洗的袜子一样,令人恶心。

对比画我觉得恶心的东西我还不如画大人们眼中幼稚又愚蠢的图画,毕竟我奇怪的想象力可以在画画上展现出来。


可能是我的想象力太过超前,以至于我把我真爱的图画拿出来的时候,英吉利明显的呆住了。

“天使是怎么走在地上的?”

“天使是从人变过来的,走在地上有什么不妥的吗?”

“可是你看看街上有一个人头上有着光圈,后面有着雨衣,你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

“如果我真见到了,我会上去祈祷”

读者啊,你想想,一个正年轻的帅小伙,高冷的如石头一样的脸上因为自己而出现一丝裂痕,你会不会笑?

反正我是会的,我看着英吉利惊讶到嘴无法合上的时候,差点笑得没喘过气来。


“你会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画家”

“肯定会有女人因你而着迷”

我赶忙捂住英吉利的嘴,他说的话题对我未免有些太过久远,不过我也不会建议什么,毕竟我家里大多数的佣人都和英吉利一样是英国乡间的,他们是喜欢早婚的。

顺便说个题外话,他们的法语可真的是跺脚极了,而且说的又快,我根本听不清。


“快打住!”

可能是我从小跟女士们打的交道太多,导致我对女士们只有尊敬,其他的我倒是一点都不敢想。

还有一些的原因是因为我姑母,我的姑母虽然对我不差,但是我一犯错就要被棍棒招呼,家里的女仆也是大大咧咧,所以我从小就觉得女人们都是不好惹的,更别提结婚了,谈个恋爱我都是不敢的。


我看着英吉利边把我的衣服叠好放到衣柜里面边摇着头嘲讽

“看来就是连贵族少爷也有害怕的事物啊”

哦,我的天呐,英吉利说话的腔调简直让我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他的嗓子简直是太好了!完全不同于其他来自英国下乡的人。


“哦,亲爱的,如果你经历了我所经历的,你肯定也会回避这个话题”

“所以我就是因为没有经历过你经历的东西才来嘲讽你的。”

英吉利这人是会聊天的,只不过他说的很高兴,而我却哑口无言了。


冬天的天黑的早,月光照在了雪地上,使我不免感到一丝丝的凉意。

虽然已经是可以入睡的点了,但还是要读书的,英吉利点燃了煤油灯,纯黄色的暖光打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好像不是白天的那样冰冷。

煤油灯照亮了他的温柔。

那时候我好像就依赖上他了,毕竟是从未离过家的孩子,在陌生的环境中又有谁不害怕呢?

我记得一本书上曾经说过:“喜欢野外生存的人总是在冰冷的夜里尽可能的靠近暖源,这个道理人人看来正常,因为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

或许在和英吉利相处的某一刻,我就已经把他当做暖源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