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村洸

92059浏览    2008参与
sukkato.w

依旧恶狼截图.

这次关于篇w

有些洸律.

依旧莫得水印.

依旧恶狼截图.

这次关于篇w

有些洸律.

依旧莫得水印.

世界一级立flag大师

恋爱三十题[8~15,洸律]

*已交往

*如有不对欢迎指出


8.逛街

自神木律N次让新村洸和她逛街被拒绝后她就放弃了和他去逛街这个念头。


9.消磨时间

“你在干嘛。”

新村洸的声音随着顶楼的凉风传进神木律耳朵里。

“看星星啊,这是显而易见的问题吧笨蛋洸。”

夏夜的风吹起她绿色的长发,她好像在这黑暗里发着光。

新村洸没有说话,而是在她旁边坐下。

带着淡淡薄荷香味的外套披到神木律的肩上,她没有说话,整个人向新村洸的位置挪了挪。

两个人静静的靠在一起,看着群星闪耀。


10.带兽耳

“喵呜——!”

神木律突然从桌角冒出来这一下搞得新村洸差点心脏骤停 ,而罪魁祸首的眼睛眨了眨,一脸无...

*已交往

*如有不对欢迎指出


8.逛街

自神木律N次让新村洸和她逛街被拒绝后她就放弃了和他去逛街这个念头。


9.消磨时间

“你在干嘛。”

新村洸的声音随着顶楼的凉风传进神木律耳朵里。

“看星星啊,这是显而易见的问题吧笨蛋洸。”

夏夜的风吹起她绿色的长发,她好像在这黑暗里发着光。

新村洸没有说话,而是在她旁边坐下。

带着淡淡薄荷香味的外套披到神木律的肩上,她没有说话,整个人向新村洸的位置挪了挪。

两个人静静的靠在一起,看着群星闪耀。


10.带兽耳

“喵呜——!”

神木律突然从桌角冒出来这一下搞得新村洸差点心脏骤停 ,而罪魁祸首的眼睛眨了眨,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你干嘛啊矮子…吓死我了。”

新村洸拍了拍她的头,细细打量了一下她头上的发卡。

白色的猫耳带在柔软的绿发上显得异常可爱,金色的铃铛随着头的摆动清脆地响几声,鬼使神差的,新村洸揉着神木律的头,脸上还露出了奇怪的猫控面对可爱的猫时才会有的笑容。

等新村洸反应回来要道歉的时候,女朋友的一拳不偏不倚落在他脸上。

神木律:…变态!


11.穿娃娃装

这对小情侣一起拒绝了这个请求。

新村洸的理由是“没必要把时间花费在这种东西上”(你还不是花费大把时间和女朋友吵架!!

神木律的理由是“没有喜欢的样子”(主要原因还是没有合适的尺寸吧!(被揍


12.亲热

冬季的寒冷总能给人意外收获,比如收获了发烧的神木律。

“…洸。”

女朋友一开口,新村洸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张开双手,任由她和一摊液体一样滑进他的怀里。

她的额头还有些烫,不过没什么大碍了。

“还难受吗?”

新村洸保证自己活了21年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同龄女生用这么温柔的语气,他把手放在神木律的头上轻轻揉了揉。

也不知道是谁主动,两张唇贴在了一起,对方的味道尽数传进口腔里——没有往日带着糖果的香甜,而有股淡淡的药味——然后又轻轻离开,留下暧昧的气息在空气里。


13.吃冰淇淋

呃大家好我是雪成,因为有些人问我为什么洸又追着小律跑,所以我来解释一下。

事情是这样,伦太郎买了冰淇淋,就在洸准备吃的时候小律突然冲过去抓着洸的手使劲一顶,洸的冰淇淋就全部到他的脸上去了。

呃现在洸好像抓到小律了…提前先点个蜡吧。


14.性别转换

当新村洸起床发现自己胸前多了两斤肉的时候是震撼的,看着短发的神木律从自己旁边起来用绝对的正太音迷迷糊糊说早的时候已经放弃思考了。

于是墨绿色长发的御姐和淡绿色短发的正太坐在楼下的早餐店里,讨论现在的情况。

“…我说,洸。”

神木律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怎么了?”

新村洸有些疑惑不解。

“我想把你的头发扎起来。”

看着神木律一脸认真,新村洸有点想吐血。

然后乖(qiang)乖(xing)被扎了个双马尾。

当天中午十二点,一阵眩晕后,新村洸发现他俩变回来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为自己的头发高兴还是该为跟随自己21年的性别回来了高兴。


15.不同的着装风格

“律…呃…你为什么会穿这种衣服?”

看着穿着白色长纱裙的神木律,想要和她商议买什么猫粮的新村洸愣在门口。

“怎么样,好不好看!”

神木律转了一圈,眨眨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新村洸。

“挺好看的…不对,你为什么要穿这种衣服啊??”

新村洸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靠着门框看着她。

“因为这样可以看着很成熟嘛!”

神木律点点头,对自己表示满意。

“我说,律,”

新村洸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一脸严肃的说,搞得神木律也一本正经。

“比起这个,还是想想怎么长高会比较好吧?”

“?!拖鞋笨蛋!”

不愧是新村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神木律狠狠的想,瞬间觉得期待他的话的自己好蠢,然后抓起自己的拖鞋朝他扔去。

少年泽
快乐改图一两天 这个真的太可爱...

快乐改图一两天

这个真的太可爱了23333

没啥cp向就是玩儿梗233】

加了个官方fb梗233


快乐改图一两天

这个真的太可爱了23333

没啥cp向就是玩儿梗233】

加了个官方fb梗233


西口西口大西口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sciko

带着屑画试图扩同好……是洸妈!2939256536

搞了秋之运动会!!这两套衣服我社保呜呜呜

顺便这两张想印成吧唧来和太太们交换明信片什么的…(想屁吃)但是年前店应该都关门了吧……x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sciko

带着屑画试图扩同好……是洸妈!2939256536

搞了秋之运动会!!这两套衣服我社保呜呜呜

顺便这两张想印成吧唧来和太太们交换明信片什么的…(想屁吃)但是年前店应该都关门了吧……x

二月三七

警服洸哥哥和伦伦的天使微笑


是个动画小测试,不能放我就试试微博

警服洸哥哥和伦伦的天使微笑


是个动画小测试,不能放我就试试微博

是一个渔歌

新村洸死了

薄荷没主人了,我心死的透透的

薄荷没主人了,我心死的透透的

昼忻

梗源p1

有感而发:我cp可以整这个

梗源p1

有感而发:我cp可以整这个

朝忆蔷薇Kx

「守护我的公主。」

「真不像你啊洸君♪」



摸一下这套゛(ノ><)ノ


「守护我的公主。」

「真不像你啊洸君♪」



摸一下这套゛(ノ><)ノ


昼忻

干啥啥不行,搞 黄 第一名

干啥啥不行,搞 黄 第一名

逍遥
洸哥新衣服!!太酷了我好爱

洸哥新衣服!!太酷了我好爱

洸哥新衣服!!太酷了我好爱

汐潮潮潮潮_
洸律的新衣装!!时隔多年我又搞...

洸律的新衣装!!时隔多年我又搞了

动作有参考

洸律的新衣装!!时隔多年我又搞了

动作有参考

飲鴆止渴_
混更。 是手书图透

混更。 是手书图透

混更。 是手书图透

世界一级立flag大师

这边也发一下

是改图

虽   迟  必  到

衣服懒得p,我屑

这边也发一下

是改图

虽   迟  必  到

衣服懒得p,我屑

砂糖ST

执念清除

*洸伦神魔paro

*ooc

*角色消逝有

*私设众多。

*短小


总而言之不是什么好文,慎重阅读。


1.

晴空下,身披夸张星空披风的恶魔少年挡住了一身笔挺西服的青年商人的去路,不怀好意地弯眸笑问:

“要和我做一个致命的交易吗,新村洸?”


2.

商人,也就是那位叫做新村洸的青年,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成功人士。无数次将投资或风险交易化险为夷,顺带以傲慢的态度捞走一大笔。没有哪一笔交易对他来说可以称得上“风险”,更不要说是“致命”。

故,他对空降的这个家伙带着极大的轻视,甚至一个正眼都没给。

管你是魔是人,没有我亏本的交易。

他这么想...

*洸伦神魔paro

*ooc

*角色消逝有

*私设众多。

*短小


总而言之不是什么好文,慎重阅读。









1.

晴空下,身披夸张星空披风的恶魔少年挡住了一身笔挺西服的青年商人的去路,不怀好意地弯眸笑问:

“要和我做一个致命的交易吗,新村洸?”



2.

商人,也就是那位叫做新村洸的青年,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成功人士。无数次将投资或风险交易化险为夷,顺带以傲慢的态度捞走一大笔。没有哪一笔交易对他来说可以称得上“风险”,更不要说是“致命”。

故,他对空降的这个家伙带着极大的轻视,甚至一个正眼都没给。

管你是魔是人,没有我亏本的交易。

他这么想,拿起了合同。


3.

黑纸金字,宛如新村洸曾经看见过的无数张中二病晚期写的东西。

只是那纸微微散发着金光,并且平整地漂浮在空中,这才有一点像魔界的东西。

「财产归一     生命共联」

与正规合同没有一丝相似,宛如孩子胡乱写下的草稿。

同样金闪闪的钢笔飞到一旁,新村洸抬眸,那人除却像打印出来般的微笑,别无表态。

他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纸张化作红光射向二人。


没有我亏本的交易。



4.

“就算是害怕我的离开,也不用这样做啊洸君♪”

被新村洸用绳索拉起的少年以夸张的上扬语调玩笑道。那之后,少年一直这么叫新村洸。

“自合同签下那一刻起,你的财产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何况我也还没活够。”新村洸连头都没抬,左手拉着绳索另一端,右手翻动着手中的工作资料。少年看见他眼睛是一片深渊,谷底闪着对金钱的渴望。

显然不是什么情话。

少年粉色的眼眸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


“说起来,洸君看这里!”少年指着手机上赫然显现的热搜标题。


5.

【震惊!单身天才商人新村洸身旁突然出现神颜少年!】

接下来便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猜测。

亲人,朋友,兄弟,甚至是桃色新闻。

——以桃色暧昧的cp猜测为主。

他新村洸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立刻展开,退出热搜。

“没事,这些人要无聊就让他们无聊去。”


第二天热搜全部消失,在城市湖泊里打捞起几具浮尸。


少年再一次出现在电视上时,做了个鬼脸。


6.

新村洸发现少年的新用处。

他五颜六色的奇怪头发、非主流的奇怪打扮,反而吸引了更多无知女性进行对她们来说显然不划算的交易。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男孩子好可爱!!”一般的女性再矜持都会这么尖叫。

“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啊?有没有兴趣和姐姐去玩玩啊?”

那些女性表现出来的样子令新村洸叹了无数口气,当年他自己来这个场合的时候,那些女的对他爱理不理。

交易就难了太多。

原因是他的脸实在不是她们的菜。

是成熟过度导致自己看起来像四十的大叔吗?他将目光看向了玻璃中的自己。

算了,管他长什么样呢。他收回了目光。

倒是这个少年,对于这些女性很得心应手。

“美女姐姐好,我是森伦太郎~我倒是很愿意和你们去玩呢♪只是不知道姐姐们愿不愿意看一下这个...”

“好!!!!!”那些女性尖叫着把合同签了。


新村洸扶了下额头。真厉害。以后就经常带这个家伙来这些地方好了。


7.

……

“洸君?”

……

“洸君!”

“嗯?怎么了,不要大喊大叫的。”新村洸不耐烦地摸了摸后颈。

“......洸君难道你没有发现你盯了我很久吗?”在第N次感受到新村洸强烈的视线之后,森伦太郎终于忍不住叫了对方。结果还被这个无理取闹的人训斥。

新村洸捂眼,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思绪成了一团乱麻,尤其是森伦太郎走到自己身边的这几个星期以来。

他曾经斜着眼看着那些废话特别多的媒体,连个冷笑都不愿给他们,就差没把国际友好手势比出来。

他说,他不需要朋友,只需要利益。

在网络上一片嘘声之下,他发了四个字:

乐得清闲。

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钱的确以更快的速度流进金库,但是与钱一起膨胀的东西是什么?

他闭上眼,伦太郎过于刺眼的笑容刻在他的脑海里;独属于少年的清亮声音在他耳畔回响。



8.

他习惯了早上掰一块压缩饼干塞嘴里,顺手喝一杯咖啡。

这样就好,既吃饱了,又精神了。

所以近日在看到吐司、牛奶、香肠、烤蛋还有燕麦片摆了一桌的时候,他总是怀疑自己在做梦。

然后便是伦太郎的声音:

“早安,洸君♪”

接着二人便会坐在桌前,不紧不慢地享用食物,谈论当日的工作,或者说是因森伦太郎的一句玩笑开始拌嘴。

家。

就像家一样。

新村洸偶尔会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他分明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

同时,他竟有点害怕那日与伦太郎签订的合同,会有到期的时候。明明他经常希望森伦太郎赶紧离开自己家,顺便把钱全部留下。

他现在竟期盼着与森伦太郎的进一步未来。

于是他注视着伦太郎的侧脸,用眼神描摹着对方眼睛、鼻子、嘴巴的形状。

而自己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在看森伦太郎的时候,浅蓝色的眸子不再是深渊,而是反射着阳光的明亮大海。


“不知道伦太郎怎么想。”他偶尔小声念叨着,依然本人毫无意识。


9.

那个晚上是一切的终止。

夜晚的洸无心入睡,与伦太郎日常性地道了晚安后便失去踪迹。而屋顶的云朵骤然变暗。

森伦太郎却也不在自己的房间。


“洸君,终于被我抓住了?”

身着长袍的洸猛然回头,曾经淡定自若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欲望与疯狂。

他拂拂遮住眼睛的刘海,扬了扬嘴角:

“你不也终于露出马脚了吗,神官?”

“是啊。”


新村洸身前的锅炉破碎,沉睡的金人滚落在地,转而恢复人类的皮肤。

“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洸眼底里满是惊讶,但被再一次挡住眼睛的刘海遮住。

他自己根本不愿相信陪同他的恶魔少年是来抓自己的神官,纵使他现在轻松得像早已明了。

“当然,不愧是洸君呢。”伦太郎的笑容此时像把刀。

只有新村洸自己知道握着魔杖的手有多么无力。


10.

来自地府的报道显示,缺失魂魄或身体残缺的人类数目急速增长,大多数身上都有来自魔界法力造成的创痕。

森伦太郎接到任务之前,他已经几年没有处理过这些事了。毕竟是首席净化官啊,只有足够强大的魔族才配得上让他出场。

他对着新村洸的照片笑道,这人看着好凶,那么年轻怕不是个弱鸡。但他也暗自夸奖着这个男子的相貌,实在是值得多看几眼。

“不是净化新村洸的执念,”天帝打断了森伦太郎,

“是消除他。”

森伦太郎手中的通缉令飘落在地。

上一次被消除的魔族,是引起了三界骚动,近乎无敌的一个疯子。


11.

森伦太郎怎么都无法相信这样一个青年是堕落到要彻底抹除的地步。究竟是为什么会让新村洸拥有此等执念伦太郎是懒得知道了。但他清楚新村洸曾达成无数笔令人发指的交易———

人类将身体的一部分化成金子交给他,而他可以告诉人类他们想知道的一切事情。

但新村洸是贪婪的,他怎可能只拿这么一点东西走就满足?他往往会再提取一点灵魂出来。于是,成千上万的人因灵魂缺失而无法转世或直接消失。并且,随着新村洸权力与魔力的增长,冥界、天界的人们也同他做起了交易。

其中就有曾经和森伦太郎是朋友的净化官。

因此,森伦太郎决定用自己讨厌的方法干掉这个讨厌的人,

那就是亲身上阵。


签订契约,毁掉契约!

新村洸怎么也不可能想到那个契约的实质是被毁掉,接受契约的那个人就会死亡。

而且就算新村洸因为意外死了,森伦太郎也没有危险。


只是森伦太郎自己也没想到计划会这么顺利。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出现了———

契约不见了。


12.

“都说了我没活够。”那张闪着金光的纸被锁在一个透明的琉璃盒子中,盒子则被设了屏障。

洸难得没有用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他人,他只是这么注视着伦太郎。

“好吧洸君,看起来我用不了这个计划了。”伦太郎拔出特制长矛,理所当然地等待新村洸对自己的攻击。


可是新村洸压根就没有和他打的意思!洸就只是站在原地,甚至有一些惬意地靠着墙。

相当于森伦太郎现在只要把长矛丢过去,刺穿他新村洸的腹部,他的任务就完美地完成了。他就可以得到三界的褒扬,安安稳稳地躺在自己家中享受自己身为首席净化官的一切优待。

但是他突然就下不去手了。他的脑海里无数次闪现出洸注视他时偶然显出的温柔,无数次闪现出洸偶然显露出的一丝微笑。

这是对森伦太郎特有的,卸下防备的样子。

伦太郎犹豫了。

这算什么,对目标产生情感吗?

他自嘲,他不得不承认,他曾享受过和洸斗嘴的生活,享受洸被气到的吃瘪的样子,享受洸面对自己才有的那点温柔。

他拿着长矛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


13.

空气就这么凝固着,双方一直对峙着,就连清晨已经到来,金红的朝阳洒在他们脸上他们都没注意。

终于是森伦太郎出手了,带着对自己净化官名誉的捍卫,用矫健的身姿,一跃而起,用长矛刺了过去。

新村洸却没有躲开,任凭那金色的长矛刺穿自己的腹部,看那鲜红的、滚烫的血液涌出。

在最后一刻,森伦太郎看见了灵魂的消逝,还有执念被净化的痕迹。

接到任务的那天,天帝告诉他,这样十恶不赦的人,执念无法被净化。

那这到底算什么呢?他现在也不知道了。

森伦太郎听到最后一刻,新村洸对他说,下次再合作吧。


他完成了三界都无法完成的任务。


14.

“哟,森伦太郎,你小子厉害啊,把这种任务都完成了,不愧是首席净化官。”同事用仰慕的眼神看他。“诶?你怎么哭了?”

同事发觉不对,森伦太郎自从任务完成之后经常发呆,不自觉地掉泪。

“没事,沙子进眼睛里了。”伦太郎揉了揉眼睛。“对了,我准备辞掉这个工作了。”

“咦?!为什么?!”

“我要去找人,不用担心啦。”

可惜伦太郎找不到。



——end

言翏x
我爱这个男人💦💦💦电量不...

我爱这个男人💦💦💦电量不允许我接着画,其实就是懒

我爱这个男人💦💦💦电量不允许我接着画,其实就是懒

昼忻
对不起,我还是对千草下手了(鞠...

对不起,我还是对千草下手了(鞠躬

对不起,我还是对千草下手了(鞠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