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水浒

21270浏览    690参与
椰露萨冷
【西门庆✖️武松】西门庆,一款...

【西门庆✖️武松】西门庆,一款愚蠢的疯批病娇!无车!西门庆第一视角,雷!慎入!

【西门庆✖️武松】西门庆,一款愚蠢的疯批病娇!无车!西门庆第一视角,雷!慎入!

凌歌

随手写写

   在写B站视频的稿子,突然看到了群聊,然后聊起了他们在十周年怎么约到那些演员拍纪念视频的,我就突然提起了,希望他们能有一天重聚,全须全尾的那种,当然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可能真的只能在梦里出现了。是他们出不了戏还是我们?

   但是新水本身就像一场梦,我们知道剧情一定刀,但就是想继续做下去。也许,有一天,他们也老了,会不会想起还有我们这些剧粉,一直坚持着,一直爱着?

   我们一直都在。

   这篇纯属半夜发疯

   在写B站视频的稿子,突然看到了群聊,然后聊起了他们在十周年怎么约到那些演员拍纪念视频的,我就突然提起了,希望他们能有一天重聚,全须全尾的那种,当然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可能真的只能在梦里出现了。是他们出不了戏还是我们?

   但是新水本身就像一场梦,我们知道剧情一定刀,但就是想继续做下去。也许,有一天,他们也老了,会不会想起还有我们这些剧粉,一直坚持着,一直爱着?

   我们一直都在。

   这篇纯属半夜发疯

红泥小火炉

《吴杨》春深(二)

吴用瘦了,这是杨志隔了五日再见吴用后的第一感受。

“军师回来了。”杨志努力抑制着心中的喜悦,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些。

吴用点点头,嗓音温柔道:“回来了。杨兄的病如何了?”

“已好了大半,安神医的药是管用,就是苦了些。”杨志咂咂嘴,晚间喝的药苦味仍流连在嘴边。

吴用自然地牵过杨志的手,细长白皙的手指搭在杨志的脉搏处,“嗯,是平稳了许多,看来小生是个庸医,竟险些耽误了杨兄,还望杨兄莫要怪罪。”

“军师言重了,洒家如今已是好好的,不过是早几日晚几日的事。”

“那杨兄既已好了,小生就不便再叨扰,杨兄好好歇息,小生告辞。”

“军师!”杨志心中一急,未加思索就猛地拉住吴用,“军师怎么才来就要走......

吴用瘦了,这是杨志隔了五日再见吴用后的第一感受。

“军师回来了。”杨志努力抑制着心中的喜悦,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些。

吴用点点头,嗓音温柔道:“回来了。杨兄的病如何了?”

“已好了大半,安神医的药是管用,就是苦了些。”杨志咂咂嘴,晚间喝的药苦味仍流连在嘴边。

吴用自然地牵过杨志的手,细长白皙的手指搭在杨志的脉搏处,“嗯,是平稳了许多,看来小生是个庸医,竟险些耽误了杨兄,还望杨兄莫要怪罪。”

“军师言重了,洒家如今已是好好的,不过是早几日晚几日的事。”

“那杨兄既已好了,小生就不便再叨扰,杨兄好好歇息,小生告辞。”

“军师!”杨志心中一急,未加思索就猛地拉住吴用,“军师怎么才来就要走,为何不在洒家这里坐上一坐?”

吴用瞳孔微微一亮,“小生见杨兄穿戴整齐,还以为杨兄要出门。”

“不出门不出门,洒家就喜欢穿戴整齐。”杨志见吴用松口,急忙将吴用拽了回来按在桌前坐下,顺带着把门关上,“军师喝茶。”

烛影摇曳,吴用温润如玉的侧脸浅笑起来甚是好看,杨志在旁紧张得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最妥当。

饮过茶后吴用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个纸袋,“安神医同我说那药极苦,小生在大名府路过蜜饯铺子时想起了这事,便随便给杨兄挑了些,也不知杨兄爱不爱吃。”

“爱吃爱吃!自是爱吃!”杨志大喜过望,他从未想过吴用在山下也会惦念着自己,正巧自己口中苦的没滋味,他打开袋子胡乱往嘴里塞了几颗话梅,甜意在心底蔓延开来。

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瞥见吴用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笑意。




。。 看这里

红泥小火炉

【吴杨】春深(一)

新水浒走向 很多地方都是私设 有几处剧情有改动问题不大 小学生文笔 第一章走剧情第二章瑟瑟


杨小兽=梁山泊沈眉庄分庄


——————————————

杨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吴用的,他甚至都不确定这是不是喜欢;可每天都渴望与他相见,见不到心里就痒的很,这应该……就是喜欢吧。

中了七彩蚕蛹毒后宋江许他卧床歇息,正好近日梁山泊也没什么事,他便整日百般聊赖地躺着,每天的盼头就是吴用。

“杨兄最近可有好好吃药,可有偷偷吃酒?”

入夜后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可吴用还是照常来了,还带了不知是谁煮的小米粥。杨志只喝了一口就觉得难喝至极......

新水浒走向 很多地方都是私设 有几处剧情有改动问题不大 小学生文笔 第一章走剧情第二章瑟瑟

 

杨小兽=梁山泊沈眉庄分庄


——————————————

杨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吴用的,他甚至都不确定这是不是喜欢;可每天都渴望与他相见,见不到心里就痒的很,这应该……就是喜欢吧。

中了七彩蚕蛹毒后宋江许他卧床歇息,正好近日梁山泊也没什么事,他便整日百般聊赖地躺着,每天的盼头就是吴用。

“杨兄最近可有好好吃药,可有偷偷吃酒?”

入夜后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可吴用还是照常来了,还带了不知是谁煮的小米粥。杨志只喝了一口就觉得难喝至极,随即抿起嘴巴说什么也不再喝,吴用见状也不勉强,便把粥碗轻放在了杨志床头。

“杨兄最近可有好好吃药,可有偷偷吃酒?”吴用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这七彩蚕蛹毒并不是什么剧毒,按理说吃了药好好调养早该见好,可杨志的脉象却始终不平稳,可见余毒未清,实在令吴用起疑。

“洒家哪敢不听军师的话,药都按时吃了,酒也未曾喝过。”

这是杨志平生第一次扯谎,为了掩盖心虚,杨志只得硬着头皮把那难喝的粥重新端起来喝;他将脸埋在碗里,不敢去看吴用深邃的双眸,生怕被这智多星看出一丝破绽。

病好了吴用就不会来看他了,这是杨志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吴用后的第一念头。那包药杨志只吃了一半,剩余的已被他趁着夜深人静倒在了后院墙根处,他想让这病再绵长些,这样就能和吴用日日相见了。他也知道吴用是个忙人,水泊梁山不知道有多少事等着他处理,若不是自己用这病牵绊着吴用,吴用恐怕早忘了他杨志这个人。

再拖些时日吧,杨志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自私,所以每晚他不让吴用在他这待太久,怕真的误了他的事。

“既然杨兄有好好吃药,那便是这药的问题了。”吴用沉声思索着,“这样,药杨兄先别吃了,一会儿我去安神医那里为杨兄讨些别的来解毒。”

“其实也可以再吃些时日的……”杨志急忙反驳,正撞上了吴用潋滟如桃花的眼眸,他心中猛然一动,急忙把视线移开。

“杨兄放心。”吴用含笑探身向前,第一次握住了杨志的手。与杨志想象中的差不多,吴用的手柔软细嫩,却是冷冰冰的没什么温度。“小生定会医好杨兄的病。”

  

可第二日吴用直至夜深也没来,倒是安道全来了两次。

“制使尝尝这药如何,虽是苦了些,但这次定可医好制使的病。”

杨志看着眼前这碗散发着腥苦的汤药不禁皱起眉,说来也可笑,自小到大他也没吃过几次药,倒不是说他身体有多好,只是他杨志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厌恶这苦的东西。

“安神医,这药……这药太苦了,洒家……”

安道全自然看出了杨志的心思,劝阻道:“制使断不可再推辞,这七彩蚕蛹毒已在制使体内残留半月有余,若再不彻底医治恐酿大祸,当真不能再拖了。”

见杨志还有迟疑,安道全又急忙趁热打铁:“这也是军师的意思,昨日军师深夜冒雨前来求药,天擦亮了才回去,制使莫要辜负军师一番好意啊。”

“那军师为何不自己来,倒劳烦安神医跑这一趟。”杨志嘴虽还硬着,手却接过了药碗一饮而尽,当真是又苦又涩,他差点呕出来。

“制使有所不知,军师今日下山去了大名府,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他昨日特有嘱托,若是不能及时赶回,这几日就由老夫照顾制使了。”

“那就有劳安神医了。”杨志嘴里还是苦的难受,不愿多说话,待安道全走后又倒头睡去,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

安道全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一趟,那腥苦的药正放在桌上缓缓冒着热气,杨志闻着就想吐。

他突然想搞些蜜饯来吃,可他想破头皮也想不出梁山泊上有谁爱吃这些,他又抹不开脸到处问,只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捏着鼻子把药喝了。

  

吴用下山的第一日,没能回来。

吴用下山的第二日,没能回来。

杨志本想趁安道全走了把药偷偷倒掉,谁知安道全竟像知晓了杨志的心思一般,非要看着杨志把药喝下再肯走。

吴用下山的第三日,没能回来。

这药确有几分奇效,杨志乖乖喝了几天感觉身体好了不少,可一想到病好以后就不能日日见到吴用他又烦心起来。

吴用下山的第四日,没能回来。

今日天气甚好,杨志午后在梁山泊转了一圈,“顺便”向他们打听了些吴用的近况,才知这次是吴用与李逵同行,他倒心安了不少。

吴用下山的第五日,没能回来。

入夜后鲁智深来看过杨志,鲁达走后杨志便卧在床上发呆,满心想的都是吴用。已经过了五日还没回来,难道在大名府遇到了什么事?他一个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只有满肚子坏水,李逵又是个粗心的,会不会一个没看住叫歹人把吴用捉了去?

杨志越想越担心,他索性翻身下床穿好衣服,打算下山去大名府寻吴用和李逵,谁知才走到门口就听到三声清脆的叩门声。

“杨兄最近可有好好吃药,可有偷偷吃酒?”

南小鸟的老公雪琦
受@橙子猪 大大超绝可爱的二龙...

@橙子猪 大大超绝可爱的二龙山喵喵们的那幅图启发画的一只虎皮橘史进喵喵!已经提前给大大看过并且得到同意啦!感谢大大!

@橙子猪 大大超绝可爱的二龙山喵喵们的那幅图启发画的一只虎皮橘史进喵喵!已经提前给大大看过并且得到同意啦!感谢大大!

尚文博的监斩官

“原来,十里红装,你在身旁,只是我赎罪的黄粱一梦罢——”

“原来,十里红装,你在身旁,只是我赎罪的黄粱一梦罢——”

益州侯冬皓

新水浒传的整套官方碟片


在孔夫子花了400+收来了一套,今天到货了感觉真的很惊艳🥰入坑晚了十年只能现在尽力补了QAQ


我好爱新水浒😭等放假回家我一定好好看一遍

新水浒传的整套官方碟片


在孔夫子花了400+收来了一套,今天到货了感觉真的很惊艳🥰入坑晚了十年只能现在尽力补了QAQ


我好爱新水浒😭等放假回家我一定好好看一遍

|||透明人|||

关横现代au《溯》番外4.年会以及突如其来又众望所归的办公室深入交流

从二仙桥开到成华大道

番外四:年会以及突如其来又众望所归的办公室深入交流

      关胜说,由于这是自己任职公司董事长的第一个元旦年会,策划专门花了25万安排了一场十分盛大的烟花表演欢迎自己。

  张横大惊:“这放一下就没得东西,花了25万?!啧啧,真是冤大头啊。”

  关胜不以为意:“既热闹又浪漫,怎么就冤了?”

  张横笑笑,挪谕道:“我看这个小策划之后要升职加薪喽。”

  “何以见得?”

  “因为他拍马屁拍到关总心头上了呗。”

  可真正到了会场,张横才知道,这区区25万和如此声势浩大的年会现场比起来又算的了...

从二仙桥开到成华大道

番外四:年会以及突如其来又众望所归的办公室深入交流

      关胜说,由于这是自己任职公司董事长的第一个元旦年会,策划专门花了25万安排了一场十分盛大的烟花表演欢迎自己。

  张横大惊:“这放一下就没得东西,花了25万?!啧啧,真是冤大头啊。”

  关胜不以为意:“既热闹又浪漫,怎么就冤了?”

  张横笑笑,挪谕道:“我看这个小策划之后要升职加薪喽。”

  “何以见得?”

  “因为他拍马屁拍到关总心头上了呗。”

  可真正到了会场,张横才知道,这区区25万和如此声势浩大的年会现场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

  年会所在的酒店就在汉翔公司那幢十分气派的商业大楼对面。从所在的地段和规模不难判断出这是本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了。

  关胜开着车载张横来到酒店门口,倒没有张横心里幻想的什么服务生帮忙停车的俗气桥段,而是一个身姿板正的保安指引着关胜找到了一个停车位。

  进了酒店大门张横就闻到一股子异香,入眼就是全深色的装潢与惬意的金黄色水晶吊灯,白衬衫红领结的服务生颇有礼貌的走上前来询问两人来意。在关胜从容作答的时候,张横在他身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太紧张了,他感觉自己和这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更别说今天他的身份真的是太尴尬了。张横突然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关胜来这里,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服务生听闻来者是今日包场的老板,态度一下子变得犹为亲切,半躬着腰提议要帮两位客人拿大衣。关胜脱下灰色羊绒外套交给他,转头就看到了身后局促的张横。

  “怎么了?”

  关胜明知顾问,张横问他自己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吗?

  关胜抿唇,帮张横脱下黑色外套交给服务生,按着他的肩膀问他说:

  “你怕什么?”

  “你说呢?”张横低声道:

  “老子当年看顺子体考出成绩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

  关胜安慰道:“你进去可以不说话,陪在我身边就好。”

  “……听起来好像陪酒的。”

  关胜没忍住笑了,调侃道:

  “虽然是爱人,不过也可以这么理解。”

  言语之暧昧让旁边拎外套的服务生对两人疯狂眼神扫射,看的张横越发不自在,再不想答话,只能闭上眼长处一口气试图让内心平静:

  “别废话了快走吧。”

  关胜拍拍张横的肩膀,示意服务生带路。

  作为职工多为年轻人的公司,其年会更愿意采用的是较为开放的Buffet的形式,所以汉翔包下了酒店顶楼的自助餐厅,出电梯没走几步,关横二人就听到了餐厅传来的小提琴声,舒缓优雅……吧?张横想。

  不出所料,两人一进去就收获了全场的目光。公司上下有不少人想拍董事长的马屁,那些人心里不知打了多少腹稿,就等着董事长带着爱人大驾光临,拿着酒杯上去寒暄祝贺一番。

  紧接着自然是一连串的觥筹交错人来人往,张横跟在关胜身边,却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机械般的被关胜拉着向前走,又机械般地与陌生人碰着手中酒杯。

  直到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找上关胜,要聊什么东西时,关胜才以张横不胜酒力为由放走了张横。

  之后关胜又与很多人谈了许多事,这种场合总无可避免的要请一些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甚至是竞争对手。虽然邀请之时说着不要把工作带到今天的聚会上,但是几个大老板聚在一起,除了工作还能讨论什么呢?

  终于应付完生意场上有的没的事情,关胜松了口气,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人群之中时 ,却找不到张横的身影了。

  不会跑了吧?关胜想,掏出手机给张横发了条短信:

  “在哪?”

  “北边天台上。”张横几乎是秒回。

  关胜应酬的也有些疲惫,得了信是一刻也等不得,忙向那边走去,连手里的酒杯都来不及放下。

  入冬风凉,将天台门前挂着的白色纱帘吹得轻轻舞动,关胜撩开纱幔,先是冷风铺面,随后入眼的便是整座城市的绚烂灯火。

  天台很宽敞,可也安静,几乎只有风的声音。毕竟没人想站在这吹着冷风与他人虚与委蛇。所以关胜来时,这里只有张横一个人,他正靠在玻璃围栏上,身影被下面的一片灯光隐隐照亮,静静地抽烟抽烟。

  “怎么一个人在这?不冷么?”

  关胜靠到张横身边,视线也随着张横目光望向身下的都市,开口问道。

  张横叹了口气:

  “和他们聊不来,就躲在这了。”

  “我刚刚看到你和小魏小单聊的挺好的啊。”

  魏定国和单廷圭,是汉翔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关胜大学时期的好伙伴,虽然他们不在同一所大学。

  “他俩?”

  回忆起和两人的谈话,张横忍不住笑了:

  “这俩小孩挺热情的,恨不得把你大学时候干的所有蠢事都和我说了。”

  关胜看向张横,有点好奇的问:

  “什么蠢事?”

  “比如,关老板不会游泳。有一次在小魏生日派对上被人扔到泳池里呛了一大口水,半天才缓过劲来。”

  张横一脸调侃意味看着关胜,似乎期待着关胜露出不愿面对的表情,可后者却也随之勾起嘴角,平静回应道:

  “不会游泳很正常吧?”

  “你们大学不教的吗?”

  “我不喜欢游泳,所以选了拳击。”

  “呵,行吧。”

  张横闻言也没了开玩笑的话头,转过头去望着远处,抽了口烟。

  “说起来,他们都什么时候知道咱俩的事的?”

  “你答应陪我来之后。这还要谢谢阿赞,把这事通知的恰当干脆。”

  关胜低头晃着手里的酒杯,看着香槟淡黄的液体将城市繁星一般的灯火搅碎,变成流光。

  两人不知怎得没再说话,静静听了会儿耳边的风声。

  几分钟后,张横才又开口,

  “那如果咱俩分了,你又怎么和这些人说?不是很尴尬?”

  关胜以为张横在开玩笑,扭头看向他时才发现张横脸上并没有自己所期待的那副调欠欠的神情,反倒眼色冷冷,不看自己,若有所思的望向远处。

  张横总是这样不知不觉流露出对他们未来的担忧,于是关胜一手按着张横的肩膀让他面对着自己,低头去看着张横的眼睛,问他道:

  “你对我们这么没自信?”

  张横摇摇头:

  “没有,我只是随口问一……”

  “张横。”关胜打断道:

  “世事无常,我或许不能现在就承诺你一辈子,但是我可以保证,想今天这样我们一起度过的元旦,以后还有很多次。”

  张横终是在这样一番话语中缴了械,看着关胜的一脸认真笑了出来。

  “还是大老板会说话,这样的话我怎么就想不出来呢?”

  关胜本想再说些什么,没想到张横扔掉手里烟头,手毫无预兆地揪住自己的领带,竟然抬头咬上了自己的嘴唇。

  身子猛地摇晃让关胜没能拿稳手里的酒杯,半杯香槟毫无保留的洒到了关胜的西装上。不过与相爱之人接吻之时哪里想得了其他事呢?关胜索性松了手,任杯子在地上摔成碎片,好让他将主动送吻之人紧紧搂在怀里。

  情不自禁地一吻来的突然却又难舍难分,两人难以自抑地汲取着对方的气息,湿漉而温暖,驱走了夜晚的冷气。偏偏这时,订好的烟花也要来凑个热闹,只听破空的一声声,那绚烂多彩的烟火便从空中一个接一个的绽放,照亮了一片夜空,更照亮了天台之上两人相拥的身影。

  高楼之上的夜风是冷的,门后的餐厅是喧闹的,但这一刻,他们什么都不想管,只想沉溺在彼此的爱里。生活对他们二人来说都曾是冷冰冰的暴雨,或许以后雨不会停,但是他们可以躲进彼此的心里。

  待烟花声渐渐沉寂,被花火照亮的天际再度暗下来时,两个人才从缠绵之中脱身,冷风吹拂下的身上却都腾起了热切的情意。

  张横舔舔嘴唇,看着天空中烟花绽放留下的缕缕烟尘,有些可惜地说道:

  “这就是25万?怎么看都没看到只听了个响?”

  关胜笑着回答:“没放完,我记得是零点的时候才会开始,应该是出了什么岔子。”

  好巧不巧,关胜话音刚落,拍马屁小策划就找来天台,也不管老板方不方便,一脸惶恐地撩开帘子。

  张横闻声忙推开关胜仍停留在自己后腰的手,后退几步离开关胜的怀里。

  “关总,实在对不起,烟花厂那些人记错时间了,刚才那几分钟放早了。都是我没沟通好……”

  小策划偷鸡不成蚀把米,感觉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低着头等着老板的指责,没想到关胜摇摇头:

  “没事,放的正好。”

  “嗯?”

  小策划没想到,有些惊讶地看向老板,再看看老板身边那个假装看天的男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哦哦!好的!那零点那场烟花我会负责好的。”

  “嗯,那你去忙吧。”

  “还有,内个……”小策划抬头指指自己的衣服领子向关胜示意。

  “关总,您的衣服湿了。”

  关胜低头,这才想起来刚才酒杯的事。又嘱咐策划别忘了和酒店赔偿这个杯子的损失,小策划领命慌忙退场,不想再多当一秒电灯泡。

  天台再一次变成关横的二人世界。

  关胜看看自己身上被酒淋湿的衣服,挑眉对张横说:

  “刚才怎么这么急?把我酒都打翻了。”

  张横说回家我给你洗就是了!你还有替换的么?

  “我办公室里有一套备用的,你陪我去换吧。”

(此处省略几千字)

由于关胜在年会上喝点小酒不便开车,宣赞又因为陪老婆孩子没有出现在今天的宴会上,两人最终选择叫一个代驾回家。

  新旧交接之时的深夜街道仍旧热闹非常,两人坐在后座,路灯的光影从他们脸上掠过,车窗外不断闪过路边放着烟花,说说笑笑的年轻人,气氛欣喜却安宁。

  代驾司机心情也十分愉悦,不时哼几句不成调子的小曲。张横又提起没看到烟花的事,关胜说:

  “没关系,反正时间还长,明年再放给你看就好了。”

  ——————-————完结————————————

快去举报关胜公司元旦节法定假期让员工加班(bushi)

全文114494字宣告完结,以后可能会更一些该设定下的小段子。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被你们喜欢是我的荣幸。

祝各位生活愉快!!!





凌歌

没想到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五二兼萌大统领原来演过个疯批男配,但是真的好好看,谁能理解看的时候全程姨母笑的我hhhh。

要是再加个人设,比如说五二哥哥亡故之后成了图片里那样,好像更带感了。

又是半夜里的花痴和胡言乱语。但是他真的好看,是喊老婆的那种程度了。

第一张图像个小白兔,人畜无害。后面变老狐狸,白切黑。我有点那个思路了,但是文不太好写其实。


没想到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五二兼萌大统领原来演过个疯批男配,但是真的好好看,谁能理解看的时候全程姨母笑的我hhhh。

要是再加个人设,比如说五二哥哥亡故之后成了图片里那样,好像更带感了。

又是半夜里的花痴和胡言乱语。但是他真的好看,是喊老婆的那种程度了。

第一张图像个小白兔,人畜无害。后面变老狐狸,白切黑。我有点那个思路了,但是文不太好写其实。


   

尚文博的监斩官

“军师的回眸一看很倾城”

“军师的回眸一看很倾城”

尚文博的监斩官

“且看吴狐狸对杨羊羊的犯罪故事

“且看吴狐狸对杨羊羊的犯罪故事

尚文博的监斩官

“小兽 为什么不当个乖孩子呢 ?”

“小兽 为什么不当个乖孩子呢 ?”

煜倾

新水浒同人 卿卿 6

军师×原创女主。

穿越梗,女主有金手指。

只是为了圆一个梦而已,不喜出门左转谢谢。

————————

        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虽然话是这样说,白凝安还是在屋里等到天亮。

  天刚蒙蒙亮,白凝安就看见宋江骑着马飞奔而来。

  眼看疾驰的骏马就要撞上她,白凝安依旧面不改色,直到宋江勒马,气喘吁吁地停在她面前时,才眨眨眼,抬头看向宋江。

  宋江下马,向白凝安行了一礼:“在下见过姑娘,敢问姑娘是否见过七人在此处?”

  白凝安忽然起了坏心思,微笑过后回礼:“并未...

军师×原创女主。

穿越梗,女主有金手指。

只是为了圆一个梦而已,不喜出门左转谢谢。

————————

        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虽然话是这样说,白凝安还是在屋里等到天亮。

  天刚蒙蒙亮,白凝安就看见宋江骑着马飞奔而来。

  眼看疾驰的骏马就要撞上她,白凝安依旧面不改色,直到宋江勒马,气喘吁吁地停在她面前时,才眨眨眼,抬头看向宋江。

  宋江下马,向白凝安行了一礼:“在下见过姑娘,敢问姑娘是否见过七人在此处?”

  白凝安忽然起了坏心思,微笑过后回礼:“并未见过。”

  宋江顿了下,想绕到白凝安身后进屋子里看看,却被白凝安不着痕迹拦住了。

  白凝安:“在下见过。他们昨夜便已经走了。”

  “走了?”宋江一愣,随即看向白凝安,“姑娘之前,是不是和那七人一同劫取的生辰纲?”

  白凝安点头:“想必阁下也知道,劫取生辰纲的不是七人,算上在下,一共八人才是。”

  “那姑娘现在是……?”

  “在下早已知晓白胜会供认出晁天王他们,所以提前让他们离开了这里。”

  “原来如此,多谢姑娘。”

  “何出此言?”

  “实不相瞒,晁天王之名闻名于天下,在下欲与天王结识,如今他有难,某不能坐视不管。”

  白凝安笑道:“原来阁下是这样想的。那在下也不绕圈子了。昨日里白胜被捕,在下便马不停蹄来此向晁天王报信。他们昨日晚上已经连夜离开了。”

  白凝安看出宋江担心晁盖他们,不等他开口便告诉他:“晁天王已经离开,阁下就是带再多的人来此也会是无功而返。现在天色不早,阁下再不走,不怕官家去阁下家中去吗?”

  看着宋江远去的身影,白凝安松了口气。

  不出意外的话,宋江是会带那个叫何涛的何观察来了。虽然她和何涛无冤无仇,但保险起见,还是要按照原时间线走一下吧。

  只是现在看来,天色尚早,白凝安算了下时辰,发觉时间还够,索性去镇上买了些朱砂和符纸,顺带花三文钱买了串糖葫芦,一边吃一边往回赶。

  白凝安时间掌握得很好,抵达河边的时候正好看见宋江和何涛所乘的船在河流中间漂流着。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阮家兄弟会在。

  虽然小七的歌声的确是挺……别致的。白凝安想着,唇角不自觉上扬。

  说到底,小七也算是个少年吧。

  后面的事情,想来也没什么。虽然白凝安辛辛苦苦做的事情好像都被推向原点了。

  这样想着,似是发觉了什么,白凝安回头。入目是公孙胜。

  “师兄,”白凝安笑,“你安排的?”

  见公孙胜点头,白凝安又道:“其实我本来是想自己做的。”

  公孙胜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道:“我之前去师傅那里问了,师傅说你是他的关门弟子。”

  一句话,证明了她的身份。

  白凝安不置可否,转身看了眼江面,阮氏三雄已然将何涛的耳朵割了下来,她看着这场面,面上并没有太多表情,随口提了句:“我之前,遇见林教头了。他在梁山上,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找投名状。”

  “投名状?”公孙胜适时提出疑问。

  “王伦妒贤忌才,他要的投名状,是人头。”白凝安说着,像是在说着家长里短,“林教头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又不肯滥杀无辜,现在在梁山上,只怕是受尽了王伦的排挤。”

  公孙胜心下了然,见那边已落入尾声,遂看了眼白凝安,思量之下问她:“师妹,要不要一起去梁山?”

尚文博的监斩官

“小生确是对制使见色起义,但倘若制使若觉得不好,也可理解为一见如故”

“小生确是对制使见色起义,但倘若制使若觉得不好,也可理解为一见如故”

文学少兔

【宋吴】初雪

·填脑洞

·有灵感迅速摸完

·来自采访但其实和采访无关(觉得浪漫就写了w)


天气越来越冷了,梁山不似城中地平,因而要更冷上几分。这日,吴用刚推开窗就看到外面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


正打算披上朱贵那边送来的狐裘斗篷御寒,就听到了叩叩的敲门声,听声音,应是公明哥哥来了。


“公明哥哥。”吴用放下手中的斗篷,起身去给宋江开了门,看到来人伞也没打,倒是崭新的狐裘斗篷上落满了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


“哥哥怎的伞也不打就来了,是有什么要紧事吗?”吴用皱了皱眉,虽是有些责怪的语气,但依宋江的性子,不是大事也不会如此匆忙前...




·填脑洞

·有灵感迅速摸完

·来自采访但其实和采访无关(觉得浪漫就写了w)





天气越来越冷了,梁山不似城中地平,因而要更冷上几分。这日,吴用刚推开窗就看到外面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


正打算披上朱贵那边送来的狐裘斗篷御寒,就听到了叩叩的敲门声,听声音,应是公明哥哥来了。


“公明哥哥。”吴用放下手中的斗篷,起身去给宋江开了门,看到来人伞也没打,倒是崭新的狐裘斗篷上落满了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


“哥哥怎的伞也不打就来了,是有什么要紧事吗?”吴用皱了皱眉,虽是有些责怪的语气,但依宋江的性子,不是大事也不会如此匆忙前来,因而他转身给宋江倒了杯热茶,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等着宋江开口。


“军师,今儿下雪了。”宋江把脱下的斗篷挂在吴用的衣架上,将冻得通红的手往近处的炭盆靠了靠,才不急不慢地开口。


“嗯?”吴用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想过宋江可能是想问赚卢员外的事,也想过可能是和他谈招安的事,却不曾想是这样,两人坐着喝热茶聊天气。但见宋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吴用只好开口接过这个话题。


“是啊,想来还是今年的初雪,哥哥可是有要做的事?”


“近日以来,山寨并无战事,我想借此机会办一个宴会让兄弟们乐一乐,军师以为如何?”宋江拍了拍袖子上粘着的雪花,但有一些已经融化了,渗到布料里变成了星星点点的深色痕迹。


“小生也有此意,正好朱贵先前去采办了许多物件,哥哥也可在宴会上给兄弟们作犒赏。”吴用点点头,当目光掠过宋江那颜色变得深浅不一的袖子,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哥哥,此等小事不必……好歹伞也是要打的。”


“宋某知错。”宋江一脸坦然地朝吴用笑了笑,看得出丝毫没有认错的意思,“作为惩罚,先给军师作为犒赏的小礼吧。那件狐裘斗篷可还喜欢?”


吴用一听,目光投向自己还未来得及披上的狐裘斗篷,然后又移到了宋江刚刚挂在自己衣架上的狐裘斗篷上,最后在两件斗篷之间逡巡了一会儿。


他就说自己并未要求采办过什么狐裘斗篷,但今早朱贵送来的时候,好说歹说也要自己留下,原来是这么回事。


吴用端起案上的茶杯,用盖子轻轻地撇开漂浮着的茶叶,微微地呷了一口,道:“既是哥哥送的,小生自然是喜欢的。”


宋江看到那件狐裘斗篷还放在椅子上,便知道吴用还未试过,于是他起身去拿了来,带着些许殷切的目光道:“初雪配新衣,军师且一试?”


吴用觉得宋江此时有点像自己前几日喂过的大狗狗,巴巴的眼神让人拒绝不了。


于是他伸出手,顺从地让宋江给自己披上狐裘,并在脖颈处系上一个宛若蝴蝶般翻飞的结。



最后二人披着一样的狐裘大衣去开宴了。期间王英拿到了最喜欢的长矛,武松抱着京中名酒喝得笑开了怀,花荣又得了一把花色雍容的良弓,只有李逵这厮特别不识好歹地讨要与宋吴二位哥哥一样的狐裘斗篷。然后被戴宗一把拖走,说这是仅此两件的贵重物,公明哥哥和军事哥哥乃梁山之望,你这厮莫要得寸进尺。公孙先生也附和地说了几句公明哥哥和军师哥哥最配这高贵之物,坐在一处甚是华贵云云,然后看着宋江呵呵地笑,还有一旁的吴用微微红了面庞。


许是多吃了几碗酒,宋江觉得有些热了,但他并不想脱下斗篷,于是提出要出去走走醒酒,吴用也推说不甚酒力跟着宋江走了出来。想来好像每次宴会都是这样,他们两个总会一起进来和离场。


吴用正想拿伞,却被宋江用眼神制止了,他摇摇头,示意吴用一会儿就回去。吴用只好戴上斗篷自带的毛绒帽子,跟上了宋江的步伐。


宋江走上宴厅侧面的一处高地,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远处的群山,也能看到如今已经变得白茫茫的水泊。


“哥哥。”吴用走上台阶,仰头唤他。宋江垂头看去,见有一片薄薄的雪花因为吴用的抬头,越过了狐裘帽子的阻挠,正落在他的眉间。


宋江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一直在克制的某种情愫好像再也压抑不住。于是他伸出手,拂落吴用狐裘斗篷的帽子,用指腹细细抚过眼前人黛色的眉,雪在温热的手中迅速融化了,宋江的双手轻轻向下收拢,捧住了吴用似玉的面庞。


一时间天地变得寂静了下来,好像隐隐约约传来的弟兄们的欢笑也消失了,只听得见雪落下的声音和两人近在咫尺的呼吸。


宋江的唇贴上了吴用的,吴用也配合地闭上了眼睛。起先是凉凉的触感,然后因为彼此的缠绵而逐渐染上了热度。


终于宋江放开了吴用,听着心上人微微的低喘,宋江凑向那发红的耳尖,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谓叹:“有军师在,这冬天一点儿也不冷了。”


“哥哥又拿小生说笑,不如脱去狐裘和阮氏三兄弟下水一趟,且再说这冬天冷是不冷。”吴用低下头轻轻地推了推宋江,也不知自家哥哥是哪里学来的情话,竟让自己平日里处变不惊的的心乱成一团。


宋江抓住吴用推他的手,眼中的笑意更甚。他将吴用的手拉近,直隔着衣服贴在自己的心上,笑道:“军师知道的,宋某这里很暖。”


吴用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宋江,那样炽热而坚定的眼神,仿佛都要把他的心也烫化了。看来这梁山的冬日虽来得早,却果真一点儿也不冷啊。


两人并肩站在高地上,眺望着这一片他们守护着的水泊,吴用这次也忘了打伞的事,他和宋江一样默默地站着,任凭雪花装饰白了青丝,此时两个人的心里都悄悄地许了一同个心愿:


愿此好日常常在,与君携手共白头。




Fin.

凌歌

这些图都是关于一个小学鸡霍霍水浒群的事儿,开好多号博同情的小学鸡。今天还碰到一个在语擦群搞事情的,新人进群大家都会要求看群相册和群规。群相册有语擦的示例,结果新来的那个不看,他说要演,结果我们演示了他又不演了,白白耗费了群友的一个早上。(这件事和图里那个不是一个人)

圈子就是喜欢一件事情的人聚集在了一起。但是有些圈子属实是水浅王八多。不喜欢这个圈子就不要来,来了就默认你是喜欢的,你还来霍霍人。真的是要把人气死了。

最讨厌的是有的人,你和他说理他还不听,消磨大家的耐心,这么做真的有意思吗?

希望水浒圈的加好友或者同意人进群的时候看准了再给过,不然群里就是鸡飞狗跳了。


这些图都是关于一个小学鸡霍霍水浒群的事儿,开好多号博同情的小学鸡。今天还碰到一个在语擦群搞事情的,新人进群大家都会要求看群相册和群规。群相册有语擦的示例,结果新来的那个不看,他说要演,结果我们演示了他又不演了,白白耗费了群友的一个早上。(这件事和图里那个不是一个人)

圈子就是喜欢一件事情的人聚集在了一起。但是有些圈子属实是水浅王八多。不喜欢这个圈子就不要来,来了就默认你是喜欢的,你还来霍霍人。真的是要把人气死了。

最讨厌的是有的人,你和他说理他还不听,消磨大家的耐心,这么做真的有意思吗?

希望水浒圈的加好友或者同意人进群的时候看准了再给过,不然群里就是鸡飞狗跳了。


凌歌

论打架,我怕过谁?(关于施恩的脑洞文)

一个小脑洞,群里游戏某人升了个九星施恩出来,导致施恩比卢俊义武力还高了,所以就想到可以用这个作为切入点写脑洞文。

某一天,施恩发现自己身体好像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所以也没当回事,直到张青喊他帮忙搬东西。

张青孙二娘又酿了一坛子酒,想送到各个头领那里去,奈何酒坛太重,头领们也都没有空,忽然,夫妻二人想到了一个相对比较空闲的头领,但是又觉得施恩的小身板,可能帮不上忙。施恩得知此事,非常热心,觉得自己既然是梁山的人,就应该做些什么,再加上施恩对自己一直空闲着感到不好意思,所以坚决表示要帮这个忙。

施恩搬了这个坛子才发现自己早上的异样感居然是力气变大了。施恩又好奇起了是不是还会有其...

一个小脑洞,群里游戏某人升了个九星施恩出来,导致施恩比卢俊义武力还高了,所以就想到可以用这个作为切入点写脑洞文。

某一天,施恩发现自己身体好像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所以也没当回事,直到张青喊他帮忙搬东西。

张青孙二娘又酿了一坛子酒,想送到各个头领那里去,奈何酒坛太重,头领们也都没有空,忽然,夫妻二人想到了一个相对比较空闲的头领,但是又觉得施恩的小身板,可能帮不上忙。施恩得知此事,非常热心,觉得自己既然是梁山的人,就应该做些什么,再加上施恩对自己一直空闲着感到不好意思,所以坚决表示要帮这个忙。

施恩搬了这个坛子才发现自己早上的异样感居然是力气变大了。施恩又好奇起了是不是还会有其他的变化,便等武松喝完酒提议要他陪自己练几招。

武松虽然喝醉了,但是心没醉,知道施恩武艺一般,自己不能用尽全力。但是真当打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施恩并没有占下风,甚至有时候隐隐的有压着自己打的趋势。武松惊的酒醒了。

施恩也收了手,武松仔细的辨认了一下 ,面前那个人确实是他熟悉的小管营,但是这身手,这武功,倒像是被人夺了舍。

武松想着,又再次出了手。武松边打边仔细确认着,现在的施恩给他的感觉是又陌生又熟悉直到武松占了下风。武松知道再打下去没必要了,便和施恩双双收了手。

施恩自己心里也是一惊。又去找卢俊义,以让卢俊义教自己武功为由,想试试自己水平。

卢俊义也是一惊,但是想着想学武功毕竟是件好事。可是在切磋中,卢俊义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从此梁山多了个传说,有个武功盖世的人被仇人所杀,然后夺舍了施恩意图报仇。施恩听到之后,只能表示很无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