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生mcd

19837浏览    220参与
kidnicky29
第一张大头贴! 大概是这样⬇️...

第一张大头贴!

大概是这样⬇️⬇️

(在池袋路过大头贴机器)

kk:哦?大头贴有意思!快来一张!

ssr:哈哈哈同意同意咱们还没拍过呢w

1⃣️:什么大头贴?不去。

🐴:哈?你们JK吗?老子怎么可能去啊?

kk:哟哟一郎くん?拙僧本来还想推荐你下次带心爱的弟弟们一起拍哦?

ssr:哎呀呀左馬刻様、又错过了一个和合欢ちゃん交流的机会呀w残念残念

1⃣️/🐴:去就去!

第一张大头贴!

大概是这样⬇️⬇️

(在池袋路过大头贴机器)

kk:哦?大头贴有意思!快来一张!

ssr:哈哈哈同意同意咱们还没拍过呢w

1⃣️:什么大头贴?不去。

🐴:哈?你们JK吗?老子怎么可能去啊?

kk:哟哟一郎くん?拙僧本来还想推荐你下次带心爱的弟弟们一起拍哦?

ssr:哎呀呀左馬刻様、又错过了一个和合欢ちゃん交流的机会呀w残念残念

1⃣️/🐴:去就去!

要不你多吃点?

【山田一郎生贺漫画】

新生MCD中心

无CP

完全迟了一天因为图片原始尺寸太大死活传不上(微笑

感觉画出来想传达的只做到百分之一

但真的画得快死如果你能喜欢我会很开心...

【山田一郎生贺漫画】

新生MCD中心

无CP

完全迟了一天因为图片原始尺寸太大死活传不上(微笑

感觉画出来想传达的只做到百分之一

但真的画得快死如果你能喜欢我会很开心...

纷失
一郎噩梦的一天 plus 新生...

一郎噩梦的一天 plus

新生MCD场

※图片仅供参考

一郎噩梦的一天 plus

新生MCD场

※图片仅供参考

菜到你了不好意思
【立本时间20220726.0...

【立本时间20220726.0:00】

❤️最好的一郎生日快乐🎂!❤️要天天开心!希望早点听到bb冠军曲💓🥰

能力有限简单的画了点,顺便对前两天阿洸也说一句生日快乐!忘记了实在抱歉。

大家都要开开心心哦🥳🥳🥳

【立本时间20220726.0:00】

❤️最好的一郎生日快乐🎂!❤️要天天开心!希望早点听到bb冠军曲💓🥰

能力有限简单的画了点,顺便对前两天阿洸也说一句生日快乐!忘记了实在抱歉。

大家都要开开心心哦🥳🥳🥳

敌我是非

SLOGAN

新生MCD吵吵闹闹日常段子


空:说起来,我们这个队怎么没个口号啊

马:呵,小屁孩才在乎这种,你想要什么口号

空:替天行道,天诛!

簓:啥替天行道,我还替月亮消灭你呢,天诛天诛的,又不是攘夷志士

一:攘夷就是Joy……

空:一郎你唱这个他们不懂的

簓:这个谐音,妙啊

簓:不过想当初左马刻和我组队的时候他就想扫清世道啊,好像还真算是正义的伙伴,但好歹要酷一点的吧,蝙蝠侠那种

一:蝙蝠侠好耶

马:蝙蝠侠才不会和Joker一起

簓:你说谁Joker呢

马:你看你穿的西服啊

簓:穿西服就是Joker吗,给我向西服道歉啊

一:Joker是小丑哎,也算是搞笑艺人吧

空:也是...

新生MCD吵吵闹闹日常段子


空:说起来,我们这个队怎么没个口号啊

马:呵,小屁孩才在乎这种,你想要什么口号

空:替天行道,天诛!

簓:啥替天行道,我还替月亮消灭你呢,天诛天诛的,又不是攘夷志士

一:攘夷就是Joy……

空:一郎你唱这个他们不懂的

簓:这个谐音,妙啊

簓:不过想当初左马刻和我组队的时候他就想扫清世道啊,好像还真算是正义的伙伴,但好歹要酷一点的吧,蝙蝠侠那种

一:蝙蝠侠好耶

马:蝙蝠侠才不会和Joker一起

簓:你说谁Joker呢

马:你看你穿的西服啊

簓:穿西服就是Joker吗,给我向西服道歉啊

一:Joker是小丑哎,也算是搞笑艺人吧

空:也是绿毛,哇你这还不是Joker

一:簓哥,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簓:我就真成反派了是吧

空:Mad Comic Dialogue听着也怪里怪气的,又长又难念,这名字就没起好

马:哈?队长是我俩不服憋着

簓:那如果是你你要叫什么

空:Bad Ass Temple!

簓:低俗!太低俗!


编不下去了,完


边尘不惊
极度ooc 很快摸了 一右因素...

极度ooc 很快摸了

一右因素有!

极度ooc 很快摸了

一右因素有!

Flowersdom.

麦当劳人,充满勇气点开,试试看!

麦当劳人,充满勇气点开,试试看!

敌我是非

检讨

某日,在事务所留守的白胶木簓和波罗夷空却的无所事事对话。

“虽然事到如今,但我感觉当初我邀请左马刻前往喜剧艺术殿堂的方式是不是错了啊。”

白胶木簓双手交叠撑在膝盖上,深沉地说。

“啊?”空却从漫画后投来视线。

“不应该对他说‘你很有趣快来和我讲漫才吧!’的,为了讲次漫才让他体验一下所以编了个我妹妹的故事这个也不好。”

“喂你还编故事骗左马刻了啊,遭天谴的。”

“不能怪我啊,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小合欢嘛!”

“还是选的方式不对啊,当初刚被拒绝的时候就应该说:‘啊…果然这活左马刻干不了啊,抱歉啊?勉强你这么难的事,我还是去找别人试试吧……’“白胶木簓作45度忧伤状沉浸数秒,随即一拍大腿,...

某日,在事务所留守的白胶木簓和波罗夷空却的无所事事对话。

“虽然事到如今,但我感觉当初我邀请左马刻前往喜剧艺术殿堂的方式是不是错了啊。”

白胶木簓双手交叠撑在膝盖上,深沉地说。

“啊?”空却从漫画后投来视线。

“不应该对他说‘你很有趣快来和我讲漫才吧!’的,为了讲次漫才让他体验一下所以编了个我妹妹的故事这个也不好。”

“喂你还编故事骗左马刻了啊,遭天谴的。”

“不能怪我啊,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小合欢嘛!”

“还是选的方式不对啊,当初刚被拒绝的时候就应该说:‘啊…果然这活左马刻干不了啊,抱歉啊?勉强你这么难的事,我还是去找别人试试吧……’“白胶木簓作45度忧伤状沉浸数秒,随即一拍大腿,”啊——这样说他就绝对会来了啊!!激将法!可恶,早知道……”

“你这家伙……”空却白眼。

“但不到今天也不可能这么了解他,现在的日子也挺有意思的,算了~”簓枕着胳膊往沙发背一靠,端起身旁的苏打水喝了一口。

🍔

超前的滤镜会自动判定是狗勾还是猫猫(低声)

一郎:慌张。

超前的滤镜会自动判定是狗勾还是猫猫(低声)

一郎:慌张。

敌我是非

三人行必有坑b

标题随便想的,生活素材衍生的新生MCD沙雕短打,很短+描写很简单,因为就是想爽。

三人行必有坑b,谁跟你说只有一个?

以及,这种痛愿你们永远不懂jpg

----------------------------------------

“喂,去开车啊簓,再不走耽误办事。”

“昨天不就是我开车的,今天该你了。”

白胶木簓和碧棺左马刻交换眼神,很好,谁都没有想去的意思,不愧是我搭档,这也是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绝不做第一个进车的人!

至于为什么,因为这可是夏天的,晒了一老天的,下午三点的小轿车啊!什么概念,电视节目不也测试过吗,能用挡风玻璃煎鸡蛋的程度。

饶是池袋大名鼎鼎的巨头,令人闻...

标题随便想的,生活素材衍生的新生MCD沙雕短打,很短+描写很简单,因为就是想爽。

三人行必有坑b,谁跟你说只有一个?

以及,这种痛愿你们永远不懂jpg

----------------------------------------

“喂,去开车啊簓,再不走耽误办事。”

“昨天不就是我开车的,今天该你了。”

白胶木簓和碧棺左马刻交换眼神,很好,谁都没有想去的意思,不愧是我搭档,这也是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绝不做第一个进车的人!

至于为什么,因为这可是夏天的,晒了一老天的,下午三点的小轿车啊!什么概念,电视节目不也测试过吗,能用挡风玻璃煎鸡蛋的程度。

饶是池袋大名鼎鼎的巨头,令人闻风丧胆的MCD双队长也为此胆寒,他们在烈日下纹丝不动,不动如明王。谁都不肯去开车。

“咱可不想再打开那扇焦热地狱的大门,座椅烫得跟铁板似的,屁股都要烫成大阪烧了! ”白胶木簓心有戚戚焉。

“哈,这人说出来了。”碧棺左马刻嘘声。

“左马刻你不是号称MCD第一猛男吗!”白胶木簓先发制人,推搡一把。“快进去,我请你晚上喝啤酒!”

“靠,老子不!”碧棺左马刻没反应过来,脚下一个趔趄。眼看要被推进去,左马刻眼疾手快反手就揪住白胶木簓的领带,白胶木簓哇呀呀呀一个不稳撑住车门框,“我去好烫!”于是他条件反射地松开左马刻,二人的僵持又回到原点。

“哎呀……再加500日元好了吧?”白胶木簓无可奈何地摊手。

“他妈的才500你去死吧,打发谁呢!”碧棺左马刻骂道。

“那就只能用那个办法了,”白胶木簓正色,“左马刻,可别怨我啊。”

“行啊,堂堂正正,愿赌服输。”二人正色,攥紧拳头,空气一时紧张。

“石头、剪刀、布!”他们齐呼。

“操……还真是老子…”碧棺左马刻傻眼了,簓晃动着食指和中指组成的小剪刀,顺便比了个耶。

“啊,真他妈倒霉…”

“快点去开空调,hurry hurry~”

“这么急赶着去死啊你。” 

正当碧棺左马刻骂骂咧咧,横下一条心准备钻进蒸笼时,不经意的一瞥让他有了新发现。

“哎,你看。”左马刻扬扬下巴。

“干嘛左马刻,你要耍赖啊?我可不上当。”

“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怕输,让你看你就看!”

白胶木簓扭头,只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吹着泡泡糖走来。“哦~”

“懂了吧?”左马刻笑。

“你蛮坏啊左马刻~”白胶木簓也嘿嘿一笑。

“轮得到你说我?快上。”

“哎——!这不是空却嘛!”白胶木簓笑容灿烂,大力挥手。

“空却你来得正好,过来!”左马刻也招呼他。

左马刻你笑什么笑,白胶木簓嘴唇微动。你微笑很恐怖的,人设都崩了,会暴露的!

放屁,老子从来都这么随和,左马刻也嘴唇微动。

好好好你最随和最善解人意所以还不快听我的,我聪明还是你聪明,白胶木簓语速加快,因为波罗夷空却已经靠近。碧棺左马刻切了一声,掏出烟盒点烟以作掩饰。

“哟,一郎没跟你一块啊?”白胶木簓说。

“他今天去学校啊,昨天不是说了吗。”

“噢,是哦。”

“大下午的在这干嘛呢,”空却打量他们,“你们倒是很闲啊,无业游民。”

“你小子不也是无业游民。”左马刻喷出一口烟。

“来来来,我和左马刻有个惊喜给你们,在车里。”白胶木簓竖起拇指朝车内一比划。

“惊喜?什么惊喜?”

“惊喜就是惊喜嘛!提前告诉你不就没意思了,”白胶木簓说,“可能是某家最近新开的人气炸鸡店的炸鸡块哦~?”他故意拉长声调。“热气腾腾的哦——”

空却将信将疑,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到这个点五脏庙正好空空荡荡,缺点供品。

待空却一凑过来,白胶木簓使了个眼色,碧棺左马刻立即下手。不愧是组内最悬殊的身高差,跟老鹰抓小鸡似的,只见左马刻抓起空却后领一把就推进去。空却两年街头也不是白混的的,反应倒也很快,但可惜慢了一拍,没来得及挣扎两下还是被左马刻塞进车里,白胶木簓顺势把门一关,动作麻溜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抓野猫塞进猫包呢。

“靠!你们干什么,这里面好热啊!”波罗夷空却猛拍车窗玻璃。

“热啊?”白胶木簓笑得嘴角要咧到耳根,十分欠揍,“热就对了~没骗你吧?热气腾腾的嘛!”

“妈的,你们阴拙僧!!到底想干嘛!”空却咬牙切齿,抓耳挠腮,好像那只被关进炼丹炉的孙猴子。

“乖啊,帮哥哥们个小忙,把里面空调开开。”白胶木簓隔着车窗玻璃拍了拍他的头。“就方向盘旁边那个按钮。”

“就这?!自己不干还把我骗进来,几岁啊你们!”

“你自己把窗户摇下来就没那么热了,别吼了,傻闷着浪费体力。”左马刻也靠在门框边上惬意抽烟。

作战成功,这是狡猾阴险又幼稚的成年人们送给少年的第一课。

至于后来把小猴子放出来又大闹了一阵天宫,最后大人们爽快地开车顺路去买炸鸡块作慰问品,又都是后话了。


Gorjess

[偶像夢幻祭/催眠麥克風│露巽/簓左馬簓/琥珀斑/一空/亂寂亂/燐尼燐] 夢幻聯動!是男人就要會魔法

*與合奏坑朋友Kaku的夢!幻!(指不該存在的)聯動

*HP paro,本章沒有论坛体

*新生MCD大量出沒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为了能够最快速地回到原世界,严格遵守「设定」好的脚本,似乎是此时唯一的办法,而在设定之中,他们又分别是不同学院的学生与教授,所以理所当然,相近的目的地提供了一群人一起行动的理由,但是……


簓与左马刻一齐上路后,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停下身来,回头看向步在不远处的两人。


「所以说,你们为什麽要跟上来啊?」


「哈哈!拙僧只是恰好想走这条道。怎麽,碍到你们了?」


还愣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簓先生很抱...

*與合奏坑朋友Kaku的夢!幻!(指不該存在的)聯動

*HP paro,本章沒有论坛体

*新生MCD大量出沒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为了能够最快速地回到原世界,严格遵守「设定」好的脚本,似乎是此时唯一的办法,而在设定之中,他们又分别是不同学院的学生与教授,所以理所当然,相近的目的地提供了一群人一起行动的理由,但是……


簓与左马刻一齐上路后,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停下身来,回头看向步在不远处的两人。


「所以说,你们为什麽要跟上来啊?」


「哈哈!拙僧只是恰好想走这条道。怎麽,碍到你们了?」


还愣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簓先生很抱歉,但我们实在也不知道去哪裡比较好。」


「只有一郎还算老实……小空却根本是故意的吧?」


可恶,没办法两人世界了吗,不知道左马刻怎麽想的,好愁啊……


「拙僧只是对现况感到不解罢了。拙僧很好奇,当初不打不相识的你们,此时怎麽会和谐地走在一起?」


「……」


簓一时有些无语,惯有的摸鱼打混在这时打了折扣,面对熟人他突然就拿不出那套死皮赖脸的功夫。重要的是,就算他想閒扯,本人也在旁边,实在不好发挥。


哎,这就是身为顶级搞笑艺人白胶木簓奇妙的羞耻心,平时在嘴上搬弄的那套换到现在,突然就有些害臊了起来。


哪知道左马刻本人却极其自然地来了一句——「那当然,我们是恋人了。」


「!!!」


三人头上各是一个大写的惊叹号。


空却一脸傻眼,咂着舌猛摇头:「果然,你们是在大厅搞男同……」


「才不是!」


所以说,怎麽又扯回那裡了啊喂!


倒是一郎一脸深感兴趣地对着细节追问了起来:「那麽,请问你们进展到什麽地步呢?虽然无法了解簓先生为什麽会想跟左马刻这种人在一起就是了。」


即使无法理解,也要抱持尊包友的态度——真是好个善解人意的老二次元。


不过,「呀你们吵死人了——」完全不需要就是了。


簓有些恼羞成怒,摆摆手像赶苍蝇一般挥开跟上来的两个小孩,在这裡他年纪算是最长,想到以前四人混在一起那麽稀松平常,真是不可思议。那时的他们,根本是被附身了吧?


其实簓有所不知的是,那时自然而然凑在一起吵吵闹闹,才是他们最原本的样子。


「按照『设定』走的话……接下来我们要各自去『课堂』上课对吧,空却是要上什麽课?」


「拙僧看看……哦,是古代神秘文字……」


小孩子很麻烦,很棘手,一点小事就会往心裡去,鑽牛角尖计较许久,照理来说簓是不喜欢的。


「欸!感觉好刁鑽啊,空却你没问题吗?」


「怎麽会有问题!一郎你是瞧不起拙僧吗!」


不过,倒也不坏就是了。


簓笑了笑,略瞥了一眼空却一郎,总有种回到以前的感觉。


「不,我也只是问一下……」


「你那样子很烦人啊!磨磨唧唧的像个什麽样子!」


真好啊,真令人怀念——不过就是两年前,他们四人相处在一起是稀松平常的事,那时他们之间还没有那麽多複杂的东西,简简单单就那麽四个傻子,毫无机心地打打闹闹,不去计较多馀也不去计算未来。


挺好的,真是,挺好的。


「簓,你在笑什麽?」


「哎呀呀~没什麽~」


左马刻轻声问,他该如何跟他解释呢?解释这此刻心头荡漾的悸动?不,不用解释,他们都不是感性的人,但他想他也懂才对。


牵起此刻身边人的衣袖,藉此他们好像连结到了一起;横跨两年、被静止了的故事可以继续转动真是太好了,他们和他们的缘分没有结束真是太好了;簓跟左马刻和好,不只如此,还有跨跃性的进步,如果一郎跟空却也能在某些方面修成正果,那就更加完美。


「咱只是想啊~要是年轻人也能多加把劲就好了~」


「……嗯?什麽啊,讲话不乾不脆的。」


「嘿嘿♥」


是啊,他就是这样的。


可他不也很喜欢吗?


「喂,那边那两个不靠谱的大人,停一下。」


「什麽呀空却~这麽没礼貌可不行哟,得称呼簓先生簓先生才对呀!」


簓饶口地嗔道,随后一扭头,马上……「哇啊!!」地叫了出来。


漂浮在空却嘴裡吹起的粉色泡泡之间的……是一个难以名状的不明物体。


「这就是所谓魔法吗……好酷——」


老二次元山田一郎定定地看着,眼神都瞧到发直了,那一脸佩服还是没退去半分。


也对……既然是哈利波特的世界,还要他们「上课」,重要的是有些人是「教授」的话,那他们每个人都理所应当会魔法。


既然如此,就来试试吧。「左马刻!」


「嗯?」


「咱们也来玩!」


簓热烈地喊了一嗓子,然后随意举起手,嘴巴开开合合,帅气的魔法就轰地使了出来——「唔哇!」


「唔哇!」


「哇哦!」


「这就是……!」


山田一郎两眼发光,簓所用的隐形盾牌是铁甲咒,他在阅读哈利波特全集的时候也看过,是一种能够偏转其他符咒的魔法。


「好厉害,我也来试试……嘿!」


一郎说着说着也拈起魔杖随意比划了几下,很快魔咒就顺着心中的想像形成一股飓风。似乎设定就是一群魔法天才的他们纷纷使出拿手本领 。


「哦哦……!」


「挺不错的嘛——」


「好厉害——!」


此起彼落的夸赞声迴盪在四人之间,场面和谐得不可思议,不过看在本来就生活在这裡的「学生」们眼裡,就是很离奇的事了。


「喂喂,你看那边……」


「是啊……」


「看来今晚论坛又要炸了……」


「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簓先生、跟现影术的教授左马刻先生……他们昨天不是还在交谊厅打架吗?」


「还有葛莱芬多六年级生的山田一郎和波罗夷空却。」


「是啊,葛莱芬多与史莱哲林走这麽近本身就很奇怪了,还是教授与学生……」


「他们好像在讨论什麽,好热烈呢……」


「各种高级魔法随手变着玩……」


「校园八大奇景……」


路过学生喀擦喀擦地支起手机纪录这历史性的一刻,准备今天课程结束后就到论坛嚎几嗓子,宣洩自己看到狮院蛇院两大对立派别其乐融融生出的惊吓。


「话说,不知道是不是被论坛那群腐的影响……」


「嗯?」


其中,有一名学生遮遮掩掩地发表了感想。


「我总觉得,那个,嗯。」


他的同胞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他遂一脸困难地吐出了思量很久的字句:


「我总觉得,他们四人好gay啊。」


「……」


同胞顺着视线再次扫视了一圈四人。


而后,缓缓点头,「真的。」


好gay啊。


说起来,外人会有这种感想也是其来有自。


因为吃瓜群众们没猜错,四人确实就有一对现在进行式的男同存在,虽然他们没有真的做出在大厅搞男同这等寡廉鲜耻的行为,感情倒确有其事,还是经过一翻寒彻骨,才换得比金石还坚固的基础的。


而另外两人……


「空却,你过来看看。」


「哦?什麽,拙僧来了。」


「如果把蛮横咒这样使用的话……」


「哦?哦哦!不愧是拙僧认可的男人,真厉害啊!」


「哈哈,空却你才是。」


一般来看,这是极为普通的对话。


但是,当那字裡行间的迁就,与举手投足的关怀一个没藏好时……黑发男孩屡屡瞥着小个子男孩的眼色,就显得有那麽点猫腻。


「想当年你也是这样啊~轻轻松松啪唰一下就把一票男人——」


「不,那也是因为有空却你在背后守着。」


「哈!别跟拙僧客气!适时地骄傲点也行啊!」


「是嘛,呵呵……」


「拳头、蛮力!这些是真正男人的所行之道!可是这世界好像跟中王区一样,把武力替换了啊……」


「啊啊……」


是的,不用隐瞒,山田一郎喜欢波罗夷空却,已经很久了。


「还真是囉囉嗦嗦小肚鸡肠啊……对了,一郎?」


从他们分开到两年后地如今,一刻没停的情感,在此时异地相逢后,终于实际转为确信。


「一郎!」


「哦、哦哦……怎麽了空却?」


「真是的,拙僧在叫你啊,竟然敢走神。」


山田一郎略带歉意地笑笑,但理所当然,并没有太往心裡去。


他十分享受这段时间,就像以前一样,他宠着溺着对方,閒话家常一些无所谓的事。


不过……


「你在池袋过得都挺好吧?跟兄弟们?」


「嗯嗯,是啊,空却你也是……」


「哈!那是当然!拙僧获得了可靠的伙伴!」


「那还真是恭喜……」


前头不远处,传来簓先生的呼喊:


「喂,那咱们就先在这裡分手啦~有什麽事再用魔法通知吧!」


「好的~!」


山田一郎挥手回去,消逝在转角的两个人影就与他们正式道别。


上课,啊啊,是啊。这是期间限定的魔法,回去后会怎麽样,什麽也无法保证。


「一郎?」


虽然上次一别后,空却告诉他说自己绝对会去找他,但结果是时间短到似乎不足以让波罗夷空却下定决心,口头上的薄弱约定就在日子的流逝下慢慢无疾而终。


一郎突然就有些迷惘了起来。


「一、郎……」


「嗯?」


随口应了一声。这回山田一郎总算听到空却在叫他了,因而避开了一顿拳头胖揍,因为空却接下来要说的,确实是很容易让他恼羞成怒的一段话。


「拙僧……不是故意不去找你……毕竟拙僧是说到做到的男人!只、只是一点计算失误,所以没能赶上。」


「……嗯?」


一郎觉得不太对劲。


空却吞吞吐吐的。他在说些什麽?


「所、所以说,上次变成什麽美人鱼兄弟花,拙僧不是说要去找你吗?但拙僧后来……」


啊啊。山田一郎恍然大悟,看着自家哥们难得的扭扭捏捏,具体回想起了几个礼拜前的事。


莫名其妙的重逢,莫名其妙的分别,但在双方身影消逝在视野前一秒,波罗夷空却确实说了「一定会去见你」这样的话。


是啊,结果他最后也……


他没去思索为何不由自己主动,也或许当初结束由对方主动提出,他便认为自己没有再开始的资格。


思及此,一郎低头瞥了眼空却,接收到他略为瑟缩的视线。


唔啊,这是什麽,好可爱。


「拙僧只是……」


这是什麽啊,超可爱的。


「只是、只是……」


太可爱了吧。


「拙僧!只是没有预料到……对啊,没想到会这麽快就!」


摇摇头,山田一郎笑道:「没关係的,我都明白。」


「什麽……?」


波罗夷空却有些愣住,而他带着笑意轻声说完了那句未完的话:


「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空却。」


「……」


是啊,就算空却一直食言、一直没有来也一样。


就算他来了亦然,结果都不会变。一郎没有说谎,确实没有什麽关係,只要他喜欢着空却,那就没有问题。


等待——等待着,那就行了。


因为是哥们,所以他相信、相信空却。


「……唉。」


「嗯?」


波罗夷空却叹了口气,在山田一郎微微歪头困惑的注视下苦笑着舒展了眉睫:


「你果然是个傻子。」


「呃……」


虽然听起来不像称赞,但是声音却放软了许多,让一郎跟着放松了下来。


啊啊,真好啊,这样子真好啊。


这确实是神给予的奇蹟,没错吧?


「好了,赶紧走吧~!拙僧要去上古代神秘文字!」


「哦哦!我也要去上课了!等等会有同堂吧?」


「嗯嗯!黑魔法防御课见!」


「好!」


互相碰拳示意后——他们笑着道别。默契的Naughty Busters回来了。


就算要往各自的前方迈进、在不同的道路以不同的方式努力,他们也依旧是把后背交给对方、默契十足的NB。


这样,就足够了。



要不你多吃点?

 。


是簓先生跑腿买外卖的和空却的场合

为什么是四个人一起回来?

因为簓先生和小空点单像口嗨最后买了四五袋拿不下了(。。)


。。突然想p旧照玩就哀伤起来了(。。)

和左马刻的场合 

和一郎的场合 

 。




是簓先生跑腿买外卖的和空却的场合

为什么是四个人一起回来?

因为簓先生和小空点单像口嗨最后买了四五袋拿不下了(。。)


。。突然想p旧照玩就哀伤起来了(。。)

和左马刻的场合 

和一郎的场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