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西兰

71205浏览    13403参与
小文哥吃吃吃
蚝中贵族新西兰美人蚝,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生蚝刺身,没有之一
蚝中贵族新西兰美人蚝,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生蚝刺身,没有之一
云书

  让我瞅瞅啊

  emm......加是斧头罪人

  ......新太小了,没关系,但是和哥哥们学的还是有模有样的。

  ......澳大,你的画风怎么......似乎好像,你是刚度假回来吗?

  好的,五眼齐了\^O^/

  《一家子就要整整齐齐的》

  

  让我瞅瞅啊

  emm......加是斧头罪人

  ......新太小了,没关系,但是和哥哥们学的还是有模有样的。

  ......澳大,你的画风怎么......似乎好像,你是刚度假回来吗?

  好的,五眼齐了\^O^/

  《一家子就要整整齐齐的》

  

日落sunset

  p1荷兰拟

  哥画的力不从心,画世界那玩意还出问题了

  p2,3新西兰拟

  哥很满意↑↓

  欢迎lofter点图,我看着画〔没人尴尬了〕

  p1荷兰拟

  哥画的力不从心,画世界那玩意还出问题了

  p2,3新西兰拟

  哥很满意↑↓

  欢迎lofter点图,我看着画〔没人尴尬了〕

一只酸洋姜

【美英】新的成员(中)——2.0修改版本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巨雷  巨雷,本片关/系/贼/乱,请慎入


————————————————————————

4.

  新西兰的一番话把原本好不容易烘托起来的气氛,再次拖入了冰点。

  “哦,我亲爱的,你说的没错,不只有父亲。”听到美利坚说出这么一番话,虽然是带着笑意说出的,可只要熟悉他的人,便会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你们在这干嘛?快点走啊,我可不想我亲爱的父亲等急了。”


5.

  “英吉利……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吗?……等等,你干嘛?”...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巨雷  巨雷,本片关/系/贼/乱,请慎入


————————————————————————

4.

  新西兰的一番话把原本好不容易烘托起来的气氛,再次拖入了冰点。

  “哦,我亲爱的,你说的没错,不只有父亲。”听到美利坚说出这么一番话,虽然是带着笑意说出的,可只要熟悉他的人,便会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你们在这干嘛?快点走啊,我可不想我亲爱的父亲等急了。”


5.

  “英吉利……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吗?……等等,你干嘛?”

  美利坚等人进入老宅别听到了陆陆续续的争吵声。美利坚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沉不过很快便有被平淡的眼神所取代。

  “daddy,我来看你了。”美利坚走上前推开那扇刻满了繁重花纹的大门。

  可是门内的景象却令美利坚愣了一下。

  “法兰西!!!!!!!!!!!!”走在美利坚后面的加拿大发出了惊天的疑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未等法兰西开口,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

  “孩子们不要这么生疏,以后法兰西就是我们家庭的新成员。一周后我将和他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婚礼。”英吉利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加拿大:不会吧,不会吧!父亲要和法兰西在一起怎么可能啊?阿美,一会儿会不会直接把法兰西剁成八块?

  澳大利亚:父亲和法兰西在一起这简直可以上BBC的头条新闻,不不是BBC,是全球!!!!

  新西兰:……

  法兰西: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6.

  “嗯啊,没想到居然是法兰西?你说对吧阿美。”加拿大和盎撒其他三个人,坐在餐桌旁。嗯?你问法兰西和英吉利呢?在印记里说出他要跟范在下周结婚时,法兰西便以要和英吉利好好谈一谈单独和英吉利一起到了二楼。

  尽管上面有不少美食佳肴却没有一个人动叉子。此时,餐桌上的四人还在默默的消化这个惊天大消息。没有任何一个人回答加拿大的话。


7.

  “我的天,这和你说好的不一样。”法兰西现在可谓是焦急的一批。

  “哪里不一样?”英吉利看到法兰西这个样子,唇角微微上勾抿了一口茶。

  我现在下去的话,十有八九会被你的大儿子给撕了,法兰西想到这里突然一顿,妈/的,被英吉利给绕进去。

  英吉利看到法兰西这个样子,不用想,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对于他的这个百年敌人,他可谓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也知道,如果我们真按当时决定的计划那么做,美利坚肯定不会上当。毕竟以他的观察力普通人很难骗过他。相反之下你才是最适合的那个人。”说到这儿,英吉利一顿,起身给法兰西泡了一壶茶,再次缓缓开口“况且我们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没有再收手的可能了。”

  法兰西看到英吉利这个样子,也明白自己这是被英吉利给算计了,但的确如英吉利所说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收手的可能,抬手拿起茶杯,细细的喝了一口,英吉利看到法兰西将茶喝了下去,眸中的算计一扫而过。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继续按照说好的进行下去了。”换作以往,法兰西不可能这么轻易同意,再加上刚刚英吉利算计了他。可今天,不知怎么了?法兰西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下去吧。在这里呆久了,他们会怀疑的。”听到英吉利的这番话,法兰西率先走了出去。走在他身后的英吉利,盯着前面的那个人,不经意的勾了勾唇。

……


8.

  今天可以入选美利坚,人生中最讨厌的一天的名单中,并当之无愧的拿下了第一。

  美利坚颓废的回到了家中,躺进了与他卧室装潢格格不入的复古木床中。美利坚翻了个身,他在想,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这张床?并把它买了回来的。仔细思索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这是当初和英吉利发/生/关/系不久后的一件小事,才让他决定把这张价值35万美金纯手工制作的精致的木床带回了家。

……

  

  后来他才从加拿大口中得知英吉利,对床十分挑剔,一旦感觉床没有符合他的要求,他有可能一晚上都睡不着觉。自此以后,他搜罗了一个星期,才找到一张上好的床。

  真是的,亏他那么用心找了整整一个星期,结果呢?他还没向英吉利邀功,并得知他要给自己找一个妈,还是法兰西。

  越想我们的世界霸主越生气。美利坚打开手机决定看一看事实新闻,分散一下注意力。却无意间看到了霓虹,给他推荐的软件,鬼使神差的我们的世界霸主打开了这个软件,如果他知道打开这软件,会发生这么多鬼愣子事,他们就算宰了他,他也不会打开。


9.

  “叮咚,欢迎你来到**,使用前请你先回答几个问题。”

  “您今年多少岁。”

  “247”

  “请您认真回答。”

  “f**k,都跟你说了,247岁”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骂人。我只是照例询问而已。请问你平时都爱做些什么?”

  ……


  美利坚搞了半天,终于进来了这个软件。

  “点这里吗?”美利坚看着屏幕上的爱心按钮,怀疑的按了下去。

  “自动为你匹配。”

  美利坚看这列表里多出的一个人,正疑惑着该怎么开口。

  对面却突然来了句

  别碰我白颜料:你好,请问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世界灯塔: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喜欢的人马上要结婚了。

  别碰我白颜料:嗯?

  短短一句话直接把法兰西的CPU给干烧了。说起来,法兰西成为**软件的情感咨询师来源于一个很巧合的事,在登录第一天时,就成功帮20个人解决了各种情感问题直接被软件制作人找到邀请为情感咨询师。本来以为这次的咨询人就是一个人傻钱多的傻///////叉,但法兰西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将是他职业生涯的滑铁卢。

  别碰我白颜料:这么说,你喜欢的那位女士要结婚了。不过不用担心,毕竟世界上又不止一个女的,相信你总会遇到下一个你所心动的女孩。

  世界灯塔:谁告诉你你她是女的?

  别碰我白颜料:嗯?

  别碰我白颜料:这么说,你喜欢的那位是一位男生。那这么说,他即将娶的妻子是男是女?

  世界灯塔:男的。

  法兰西此时知道了,敢情他这是遇到了男筒。还是一舔狗男筒。

  别碰我白颜料:你能给我详细说说你和你喜欢的人发生的事吗?比如你们之间是怎么认识的?你是怎么喜欢上他的?他又为什么要结婚呢?

  世界灯塔:他是我爸,从我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他了,可那老东西,就是古板说什么你是我儿子,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哼,他在我小时候天天带别的人回家■,现在在这里给我扯什么伦理道德。还有他那结婚对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哦,你知道吗?他在床///上的时候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先****然后**********再***********还可以*************最后*********那个样子********让人*************忍不住******

  法兰西看到第一句时,就崩了。好不容易重新建设好心理防线看完这一段后,哼,直接拉黑删除一条龙。

  美利坚看着眼前发出去时前面亮着红色的感叹号,气愤的直接把手机一丢。可怜我们的手机,阿美呀,你也不想想正常人哪里接受得住这么大的消息?

  



  


磺原

  这是五常和五眼联盟,不会画画只会捏,雷到抱歉

  这是五常和五眼联盟,不会画画只会捏,雷到抱歉

诗

怪小孩新西兰

新转校生从来没有主动与别人交流,老师只好打算去询问他的家长,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欢迎收看《父慈子孝小剧场》,又名《盎撒家果然人才辈出》】


以下正文开始:


老师额头微微皱着,看着讲台下刚来没几天的转学生。这个孩子有一点奇怪。他不喜欢跟别人交流,总是独来独往,看起来性子冷冷的,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新西兰同学,跟我来一下可以吗?”老师把新西兰叫到办公室,示意他坐下,把自己的表情尽量变得温和起来后,开口询问。但无论她说什么,新西兰都的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样可不太好,看来有时间要请新西兰同学的家长过来讨论一下了。


老师放他回到教室,新西兰...

新转校生从来没有主动与别人交流,老师只好打算去询问他的家长,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欢迎收看《父慈子孝小剧场》,又名《盎撒家果然人才辈出》】





以下正文开始:


老师额头微微皱着,看着讲台下刚来没几天的转学生。这个孩子有一点奇怪。他不喜欢跟别人交流,总是独来独往,看起来性子冷冷的,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新西兰同学,跟我来一下可以吗?”老师把新西兰叫到办公室,示意他坐下,把自己的表情尽量变得温和起来后,开口询问。但无论她说什么,新西兰都的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样可不太好,看来有时间要请新西兰同学的家长过来讨论一下了。



老师放他回到教室,新西兰刚坐下,一群同学就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同学,老师跟你说了什么呀?”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凑到他跟前一脸好奇的模样。



“关你什么事。”新西兰一脸不耐烦的把书本从课桌里掏出来,他抬头看了看挂在课室前面的表,选择性忽略了自己那一句话引起的喧闹。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新西兰刚背上书包准备走,之前搭讪过他的那个小女孩跑过来撞了他一下,留下一句“活该你没朋友!”就哭着跑开了。



呵,一群傻B,大哥说的没错,学校里老师教的只要不是智障都能自行领悟,同学都是些自大又无脑的东西,想到自己才刚上学没几天,新西兰感觉未来一片苍白,这种破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啊……



新西兰刚到家,就看到父亲坐在沙发上接电话。父亲木着一张脸,电话里传来那个老师滔滔不绝得讲话声,大哥坐在一旁憋笑。新西兰确定在父亲脸上看出了不耐烦,偏偏出于礼仪还要温和礼貌的回应。



靠,他好像也有点想笑。感受到父亲看过来的目光,新西兰逃回房间写作业去了。



挂掉老师的电话后,英吉利把手机锁屏扔到一边,闭上眼,揉了揉鼻梁。美利坚笑着把他搂进怀里,半开玩笑的说:“我们要不给小新办个转学吧?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事多的老师。”



英吉利斜了他一眼,没有拒绝年轻人的亲近。他们这个家的伦理早就破碎了,英吉利也从一开始的极力反抗变得逐渐麻木,现在差不多都习惯了。可以说只要美利坚不在客厅里当着全家人的面搞,那一切都是小事儿。



新西兰从楼上下来,刚好听到了这句话。他眼里微微有了些期待,盼望大哥能早日帮他脱离苦海。



英吉利借着这个姿势,把头靠在美利坚肩膀上,挑起他的一缕金黄的发丝,一边把玩一边懒洋洋的开口,“办转学手续很麻烦,而且你怎么知道下一个老师不会比这个更烦。”新西兰原本微微上扬的嘴角以下压了回去,好吧,希望破灭了。



英吉利看到新西兰的表情变得有些失落,以为老师的话伤到他了,斟酌了一下,开口安慰道:“小新的性格很好,乖巧又安静,要是都和你和澳大利亚一样,那我就不用活了。你也应该学学……”



感觉到腰间的手一下子收紧,英吉利很识时务的闭嘴了。啧,怎么一不小心就有由感而发了呢。



“澳大利亚挺好的,就是说话有些直,脾气容易急而已。”美利坚对他笑了笑,捏了一下他腰间的软肉起身回房间了。感觉到自己在这里不合时宜,新西兰向英吉利示意了一声后,也溜回房间了。



新西兰把门锁好,扑到床上抱起电脑来。他最近喜欢上了一个新游戏,昨天做任务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网友。装备技术资源都还不错,除了中二点,符合新西兰对一个完美队友的所有幻想。他果断加了那人的好友,约定第二天继续玩的时间,现在时间快要到了。



新西兰熟练的登录游戏,他们今天约定去刷一个副本。为了方便新西兰开麦和对方交流,对方听见他打招呼后的声音后可疑的沉默了一秒,然后对着对面的怪来了一个大招。新西兰也没在意,给对面发了一个发了一个搞怪的表情包后,就继续去收割小怪了。



对面的美利坚此刻一脸茫然,他前几天新开了个小号,打怪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技术很好的小朋友。所以对方要联系号码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给了。经过一天的相处他可以确认这个人活泼且随性,有很多恶趣味,在现实中也应该是一个爱搞恶作剧的小鬼头。



结果就在刚刚,他那个乖巧可爱听话安静的弟弟的声音从对面传过来!!!这是他弟弟吗?!美利坚很庆幸自己刚刚开了变声器,他看着对面那个把怪物虐的残血落荒而逃的“乖巧”弟弟,试探着开口询问:“昨天那个是你吗?还是你帮朋友代玩?”



新西兰感觉有点奇怪,但还是回到:“当然一直都是我了朋友,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听着对面传来的声音,美利坚可以确认这就是他弟弟,随意编了个理由敷衍过新西兰的提问,美利坚按下挂机键就去书房里拽人。



英吉利一头雾水的被拉过来,看着面前的游戏。“你不会打算让我陪你玩这个吧?”美利坚是示意他安静,然后开口向对面问:“老兄,介意给我说说你的家庭情况吗?”



英吉利皱起眉头,刚想告诉他这种做法是不礼貌的,就听见对面传来自己另一个儿子的声音,“哈,你怎么那么八卦?介意我问候一下你的父母吗?”



看到英吉利错愕的表情,美利坚继续笑着向对面问:“随你,话说,谈个恋爱怎么样?”新西兰看到这句话眉毛忍不住跳了跳,接着开口回击道:“Fu*king your 

father.我想我真的应该问候一下你的父母,如果你早跟我说你是一个gay,来通过游戏骚扰我,我会找到你的地址,并且一拳把你打进医院。”



“别这么激动朋友,一个玩笑而已。”对面传来一个毫无悔意的道歉,接就沉默了。新西兰感到有点恶心,他加快了手底的速度,打算在玩完这把就把人删了。



听到这句话,英吉利直接黑了脸,美利坚在一旁笑得快抽搐了。一边笑还一边用手去搂英吉利,“哈哈哈daddy,我还用向他学习吗?”



英吉利拍掉他的手,扬了扬刚刚录下来的音频。“我承认是我教育的失败,看来今天晚上我要好好跟小新谈一谈了。”美利坚看着英吉利的远去的背影,为自己的兄弟默哀了一秒钟。



打完副本后,美利坚良心发现,本想给弟弟来点提示,却不料对方直接把他拉黑了,那就不能怪我了,小新。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是同时进门的。澳大利亚球衣上满是泥土,一进门就扑过去给英吉利一个爱的抱抱,颇有一种美利坚叛逆时期的风范。加拿大站在门口,都没来得及拉他一把。



澳大利亚看向从厨房出来的美利坚,美利坚连忙后退两步,拿起桌子旁边放的削水果的小刀,掩饰性轻咳了两声后,委婉的劝说澳大利亚先去洗澡了。



英吉利去换了身衣服,加拿大帮美利坚把菜端出来,然后去楼上叫小新,和谐的晚饭就这么开始了。



新西兰从楼上走下来时感觉父亲的目光像在审视犯人,大哥在怜悯的看着他。有股不好的预感从内心滋生。加拿大也觉得气氛有点奇怪,选择性的低头看碗。只有澳大利亚试图挑起个话题。一顿饭就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吃完了。新西兰从内心由衷的感谢他三哥,凭一己之力活跃的气氛,使这顿晚餐不像“耶稣的最后一顿晚餐.”



这种诡异的气氛实在是难以待下去,新西兰吃完晚饭刚想开溜就被英吉利叫出了。



他僵硬的坐下来,看着父亲微笑的点开一个音频,里面传来他豪放的声音……



烦了,毁灭吧……



加拿大震惊的看向他,感受到从各方面传来的三道视线,新西兰任命的瘫在了椅子上,还想垂死挣扎一下,开口说道:“我可以解释的。”



英吉利对他微微笑了一下,“温和”的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先说一下你为什么在学校里不和同学玩吧。”



“……我只是单纯的不想搭理他们,去交一个朋友很麻烦,尤其是他们对我没有什么用处。”



没有什么用处……英吉利罕见的沉默了一下,不愧是他们盎撒家族的血脉,“好吧,亲爱的孩子,可你平常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



“您知道的,解释、交谈、玩耍这一切都很浪费时间和精力,而且我不主动去找别人,也总会有人来找我。那样我就不得不和他交朋友,可是这太费事。而我只要别人说什么都不理,变成一个孤僻又不爱说话的人,就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新西兰一口气说完,瘫回椅子里等待着父亲的审判。



懂了,因为懒,所以不愿意去搭理任何人。我们盎撒果然人才辈出。英吉利无奈的看着新西兰,“那你尽量装的像一点,我可不想再被你们的老师轰炸一次了,我会跟他说你性格上有一些缺陷。”



新西兰没想到这件事情就经这么轻松的盖过了,忙不迭的保证,“当然,父亲。”



第二天,新西兰去上学。他发现班上所有人都以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他,那个小女孩满眼愧疚的跑过来跟他道歉,老师更是把他当瓷娃娃一般呵护,有事没事就关心他一下。



新西兰烦躁的把笔扔在桌子上,又引来了同桌关切的眼神。呵,早知道就不那么嘴快答应了……









――――――――――

       关于摆烂的小新,小新应该不是天生孤僻,他就是懒得搭理别人。认识一个在新西兰居住的亲戚,他上午九点上班,下午三点半下,周末双休从来没缺,加班还给加班费,如果不想加班强制加的话还是违法的!!!这不就是妥妥的摆烂咸鱼人生吗?!


       关于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大多数都是游牧民族,应该性格会较为豪爽,耿直。性子也会比较急一点。看你不服上去,邦邦给你两拳的那种>:-<


【感觉我写的好阳间呀,这真的是盎撒应该拥有的画风嘛~】

G.R

p1.澳:盯上你啦(是一起在看澳的昆虫房,话说他养了很多)

p2.葡:赶稿中,勿扰!(经常会拖到最后才努力呢)

p3.日:也想成为快乐小狗(但…当然是不可能的…)


p1.澳:盯上你啦(是一起在看澳的昆虫房,话说他养了很多)

p2.葡:赶稿中,勿扰!(经常会拖到最后才努力呢)

p3.日:也想成为快乐小狗(但…当然是不可能的…)


阿Q小当家
假装在新西兰rua羊驼的一天
假装在新西兰rua羊驼的一天
黔迟

【美英】听说你俩被诅咒了?

前情提要:

USAxUK

绅士风度美利坚x性情不良英吉利

大概:据说盎撒家的美利坚和英吉利遭到了不知名魔法的进攻,导致两人性情大变。──爆料来自受到过度惊吓的澳大利亚

——————

  

当澳大利亚因为快要迟到家庭聚餐而急匆匆推开门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向来注重仪态的英吉利两条长腿翘在餐桌上,身子慵懒的靠着椅背微微晃动,修长的手指随意玩弄着餐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出一瞬的银光。平常最注重的西装外套草草被挂在椅子边,衬衫袖子被挽到手肘的位置,露出白皙的手臂。

  

而那位从来不好好上礼仪课的美利坚同学这次则破天荒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没有拿反刀子和叉子,没有说...

前情提要:

USAxUK

绅士风度美利坚x性情不良英吉利

大概:据说盎撒家的美利坚和英吉利遭到了不知名魔法的进攻,导致两人性情大变。──爆料来自受到过度惊吓的澳大利亚

——————

  

当澳大利亚因为快要迟到家庭聚餐而急匆匆推开门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向来注重仪态的英吉利两条长腿翘在餐桌上,身子慵懒的靠着椅背微微晃动,修长的手指随意玩弄着餐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出一瞬的银光。平常最注重的西装外套草草被挂在椅子边,衬衫袖子被挽到手肘的位置,露出白皙的手臂。

  

而那位从来不好好上礼仪课的美利坚同学这次则破天荒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没有拿反刀子和叉子,没有说一些故意惹怒自己父亲的段子。相反,他只是安安静静的用餐,神色漠然冷淡,连平常那条最具有代表性的金链子也消失不见。

  

澳大利亚愣在原地,揉了揉眼睛后猛地回头去确认门牌号,接着把门“砰”的一声关上,过了几秒后又再次打开。

  

他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是因为自己没睡好产生的幻觉。

  

很可惜,澳大利亚的期待落空了。

  

这他妈居然不是假的!

  

“澳大利亚,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等着我端着盘子过去把饭拍你脸上吗?”英吉利歪头看向他,语气里带着很明显的调侃嘲笑。

  

美利坚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些许不悦,最后却没说出口,只是开口淡淡道:“坐过来吧,饭菜凉了叫厨师再去做一份,下不为例。”他放下刀叉,用手帕擦了擦嘴,接着拿上西装外套走到英吉利旁边。

  

英吉利总算把腿放下来,仰起头和美利坚对视。两个人眼神之间似乎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锋芒。

  

美利坚紧抿着唇,抓着人的胳膊,不顾英吉利徒劳的挣扎和叫骂,硬生生给拽上了楼。不知道是不是另外三人的错觉,感觉这关门声比平常大了一倍,震得人心口一颤。

  

澳大利亚一副被深深震撼到的模样,他双眼呆滞的望向自己的两个要好兄弟──加拿大和新西兰。但两者的面部表情同样十分麻木,双眼无神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

  

“谁能告诉我,这个世界怎么了?”澳大利亚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

  

加拿大默默说:“我来的时候他们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你敢相信,父亲居然肆无忌惮的在餐桌上聊起黄色笑话,在我的印象中这一向是大哥才能干得出来的事。”

  

新西兰点头附和。

  

在那一刻,澳大利亚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他们,他们不会是惹了什么人被诅咒了吧?!”

  

“……”

  

虽然这很魔幻,但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并不是没有可能。三个人如此想道。

  

英吉利被美利坚甩在床上,身上的衬衫本就没有细心打理,浅浅扎在裤子里。他支起身子的动作使衣摆被撩起,露出一截精瘦的腰肢。

  

美利坚有些难耐的开始解扣子,眼神如同饿狼般紧紧盯着床上的美食。

  

英吉利直跪起来,抓着美利坚的领带将人狠狠拉向自己,祖母绿色的眼眸里是满满的戏///谑。他起了玩心,又放开美利坚,拿起床头的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故意往他脸上吹气。

  

这是赤///裸裸的暗示和调///戏,让美利坚恨不得把这个勾人的老东西干///番在床上。

  

……

  

一夜没睡好的兄弟三人在出门时看见美利坚提着公文包的时候,精神再次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不得不说,除了要去参加聚会美利坚不得不被逼迫着穿西装以外,他们还真没见过他自己主动穿过。

  

因为经常锻炼,美利坚身材比例很好,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一类型,这就更显得他身形挺拔,双腿笔直。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大哥这是要去上班了?”澳大利亚颤着声问。

  

另外两人的沉默回答了一切。

  

“那父亲呢?”

  

“……”

  

  

  

餐厅里,法兰西饶有趣味的看着对面和平常气场完全不一样的英吉利。

  

“怎么了红茶佬,终于装烦了准备回归自己的本性了吗?”法兰西肆无忌惮的嘲笑道。

  

英吉利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将目光投向窗外的公司大楼,一手夹着烟,一手把玩着玻璃杯。

  

“我看美利坚今天居然安分地去上班了,看来你的教导还是蛮有效果的。”法兰西接着笑眯眯的说。

  

“他坚持不了多久的。”

  

“你就那么确定?”

  

英吉利唇一勾:“这场赌约我一定会赢。”

  

“什么赌约?”法兰西一头雾水。

  

英吉利却在此时闭着嘴不肯再多说一个字,眼眸中带上必胜的自信,留下法兰西一人在座位上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很久,法兰西才猛地反应过来:“Fuck you!可恶的红茶佬!你钱没付!”

  

而此刻的公司会议进行得并不顺利。

  

因为英吉利没来,美利坚又是长子,自然而然暂时顶替了领导人这个身份。但因为之前的美利坚总是一副无所事事混日子的模样,导致公司的很多员工都对他的实力表示怀疑,不肯接受美利坚提出的建议。

  

看着美利坚铁青的脸色,澳大利亚偷偷给英吉利发了条求助信息。

  

──父亲您快过来吧,会议快开不下去了!!SOS!!

  

英吉利看着消息微微蹙眉。

  

三分钟后,会议的大门被突兀地打开,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刚才抗议最强烈的员工A以为英吉利是要来赶美利坚出去的,脸上不禁扬起了笑,让那张本就肥胖的脸看着更加油腻。

  

全体人员都屏息看向英吉利。

  

英吉利走到美利坚身边,翻了两下方案,接着扫了一眼在座的员工:“刚才是谁在闹事?”

  

员工A乐呵呵的举起手,以为自己可以得到英吉利的赞赏。因为美利坚和英吉利父子关系不合这件事在公司里已经人尽皆知,他自然而然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对的。

  

英吉利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很好,你被开除了。”

  

员工A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的问:“什么?!为什么?!”

  

英吉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皮笑肉不笑的下达了命令:“以后的事项由美利坚负责,凡有质疑不服者,可以选择自己滚蛋。”

  

话音落毕,所有人都开始安安分分的看起疑似未来新领导人刚刚给出的方案。

  

美利坚将疑惑的目光投到英吉利身上,对方却只是冲他勾了勾嘴角,离去时留下一个清瘦的背影。

  

关于这场赌约,要从昨天开始说起。

  

当时美利坚邀请英吉利去参加酒吧举办的多人派对。原本英吉利是不想去的,有一大堆事物等着他去处理。但无奈美利坚软磨硬泡,半拖半抱的把英吉利给弄上了车,强行让他同意。

  

派对里有一个游戏项目是情侣两两组对到吧台那里抽取任务卡牌,这时候英吉利才明白美利坚为什么很执着的一定要自己来陪同。

  

酒吧的欢快氛围让英吉利暂时忘却了工作上的烦苦,他跟着美利坚去抽了卡。

  

卡上画着很精美的图案,是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向对方伸出手,但却没有碰到一起。两个人的灵魂在上空浮出交叠。

  

任务内容:把自己的灵魂交付给对方。

  

“……”

  

经过工作人员的解释就显得通俗易懂了许多:他们需要把自己想象成对方,包括日常的一举一动,语言神态。坚持一周,双方要是有一方坚持不下去就要受到惩罚,相反,要是都完成可再次返回酒吧领取奖品。

  

任务不同,得到的奖品自然也不同。

  

并且奖品也要暂时保密,存留神秘感。

  

时间一晃而过,英吉利难得对美利坚的坚持表示赞许,美利坚也认为自己小瞧了英吉利。

  

他一直认为像英吉利这样刻薄古板的人不可能适应得来,可事实上英吉利做的很好,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美利坚觉得自己仿佛又看到了英吉利鼎盛时期的样子。

  

肆意,张扬。

  

美利坚的评价也因为这几天的改变变得越来越好,从纨绔子弟变成了和他爹一样的绅士。例如遇见前来搭讪的女士,不会直接让对方滚,而是礼貌地回绝。在赞赏美利坚的同时,那些人也不忘拍一拍英吉利教子有方的马屁。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美利坚看着桌上的日历,他原本应该有势在必得的喜悦,应该为自己要完成任务感到激动,可任务开始的第一天英吉利在会议上说的话让他到现在都还十分不解。

  

“以后的事项由美利坚负责。”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英吉利有什么事情没告诉自己?

  

疑惑在美利坚的内心越积越大,甚至让他感到有些许坐立不安。

  

下班之后,美利坚迅速开车往家里赶。他打开门,迎接他的却是空荡荡的房子。

  

心中的石头猛的悬在空中,美利坚安慰自己英吉利可能只是去酒吧领奖品了,可是吧台工作人员却告诉他英吉利已经拿完走掉了。

  

“那他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比方说要去哪,要去干什么?”美利坚急促的问。

  

工作人员一边担心美利坚把酒杯捏碎一边小心翼翼地回答:“英吉利先生说,这个礼物让他想起了大海……”

  

美利坚拿着车钥匙就走。

  

他想起来自己曾经和英吉利约定要去海边散步,却因为各种原因耽搁到现在。

  

美利坚在沙滩上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在蓝天大海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柔和,银色的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下飘着,甚至连海浪都不舍得伤害这样一位美人,每次扑来也都只堪堪到英吉利脚下。

  

“英吉利!”美利坚着急的朝他跑去。

  

英吉利回头,被扑了个满怀。美利坚像只金毛大狗狗一样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

  

接着金毛大狗狗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你是不是想着借这次任务来培养我,然后自己偷偷跑掉?是不是?!”

  

英吉利一愣,眼见被拆穿了也就没再解释什么,反而笑着说:“这次任务可能对你来说很难,你需要不断地克制自己,而我,只需要回归自己的本性。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

  

“这是任务成功的奖品。”英吉利张开手,手心里是一颗海蓝色的宝石,他将宝石举到美利坚脸边,眼底一片柔和,“太像了。”

  

英吉利看着美利坚的双眸,继续说:“我的爱人,也有这样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

  

“真的好想把你锁起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美利坚闷声道。

  

英吉利沉思:“唔……”

  

“链子加重一点怎么样?”

  

此时气氛正浓,眼看两人抱在一起就要吻上,电话铃声打断了这一切。

  

法兰西疑惑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听澳大利亚说你们俩被魔法诅咒才性情大变的?”

  

“......”

  

“......我们的任务结束了对吧。”美利坚面无表情地说,“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骂人了。”

  

英吉利把手机递给他:“请自便。”

  

法兰西:“???”

  

──The end──

  

彩蛋:关于美利坚憋屈的七天

本文为应呼声最多的600粉福点梗,也是第一次写这样的人设互换,如果没能写出大家心目中的感觉我只能说句果咩那塞,笔力有限真的抱歉


Magic.FEI

📍高速路边的一家冰淇淋店

口味很多,我买的三种味道都不错

📍高速路边的一家冰淇淋店

口味很多,我买的三种味道都不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