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新诗

8592浏览    3161参与
江东

我没有和你说话

用来害怕,关于处于小黑房的状态

对于鬼

我把自己代入在一个冤屈里


在镜子前

我用吹风机吹自己的头发


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不是上述那个鬼

是我刚吹好头发

用来害怕,关于处于小黑房的状态

对于鬼

我把自己代入在一个冤屈里


在镜子前

我用吹风机吹自己的头发


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不是上述那个鬼

是我刚吹好头发

子夜荒城
今晚的月亮失眠了 我比它失眠的...

今晚的月亮失眠了

我比它失眠的日子多一些

它在春花已逝的季节

睁大眼睛而不会落泪

哪怕前些天的暴雨倾诉

这些年疫情祸害的人间

留下多少渐渐学会沉默不语的人

留下多少渐渐对时光恐惧的眼睛

留下多少不再加以修饰的词语

直白的告诉我们生命的意思


今夜你也是沉默的,悬挂着

瞰着沉默的城市

我比你沉默的日子多一些

和眼前熄灭的窗户一样多


————《今夜》

今晚的月亮失眠了

我比它失眠的日子多一些

它在春花已逝的季节

睁大眼睛而不会落泪

哪怕前些天的暴雨倾诉

这些年疫情祸害的人间

留下多少渐渐学会沉默不语的人

留下多少渐渐对时光恐惧的眼睛

留下多少不再加以修饰的词语

直白的告诉我们生命的意思


今夜你也是沉默的,悬挂着

瞰着沉默的城市

我比你沉默的日子多一些

和眼前熄灭的窗户一样多


————《今夜》

断岸

纯粹天真之爱

鼓点,随之而来的大笑

像是被春天的风,

刮得慌里慌张的风筝

恰如你对世事过于直率的评论


不能想象,任何苦难会是你的

你天生属于幸福与直白

过于纯粹的美好,似乎不够坚强

可我一点也不担心

因那世间的风雨永不会令你凋败


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你

正如你认为,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我

可这并不如真理一般牢固

至少,失去你便能将我摧毁


你予我的是天真纯粹的爱

我却怀着万分的小心

希翼你不要识破,

我并不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

更值得你去爱

鼓点,随之而来的大笑

像是被春天的风,

刮得慌里慌张的风筝

恰如你对世事过于直率的评论


不能想象,任何苦难会是你的

你天生属于幸福与直白

过于纯粹的美好,似乎不够坚强

可我一点也不担心

因那世间的风雨永不会令你凋败


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你

正如你认为,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我

可这并不如真理一般牢固

至少,失去你便能将我摧毁


你予我的是天真纯粹的爱

我却怀着万分的小心

希翼你不要识破,

我并不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

更值得你去爱

Heron

合理违约

歉意懒散地

压在你舌尖底舒展入眠

在潮湿的唾液中 分解成失约的前兆

你暧昧不清的问题 缓慢地

从舌根后方的虚无中推搡而出

掺和着谎言的密度成泡

脱口突然碎成

你笑说:

儿童般的戏言

歉意懒散地

压在你舌尖底舒展入眠

在潮湿的唾液中 分解成失约的前兆

你暧昧不清的问题 缓慢地

从舌根后方的虚无中推搡而出

掺和着谎言的密度成泡

脱口突然碎成

你笑说:

儿童般的戏言

谁家的猫
你是太白放牧在青崖间的白鹿 是...

你是太白放牧在青崖间的白鹿

是李贺骑的碧驴

云中一骑驮诗去

你是绝对的个人主义

是女孩脸上的雀斑

糖果罐子里封藏的美梦

七月份的暴雨

青春的秘密

我会永远祝福你

在明亮的缎子,黑白分明的眼眸,向永恒宣战的军旗中

能被所爱之人找到

你是世界末日那天的草莓奶油冰激凌

被她握在手里

在超新星袭击地球的时刻

在所有人的尖叫声中

流下粉红色的泪


你是太白放牧在青崖间的白鹿

是李贺骑的碧驴

云中一骑驮诗去

你是绝对的个人主义

是女孩脸上的雀斑

糖果罐子里封藏的美梦

七月份的暴雨

青春的秘密

我会永远祝福你

在明亮的缎子,黑白分明的眼眸,向永恒宣战的军旗中

能被所爱之人找到

你是世界末日那天的草莓奶油冰激凌

被她握在手里

在超新星袭击地球的时刻

在所有人的尖叫声中

流下粉红色的泪


青冥不垂翅

闺怨女

明月高照万物,

秋草伴着怨诉萧萧晃动;

庭院深深,

落叶早已扫作一堆,

地上却仍有扫洒不完的灰。

入了朱窗,

主人未睡,不叠的被翻着浪;

蜡烛垂泪映着幽光,

折枝凋零掉落,

那人无暇顾及

——烛边缝着衣裳。

锦线穿来又去,

钗子在乌发间晃动;

她颦着眉头,

眼眸之中灯火流转,

默自叹息。

思人么?悲秋么?

这妇人的丈夫不在身旁。

掀开冰肌玉骨照的月光,

她有一张紫红色不擦洗的粗糙脸庞。

“当家的被叫去当兵,

单留着我和孩子过。

钱换不到,

儿吃不饱。

大儿不肯读书,

没有老子管他,

每日就是东跑西跑;

小儿一病秧子,

三天两头伤风咳嗽,......

明月高照万物,

秋草伴着怨诉萧萧晃动;

庭院深深,

落叶早已扫作一堆,

地上却仍有扫洒不完的灰。

入了朱窗,

主人未睡,不叠的被翻着浪;

蜡烛垂泪映着幽光,

折枝凋零掉落,

那人无暇顾及

——烛边缝着衣裳。

锦线穿来又去,

钗子在乌发间晃动;

她颦着眉头,

眼眸之中灯火流转,

默自叹息。

思人么?悲秋么?

这妇人的丈夫不在身旁。

掀开冰肌玉骨照的月光,

她有一张紫红色不擦洗的粗糙脸庞。

“当家的被叫去当兵,

单留着我和孩子过。

钱换不到,

儿吃不饱。

大儿不肯读书,

没有老子管他,

每日就是东跑西跑;

小儿一病秧子,

三天两头伤风咳嗽,

操心都操心不尽。

天天做完这又做那,

突然一下天就黑了。

邻坊的萧郎隔三差五来探看,

可我已经有儿有女,

养着一家,

如何能跟他好……”

没有楼阁、没有院落,

狭隘黯然的小屋内,

她猛然关上窗。

四月七日

(大概三年前我从网友那里听到一种观点,认为闺怨诗是一群剥削女性的人写自己臆想中的陷于情思的女子,这种看法有些意思。)

Davonte

太阳终究要没入黑暗

太阳终究要没入黑暗的


透过云层,潜入云海

光芒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来

那是我第一次触摸太阳

温暖却又灼热着我的身体


于是我天天去找它

寻日出,等日落

直到终年


曼陀罗的种子开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触摸它

冰冷蔓延全身

光芒渗入黑暗

白雾把太阳遮挡


太阳终究没入黑暗

太阳终究要没入黑暗的


透过云层,潜入云海

光芒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来

那是我第一次触摸太阳

温暖却又灼热着我的身体


于是我天天去找它

寻日出,等日落

直到终年


曼陀罗的种子开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触摸它

冰冷蔓延全身

光芒渗入黑暗

白雾把太阳遮挡


太阳终究没入黑暗

Rain

无病呻吟

我的大脑被虫蚀成一个空壳,

灌满未过滤的浊水,

不明意义地嗡嗡作响,

有时候又利声尖叫,

抱怨离我远去的一切。

过往的,现存的,未来的,

它们拮抗着离开,

放任我停留在原地,

渐渐遗失斑驳的记忆,

痛哭流涕也唤不回眸里的光芒。

我被迫褪下一层皮囊,

裸露出平庸的真实,

面具却融化不掉,

底下藏着歇斯底里的不甘。

不过这全是无病呻吟,

所以见到也不必担心,

麻烦请路过这个疯子,

直到把她关到牢房里。

我的大脑被虫蚀成一个空壳,

灌满未过滤的浊水,

不明意义地嗡嗡作响,

有时候又利声尖叫,

抱怨离我远去的一切。

过往的,现存的,未来的,

它们拮抗着离开,

放任我停留在原地,

渐渐遗失斑驳的记忆,

痛哭流涕也唤不回眸里的光芒。

我被迫褪下一层皮囊,

裸露出平庸的真实,

面具却融化不掉,

底下藏着歇斯底里的不甘。

不过这全是无病呻吟,

所以见到也不必担心,

麻烦请路过这个疯子,

直到把她关到牢房里。

笑问喵

随笔

红叶深深深几许

柳叶梢头

莲叶无重数

久醉日寒三月暮

盼君归兮

绿袖青衫薄

燕嘴红啼新泥塑

还得留春住

红叶深深深几许

柳叶梢头

莲叶无重数

久醉日寒三月暮

盼君归兮

绿袖青衫薄

燕嘴红啼新泥塑

还得留春住

西江古月

一颗尘埃

[图片]

诗/西江古月 图/网络


一颗尘埃

在太空旋转

它也有轨道

但极小极小

小得无边无际

它也有重量

但很轻很轻

轻得无法衡量


它开心地飞啊飞

什么也不必想

其实是没什么可想

但如果想也是白想

因为根本没有事交给它想

他只是一颗尘埃

是存在的虚无

是虚无的存在


有一天它突然想起自己的家

它的家在地球

地球很蓝很蓝

那里有它的爸爸有它的妈妈

有它的兄弟姐妹

它们都在呼唤它寻找它

因为一旦失去了它

那个家就会彻底坍塌

它终于回到家

它终于明白在家里

它比整个宇宙都大

2022.05.12

诗/西江古月 图/网络


一颗尘埃

在太空旋转

它也有轨道

但极小极小

小得无边无际

它也有重量

但很轻很轻

轻得无法衡量


它开心地飞啊飞

什么也不必想

其实是没什么可想

但如果想也是白想

因为根本没有事交给它想

他只是一颗尘埃

是存在的虚无

是虚无的存在


有一天它突然想起自己的家

它的家在地球

地球很蓝很蓝

那里有它的爸爸有它的妈妈

有它的兄弟姐妹

它们都在呼唤它寻找它

因为一旦失去了它

那个家就会彻底坍塌

它终于回到家

它终于明白在家里

它比整个宇宙都大

2022.05.12

江东

总结经验

接着说,其中外面的雷没有必然

只听到说再说些什么

然后就生下一个孩子


很快停电,用手电筒照着孩子

也就是说

有一些光,她就长大了


那些纷乱给出不了边界,还得说

没有尽头的

只是生产一个喧闹现场

接着说,其中外面的雷没有必然

只听到说再说些什么

然后就生下一个孩子


很快停电,用手电筒照着孩子

也就是说

有一些光,她就长大了


那些纷乱给出不了边界,还得说

没有尽头的

只是生产一个喧闹现场

Alexandra Q
2022.05.10 [杯之罪...

2022.05.10  [杯之罪]

——————————

杯之罪


这正是述说一切的时候。

我向你迟钝的眼睛

飓风般的身体

陈述罪行。

射灯的闹剧已然结束,

女伶不再歌唱。


我是多么缺乏瓶子的美德啊!

那些展柜中端庄的胸膛、

    涌动着

    甘甜金子的胸膛。

是的,沉默是金,

一只木塞好比宝库的钥匙。

女人。我们像极了女人,

眼泪的器皿

沉默时馥郁迷人。


可我仅是一只杯子,

我口无遮拦,满腹泪水的语言。

将我斟满吧。

我勇敢、泡沫飞腾、......

2022.05.10  [杯之罪]

——————————

杯之罪


这正是述说一切的时候。

我向你迟钝的眼睛

飓风般的身体

陈述罪行。

射灯的闹剧已然结束,

女伶不再歌唱。


我是多么缺乏瓶子的美德啊!

那些展柜中端庄的胸膛、

    涌动着

    甘甜金子的胸膛。

是的,沉默是金,

一只木塞好比宝库的钥匙。

女人。我们像极了女人,

眼泪的器皿

沉默时馥郁迷人。


可我仅是一只杯子,

我口无遮拦,满腹泪水的语言。

将我斟满吧。

我勇敢、泡沫飞腾、

不顾一切。


如果你愿意继续听,

我要承认我的口是心非。

我勇敢,却是畏首畏尾的英雄;

我由人拈取、跌倒又碎裂,

可泪水的心脏坚韧无比:

不论你手臂荡漾出晨曦的柔情、

还是嘴唇轻佻如雀儿翩飞,

一切都毋能使我倾尽衷肠。


除非,除非,你托起我的心,

举之齐眉,一吻再吻。

江东

室温

想好,怎么和你说一个一般

所以我得组织

而不是编一个不严肃的谎


斜线作为命题

限制在言语缠绕我对你的想象


我也与你翻出粉末冶金

挪动时间,这里的时间是一个注脚

产生了热

时间这个注脚就蒸发掉


出现在另一个角落的噪音有了再处理

扩散谁去拉窗帘的方法

想好,怎么和你说一个一般

所以我得组织

而不是编一个不严肃的谎


斜线作为命题

限制在言语缠绕我对你的想象


我也与你翻出粉末冶金

挪动时间,这里的时间是一个注脚

产生了热

时间这个注脚就蒸发掉


出现在另一个角落的噪音有了再处理

扩散谁去拉窗帘的方法

奇思小少爷
像是飒飒吹动叶面 时闪亮的粼粼...

像是飒飒吹动叶面

时闪亮的粼粼波光,

带着腥甜海风守

着我的长廊


游鲸徘徊孤岛的岁

月冗长,但

在鲸落之前,

我有幸停留过你的教堂

像是飒飒吹动叶面

时闪亮的粼粼波光,

带着腥甜海风守

着我的长廊


游鲸徘徊孤岛的岁

月冗长,但

在鲸落之前,

我有幸停留过你的教堂

671

曾经如花盛开一般感受到的那些

不再缠绕着我的软骨

多年前我看到的故事,还是故事

走路的方式,思想移动

世界也风移影动

捕捉不到过去发出的波段

我变得空空荡荡,只剩惯性


曾经如花盛开一般感受到的那些

不再缠绕着我的软骨

多年前我看到的故事,还是故事

走路的方式,思想移动

世界也风移影动

捕捉不到过去发出的波段

我变得空空荡荡,只剩惯性


671

地下铁


伪装成另一个我生活

不属于我的台阶,通往地下

那里并不会埋藏受伤的孩子,

死去的孩子,或是过去的我

一整个世界的水晶球

打碎了,打碎了

水流出来,人浮上来

古代的龙在幻想中驰骋

我走下台阶,温暖的黑暗扯住我

我跳上巨龙的背,驶向新世界


铁下地


新崭崭的世界,铁下了地

当然驽钝,连叶子和根都分不清

因为泥土同样也是空气

——这样说了,轰隆隆

有什么东西,飞速移动着

耳朵被堵住了一般,只能听见

我和我自己对话的声音

(夕露,夕露,沾在了衣服上

那也将是现实的雨雾吗)

没......

地下铁

 

伪装成另一个我生活

不属于我的台阶,通往地下

那里并不会埋藏受伤的孩子,

死去的孩子,或是过去的我

一整个世界的水晶球

打碎了,打碎了

水流出来,人浮上来

古代的龙在幻想中驰骋

我走下台阶,温暖的黑暗扯住我

我跳上巨龙的背,驶向新世界

 

 

 

铁下地

 

新崭崭的世界,铁下了地

当然驽钝,连叶子和根都分不清

因为泥土同样也是空气

——这样说了,轰隆隆

有什么东西,飞速移动着

耳朵被堵住了一般,只能听见

我和我自己对话的声音

(夕露,夕露,沾在了衣服上

那也将是现实的雨雾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沉闷的嗡嗡

伪装成另一个我生活。


671

被网住了。——我是一只飞虫

三番五次掩藏,我有锈迹斑斑的翅膀

跳动的小小心脏,里面会存在什么

(究竟是感受还是道理?

我无法明白。)

思虑变长,还依旧能飞行,是吧,对吧

挤颜料一样挤出的自我

溅射在画布上,抽象的斑斓

砸碎,搅烂,害怕地发着抖

宛若落在水中

(可我无法大喊,

我只是一只飞虫。)

我不想变成老年斑,变成精神药物

变成只为延长生命的躯壳

我的大脑正在炸开,我,我

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绝对值,相对值,梦的阈值

轻盈的翅膀,与我暗黑沉重的身体

被网住了,我希望我的生命就此结束

可是我还要,作为不能飞行的虫

在这里度过沉闷的余生


被网住了。——我是一只飞虫

三番五次掩藏,我有锈迹斑斑的翅膀

跳动的小小心脏,里面会存在什么

(究竟是感受还是道理?

我无法明白。)

思虑变长,还依旧能飞行,是吧,对吧

挤颜料一样挤出的自我

溅射在画布上,抽象的斑斓

砸碎,搅烂,害怕地发着抖

宛若落在水中

(可我无法大喊,

我只是一只飞虫。)

我不想变成老年斑,变成精神药物

变成只为延长生命的躯壳

我的大脑正在炸开,我,我

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绝对值,相对值,梦的阈值

轻盈的翅膀,与我暗黑沉重的身体

被网住了,我希望我的生命就此结束

可是我还要,作为不能飞行的虫

在这里度过沉闷的余生


671

洗夜机

洗夜机


把我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夜色搅浑,我的大脑碰撞

我的骨头。未曾眠的时间里

抱着膝,只会彻夜长谈

阿修罗在春天,伸出一双眼睛

盯着我看,仿佛我是他的镜子

若是我能变成机器

情感永远不超过最低阈值

猛兽一般吞吃着孤寂

黑夜的潮水也被统统洗尽

——我还剩一些什么?

只要做出看的动作

就会双眼双腿酸痛

来对谈吧,和洗夜机

就算那得不到什么

就算那什么也得不到,来对谈吧

和洗夜机。


洗夜机

 

把我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夜色搅浑,我的大脑碰撞

我的骨头。未曾眠的时间里

抱着膝,只会彻夜长谈

阿修罗在春天,伸出一双眼睛

盯着我看,仿佛我是他的镜子

若是我能变成机器

情感永远不超过最低阈值

猛兽一般吞吃着孤寂

黑夜的潮水也被统统洗尽

——我还剩一些什么?

只要做出看的动作

就会双眼双腿酸痛

来对谈吧,和洗夜机

就算那得不到什么

就算那什么也得不到,来对谈吧

和洗夜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