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方书剑

17.9万浏览    3384参与
摸摸自己的小肥肉

1005×0805

清纯  阳光  成熟  诱惑

1005×0805

清纯  阳光  成熟  诱惑

摸摸自己的小肥肉
1005×0805...

1005×0805

冬日暖阳

懒猫两只

1005×0805

冬日暖阳

懒猫两只

柒辰

领证2.0

掉落  仝  嘎  方  佳  超 


 仝卓好不容易休个假在家里看会电视,结果就收到代玮的信息,发了个图片,啥呀结婚证,代玮想表示什么,仝卓想不明白,正当仝卓想问时【你好慢】,仝卓瞬间跳起来,怎么能说一个男人慢!仝卓很生气,气鼓鼓的。等你回家刚开门仝卓就突然抱了上来“小乖乖我们结婚好不好”你不知道他受什么刺激了“代玮说我慢,我来证明一下我不慢”说完就咬上了耳垂“等等,诶,啊!”

第二天,仝卓支起脑袋看着刚睡醒的你

“小乖乖这次可以跟我领证了吧”


嘎...


掉落  仝  嘎  方  佳  超 


 仝卓好不容易休个假在家里看会电视,结果就收到代玮的信息,发了个图片,啥呀结婚证,代玮想表示什么,仝卓想不明白,正当仝卓想问时【你好慢】,仝卓瞬间跳起来,怎么能说一个男人慢!仝卓很生气,气鼓鼓的。等你回家刚开门仝卓就突然抱了上来“小乖乖我们结婚好不好”你不知道他受什么刺激了“代玮说我慢,我来证明一下我不慢”说完就咬上了耳垂“等等,诶,啊!”

第二天,仝卓支起脑袋看着刚睡醒的你

“小乖乖这次可以跟我领证了吧”



平日阿云嘎都不好好照顾自己,他跟你说今天回来,你便煮好了他爱吃的和补身子的鸡汤等着他回来。阿云嘎一进门你就帮他把包都放下领到桌前“先喝口汤,我不在肯定又没好好吃饭,所以我就做了很多,你今天可得把他们都吃完……”你没注意到阿云嘎逐渐红了的眼眶,正说着就抱住你带着哭腔对你说“谢谢,谢谢你让我感受到家的关心,我们,我们领证好不好?”你心疼地摸着他的脸“好”

“祝贺二位新人”你和阿云嘎的照片甜蜜无比

“以后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可就闹”

“我哪能不听你的”

“那你可以不要让我担心吗”



方书剑演完音乐剧一回家就累倒在沙发上了,你刚从浴室出来,心疼地亲亲他“方方,你先去洗澡舒舒服服的睡觉好不好”“我好累啊……”你把人推去浴室,十分钟后方书剑出来了,直接关灯上床抱着你睡了,你心疼的亲了他额头一下就在他怀里睡了。

“我们领证好不好,谢谢你让我知道被人担心心痛是有多么幸福”

“好,因为是你,但你别让我担心心痛一辈子”

证件照你们眼里都是幸福

被另一个人牵挂真的很好。



“马佳!今天你遛果冻了,赶紧起来!”马佳还在与被窝挣扎“哎呀媳妇儿,你这音量学蔡蔡呢”马佳在楼下跟果冻说“儿子呀,你说让她变成你妈好不好”“汪!”真乖。

“媳妇儿!果冻说让咱两领证!”你:???,果冻成精了。马佳抱着你“说真的我想领证了媳妇儿”你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就是不给答复“哎呀媳妇儿我跟你说……话呢”你亲了他一口“你同意了对不对对不对!明天就去!”

“汪!”



“张总最近怎么了?”“听说是想跟女朋友领证但不知道怎么说”“服了张总”

张超刚想锁车就看到了你,嗯,短裙,和一个男人,张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过来”“怎么了”你走向正在沙发上画圈圈的超鹅,他一把把你拉过来坐在怀里“那男人是谁?你为什么穿短裙!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不然你就和我去领证”你被连环击弄懵了“同事,我热,爱,等等你说领证?”“怎么不愿意啊”“看你表现吧,诶你干嘛!”超鹅把你横抱进卧室(请自行想象)

一周后

“张总为什么一直对着桌子傻笑”“领证了,桌子上红本本呢”“完了,张总傻了”

旻MIN
1975的新年贺图 画好线稿啦...

1975的新年贺图 画好线稿啦 新年零点发嘿嘿

1975的新年贺图 画好线稿啦 新年零点发嘿嘿

蓝湛哥哥我是魏婴呀

梅溪湖大学记事簿 2

OOC


这章一直加不到合集里

链接放评论里了

OOC


这章一直加不到合集里

链接放评论里了

摸摸自己的小肥肉

1005×0805

小画家和他的小模特

未完待续。。。

1005×0805

小画家和他的小模特

未完待续。。。

dasenn

🧊💧🪐

-

练习

算是海报(?

前天做的忘Po啦!2020第一(个)图。我真的太不勤奋了呜呜TT


🧊💧🪐

-

练习

算是海报(?

前天做的忘Po啦!2020第一(个)图。我真的太不勤奋了呜呜TT



怎样

你就不要想起我 06

  往事  二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

来不及感谢是你给我勇气

让我能做回我自己


――――――


后来的事情发生的不可思议。


社团的换届来的较早,龚子棋一直有向方书剑明确表示过希望他能加入团队内。方书剑一直不以为然,他来练字本就只是图个清净,若为虚名所累加入其中,反倒是违背了初衷。


后来,他却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也参与竞选。


或许是因为龚子棋许诺过他,若他来,便一定会是下一届的正会长,他的心里果然并非不是不爱这虚名的。或许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是能给他以磨砺以成长的。


竞选结果出来的前一晚,龚...

  往事  二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

来不及感谢是你给我勇气

让我能做回我自己


――――――


后来的事情发生的不可思议。


社团的换届来的较早,龚子棋一直有向方书剑明确表示过希望他能加入团队内。方书剑一直不以为然,他来练字本就只是图个清净,若为虚名所累加入其中,反倒是违背了初衷。


后来,他却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也参与竞选。


或许是因为龚子棋许诺过他,若他来,便一定会是下一届的正会长,他的心里果然并非不是不爱这虚名的。或许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是能给他以磨砺以成长的。


竞选结果出来的前一晚,龚子棋说让他自习后来书画社一趟,有些事情想找他聊一聊。


因为他的职位是副会长。


龚子棋知道方书剑看起来淡若水,其实心中要强,未必会接受这个结果,屈居人下。


他打了一肚子的草稿,想着怎样劝说。方书剑的确心中不悦,却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只问他,为什么许诺自己,觉得自己可以?这问题问得龚子棋心中一惊,他也不知道,可他就是觉得他合适,没有人比他更适合。


那晚,龚子棋细细的跟方书剑聊了社团内部的情况,解释自己的抱歉。


方书剑明白以自己的笔法和资历的确不足以当一个正会长,就算是副会长也算得上是抬举自己了。可他就看着眼前的少年解释自己落选的原因,那里面的一句话打动了他。


他说:你不怎么露面,别人都不怎么认识你。所以,他们都觉得其他人更合适。可凭什么明明他们都不了解你,却都自以为是地批判你。


方书剑从小并不合群,后来的活泼好像也只是他的保护色。小时候受人欺负的时候,父母也只是在告诉他,如果不合群那一定是自己的问题。从没有一个人心疼那个躲在壳子里默默哭泣的男孩。现在,那个人出现了,他想他多幸运。


新一届的组织人物选出来后,方书剑的确是格格不入的。他看起来笑嘻嘻但又是冷冰冰的。辩论的思维让他太过理性的考虑一切事物。一开始,他所在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守护它,强健他,而不是真的在爱它。慢慢地,他也在学着接纳它。


那期间,一直有个叫龚子棋的人在陪他。


他好像在慢慢的依赖这个人了。


若是那时候他们俩都及时放手,就必然是兄友弟恭的结局了。


可偏偏他们都执着。


大概是因为他俩截然不同,却又大相径庭。


方书剑一看就是那种幸福家庭中培养出来的孩子,他们过早的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执念,故而省去了探索的过程。但省去了便也是缺失了。


龚子棋早年父母离异,缺失了一份完整的爱,所以执着寻找残漏的一块来弥补些什么。可他没见过,不敢确定那对错与否。


那时的他们都锐利的让人心疼。


龚子棋约过方书剑看电影,方书剑挑了一部纪录片《狼图腾》。


和学长一起去看纪录片这种事情大概只有方书剑能做的出来。


方书剑记得看电影的那一天,龚子棋刚结束了创业大赛的一个智能小车的项目,龚子棋大概已经好久没好好睡过一觉了,偏偏还逞强约方书剑看电影,方书剑一度认为他会在电影院睡着。可他看得很聚精会神。


中间有一段令人潸然泪下,厅里有细微的抽泣声。龚子棋看向他,两个人的脸就快贴上去了,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随后,龚子棋只一笑说“还以为你哭了呢”。


那是他们离得最近的一次了。


龚子棋的创业项目得了一等奖,有一次去澳洲公费交流的机会。


方书剑时常想,如果自己不那么骄傲,是不是结局会不一样?




不姓Z的Y

Hunters(5)

火红的夕阳挂在山腰,将天空染成了橘色,列车飞快的行驶,按照轨道往下一个目的地进发着,窗外的景色一幕一幕的向后放映着,一切都无比惬意与宁静


轻松的氛围让人有一种在享受未知旅途的错觉


可行动组的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深不见底的陷阱上美丽诱人的花束罢了


危险随时会触发


仝卓低着头认真的阅读着手中的报纸,带着礼帽挡住了脸看不清表情,驼色的呢子大衣搭在座椅旁,手套和公文包放在桌上,像是一个普通的绅士


斜前方的蔡程昱穿着白色卫衣,桌上放着书包,乖顺的刘海一副学生打扮,靠在穿着皮衣的马佳肩上闭着眼,睡得香甜


车厢末的座位上坐着高杨,带着眼镜穿着衬衫灰色羽绒服在打电话,声音温柔...

火红的夕阳挂在山腰,将天空染成了橘色,列车飞快的行驶,按照轨道往下一个目的地进发着,窗外的景色一幕一幕的向后放映着,一切都无比惬意与宁静


轻松的氛围让人有一种在享受未知旅途的错觉


可行动组的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深不见底的陷阱上美丽诱人的花束罢了


危险随时会触发


仝卓低着头认真的阅读着手中的报纸,带着礼帽挡住了脸看不清表情,驼色的呢子大衣搭在座椅旁,手套和公文包放在桌上,像是一个普通的绅士


斜前方的蔡程昱穿着白色卫衣,桌上放着书包,乖顺的刘海一副学生打扮,靠在穿着皮衣的马佳肩上闭着眼,睡得香甜


车厢末的座位上坐着高杨,带着眼镜穿着衬衫灰色羽绒服在打电话,声音温柔有耐心,听上去应该是在哄自己的对象


车厢第一排的方书剑一副叛逆少年的样子,张扬的发型,颈部夸张的纹身,黑色的耳钉。穿着马丁靴的腿搭在桌上露出破洞牛仔裤,抱着手机沉迷在游戏里,似乎队友很坑,时不时还飙出几句国骂。睡觉的蔡程昱合时宜的皱了皱眉,马佳拍着背安抚着


两个着装整齐的乘警路过弯腰提醒方书剑小声一点,这是公共场合,抬起头来才发现帽檐下也是两个熟面孔——阿云嘎和张超


“现在能追踪到的一共有四个,高杨过道旁边的座位有一个,仝卓前面那一排有两个,蔡程昱和方书剑中间那排有一个。其他无法辨认身份,车上有人类,注意不要误伤。距离下一个隧道还有100米,把握时机,注意安全”


每个人的微型联络器都接收到了刘彬濠提供的信息,仝卓面上不动声色,轻轻抬眼确定了刘彬濠给出的位置









车厢骤然陷入一片黑暗,环境顿时安静下来


未知一触即发


仝卓的手指摩擦着报纸,霎时间车厢雾气弥漫,视野一片朦胧,车厢传出了路人的疑惑


“怎么突然变天了,雾蒙蒙的”


除了路人的声音,他们还听到了一个令人颤栗的声音


是……


蛇吐信子的声音!


仝卓低下头心中一惊,满地密密麻麻的毒蛇,甚至有几条已经快要爬上自己的小腿了


车厢也传来少女的尖叫


仝卓立马改变了雾气的气味,雾气中硫磺的味道使毒蛇不敢靠近


仝卓与高杨对视一眼


突然,雾气像是变异了一样,空气中突然长出细细的尖刺,仔细看会发现那都是冰做成的


蛇群一瞬间被尸首分离,无一幸免


而这些冰刺还密集的聚在了一个地方——高杨过道旁的座位


座位上原本是一个小孩子,此刻她被冰刺包围着,眼睛早已变成竖瞳,蔑视的对着高杨笑,嘴里吐着信子


高杨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手猛地收紧


本来笑着的人表情突然变得不可置信


长长的冰刺从她的颈部穿出


原来,高杨操控了她刚刚吸入的雾气


这一位他们是熟悉的,蛇女


如果不一次击杀的话,她的尖牙会喷射出蛇毒,碰到便会无力回天,七秒毒发身亡,无论是人类还是SHB无一例外


所以高杨一瞬都没有犹豫的击杀了她




高杨那边在对抗外星异族是,同时阿云嘎和张超那边也遇到了麻烦


黑色的触须死死的顺着阿云嘎和张超的脚缠上去


阿云嘎和张超的双腿已经被缠住了,无法动弹,触须还有向上生长的趋势


越收越紧,令人窒息


阿云嘎化出空气刃,张超手中是金属电扇变成的钢刀


这只外星异族追踪不到定位


两人只能一直的去砍断这无尽的触须


这次的触须不知为何,异常的多


俩人的体力消耗很快


通讯器那头的刘彬濠在尽全力定位


车厢另一头的方书剑利用自己的瞬移在转移人类


他遇上的是一只会释放神经毒素的外星异族


他一边转移一边咬破舌尖用疼痛来对抗眩晕


吃力却也无力还击,他不敢用时间暂停,这样会打乱队友的作战,让队友陷入危险


就在他苦苦支撑的时候


仝卓出现了,他帮助完高杨就刻不容缓的找到了方书剑


一股清凉气流进入鼻腔,眩晕感顿时消散


方书剑和仝卓相视一笑


方书剑一个瞬移到了那个外星异种面前,特制的刀固定住了他的每一个关节处


随后而来的是仝卓的雾气


厚厚的一层雾气将他包裹的死死的,丝毫毒气都无法释放出来,无法挣扎也无法逃脱




“嘎子哥,超儿,异族本体一共两只,在你们六点钟方向和十点钟方向!”


锁定了方向那就简单多了


阿云嘎和张超收到信号后正打算摆脱身上这些烦人的触须


突然触须就被冰冻住了不再生长


抬头看到远处的高杨对他们一点头


三下五除二砍掉了身上的触须


张超和阿云嘎背对背


一个空气梭直接插入了六点钟方向


另一边一个血滴子飞入了十点钟方向


半个车厢的触须瞬间消失


行动成功!


他们还来不及高兴,突然意识到


一共四只,高杨解决一只,阿云嘎张超解决了两只,仝卓方书剑活捉了一个


那蔡程昱和马佳那边为什么还有声音和异能波动……


所以隐藏的那第五只出现了!


通讯器突然传来了郑云龙的声音


“方方小心!”


豹纹头头

四姐妹的证件照场合


鹅姐很早就起来化了个妆,十分的精致,因为发型被凡妹嘲笑了,把她打了一顿,于是朋妹在和凡妹的战斗中不战而胜。

方妹在重要场合都要把刘海梳起来,明明是个小孩却要装成熟,她十分看不起鹅姐的双马尾,因为太幼稚了,以及方妹说要叫她方姐,好的,方妹。

朋妹为了省钱,头发是自己剪的,所以两边的头发和刘海都参差不齐,虽然很弱,是个菜鸡,但是每天都要和凡妹茬架,每次都委屈的跑去求鹅姐和方妹主持公道,但是一般没有人理她。

凡妹把自己的丝带弄丢了,脖子上挂的是从朋姐那里抢过来的,把衣领立起来是因为觉得很酷,实际上就是中二病,她存的零花钱最后都到了朋姐手上。

四姐妹的证件照场合


鹅姐很早就起来化了个妆,十分的精致,因为发型被凡妹嘲笑了,把她打了一顿,于是朋妹在和凡妹的战斗中不战而胜。

方妹在重要场合都要把刘海梳起来,明明是个小孩却要装成熟,她十分看不起鹅姐的双马尾,因为太幼稚了,以及方妹说要叫她方姐,好的,方妹。

朋妹为了省钱,头发是自己剪的,所以两边的头发和刘海都参差不齐,虽然很弱,是个菜鸡,但是每天都要和凡妹茬架,每次都委屈的跑去求鹅姐和方妹主持公道,但是一般没有人理她。

凡妹把自己的丝带弄丢了,脖子上挂的是从朋姐那里抢过来的,把衣领立起来是因为觉得很酷,实际上就是中二病,她存的零花钱最后都到了朋姐手上。

林楠_

当你一个人回家的时候。

*太难了今天风好大把我吹成傻逼了。

*@无言以对0020感谢小菲姐提供的脑洞!!!

*来啦~~~


【蔡程昱】


蔡程昱今晚又有节目要录,你又要一个人回家,下了课就看见他的信息告诉你他播出的时间和他晚上一演完就回来。


你叹了口气,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出了校门警觉性很高的你觉得有人在跟踪你,就加快脚步回到你们家,在掏钥匙的时候,你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抱住你。


你感受到是他,他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脖颈上。


你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他:“蔡蔡,晚上不是有节目吗?怎么回来了。”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想你啦……别动,...

*太难了今天风好大把我吹成傻逼了。

*@无言以对0020感谢小菲姐提供的脑洞!!!

*来啦~~~


【蔡程昱】

 

蔡程昱今晚又有节目要录,你又要一个人回家,下了课就看见他的信息告诉你他播出的时间和他晚上一演完就回来。

 

你叹了口气,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出了校门警觉性很高的你觉得有人在跟踪你,就加快脚步回到你们家,在掏钥匙的时候,你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抱住你。

 

你感受到是他,他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脖颈上。

 

你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他:“蔡蔡,晚上不是有节目吗?怎么回来了。”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想你啦……别动,让蔡蔡背包抱一会儿~”

 

【高杨】

 

小高总一般会和你一起回家,但是今天很意外,他有点事情。

 

班上有一个男生你知道他喜欢你,你也用高杨拒绝他很多次了但是他没放弃,今天要送你回家。

你跟他纠缠很久却没有说清,你直接趁他不注意跑了出去。

 

你没有打电话给高杨,但是他在出租房附近看到了那个男生。

他勾唇,对那个男孩子说:“如果再这样纠缠她…你试试看我会不会把你怎么办。”

 

你听到钥匙转门的声音,你连忙跑出去扑进他怀里,他抱着你,道:“以后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家了……”

 

【方书剑】

 

他今天剧组有点事情,跟你说明原因直接跑到剧组去了。

你一个人回家心底不免还是有一点点害怕,怕遇到什么坏人。

出了地铁站,你才发现地铁站门口有一个人,是方书剑。

 

你看清是他之后抱住他,道:“方方…一个人回家好可怕。”

 

他抱住你,温暖着你,道:“以后我会陪你一起回家的,乖宝贝放心。”

 

【龚子棋】

 

龚子棋今天跟余老师有些事情要讨论你也没等他直接回去了,半路上杀出一个小学弟。

 

“学姐我很喜欢你,可以跟我交往吗?”你听到这句话勾唇本来想好好逗逗他,但是龚子棋突然出现在身后,对那小学弟道:“不好意思哦,学姐是我的。”

 

学弟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走了,你转头问他道:“龚子棋你不是有事要和余老师讨论吗?我还打算好好逗逗他呢!”

 

他揽着你的肩回到家,一关上门就按在门上亲,吻毕,道:“逗学弟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宝贝,以后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家,一会儿别叫停。”

 

【洪之光】

 

光哥一在,你也不会一个人回家的机会,但是他今天要录歌。

 

你只好一个人坐地铁,一路上一直给他发信息他一直都没回,大概是有事情吧。快到家门的时候,你发现前面堵了很多人,在中间的不是你男人洪之光还是谁。

 

围近一点你还会听到一群小姑娘喊“好帅”。

 

你看了看时间,直接走过去,到人群里说“不好意思,我男朋友,先带回了。”

 

你一回到家,就把光哥按到沙发上,洪之光先把你耳边的碎发勾到耳后,道:“担心了?哥哥的肌肉可是只留给你的。”

 

【李向哲】

 

李总今天要和花栗鼠一起去漫展,你因为要上课补习所以没有去现场。

 

你觉得没有你的192哲哥陪你回家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但是一想到他应该会在家里等你就立马加快了脚步。

不出你所料,你一回来就看见他开着暖气,坐在沙发上读着杂志。

 

看见你傻站在门口,起身,迈着大长腿过来先把你的书包卸下,然后抱住你道:“手这么冰,以后还是要跟你一起回家。厨房我熬了粥,去喝一点。”

员二叔。
我不想我不要嘤嘤嘤 软件:叨叨...

我不想我不要嘤嘤嘤


软件:叨叨记账

我不想我不要嘤嘤嘤


软件:叨叨记账

阿焰

【训诫向】由方方绝美电子刊引发的脑洞一则

。。

翻车了。。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戳了老福特G点,重发吧,再翻我就不发了…随缘随缘

养父子训诫向,慎入

。。

翻车了。。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戳了老福特G点,重发吧,再翻我就不发了…随缘随缘

养父子训诫向,慎入

夜雪叠澜

2020.1.18

3:00AM


未完待续,未来可期。

2020.1.18

3:00AM


未完待续,未来可期。

怎样

你就不要想起我 05

  往事  一


岁月风干我的执着

我还是把回忆紧握

太多都散落

散落太多好难过


――――――


十月社团招新,十一月社团人员聚齐,于社内习字。那时候,龚子棋是书画协会的正社长。


一日,龚子棋舍友徐均朔难得地来了社内。龚子棋问他,许久不来,这次来做什么?徐均朔便说,有个学妹找上他,请他帮两个小朋友写2个字,说是参赛作品有缺。那两个小朋友一会就到。


不多久,方书剑和黄子弘凡就来了。他俩参加的是横幅设计大赛,自然是得在横幅上写字。横幅不比宣纸吸力大,得花点时间沥干。他们俩一呆,便到日落时分了。


黄子出去接了个电话,方书剑...

  往事  一


岁月风干我的执着

我还是把回忆紧握

太多都散落

散落太多好难过


――――――


十月社团招新,十一月社团人员聚齐,于社内习字。那时候,龚子棋是书画协会的正社长。


一日,龚子棋舍友徐均朔难得地来了社内。龚子棋问他,许久不来,这次来做什么?徐均朔便说,有个学妹找上他,请他帮两个小朋友写2个字,说是参赛作品有缺。那两个小朋友一会就到。


不多久,方书剑和黄子弘凡就来了。他俩参加的是横幅设计大赛,自然是得在横幅上写字。横幅不比宣纸吸力大,得花点时间沥干。他们俩一呆,便到日落时分了。


黄子出去接了个电话,方书剑一个人无目的的呆着,怪尴尬,便看着徐均朔写字。徐均朔偏好隶书,较之于楷体显得苍劲。夕阳正落,社内还未开灯,一缕暖暖的余晖打在他身上,方书剑不由得看呆了。


此时,龚子棋走了过来。


一来便是熟络的问方书剑最近在干什么,方书剑一愣,便答道最近忙着辩论赛的事情。然后又扯了一堆有的没的,奇奇怪怪的话。不多久后,字干了,他们俩便道谢离开。


回去的路上,黄子一路追问,他与龚子棋什么关系?怎么他出去了没多久,他们二人便这么亲密的聊起来了。方书剑也是疑惑的,不过辩论队忙起来了,一切都被抛诸脑后了。


当年他们的初见在当时方书剑看来,徐均朔是温文谦和的翩翩公子,而龚子棋嘛,长的凶就罢了,话还挺多。


他们的初见的确不足以让当日的方书剑动心。那时候,辩论队里少不了能言会道的人物,那种吵吵嚷嚷的烟火气,方书剑都是见惯了的。反倒是徐均朔这样安静且气质彬彬的人最能打动他。


十二月初,辩论赛结束,漫长的集训也告一段落。方书剑四处打听了一下,便交了社费,进了社团。那时候,他才知道那日同他说了许多话的少年是书画社的社长―龚子棋。


方书剑其实并不爱练字,但漫长的辩论生活结束后,突然世界都闲下来了,生活里缺了一块,他只是在努力填满这块空白。


方书剑去了几次,便摸清楚了,大概什么时段人多,什么时段人少。他看起来是个活泼的小男孩,心里却极是喜静的。因此,他便常常趁着周末空无一人时去习字。


恰好那日,他练了没多久,龚子棋也到了。


龚子棋问他,为什么大周末的不去放松,反而在这边练字,平日里,大家一起练字,也不见他来。他说,平日里人多,他更喜欢安静。


那是已近期末,他与黄子有许多作业需要网上传给老师。黄子打电话说一会机房见。


龚子棋大概也是听到了。便说临时有事要出去一趟,这电脑烦请方书剑看管一下,若有需要直接用就好,明后日再找他取回。这一番话说的客气极了。方书剑便直接了来用。


这一来一会,一借一还,两人确是熟络多了。


龚子棋记得方书剑在平安夜那天塞给了他一个红彤彤的蛇果,说是宿舍太多了,便做了个顺水人情。


方书剑记得与龚子棋定还电脑的地点时,说了句心情不好,便收到了那人厚厚的一本《阿衰正传》。


龚子棋记得方书剑问过他,怎么再也未见徐均朔过来习字。然后被取笑说果然入社是动机不纯。


方书剑记得那时候有位部长总在龚子棋身边打转,便问他是不是他男朋友,被龚子棋否认。之后见面总是调侃龚子棋,别一天到晚挑三拣四,错过良人,是为人间憾事。



那时候的他们都未意识到命运早已在暗中牵引着他们慢慢靠近,之后他们的奔波来回都不是在逃避,而是在接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