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方块学园

30.1万浏览    3870参与
夕灸

是明川灵闻录的侦探社五人!!!


太帅了这五个www


从外表上看炎小黄真的是太蔡了/抱头

岷叔太帅了aaaa(我就只站一会儿岷炎,就一会儿


原本想画炎岷情头的,发现不够位置了还把岷叔画高了,眯眯眼都是怪物

是明川灵闻录的侦探社五人!!!


太帅了这五个www


从外表上看炎小黄真的是太蔡了/抱头

岷叔太帅了aaaa(我就只站一会儿岷炎,就一会儿


原本想画炎岷情头的,发现不够位置了还把岷叔画高了,眯眯眼都是怪物

迂跃

【岷炎】貳拾弎天   #05

※摩登市背景,时事穿插,平行世界


※旧情人梗


※BGM:《See You Again》-


※《貳拾弎天》完结篇


///


你好,亲爱的同好。


在完结《貳拾弎天》之前,我想再聊聊《後來的我們》這首歌。


/


《后来的我们》这首歌,Demo的名字叫做「Third Wish」。


Demo名字会乱取,比如「Dog」,比如「Bird」,但這段旋律不同。


作曲人给这段好不容易捕捉到的旋律取了个认真的名字。


「有遗憾,有悲伤,有释怀也有点...






※摩登市背景,时事穿插,平行世界


※旧情人梗


※BGM:《See You Again》-


※《貳拾弎天》完结篇







///






你好,亲爱的同好。


在完结《貳拾弎天》之前,我想再聊聊《後來的我們》這首歌。




/




《后来的我们》这首歌,Demo的名字叫做「Third Wish」。


Demo名字会乱取,比如「Dog」,比如「Bird」,但這段旋律不同。


作曲人给这段好不容易捕捉到的旋律取了个认真的名字。




「有遗憾,有悲伤,有释怀也有点希望。」


「像保护着心里那一点烛光般的第三个愿望。」




/




好了,其实说了这么多,都只不过是对遥远人像的捕风捉影。


但我们还有故事。承载着一些幻觉和一些寄托的故事。


故事里,后来的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呢?


把现实看在眼里,但谁都不愿意放下心中的那个小小的愿望啊。




[ Here, After, Us ] & [ The Third Wish ]


《貳拾弎天》的两个结局,送给你。






///






· The Final Day - Here, After, Us 


· The Final Day - The Third Wish 






///










///






全文完结后记:






嗨,我是迂躍。谢谢你将这个故事看到最后。


谢谢大家没有挑剔它自私的节奏,宽容它灰色的擦边球。




本来结尾只有一个,而且不是现在两个中的任何一个。


看到大家的評論以後,我不由自主地划掉了原本无法割舍持续纠缠的尾声,定下了 [Here, After, Us] 版本的结局想法。


而大概在某個時刻,我在某截闷热的房間里听着《后来的我们》无法入眠,突然觉得狠不了心也下不了手。于是又诞生了 [The Third Wish] 版本的结局。


虽然整篇文都只不过是「平行宇宙里的两个人的故事」,笑。




总而言之,若与你在短短字句内有所共鸣,是我莫大荣幸。


至于无法割舍持续纠缠的那个可能……就当做是这个故事的隐藏结局吧。XD



感恩所有的小紅心小藍手,双重立体比心。



2020的開頭很艱難,但還是预祝又一场马拉松(而且还是花式马拉松)一切顺利!








那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夕灸
私设现代设定 flame电竞男...

私设现代设定


flame电竞男神

joker的还没想到👀💦💦


差不多是flame开摄像头直播玩游戏接着joker开始对flame亲亲我我(flame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然后看了一眼摄像头轻笑表示“flame是我的”

私设现代设定


flame电竞男神

joker的还没想到👀💦💦


差不多是flame开摄像头直播玩游戏接着joker开始对flame亲亲我我(flame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然后看了一眼摄像头轻笑表示“flame是我的”

阿虞

收集素材收集的有点太久了

收集素材收集的有点太久了

海绵宝宝

关于方块侦探社第53集《决战前夕》自己的想象

         “五......五歌呢......”橙子看着眼前的机器,语气止不住的在颤抖。

         旁边的breaker粉碎了她最后一点希望:“别问了!五歌大侦探已经变成了合成怪,她可听不到你们的话。”breaker刚说完,炎黄就气的几拳锤飞了那些breaker。

        “呵!你们可别低估了我们!我们的人可不止...

         “五......五歌呢......”橙子看着眼前的机器,语气止不住的在颤抖。

         旁边的breaker粉碎了她最后一点希望:“别问了!五歌大侦探已经变成了合成怪,她可听不到你们的话。”breaker刚说完,炎黄就气的几拳锤飞了那些breaker。

        “呵!你们可别低估了我们!我们的人可不止这么点!”还有一大群breaker来攻击籽岷他们,保镖大叔也帮忙对付breaker。

        “嗖~”一把匕首掠过橙子的发梢,一个breaker出现在橙子身后。他用匕首贴着橙子的脖子,威胁道:“我有人质!都把武器什么的放下!”

        “糟了!橙子!”籽岷知道,要是冲动的话,橙子肯定会受伤,就叫大家都放下了武器。

        “咔~”这时,一块玻璃碎片飞了过来,打飞了那个breaker手上的匕首。

        “好机会!”炎黄趁机上前几步打倒了那个breaker,剩下一堆来送死的也被粉鱼等人解决了。

        “啧,真的是烦,来不及了,只能拿地上的玻璃碎片当武器咯。”橙子听出那是五歌的声音,朝生化机器的上方看去,一个蓝发异瞳的猫耳女孩坐在机器边缘,玩弄着肩膀上靠着的黑色镰刀。

        “五歌?是你吗?”橙子不肯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五歌。

        “别这么叫我,合成怪要什么名字。”五歌冷冷的说。她的确就是五歌,只是不希望橙子伤心。

        “我得走了,警察们等会儿肯定要来。”五歌从机器上跳下来,转身就要走。

        橙子跑上去拉住五歌的手,带着哭腔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求你了.....”

        “放开。”五歌甚至轻轻的凶了橙子,“笨蛋,我又没说我不回来,看把你吓的。”

        “那你......”橙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知道,她现在只能和五歌说再见。

        “我不傻,抓捕七罪人的事我又没忘,你哭什么?”五歌嘴上这么说,紫红异瞳的眼睛其实是温柔的,只是大家都没看见。

        变成合成怪的五歌从橙子眼前化成一团黑影消失了。橙子虽然伤心,但她仍然坚信,五歌即使是合成怪,也一定会回来,哪怕方块学园里永远空着她的座位。那一次,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粉鱼也表示,这是她第一次见橙子哭过。

   (nmd我都编了什么垃圾玩意儿,反正五歌就是蓝色长发和猫耳,然后紫色和红色的异瞳眼,黑色半掌手套,长靴,白色衣服上面带一点蓝色,紫色和黑色的条纹什么鬼啊啊啊啊,橙子设定没变)


夕灸

大概是flame战损

P2 joker担心老婆www

我太喜欢这对了www

大概是flame战损

P2 joker担心老婆www

我太喜欢这对了www

星辰辰辰
小条漫(虽然我还没有画完)的封...

小条漫(虽然我还没有画完)的封面

好久没画歌歌啦(*¯ㅿ¯*),手一抖就残了

小条漫(虽然我还没有画完)的封面

好久没画歌歌啦(*¯ㅿ¯*),手一抖就残了

浅忆梦微凉

混更一下啦~


(不要问我P4怎么回事)

混更一下啦~


(不要问我P4怎么回事)

是宇雨裕鸭
好了好了我好了! 我画好了Y(...

好了好了我好了!

我画好了Y(^o^)Y

为什么我感觉我换画风了?

好了好了我好了!

我画好了Y(^o^)Y

为什么我感觉我换画风了?

夕灸

新人发帖!

jf好好吃!!!

P6是P2灵感来源

本来想画炎岷的结果画成了表情包(。

都第六季了我还沉浸在第三季。。

新人发帖!

jf好好吃!!!

P6是P2灵感来源

本来想画炎岷的结果画成了表情包(。

都第六季了我还沉浸在第三季。。

小笛吹笛子

【方学同人文】第十五章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拖了很久万分抱歉。

*先声明一下是同人文,大家不要代三。

*ooc留给我,甜甜的糖是各位哒!

*本章cp:炎岷(二次元),浅粉,微五橙。

——

        “辛苦了,籽岷。”

  校长办公室内,带着亲切的头套,熟悉的声音传进籽岷的耳朵中。

  “您太客气了。”籽岷摆了摆手,“再说,这也是...为了这个世界。”

        籽岷的头低了下去,双手慢慢攥成拳头,“飞猫伤害了我的伙伴们。还不止一次...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拖了很久万分抱歉。

*先声明一下是同人文,大家不要代三。

*ooc留给我,甜甜的糖是各位哒!

*本章cp:炎岷(二次元),浅粉,微五橙。

——

        “辛苦了,籽岷。”

  校长办公室内,带着亲切的头套,熟悉的声音传进籽岷的耳朵中。

  “您太客气了。”籽岷摆了摆手,“再说,这也是...为了这个世界。”

        籽岷的头低了下去,双手慢慢攥成拳头,“飞猫伤害了我的伙伴们。还不止一次...他真的,是好人吗?”

  “...”校长慢慢地拽起茶杯里面的茶包,接着再任由刚刚浮出水面的茶包被茶水吞没,“籽岷,好与坏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定义。真正的好和坏,其实区分的并不是那么明显,不是吗?不能——”

  “您说得对。我明白不能只凭一个人的一个行为就判断那个人的好坏。但是校长——”

  籽岷抬起头,看着校长,眼里是迷惘和不解,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每次都可以保护所有的人。

  我不明白我来到方块大陆究竟是带给大家幸福,还是痛苦

  毕竟来到这里的不只有我一个...闻闻老师说不定比我更合适...”

  “...”

  校长的手松了开来,茶包缓缓地沉入茶杯的底部,里面的空气也被水挤了出来,在水面上浮起了些水泡,便没有了动静。

  籽岷。

        预言之子

  命定之人

  “你肩上的担子本没有那么的沉重。但是如果你认为它重如泰山,那么你根本无法背动它一步。”

  校长将茶杯推向籽岷,右手向前微伸,“来一口茶水吧。你太累了,籽岷。”

  “唔...”籽岷张了张嘴,还要说些什么,但还是闭上了,右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脑海中是校长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籽岷。听我说,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度的。你不妨,多交几个伙伴?】

  那么如果,伙伴们都被卷了进来,帮我分担了本应是我自己背负的痛苦,我是不是做错了呢?

  还是说...来到这个世界的我本身,就是错误...

  

  ——

  

  “籽岷回来了?!”

  栗色短发上面本来萎靡的呆毛都竖立了起来,兴奋的表情甚至让粉鱼都无奈了。

  要是这家伙对学习有这样的积极性就好了。

  “嗯,他现在在侦探社的活动室——”

  粉鱼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风就打断了她。

  炎黄如同橙子听到下课铃冲向食堂一样,奔向了侦探社的活动室。

  “欸——”粉鱼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叹了口气。

  “粉鱼同学。”

  这个声音是——浅浅老师!

  粉鱼应声转过身来,正好撞在了浅浅的身上。然后就被揽进了对方的怀里。

  “啊抱歉抱歉,撞疼了吗?”

  这样子关怀着自己。

  “没。”粉鱼摇了摇头,艰难地在浅浅怀中抬起头来,“老师您——”

  “咳咳。”

  浅浅咳嗽了两声,将手放在了粉鱼的头顶,“刚刚的课有听懂多少?”

  “唔...”

  粉鱼思考了一会,回答道,“差不多都明白了,就是不知道实战起来会怎么样。”

  “实战啊...”浅浅认同的点了头,之后脸上出现了笑容。

  完了不妙。

  粉鱼警铃大作,一定又是什么令人头痛的活动。

  “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也快到了。侦探社的期中考试除了文化课以外还有特长课,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准备好呢?”

  “特,特长课!?”粉鱼吓得口齿不清,“难道说——”

  “是的。在那之前会有特定的老师会带你们去上特长课的特训。”

  粉鱼,沉浸在了悲伤中。

  浅浅的手从粉鱼的头顶一直到发尾。

  “好啦,不要一幅世界末日的表情。籽岷好不容易回来了不叙叙旧吗?”

  粉鱼僵硬地点了点头,“那老师再见?”

  “嗯嗯,明天见哦。”

  粉鱼点点头,不舍地从浅浅的怀中离开,前往侦探社的活动室。

  

  ——

  “委托?”

  粉鱼看了看籽岷递过来的委托纸,“可是为什么委托人只留下这张纸?”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籽岷摇摇头,“委托的内容只是让咱们调查学校旧校舍。”

  “籽岷,你说会不会是飞猫的计谋?”炎黄此时坐在籽岷面前的桌子上,问道。

  “不像,因为这张委托纸没有署名,如果是飞猫的话应该会有那个飞猫的标志。毕竟他可是怪盗啊。”

  籽岷否定了炎黄的猜测,仔细地看起了纸,“文字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并不是手写体。这样咱们没有办法靠字迹来分辨委托人或者是写这张纸的人是谁。”

  “那,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炎黄拽了拽籽岷的发带。

  “等到五歌和橙子来了就可以...”籽岷把发带抽回来,“别闹。”

  “这不是好久没看见小岷岷你了嘛~”

  “我们来啦!”

  橙子活泼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之后门被五歌推开。

  

  “既然大家到齐了,就出发吧?”粉鱼握住法杖,提议道。

  “那大家就出发吧。橙子,可以带路吗?”

  “没问题!”

  橙子点点头,“跟紧我哦,旧校舍是吧?”

  

  ——

  

  “还真是...破的不成样子了啊,这个地方。”粉鱼抽了抽嘴角。

  “旧校舍毕竟是方块学园成立初期就建起来的,后来学校发展很快,就废弃了,差不多有20年的历史了吧。”橙子拉着五歌的手,解释道。

  众人停在了旧校舍门前。

  “这个委托还有不确定性,所以咱们不要贸然进——”籽岷还没有说完,炎黄已经冲了进去,嘴上还喊着“战斗的事情让炎黄来!”

  “emmm...”籽岷叹了口气,“算了,大家紧凑一点,一起进去吧。”

  

  ——

  刚一进到里面,所有人就有些不对劲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微妙,无法形容但又非常的真实。

  

  “大家小心了,咱们可能中计了。”

迂跃

【岷炎】貳拾弎天   #03&04

※摩登市背景,时事穿插,平行世界


※旧情人梗


※新坑长篇(五篇节)


※BGM:《See You Again》-


Day 9


「……想谈谈吗?」


这天晚上他们没有一关上门就沉默地开始接吻——或者是还没关上门的时候谁的身体就被谁急切地推压到墙边。炎黄抽过籽岷手里的门卡插进卡槽,瞬间灯火通明。


「我以为你就打算这样不明不白下去呢。」

籽岷顿了一下,眯了眯眼像是不太适应灯光。


「……就这几天吧。」

炎黄回答。


又来了。


心头忽...




※摩登市背景,时事穿插,平行世界


※旧情人梗


※新坑长篇(五篇节)


※BGM:《See You Again》-











Day 9






「……想谈谈吗?」



这天晚上他们没有一关上门就沉默地开始接吻——或者是还没关上门的时候谁的身体就被谁急切地推压到墙边。炎黄抽过籽岷手里的门卡插进卡槽,瞬间灯火通明。


「我以为你就打算这样不明不白下去呢。」

籽岷顿了一下,眯了眯眼像是不太适应灯光。


「……就这几天吧。」

炎黄回答。





又来了。



心头忽然滋生某种黑色的情绪,他几乎是嘲讽地撇了撇嘴角。


炎黄站在他面前,微微低着头。明明应该斩铁截钉地来约定,对方的眼睛却是迷茫的。


无法兑现的承诺按理说该反感,可是拥着他和自己一起沉沦却是巨大的快感。



「你做得到吗?」



他故意很轻佻地反问。


炎黄的眼神一暗,抬头想要反驳什么,却在看到籽岷的表情时噤声。



——那是他绝对没有办法拒绝的表情。



厚重的迷宫裂开一个脆弱的缺口,他可以看到他在小声地呼救。



「做不到就不要说啊。」



那个人看他犹豫,兀自嘴硬着挑衅他。




妈的。

还不都是因为……

闭嘴好不好?




身体永远有比大脑更快一步的反应,他直接揪着他的领口堵上他的嘴唇。得了便宜卖乖的某人难得还想主动拉开距离说些什么,浅尝辄止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当然不能让他有这个机会。

「你乖一点。」



他有点强硬地伸手钳住籽岷的下巴,看到对方一晃而过的诧异神情很快被亮晶晶的期待取代,像在煽动着什么。


炎黄当然不会放过来之不易的主导权,一鼓作气把对方推到了大床边放倒。籽岷也没怎么反抗,很顺从地让炎黄压在了自己身上。炎黄闭着眼,舌尖半撩拨半进攻地扫过对方的上颚和齿列。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对方的回应竟然有些被动生涩,暗暗烧下一把欲拒还迎的火。



「装清纯喔?」

炎黄在喘息的间隙调笑他。



「嗯?」

籽岷的招牌好戏其实是装傻。



「你又在想什么新花样了。」


他才没有天真到觉得籽岷突然性情大变主动要做下面那个——更不用说因为体型上的差距,虽然现在主导的是自己他却还是有种送货上门的错觉。最糟糕的是,刚刚他坐到籽岷身上时第一个想到的体位,居然是骑乘。


干。他们交往这么多年来就这件事他几乎从头到尾都在吃亏。第一次他就不应该因为那家伙一脸怕疼就让他!



「哪有。」



籽岷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用眼神鼓励着炎黄。他也懒得和他多说,坐起身很爽快地把上衣一脱皮带一抽就伸手来扯籽岷的发带。


结果手伸到一半就被抓住,接着整个人也被往怀里一圈一带,滚到了床中央。



「我还以为你至少会装到前戏结束呢。」



炎黄还想挣扎,双手就都被擒住压在了床垫上。对方的吻湿漉漉地落在他锁骨与肩胛的交界,他朝旁边侧过头,眯起眼,有些难耐地用膝盖顶了顶籽岷的下面,透过裤子满意地感觉到对方明显的硬度和形状。



「下次吧。」



籽岷放开炎黄的手腕,一手撑着床另一手插入温顺的发间,再顺着床脚默默站起来拉好衣服。




有什么放不开。是真男人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废话上。





那是他沉迷的一切。

也是他想独占的一切。











「去关灯……」


「不要。」


「这样感觉很奇怪……」


「……想看清楚你。」


「都多久了,还没看够啊。」







永远都不够呐。


你不知道吗。








Day 10





时钟划过十二点,他们也分手后第一次一起待到了第十天。


他还很清醒。炎黄枕在他的臂弯里玩手机,一副随时都会睡过去的样子。


这家伙好像忘了如果在自己这边过夜会引来多大的骚动了——除非他有本事凌晨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房间。


籽岷稍微抬了抬手臂,对方立刻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撑起上半身让他能把手挪开。



「麻了吗?」

「还好。」



炎黄懒懒地把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半张脸浅映着手机荧幕的微光。



「今晚要留下吗?」

「蛤?哪屋抠零。」

「我还以为你现在这样是想留下。」

「那还不是因为你……」



他止住了话,留下半截惹人遐想的空白。



「怪我啰。」

「不怪你怪谁。」

「是你说可以的啊。」

「我是说你可以不戴套,没答应你在浴室……」炎黄放下手机瞪他:「每次都陷害我。」

「不陷害你怎么把你留下来?」



籽岷笑眯眯地伸手摸过去,被打掉:「诶,那么凶干嘛,帮你揉一下啊。」


「谁知道你在想什么。」


炎黄没什么好气地回嘴,他可不想明晚——不对,是今晚扶着腰上班。



「拜托,我还没有那么夸张啦。」



他坚持地把手放到的炎黄的后腰上,不轻不重地揉捏着。









想想他们曾经真的好无聊,还会把精力浪费在那种地方斗智斗勇。


凌晨一点,炎黄坐起身,看到籽岷在身边很安稳地睡着,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柔软了下来。


对方那张号称冻龄童颜的包子脸陷在枕头里,嘴巴微张发出低微的鼾声。他轻手轻脚地下床穿衣,尽力不去惊扰那个人的睡眠。






对现在的他们来说,无聊像是奢侈的美梦。

他关上门,倚在墙边休息了一下,便迈步离开。






每一分每一秒,感觉都是偷来的。








Day 11






曾经有过一些时候,习惯了在一起的安稳,也觉得那些日常普普通通。


籽岷翻着电脑上留下的记录,炎黄在他身边专心致志打瞌睡。长椅有些高,炎黄的腿就没够到地面,跷在那里晃啊晃的。


他用膝盖碰碰他,炎黄疑惑地转头抬眼看他。他又故意撞了撞对方的腿,炎黄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炸了毛似的地回踹了他一脚。



倒也没用力。



他于是就竖起笔记本挡住脸,神神秘秘地朝炎黄靠过去。炎黄想说他八成又要说什么垃圾话或者出什么坏点子,很自然地侧过头去听。


结果籽岷飞快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炎黄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弹到一边。籽岷倒是立刻把脸埋回了歌词本里,肩膀抖啊抖的。不用看也知道那家伙现在一定在偷笑。



哇,小朋友你几岁了?



炎黄腹诽着,可是心偏偏又真真切切地跳乱了几拍。他无意识地拧着旋钮,回过神来时好不容易调好的记录又被弄得乌七八糟。


他无奈地笑了笑,突然想到什么,又叹了口气。





再也没有普普通通的日常,只有正逐渐见底的、为最后一次任性倒计时的沙漏。


坦白说自我规定一个时限本来也没什么意义,不过是消极的死缓宣判。他突然想起《重庆森林》里的凤梨罐头,摆在那边好像仪式化的保存期限真的有效。





还不是该爱的继续爱,该痛的继续痛,该走的不会留。









——我的内心是迷宫。


没有任务的空窗期持续到第八天,办公室已经熟悉得像他们的休息室。


别人会迷路,可你想留就留想走就走。你拿着城堡里唯一合法的永久居民证,却踌躇不愿登上主宰的王座。


你说我们的人生还很长,你不一定是那个唯一的。可我不懂。


曾经想拥抱的彩虹是你。陪我咽下苦果的是你。你经过我身旁住在我脑中在我心里钻洞,自传的每一句诗里都有你。


如果你要走,这座迷宫就只剩千疮百孔空落落的风。你的影子倒映在风中,一千首情歌比不过最初的一句温柔。






你怎么可能不是唯一的。








Day 12






「不许说话。」


最后一个休战日,炎黄令人意外地一大早就拎着食物来找他。来都来了,第一句话却又把他噎在了原地。


——嗯,籽岷的「一大早」其实指的是下午两点。他正在考虑要让助理给他弄什么口味的早午餐,没想到自家小哥哥就主动自觉地担负起了外卖小哥的重任。



「陪我?」

他挑眉,带着气音回话。



「陪你不说话?」

「不如换个方法,陪我一起哑吧。」



他压低声音向前凑过去,被炎黄嗔笑着推了一下:「麦搁闹啦,好好休息。」



「在研究档案?」

点头点头。

「我刚遇到熟人了,在咖啡馆。」

歪头,做出「喔~」的表情。

「你都不出去走走哦?」



撇了撇嘴,伸出两根手指向下。食指和中指像小人的双腿,走向洗手间走向窗户再回到床铺的方向,顿了一下,再走到炎黄身上。


「喂!」


手指小人被对方一把捉住了。他甩了两下没甩掉,干脆顺势把那个人的手包握起来。上前一步还想再说什么,炎黄便举起另一手的饭盒阻在两个人中间。



「你吃不吃饭啦。」

唔。舔舔嘴唇。



是有点饿了。









他们并排在沙发上坐下,他吃饭,炎黄伸手开了电视,漫无目的地换着频道。


啊怎么没有无码台——那位大爷翘着脚抱怨。他挑眉看过去,就看到对方毫无愧色地回望过来。



「找无码台干嘛?」

「为你助兴啊。」

「一片肉色我会吃不下好不好。」

「那正好啊最近要注意体重。」

「你要害我吃不下饭我就只能吃……」

「喂,整天想这些也不怕肾亏。」

「不是你要我注意体重,那就多运动啰。」

「啧……北七。」



炎黄把遥控器丢到一边,电视上自顾自地播着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


两个人一时无言。


炎黄发了会呆,才慢吞吞地把手机摸出来打字,大概是在回讯息。籽岷瞄了一眼对话框上的名字便收回目光,心不在焉地吃着面。



烦人。

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吗。

明明我就在旁边耶。




醋意一点一点地冒出来,一碗面被他吃得酸溜溜的,又觉得自己患得患失有够无聊。


在一起的时间那么珍贵,被浪费一秒都觉得烦躁。


他闷得慌,放下碗筷想说些什么去引人注意,炎黄手里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他盯着炎黄,炎黄盯着手机,谁也没动作。


「不接吗?」

他轻声问。



「我们再过两天就要恢复正常了。」

炎黄却答非所问,把手机收回口袋。



「……」



他说不上来自己的心情,好像焦糖沉底黑咖啡。被偏爱明明是甜的,可再多甜都化不开苦涩。



「不要想那些了……笑一下嘛。」



炎黄朝他笑笑,还伸出手指抚了抚他的下巴,他便顺着对方抿出猫咪嘴眯眼晃了晃脑袋。炎黄立刻一副被萌到的样子,干脆整个人趴过来上手把他当猫咪挠,嘴里还发出喵呜喵呜的逗弄声。


都不知道谁更像猫了。他感觉都可以看到面前人的尾巴在开心地打着卷。


他很顺从地配合着炎黄的动作,鼓着脸故意不理人再露出舒服的表情。结果炎黄玩是玩爽了,撤开手的时候又别扭地吐槽了一句:「真幼稚。」



「你才幼稚,小学毕业没啊。」

「我还大学生了没咧。」

「……」

「不好意思,很冷。」

「真的很冷,你讲这种档次的笑话就完了我跟你说。」

「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犯法。」

「喔噢,炎小黄……」



他还想揪住小辫子揶揄一番,却被对方抢先拿话堵住嘴:「喂,谁让你说这么多话的。」


「呃。」

「拎北今天就是要监督你休息。」

炎黄抬了抬下巴,拿出不良的派头压他。

「可是我嘴巴很闲耶。」

他稍微低头,暗示的意味满满。

「很咸就喝水。」

「……噗。」



这人今天是怎样,冷笑话大王吗?



他不打算再顺着他废话,就把人温温柔柔地捞过来,嘴唇贴着嘴唇浅蹭。对方果然也被撩得很受用,终于肯把双手乖乖环绕上他脖颈,软软和他亲昵。









真好。

该有多刚好。






他的档案看到一半,怀里抱了一只猫。



想拨慢全世界的表。







Day 13 / 531





籽岷在那年去散心的时候,曾经爬过东京塔。


本来也只是单纯的好奇,因为红色的阶梯每隔几层就会有白色油漆写上的数字,他就想知道顶端会是几段。


最后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他在今天上午又回到东京塔下。



之前聊天的时候,听说到大瞭望台有大约600阶?



……幸好只是到大瞭望台,不然大概全大陆只有傻子乐意去挑战了。


步行登塔的人不多,大部分是带着小孩的一家三口或者是慢悠悠的年长夫妻。他拿手机出来看简讯,随手又拍下了一张隔着红色钢铁网格的天空。





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腿有点酸了,他决定靠边休息一下下。


都是因为摄影工作让腿僵掉了啦。


他才不要承认宅男生活让他体力一直在退化咧。









他在塔半中休息了一小会,便继续往上爬。


天气不错,隔着红色的栏杆和塔体可以看到湛蓝的晴空。仰望天际很远,俯瞰人群也很远,仿佛身处时空的阈限。



花朵为什么会努力向上长呢?

人类为什么要建造阶梯呢?

天堂为什么是在云端,而不是在脚下呢?



Stairway to heaven.他在阶梯上突然想起了这首歌,又或者是想起了当初那个拉着他一起听这首歌的少年。


他想到约翰蓝侬和小野洋子的初见,也是Lennon在空旷的房间里爬上那座梯子,拿起天花板上垂悬下来的放大镜,透过它看到了一个小小的「YES」。




是只有仰起头,才能看到的「YES」。









最后一次会议结束后炎黄会来找他,也算是熟门熟路了。如果说开头几天还带着彼此试探的小心翼翼,现在更像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自然。也不知道炎黄拿了什么借口去应付旁人,得以在他这里温存。



嘛,不过时间也不多了。



炎黄本来就和他说过「就这几天」,虽然被他堵了回去,但他心里也很清楚,一时的放纵真的就这几天了。


或许有下一次,或许没有。或许他们需要一个仪式感的告别,或许不用。或许他还可以有一点点期待,期待彻底放手的那一刻迟一些、再迟一些。



「舍不得诶,怎么办?」



他在沙发上屈起一条腿,单手在沙发背上支着腮。



「干嘛,又不是以后都不见了。」



炎黄侧身坐在他对面,双腿缩进沙发里。他最近变瘦了,看起来小小的一只,让人想抱进怀里。



「还不如不见咧。」



炎黄听他这么说,露出一个小小的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悲伤的委屈表情。他本来就是故意拿话刺他,这下马上就心软了。



「诶,不然我们私奔吧。」

「你说真的喔?」

「真的啊。」

「真的?」

「真的。你敢不敢嘛。」

「你敢吗?」

「你敢我就敢啊。」



他们是在鬼打墙个什么劲啊。他心想。



「我怎么敢,你是籽岷哎。拐跑你迷妹怎么办?」

「那如果我不是呢?」



炎黄依然保持着蜷在沙发里的姿势,久久地看着他:



「那你现在已经被我打包带走啦。」

「去哪里?」

「不知道耶……你想去哪里?」



他们这些年去过那么多地方,美丽的平静的热情的自由的——但他歪头想了想,报出了一个他们都烂熟于心的地址。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莞尔微笑,伸手出来拉过他的手。




「好,都听你的。」









那个数字出现得很突然。


差不多到顶了吧——他也没什么心理准备。不过是在拐角转个弯,一抬头,那个红色阶梯顶端的白色数字就直直撞进他眼里。




531段。

531。




仿佛所有的迷惘都被阐述,所有的预感落到归处。世界上就是有那样的巧合,或者说他的命运里这本就不是巧合。


他在心里默念那个名字。那个和他并肩那么多年,又纠缠那么多年的名字。






炎黄。










如果……


如果我还有机会,我想带你回到那里。


我会告诉你我曾经在阶梯的尽头看到天堂的模样,你一定想知道。我们比赛谁先到100段。走到200段的时候,我就要假称死也爬不动了去耍赖拉你的手。300段,停下来把买好的和菓子吃掉。400段,你应该还是游刃有余,可能在一边哼歌一边取笑有点气喘吁吁的我。



快到顶的时候,我会因为太紧张而沉默——







——直到你能够抬头看见那个答案。


那个我用了一生书写的答案。








TBC·



——————


Day 13 倾情感谢 不再撸福的朋友 帮我复原東京塔的细节。


除了亲身经历提供参考之外也帮我找到了不少资料,太感动了QUQ



关于「東京塔」的一些小TIPS:

1. 「531段」并不是到东京塔塔顶,而是到大瞭望台的层数

2. 在红色阶梯的「531段」结束之后,还有几层灰色的阶梯

3. 每个转角平台到下一个平台的最顶端台阶会标识阶段数




《貳拾弎天》下章就是完结篇啦:)




写着写着,很任性地变成了岷叔的情话书……


照例是埋了一些梗,其实几乎每章除了时事都埋着梗,希望你都发现了#(雾)


長篇裡他們大部分的相處方式都是拎北自己的見解拉,也沒太有劇情大片大片水著兩個人的革命友誼……所以熱度低也正常啦(為什麼有小夥伴會擔心這個xddddd)反正我寫文就是一如既往地隨性,看不看得懂也隨便(喂不要這樣沒有責任阿!!)#



请在评论留下你希望的结局(BE&HE)

海绵宝宝

多cp的玻璃渣(自己找糖吃)(攻视角)

勘空:你不是还要去天空看看吗?怎么就先下地狱了.......我还想看你飞上蓝天那开心的表情来着的....为什么.....

佣医:你是我的天使,只有你愿意治疗我,可最近你为什么都不来治疗我了..........

殓机:你的样子很美,美得令我着迷,只可惜,这只是遗容罢了...

锋盲:还记得我放在你那里的金翼之球吗?你一直没有还给我。不过我不怨你,毕竟,你也还不了了......

杰园:你是我这一生最完美的艺术品,是我的唯一,可是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是我招待不周吗...

摄香:我可以留住一切时光,却唯独留不住你......

裘舞:娜塔莎,你的八音盒真漂亮,只是为什么你要一直寄放在我这里......

勘空:你不是还要去天空看看吗?怎么就先下地狱了.......我还想看你飞上蓝天那开心的表情来着的....为什么.....

佣医:你是我的天使,只有你愿意治疗我,可最近你为什么都不来治疗我了..........

殓机:你的样子很美,美得令我着迷,只可惜,这只是遗容罢了...

锋盲:还记得我放在你那里的金翼之球吗?你一直没有还给我。不过我不怨你,毕竟,你也还不了了......

杰园:你是我这一生最完美的艺术品,是我的唯一,可是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是我招待不周吗...

摄香:我可以留住一切时光,却唯独留不住你......

裘舞:娜塔莎,你的八音盒真漂亮,只是为什么你要一直寄放在我这里.......不怕我弄坏了它么?算了,坏了你也不知道啊.......

黄祭:没规定神明不能爱上祭司,可我却找不到曾经的那个你,以我的神力不可能找不到........

五橙:我是三尾猫,你是道士,真不明白我们怎么可能做朋友,离我远点。

炎岷:籽岷!快走!FLAME要操控我了,他会杀了你的!

粉浅粉:浅浅老师,我学会新的魔法了!你要看吗?哦,我忘了,你早就不在这里了.......

南七Nancy

我终于把我墨舟拉进坑里了。

“我本来只想画talker,可是我觉得他对面应该有个joker”

作者:易汕

我终于把我墨舟拉进坑里了。

“我本来只想画talker,可是我觉得他对面应该有个joker”

作者:易汕

嗝儿林
该死 我不会上色 Flame太...

该死 我不会上色

Flame太香了

该死 我不会上色

Flame太香了

余悸

【jf】一觉醒来媳妇变小孩子了?!

*flame身体和心智变成小孩子,记忆没倒退

*烂尾狂魔

早上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屋内,joker在被阳光的温暖唤醒时下意识伸手去抱身边的flame,却发现枕边空落落的,许久未有人枕过的枕头带了些凉,joker一下清醒,下意识坐了起来。Joker一时心中不知作何感想——昨天还和自己出任务,在紫罗兰的晚宴上说话的人今天就从自己床边消失了?!

正当joker思绪翻涌之时,被子里的腿突然被什么东西蹭了蹭,joker翻起被子那一刹那感觉自己的脑子消失了:这个长得那么像flame的小孩子是谁???别是我和flame的娃吧???但是女神没告诉我flame还能怀孕啊???哦,我的女神,谁能来告诉我...

*flame身体和心智变成小孩子,记忆没倒退

*烂尾狂魔

早上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屋内,joker在被阳光的温暖唤醒时下意识伸手去抱身边的flame,却发现枕边空落落的,许久未有人枕过的枕头带了些凉,joker一下清醒,下意识坐了起来。Joker一时心中不知作何感想——昨天还和自己出任务,在紫罗兰的晚宴上说话的人今天就从自己床边消失了?!

正当joker思绪翻涌之时,被子里的腿突然被什么东西蹭了蹭,joker翻起被子那一刹那感觉自己的脑子消失了:这个长得那么像flame的小孩子是谁???别是我和flame的娃吧???但是女神没告诉我flame还能怀孕啊???哦,我的女神,谁能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周,周可额…”还没等joker反应过来,孩子抓着joker的手,扑闪着大眼睛口齿不清的叫着他的名字,“抱…抱,饿~”joker半天没回神,等他的魂儿飘回来,理会突然出现的孩子却突然发现对方嘟起嘴,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joker虽然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出于本能的觉得这个孩子不能哭。得出结论的那一刻,joker立马开始了自己第一次哄孩子。孩子似乎贴别亲近joker,在joker柔声安抚了片刻后收起了泪水。joker见这孩子对自己亲近,开始对孩子进行套话。“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好不好”joker发誓,除了flame,自己这是第一次对人这么温柔。

“f,flame”对方的回答彻底崩坏了joker的三观。joker在三观被崩坏后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可对方的回答仍然没变,joker在心里无数次天人交战后,终于接受了现实,甚至有点莫名的激动(?)。joker拿命运牌组强行做了一套衣服给flame穿上,做好心理建设后抱着flame到了餐厅。可joker似乎低估了紫罗兰的使徒们。

joker刚进餐厅,就被以wild为首的使徒们围观

“我的天啊,joker,你跟flame有孩子了?什么时候的事?”wild一脸喜悦(?)揉着flame的脸。也许是因为小flame的颜值,wild异常喜欢他,flame也一直奶声奶气的叫姐姐。“以后紫罗兰又要多一个人闹腾了,我黑耀守护再硬也扛不住啊…”keeper一脸担忧,可是flame的异常乖巧让keeper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到是飞猫一直跟flame玩的很嗨,flame被飞猫逗得一直发出奶笑声“其实他是flame…”joker话音刚落周围的使徒瞬间炸开了锅,议论声此起彼伏。似乎不会停,当然如果没有接下来flame的哭声的话。

flame似乎是被吓到了,把头埋在joker的胸口就开始啜泣,flame哭声音很小,只有joker一个人察觉到了异常。joker把flame的脸抬起来,看见flame红着眼眶打着哭嗝,一瞬间除了心疼什么都感受不到,察觉可能是因为周围使徒的声音吓到flame后掏出命运牌组就要往周围的使徒脸上招呼。还是飞猫看出不对劲,赶忙让周围的人安静下来。

只是flame却是怎么哄都没有停止哭泣,闹得直接是让女神都出面了。女神看看flame,还未等joker解释,便抱起flame开始哄。女神还是你女神,flame直接在女神怀里睡得香甜。“flame只是能量失调了,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的”

 

 

 

 

又一天的早晨,joker觉得颈间有些痒,睁眼发现flame,一个长大的flame安静的在他枕边安睡。joker觉得之前的小flame真的很可爱,虽说有些不舍,但长大的能干很多事情呢


瑶林琼树非人世

【方学】勇敢的骑士(八)(完)

  周五的早上落满了阳光,窗台的紫罗兰花已经开了,点点晕染了淡绿色的墙壁。 

  “浅浅老师早。今天要带那群孩子们去图书馆对吧?”浅浅抱着臂无奈地耸了耸肩:“希望在那里我们不要被赶出来。这不是你提议的吗?方校长。” 

  方校长摸了一把胡子,呵呵地笑:“这不是人老了嘛。” 


  “孩子们我们到了。记住不要在里面跑步,不要发出声音来打扰大家,也不要……”“在里面吃东西!” ...


 

 

  周五的早上落满了阳光,窗台的紫罗兰花已经开了,点点晕染了淡绿色的墙壁。 

  “浅浅老师早。今天要带那群孩子们去图书馆对吧?”浅浅抱着臂无奈地耸了耸肩:“希望在那里我们不要被赶出来。这不是你提议的吗?方校长。” 

  方校长摸了一把胡子,呵呵地笑:“这不是人老了嘛。” 

 

   

  “孩子们我们到了。记住不要在里面跑步,不要发出声音来打扰大家,也不要……”“在里面吃东西!” 

  五歌翻了一个白眼:“一提到吃的就属你反应快炎黄。”“这说明我听得认真嘛。”炎黄不服气地反驳着。 

  “难道不是因为浅浅老师在说这话时把你的薯片收走了吗?” 

  “嗯…………啊我要打倒你这个妖言惑众的魔女!!” 

  橙子和粉鱼两个人在旁边看了嘻嘻地笑着。joker转过来说“幼稚”但还是兴致勃勃地看着。五歌和炎黄两个人在门口追来追去,炎黄手里还做挥舞宝剑状。 

  浅浅扶额,带这群孩子真是太累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过来。”浅浅选择了一块空地,里面有很多把椅子,而且比较远,不会吵到别人。 

  “大家随便坐,今天呢,浅浅老师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作者是……嗯……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这本方块童话集是很久以前一位不知姓名的人讲述的,后来口耳相传,最后被人们集合成了一本书。” 

  橙子小声地和五歌说:“我将来也会成为一名童话家的。”前面的懒货转过来说:“我看你当一个读者也不错。”“闭嘴。”橙子毫不留情地踹了他的椅子。 

   

  “这里面有很多的故事……比如说双子女神的故事,人鱼女王,试做型神器森罗万象虫洞吞噬者MK-2的传说……这啥? 

  哦有了,我们来听这个。《勇敢的骑士》。”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高山国。高山国里有一位英勇善战的骑士团团长。……” 

  橙子不经意间往后看了一眼。她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过来,好像也对故事很感兴趣。一开始他只是站着,后来干脆拉了把椅子坐下了。 

  男人好像也看着她,朝她笑了笑。橙子不确定地也笑笑,就立马转回去了。 

 

  故事在浅浅老师不缓不急的声音里讲完了。炎黄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太好了!他最后打败了敌人的控制!” 

  浅浅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个故事真是描写地太细腻了,连她也深深沉浸在其中,而且给人一种好似亲身经历的感觉。 

 

  “好了,大家过来集合,自己去挑喜欢的书吧。记得要小声哦。” 

  大家纷纷散开,那个男人急匆匆地走上来,对浅浅说:“你好,请问可以把这本书借我看一下吗?”浅浅看他好像很急切的样子,就把书递给他。 

  炎黄有些不开心地说:“我也想看……”浅浅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小孩子要有礼貌!” 

 

  别人都走了,橙子故意落在了最后。她一直看着那人。他翻书翻的很快,很投入的样子,还时不时抬起手擦擦眼睛。这本书有什么感人的地方吗? 

  浅浅看见她一直不走,过来问:“橙子,有什么事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浅浅看到了那个看书的男人。“你认识他吗?” 

 

  橙子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她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他。” 



……………………………………………………………………………………

这个短篇就结束了。

就想写了写自己心里的结局。不过这是一份文笔幼稚的拙劣之作。

感谢阅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