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方宝玉

5762浏览    119参与
有酒温亦欢
【乔振宇个人群像】十二风华鉴|...

【乔振宇个人群像】十二风华鉴| 国粹拟人


B站链接:http://t.cn/A6zz6BBZ  


十二风华鉴,鉴医理、鉴啜茗、鉴武道、鉴棋艺、鉴行笔、鉴京韵、鉴白描、鉴青花、鉴衣袂、鉴绸缎、鉴裁剪,鉴中华上下五千年江水泱泱,鉴华夏传统千百年风霜。

更有鉴你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历经千帆,不坠青云。

【乔振宇个人群像】十二风华鉴| 国粹拟人


B站链接:http://t.cn/A6zz6BBZ  


十二风华鉴,鉴医理、鉴啜茗、鉴武道、鉴棋艺、鉴行笔、鉴京韵、鉴白描、鉴青花、鉴衣袂、鉴绸缎、鉴裁剪,鉴中华上下五千年江水泱泱,鉴华夏传统千百年风霜。

更有鉴你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历经千帆,不坠青云。

逍遥阿七

【恭紫衍生/方宝玉X张翠山】玉翠倾

        武当七侠,张翠山张五侠,文武双全,温文尔雅,儒雅俊朗,什么好词放在他身上都不算太过,魔教殷素素对他一往情深,他是丝毫不领情。

  谢逊将二人掠到极北之地的冰火岛,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三人上岸,竟看到滩上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这少年流落至此,也不知是死是活,他要是自己来的,说不定以后也能帮着我们出去回中原。”张翠山想着,同殷素素劝谢逊,将那少年救下,殷素素对他有情自然没有反对。

  荒岛上除了他们三人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少年,一个人影都没有,简单收拾出一个住处,张翠山日日照看那少年,喂...

        武当七侠,张翠山张五侠,文武双全,温文尔雅,儒雅俊朗,什么好词放在他身上都不算太过,魔教殷素素对他一往情深,他是丝毫不领情。

  谢逊将二人掠到极北之地的冰火岛,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三人上岸,竟看到滩上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这少年流落至此,也不知是死是活,他要是自己来的,说不定以后也能帮着我们出去回中原。”张翠山想着,同殷素素劝谢逊,将那少年救下,殷素素对他有情自然没有反对。

  荒岛上除了他们三人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少年,一个人影都没有,简单收拾出一个住处,张翠山日日照看那少年,喂饭喂水,一点没有不耐烦,也不见什么病症,好像只是睡着了,七日后他终于醒来。

  方宝玉赴约,与白衣人决战胜出,悟出自然之剑,年纪轻轻已经剑道大成,世人羡慕他少年英雄,他却觉得寂寞。

  这回一觉醒来,不知来到了个什么地方,逛了大半个岛一个人不见,简直和被世界抛弃了一样,孤独到了极点,躺着把自己给饿晕了过去。

  “你醒了可就太好了。”张翠山看少年一双大眼睛,灵动纯粹,不觉就亲近了些许,忙扶着他起来,“你如何来到这荒岛上?又是什么人?”

  “我?我叫方宝玉,大哥你呢?”方宝玉露出极为亲和灿烂的笑容。

  不在乎他年纪小,张翠山还是起来行了一礼:“在下武当张翠山。”

  武当是名气大,这个张翠山可没听过,方宝玉反应平淡,张翠山也想不明白,两个都该是江湖名声极大的人,但好像都没听说过对方。

  得知这些天都是张翠山照顾自己,而且一看他就是个正直温厚之人,方宝玉对他还是比较信任,出来见到谢逊和殷素素二人,也是没有听说过。

  反正都流落荒岛了,有名不有名的,也没什么分别了。

  “大哥,我们去找点吃的吧,别搭理那两个了,我总感觉他们身上有点杀气重。”方宝玉喜欢拉着张翠山外出,尽量避开另外两个,那个姓谢的大叔太暴躁,想法一般人跟不上,那个殷姑娘不碍事,只不过在自己面前对张翠山情意绵绵,肉麻。

  “殷姑娘倒不像那种人。”张翠山对魔教妖女似乎也不是太无情。

  “哈,武当道士原来也有情种,不过张大哥,你自诩名门正派,不怕在这里出不去,和魔教妖女日久生情,情不自禁?”

  方宝玉虽然是少年,但说话很多时候有点老气横秋,看什么都透彻,直击人心,张翠山都无法当他是后辈小生看,反而许多事要和他商定,多有依仗,身边也就这一个能好好说话的人了。

  也不知是被点中心事,还是张翠山觉得受了折辱,立刻反驳:“宝玉兄弟不可开这个玩笑!我堂堂武当弟子,名门正派,怎么可能与那魔教人在一起,否则忝列门墙!”

  “好好好,你不喜欢她,那女人要是再来找你,我替你挡着。”好歹算自己的救命恩人,荒岛上唯一一个朋友。

  方宝玉说到做到,殷素素再来几乎连张翠山的面都见不着,她要硬闯,动起手来才发现,这少年武功极高,可以说深不可测,以她的武功是不可能胜得过的。

  张翠山和方宝玉住在一起,总算清净了一阵子。

  方宝玉武学造诣极高,张翠山和发现了宝贝似的,日日与他探讨,有时见到方宝玉练剑,练多久他就看多久,满脸惊叹欣赏之意,心下只佩服他少年天才,一个殷素素也被他渐渐忘在脑后。

  多日下来,张翠山的武功也有所精进,这一晚谢逊请他们二人商谈,说是要寻出岛的方法,方宝玉干脆地答应了,张翠山觉得其中不简单,自己倒没什么,只是宝玉年少,怕他受到什么伤害,方宝玉扛着剑笑道:“怕什么,有我在,没人能强迫你做任何事。”

  他对自己的武功竟如此自信,应对谢逊这样老辣的高手可难说结果。

  谢逊果然只是借口让他们来,方宝玉不明白他是何想法,把他们叫来就是要对张翠山逼婚?非要张翠山这个名门正派的大侠,娶魔教妖女殷素素为妻,这是什么爱好啊……

  张翠山大怒,拍案而起:“休要胡说八道!此事绝不可能!”

  殷素素含羞低头,默然不语。

  “不必如此恼怒。”方宝玉安慰地拍拍张翠山,眯起一双璀璨星眸不卑不亢看着谢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任何人要强迫你,必须要过我这关,我方宝玉说到做到,你要不想娶这位姑娘,只管不答应。”

  听见这话张翠山莫名安心,这份沉稳自信的确让人相信他能做到,可他真能应付谢逊?张翠山心里依然忐忑。

  “宝玉,我只不过照顾你几天水食,不必如此为难。”

  “不为难。”方宝玉对张翠山也很是欣赏,他一表人才,文武双全,除了性子里执拗激烈了些,绝对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要事成必然要除了方宝玉这个障碍,谢逊立即出手:“哼,你个小东西,也敢管大人的事!”

  张翠山要挡时,两人已飞身出了屋子,这下他们终于见识了少年真正的武功,一柄剑舞得密不透风,开始分不出上下,后来他的剑法又陡然变化,生生不息,绵绵不绝,灵动变化看得张翠山整个人呆住,纵然谢逊使出狮吼功,也破不了这一重剑意。

  “精彩,太精彩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剑法,这样灵妙,这个少年他本身就像是个剑灵,张翠山心里涌出一股炙热,“宝玉!你这剑法惊绝天下矣!”

  谢逊奈何不了方宝玉,自然也奈何不了张翠山了,一个年轻的娃娃竟然武功如此之高,他更不甘心,非要强行做成这婚事不可。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小娃娃就是小娃娃,还能一天十二个时辰看着不成,等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张翠山对方宝玉这个少年人杰喜爱至极,尤其喜欢看他兴起练剑,也不避讳自己学去,累了尽管去休息,张翠山便去找吃食。

  这一天他出门找回来了一只雪狐,放在门口去弄了点水来,这档口谢逊在食物里加了点料,张翠山回来时丝毫没有发现,把东西都带了进去。

  清晨见方宝玉出门练剑,一直不见回来,谢逊以为他还在外面,等时间差不多便去封了门户,就看药效发作。

  然而方宝玉早就回来在床榻上躺着了,这一顿饭难得不吃鱼,方宝玉吃得一点没剩,张翠山清晨吃过,倒是少吃了些,而且他看方宝玉喜欢,也都让着。

  没过多久,两个武功高强的年轻人都开始觉得气劲极快地流失,内力无法调动,燥热之气上涌。

  “那位谢前辈下药了,不过好像下错了人,都让我给吃着了。”方宝玉苦笑,脸色已经潮红,呼吸烫人,张翠山中的毒轻很多,忙要扶起他,身体一触碰,就让方宝玉一阵难耐。

  “我带你去向他们要解药。”

  “要他也不会给的。”方宝玉眼神一厉,没了内力只凭点力气,怎么可能说服谢逊,到时会变得更糟。

  张翠山又惊又怒,此事殷素素全然不知,眼下方宝玉中毒难耐,还是迁怒了她。

  方宝玉料想殷素素绝不会来,她还是看不上这种下流办法的,可自己熬着,脑子里的弦都要烧断了,趁着理智尚在,他赶紧也从里面死死封住入口,防着别人闯进来。

  “宝玉……宝玉……没事,这毒绝不会致命,忍忍就过去了。”张翠山中毒虽轻,依然口干舌燥,只觉得方宝玉是男人,不会出什么事,抱着他似乎能解渴,也是不想他太难受,一直扶着方宝玉坐到榻上。

  方宝玉已经没什么清明理智了,全身如在火炉中烤,又是少年血气方刚,手指在鼻子下一抹,连血都沁了出来。

  “你感觉怎么样?我绝不会让你出事!”张翠山恐这毒真会要人性命,就要冲出去寻谢逊,无论如何讨解药回来,让他娶了别人也认了,不能枉顾少年的性命。

  方宝玉将他拽回去压在床榻上,张翠山挣脱不得也怕伤着他,这毒霸道,不是能忍就过去的,方宝玉内力深厚也抵抗不住。张翠山左右没有办法,他是武当派出身,自小正直,对这种情况听都没怎么听过,更别提应对自如。

  何况他也中了毒,方宝玉伏在他身上,肌肤相触,仿佛起了火苗,双唇一贴上自己的脖颈,那柔软之感,又清泉一般缓解了不知名的渴望,稍有分离,空虚之感席卷而来,忍不住双手攀上他脊背,紧紧抱住了方宝玉。

  “这……这叫我如何是好……”张翠山喃喃几句,心里对这就像是人间剑灵的少年,生不出丝毫推拒的意愿,看方宝玉水汽朦胧的眼睛,一时间竟也悸动不已。

  巫山云雨间,二人沉沦不自知,张翠山觉得自己身体中有海潮起伏翻涌,脑海里一片云雾蒙蒙,什么都没有了,中原复杂的江湖事,似乎再也不会和自己有关系,只想紧紧依偎着身边的温暖,永远都不会分开。

  谢逊进不去,只当是张翠山中毒自封在里面,宁死也不从,叫他佩服又想大骂。

  殷素素知道张翠山中了毒,一再问会不会要人性命,五哥在里面会不会出事,谢逊不耐烦,告诉她此毒没有解药,但时间一过,自然就解了,用不着多管。

  这下殷素素心死了一半,看得出张翠山对那位方小公子非常看重,荒岛上生存艰难,他们两个相互依赖信任,方小公子虽不让她接近,却还总是接济她这个女子,心地善良,武功又极高,受张翠山敬佩,出了下毒的事,难说张翠山不会迁怒她,若是伤着了方小公子,不成仇人都算不错了。

  隔着一道门户,里面昼夜不知,等方宝玉醒过来,第一个感觉就是饿,想吃饭。

  看身边张翠山还睡得香,略微回想,他就想起来怎么回事,这么说他阴差阳错,把这个武当山的道士给……唉,他年纪轻轻,怎么惹了一身乱七八糟的债。

  但回想起来,张大哥好像……

  还没等想明白张翠山也醒了过来,方宝玉立刻穿好下床,把封闭的门给清理开一点,通通风,等张翠山收拾好之后,再全部打开,这个地方生了病可没有大夫。

  “宝玉。”张翠山从后面走过来,开口想解释,一时又不知如何说,面露难色,方宝玉怎么看不出来,没给他再说的时间。

  “张大哥,我们去弄点吃的吧,我好饿,你也多吃点,吃完我们可以再去捉些鱼,最近都是你在找吃食,小弟没帮上什么忙,多的也可以给殷姑娘。”

  这时再听他提起殷素素,张翠山别有滋味,想来他一直对殷姑娘多有关心,荒岛上这几个人,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出去了,只有殷姑娘一个美貌年轻的女子,难说方宝玉对她没有任何想法,只是自己横在其中,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方宝玉看他发愣,也不知怎么应对好,他是堂堂武当派的弟子,以师门为重,正直不屈,怎么忍下欺辱。

  两人走出去,殷素素早在外等候,看他们出来总算放下了心,上来问候:“昨日之事,二位还好么?毒可解了?”

  方宝玉和张翠山不禁对视一眼,目光相撞,又同时慢慢移开了视线,心中各有想法,张翠山耳根发热,不敢再抬头看他,方宝玉笑了笑道:“没事,已经解了,我们正要去吃东西,殷姑娘也来。”

  把风干的鹿肉熬了锅肉汤,方宝玉自己就解决了半锅,张翠山看他吃得好香,忍不住呆呆地盯着他,看着就觉得满足安然。

  方宝玉不解其意,不敢对上他的眼睛,去问殷素素:“姑娘,你们流落到这里来,还想不想回去?我是一定要回去的,可不想在这里过一辈子。”

  “我也定要回去,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早做准备。”殷素素看向张翠山,“张五侠?”

  张翠山依然是看着方宝玉道:“我要查清三哥遇害的事,自然也要回去,有了宝玉在,谢逊也拦不住我们了。”或者说他也不想离开方宝玉,回中土路上太艰险,他想好好保护住这个少年剑灵,看他回到中原武林,大放异彩才是。

  三人商定开始准备食物,找材料扎筏子,把谢逊一个人留在这儿,趁他不备偷偷的走了,免得再大打出手。方宝玉今日才听他们说起武林中事,了解他们为什么会来这个荒岛,至于他自己,直怀疑是在做梦,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可他们说的很多武林门派,朝廷大事,又特别的熟悉。

  商量完张翠山拽了拽方宝玉,和他一起去捉鱼,多捉一些回来做成鱼干储存,荒岛上半年下来,他们都快活成野人了。

  方宝玉拿自己的剑叉鱼,张翠山忽然凑过来问:“你这样用你的剑,也可以么?”

  “有什么不可以,剑在我手中,杀人杀鱼都是为我,它不高兴,那它尽管和我说,它不说我就当它同意了喽。”方宝玉一弹剑刃,嘻嘻笑着想再说点有的没的,眼角暼到身边张翠山认真的表情,又想起昨夜的糊涂账。

  看张大哥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好像还更愿意和自己亲近了,莫非是……

  “张大哥要是怪罪昨晚的事,小弟真没什么可说,任你要如何,我既然理亏,绝不……绝不会……”方宝玉说不下去,脸上浮起一片淡色红霞,抚着后脖颈,目光游移不定。

  张翠山见他一派赧然之色,双眼亮如星辰,目光落到他紧抿的唇上,心立刻突突跳起来,灼热之感蔓延至耳根脖颈。虽离经叛道,但在这荒岛上无正邪之分,无伦理纲常,这少年伴他日日夜夜,以至于分离片刻就忍不住思念,想起昨夜荒唐,竟还有一丝欣悦和期待。

  “我不会怪你的,因为我一点也不讨厌你,反而很喜欢你。”

  张翠山趟水又走近一步,双手握住了他的肩膀,看得方宝玉发愣。

  武当派这个张五侠,性格直得可怕,动不动就满嘴大道理,哪天意气难平去自杀都有可能,方宝玉只怕他做出什么事来,实在没想到他对自己还能这么温柔说话,心下顿时松了口气。

  “大哥说喜欢,小弟自然不敢说不喜欢咯。”方宝玉扯开他一双手,扛着剑上一串肥鱼,向前趟水过去,忽然低头唇瓣在他脸颊边飞快擦过,张翠山一阵惊愕,手指抚在脸颊边,又触电般缩回,转头呆呆看着方宝玉的背影。

  毕竟是少年,性子果真跳脱了些,倒不会时时刻刻沉稳老练。

  两人自此更是形影不离,岛上就这么几个人,谁能看不出他们简直形似夫妻,他们两个武功高强的男人打猎捉鱼,自然过得最好,也大方接济殷素素,凡有事都会去帮一把,殷姑娘过得也算不错,只是谢逊无人去多管,只分他些食物衣服。

  谢前辈还身有疯病,一日狂性大发,挥舞屠龙宝刀见人便要杀,殷素素不敌,方宝玉闻声过去才及时救下她。

  只要谢逊不生事,方宝玉他们不介意侍奉这位老前辈,时间久了,互相扶持也和亲人一般,谢逊心感他们真情,与江湖中那些蛇虫鼠蚁大不同,要和他们义结金兰,方宝玉和张翠山相看一眼,虽说他们的关系早已不止是亲人知己,但结拜成兄弟也不是不可以,便当是成全谢前辈了。

  几人义结金兰,谢逊年纪最大,他倒非要认武功最高的方宝玉做大哥,方宝玉不肯:“张五侠是我大哥,前辈再认我做大哥的话,您年龄最大的反而成最小的兄弟了,按年纪来就是。”

  三人结拜成兄弟,方宝玉他们要走,谢逊也不拦着了,为出海做完全准备,转眼就是三年。

  方宝玉的加冠礼都在这荒岛上过了,其他人都为他特意送了些礼物,张翠山亲手为他削了个木冠,也算精巧,就喜欢见他日日戴着。

  两人相依相偎,打猎的打猎,缝衣的缝衣,也没有落下武功,每日必然出去练武,也有情不自禁时享受欢好。

  三年过去,殷素素见惯了他们亲昵,反而自己孤零零无人说话,一有事聊起天了,恨不得拉着他们说几天几夜,生生变成了一个话痨,而方宝玉才二十一岁,觉得自己一下苍老了许多,胡茬子都长满了。

  然而总算万事俱备,谢逊要留在冰火岛继续研究屠龙刀的秘密,方宝玉他们则出海回中原。

  距离越是近,张翠山烦心事越是多:“我们一旦回去,江湖上各路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在我们身上打探谢前辈的下落,宝玉,你不仅是我兄弟,更是……咳,我信得过你,而且你武功在江湖上绝没有几人能胜过,我就不同了,只怕拖累你。”

  “谢前辈是我们的结拜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逼你也是在逼我,大哥难道怕我离开孤岛,回到了花花世界,便弃你而去了不成?”

  方宝玉靠在张翠山怀里,拿着鱼竿在海上闲钓鱼打发时间,仰头看他,等着他说话。

  怎么会不怕,方宝玉如此年轻俊秀,又是少年人杰,一旦回到中原,多少门派想要拉拢,多少才俊佳人倾心,还肯留在一个武当道士身边一辈子么?何况方宝玉身份成谜,如此武功来头也定不会小。

  “你……你若有了别的心动之人,大可以去,我绝不……留你。”

  话说得如此不情愿,方宝玉笑了:“放心,只要我还在这世界,就不会走的,我一走,你一人怎么应付各门派来逼问你谢逊的下落。”

  后面殷素素见他们说得热闹,忍不住过凑过来搭话:“你们说什么呢?吵架了?还是说我们在一个船上,你们两个不方便?你们不必在意我,方小公子这般英才,我早遇上他难保不会对他一见倾心,五哥你也是人之常情……”

  “好了好了好了,殷姑娘你歇歇吧。”方宝玉拦住不让她说下去,殷素素现在一开口,能说一个时辰都不停。

  行船不知多少日,殷素素远见武当派人和天鹰教弟子相斗,忙喊出明教密语,几人终于见到了别的人影,被他们请上大船。

  武当来的是张翠山的二哥俞莲舟,兄弟二人相见自然激动不已,热泪盈眶,殷素素和天鹰教前辈相认,同样前呼后拥大举欢迎,只方宝玉暂时没人搭理,也罢,到这世界可是一个亲朋好友也无了,退到角落照着水面拿剑刮胡子。

  “二哥,我给你减介绍一个少年英才,这几年多亏了他。”张翠山抬头找人时不见方宝玉的影子,立刻着急起来,只怕他无声无息就不辞而别了,拨开人群去找,“宝玉!宝玉!”

  “嗯?”方宝玉走过来,一张俊秀脸庞终于又白白净净的了,又大又灵动的黑眼睛似能说话。

  “晚辈方宝玉见过俞二哥。”

  “好,真是懂事的孩子,多谢你照顾五弟了。”俞莲舟拍拍他的肩膀,注意到他头上的燕子纹木冠,笑道,“这木冠是你自己做的?倒是个讲究人。”

  方宝玉摸着木冠暼了暼张翠山:“这个啊,是我的心上人亲手做来送给我的,我喜欢。”

  言语间的调侃让张翠山讪讪一笑。

  船上各派人物来问他们谢逊的下落,三人一个口径,都说谢逊狂性大发,要伤了张五侠,方宝玉出手打伤了他,荒岛上水食稀缺,气候又极端酷寒,受伤没法医治,早已经死了。

  他们料到那些人不会信,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说辞,他们不会信以方宝玉的年纪武功能胜过谢逊,只要方宝玉展露出一手绝世剑法,他们至少要信一半,另一半的心思,也会被吸引到方宝玉身上来,怀疑是不是他已经得了屠龙刀里的秘密,才练成的剑法。

  方宝玉故意迟迟不露武功,绝学太容易展示于人,反倒不会让人相信

  一上了岸,方宝玉就拉着张翠山在热闹的街道逛,几年了,没见过人气,看见路边的乞丐都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

  “张大哥来喝酒,张大哥来吃菜,张大哥来吃鱼……鱼就别吃了,来吃个包子吧。”方宝玉一边自己吃,一边往张翠山那里招呼,给他嘴里塞了个包子,他来这儿身上一文钱没有,无家可归,无处可去,眼下当然指着张翠山来吃饭了。

  张翠山咬了口包子,试探地问:“你回到中原,不回家去?”

  “我在这没有家,实话说,我就是从那个荒岛上来,我的父母已死了,所以只剩下我一个。”方宝玉说的没有一句假话,但意思听到张翠山耳里就不一样了,以为他从小到大就住在那岛上,父母去世,再没见过别人。

  “我吃的饭菜都要你付钱,不过我欠你多少,以后我一定会还,我怎么好欠一个道士的钱,你说是不是。”

  “你我之间还分什么,我的就是你的。”张翠山此刻很想抱抱自己的少年,在酒楼中人多眼杂,只好悄悄握上他的手,“如你愿意,随我回武当山,那儿就是你的家了,我的师兄弟都很好,不会亏待你。”

  “好啊,你去哪我就去哪。”

  从酒楼中出来,他们跟着俞莲舟回去,路遇元兵作乱,俞莲舟看不过便出手,又两个元并冲出来,却是直向着方宝玉来的。

  “宝玉,你退后!”张翠山要上前,方宝玉抓住他手腕。

  “诶,他们有备而来,这两个怕是武功不俗,让我来,而且我吃你的喝你的,就要保护我的人嘛。”

  方宝玉素来思虑周到,行事沉稳,同时又不乏诡变奇谋,对方一掌击来,他拔剑相迎,阴寒的内力排山倒海似从剑刃传来,张翠山看出眉目,惊道:“是玄冥神掌!”

  这武功方宝玉也没听过,但剑上阴寒澎湃的内力他感受得清楚,对方两人也是绝顶的高手,配合无间更难对付。

  这时出手帮忙反拖累,自己可也不能看宝玉受伤,张翠山忍着未出手,心急如焚。

  方宝玉心念触之,引动自然之剑,阴寒内力俱被化去,反攻其上,一出剑,清丽绝俗,流采照人,那剑招中仿佛有生命力,境界之高恐怕接近了张三丰,两人一见立刻撤走,丝毫没有多缠斗的意思。

  各派人士见了方宝玉出手,对他们的说辞信了大半,纷纷又对他的剑术起了兴趣,俞莲舟看这个年轻人,打心底里喜爱了。

  方宝玉跟着张翠山回到武当,一下又多了五个兄弟,从头拜到尾,暗想:“这些人以后真知道我和张大哥的关系,要还能对我这么好,那这兄弟才算做对了。”

  短短时间,江湖上就流传了方宝玉的剑法,不出张翠山预料,他一回中原果然名动江湖,日日都有人想来拜访,其中不乏红粉佳人, 张翠山都替他挡了回去。

  可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三年来他们过的是如寻常夫妻一般的生活,可他们毕竟不是夫妻,回到中原,三纲五常,伦理道德摆在眼前,方宝玉才二十出头,怎忍心累得他身负绝世武功,却一辈子抬不起头,而自己要是辱没了师门,只有以死谢罪了。

  张翠山和三哥俞岱岩最亲厚,如今俞岱岩躺在榻上成了一个废人,仇人还未找到,张翠山也日日过来照顾,方宝玉练完武也跟来看看,现在他换了一身武当小弟子的衣服,在人群里不易发现,跟在张翠山身边才知道他是谁。

  “张大哥,我来帮你。”方宝玉拿过碗坐到榻边,一勺勺给俞岱岩喂粥,张翠山也只能坐一边了,故意说道:“你待他们比对我都好。”

  “我当然还是为了你讨好他们的,在这里我一个熟人没有,不需要找找靠山么?俞三哥你说是不是。”

  俞岱岩忽叹口气,抬眼看着张翠山说:“要是师父他老人家同意,就让方小公子替了我的位置。”

  武当七侠自小一起练武,相互配合默契,练成了七人独特的阵法,缺了一位就大大降低了威力,只剩空架子。方宝玉来的时间不多,因张翠山对他深信不疑,武当上下也将他看做自己人,五个师兄弟都对方宝玉极好,看他少年英雄,又正直懂事,俞岱岩成了废人,便也有心思让方宝玉替补这个位置,下面弟子们也传起流言,希望师祖张三丰能收方宝玉为武当门下。

  俞岱岩也有耳闻,心里不是滋味,然而这件事没有人真正提起,其他六个师兄弟都怕伤了他的心,让他更觉得自己是个废人,遭人嫌弃。

  张翠山忙推拒:“三哥就好好养着,我们兄弟几人还等着你,宝玉他自有打算。”不让他再提起这件事。

  侍奉俞岱岩休息睡下,方宝玉悄悄说:“你师兄弟对你真好,我真羡慕呢,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他们如何,你要是真心与我一起,就不能瞒着他们一辈子,这可对不起他们了,要是留个退路以后找别人,那是对不起小弟我了,你想对不起他们,还是想对不起我?”

  “这……我……”张翠山一脸苦涩,要他开口对师兄弟说这种事,简直比杀了他还难,羞愧致死。

  “我是不是太难为你?”方宝玉知道,张翠山这样的人有时候就要逼一下,而又不能逼太过,不小心就会出大事,“也不必胡思乱想,小弟知道你的难处。”

  隔着一道纱幔屏风,方宝玉抬起他的下巴,轻轻柔柔地落下一个吻,呼吸相融,唇齿间仿佛有甜酒香蜜,那细腻柔软,满含柔情的感觉,令张翠山又回想到往日水乳交融,体内燃烧似的灼热,露出几声喘息,儒雅俊朗的面容上俱是舒服满足。

  “嘘……”方宝玉竖起食指,看了看屏风后睡着的俞岱岩示意,飞快在他耳边一吻,拉着张翠山悄悄溜了出去,“走吧走吧。”

  俞岱岩却把他们的话听得真切,左思右想,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师兄宋远桥,让他来拿主意,五弟看准了一个人要跟他一辈子,怕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宋远桥没有告诉任何人,上禀师父请求决断,方宝玉见有人来请自己去拜见祖师,一点都不意外。

  “张大哥,要是我连累你被逐出师门了可怎么办?”

  “我蒙受师父师兄大恩,倘若辱没师门,我张翠山绝不独活!”

  “嘿,你还是这个性子。”

  方宝玉终于见到这位武林泰斗,百岁老人,好奇地看了他很久,等着被质问,张翠山跪在一旁,大嗑了三个头,道:“不肖弟子张翠山自知犯下大错,任凭师父发落。”

  “你请什么罪,看看这乖孩子,要是觉得自己没错,就绝不会请罪。”张三丰慈祥的面容上是温和笑意,“翠山,为师最疼爱你,也最了解你,要是真心喜欢这孩子,为师岂能拿师门压你,让你一生郁郁,为师虽然年纪大了,但也不是死板的老头子,这次叫你们来,是想说说为师百岁寿礼上的事。”

  张翠山看着方宝玉,神情又是惊喜,又是惭愧。

  “张真人是不是怕寿礼上,那些各大门派的人来闹事,难为张大哥?”方宝玉丝毫不见忧心,这个江湖是够复杂够阴险,但自己从小也是江湖上混出来的,“我定会保护张大哥无事,要是看得上小弟的剑术,宝玉也愿意和几位师兄修习阵法,以退外敌。”

  “好,你这孩子年纪不大,却是极为老道了,翠山交给你我也放心。”

  方宝玉顶了俞岱岩的位置,开始和张翠山几个师兄弟修炼,这下得了师祖的承认,张翠山也不那么拘谨,有吃有喝有穿,都先拿去给方宝玉挑挑,也是荒岛上吃苦吃出了忧心,生怕自己爱到心底里的少年吃不好穿不暖,见方宝玉少吃几口都要多问两句。

  武当上下见惯了他们同出同入,形影不离,方公子又武学惊人,相貌俊秀,性子更讨人喜欢,倒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张三丰百岁大寿时,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门派来了一堆,武当早做了准备,大家不是等着吃饭,就是等着打架。

  方宝玉看见各色礼物,再加上席上美味佳肴,想自己要是回不去,一辈子留在这也算不错了,张翠山他们要不是去了那个荒岛,自己就要在荒岛做一辈子野人,孤独到死了。

  方宝玉见张翠山在擦新打的兵器,就喜欢他这个认真劲,突然在背后抱住他:“张大哥,这场架打完,我想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张翠山没抬头:“你去哪儿?”他知道方宝玉无处可去,私心里反而不怎么担心他离开自己走了。

  “我在这里无处可去,但这屠龙刀的事还远远没有完,我就在武当派反倒招麻烦,随我再走一趟江湖,如何?”方宝玉撒娇似的,推了推他的胳膊。

  “好,我就跟你走了!”

  方宝玉说的对,他们留在武当派,定会为武当招来祸事,离开之后才能还师门一个安定。

  武当张真人百岁大寿,各派来贺的掌门人发难,逼问屠龙刀的下落,其中的秘密,更甚叫他们交出方宝玉,武当六侠再加上方宝玉,以真武七截阵应战,打得那是一个热闹,打到最后阵法都散了,变成了方宝玉一个人冲杀,几位师兄助阵,再然后,就不知道谁打谁了,打着打出了武当派的大门外。

  待平定下来,方宝玉和张翠山早不见了影子,东西也收拾得干净,在方宝玉房中的桌上,只有一封早就写好的信: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浅海RS

中秋节快乐我可爱清纯的小玉兔🥮

中秋节快乐我可爱清纯的小玉兔🥮

浅海RS
老板夫妇的颜值真的很配啊~从宝...

老板夫妇的颜值真的很配啊~
从宝玉到少恭,从珠儿到巽芳,
两人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玩伴到聚少离多的坎坷婚后生活,最后be……

两人都是想太多的人,其中一个没心没肺一点就中和了

老板夫妇的颜值真的很配啊~
从宝玉到少恭,从珠儿到巽芳,
两人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玩伴到聚少离多的坎坷婚后生活,最后be……

两人都是想太多的人,其中一个没心没肺一点就中和了

浅海RS
知道我奇怪的关注点在哪里嘛?...

知道我奇怪的关注点在哪里嘛?

小乔会喉结隐藏术吗?都快看不到了😂
明明越瘦的人喉结应该越明显的,因为没有肉肉藏喉结,他反而没了什么原因?

知道我奇怪的关注点在哪里嘛?


小乔会喉结隐藏术吗?都快看不到了😂
明明越瘦的人喉结应该越明显的,因为没有肉肉藏喉结,他反而没了什么原因?

浅海RS

宝玉如果也有4k的就好了,宝玉这发型虽然是束起来的,但比起少恭的少妇头多了份娇俏
尤其是耳朵后颈还有那从脖子弯弯过来的小卷毛的构图看得我直了又弯🙊

宝玉如果也有4k的就好了,宝玉这发型虽然是束起来的,但比起少恭的少妇头多了份娇俏
尤其是耳朵后颈还有那从脖子弯弯过来的小卷毛的构图看得我直了又弯🙊

浅海RS
这台词……两人真的觉得没问题吗...

这台词……两人真的觉得没问题吗?哈哈哈
木郎拿梁红玉和穆桂英两位女英雄来给小宝玉举例子,而且梁红玉可不只是投靠韩世忠更是嫁给了他,两位女英雄都是夫妻一起抗敌的典范,小宝玉竟然还说可惜木郎不是韩世忠😂
如果木郎是韩世忠你就嫁给他吗?
我的傻宝玉啊配着小乔的原声简直太可爱了嘤

这台词……两人真的觉得没问题吗?哈哈哈
木郎拿梁红玉和穆桂英两位女英雄来给小宝玉举例子,而且梁红玉可不只是投靠韩世忠更是嫁给了他,两位女英雄都是夫妻一起抗敌的典范,小宝玉竟然还说可惜木郎不是韩世忠😂
如果木郎是韩世忠你就嫁给他吗?
我的傻宝玉啊配着小乔的原声简直太可爱了嘤

浅海RS

对吧起……其实看到这个图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东方教主和雪千寻的画面😂
可能是因为小乔这个侧脸太过秀美了,有点像个妹纸
跪键盘

微微笑着吻下去扛不住啊~

对吧起……其实看到这个图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东方教主和雪千寻的画面😂
可能是因为小乔这个侧脸太过秀美了,有点像个妹纸
跪键盘

微微笑着吻下去扛不住啊~

浅海RS

勾引~~
我很喜欢你,所以有空一起睡个觉吧~

勾引~~
我很喜欢你,所以有空一起睡个觉吧~

浅海RS

🌸红妆傲骨九鏘长剑,敌不过你的眉眼🌸

半露香肩真是绝了哈哈哈这里的台词也很让人误会

🌸红妆傲骨九鏘长剑,敌不过你的眉眼🌸

半露香肩真是绝了哈哈哈这里的台词也很让人误会

浅海RS

十二年双欧阳,六年双卷毛
突然觉得卷毛组还可以叫『玉珩』?『玉衡』? ​

等下次再做个欧阳组的,不过明日的画面比例不好弄

十二年双欧阳,六年双卷毛
突然觉得卷毛组还可以叫『玉珩』?『玉衡』? ​

等下次再做个欧阳组的,不过明日的画面比例不好弄

浅海RS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看你们和攻君谈个恋爱
(*´・з・`*)啾♪

🍃方宝玉
宝玉是这四个里我最想欺负的天真变扭受,少年感超强,感觉比明日还小,还经常被人捆绑play摸小脸,虽然后期武功提高了不那么容易被欺负了,但还是想欺负想欺负想欺负×N

🌸欧阳少恭
人格分裂外加衣服骚包的老板,角色兼容性很强,是我最爱的女王受,推倒战斗力爆表心机也爆表的板板超级有成就感啊啊想想都刺激(✪▽✪)而且我觉得板板是个有贞操观念的,对于不爱的人只做口头上的勾引绝不出卖身体,和苏大王相似但相反哈哈哈

❄️欧阳明日
明日因身世和残疾的原因,过于早慧言行成熟有度,但偶尔在师傅和亲人面前透露出的萌感真是...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看你们和攻君谈个恋爱
(*´・з・`*)啾♪

🍃方宝玉
宝玉是这四个里我最想欺负的天真变扭受,少年感超强,感觉比明日还小,还经常被人捆绑play摸小脸,虽然后期武功提高了不那么容易被欺负了,但还是想欺负想欺负想欺负×N

🌸欧阳少恭
人格分裂外加衣服骚包的老板,角色兼容性很强,是我最爱的女王受,推倒战斗力爆表心机也爆表的板板超级有成就感啊啊想想都刺激(✪▽✪)而且我觉得板板是个有贞操观念的,对于不爱的人只做口头上的勾引绝不出卖身体,和苏大王相似但相反哈哈哈

❄️欧阳明日
明日因身世和残疾的原因,过于早慧言行成熟有度,但偶尔在师傅和亲人面前透露出的萌感真是可爱死了\(//∇//)\而且生气了超好哄。对于公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冷清or病弱美人受

🌙苏珩
总是为国捐躯的大王很妖孽很会勾引人并且男女通渣,木有贞操观,但睡大王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利用价值就要完蛋了…但也算是这四个里面最能通过和平谈判睡了的人,前提是你要有和他谈判的资本…渣受帝王受

浅海RS

我这奇怪的苏点,我觉得风中凌乱的小乔好有风情(ღ♡‿♡ღ)
ps:稍微有点糊,但清晰度已经尽力拯救了 ​​​

我这奇怪的苏点,我觉得风中凌乱的小乔好有风情(ღ♡‿♡ღ)
ps:稍微有点糊,但清晰度已经尽力拯救了 ​​​

浅海RS

话说木玉这一对也很带感啊!
立场不同,相爱相杀,强取豪夺神马滴
小宝玉很孩子气又单纯总被腹黑的木郎欺负😂关键还是小乔原声可太萌了哈哈啥
这位阿婆主“阿咦”简直是一个人撑起了一个cp,视频还都是高质量,脑洞无穷啊≧∇≦

av18317936

话说木玉这一对也很带感啊!
立场不同,相爱相杀,强取豪夺神马滴
小宝玉很孩子气又单纯总被腹黑的木郎欺负😂关键还是小乔原声可太萌了哈哈啥
这位阿婆主“阿咦”简直是一个人撑起了一个cp,视频还都是高质量,脑洞无穷啊≧∇≦

av18317936

浅海RS

我们俊秀清秀的小宝玉是真滴很可爱啊~
小卷毛加上大眼睛双眼皮咘呤咘呤的✨✨
像个可爱又不太懂事的弟弟一样~😊
真的很瘦也很受😂
我觉得很大原因是因为这是小乔的原音,不开口气场两米八,一开口气场减一半,萌萌哒´∀`不过很符合角色的年纪,很少年气
不过少恭时就不太符合了,还是需要赵岭大大,不可以这么软要有一个BOSS的气势,不然容易被推到哈哈哈

还有最近看了好多“木玉”的视频都剪的很不错啊~素材很带感,就是难HE
看弹幕总是刷“琢玉郎”我好奇就去看了看,看完的感想就是这真的不是小黄文吗_(´□`」 ∠)_

我们俊秀清秀的小宝玉是真滴很可爱啊~
小卷毛加上大眼睛双眼皮咘呤咘呤的✨✨
像个可爱又不太懂事的弟弟一样~😊
真的很瘦也很受😂
我觉得很大原因是因为这是小乔的原音,不开口气场两米八,一开口气场减一半,萌萌哒´∀`不过很符合角色的年纪,很少年气
不过少恭时就不太符合了,还是需要赵岭大大,不可以这么软要有一个BOSS的气势,不然容易被推到哈哈哈

还有最近看了好多“木玉”的视频都剪的很不错啊~素材很带感,就是难HE
看弹幕总是刷“琢玉郎”我好奇就去看了看,看完的感想就是这真的不是小黄文吗_(´□`」 ∠)_

浅海RS
好喜欢小宝玉这个表情😏😏?...

好喜欢小宝玉这个表情😏😏😏

好喜欢小宝玉这个表情😏😏😏

浅海RS

☀【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

我要是当皇帝一定是周幽王😂

小宝玉也是很诱惑的💋

☀【江山多旖旎,比不得你】🌙

我要是当皇帝一定是周幽王😂

小宝玉也是很诱惑的💋

浅海RS

🌊小宝玉泡澡🛀
      
  🌸有美一人🌸
  🌸 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
  🌸 与子偕臧🌸

🌊小宝玉泡澡🛀
      
  🌸有美一人🌸
  🌸 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
  🌸 与子偕臧🌸

Glory Weakness
求问有没有大人有炼乳泡面大大的...

求问有没有大人有"炼乳泡面"大大的【木玉 下】的存档或者其他链接,求指路。
原作者大大联系不上,不知是否还在坑内😂😂(如原作者大大看到这条,请勿见怪,只因为实在想看文,然而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有冒犯麻烦多多包涵)
另:原po给的链是不老歌链接,不老歌已经不开放免登录浏览功能&注册功能。
新入坑的透明瑟瑟发抖,被卡在这篇文的上篇要坑死→占tag求好心人解救😂😂😂

求问有没有大人有"炼乳泡面"大大的【木玉 下】的存档或者其他链接,求指路。
原作者大大联系不上,不知是否还在坑内😂😂(如原作者大大看到这条,请勿见怪,只因为实在想看文,然而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有冒犯麻烦多多包涵)
另:原po给的链是不老歌链接,不老歌已经不开放免登录浏览功能&注册功能。
新入坑的透明瑟瑟发抖,被卡在这篇文的上篇要坑死→占tag求好心人解救😂😂😂

蛙之乐

而锦衣侯一脉,简直是幻想映照现实的武侠版。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心有多高,武功的上限就有多高。

(具体参见方宝玉他从百丈之高,一跃而下。现实重力近乎对他没多少影响)

后来,除了耽于心障之际,武功掉落到一流高手水准。
之后他的能力近乎于非人,甚至超脱了武侠的范畴,进军玄幻。

(小公主看似在拖他的后腿,欺骗和背叛。但从对他的感情和最后幕后黑手的目的来看,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为了让他破茧重生,未经历过真正的挫折的超脱,未必是真的超脱。
和经过千锤百炼的白衣人比起来还是太嫩,他是最后的,也是最终的杀手锏,不容有失。)

小公主做那些事也未必不是被胁迫,她对于棋子的身份心知肚明,无论她表面上装的...

而锦衣侯一脉,简直是幻想映照现实的武侠版。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心有多高,武功的上限就有多高。

(具体参见方宝玉他从百丈之高,一跃而下。现实重力近乎对他没多少影响)

后来,除了耽于心障之际,武功掉落到一流高手水准。
之后他的能力近乎于非人,甚至超脱了武侠的范畴,进军玄幻。

(小公主看似在拖他的后腿,欺骗和背叛。但从对他的感情和最后幕后黑手的目的来看,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为了让他破茧重生,未经历过真正的挫折的超脱,未必是真的超脱。
和经过千锤百炼的白衣人比起来还是太嫩,他是最后的,也是最终的杀手锏,不容有失。)

小公主做那些事也未必不是被胁迫,她对于棋子的身份心知肚明,无论她表面上装的多么意气风发。因此对于铁牛莽撞憨直的一句话才无言以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