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方舟

28966浏览    832参与
晴天讲电影Q
方舟一百名少年派往地球,即使危急关头的牺牲品也是地球的希望
方舟一百名少年派往地球,即使危急关头的牺牲品也是地球的希望
鱼仔FISH

(已出留念)出明日方舟号 官服可换绑 26个六星,只有银灰专三,令和凯尔希快精二。300出 爽快可刀 无人自留

(已出留念)出明日方舟号 官服可换绑 26个六星,只有银灰专三,令和凯尔希快精二。300出 爽快可刀 无人自留

绥绥烟
妹画完,进度跟进一下 还是鲨鲨...

妹画完,进度跟进一下

还是鲨鲨,35%

妹画完,进度跟进一下

还是鲨鲨,35%

绥绥烟
进度30% 还是鲨鲨 涂颜色好...

进度30%

还是鲨鲨

涂颜色好难啊qwq

持续跟进ing,去上课了,周末继续

进度30%

还是鲨鲨

涂颜色好难啊qwq

持续跟进ing,去上课了,周末继续

动漫如是说
地球爆炸,首富打造太空方舟跑路,为选拔同行者开启全民测试
地球爆炸,首富打造太空方舟跑路,为选拔同行者开启全民测试
时墓子

《千年/暗》前篇1

前篇讲的是小氿,隐和方舟的一切扭曲制度。


(0)

方舟,位于暮土和暴风眼之间的黑海上。

垄断光之国药剂卷轴类产品几百年,富的流油。

在方舟的制度中,每三十年都有一件“大事”,那就是选拔新的圣子。

这种选拔方式十分有趣。

在那一年的所有中年级学生里,挑选出一百个最强大的,投放进塔的上层,剩下的扫进塔的下层。

下层的人要不断抵御怪物的进攻,通过一层一层的幻境逃到上层。难如登天。

而上层,什么都没有。

一百个学生在此搏命厮杀,最后只能留下一个。

剩下的这个,就是方舟新的“圣子”。

死在塔内的光之子灵魂无法回归巨鸟。他们被镇在塔内。大祭司会在他们体内打入标记,复活他们,成为方......

前篇讲的是小氿,隐和方舟的一切扭曲制度。


(0)

方舟,位于暮土和暴风眼之间的黑海上。

垄断光之国药剂卷轴类产品几百年,富的流油。

在方舟的制度中,每三十年都有一件“大事”,那就是选拔新的圣子。

这种选拔方式十分有趣。

在那一年的所有中年级学生里,挑选出一百个最强大的,投放进塔的上层,剩下的扫进塔的下层。

下层的人要不断抵御怪物的进攻,通过一层一层的幻境逃到上层。难如登天。

而上层,什么都没有。

一百个学生在此搏命厮杀,最后只能留下一个。

剩下的这个,就是方舟新的“圣子”。

死在塔内的光之子灵魂无法回归巨鸟。他们被镇在塔内。大祭司会在他们体内打入标记,复活他们,成为方舟的奴役或是工人,天赋好点的能爬上管理的位置。

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命都牢牢掌握在大祭司手中。死过一次的身体无法承受外界的刺激,离开方舟的大阵,他们就会极其痛苦,一直到死去。

足够强大的圣子可能会成为方舟新的主人,也可能,会外出联姻。但无论如何,这都是逃脱方舟的唯一机会。

没有经历过塔的人,会向往圣子那个位置。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经历过的人却知道,那是用多少献血浇灌出来的权力。

方舟不会锻炼他们的身体,而是在发现了哪一方面的天赋之后,就往死里学。因此方舟的脆皮法师较多。而那些负责守护的侍卫,则是收养的没有天赋的孩童,或者是被拿捏着把柄外聘的武士。

方舟,方舟。黑海里的一叶方舟。

它金光闪闪的巨大财富下,压着的是无数腐烂的泥,像海面上翻涌不断的黑色的水。

(1)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有多久。

这里是一个位于云野边境的小小集镇,每隔几天,附近村子里的光之子们都会到这里来赶集,交换物品。

 夜色中,一个小光之子伸手接屋檐上的落水。雨已经停了好一会了,但好在房顶上的水还没干透。他一边舔着掌心的水,一边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

 今天的月亮真圆啊。

 他想着。顺手扯过旁边的旧斗篷,这是他某天幸运的收获,虽然灰灰旧旧,但足够温暖。继记事起,他就一直在流浪,好在这个城镇并不大,除了挨饿受冻点,也没受过什么欺负,或者说,大家都在忙碌各自的生计,没有人有精力施舍给他眼神,更遑论欺负。

 呆呆地望了一会月亮,肚子不争气地嚷嚷了起来,距离上次进食,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捏了捏干瘪的肚皮,将斗篷扎在肩上,顺着房子挨家挨户搜寻起来。偶尔运气好,能在墙角找到别人不要的面包。

 夜里很安静,远处传来不知名的猫叫声,他捂着肚子,在浓重的夜色中悄悄前行。走的久了,就会感觉自己好像是这个城镇中的隐身人一样,他没上过学,却会去偷听镇里的先生授课,教的都是一些很基础的知识。他曾听教课先生说过隐的意思,总觉得很适合自己。按理说,名字都是由父母取的,但是他没有父母,自然也就没有名字。

 那就干脆叫隐好了。

 他笑了起来,在黑暗中默念自己的名字,隐,隐。

 念得高兴起来,便在街上快乐地转起了圈圈,跑跳了几下后,才被饿得痛起来的肚子拉回来现实。

 嗯,还是得先填饱肚子。

 今天的运气好像不怎么好,他一连走了好几条街,都没有找到吃的,也许是今天的大家都格外珍惜粮食,这倒也不是坏事。

 隐顺着街道往远处看,从眼前的石板路,一直顺延到城墙,再一直望远,外面的天地广袤无垠,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在云的包绕下显出的一点钟塔的形状,他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他不知道那钟塔是什么东西,但它一定很高大,而不像他这么渺小。

 找不到吃的,他也就作罢,回到了自己的小巷子墙角,拉着旧斗篷躺下睡了。

(2)

 第二天隐是被饿醒的,肚子强烈地抗议着自己的空虚,他低头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我也没办法,再忍忍,好吗。”

 就在他和肚子打着商量的时候,外面突然一阵嘈杂。隐从巷子里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一群人衣着华丽的人牵着打扮高调的马车,隐约能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直奔街的另一头而去。在经过隐的时候,他往回缩了缩,却被马车传出的香味勾得往前踉跄了几步,软软地摔在地上。

 他听到周围人在讨论什么方舟,魔法师大人,什么挑选。

 隐听不懂,他只知道学堂到了上课时间了。

晨岛新生的光之子会被带到云野的孤儿院安顿,每天,云野的老师们会带那些年龄太小还不能去预言山谷上学的光之子们来到就近的教堂,传授一些生活的常识。

隐往小集镇上的小教堂而去,思索着今天会不会运气好些弄到一些吃食。意外的是,在他到这时,又看见了那辆高调的马车,隐偷偷绕到后面,从他刨出来的小洞钻进去,看到原本守在马车周围的那个人在和教课先生说些什么,然后学堂里面的小光之子们就挨个上前看他手里的东西,又在他失望的眼神下一个个离开。

隐看不懂他们在做什么,只好疑惑地躲在树后偷偷看着。有一个小光之子在拿那东西的时候似乎是太紧张,竟一下子将它散落在地,隐这才看到,原来是一个小小的卷轴。

那卷轴咕噜噜一路滚到他面前,捡卷轴的人朝隐这边走来,隐慌乱地打算从来时的狗洞离开,却被卷轴上的内容吸引了注意。

 明明是没见过的字符,却能看懂,脑海中响起一段旋律,一瞬间隐感觉时间似乎都暂停了,只有脑海里轻轻呢喃的旋律,温柔又亲切,他不由得跟着哼唱出几个音符。

来人去捡那卷轴的手霎时顿在那里。

随着隐低低的声音,卷轴上的符号一个接一个的亮起。

隐突然回过神,发现大家似乎都在看他,他害怕地缩到树后。

那人眼中亮起光,大步流星朝他走来,隐终于忍不住,转身就跑。

 不过当然......没跑成。

 隐瘦弱的手臂被那人拉住,饥饿的身体毫无抵抗之力,那人拉着他,脚步匆匆忙忙,几乎是生拉硬拽地就拉到了马车面前,眉飞色舞地说些什么。隐低着头,只顾瑟瑟发抖。

 马车里的人听完汇报,才掀开帘子,屈尊降贵低头睨他一眼。从马车里掏了另一个卷轴出来,扔到隐面前。

 “唱出来。”

 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低头看那卷轴,又陷入了一个美妙无比的幻境,良久,他跟着脑海中的哼鸣低声唱出几句来。那声音空灵悦耳,虽然嗓子因为常年不说话而显得有些生疏,却无法掩盖那好听的音色。带着镇静人心的力量,流淌在周围。

马车里面的人这才坐起了身子,接连又递出几本卷轴来,直到隐都能看懂上面的文字,他才下了马车。

 “你叫什么,谁家的孩子?”

 隐看着面前骤然变得温和的年轻人,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隐,没有家人。”

 年轻人笑得更开心了,他伸出手,摸了摸隐的脑袋,“好孩子,你受苦了,你愿不愿意,和我回去呢?”

 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地就上了马车,那天之后的第二天——隐第一次从柔软的大床上起来,就看到前一天姿态矜贵的年轻人满脸谄媚的笑,面前是一位老人,看起来充满威严。见到他来,年轻人眉飞色舞地推荐起他来。

 年轻人激动极了。原本只是因为离得近,他才从圣岛出来就被派到这个小到让人忽略的云野镇子来的,本来他还很不耐烦,没想到意外钓到一条大鱼。这下祭司大人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

 隐和老人对视着,他看着老人眼中满意的目光,

“隐,隐!真是个好名字!”

隐心底腾升出一股子莫名的惧意。

 再后来,就是他稀里糊涂地上了马车,看着自己离那座远望的钟塔越来越近,直到他站在了钟塔前。

方舟的飞舟就停靠在这的云海上。

 原来这座钟塔长这样。

隐想。

(3)

云野的钟塔嗡鸣,送走来访的方舟使者。

“那是什么呀?”远处小光子们纷纷抬头看天空飞过的小舟。

“那是来自方舟的飞行法器。”云野的老师为他们解答。

“方舟是哪里呀?”

“我也想坐飞行法器!”飞舟穿过云层。

隐趴在琉璃窗子上往下看。他们一路穿过云野,穿过一个会下雨的地方,又看到了很多很多的飞鸟,最后进入一个黑色的漩涡。

飞舟轻轻晃动着,很快就穿过漩涡,降落到一处暗沉沉的沙漠之中。

这里是哪?隐疑惑。怎么会有阳光找不到的地方呢?

飞舟又飞过沙漠,钻进暴风雨之中,雷声轰鸣,狂风卷着海浪呼啸着。飞舟打开了一个防护罩,稳稳当当的前行。

最终,飞舟停下了。

隐被一个大姐姐牵着手往下走。

这里是隐不曾见过的世界。五彩缤纷的宝石,各类奇艺的魔法随处可见。美丽的纱幔挂在两边,琉璃灯一盏接一盏。

宏伟的宫殿建立在正中间。连地上都铺满了漂亮的琳琅。隐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看不过来了。他只在霞谷来的商人手中远远看过这些稀奇地宝贝,这里却到处都是!

侍女牵着隐跟在老人身后,路上的行人见到他们,都虔诚地向老人行礼。

“清大人。”

“大魔法师大人。”

被叫做清的老人一路将隐带到那做宫殿面前。

侍女自然地跪在殿前。

隐回头一看,身后随行的人也纷纷跪坐在两边,开始念念有词的祷告着什么。他搭上老者伸出的手,跟着他走进这座神圣威严的宫殿。

(4)

方舟选出了新的圣子。传闻这位圣子在塔内厮杀受了很严重的伤,大祭司亲自为他治疗,今日才终于醒来。不日就可以进行延后的祭祀大典。

隐就这样在方舟住了下来。他感觉一些都是这般的梦幻。每天都可以吃饱,有暖和的被子和衣服,还有不同的老师来教他各种各样的知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蒙着脸的男男女女们都对他十分恭敬,一口一个圣子大人。隐一开始还浑身不自在,但是大祭司大人说这是正常的。

掌管隐日常起居的贴身祭司紫苏知道后,为隐狠狠补了几天的常识:尊卑有别,身为圣子,不应该与下人有过多的接触。免得不小心被污秽沾染,影响了学习。

隐也不知道那些是对那些是错。他只能应着。

就这样每天上课,唱经和学习各种各样的规矩,过了一个月,祭祀大典终于开始。

今天方舟的每个人都不必工作,他们都会到广场上来,庆祝他们新的圣子,祝愿圣子能为方舟带来更多的光明。

紫苏为隐整理好头发,一层又一层地穿上那印着繁华花纹的长袍。

“圣子大人果然犹如那天上月!”紫苏满心满眼的高兴,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圣子大人,待会儿出去了你可千万记住我教你的!万万不要出错了!不然我也是要跟着受罚的……”

隐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现在也特别紧张,袖子里的手轻轻攥着衣角。他不敢用力,生怕把这件昂贵的华丽衣裳捏出什么褶皱来。

外面的钟敲响了三下。庄重的号角声传来。

隐乱忙站起身,却被长袍绊了一下。紫苏连忙扶住他。

“冷静些圣子大人!就像我们这个月来一直练习的那样。”

“嗯。”

隐崩着一张小脸,迈出步子。赤裸的小脚踩在漂亮的琳琅路上,长长的披风拖在身后。

隐很紧张,但是他丝毫不敢出一丝差错。老师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人,从不惩罚他,但对服饰他的人却从不手软。隐不知道那些突然被换掉的仆从都去了哪里,他很喜欢热情贴心的紫苏,可不能连累了她。

点亮宝石,祷告,吟唱,为大家赐下祝福。

 终于从大典上下来了,隐悄悄叹了口气,迫不及待地想回去将一身的行头卸下来,特别是头上这顶冠,上面的宝石实在是太重了。他捏了捏拳头,努力撑着安然自若的模样。

 在道路拐角处,他听到不远处传来嘈杂声,转头一看,发现是几个人围着一个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见他眼神望过去,旁边的管事连忙喊道:“是谁这么无礼,竟在圣子面前喧哗?”

 那几个人似乎是吓了一跳,纷纷跪了一地。

 隐好奇地踩着小步子过去,就看到几个人高马大的下人围着一个瘦弱的少年,见到他来,手一扯,硬压着少年跪了下来。那少年披散着头发,像是很久没有打理过的模样,身上脏兮兮的,低垂着眼帘,盯着自己手上拷着的手链,往下一看,那手链一直连到脚踝上,而脚踝上又牵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铁球,导致他的每一步都无比艰难。

 隐停在他面前,圣洁的白色长袍也翩跹着停在他眼前,少年抬头望着他,那眼神好像在哪见过。

 “竟敢直视圣子。”管事大掌一挥,少年的头又被摁了下去。

 隐想起来了,在他来到这里的第二天,曾经在一处黑漆漆的洞穴里看到过这样的眼神。那洞口布着铁杆,原本隐只是迷路了路过那里,却没想到和这样恐怖如死水的眼神来了个对视。他差点吓软在地上,一个下人跑来,把他匆匆带离了那里,并且告诫说那一处是禁地。

 “他是谁?”

 “回禀圣子,一个犯了错的下人,正要带去销毁。”

 隐皱了皱眉头,对于销毁这个词汇有着些许不解和奇怪。

这个词真的是这样使用的吗?

 “他犯了什么错,要被这样对待?”

 “回禀圣子,他偷了藏书阁的宝物。”

 隐歪着头想了想,藏书阁对于他来说,向来是随进随出,里面的书也都可以随意翻阅,竟然不知道拿那里的东西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如果这个人我要了呢?”这句话他是对身边的管事说的,“长老爷爷在大典上说我可以挑选自己的侍从,我想要他,可以吗?”

 管事的一惊,他看着隐,在心里细细斟酌着,良久,才答道:“圣子请先等我禀报了清祭司大人。”

(5)

不知道为什么,清大人迟迟没有给出答复,反倒是老师接手了这件事。老师最终还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第二天就把人送了过来。

 隐撑着脑袋,有些懊恼地看着眼前叫做影的少年。

 当时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情,拦下了那些人,现在却是有点不知该怎么和他相处。他的话不多,不对,应该说接近于无。

统领守卫的冬爷爷说影的武功很强,可以作为他的贴身暗卫,不过比起暗卫,隐更想要的是一个玩伴。

不管是同龄人还是管事的和下人们,要么是恭恭敬敬不敢丝毫逾越,要么是敬畏又艳羡他的圣子身份。但是这个少年,没有恭敬也没有别的情绪,只是冷冷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样的人,或许可以成为朋友。

隐纠结了许久,不知如何开口。

脑门闪金光

本人肝痛日常((


啖天还没抽出来,不会画

本人肝痛日常((


啖天还没抽出来,不会画

袤宇科普天地
化学元素系列-钯 化学 科普 化学元素 钯金 方舟 钢铁侠
化学元素系列-钯 化学 科普 化学元素 钯金 方舟 钢铁侠
晓华看影视
城市即将被洪水淹没,科学家紧急制造避难方舟
城市即将被洪水淹没,科学家紧急制造避难方舟
囚牢画师
好忙啊最近,先挖个坑(龙门夫妇...

好忙啊最近,先挖个坑(龙门夫妇带俩娃)

好忙啊最近,先挖个坑(龙门夫妇带俩娃)

萌驰手工坊
烧脑玩具大PK,三只小猪vs方舟拼图,猜猜谁能获胜呢。
烧脑玩具大PK,三只小猪vs方舟拼图,猜猜谁能获胜呢。
德文电影
上帝为了惩罚人类,用暴雨将人间淹没,唯有一艘方舟屹立于海面上
上帝为了惩罚人类,用暴雨将人间淹没,唯有一艘方舟屹立于海面上
小新剪辑5Kcl
男人带领动物大队,建造方舟拯救了众人 #冒牌天神
男人带领动物大队,建造方舟拯救了众人 #冒牌天神
一坨

德克萨斯“找到你了”

ooc

怪文

含点小黄暴

错字

如果有不接受的,你先别急。

我不好说


...

“我们来做个游戏吧,捉迷藏,怎么样?”

博士突然消散掉,德克萨斯伸手抓去,却什么也没抓到,只见到博士还在一点一点消散。

“你不要走...不要走...”

一向冷静的德克萨斯,见到自己的朋友在眼前消失。像个失去玩偶的小女孩一样大哭了起来。

...

“傻狗...”

“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没想到德克萨斯还会做噩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烦诶,你(企鹅物流文明用语)。”

德克萨斯不管拉普兰德,随便她在那说自己。

“现在比起处理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

ooc

怪文

含点小黄暴

错字

如果有不接受的,你先别急。

我不好说










...

“我们来做个游戏吧,捉迷藏,怎么样?”

博士突然消散掉,德克萨斯伸手抓去,却什么也没抓到,只见到博士还在一点一点消散。

“你不要走...不要走...”

一向冷静的德克萨斯,见到自己的朋友在眼前消失。像个失去玩偶的小女孩一样大哭了起来。

...

“傻狗...”

“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没想到德克萨斯还会做噩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烦诶,你(企鹅物流文明用语)。”

德克萨斯不管拉普兰德,随便她在那说自己。

“现在比起处理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没错,为了以防博士像梦里一样消失,德克萨斯要去绑架他,那么...

只见德克萨斯拿着光剑,拉开博士的办公室门。

“博士,在吗?有事找你。”

“我现在不太有...”

德克萨斯的光剑插在距离博士只有五厘米的文件上,不等德克萨斯开口,博士就站了起来。

“你今天,有点反常?是做又噩梦了吗?”

没错,现在的德克萨斯经历了一些事,精神有些衰弱。

“嗯...”

“来,说来我听听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德克萨斯把梦里的事都复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真的很害怕你从我身边离开。”

“那...?现在好点了吗?”

德克萨斯摇了摇头,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一盒pocky放在桌子上。

“玩一个小游戏吧,赌注是这盒pocky。”

“什么游戏?”德克萨斯一听来了兴致。

“捉迷...”

显然,博士的高情商只有一小会,这显然又刺激到了德克萨斯。

“我就是因为和你玩捉迷藏才做的噩梦啊!”

没错,上次和博士玩捉迷藏的时候,博士利用了干员的原石能力。

“这次保证不耍赖,好好的。”

“真的吗?”

就这样,两人从下午抓到晚上。

“看吧,没骗你。”

“嗯。”

“那么这盒pocky我就收下啦。”

“为什么?”

博士手托住下巴,开始想怎么蒙骗德克萨斯。

“虽然是你赢了,但是我作为你的陪玩你不该给点什么吗?”

“也是哦。”

“那,我还有事,先走了哈哈。”

博士对着德克萨斯摆了摆手,那么他现在要去干什么呢?

没错,和银灰下棋,下完棋呢,和煌喝酒去,为什么博士不工作呢?因为啊,那天是博士的休息日。

“总感觉...博士离自己太远,不是好事...”德克萨斯在房间里,咬着自己的手指,看着自己的剑,从上面看清楚了现在的自己是什么糟糕的状态。回想着今天的噩梦。

“不能让他再跑掉了。”

“煌,再来一杯!”

这时的博士和煌,在比较着酒量。

看着桌上那堆成山的啤酒瓶,可想而知战况有多激烈。

“看吧,你还是比不过我。”

“赢的人,要付酒钱哦。”

“好好好,不就是工资全花别的上面提前花完了嘛...”

“咳咳咳咳,你付就完了怎么还要再diss我一下?”

两个损友开起了玩笑。

“德克萨斯,来把博士带走。”

“哦?这是博士的女友吗?”

“你这个家伙,不要乱说话。”博士对煌这个打趣略微有点不满。

“好啦好啦,你们自己说吧,我先走了。”

...

“那你是过来干什么的?德克萨斯?”

“抓走博士。”

“啊?”

德克萨斯一拳下去,给博士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

套上个麻袋,放到企鹅物流的箱子里,便伪装完带走了。


“博士,你可不能再逃了,玩捉迷藏被抓到的人,要受到惩罚的哦。”

一隻御宅🔮x🐑

朋友:啊啊啊龙舌兰,大金毛好可爱大金毛好帅,看看这迷人的笑容看看这--(省略300字)--  我要把他设在桌面天天舔屏 🤤😋           


我:天鸭大金毛好可爱(〃'▽'〃) ,我要把他设在桌面

我的的主页 be like:


(可是大金毛眞的很可愛欸( •̥́ ˍ •̀ू )

朋友:啊啊啊龙舌兰,大金毛好可爱大金毛好帅,看看这迷人的笑容看看这--(省略300字)--  我要把他设在桌面天天舔屏 🤤😋           


我:天鸭大金毛好可爱(〃'▽'〃) ,我要把他设在桌面

我的的主页 be like:


(可是大金毛眞的很可愛欸( •̥́ ˍ •̀ू )

CAW=夜樱

【重返明日方舟】明日方舟关卡解析:2-3(无罪推定)

    大家好啦,我是caw夜樱。今天我将为大家带来国战部的最新项目:重返明日方舟。

    本期我将为大家讲解明日方舟第一个十分具有设计感的关卡——2-3(无罪推定)


[图片]

    这关呢,是第一关需要我们熟练使用箱子的关卡——要说前面几关呢,这箱子仅仅起了把多线变一线的作用,这可远远不够。


[图片]

    开局先把......

    大家好啦,我是caw夜樱。今天我将为大家带来国战部的最新项目:重返明日方舟。

    本期我将为大家讲解明日方舟第一个十分具有设计感的关卡——2-3(无罪推定)

    

    这关呢,是第一关需要我们熟练使用箱子的关卡——要说前面几关呢,这箱子仅仅起了把多线变一线的作用,这可远远不够。

    

    开局先把箱子往推荐位放,可让冲家的狗改变位置,让他往右边走。

    下路会出高防御力但是低法抗的大盾哥,而且不会出远程单位。十分适合使用法术输出进行白嫖(教程要放辅助干员还是没错,低练度的法师进攻大盾还是有点弱)

    

    我这里特意撤掉了清道夫,模拟低练度调箱的过程。(这已经是我练度最低的号了,没有更低的了)

    只要这样来回改动箱子的路径,就可以一直溜怪——让怪重复路径,做到重复输出的效果。

    本期大概也就这样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写类似的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Vodka魈酱

阿贝多:楠桐无限好,就是别带我

阿贝多:楠桐无限好,就是别带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