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旅行 

244.4万浏览    223万参与
雅晴

欲把西湖比西子, 浓妆淡抹总相宜。 ——杭州西湖全景

欲把西湖比西子, 浓妆淡抹总相宜。 ——杭州西湖全景

莲生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座梦幻游乐园

找到童年最爱的纸飞机

望远镜能看到多少光年的距离

旋转木马转过一圈,我在原地等你

如果我有一张游乐园的入场券

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座梦幻游乐园

找到童年最爱的纸飞机

望远镜能看到多少光年的距离

旋转木马转过一圈,我在原地等你

如果我有一张游乐园的入场券

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莲生

〔怪我过分着迷〕

一想起你如此精致

其他一切

没一种矜贵

拍摄的时候想说播放一点港乐



〔怪我过分着迷〕

一想起你如此精致

其他一切

没一种矜贵

拍摄的时候想说播放一点港乐


莲生

〔怪你过分美丽〕

仿佛心瘾无穷无底…

可以说走,一走已拼命退后…

想过放手,却未能够…

信念也都枯萎…

〔怪你过分美丽〕

仿佛心瘾无穷无底…

可以说走,一走已拼命退后…

想过放手,却未能够…

信念也都枯萎…

HANGBOO
什么时候才能上班呀~( &ac...

什么时候才能上班呀~( ´◔ ‸◔')哼

什么时候才能上班呀~( ´◔ ‸◔')哼

赖有贤

九怪手繪行李箱一大一小,九怪拿著行李箱旅行趣,背景是台北101大樓~開心出遊趴趴走~

#九怪

#手繪行李箱

#台北101大樓

九怪手繪行李箱一大一小,九怪拿著行李箱旅行趣,背景是台北101大樓~開心出遊趴趴走~

#九怪

#手繪行李箱

#台北101大樓

浔洛_

岛上公路

我们会骑着小电驴

在环岛的公路上

任凭七月的风把我们的头发吹起

先哭

哭完尖叫

完了呐喊

最后和海上的夕阳一起融化


我在南京,米饭在西安,本来我们想去大连,虽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但是还是煞有其事的做了个决定。最后我们落在了现在的地方。

人生中的决定看起来也许都是漫不经心又郑重其事的。

微视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我们能从一个画面里听到对方的声音。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我已经看了很多遍,它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上映了,我幻想里最好的恋爱就是那样的。

这个电影我已经看了很多遍,它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上映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看它,且很排斥它,如今已经想不起来为什么了。

“他们...

我们会骑着小电驴

在环岛的公路上

任凭七月的风把我们的头发吹起

先哭

哭完尖叫

完了呐喊

最后和海上的夕阳一起融化


我在南京,米饭在西安,本来我们想去大连,虽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但是还是煞有其事的做了个决定。最后我们落在了现在的地方。

人生中的决定看起来也许都是漫不经心又郑重其事的。

微视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我们能从一个画面里听到对方的声音。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我已经看了很多遍,它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上映了,我幻想里最好的恋爱就是那样的。

这个电影我已经看了很多遍,它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上映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看它,且很排斥它,如今已经想不起来为什么了。

“他们毕业有蓝蓝的大海,我们没有诶。”

“他们可以每天闻到海风的气息。”

“他们的人文气息可真好。”

他们有那么多好,只是我们没有生在那个地方。米饭从前就对我说过,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那段文字里写到了他们在岛上唱《不吃早饭是一件很嘻哈的事情》。

“Ayo,这里是MChotdog,热狗。”

我仿佛能听见这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能在大海边唱歌,看夕阳,骑自行车环岛,或者骑着小电驴(我后来才知道台湾人习惯性地把它叫做机车)大叫。生而为人,追求的就是这种极致的自由,至少我是。

不过尽管如此,尽管我未此画面落泪了,台湾在我心中仍然只是一个符号。

这个符号是心里托生出来的幻想,带着一点任性的前调,中调是海风的味道,最后以被遗忘的嗅觉落尾。

我依稀里的小时候住的那个山上,在高炮一连,能看到白色的军舰停靠在大海之上,我时常那些水彩笔等着小姨来教我画画。妈妈在每个下午都会骑着自行车带我下山去,穿过一个又一个小山坡。我做梦都想回到那个时候,可以拥抱大海和高山,能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爸爸会带我去种玉米。

我至今不记得爸爸转业的那一天,我是如何回到老家的。

在这若有若无的十几年里,在狭窄的巷弄里,在学校的某一个角落,在车水马龙吵得让人想死的大街上,偶尔会闻到一阵熟悉地已经消失在我生活很久的味道,我会突然的定住,那个气味就再也没有了。有些地方是再也不能回去了,也无法与人分享,它们就随着心跳一阵阵的降落,又升起。

“我们是一定要去的。”

一定是什么时候,我们也不知道。

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这个东西就像那一阵气味,过了就再也没有了。于是我们草率的做了这个决定。

我至今觉得,有些东西把我们连接在了一起,那个小小的微视,不过是那个东西的一个小手段。

人世间的种种决定,有沉重,有轻易,我们只不过是顺从了命运而已。命运为我们划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们可以惺惺相惜。

大概三个月吧,我就被完全的困住了。我没有我想象中的干脆利落,去办证的前一天我坐公交车坐过了站,还和妈妈吵了一架,夜晚失眠,仿佛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知,手足无措。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竟然不停的给自己打气。现在的我回望那个忐忑不安的自己,仍然混沌、不安,也许我还是没有跳出那个牢笼。

风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它有时在大地之中,有时会跳出那个时空,我羡慕风。

六月底回家以后,我只剩了一个空壳。那些负面的,不好的情绪看到我的身体为它们而留,便蜂拥而至的跑进去,又是不可说,无法说。它们也不会腐烂。

暑气和南方特有的潮湿感把我封印在睡了16年的木头床上,在漆黑的夜晚里,靠着床的那一面墙会有参差不齐的剪影,有杂草,有窗台上的柱子,9岁那年我搬到了这里,看着这些不变的影子看了12年,竟也没有觉得过了太久,真是神奇。

米饭的时空恰好和我有一段交汇在一起了,那团看不见的气体一个鲤鱼打挺,把我们拍到了北京。

真的是,热死了。

陌生人相聚在一起的时候,没人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会聚在一起,而不是另一拨人,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谁会花力气去记住他们。我们一共10个人,在一辆大巴车上,共同度过了6天的时光,以至于别离的时候我都差点忘记,原来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台湾这座城市,就像一个不肯妥协的人。它经历过辉煌,也落回了低谷,却仍然倔强,向往自由,追求和平与爱。这也许人类的通性,只是在人太多的地方会被挤破,最后被灭了个干净。

在我们呆过的每一处地方,无论是城市还是乡下,都有保留它最真实的样子,那个就是它们的“名字”——霓虹灯,繁体字,干净的街道,每个骑机车的人都要戴着的安全帽,还有蚵仔(ou wa jian)。

名字丢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忘了自己是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千与千寻》里的白龙在最后一刻想起自己名字的时候,冰冷的眼神重新有了温度。

名字的力量,这里还留存着,即使曾经的甲午战争结束后,它被抛弃了。

遗失的部分也没有人再去考究,知道了秘密的人就带着秘密落回了土地里,开出了无形的永生花支撑着台湾——一个不愿忘记自己姓名的岛屿。

在南京的时候,我就对蒋介石的行为感到了诧异和惊叹,台湾更是延续了他对宋美龄的舍得和关切。妈妈和我说过,宋美龄值得蒋介石这么做,种种事情,让我对他们俩的爱情感到无比的好奇。大巴车上放到了宋美龄和蒋介石结婚的那个画面,实在太好笑,那样的表情完全不像一对新婚夫妇,也不像怨偶,更多的是冷漠和疏离,像两个不同时空里的人。

爱情里纯粹的部分就像青春偶像剧里放大加以夸张的情节一样,生活最擅长的就是让一切被放大的东西迅速归位,适应成最适合装载那样东西的“容器”的大小,最后归于平凡,归于鬼魅,归于游离,但不妨碍我们仍然去赞扬和歌颂。

那个时候写到这里的时候就断了,因为在这以后的第三天我们就到了垦丁,从垦丁回台东的路上走上了那段一直在梦里的岛上公路。我们没有骑小电驴,也没有呐喊,我们在大巴车里看窗外的景色,从始至终都没有说太多的话。窗外的蓝色把一切都染得很蓝,便利店是蓝色的,山是蓝色的,树也是蓝色的,房子是蓝色的,房子里的灯光不是蓝色的。车上的小电视里在放周杰伦的演唱会,他的歌声仿佛也是蓝色的。今天是2020年2月21日,距离那天过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看着窗外金黄的树枝,愈发想念在公路上寂寞不语的蓝色。

这两年我和米饭没有再一起出行,去年的冬天我去了西安,看到西安灰蒙蒙的天空下一个身影在车站外张望,流了好久的眼泪也不想流了,只觉得开心。

拥抱她的那一个瞬间,我仿佛又感受到了在2018年的夏天,那个虚无的梦里,我们骑着小电驴在岛上公路上大喊,沉默的变成了天空,大海和我们一样汹涌。

灵魂还躺在海边发着高烧。

冬天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早春,病毒给这个冬天营造了一种别忘的气氛,似乎没人喜欢这样的冬天。我问冬天,那样的夏天还有多久?是不是被关起来了?

冬天说,这个冬天,夏天被告上了法庭。

但是讼被驳回了,“没有一个法院受理以梦幻为依据的诉讼”。

冬天还说,很快,很快就来了。

破越叔叔
旅馆下面这个小洋人很有意思 爸...

旅馆下面这个小洋人很有意思 爸妈应该都是越南本地人 他自己一头黄头发 五官也像欧美

他妈妈在摆摊买菜 他爸在旁边的货车上卖不知道什么水果 经常被他爸妈混合双打 拍照片前就是因为调皮玩板凳被他爸打哭了哄好了又在菜摊被他妈妈打哭了

楼下一只内八白狗子朝我吠 他还去打那只狗

旅馆下面这个小洋人很有意思 爸妈应该都是越南本地人 他自己一头黄头发 五官也像欧美

他妈妈在摆摊买菜 他爸在旁边的货车上卖不知道什么水果 经常被他爸妈混合双打 拍照片前就是因为调皮玩板凳被他爸打哭了哄好了又在菜摊被他妈妈打哭了

楼下一只内八白狗子朝我吠 他还去打那只狗

洛云
@湖北武汉户部巷 炕土豆,这种...

@湖北武汉户部巷

炕土豆,这种小土豆不是没长大的,而是品种就是小小颗,大土豆切块出不来这种味道,尤以恩施富硒小土豆最为闻名,这是本土特产,大家如果到湖北特别是恩施玩,一定不要错过~五星推荐!!!

@湖北武汉户部巷

炕土豆,这种小土豆不是没长大的,而是品种就是小小颗,大土豆切块出不来这种味道,尤以恩施富硒小土豆最为闻名,这是本土特产,大家如果到湖北特别是恩施玩,一定不要错过~五星推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