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旅行小记

276浏览    106参与
晨子酱

旅行小记.武当山
      夜宿乌鸦岭,早上一睁眼就看到了日出,这为一天开了个好头。
      秋季的武当山,山色格外好看。拾阶而上,时有在此地清修的道友从身边经过,身着道袍,脚踩十方鞋,蓄着胡须,挽着发髻,颇有仙味,甚是令人向往。
      只可惜,现在的我还是留恋颇多。留恋着绘画,留恋着美食,留恋着美景,留恋着身边的家人朋友,留恋着红尘滚滚。有太多的事情想去做,想去尝试,想去实现,也有太多的时候做不到宁静自得,所以,我只得边走边学尽量做到最好...

旅行小记.武当山
      夜宿乌鸦岭,早上一睁眼就看到了日出,这为一天开了个好头。
      秋季的武当山,山色格外好看。拾阶而上,时有在此地清修的道友从身边经过,身着道袍,脚踩十方鞋,蓄着胡须,挽着发髻,颇有仙味,甚是令人向往。
      只可惜,现在的我还是留恋颇多。留恋着绘画,留恋着美食,留恋着美景,留恋着身边的家人朋友,留恋着红尘滚滚。有太多的事情想去做,想去尝试,想去实现,也有太多的时候做不到宁静自得,所以,我只得边走边学尽量做到最好,无愧于心。
      也许待到某日我会再次拜访这里,那时候后的我,会实现我理想中的清静无为、自由洒脱。

晨子酱

重游夷陵。上次的西陵峡是烟雨朦胧的,这次的西陵峡是碧空如洗的,以及夕阳无限的。故地重游的好处就是重新认识和发现一个地方,仿佛走访一位许久未见的旧友,新鲜又亲切。

重游夷陵。上次的西陵峡是烟雨朦胧的,这次的西陵峡是碧空如洗的,以及夕阳无限的。故地重游的好处就是重新认识和发现一个地方,仿佛走访一位许久未见的旧友,新鲜又亲切。

晨子酱

补了上次因时间问题匆匆看过的钟表馆和珍宝馆,还发现了官喵专用的小食盆(。>∀<。)

补了上次因时间问题匆匆看过的钟表馆和珍宝馆,还发现了官喵专用的小食盆(。>∀<。)

晨子酱

长这么大,头一次在长安街骑共享单车穿天安门广场,有点激动,也有点忐忑😂

长这么大,头一次在长安街骑共享单车穿天安门广场,有点激动,也有点忐忑😂

晨子酱

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荒木经惟.花幽,浮世之光/浮世绘大展,还有新开馆的末匠美术馆。  ​​

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荒木经惟.花幽,浮世之光/浮世绘大展,还有新开馆的末匠美术馆。  ​​

晨子酱

美不胜收,美不胜收,最惊喜的是在夏末还能看到家乡洛阳春季盛放的牡丹。

美不胜收,美不胜收,最惊喜的是在夏末还能看到家乡洛阳春季盛放的牡丹。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矮寨大桥
兔子.基建狂魔.种花家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矮寨大桥
兔子.基建狂魔.种花家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游黄果树
雄伟的水之交响曲和奇幻的修仙秘境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游黄果树
雄伟的水之交响曲和奇幻的修仙秘境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晴隆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
       说起拐,我走过的也不算少,印象最深刻也最出名的应该就是七十二道拐和九十九道拐,但都没有这个位于晴隆偏僻山谷里的二十四道拐让我记忆深刻。
       二十四道拐,乍听好像并没有很厉害的样子,但说出它另一个名字我想大家都会耳熟能详,那就是——史迪威公路。
       出了云南踏入贵州,没多久就到了晴隆,盘山而上,便站在了遥望二十四道拐的山头上,天气并不好又接近黄昏,...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晴隆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
       说起拐,我走过的也不算少,印象最深刻也最出名的应该就是七十二道拐和九十九道拐,但都没有这个位于晴隆偏僻山谷里的二十四道拐让我记忆深刻。
       二十四道拐,乍听好像并没有很厉害的样子,但说出它另一个名字我想大家都会耳熟能详,那就是——史迪威公路。
       出了云南踏入贵州,没多久就到了晴隆,盘山而上,便站在了遥望二十四道拐的山头上,天气并不好又接近黄昏,这样站在山头,山风呼啸,风雨欲来,就更有了萧瑟之感。
       脑内循环着自己曾在滇西抗战纪念馆看到的史料,一切一切感叹皆表达不出我的感想,多一句都是失敬,都是画蛇添足。万般想法都化作了感激,感激前辈们的奉献,感激他们开辟了一个像我这样毫无建树,碌碌无为之人也能生活的很幸福的盛世。
       这盛世如他们所愿,而新一代的我们幸福并感激着前行。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西南联大
他们我是理想中学生和老师该有的模样,赤诚,友爱,坚韧,永不妥协,真正的时代骄子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西南联大
他们我是理想中学生和老师该有的模样,赤诚,友爱,坚韧,永不妥协,真正的时代骄子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滇池好风光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滇池好风光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我的团长我的团
        记得看团长的时候是2009首播那年,未上映前就数着开播的日子期待着,09年的我还是穷学生一枚,那时就有一个心愿,有朝一日能去腾冲转一转,去看看那个忠魂埋骨之地。10年后,我踏上了这片土地。
        和顺镇——禅达。
        夜晚投宿迷龙家,有趣的是我的房间就在迷龙的隔壁,那群炮灰团帮着迷龙搬家具的插科打诨仿佛就在耳边盘旋。想着...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我的团长我的团
        记得看团长的时候是2009首播那年,未上映前就数着开播的日子期待着,09年的我还是穷学生一枚,那时就有一个心愿,有朝一日能去腾冲转一转,去看看那个忠魂埋骨之地。10年后,我踏上了这片土地。
        和顺镇——禅达。
        夜晚投宿迷龙家,有趣的是我的房间就在迷龙的隔壁,那群炮灰团帮着迷龙搬家具的插科打诨仿佛就在耳边盘旋。想着那些在战乱时候的苦中作乐,泡沫般虚幻而又易逝的小时光,我无疑是幸运的,能坐在安静的书桌旁边一边学习一边开小差纠结着中午吃什么。
        早晨出门,带着耳机在小镇里走走。走过了小翠家,那里早已荒芜,门锁紧闭,院里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走过了小书虫的住处,少年中国有希望的话语至今回响在我心中。走过了一个个小巷,仿佛一转脸就能遇到吃着稀豆粉的孟烦了和死啦死啦,仿佛一低头就能听见那个声音:“就是你要学会叠纸船,叠很多很多的纸船!”听到他说:“别怕,死人的思念像潮水一样涌来,像我们对他们一样,只有思念。”
        10年,足够让一个冲动的热血少年沉稳下来,把自己的热忱深藏在心中。做,永远都比说,来得更有说服力,就像在嘲笑小书虫的言论多么天真和空谈,却没想到那个少年竟真的用生命实践了自己的信仰。终于最后,年轻的战胜了衰老的,相信的战胜了不信的。他是年轻的,并且永远年轻着。
        我们想成为少年中国的他,可现实却不小心让我们活成孟烦了,活成了死啦死啦。但我们却又真的比他们幸运,和平富饶的环境让我们几乎能做我们梦想着的所有的事。这是小书虫期待的,是孟烦了期待的,是龙文章期待的,是炮灰们精锐们,以及现实中无数献出生命的先烈们所期待的。
        我们终于不必哀叹肉体的日益衰老,因为少年中国有希望,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腾冲
       腾冲,和顺镇。
       奔驰了几千公里,终于到了祖国的西南边陲。第一天去了国殇墓园,稿子也赶完了,剩下的时间就在这边陲小镇一边放空一边晃荡。
       一路在好几个古城歇过脚。香格里拉独克宗的异域风情,丽江大研的清新文艺,大理的悠闲舒适,虽各有风情,但都没有像腾冲这片土地让我那么着迷。
       蓝天,植物,火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腾冲
       腾冲,和顺镇。
       奔驰了几千公里,终于到了祖国的西南边陲。第一天去了国殇墓园,稿子也赶完了,剩下的时间就在这边陲小镇一边放空一边晃荡。
       一路在好几个古城歇过脚。香格里拉独克宗的异域风情,丽江大研的清新文艺,大理的悠闲舒适,虽各有风情,但都没有像腾冲这片土地让我那么着迷。
       蓝天,植物,火山,沸腾的温泉,冰洁的翡翠,和善的村民,还有那洗尽沧桑的宁静感。行在镇外蜿蜒的路上,夕阳倒映的水稻田,紫红紫红的大片三角梅,水渠里鸭群撩起的波纹,稀稀疏疏耸立着的电线杆,远处密集层叠的村落,靛青色的群山,渐渐升起的炊烟和闪烁的黄色灯火,给这世外桃源初夏的微凉添上了一份人间的味道。
       回家,这个词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现在我的脚下是祖国西南边陲的小镇,而生我的家乡远在2500多公里远的中原。许是这远处摇曳的灯光勾起了我的熟悉感模糊了我的视线,也许是脚下的是炽热的祖国大地,而我是她养育的一个儿女。
       到不了的地方是远方,能回去的名字是故乡。天色将暗,我加快步伐,看着远处的灯火,我知道有一片灯火下面已经摆好了碗筷在等我回家。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国殇墓园
到达西南边陲腾冲的第一站就一定要是这里——国殇墓园——这是多少年前就许下的一个心愿。
此刻,千言万语哽塞于喉,无以言表,只愿祖国永远繁荣昌盛,世界再无战争。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国殇墓园
到达西南边陲腾冲的第一站就一定要是这里——国殇墓园——这是多少年前就许下的一个心愿。
此刻,千言万语哽塞于喉,无以言表,只愿祖国永远繁荣昌盛,世界再无战争。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大理
       行到大理的时候适逢端午前夕,住的小院儿里满庭芬芳,鸟儿也很多,早早的就被鸟啼虫鸣叫醒了。无睡意,便走出来逛逛,路边阿姨支着小摊在买烤饵块和烤乳扇,乳扇味道虽有些怪但我还出奇的挺喜欢。
       逛到一条街特别热闹,像是当地人的集市。看到有卖卷粉的,有些嘴馋,便叫了一份。卷粉皮抹上辣椒,再加些别的当地食材,泡菜很合我胃口,折耳根就敬谢不敏了。好多年前在成都吃火锅第一次品尝它,然后就很爽快的江湖再见了。
    ...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大理
       行到大理的时候适逢端午前夕,住的小院儿里满庭芬芳,鸟儿也很多,早早的就被鸟啼虫鸣叫醒了。无睡意,便走出来逛逛,路边阿姨支着小摊在买烤饵块和烤乳扇,乳扇味道虽有些怪但我还出奇的挺喜欢。
       逛到一条街特别热闹,像是当地人的集市。看到有卖卷粉的,有些嘴馋,便叫了一份。卷粉皮抹上辣椒,再加些别的当地食材,泡菜很合我胃口,折耳根就敬谢不敏了。好多年前在成都吃火锅第一次品尝它,然后就很爽快的江湖再见了。
       云南有很多中原没有见过或者少见的食材,每次尝试我都很新奇,仿佛又探索了一个新大陆。
       每到一个地方,我特别热衷于品尝当地的特色食物,这样能更直观的了解一个地方的性情,有些味道一拍即合,有些味道就好聚好散了。
       有些人会因为听说某个东西有多难以接受就主动放弃尝试了,我觉得尝试也是一种乐趣,为什么他们不喜欢的你就一定不喜欢呢?就算真的尝试了,不喜欢,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好也罢,坏也罢,至少是你自己确认了结果,而不是受他人干扰草率得出了结论。也许这个结论跟别人,甚至是多数人都不一样,那又如何呢?没有一个规定要求我们必须和别人一样。
       边吃边走,看着路边卖着绿油油的粽叶,清香的艾草团,各色做粽子用的食材,以及络绎不绝的买客,我才有了一种端午节确实临近了的真实感。
       远处,苍山在湿润的云雾里缭绕着,我已经乘上了车,去往它的脚下。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丽江
       6月份的云南,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大片大片紫红的三角梅。游走在丽江古城里,路边,小巷,院墙上,庭院里,到处都是它的身影。
       出来云游之前,我曾去离家不远的花市买花,因缘际会差点就抱了一盆三角梅回去。洛阳地处中原,鲜少在街道上见此花,多数是被养在了家中来观赏,所以我对三角梅的认知也停留在是不会长太高的植物上面,然后这无知的印象就这么被颠覆了。
       如果香格里拉还带...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丽江
       6月份的云南,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大片大片紫红的三角梅。游走在丽江古城里,路边,小巷,院墙上,庭院里,到处都是它的身影。
       出来云游之前,我曾去离家不远的花市买花,因缘际会差点就抱了一盆三角梅回去。洛阳地处中原,鲜少在街道上见此花,多数是被养在了家中来观赏,所以我对三角梅的认知也停留在是不会长太高的植物上面,然后这无知的印象就这么被颠覆了。
       如果香格里拉还带着藏区的高冷,那么到了丽江,生命就一下子热火和绚丽起来。植物,水,房屋和人,微妙的和谐在一起。
       摇扇走在古城的小巷里,罗裙扫过青石台阶,太阳晒的刚刚好,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耳边时不时传来游人与店家的交谈,偶尔碰到一连光影都甚好的美景,手痒,甚想写生,又困于时间问题,便只得收起折扇换了相机,勉强替我记录下这美妙的一瞬。
       走累停在了一家茶馆门口,便进去让小哥沏壶好茶,屋里有一琴师在抚琴,有些年纪但精神矍铄,见我对古琴感兴趣,便一直鼓励我坐下试试,害羞,婉拒了。这边,小哥已倒好了茶,我便就坐,一边品茶一边与小哥聊些茶的趣事,相谈甚欢。
       待体力恢复后,告别小哥和琴师,又顺着曲折的巷子,并不确认自己的目的地,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期待着转角可能遇到的小惊喜,就像丽江的三角梅那么生机盎然。

晨子酱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松赞林寺
      去松赞林寺时候的天气并不是太好,下着蒙蒙的细雨,青石梯且爬且滑。寺里自带工作人员的讲解,一个穿着藏袍的向导为我们细细地介绍着寺院里的一切。穿过僧舍,登上高高的阶梯远眺,向导遥手一指对面的一座矮山,那便是传说中的天卍葬台了。
      藏民每次天卍葬就会种一棵树,如今对面的那片天卍葬所早已是郁郁葱葱。生来消耗自然,死后还给天地,这也是生生不息的轮转。
      藏族有天卍葬和水卍葬,所以他们不吃天上飞的,也不...

旅行小记.云贵小记
记松赞林寺
      去松赞林寺时候的天气并不是太好,下着蒙蒙的细雨,青石梯且爬且滑。寺里自带工作人员的讲解,一个穿着藏袍的向导为我们细细地介绍着寺院里的一切。穿过僧舍,登上高高的阶梯远眺,向导遥手一指对面的一座矮山,那便是传说中的天卍葬台了。
      藏民每次天卍葬就会种一棵树,如今对面的那片天卍葬所早已是郁郁葱葱。生来消耗自然,死后还给天地,这也是生生不息的轮转。
      藏族有天卍葬和水卍葬,所以他们不吃天上飞的,也不吃水里游的,飞鸟和游鱼带走了他们的思念,让他们的思念飘向了很远的远方。
      佛教讲因果和来世,所以向导说他们很多虔诚的信徒会磕着长头来朝拜,历时几年朝拜一次圣殿,为的就是此世能修一个正果,来世能有个好的归宿。
      我信因果,但并不很信来世。或许习惯于叛经离道,比起想象着自己所做的一切能为自己求个什么好的来世或者不下什么地狱,我更在意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是能为别人或者世界带来哪怕沙子一般细小的好的改变和影响。
      不求来世,只求我此生能俯仰无愧,随心而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