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旌奚夫妇

9335浏览    122参与
愚語

  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平旌和林奚的爱情,相互独立,相互牵挂。真的希望属于我的那个人早点来到我身边,我曾想过你的样子,但我想只要你站在我面前我就知道了你是不是我的那个人

  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平旌和林奚的爱情,相互独立,相互牵挂。真的希望属于我的那个人早点来到我身边,我曾想过你的样子,但我想只要你站在我面前我就知道了你是不是我的那个人

Honey Ripple

求文

求一篇旌奚的旧文,内容是平旌中了毒,这种毒让人无法睡觉,在他折腾了一大通以后终于呼呼大睡了。

求一篇旌奚的旧文,内容是平旌中了毒,这种毒让人无法睡觉,在他折腾了一大通以后终于呼呼大睡了。

荨惗(阿悦)

【旌奚夫妇】都说缘许三生……

“嫁给从军之人,送他出征……”

现在记起与他相识的场景,仍然停留在他的萧家大少爷的随性上。

医闹,打翻了我的药品,吼着说是小丫头骗子

那条长命锁,是我与他的信物。

如若放在当时,

我倒还庆幸,他不知道我是谁。

那天,我在绵山上采药,遇到了那位熟悉的少年,他向我伸出手,眼眸深沉,可那张面庞上仍然看的出放荡不羁。

我知道是他,那块方石上,背对着的二人,

就连彼此尴尬的寒暄也像吞刀子。

“如果奚儿愿意,我宁愿心甘情愿舍弃自己。”

“你到底为什么?!”

“我以为你懂我……”

满眼通红的望向面前这个想爱而不敢爱的他,崩溃无助,可我不能表达。

我做了这个决定,但你,别无选择。......

“嫁给从军之人,送他出征……”

现在记起与他相识的场景,仍然停留在他的萧家大少爷的随性上。

医闹,打翻了我的药品,吼着说是小丫头骗子

那条长命锁,是我与他的信物。

如若放在当时,

我倒还庆幸,他不知道我是谁。

那天,我在绵山上采药,遇到了那位熟悉的少年,他向我伸出手,眼眸深沉,可那张面庞上仍然看的出放荡不羁。

我知道是他,那块方石上,背对着的二人,

就连彼此尴尬的寒暄也像吞刀子。

“如果奚儿愿意,我宁愿心甘情愿舍弃自己。”

“你到底为什么?!”

“我以为你懂我……”

满眼通红的望向面前这个想爱而不敢爱的他,崩溃无助,可我不能表达。

我做了这个决定,但你,别无选择。


三年后,他成为萧家长少,征战天下。

循过人海,在临安城的一条街道,穿过张张陌生的脸。我们不约而同,对上了彼此双眸。

两步,只有两步,也只敢两步。

理好手中的草药,低头避开他的目光。他怔在原地,等到了半久片刻的一句,“好久不见”。

他轻勾起嘴角,可脸颊上却看不出半丝笑意。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怎么变。”

“希望如此吧。”

打断了他的话,只冷冷回了句。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一直都明白。

“我多想回到那个时候,无忧无虑,饮酒舞剑”

眸中闪过惆怅,定定看着,未舍得离开。


那把长命锁,我早就摘了。

当初不愿拿出,

如今想让他知道,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了……

“原来是你!”

自从老王爷和大哥走后,渐渐便没了笑容。如今的灿烂,停留在了我身上。

在我们订婚当日,城中传来密报。

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可我不会阻止,也做不到阻止。

“奚儿,等我回来。”

“我的心会一直等你,可我的脚步不会因为你而停留……”

释然地笑了,最后一瞬的拥抱,是让我始终记得,在茫茫天涯,仍有一人需要我去等待。


记忆中的古亭,仿佛变了模样。

遥远城垒中那位疾速快马的少年,光而不耀。

“林奚,乱世变故,物是人非,

 你真的愿意与我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吗。”

“我愿意。”

绽开笑颜,长漠上的我们,鲜衣怒马。

小桥,流水,竹筏,青山。

“答应母亲,今生今世与将门世家无半点往来”

抱歉,

奚儿还是没能做到。  

Uitwaaien

【霡霖残山影】

她的眼角沁出泪来。


真是好沉的梦,做得她全身发软。


梦中是血流成河,是尸骨累累,她驻于浓浓硝烟中,萧平旌的身影就这样从她似山倾颓般倒下,耳畔不再是少年明朗干净的低语,也不是济风堂中少年舞剑而掀起的猎猎风声。转身望去,满天的飞箭迅疾扑来,林奚兀地生出一种无力感,她眼前是慌乱奔逃的百姓,不远的房舍着了火,幼童坐在火光旁执拗的不肯离开,她却如被钉子钉住似的无法动弹。爱莫能助,心如刀割 。


眼前忽然一黑,萧平旌又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林奚心下一松,满腔情意刚想宣之于口,可对面的人却冷漠坚硬有如磐石,他们之间好似隔着冷墙,萧平旌身着白衣,头系白绸,林奚瞬间明白,这是他们在王...

她的眼角沁出泪来。


真是好沉的梦,做得她全身发软。


梦中是血流成河,是尸骨累累,她驻于浓浓硝烟中,萧平旌的身影就这样从她似山倾颓般倒下,耳畔不再是少年明朗干净的低语,也不是济风堂中少年舞剑而掀起的猎猎风声。转身望去,满天的飞箭迅疾扑来,林奚兀地生出一种无力感,她眼前是慌乱奔逃的百姓,不远的房舍着了火,幼童坐在火光旁执拗的不肯离开,她却如被钉子钉住似的无法动弹。爱莫能助,心如刀割 。


眼前忽然一黑,萧平旌又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林奚心下一松,满腔情意刚想宣之于口,可对面的人却冷漠坚硬有如磐石,他们之间好似隔着冷墙,萧平旌身着白衣,头系白绸,林奚瞬间明白,这是他们在王府分别时的一幕,从此之后,再回不到从前了


真真是心如死灰。


天光微亮,北境的晨雾刚刚被日光穿透,荒草上又呈复苏之态。


萧平旌在亭坡的马背上俯瞰整个北境,这个父兄以命相护的北境,这个令父王魂牵梦绕的北境,终于,可以度过安稳的几十年。


意料之中的对战,始料未及的时间。


哈赤司带三万人马于傍晚时分逼近城墙,兵临城下,杀气袭人。


其实军中各将皆是身经百战,对付哈赤司绰绰有余,对方作战中惯用的招数,军法并不难研究透。当然,对方对长林军也是了然于胸。如果说萧平旌在刚入北境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现在他更会考量大局,行事稳妥且隐蔽。早在两年前,他便秘密培养了一批暗察卫。无论何时,在战争中,消息的获取与传递总是占据重要地位。况且,他所主掌之战屈指可数,军中他人哈赤司或许能摸清,不过到了萧平旌这里,便是他有浑身的解数都无处可使。萧平旌的作军风格多变,战法也奇特,几年之前的月食之战在燕国不失为一桩妙谈。暗察卫来报他哈赤司军中有动作时,萧平旌就料到他定会挑个出其不意的时间来攻。军法捉摸不透,消息也密不透风,唯一突破点就是开战时间,先打乱对方阵脚,挫了士气,拿下穰州自不在话下。


萧平旌暗想这哈赤司真是死脑筋转活弯,打得一手好算盘,却未曾考虑对手究竟是个什么水平。他长林军是景帝训出的队伍,纵使充伍之人换了一代又一代,可治军水平从未降低,更无士气散乱之说。


 撩开帐帘,他立于高台之上,发出呼声 :“此战是护卫北境关键一役,将士们,若此役胜,可保北境千年安稳。”鲁昭在旁高喊:“此役必胜。”长林众将士纷纷呼应,高喊此役必胜。


林奚半个身子藏在柱子,泫然欲泣。她在想现在的萧平旌自父兄接连离世后,他孑然一身处于北境,在北风之中是如何化解心中愤慨与悲苦,成长为现在可号令长林的大将军。化在风中的悲吟与思念现在统统送到了林奚耳边,她心中如灌铅般沉重。共感来得真实强烈,她还未准备就被击打得一败涂地。


萧平旌在出营前一个时辰就嘱咐鲁昭,麻烦让杜大夫给林奚房内的火炉焚些安神香,后又专门叫来杜大夫,说林奚觉浅,最近又是耗费心神的时候,怕林奚的身子骨撑不住,此战至少要打到午夜,反正军营十分安全,只管让林奚休息云云,鲁昭不动声色地瞧了萧平旌一眼,萧平旌敏锐的感受到了,发觉自己说的实在有点多,于是倏地停住,紧紧地抿着嘴。杜大夫见状便打算告辞,萧平旌在最后又交待了一句别说是我的意思,杜大夫和鲁昭共同反应了几秒,心下明白,点点头便一起退出来了。


近子时,城外火光映天,战场厮杀之声不绝于耳,林奚在伤者榻边忙着包扎施针。军营里到处是人,火把把屋子照了个通亮,杜大夫与其他军医于药房和伤者之中穿梭流连。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大多伤员已处理,剩下的也只是轻微的外伤,杜大夫踱步至林奚身旁递给她了个药囊,林奚接过后嗅出是军中少见的安神香,还未开口,杜大夫便劝她快去歇息,边劝边说:“你姑娘家家的,军中苦寒,这安神香兴许能派上用场。


“这是您特地配的? 林奚谢过杜大夫。"


杜大夫摸摸胡子高兴地笑了,他本来还苦恼怎么才能让林奚不起疑,不过林姑娘恐怕是累着了,明天回过神兴许也要追问。


他摇了摇头,不禁感叹这林姑娘和萧将军还真是上世的缘分,现世再纠葛。


一切转回林奚梦醒后,她连轴熬了几个大夜,用了安神香,睡意果如山海般袭来。林奚摸着发疼的心口,抑制不住的后怕。她急忙赶出去,军中大队人马已随萧平旌归来,留了一支小队去追其余燕国逃兵。


林奚来不及去关照那个人,便赶着去看伤者状况,前前后后忙了近两个时辰,萧平旌也急着向朝中汇报情况,军中军务繁多,时间紧迫,怎容下旁的心思。


几天后,军中大捷的消息传回朝中,皇帝大喜,下旨让萧大将军尽快回朝领赏。林奚有意会金陵向师傅复命,收拾妥当后,打算与杜大夫等一行人先行离开。临走之前,萧平旌辗转几夜,还是放心不下,敲了林奚的门。


林奚开门时被唬了一跳,压下心中惊喜,两人与平日里的端方样子并无不同,萧平旌惴惴不安地开了口:“你们真的不打算同我们一齐回去?”


“不了,路上若遇名山好水,少不了要瞧瞧有无名贵药材,以便带回去使用。若万一耽误回军行程,只怕拖累你们遭圣上责罚。”


妥帖周到,叫他挑不出毛病。


他自己并非底气十足,当年那件事是他无端迁怒,林奚未放下,他更甚。分别之后,他们三年未见,之前在军中,两人更像互不认识般,只互打照面,反复擦肩,来回错过。


从亭坡回来后,萧平旌专门换了身衣裳,去了林奚经常待的地方,后才知道林奚回房暂歇,于是呆站在林奚门前,约莫一刻钟。


他不喜多说,更不以言去解他对林奚的感情,于接近和远离之中徘徊矛盾,情感漩涡太多,他只愿林奚能好好过活,安心自由的去追寻她自己的天地。就像门前的他一样,林奚不知,他知就好。


这么多年,从未改变。


纵两情相悦,爱意盈满,难赋长情,


清角吹寒,王府无存,冷月无声。


又惜少年,牵念无所知,深情难勘破,


怜痴女,梦中犹挂,年年为谁等。

旌奚何夕

堂堂长林二公子却被怼成这样,哈哈😄,平旌真是被拿捏住了

堂堂长林二公子却被怼成这样,哈哈😄,平旌真是被拿捏住了

旌奚何夕

这才是医家传人,尝百草而著药典,只愿济世救人。

这才是医家传人,尝百草而著药典,只愿济世救人。

旌奚何夕

在爱情里我们是彼此的唯一,但在人生中,我们都有各自的使命。

在爱情里我们是彼此的唯一,但在人生中,我们都有各自的使命。

旌奚何夕

金陵城之大,能让平旌逃避真相的地方却只有济风堂,能不问缘由就接纳他也只有林奚,你不说我便不问,他们真的好懂对方(不过可怜了的奚ceo家的竹子🎋)

金陵城之大,能让平旌逃避真相的地方却只有济风堂,能不问缘由就接纳他也只有林奚,你不说我便不问,他们真的好懂对方(不过可怜了的奚ceo家的竹子🎋)

旌奚何夕

长亭外,古道边,女医迎风等着她那采药而归的公子(这好像是林奚第一次直接叫平旌的名字,明面说没有等平旌,可却给他备了酒,奚ceo真嘴硬)

长亭外,古道边,女医迎风等着她那采药而归的公子(这好像是林奚第一次直接叫平旌的名字,明面说没有等平旌,可却给他备了酒,奚ceo真嘴硬)

旌奚何夕

平旌,医闹可是不好的,刚见面,林奚就没给你好脸色

平旌,医闹可是不好的,刚见面,林奚就没给你好脸色

旌奚何夕

启竹溪,平旌你所说的常人不知道的好地方带林奚去了吗

启竹溪,平旌你所说的常人不知道的好地方带林奚去了吗

今夕何夕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正剧里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给出了很好的答案:我们的爱情里只有彼此,但我们的生命里却不是只有爱情,萧平旌和林奚让我们看到了爱情最美好的样子——彼此成就,理解而不约束。

      电视剧的开头让我们看到了少年人的模样,飞扬跳脱,鲜衣怒马的长林二公子和面冷心热,理智清醒的医女,像是火遇上冰,缘分就是这样开始的。《风起长林》说是一部大男主剧也不为过,对感情的描写寥寥几笔,却笔笔都展示了令人心折的感情。林奚说是近几年国产剧人设最好的女主也不为过,她温柔...

      正剧里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给出了很好的答案:我们的爱情里只有彼此,但我们的生命里却不是只有爱情,萧平旌和林奚让我们看到了爱情最美好的样子——彼此成就,理解而不约束。

      电视剧的开头让我们看到了少年人的模样,飞扬跳脱,鲜衣怒马的长林二公子和面冷心热,理智清醒的医女,像是火遇上冰,缘分就是这样开始的。《风起长林》说是一部大男主剧也不为过,对感情的描写寥寥几笔,却笔笔都展示了令人心折的感情。林奚说是近几年国产剧人设最好的女主也不为过,她温柔而强大,坚定而独立。在刚出场时她就知道自己跟长林二公子是有婚约的,对于林奚来说,不愿意嫁给将门之人并非是只能看他出征,日日忧心,林奚是个有想法的人,她是不愿意被束缚在高门大院里,心中抱负无法实现,她曾对平旌说过:“你心里知道,我决非能够固守深宅的女子”,于是她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但少年人终归是少年人,在朝夕相处中很难不心动。虽然平旌刚开始在林奚心里印象并不太好,但是站在上帝角度,不可否认平旌是个极其优秀的人。皇室宗亲,世家子弟,出身极其高贵,天资聪颖,深谙韬略,武功高绝。但真正牵动了林奚的心的是平旌的江湖侠气,他的身份地位是林奚最不在乎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可以说是林奚最忌讳的地方。这样的少年会为她簪花,为她整理药材,陪她聊天,在她生病时衣不解带地照顾她,即便是林奚也很难不心动。于是她会在听平旌说话时抿嘴偷笑,在平旌为她簪花时微微脸红,在平旌失意低落时默默陪伴。正剧里的爱情就是这样动人,全程不说一个爱字,不侧重笔墨描绘,只从细节处着手,让一切都这么顺其自然。感情实际上也就是这样的,说不清什么时候与什么地点,只是在细长的时光里渐渐变深。

      平旌中毒,把全剧推向了高潮,也是林奚感情最外露的时候。林奚对平旌的感情从来都是真挚纯粹的,她在面对作为长林二公子的萧平旌时只能隐藏自己的内心,但她爱萧平旌这个人。所以在平旌中毒时一向清冷的林奚也会因为无能为力而失声痛哭,在医家眼里众生平等,但她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平旌的命,恳求师父原谅她的不孝,双眼含泪对老堂主说:“只是如果奚儿愿意心甘情愿舍弃自己,还望师父原谅。”最后还是大哥以命换命救了平旌,林奚清楚平旌不会想看到这种局面,但她还是尊重了大哥的决定,承担了平旌的愤怒和埋怨,分担了平旌的痛苦。经历这么多,彼此已存心结,双方都知道此生应该再无可能,平旌也由此开始成长,远赴北境,承担起长林之子的责任。面对这种种林奚也没有自怨自艾过,面对大嫂的叹息,她也只是说:“得失已定,不必强求”,便独自去游历山水,编纂药典。平旌在大哥辞世之后曾怨怪林奚说“原本可以有不一样的结局”,但就像林奚在老王爷灵前对平旌说的一样,他别选择,不一样的结局就是牺牲林奚,他同样承受不起。兜兜转转,他们又重逢,不复当年模样;隔着心结,也不复当年情谊。平旌逃避问题,林奚就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她从来都是最懂平旌的人,在老王爷逝世时给予平旌宽慰,解开他的心结,她一直都是那样温柔而又强大。终于一切尘埃落定,平旌只是承袭了长林王爵位,重新回到了琅琊山。林奚去往西南,继续完成自己的报复,分别的时候,平旌对林奚说:“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虚度上天所赐的年华岁月。”这大概是旌奚感情最令人心折之处,彼此理解,不约束,彼此成就的双向奔赴。林奚再次上琅琊山,是双方的感情高潮。平旌不再逃避,对林奚表明心迹,“没了大哥,没了父王,也看不见你,这三年来我自己心里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的,所以我不能再骗自己了,林奚,我想伴你游历山水,想陪你撰写医书,我想做的事情还挺多的,但我就是不能想象以后的日子如果没有你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想请你答应我,让我与你此生相守,永不分离,可以吗?”这段表白不仅打动了林奚,也打动了许许多多的观众,真正的爱情就是经历了磨难和心结之后依然决定相守。

      林奚爱萧平旌,毋庸置疑,爱到能够舍命换他存活,但她更爱自己。她爱平旌胜过爱生命,但她的理想比她的生命还重要,她可以为平旌放弃生命,却不会为他放弃理想,不会成为他的附庸。当平旌决定下山勤王的时候,林奚对他说的话真的是十分清醒,“我理解你的立场和做法,也从未想过改变你,只是平旌,我也没有办法为了你彻底改变我自己”,“我的心会永远等着你,我的脚步却不能因为等你而停留”,这是现代女性都未必有的清醒。林奚知道,无论平旌再怎么承诺他会回来,现实可能也会让他无法选择,一旦平旌只能留下,她绝对不会去做长林王妃,林奚是无法忍受困在金陵城内的日子的,她不能忍受她的理想被扼杀,所以她宁愿舍弃平旌。这也是林奚的最大魅力所在,不为爱情和世俗所捆绑。你永远是我的爱人,我对你的爱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消减,但我的理想不能去为我的爱情陪葬。相信这也是林奚最吸引平旌的地方,让平旌对她至死不渝。

      所幸,平旌得以功成名退,缘定三生,他们终究圆满。在长亭外、古道边,衣袂纷飞,紧紧相拥,在夕阳下策马齐驱,一起奔向那悠远的江湖。红尘自有波澜,将来未必能一世安稳,但我也愿意与你此生相守,再不分离。一部52集的电视剧,萧平旌和林奚所有的同框戏份加起来不超过两集,却完美地叙述了他们如此令人心折的爱情——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Uitwaaien

【霡霖残山影】

       私设为大哥和父王都已故去,平旌留守在北境,林奚云游四方后暂时回到了济风堂。本文设定与剧中略有不同。实在是因为太长时间没看记不清楚了。

本文是此系列的第一篇,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写几篇😅,可能刚刚开始看的时候不太清楚两个人的情感阶段,不过等我码完全篇后应该可以明白了。大家记得积极留言哦!😘


      宣怀十六年,萧平旌驻守北境已满两年,期间大燕军屡次进犯大梁边境,皆被萧平旌平反。燕国贼心不死,又派哈赤司率军北下。燕军主帅哈赤司狡诈骄戾,...

       私设为大哥和父王都已故去,平旌留守在北境,林奚云游四方后暂时回到了济风堂。本文设定与剧中略有不同。实在是因为太长时间没看记不清楚了。

本文是此系列的第一篇,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写几篇😅,可能刚刚开始看的时候不太清楚两个人的情感阶段,不过等我码完全篇后应该可以明白了。大家记得积极留言哦!😘




      宣怀十六年,萧平旌驻守北境已满两年,期间大燕军屡次进犯大梁边境,皆被萧平旌平反。燕国贼心不死,又派哈赤司率军北下。燕军主帅哈赤司狡诈骄戾,因手段残厉,行事狠辣而在其国享有盛名。战功赫赫,大梁几次战争也因他而败。


      穰州处两国边境,联通各路,又是重要的军资储备处。萧平旌悉燕国对穰州垂涎已久,希借此机,以穰州为饵,诱敌深入,一网打尽斩草除根,以解后顾之忧。据暗线所报,燕国皇帝在哈赤司率军出征前,下了道皇旨:限哈赤司六月之内拿下穰州。如今是燕军出征的第四个月,期限将至,萧平旌预估哈赤司不会一直保持平静,燕军也一定会有动作。这北境,即将迎来最后一次大战。


        大战前夕,萧平旌在城外七里之内驻下军队,以备不测。穰州城中百姓人数不过百口,萧平旌再三思量,决定将城中百姓于一周之内分批转移。让军士趁夜混进城,乔装改扮成城内百姓。穰州城表面上与平常无二,内里早已换了个底儿朝天,只待萧平旌一声令下。


       萧平旌在数月之前召来副将鲁昭,仔细询问军营中军医人数,随军的大夫只有一位杜大夫与其助手,旁的是在没有了。边境这苦寒之地,哪里能找的到大夫?只得向黎老堂主写信求助。


       烛芯烧得通红,将书案旁的人影尽数映在门户的窗纸上。手起笔落间,信作大意已成。只是仍觉不安,那个背影,好像这两年中一直在梦里不断与自己擦肩而过,却难以触碰。他知道林奚已经离开琅琊山,巡游四方,寻求名药;他知道自己不甘心,知道林奚还在等;他更知道自己写这封信的私心。两年来,从大渝到北境,他内心的纠缠从未停歇。明明很在意,明明放不下,却因为太难回头而被推着向前走。


       只身空牵挂,薄云长夜忆断流年。

       枕梦醉旧年,思卿不见嗔痴醉眠。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句诗就这么落在纸面上,沒头没尾。萧平旌羞赧地将信纸揉成一团,扔在一边。


         但是又舍不得 ,于是灰头土脸地捡起来,画叉,铺平。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萧平旌觉得这些年历练在外,自己的脸皮属实又厚了些。时间紧迫,来不及给他留有余地,这封信必须要及时送到黎老阁主手上。


        ‘‘鲁昭,帮我寄出去吧’’。‘‘唉等等,嗯…没事没事。’’鲁昭疑惑地看了眼萧平旌,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叹自家将军最近军务繁多,恐是累着了,以后可要好好补补他的身子,现在都精神恍惚了。


        月色氤氲,济风堂的院内竹林飒飒作响。林奚轻轻推开虚掩的户门,突然想起了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少年借七分酒气,醉玉颓山,眼底清明,轩如霞举,提剑啸天。她这个向来都置之事外的人,竟也有一刹心动。两双眼对视,不宣于口的情意便隐得更深。林奚蓦的从回忆里抽出,转向案几上的信,两道黑叉有力地渗透纸背。师傅把信交给她的时候,她内心尚存有疑惑,略览了一下,大致估出了平旌的意思。等到看到这两句诗时,她已全然明白师傅把信交给她的意图。黎老阁主悠悠地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开口说:‘‘平旌虽与我相处时间有限,但他的性情我是了解的。时隔许久,想必如今······’’林奚在桌下默默攥紧了手,眉尖微蹙。


        ‘‘奚儿啊,去见见他吧。’’


        当林奚望见辽阔无垠的绿原时,她们已离北境不远了。一路上她的心思波荡起伏,她总害怕平旌不愿看到她,害怕平旌一旦看到她就会不断回想起那段对他极其残忍的记忆。但是行至北境,随着兵士踏进北境大营站定在他面前,心境已然不同。


        萧平旌看着她款步而行,至他面前,究竟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他却分不清了。她身子半蹲行礼,萧平旌抬手去扶,正正好好对上了姑娘家清柔的眼神,反而把手退了一步背到了后面,却是用着克制内敛的眼神注视着林奚。林奚抬头与他对视 ,另一方眼神避闪,像是专门躲她。林奚敛了眸,微微偏开头。萧平旌反而趁这时胆子大了起来,肆无忌惮地盯着林奚,愈发贪婪。


         几人并未客套太多,林奚一行人便匆匆回了早安排好的住处。军情紧急,他们来不及多说什么,林奚和杜大夫要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好准备,而萧平旌更要时刻提防燕方奸细。但萧平旌清楚地知道,即使防得再紧,也难免走漏风声。既如此,何不将计就计 ?以哈赤司的性格,肯定会对他设的局早作准备。


          两方势均力敌,表面上还未鸣鼓敲锣,但暗处,该放的冷箭一样不少。


           想到这里,萧平旌的太阳穴止不住地发疼,心下愁绪纷多,不知道林奚看不看得惯这北境的弯月。这儿的月亮不像金陵的冰轮,虚虚的悬在云中。萧平旌记得林奚最爱看月,不知道这月亮是不是哪个仙人专门挂在天上,哄她开心的。


           博林奚一笑,总是很难。


           她不常笑。哪怕是克制不住,也只会绽出微微的弧度。在少年人眼中,姑娘家的面庞映着清清浅浅的月光,眼波蕴柔,他的心也跟着软了几分。在墨云荫蔽了清辉时,却偏偏带上了三分的支离破碎之感,这是她难见的落寞。少时离家,父母双亡,就算是再坚强的人,也不免伤怀感慨人如蓬草,命如苦菊。萧平旌知她不轻易外露情绪,并未出声,伸手拢了拢她耳边垂下来的发,林奚讶异他亲昵的动作,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萧平旌心里发笑,嘴上正言道;‘‘林奚,你是除了我们家之外,我最在意的人。以后你不必在意闺阁虚礼,但凡我在,你做自己就可以。’’不必在意世人看法,不必关心风言风语,只要她秉承医家之道 ,自由追逐自己的路,萧平旌想。


             松下风起,林奚本靠在门檐上眺望远山,听到他这句话后转过头去看他,发丝被风带起,随着方向也被送到了肩前。两人默默盯着对方,萧平旌眼里凝着的笑意越来越浓,林奚心里也越发发怵。于是正色嘱咐他时候不早,要快些归家。萧平旌忽地想起以前林奚赶他走的推辞都是济风堂不能长时间接待外客,免得打扰黎老堂主休息。今天却一反常态,竟换了套说辞。萧平旌大为欣喜,临走前不忘揶揄林奚几句,于是喜滋滋地翻墙回家,恰好撞见大哥陪父王遛弯打转,不免又被教训一通。


              这些松散又零碎的日子,如今却成了难以言说的痛和永远无法企及的奢望。他和林奚也仿佛成了陌路人,之间的隔阂就像巨大的深渊,难以跨越。


               耳边响彻起北境的寒风,他抬头望向弯月,月意寒寒,沁得他全身都发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