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旗木卡卡西

338.8万浏览    33724参与
晓悠

[带卡]Re从堍掉面具开始的重生生活 12

寿终正寝后卡卡西一次次重生回四战带土掉面具的时候,他试了各种方法却仿佛永远打不破这个轮回。
OOC,OOC,OOC预警!
我的所有带卡产出:阅读指南 


------------------------------
"原谅我,好吗?"熟悉的声音敲在卡卡西耳边。

  
嗯?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那是.......要我原谅....什么?

  
卡卡西睁开了眼睛,周围的黑暗让他也一时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哪里? 被人关起来了? 这之前我在做什么......来着? 

  
不知为何,卡卡西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记忆也像一团烟雾,摸不清看不...

寿终正寝后卡卡西一次次重生回四战带土掉面具的时候,他试了各种方法却仿佛永远打不破这个轮回。
OOC,OOC,OOC预警!
我的所有带卡产出:阅读指南 


------------------------------
"原谅我,好吗?"熟悉的声音敲在卡卡西耳边。

  
嗯?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那是.......要我原谅....什么?

  
卡卡西睁开了眼睛,周围的黑暗让他也一时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哪里? 被人关起来了? 这之前我在做什么......来着? 

  
不知为何,卡卡西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记忆也像一团烟雾,摸不清看不透。

  
卡卡西闭了闭眼,努力的想从混乱的记忆中捋出一条逻辑链来。

  
好像,是在参加带土的就任仪式吧?

  
是了,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开了三勾玉的带土就要成为第一位出身宇智波的火影了,而他也将作为参谋与秘书,成为带土的左膀右臂。

  
想到这里卡卡西不禁眯起了眼睛勾了勾嘴角。

  
也不知道是谁把他关到这么个黑咕隆咚的地方,不过,什么限制措施都没做,连查克拉都没有封印,就想把他关住,这也太小看他旗木卡卡西了吧。

  
刚刚上任就失踪的话带土他们可是会担心的啊,我得快点回去。

  

这样想着,卡卡西在右手聚集起了查克拉。

  

"雷切!"

  

随着蓝色的电光划过,卡卡西终于看到了......

  

和他想象中明媚的阳光截然相反,那是-红色的月光铺满大地。

  

困住他的,那个像蛋壳一样的东西碎了一地。还有他自己-

卡卡西抬起手,这下他才真正看清自己手臂的样子-这荧白的,仿佛鳞片一样的.....是什么?

  

这一幕,明明是那么的陌生,怎么会又那么的熟悉? 这里到底是......为了搞清楚状况,卡卡西向后退了几步,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可他却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卡卡西回过身,猝不及防的看到了他从未想到会看到的-
带土。
------------------------------
看到那个白了头,一动不动不知生死的带土,卡卡西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带土为什么也会在这里,他不是刚刚就任成为火影吗?绑架者连护卫森严的火影也敢绑?

  
不对.......带土,带土真的是火影吗?他的就任仪式是什么样的来着?他的火影袍是什么样式?他是怎么当上火影的来着?他的功绩有哪些......是谁举荐的他.....来着?

  
卡卡西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困难,可他却顾不上这些。

  
不对,不对,这一切都。

  
这时候他抬起头,看向了那轮红色的月亮。

  
无限月读

  
这四个字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像失去了全部力量一样的跪倒在了地上。

  
第四次忍界大战,神威空间里的对决,无限月读的开始,那个所有人都在的,近乎完美的梦,真实的一幕幕终于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想起了带土的决绝,也忆起了自己不惜一切也要让带土回归本心,也要把他带回来的信念。

  
然而-
"对不起,到了最后还是逃避,想要把烂摊子推给你呢。"
"这一次也.....原谅我,好吗?" 

  

卡卡西到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卡卡西没有用太久时间就想明白了发生的一切-多么一目了然。

  
永不落下的红色月亮,变成白绝,再也不会从美梦中醒来的人们-就连鸣人佐助他们都没能幸免。

  
果然,美梦是没有那么容易成真的,自己那么想拉回的带土,也果然是被人骗了。

  
而他也搞清楚了自己醒过来的原因-和曾经的琳,曾经的带土一样,现在的他的体内,也住着一只凶猛的野兽了。

  
可是,醒过来又能怎么样,这空无一物的,死寂的世界.......卡卡西不明白,就算是这样,带土也要换他的理由。

  
为了罚我吗?发现搞砸了,不想要在这个地狱一般寂寞的世界中继续呆下去所以撂挑子丢给我不干了吗?

  
顾不上因为过呼吸还略显僵硬的身体,他跪倒在了那个白发带土的身前。

  
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没有.....查克拉。

  
带土的眼角还含着泪水,带土最后的话语是那么的悲痛绝望。

  
他是那样脆弱的,痛苦的让我原谅他。

  

不,他才不是为了罚我呢,卡卡西想。

  

从始至终,带土都只是想要救我啊。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想要救我啊。

  

可是,换了我来又怎么样呢? 这样的世界,还能怎么办呢? 孤身一人的我,也找不出什么可以称得上是希望的东西了啊。

  

你说的没错啊,我是.....垃圾,是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

  

泪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地上,渐渐地积成了一个小水洼。

  
卡卡西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痛过,就是洞穿带土的胸口,就算是被带土捅伤腹部的时候都没有尝过这样痛苦绝望的味道。

  
------------------------------
"你,你别哭啊。"

  
一道声音忽然在他脑中响起,听上去还有点慌乱。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
"你要不就,就不要哭了吧。没怎么见你哭过,现在你这幅样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带着点软软糯糯的声音一时让卡卡西愣了神。

  
"带土?" 他小心翼翼的喊道。

  
"是我。"

  
精神空间中,一个戴着防风镜,穿着宇智波族服的十二岁小带土出现在了卡卡西的面前。

  
他走上前,踮起脚拥住了卡卡西的精神体。

随机森林_iTonyLee

照样是风之书真面目改图

卸妆+去美瞳+补上扫把头~

(用于带入各种文里的脱面罩无写轮眼/单写轮眼/无疤卡西hh)

照样是风之书真面目改图

卸妆+去美瞳+补上扫把头~

(用于带入各种文里的脱面罩无写轮眼/单写轮眼/无疤卡西hh)

昕愉xy

祝我生日快乐!嗯嗯!画了最爱的第七班~\(≧▽≦)/~

祝我生日快乐!嗯嗯!画了最爱的第七班~\(≧▽≦)/~

安果(坑啥的总会填的)

被挚友埋葬五十年后你苏醒了(1)

        *第二人称注意

  *“你”的名字是“月”,曾是神魔大战陨落的帝女

  *cp卡卡西

  

  ——————

  

  风和日丽,微风吹拂。


  你站在火影岩的上方,眺望比记忆中大了好几圈的木叶村,怅然若失。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被设下重重禁制的棺材里时,你丝毫不意外他们以为你死了。


  本就是以一具重伤未愈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不知是异世还是凡间的关系,不比天界,修养速度大打折扣不说,还倒霉的迎来了天劫,你原本不觉得自己能活下来,甚至留好了遗言遗物。


  你...

        *第二人称注意

  *“你”的名字是“月”,曾是神魔大战陨落的帝女

  *cp卡卡西

  

  ——————

  

  风和日丽,微风吹拂。


  你站在火影岩的上方,眺望比记忆中大了好几圈的木叶村,怅然若失。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被设下重重禁制的棺材里时,你丝毫不意外他们以为你死了。


  本就是以一具重伤未愈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不知是异世还是凡间的关系,不比天界,修养速度大打折扣不说,还倒霉的迎来了天劫,你原本不觉得自己能活下来,甚至留好了遗言遗物。


  你叹了口气,真不敢相信自己命意外的硬。


  既然醒来了那就继续活下去吧。你拍了拍脸颊,打起精神。


  也不知道你昏迷了多久,火影岩都有四个雕像了,而且……闭眼感知一番,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


  千手一族在木叶成立后开始和外族结合,血脉变得稀薄很正常,可宇智波一族一向族内通婚,查克拉应该很明显,现在你却只能感知到一个人,这个程度可能还是个孩子,不仅如此,村子里还有股极为沉重且不详的查克拉。


  *


  你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两边是琳琅满目的店铺,有嬉戏打闹的孩童从旁经过,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再需要去往战场,可以拥有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你的眉眼柔和下来,不禁露出微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斑和柱间的梦想有好好延续下来呢。


  忽然,你敏锐的察觉到一个气息,连忙小跑过去,在拐角处锁定了前方那个高个子的银发男人。


  你在心里琢磨:不是宇智波的人,不过这感觉没错,他有写轮眼。


  在你又一次眨眼的瞬间,对方没了身影,你停下脚步,身后响起男人慵懒的声音。


  “这位小姐,请问你跟着我有什么事吗?”


  你闻声转过身来。


  银发男人面罩遮脸,护额挡住了左眼,仅露出的右眼没精神的半睁着,他垂眸见你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反应平静,手指微动合上了书。


  你双手交叠于身前,脸上挂着清浅的笑,柔声和他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跟着你的,就是好奇一件事。”


  “什么事?”


  你定定地注视他,嘴唇轻抿,眉头轻皱,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


  男人不着痕迹的打量你。


  你的年纪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身上略显繁琐的白色衣衫与和服相似却又不同,是他没见过的服饰。


  他问:“你不是村子里的人吧?”


  “嗯……其实我是来投奔木叶村的。”


  确定你只是没有查克拉的普通人后银发男人不再警惕。


  “这样的话要做登记,走吧,我带你过去。”


  “那个,忍者先生……”


  “咕噜——”


  空空如也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发出抗议,你当即红了脸,用手捂住肚子。


  男人体贴地询问:“要先去吃饭吗?”


  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嘛,离我出任务的时间还早,拉面可以吗?”


  你点头表示可以。


  在路上你向银发男人做了自我介绍,也知道了他的名字,旗木卡卡西。


  *


  刚出锅的叉烧拉面冒着热腾腾的气,香味扑鼻,你顿时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一顿暴风吸入。


  因为你手臂的动作,宽松的袖子下滑,露出戴着金镯子的洁白手腕。


  卡卡西单手托腮,视线斜睨,微眯眼睛,那一看就价值不菲,像是贵族才用得起的首饰。


  “月小姐为什么会选择木叶?”


  “唔?”你抬头看他,两边腮帮子鼓鼓的,随着咀嚼的动作一动一动的,像只小仓鼠。


  你咽下嘴里的东西,回答:“因为离得近。”


  卡卡西:……


  你没说谎,你本来就被埋葬在木叶。


  你喝光剩下的汤底,放下筷子,两手一拍:“多谢款待,可以用这个代替钱吗?”


  老板看着你递过来的镯子,为难道:“这我可找不开啊。”


  “你的镯子能买下好几家拉面店了。”卡卡西无奈地说,掏出钱包付了钱。


  “谢谢你,卡卡西先生,你人真好,钱我会还你的。”


  “不用……”面对你的笑容和真诚直白的感谢,卡卡西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对了,村子里有当铺吗?”


  被打断的卡卡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看了眼你手里的东西。

  

  “你要把它卖了?”


  “嗯,正好我也需要用钱。”


  你不懂金银珠宝的市场行情,差点被当铺老板当肥羊宰,是卡卡西帮忙讨价还价才卖了个合理的价格。


  你要把面钱还给卡卡西,对方却拒绝了。


  “一碗拉面而已,算我请你的。”


  “诶!那下次我请你吃饭吧。”反正你以后要在村子里生活,有的是机会还人情。


  *


  做入村登记的地方并不远,卡卡西将你送到地方后便离开了。


  木叶村在接纳外来人方面很宽松,你简单编了个身份就通过了,虽然这大概和你没有查克拉,不足为惧有关。

  

  ——————

  

  前面那些“月之神女”的章节都删掉了,重写,不会坑,就是写得慢(捂脸)

总是跑偏的一个人

土哥真的很适配数字生命计划啊

画了一点日不我与里面的片段

内含科学家pa水门班

算是一个流浪地球pa?


数字生命计划就是让人在互联网中拥有完整的一生。


带卡琳三人曾经是一个班的科研人员,后来因为一场事故,带土为了救卡卡西而"死亡",把一只眼睛赠与眼睛受损的卡卡西,然后将琳托付与卡卡西。


琳却为了保护科研资料和机器选择了死亡。琳弥留之际,带土带回了琳,将琳的意识上传到机器里,然后产生了有自主意识的"琳"。但是因为技术受限,只能有两分钟生命。


带土被斑救活后意识到在这个末日里,只有数字生命计划才能带给人们幸福。后面土哥戴着面具,...

土哥真的很适配数字生命计划啊

画了一点日不我与里面的片段

内含科学家pa水门班

算是一个流浪地球pa?


数字生命计划就是让人在互联网中拥有完整的一生。


带卡琳三人曾经是一个班的科研人员,后来因为一场事故,带土为了救卡卡西而"死亡",把一只眼睛赠与眼睛受损的卡卡西,然后将琳托付与卡卡西。


琳却为了保护科研资料和机器选择了死亡。琳弥留之际,带土带回了琳,将琳的意识上传到机器里,然后产生了有自主意识的"琳"。但是因为技术受限,只能有两分钟生命。


带土被斑救活后意识到在这个末日里,只有数字生命计划才能带给人们幸福。后面土哥戴着面具,招揽人才,为了实现数字生命计划x,拯救在末日里面挣扎的大家,也给琳完整的一生。


卡卡西却认为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没有人类的文明是没有意义的,一直调查土哥化名的"鸢"。



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x



暴龙军队大统领暴暴龙

  手指累了,它想退休,啊手指戳的好烦,知道画一半发现动作啥的都错了是什么感觉吗,特别是那个衣服,我看火影的时候卡卡西暗部时刻没仔细看,专门去搜的,被逼疯了,还有那个正片叠底,找不到合适阴影颜色好烦的说,可怜的我,一边上色一边改线稿(我发现我这几天都在用铅笔上线稿我说怎么那么不对劲)

  手指累了,它想退休,啊手指戳的好烦,知道画一半发现动作啥的都错了是什么感觉吗,特别是那个衣服,我看火影的时候卡卡西暗部时刻没仔细看,专门去搜的,被逼疯了,还有那个正片叠底,找不到合适阴影颜色好烦的说,可怜的我,一边上色一边改线稿(我发现我这几天都在用铅笔上线稿我说怎么那么不对劲)

Hermo
【卡鸣】 首先,我不是正太控

【卡鸣】

首先,我不是正太控

【卡鸣】

首先,我不是正太控

一只小团扇

  小说写这里的时候,漫画和动漫都重温了一下,截了点个人在漫画里喜欢的图图,侵权可删哦。

  只想说一句,卡卡西你先别哭,土子还能活哦。

  小说写这里的时候,漫画和动漫都重温了一下,截了点个人在漫画里喜欢的图图,侵权可删哦。

  只想说一句,卡卡西你先别哭,土子还能活哦。

Vic要好好学习鸭
跟风抄个照片 莫名其妙欠了一屁...

跟风抄个照片


莫名其妙欠了一屁股债的社畜旗木先生

跟风抄个照片


莫名其妙欠了一屁股债的社畜旗木先生

小范范

死因(四)

“喂,卡卡西快起来呀”


“啊,这是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呢,当时我只看到有一个人朝你扑过来了,没来得及喊我就失去意识了,后来我又醒了的时候,就看到你躺在你床上了”


“啊?”


卡卡西撑起他了疲惫的身体,努力思考着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我想想啊”


“那天晚上有一个持大刀的人对我发起袭击,有一小段时间我的反应力和速度非常的快,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还是没打过他,我失去意识好像看到凯来了”


强撑着让身体坐起,卡卡西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累,从那天晚上自己的身体变奇怪的时候,卡卡西感到自己的精神从未有那是那么好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虽然这个问题放在别人身上...

“喂,卡卡西快起来呀”


“啊,这是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呢,当时我只看到有一个人朝你扑过来了,没来得及喊我就失去意识了,后来我又醒了的时候,就看到你躺在你床上了”


“啊?”


卡卡西撑起他了疲惫的身体,努力思考着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我想想啊”


“那天晚上有一个持大刀的人对我发起袭击,有一小段时间我的反应力和速度非常的快,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还是没打过他,我失去意识好像看到凯来了”


强撑着让身体坐起,卡卡西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累,从那天晚上自己的身体变奇怪的时候,卡卡西感到自己的精神从未有那是那么好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虽然这个问题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有点难,但我们的卡殿是什么人呐,立刻想起之前带土说过‘在那个人扑向你的时候我就失去意识了’那是不是证明…


想到这儿,卡卡西立刻起身,对带土说


“我得去看一下凯,顺便向他道谢”


“不行,就你现在这个状态,还想到处跑?”


“可是凯他救了我,我一定要去看看他”


“你!行吧”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带土知道如果卡卡西铁了心要做一些事情,谁也干涉不了他的决定


穿好衣服后,卡卡西便离开了旗木大宅,而旗木大宅位于木叶边界处,属于那种远离了烟尘的地方,带土刚被卡卡是带到这里来的时候都曾表示自己还从未见过这个建筑,这也不能怪带土,毕竟宇智波集团位于木叶中心位置,并且带土又属于那六大首脑之一,整天连离开宇智波集团的时间都没有多少,更别说跑到木叶边界上的旗木大宅来了


突然,卡卡西想到一件事情,对带土说


“我记得为了让你的灵魂得到安息,进入轮回,是要查询到你的死因对吧”


“是这样没错,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那么多天的亲密相处,他们彼此都没想过自己和面前这个人是阴阳两隔”


“我想到,那个人敢直接对你下手,首先说明他来头不小,并且有强劲的后背,还有强大的实力”


“…”(土哥沉思)


“首先要观察五大国,再要看各个地区(这个地区其实就是原著的忍村呐),敢直接对宇智波下手,虽然现在手头没有任何关于那个人的资料,啊,也许有,但我们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就算有也是空谈”


“…”


“对宇智波下手,要么就是看中你们的钱,要么就是跟你们有仇,带土,要不然想想你和谁交过仇呢”


“说的我地位高,我才到这个位置没几天,且以前的事情我好多想不起来了,我只是依稀记得以前的外交一般都是由斑和鼬执行的”


“鼬吗”


“啊,鼬怎么了”


“我想试试看能不能从他嘴里获得一些宇智波的外交关系”


“你确定你能行吗,其实我觉得佐助比鼬更好问呢”


“不行,那孩子我听止水说他从小就冷淡,只对他哥哥好”


“再说了,好歹和鼬有几年的交情,他是我最有把握的人了”


“行吧,如果能问到自然是最好”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卡卡西心里还是没底,毕竟鼬是很在乎集团的,所以他先按原计划去找凯了,突然,一坨黄色冲在了他们前面站住,来者正是被誉为木叶的黄色闪光【波风水门】


水门一看到卡卡西,便十分焦急的询问到


“卡卡西你怎么就出来了?凯跟我说明情况,你遇上的那个人可是从雾隐逃出来的杀人魔,【桃地再不斩】呐,你居然能从他手上活过来,太好了,凯跟我说你受了很重的伤,可让我担心死了”


“他那个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卡卡西挂着它标志的死鱼眼说到


和水门简单寒暄的了两句后,水门便收到了新的任务


“嘛,看来水门老师很忙啊”


“啊?”


水门在那里僵了一下,太久了太久了,卡卡西很久没有喊过他老师了,从卡卡西加入到警卫部时,一直都是以水门警长这个称呼叫的,他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过这个称呼了


“是啊,很忙的啊”水门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希望这个孩子,一定要快点走出阴影啊’水门这样想着,与卡卡西做了道别


与水门道别后卡卡西朝着警备部走去,还是一定要看看凯呢,这样想着,卡卡西走向了那里


“喂喂喂,笨卡卡怎么了”发现卡卡西的眼神飘忽不定的带土说到


!被叫到名字的人震了震身体,朝着发出声音的人说到


“我在想,谁那么大胆敢跟宇智波做对呢”


“你看看你,放松一点,我都没你那么在意”


“这也是身为警员的职责呢”


“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木叶真是太会教了”


路程在这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话下逐渐缩短了,直到在视野边角出现了警备部三个大字,“看来我们快要到了呀,带土”


“你快去见你的西瓜头吧,我对那个人没什么好印象,我在一边站着就行”


“哈哈哈”


“卡卡西————!!!!”


好吧,看来那人发现他了


正面迎上凯的拥抱,不免让卡卡西想起的他的某些回忆,那时候的凯还十分的瘦弱呢,现在已经是能把他抱在拥抱里,让卡卡西根本挣不开


卡卡西一直在想,这个人为什么这么乐观,而且自从自己的父亲逝世后,凯就一直找自己比试,卡卡西也知道凯是为了让自己走出阴影,他决定不会辜负凯,但同时他又害怕,因为和自己有过多交集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至少当时的他是如此认为


他想起了父亲的死,可怕的夜里充满了悲凉,他又想起了自己没人救下那个叫琳的女孩,而琳,还一直喜欢着他呢,而卡卡西生性就对人冷淡,能和他交朋友的少之又少,可琳偏偏就是他很好的伙伴,但是琳的下场却如此之残,不是他的父亲早在十几年之前就死了,现在和自己有深交的无疑就是水门和凯了,他也在害怕这两个人会不会也离自己而去,如果是真的的话…


“卡卡西!”凯那激昂的声音响起“你来看我真是太好了,现在承认我比你厉害了吗”


“嘛,凯,你早就超过我了”你是一个能带给人们希望和光明的光,而我不过是一个带来灾难的灾星罢了,没错,事到如今,卡卡西依旧无法原谅自己


“BOOM——!”


“什么!”卡卡西和凯和带土的声音同时响起“爆炸的声音!”


凯说的没错


“不对,卡卡西!刚才水门警长好像去了那里,而那个位置好像是宇智波集团,”


“!”不安的情绪瞬间笼罩在了三人的心头


“快!我们能救一个是一个!”


‘不要死,不要死,撑住,水门老师,我们会来救你的,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如果连你也弃我而去了,那我…’


怀揣着不安的心情,卡卡西意无反顾的冲向了爆炸点

————————————分割线—————

哈喽~,我又回来啦,最近确实没有什么灵感呐,而且我感觉我这个可能要写好长好长去了,我感觉我现在连开头都还没扯清楚,

\(`Δ’)/


话说就让你们来决定一下吧,关于水门三三是活还是死,反正我希望活(˵¯͒〰¯͒˵)


这里的话我还是准备把琳给卖了,不然的话不好写


话说有没有人火影手游带新手啊,最近打决斗场时候被打爆了,之后我会专门出一个合集,里面全都是火影手游的内容


后再来晒一下我的柱子















五條悟
  “哦呀?听说 你也有个很可...

  “哦呀?听说 你也有个很可爱的学生?”

  “哦呀?听说 你也有个很可爱的学生?”

执

  救命啊 每天一些时候就看火影评论都有哪些离谱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 他真的 我哭死

  岸本最大樱黑

  不知道卡卡西几岁

  不知道卡卡西死没死

  卡卡西23岁上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怎么能这么搞笑

  救命啊 每天一些时候就看火影评论都有哪些离谱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 他真的 我哭死

  岸本最大樱黑

  不知道卡卡西几岁

  不知道卡卡西死没死

  卡卡西23岁上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怎么能这么搞笑

老攻❤️

【卡鸣】厮磨 第十六章

先看注意事项 主动避雷

   

                        第十六章   赴约


  “好了,别再送了,我自己回去就成的说”鸣人推搡着身后的跟屁虫,再走就要引狼入室,眼看转街再走一个路口就要到了,这个人还是不依不饶。

“总感觉你还没有完全好,我送你回去”看着...

先看注意事项 主动避雷

   

                        第十六章   赴约

 

  “好了,别再送了,我自己回去就成的说”鸣人推搡着身后的跟屁虫,再走就要引狼入室,眼看转街再走一个路口就要到了,这个人还是不依不饶。

“总感觉你还没有完全好,我送你回去”看着鸣人还有些微红的脸,怎么想怎么不放心

“你是警察哎……真要我把你带回晓?”

“今天休息,不谈工作”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卡卡西捏了捏鸣人气鼓鼓的腮帮子,知趣的停下来脚步。

“那我先回去了”

“嗯”

“不准跟过来哦”

卡卡西点着头注视着鸣人离开的背影,没走几步小家伙又来了回来在他嘴边留下浅浅一吻,又滑溜溜的从卡卡西即将要环上来的手臂间逃开。

“小傻瓜,快回去吧”卡卡西亲昵的刮了下鸣人的鼻子,看着他离开视线,最终自己还是没有跟上去,既然选择了尊重鸣人的选择。

 

路边的黑色奔驰缓缓启动,两人的行踪早已被他人尽收眼底。带土一边开车一边瞥着副驾驶的阿离,面如冰霜的脸色已经表明了所有。

“亲眼见到总比我空口无凭来的实际”带土抽着烟摇下车窗,风打乱了阿离额前的头发遮住那双幽怨的眼睛“想不到你对他的感情如此深”

“那又如何,一切的一切他始终看不到”

“不想报复?”

“对我来说……无能为力”阿离苦笑着摇摇头,这些年的感情终究是浪费了

“副驾的抽屉,有我为你准备的谢礼”阿离惊诧的转头看着带土阴险的脸,顿了一下还是继续了手上的动作,抽屉里是一个牛皮纸文件袋,其中的东西惊到阿离瞪大眼睛

“这些……”

“没错,是晓组织与大蛇丸的交易时间和地点,还有你们最想知道的另一组个人信息”

“为什么要帮我”

“我可不是什么烂好人,只是在清理路上的绊脚石而已,我的眼里可容不下沙子,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只有利没有弊,放心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卡卡西就收到了木叶警局重大会议的消息,匆匆收拾了一番便出了门。

会议室里扉间拿出那神秘的文件袋,面色严峻的将里面东西拿出来,投影仪下清清楚楚的印着晓组织另一组的人员信息以及照片和行动计划。

“这叠文件是今早有人可以放下门口的,那人穿着帽衫虽然看不见脸,从体型判断应该是女人或者青少年”第一个到警局的警员解释着文件的来历,卡卡西听着这番说辞心中竟有种不安的感觉。

“我觉得应该好好斟酌一下,吸取上次的教训”

“我认为这不一定是个圈套,上面的信息我们大致确认了是真的,至少那个常来的黄头发小子的信息不会有错”

“若是再中圈套,我们又要死伤惨重,我不同意拿生命去赌”会议室里论做一团,七嘴八舌的争论此起彼伏,上一次的经历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恐慌。有人愿意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更多的是不愿相信这来历不明的线索。

“好了,我觉得这份文件并非是假”扉间制止住争执不休的众人“我们不能拿自己的命去赌,也不能放过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没有反驳也没有支持,扉间扫视过众人后低头看着文件继续说。

“交易地点在闹市街区,这对我们来说有利有弊。我和A组长一人带一对从大楼正门和后门包围,其他人装扮便衣混入其中以报告确切位置和行动突变的支援,卡卡西……你负责带队在外接应,等待命令随时支援”卡卡西听懂了扉间的言外之意,心头忽的一紧

“最后一点,必要时刻,不留活口”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么接下来该担心的就是鸣人是否参与其中,以及位置所在,若这次牵连到他有可能会丧命……可是两边究竟如何衡量,一面是大义一面是爱情,自己究竟如何选择。

撑着下巴趴在桌子上思考了半天的卡卡西还是掏出手机按下了拨通键,那一部手机自鸣人回去后就再也没开过机,没有办法的卡卡西只能拨通他的私号,睡着懒觉的鸣人被敲门声和手机震动双重折磨,无奈坐起身揉了把脸就去开门

“怎么这么久?”

“还没起的说……进来吧”鸣人闪出空间,面前人却迟迟没有挪动

“不用了,我是提醒一下你明天的任务和……交给你这个东西”看着佐助手中的枪他踟蹰了,完全没有了上次的激情,现在看来更像是烫手的山芋

“你也知道的,在晓组织里一直是优胜劣汰,若这一次再失误……怕是连我也保不住你”

“我知道的说……”机械接过那棘手的难题,转身关上门。看着满屏卡卡西的未接来电,还是犹豫一下,自己究竟要不要告诉他,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相信他?

听着手机中一遍遍的未接提示音,卡卡西揉着太阳穴犯愁,没有办法只能将希望寄托到最后的底牌了。

 

无(请叫我滚去更文)

  这是什么?幼卡!吸一口!

  这是什么?幼卡!吸一口!

  P1线稿版P2素描版P3原图

  

  《论思维导图本的用途》

  这是什么?幼卡!吸一口!

  这是什么?幼卡!吸一口!

  P1线稿版P2素描版P3原图

  

  《论思维导图本的用途》

漠尘

  卡卡西老师,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id:92655728

  卡卡西老师,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id:92655728

哇里赵赵

卡卡西_爱的救赎者(原创女主 原著向 甜文)

02

  千鹤偷偷看着沉浸式钓鱼的男人,有样学样地从岸边的淤泥里挖出几只小小的蚯蚓,然后一边感叹自己真是个残忍的人类一边给蚯蚓来一个“背刺”。她把鱼钩甩进水里,开始用内心的小人跪在地上双手祈祷:小鱼儿上钩吧我要饿死啦……


  一旁的卡卡西早就发现了来钓鱼的人,他在转身把鱼放进小木桶里时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是个女孩,没在村子里见过,很陌生。


  只有一天寿命的太阳n号已经迟暮,他呼喊着晚霞云彩,自己渐渐地下沉到不为人知的地方。......


02

  千鹤偷偷看着沉浸式钓鱼的男人,有样学样地从岸边的淤泥里挖出几只小小的蚯蚓,然后一边感叹自己真是个残忍的人类一边给蚯蚓来一个“背刺”。她把鱼钩甩进水里,开始用内心的小人跪在地上双手祈祷:小鱼儿上钩吧我要饿死啦……

  

  一旁的卡卡西早就发现了来钓鱼的人,他在转身把鱼放进小木桶里时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是个女孩,没在村子里见过,很陌生。

  

  只有一天寿命的太阳n号已经迟暮,他呼喊着晚霞云彩,自己渐渐地下沉到不为人知的地方。

  

  “可恶!!!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向没耐心的千鹤觉得自己等的花儿都谢了,好不容易感受到鱼竿上的线动了一下,她惊喜地以为是鱼儿上钩了。收线上来才发现不仅没有鱼,连蚯蚓也没有了。千鹤看着自己满手脏兮兮的泥巴,气冲冲地把竿子扔在地上。

  

  这个时候满载而归的蒙面男人就要打道回府,千鹤看着他小木桶里的大鱼、小鱼,产生了一种名为羡慕嫉妒的情绪。

  她想起了自己奔波逃亡的时候学到的一项保命技能——乞讨。

  关于这项技能,千鹤其实不是很愿意承认这叫乞讨,作为孩子头的她总是给周围一群傻家伙说:“如果你面对着别人,睁大眼睛,蓄满泪水,然后再加上一些故事背景的叙说,我们就会填饱肚子,你们切记,这不是乞讨!这叫做激发人的同情心,让世界更美好。”她现在想起来一群小孩眼巴巴看着她然后坚定地点头的样子,就忍不住要笑出来。

  千鹤一鼓作气地跑到男人面前……

 

  卡卡西看着挡在他前面的女孩,泫然欲泣的表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我…已经饿了好几天了……”千鹤的声音有些哽咽和颤抖,但是她诚恳地指了指男人提的小木桶。

  卡卡西从木桶里抓出来一条大一些的鱼,然后把木桶递给了女孩,示意她可以全部拿走剩下的鱼。

  现在是轮到千鹤有点不知所措了,她用袖子擦了擦滑落出来的眼泪:“你真的要全部给我吗?”“嗯,我不饿。”这是卡卡西说的第一句话。



  千鹤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于是她一只手里提着鱼,另一只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的声音太大:“谢谢你…我是刚来木叶村的,我叫芥川千鹤。你的鱼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如果说刚开始是装的,这次她真的哭了出来。

  “嗯,鱼就不用还了。欢迎你来到木叶村。”作为木叶上忍的卡卡西觉得自己很有义务帮助村民解决困难。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笑了笑。

  千鹤看着蒙面男人的右眼弯了弯,像是闪着什么光,她知道他是笑了。

  欢迎吗?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什么地方欢迎过了,在她过去的十几年里,从她记事起,只是一直是被驱逐恐惧和憎恨的存在。

  

……


  “奈良鹿丸!芥川千鹤!你们两个逃课的家伙终于被我找到了!!”把千鹤拉入现实的是伊鲁卡老师的声音。

  千鹤和鹿丸交换了一下眼神,很有默契的开始向伊鲁卡老师认错。

  在经历了伊鲁卡老师苦口婆心整整一个小时的劝说后,千鹤如释重负般地回了教室。

  “好了,逃课,请你吃拉面,被伊鲁卡老师责怪。现在能告诉我,你赢我将棋的秘术是什么了吗?”鹿丸一脸幽怨地看着她。

  千鹤回应给他的是一个心虚的眼神,她从内兜里掏出几个常年偷藏的将棋棋子放在了鹿丸的课桌上,在鹿丸罕见的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头也不回地撒开腿就开始溜。两秒后,听到了身后的撕裂的声音:“芥川千鹤!!!你最好晚上睡觉睁一只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