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冕之王

9392浏览    150参与
镜离❡₭iyour¥°!

我也参加设计大赛凑数去了哇哈哈哈   

求点赞鸭~👉🏻请多多支持!


p3是我之前的阴间配色

虽然现在这个配色更丑 

我也参加设计大赛凑数去了哇哈哈哈   

求点赞鸭~👉🏻请多多支持!


p3是我之前的阴间配色

虽然现在这个配色更丑 

氢氧化钠君
今天也是自欺欺人的一天【茶】...

今天也是自欺欺人的一天【茶】

关于贴吧解包的god中有132的英雄王,我个人觉得这两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一是英雄王出现在132回忆里或者只是出来当个助攻,比如之前提到的王者之书的用法什么的,二是god本来就很多版本,其中一个版本就是god是132的英雄王,但是后来弃用了改成了无冕(毕竟pv里感觉god基本上就是无冕了)

英雄王都便当那么久了还拉出来鞭尸,不至于不至于

今天也是自欺欺人的一天【茶】

关于贴吧解包的god中有132的英雄王,我个人觉得这两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一是英雄王出现在132回忆里或者只是出来当个助攻,比如之前提到的王者之书的用法什么的,二是god本来就很多版本,其中一个版本就是god是132的英雄王,但是后来弃用了改成了无冕(毕竟pv里感觉god基本上就是无冕了)

英雄王都便当那么久了还拉出来鞭尸,不至于不至于

络上灯花鸈

黑潜带点颜色不喜勿点——

黑潜的粮好少好少啊给孩子饿哭了,可是自己画得实在太难看了……bug很多

前些日子还有个喜欢的太太退坑了,我心凉透


黑潜带点颜色不喜勿点——

黑潜的粮好少好少啊给孩子饿哭了,可是自己画得实在太难看了……bug很多

前些日子还有个喜欢的太太退坑了,我心凉透


络上灯花鸈
“其实潜这家伙啊……没事就喜欢...

“其实潜这家伙啊……没事就喜欢晒太阳!

  老是往只剩四分之一的开水里加冰!

  小脾气也很让人讨厌。”黑翼说。


图太大超20M……给手动压缩了,我本来想尝试新画风结果这就是翻车现场。(不过我挺喜欢这张奇奇怪怪的画  谁不爱无冕的热水(??)

作品名:1/4开水加冰(无冕之王叫你喝热水)

“其实潜这家伙啊……没事就喜欢晒太阳!

  老是往只剩四分之一的开水里加冰!

  小脾气也很让人讨厌。”黑翼说。


图太大超20M……给手动压缩了,我本来想尝试新画风结果这就是翻车现场。(不过我挺喜欢这张奇奇怪怪的画  谁不爱无冕的热水(??)

作品名:1/4开水加冰(无冕之王叫你喝热水)

???bot
传送门:【点我点我!】 希望到...

传送门:【点我点我!】 

希望到时候可以支持一下【?】谢谢><!

传送门:【点我点我!】 

希望到时候可以支持一下【?】谢谢><!

络上灯花鸈
我馋无冕这个设定很久了 很久以...

我馋无冕这个设定很久了

很久以前就想画古风无冕了,在中考前的最后摸鱼。想过红色黑色和深紫色的衣服但是最终还是黑白比较配无冕~

不是常见的仙气缭绕世外桃源,也没有采用飘飘的大袖衫和长袍,而是带着魏晋侠客风骨的鹤,感觉这样更符合潜的性格。但是我太屑了,画不出来。

作品名:鹤翎不染尘

(不要脸拉票| ू•ૅω•́)ᵎᵎᵎ)

我馋无冕这个设定很久了

很久以前就想画古风无冕了,在中考前的最后摸鱼。想过红色黑色和深紫色的衣服但是最终还是黑白比较配无冕~

不是常见的仙气缭绕世外桃源,也没有采用飘飘的大袖衫和长袍,而是带着魏晋侠客风骨的鹤,感觉这样更符合潜的性格。但是我太屑了,画不出来。

作品名:鹤翎不染尘

(不要脸拉票| ू•ૅω•́)ᵎᵎᵎ)

洛懿归。
融合了五王元素的皮肤(不是五合...

融合了五王元素的皮肤(不是五合一,不是五合一,强调,强调)


第三次鼠绘(害怕,抱头),王座没时间并且画不下去了于是拿光影敷衍了事(bushi)(?)


天命皮肤咕咕了,捂脸)


融合了五王元素的皮肤(不是五合一,不是五合一,强调,强调)


第三次鼠绘(害怕,抱头),王座没时间并且画不下去了于是拿光影敷衍了事(bushi)(?)


天命皮肤咕咕了,捂脸)


萧澈

黑王子的背锅日常②

        黑王子知道,一旦他的行为和曾经有了出入,大多数人不会觉察到,并且就算微微觉的不对也不会有其他的动作,因此并不是和想象一样困难。


        但有两个人不得不防,黑王子和雷帝。一旦他们察觉不对……鬼知道以他们的脑子会乱想到什么!


        ……...


        黑王子知道,一旦他的行为和曾经有了出入,大多数人不会觉察到,并且就算微微觉的不对也不会有其他的动作,因此并不是和想象一样困难。


        但有两个人不得不防,黑王子和雷帝。一旦他们察觉不对……鬼知道以他们的脑子会乱想到什么!


        ……

        ……


        自由星系。

  

  黑王子现在也没弄懂,本来不打算来的,但怎么被黑爵说了两三句之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黑王子殿下,速度倒是快些啊,不然我们恐怕赶不上了?”不远处,语气被刻意压轻佻的不嫌事大的黑爵还在挥手执意。

  

  黑王子觉得他头上已经开始冒黑线:“我不记得有让你跟着。”

  

  “这样就有点不近人情了啊黑王子殿下,怎么说上次我还给你留了个至尊VIP最佳位置去观看我的战局。”

  

  黑王子:“……”

  

  他摆出一脸亏你还有脸提这件事的表情。

  

  虽然他不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摆这种表情绝对没错!

  

  看到黑王子的表情后,黑爵确实在内心闪过一丢丢的心虚,当然更多还是趣味性的恶意,忙解释:“好吧,上次的意外我们谁都没有料到,这次如果有什么棘手的敌人,我总不至于站在那里看热闹对吧?”

  

  黑王子前进的身影顿了顿:“为什么你会对自由星系这么感兴趣?”

  

  “而且听着你的语气,简直就像早知道会有棘手的敌人一样。”

  

  黑爵眯起的眼睛放大了几分:“看起来,这次面对的敌人还真的有几分不得了啊。”

  

  “算不上不得了。”

  

  黑王子从一开始就知道后期发生瞒不过他,因此言语中倒是也没藏着什么,而且按照人设也不会去藏什么,于是径直回答:“一个失去了神位的神而已。”

  

  “还真令人吃惊。自由星系,自由之神?”

  

  黑王子听着有些疑惑,眉宇之间不由得一紧:“怎么,你之前留意过这个星系?”

  

  如果真留意到了,按照黑爵的秉性不对其下手,那其中猫腻可真就大了。

  

  “没有,昨晚找了找有关自由星系的资料而已。”

  

  黑爵脸上浮现出冷笑:“只是一看其中的内情,那可真的惊喜,不愧是被黑王子你如此看中的星系,果不其然有它特殊的地方。”

  

  原来是昨天临时起意,如果这样倒是解释的通了,黑王子脚下加快了速度。

  

  “既是如此,你可有什么打算?”

  

  “打算?不,我可没有,我说过这次我只是看客,当然,需要我帮忙的话我会义不容辞。”黑爵微笑。

  

  “只需我和雷帝神足以,当然,如果你不介意做一些小打小闹的事情,比如制造混乱,好轻易潜入。”

  

  “哦?”黑爵饶有兴趣的问:“制造混乱的潜入,那还叫潜入吗?”

  

  黑王子有些头疼:”所以说,你对自由星系的一些通缉犯其实并没有了解过?”

  

  果然还是他太想当然了吗,哪怕是黑爵,恐怕也不能在一个晚上对自由星系了解到这种地步。

  

  毕竟那可是一个星系。

  

  黑爵很痛快的承认:“当然,在那之前你可什么都没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和能制造混乱的通缉犯有关啊。”

  

  黑王子叹气,正想从头解释一遍,却这个时候,却听最前方的雷帝神忽然道:“殿下说的可是在自由星系中,一号通缉犯,价值一千万星币的爆炸狂魔雨果?”

  

  “爆炸狂魔?用炸弹来制造混乱,从而达成目的,顺便祸水东流?”黑爵摸了摸下巴:“有意思。”

  

  黑王子:“……”

  

  我愚蠢的哥哥啊,就这么进了套,虽然你居然对雷帝神还有信任让我有点愧疚,但你真的是在各个方面被敌方派来的卧底比下去了。

  

  “真的打算祸水东流?”看到黑王子的反应后黑爵有点惊讶:“黑王子殿下,你什么时候也那么阴损了?”

  

  黑爵眼神中透露着古怪,好像不是错觉,从昨天晚上见到黑王子就感觉到了,他和之前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但又好像没有哪里不一样。

  

  所以现在看来,黑王子是在学我?

  

  连我的专利都要抢走?这次的好像不能忍?

  

  黑王子忍无可忍,哪怕黑爵一直眯着的眼里也能感觉出来什么,这可能是血缘带来的直觉。

  

  这家伙到底能不能从祸水东流里猜到,这次的目的和那个通缉犯有关,继而再联系上一开始特意提到的的自由之神?

  

  怎么感觉他绝对是想偏了。

  

  “你想到哪…算了,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精神错乱类的能力你总不会拒绝?”

  

  黑爵:“……”

  

  很好,更阴损了,另外黑王子刚才是什么意思,我不喜欢什么?难道他还觉得祸水东流是光明正大吗?

  

  雷帝神:“……”

  

  他怎么忽然觉得,这两兄弟的脑回路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但之前的几次联手,纵然二者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但配合也很默契啊?

  

  顺便。他对黑王子的目的倒是也有些看法,自由之神,爆炸狂魔雨果,如果没猜错黑王子想要营救的出了达斯特的间谍之外,恐怕就是找到消失了太久的自由之神了。

  

  自由之神现在失去了神位,无论是真是假,远在达斯特的黑王子能得知这一点已经很不对劲,是有什么人在刻意引导着他?

  

  不,这不可能,自己一直在他身边,别人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而且,那位资料上的爆炸狂魔,细细看来倒也很有意思,虽是一号通缉犯,但他好像没有找到关于他炸伤然后平民的资料,他居然在自称是自由军团,而且现在的自由星系的情况也很特殊。

  

  或许他就是自由之神,不,他至少也会和自由之神有关系…再直接一些,已经摆在了明面上的,他和黑王子这次的目的有直接关系。

  

  毕竟爆炸不仅是祸水东流,更是会把本尊吸引过来,然后从他的嘴里问出自由之神但消息也是顺理成章。

  

  消失的自由之神…无冕之王的眼光突然凝滞。

  

  此刻他们已经赶到自由星系,虽然戒备严明,但对他们来说潜入其内甚至四处乱逛都不困难,这也绝不是黑王子口中的潜入。

  

  只是黑王子的目标,不是雨果最近活跃的自由起点站——居然直指亚当斯?

一只三刀失去了梦想

咱不讲虚的,这两个设计无论哪个能在游戏里实装,我就定做衣服出cos

咱不讲虚的,这两个设计无论哪个能在游戏里实装,我就定做衣服出cos

萧澈

黑王子背锅日常①

问:如果穿越成了黑王子,那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答:先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还有没有鼻子。

  

  …………

  …………

  

  黑王子穿越了,或者说穿越成黑王子了,当然穿越前他不叫黑王子,不是每个父母都有这样的中二倾向特殊胆量。

  

  只是他的名字自打穿越后就忘了,不止名字,家庭情况年龄甚至性别都好像不存在过一样。

  

  但他又却连穿越前的细小琐碎(某长裙某仙子某小哥哥)记得清清楚楚,连带着这个叫奥拉星的游戏(某路痴某呆毛某围巾)也好像长在了他的脑子里一样。

  

  在他回过神之后,短暂的得出了刚在洪荒大陆天里道无极觉醒的记忆。

  

  哦...

问:如果穿越成了黑王子,那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答:先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还有没有鼻子。

  

  …………

  …………

  

  黑王子穿越了,或者说穿越成黑王子了,当然穿越前他不叫黑王子,不是每个父母都有这样的中二倾向特殊胆量。

  

  只是他的名字自打穿越后就忘了,不止名字,家庭情况年龄甚至性别都好像不存在过一样。

  

  但他又却连穿越前的细小琐碎(某长裙某仙子某小哥哥)记得清清楚楚,连带着这个叫奥拉星的游戏(某路痴某呆毛某围巾)也好像长在了他的脑子里一样。

  

  在他回过神之后,短暂的得出了刚在洪荒大陆天里道无极觉醒的记忆。

  

  哦,失败了啊。

  

  念好惨啊。

  

  活该你拆cp啊。

  

  等等现在好像不该吐槽,不对,是不该这么想。

  

  所以是该先去想自己处于黑恶势力是不是要办点黑恶的事,还是按照死宅属性以及原主的体质顽强的做一个合格的背锅侠,还是先同情一下现在的处境貌似比念还惨?

  

  毕竟现在的他,上有想把自己搞死的腹黑堂哥,下有整天找事把黑锅扔自已头上的堂弟,顶头靠山是八年没露过面的爹,最信任的下属是从第一次大战潜伏到现在的死敌。

  

  真的好惨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哦对了,那个死敌还就在旁边,盯着自己看了足足三分钟了。

  

  一时间忽然觉得心惊肉跳,这可是当世最聪明的人,不会是发现黑王子出了异常吧?

  

  正当黑王子脑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的乱码刷过的时候,雷帝神也适时开口,只是不知何种原因语气好像有亿点点艰难。

  

  “黑王子殿下,您已经盯着镜子看了三分钟了。”

  

  黑王子:“……”

  

  感情你纠结的是这个?

  

  还真是称职。

  

  不对,再等等,他的鼻子还在,呆毛也没人剪。

  

  简直是特大喜讯!

  

  啊呸,等等,这怎么成重点了,他慌忙把镜子放到一旁的办公桌上,先冷静,无论现在什么情况,立刻总结情况判断最佳选择,永远不能失了分寸。

  

  方媛仙子*好像这么说过来着。

  

  现在么,他绝对需要一个独处空间,先怎么把人赶走来着?

  

  他好像记得,黑王子这个人,好像特别有礼貌?

  

  再加上似乎永远波澜不惊的语气。

  

  一句话概括就是努力贯彻身为王者的风范呗?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胳膊一把,努力把语气压的平淡:“我知道了,多谢。现在这里没什么事,退下吧。”'

  

  看着雷帝神同样没什么波澜的退了出去,暗暗的松了口气,把刚才他的话回想一遍,中规中矩,应该没出什么岔子。

  

  也对,就一句话,就算无冕之王看出了哪里不对,按照他那谨慎的性子也不太可能当即就问出来。

  不过总算好了人走了,该想想历代穿越者们都怎么干的了。

  

  嗯,他们首先会自我安慰,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基本上没啥效果。

  

  然后确定原主的冤屈然后报仇,一夜间改变自己的地位…呃,pass,这个原主是站在欺负人的阵营,地位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再就是把敌方安插在己方身边的卧底奸细揪出来,狠狠地立威信,综合来算和上面的很有可能是一件事…再pass,别说对无冕之王他根本下不去手,自己压根也不需要树什么威信。

  

  不说别的,就算是看谁都想怼的黑爵见了黑王子明面上也得客客气气的打声招呼。

  

  之后确定自己的阵营…wait怎么感觉这应该是第一步?

  

  那么他的阵营,难道真的是黑锅背到底?

  

  不,这个他想拒绝。

  

  他甚至想一走了之。

  

  但这可能性不大。如果穿越的是黑爵,倒是可以一走了之了,甚至还能给达斯特积不少德,大局有黑王子把控,武力值有貘或者黑皇,完全可以不管不顾。

  

  只是在承了黑王子的身后,却悲催的发现好像无法不接那个果。

  

  尽管从理性来断定,没必要。

  

  但从道德感上来判断,是个无解的死结啊。

  

  好在唯一可以自我安慰的是,这是个游戏吧?

  

  也对,这是个游戏,一切以有趣为主?或者说,这是达斯特与奥拉星之间的博弈。

  

  正常的两个大型势力之间的战争,早就应该没了正义与邪恶的区别,基本上都是侵略与被侵略的关系。也就是这是个儿童向(???)游戏,正邪全部都摆在了明面上,一切才得以顺理成章。

  

  系统选择他加入达斯特阵营。

  

  所以这不算是魔女之家*,最多不过是传说之下*而已。

  

  好吧,就这么定了。

   

  那么再回到穿越者的所作所为,摸清原身的性格习惯作风,幸运的是他从来不是那种想要活出自己特色的角色,所以最好不要让任何人注意到自己的异常。

  

  只是以他的视角来看,对一个反派BOSS的标准,黑王子也太合格了点,这一圈圈束缚让人头疼。

  

  没有乱七八糟的嗜好,没有阴阳怪气的强调,没有猫捉老鼠那种折腾人的口气,无论内部矛盾多么激烈,都能做出对情况来说最理性的选择。

  

  好无趣啊。

  

  难道在这人情冷暖的世道里,真的只有无冕之王和拉贝尔能让他稍微感觉到温暖了?

  

  等等,他才没什么奇葩癖好。

  

  说起来,那人气冷暖岂不就是…

  

  他瞥了一眼堆在桌子上的文件,那可以以英尺论的高度,整个人没控制住一滑就瘫在椅子上。

  

  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逃遁的后果?

  

  算了,他还是有点意志力的。

  

  然后这点意志力,在瞥到一份潜入宇宙和平会议意图搞破坏被抓的文件后终于崩了。

  

  神特么宇宙和平会议啊,自由之神和归零者的相爱相杀真的不感兴趣。

  

  他想选择狗带。

  

  在狗带的一瞬间感觉到身体僵直(实际上是站起来了),转身的那一瞬间正面对上了门都没敲就闯进来的金发少年。

  

  少年先是为黑王子的表情惊讶了一瞬,继而目光落在了手里的文件上,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笑意。

  

  “黑王子殿下,您这是自由星系打算纡尊降贵亲自去营救那位可怜的间谍了?”




*方媛仙子:某网络小说以利益与演绎为上的无上大宗师

*魔女之家:一款看似普通的逃生游戏,结束才知道主角一直站在邪恶阵营(话说我这算不算剧透…)

*传说之下:一款NPC对玩家并不太友好的游戏,在那里要做的是对敌我(有敌吗)两方疯狂刷好感度。


pass随便开个小坑,有看的就继续码

一只三刀失去了梦想
样品出来了,我再来嚎一波 事实...

样品出来了,我再来嚎一波


事实上我没话可讲,戳这条看详情 

样品出来了,我再来嚎一波


事实上我没话可讲,戳这条看详情 

一只三刀失去了梦想
一个hin无聊的页游五王挂件宣...

一个hin无聊的页游五王挂件宣传


转发这条七月二十五日当天抽一人送全套加神秘奖品!(保持神秘感)


总而言之这次也请各位多多关照了!

一个hin无聊的页游五王挂件宣传


转发这条七月二十五日当天抽一人送全套加神秘奖品!(保持神秘感)


总而言之这次也请各位多多关照了!

九离•厌雪

光暗的交汇:黑潜甜文(一)

  感谢@撒撒弧了! 注意避雷。

  天黑……森林里静悄悄的……

 黑暗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白发额前黑发的少年……谨慎小心的走着……仿佛害怕惊动了什么东西………

  “黑………黑翼……你在哪?”潜脸上豆大的汗珠……一道闪电经过……渐渐的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衣服渐渐被湿透了……

   “怎么了?!”黑翼湿着头发走了出来……一脸懵逼,看着无冕之王的眼泪……汗水与眼泪混合在一起……“不是不是,你咋还哭了?”

   “我,我才没有………”无冕之王...

  感谢@撒撒弧了! 注意避雷。

  天黑……森林里静悄悄的……

 黑暗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白发额前黑发的少年……谨慎小心的走着……仿佛害怕惊动了什么东西………

  “黑………黑翼……你在哪?”潜脸上豆大的汗珠……一道闪电经过……渐渐的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衣服渐渐被湿透了……

   “怎么了?!”黑翼湿着头发走了出来……一脸懵逼,看着无冕之王的眼泪……汗水与眼泪混合在一起……“不是不是,你咋还哭了?”

   “我,我才没有………”无冕之王,脸上傲娇的面容之下……是担心的眼神……

   “看来你已经习惯黑暗了……”

   “什么意思啊?”无冕之王,眯着眼……细细品味着他的话…………

    “你知道你只是在做梦……”

    “嗯,说出来有意思吗?”无冕之王,仿佛有些气愤了……

     “放心啦,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转眼间化为光……

     “黑翼!!!”无冕之王真的吓呆了……

     “努力往前走吧!来自黑暗的无名英雄~~奥古四王会一直支持你……哪怕三王不再支持,我黑翼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无形之中:进入黑暗的英雄,早已把那个会逃跑的黑翼王当成了自己最后的一束光……不仅仅是饭友了………

      “雷神帝!雷神帝!”黑王子急切地叫着

      无冕之王不太愿意的睁开眼……

      “你做梦都想手撕奥古五王吗?”黑王子急的的仿佛要笑“算了,你再睡会吧!毕竟这一次大战输了……很多人都接受不了了……”

       “不,不用,黑王子大人……感谢关心。”

萧澈

【填词】无冕之王 起风了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循着故人曾经的希冀

  年少轻狂则正而立 却不觉孤寂

  难尽天命却尽人心 讽生死相邻 

  黑白两夜天 前路与暖寒 再无心分辨

  

  从前并肩挥手间 无艰无险

  在后运筹在前挥剑

  且停且走前路却从未断

  

  如今在看这世间

  唯剩信念

  万般计策只为明天

  明天中的笑颜再次展现

  

  沐风吹起衣袂勾乱发梢

  笑意停勘棋局之角

  睥睨群枭 谋筹运窍 不计哀悼 

  

  死生两茫不顾再入黑牢

  故友再见回忆全消

  一去不回 ...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循着故人曾经的希冀

  年少轻狂则正而立 却不觉孤寂

  难尽天命却尽人心 讽生死相邻 

  黑白两夜天 前路与暖寒 再无心分辨

  

  从前并肩挥手间 无艰无险

  在后运筹在前挥剑

  且停且走前路却从未断

  

  如今在看这世间

  唯剩信念

  万般计策只为明天

  明天中的笑颜再次展现

  

  沐风吹起衣袂勾乱发梢

  笑意停勘棋局之角

  睥睨群枭 谋筹运窍 不计哀悼 

  

  死生两茫不顾再入黑牢

  故友再见回忆全消

  一去不回 又何妨谁了

   

  深陷僵局执手画棋

  忽多了几分的执意

  天下熙攘倾倒双方 黑白皆为利

  却不愿信心仍未凉 心有时犹豫

  同色蓝眸里 仍旧在相信 分毫不迟疑

  

  时空相遇证明现

  轮回睁眼

  序曲在唱所有相妄

  未来可能中我只取一遍

  

  亿万年前纷乱战

  时光重现

  蓝辉闪耀斩其根源

  七罪神现以身协王之剑

  

  棋局之上势又多了几方

  神陨正末暮色苍茫 

  海平面上 潮流曲荡 升起几浪

  地狱睁眼幽焰点燃金光

  倾倒梦境圣血流淌

  心愿逝因果不能绽放

  

  跃水点缀现在晴空之上

  黑夜之中守望光芒

  路在前方 终会见到 黎明曙光

  潜藏深渊忘却日清明朗

  不问故事不记人丧

  沉静之时 是否还念想

  

  我仍凌于顶奏曲狂妄

  也于微末点亮烛光

  不忘初想 不记死伤 不惧荒莽

  我终将记忆消散埋葬

  路遥殊途终不再妄想

  仰首前路戏幕仍未散场

  

  无名之人 心还会冷吗



制杖一般的填词了,还本来想把潜好好吹一通来着(填到一般没词了,只好把剧情塞进去…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就是同人只会写正剧不会原创的原因)(卑微)

   

琉辉熠

都是近期的学校摸鱼

伊空和黑潜鸭

都是近期的学校摸鱼

伊空和黑潜鸭

一只三刀失去了梦想
画画潜哥 我上色依旧很辣鸡🔨

画画潜哥


我上色依旧很辣鸡🔨

画画潜哥


我上色依旧很辣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