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名之辈

19818浏览    527参与
度恨菩提

也很燃的一首歌!

歌词很有深意。

我们都是这世界上的无名之辈,也许我们的一生很短,但是我们也要用尽全身力量去绽放!

无名之辈,我是谁?

也很燃的一首歌!

歌词很有深意。

我们都是这世界上的无名之辈,也许我们的一生很短,但是我们也要用尽全身力量去绽放!

无名之辈,我是谁?

莫莫

有新的问题出现,感觉之前的困惑都不算什么,解决掉新问题,又重新回到之前的困惑坑里,又一直纠结下去。相处好久了得人,最终还是会离开,窗外的万家灯火,是我曾经的向往,又是之后想要逃避的地方,到了,还是要面对之前的困惑,因为它可以给你面包,毕竟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不想醒的莫醒醒,你要成为默默,默默的学会付出,学会人世间的人情世故,因为你没有办法,时间会推着你长大,你要顾虑的更多,承担的更多,这些是成长所付出的代价,若干年后,所有人都会离去,或许早些是忘记,那些人,那些事可以成为你的内心,但不是唯一,只有那个想要和你,伴你到老的人,我也要教会你如何长大,如何坚强。

有新的问题出现,感觉之前的困惑都不算什么,解决掉新问题,又重新回到之前的困惑坑里,又一直纠结下去。相处好久了得人,最终还是会离开,窗外的万家灯火,是我曾经的向往,又是之后想要逃避的地方,到了,还是要面对之前的困惑,因为它可以给你面包,毕竟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不想醒的莫醒醒,你要成为默默,默默的学会付出,学会人世间的人情世故,因为你没有办法,时间会推着你长大,你要顾虑的更多,承担的更多,这些是成长所付出的代价,若干年后,所有人都会离去,或许早些是忘记,那些人,那些事可以成为你的内心,但不是唯一,只有那个想要和你,伴你到老的人,我也要教会你如何长大,如何坚强。

他生活的地方

人生偶尔绕绕远路也不错。是啊,也许远路上会有其他惊喜呢,就算一无所获,就算碰到险阻、跌倒,会痛会失望,可是痛感是一时的,可是美感是一生的。

我总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是有着对自己所梦想的狂热追求,而这些赤热的决心在他们旅途中会默默变成柔情,才了解到原来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不管是你坚持学习还是运动减肥,或坚持对梦想和真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如果你到最后没有得到,只能说明你没有坚持到底,所以不要找借口说什么被现实打败,被生活改变,是你自己先放弃了自己而已。所有的坚持都是值得的,一定会换来结果。

人生偶尔绕绕远路也不错。是啊,也许远路上会有其他惊喜呢,就算一无所获,就算碰到险阻、跌倒,会痛会失望,可是痛感是一时的,可是美感是一生的。

我总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是有着对自己所梦想的狂热追求,而这些赤热的决心在他们旅途中会默默变成柔情,才了解到原来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不管是你坚持学习还是运动减肥,或坚持对梦想和真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如果你到最后没有得到,只能说明你没有坚持到底,所以不要找借口说什么被现实打败,被生活改变,是你自己先放弃了自己而已。所有的坚持都是值得的,一定会换来结果。

拉阿郎昂

【邪簇背景下的野簇】 我要 (上)

主北野x黎簇he,吴邪x黎簇be

伤势按书的设定来的哈。

微胡广生x马嘉琪

勿上升

1


马嘉琪一直对同房间临床的那个丑娃仔好好奇,啷个包滴像个木乃伊,也莫见有人来探望,对那个护士凶滴很,嘴巴里普通话说出来比她还要臭。


只晓得叫黎簇,刚成年。


病房外的树叶快掉秃了,她病房门口滴坎坎也要叫人踩秃了。前脚刚骂走因为涨工资红光满面的哥哥,紧接着卷毛毛又领着他婆娘冒憨气倒憨水傻笑着走进来。她也懒得问有啥子好事情,反正大头从来不是能憋住话的。


一旁站着的霞妹笑的比苹果还甜,马嘉琪也朝人笑,她心里对这个姑娘老是有分愧疚,因为这人搅乱了对方的婚礼,那天来参加两人大喜的人们甚至没...

主北野x黎簇he,吴邪x黎簇be

伤势按书的设定来的哈。

微胡广生x马嘉琪

勿上升

1


马嘉琪一直对同房间临床的那个丑娃仔好好奇,啷个包滴像个木乃伊,也莫见有人来探望,对那个护士凶滴很,嘴巴里普通话说出来比她还要臭。


只晓得叫黎簇,刚成年。


病房外的树叶快掉秃了,她病房门口滴坎坎也要叫人踩秃了。前脚刚骂走因为涨工资红光满面的哥哥,紧接着卷毛毛又领着他婆娘冒憨气倒憨水傻笑着走进来。她也懒得问有啥子好事情,反正大头从来不是能憋住话的。


一旁站着的霞妹笑的比苹果还甜,马嘉琪也朝人笑,她心里对这个姑娘老是有分愧疚,因为这人搅乱了对方的婚礼,那天来参加两人大喜的人们甚至没有听到李海根对肇红霞的誓词,就七手八脚地将在轮椅里抽搐的她抬上救护车。


卷毛毛放下水果,手指在病床边缘兴奋地扣来扣去,两个眼睛闪亮亮,踌躇许久才舔舔嘴唇朝马嘉琪开口。


“眼镜要提前放出来咧!!他改造滴好,减刑通过咧!”


马嘉琪心里一慌,狠劲咬了下自己的上嘴唇。那个机关头前两天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还没有跟她讲这件事,不知道是傻了吧唧地想给她惊喜,还是当时还没确认通知。


“知道了,定日子了麦?”


“说是就这个月,但也保不准时候。他不让我同你讲,你可千万千万不能说是我说滴!”


“啷个那么多话,老子说自己猜滴他信麦?”


“你你你,你这个婆娘!也就眼镜受得了你!!”


“说对辽,劳资跟胡广生金童玉女一对儿,你羡慕莫得······”


两人翻来覆去互相diss了十来分钟,直到霞妹把切好的苹果喂到嘴里才平息战火。其实一般他两个打嘴仗都只是马嘉琪单方面输出,李海根糯糯地听着或偶尔反驳,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霞妹陪同的原因,卷毛毛也敢跟那个机关枪战上一战。


病房的喧闹一直维持到小夫妻走出门的最后一刻,马嘉琪看着病房里的窗户,她那里能看到一点点医院大门,可以目送两人背影直到消失。


比刚刚沉默百倍的空间静地出奇,马嘉琪望向同病房的男孩,那双眼睛默默地睁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她觉得黎簇在某一瞬间几乎要哭出来了,眼睛里氤氲着水汽却只有冷漠流露的男孩子,在围观无名之辈们的小小幸福后好像脱力地跌进深渊里。马嘉琪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他时能想那么多,她在这样的气氛下难得地感觉到有些内疚,为方才的欢声笑语。


但似乎黎簇并不需要,他在两分钟后用十分恶毒的语言讥讽刚才的噪音,又对查房的医生护士呲牙咧嘴地恶意中伤,不配合打针,甚至自虐般的拒绝服用止痛药。



2


吴邪在眼花缭乱的人才市场转了将近一上午,看遍所有护工的资料,挑来拣去还是墨迹着不肯下决定。他用踌躇的每一分钟延后见黎簇的时间,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这样怕见一个小辈。


安排黎簇转病房他不肯,转医院也不肯,自意识清醒后就经常抗拒药物,所有派去暗查的手下都被他骂的狗血喷头,小男孩冷着一双眼睛说让吴邪自己站到我面前。


小三爷皱眉头叹气,牙咬得咯咯响,生着闷气把吴山居搞得犬犬不宁。他太清楚黎簇那扎人的性子,想得到什么东西从来都不计较代价,也不在意以生命为游戏砝码。他把躯体血肉看太轻,好像只要一句话就能飘飘然奔赴死地。


去汪家之前吴邪觉得黎簇这疯性子好极了,出汪家再看见小疯子,他觉得当初选这孩子的自己才真是疯极了。但也没法子,如果黎簇当初注定无法成为吴邪身上的一道疤,那他必定刻在吴邪心里。


“你说他怎么就确定我会见他呢?”


在等护工面试的空挡吴邪对着不远处的医院大门自言自语,回答他的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穿着黑色带帽卫衣和格子外套的青年利索地跑过来,他看起来比黎簇大上几岁,但漆黑的眼睛要比装着漫天黄沙的小疯子要干净得多,也沉默得多。


“你好,我是北野。”


青年伸手给吴邪握住,脸上挂着并不熟练的微笑。这是他出狱后的第一份工作,也是第一次有人愿意让有前科记录的他应聘。


吴邪啧啧嘴,对自个儿挑的这个护工有点后悔。他本想着有前科的人必定沾着三分血腥气,在必要时候可以把黎簇震上一震,但现在看这跟凶神恶煞完全沾不上边的脸。他反倒觉得自个把人送到黎簇身边,就是在给刚出狱的改造青年再次推向火坑,说是火坑也不尽然,现在状态下的黎簇对这种段位的青年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可吴邪没有时间再去搜索什么凶神恶煞的护工了,他让小疯子搞地神经衰弱,现在急需一个人去前线抗住黎簇的炮火。


“虽然说这话有些突然,但我觉得在就职之前你可以先考虑买份保险。”


3


马嘉琪不知道怎么自己睡个觉的功夫,这小小的病房就被看上去绝对不是好人的衰仔填满了。她有些害怕,骂骂咧咧地说哪过龟儿子吵老子打瞌睡。


没人理会她,被黑衣保镖鼓囊囊的肌肉层层围住的黎簇像个随时会爆炸的危险品,值得所有人全神贯注,即使他现在和马嘉琪一样废在床上,但刻在众人心中那个黎小爷残忍决绝的形象仍然没有淡去分毫。


马嘉琪在几个个壮汉缝隙间看着病房的另一个病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这时候男孩的眼睛闪闪烁烁,几乎是被点亮了,仿佛一瞬之间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孩子。这些或许是他的家人吧。


绝对没有这样的家人吧?!北野想。


虽然他从没有在正常的家庭的氛围中呆过一天,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什么是正常的“家庭”。他雇主吴邪对病人的态度显然不是哥哥或父亲,甚至称不上朋友,即使他很在意黎簇,也绝非以上关系的任何一种。纠结又隐晦。


无论是眼前是什么样的阵仗,黎簇在看到吴邪的那一刻都很开心,他的喜悦从眼睛直到心里,恍如一只在主人脚边转来转去终于得到拥抱的猫咪。可那样的高兴只让吴邪更加愧疚,继而生出被无数藤蔓缠绕的窒息感,如鲠在喉。因为吴邪心里很清楚小孩想要什么,他更明白自己给不了。


“换个病房吧,你不是更喜欢一个人。”吴邪指向身后的北野,“我给你请了位护工,北野,年龄比你大几岁。”


“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会有话聊。”


黎簇沉默地将目光徘徊于吴邪和北野之间,他呼吸好像比刚才急了一点。


北野不知道之间是不是应该过去打招呼,黎簇眼睛里逐渐熄灭的火光让他感到一瞬的剧烈疼痛,好像回到眼睁睁看着陈念被欺负的时候,感觉连周围的空气都何其残忍。


“你为什么不要我呢?”


“我······”


吴邪从没想过黎簇会这样近乎哀求地控诉,男孩子的骄傲就像天边的太阳耀眼刺目,此刻却为他成为碎了一地的廉价玻璃。


“听我说黎簇,你只是喜欢危险,并不是,并不是对什么人产生了迷恋。”


“是吗?”


吴邪脱力似的拱起腰,佝偻的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他嘴唇开合,用胸腔里吐出的一口浊气宣判男孩死刑。


“是。”


两个手下在黎簇弹起来的前一刻把他牢牢摁住,北野看见大掌之下渗出的鲜血,咬着口腔警告自己不要再多管闲事。


“那你他妈的还来这干什么?!填补你可悲的同情心,展示你有多慷慨吗?或者让他,他,他,他们看着黎簇还和以前一样像忠犬对待主人一样对你死缠烂打,感恩戴德,为了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变成个躺在床上的残废?!我去你的吴邪!”


黎簇双眼赤红,露出的犬齿好像一下能咬穿人的头骨。


“他还莫得拆线,龟儿子你可不敢动他!!要不然老子就喊人辽!!!”马嘉琪大声发出警告,拿出当初吓唬那两个笨贼一样的架势,“我喊辽!我可真喊辽!你们一个也跑不脱!”


吴邪让手下松开黎簇,垂下眼睛语重心长道,“黎簇,我很抱歉也很感谢,但至多也是如此了。你对危险和刺激的追求几乎超过所有人,而我利用了这一点。很多次,很多次我都给过你选择,不是吗?”


“但你最后都倒向那种异于常人的刺激感,这种刺激感能成就你,可如果太超过,就一定会毁了你。”


黎簇不回答,看向吴邪的眼睛又黑又沉,如图人类陷入泥沼般绝望。北野为此刻自己感知的痛苦感到难过,他觉得黎簇或许并不是倒向了什么刺激感,他明明是义无反顾地倒向了吴邪才对。


4


今年第一场雪来得比往年都早,阴冷的天气让窗外的白色好几天没有消失,零星地在人们的视野挑逗,提醒冬日来临。


胡广生提前出狱的日子比马嘉琪想的要早得多,她甚至还来不及安排自己那倒霉哥哥拉她漂漂亮亮地去接人,剃了平头的爱人就平平安安站在病房门口了。


两人目光相接的一瞬间,好像几年分离的痛苦荡然无存,只留温暖从胸口溢满眼眶。


马嘉琪幻想过无数次他们再见面的场景,她一定要穿长裙留长发,笑得像个从来没经受过苦难的姑娘。可这一刻不容她选择,她现在穿着又大又丑的病号服,头发还没来得及蓄起,骂骂咧咧地哭泣着。


但在泪眼里看那门口的傻子,却好像看到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一样跑过来慌张的擦她的眼泪。


“你哭啥子麦?”


“你骗劳资!”


“这不是叫惊喜麦?”


“你个憨皮!!这是狗屎臭虫滴惊喜?!!猪脑阔!!”


胡广生把她抱在怀里顺气,粗糙的胡渣压在她脸颊上喇的生疼,久违的疼痛感让马嘉琪如此真切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黎簇今天下午就要换去单人间,黑沉沉的眸子映出平凡人的喜乐幸福。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被人拥抱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在古墓中,或许是在沈家,或许是母亲离开之前,或许从未有过,所以他现在才会这么冷。


像个被丢弃在冰冷雪地里脏兮兮的泰迪熊。


“要喝水吗?”


北野将一杯热水递过来,上面冒着蒸腾的白气,氤氲中模糊了黎簇的眼睛。他在吴邪离开后一直很沉默,没有像人预料的那样对北野的存在过于抵触,也没有为难护士医生。只静悄悄的躺在床上,当个无机质的娃娃任人摆弄。但面对这样听话的病人,北野却并没有任何一点放下心来。


医生说黎簇身体留下的后遗症很严重,外伤让他缺少一块头骨,近几天的关键期可能会出现暂时性失明,而腿部粉碎性骨折也会让他永远成为一个依靠拐杖的人。


这些都是吴邪告诉他的,或许是想让北野对小疯子多些宽容,他表情看起来比黎簇痛苦,显然伤者本人还不知道病情。


明明那么痛苦,离开时却毫无留恋,反而避之不及般三两快步。而黎簇看似竭力挽留,却连吴邪走出病房走出医院也不曾看一眼。


大闹留下的残像,好像不过是场仪式用来斩断假的旧情,对于结果,两人并不看重。


“不喝。”


“要帮你插吸管吗?”


北野固执地举着,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因为黎簇嘴巴很干,而且不自觉地舔了好几次,但却依然不愿意让他帮忙。这几天他并没有把北野当成护士,而是看做吴邪的手下,连上厕所都是趁北野出门买东西时让别人架着去的。


黎簇看看他,又看看插了吸管的玻璃杯,然后慢慢伸手接下来。


冰凉的指腹在与温暖相遇时的奇异触感让他感觉掌心微痒,刚刚成年的小孩子忍不住嘴角微弯,盯着杯子里的水面笑了。


热从指尖传到胸口,好像被长久地拥抱了那样,柔软温暖。黎簇觉得他似乎没有那么在意旁边幸福的那对璧人了。


北野咬住下唇制止喉咙里要溢出来的开心,琥珀色的眼睛把阳光和此景装进心里,他调整呼吸怕自己的愉悦和惊奇太过显而易见。


“你笑了。”


未完待续



Mr.TiMi

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都会想到去年夏天追剧那些难忘的日子

特别是遇到了那个宝藏男孩--李现

还记得当时躺在空调房里,

一边追剧,一边去微博关注李现

一边看着有李现的那期快本,一边看李现发的第一条抖音,一边和粉丝群里的姐妹激动

忽然就觉得很感动?!

话说边听这首歌边补作业是真带感呐


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都会想到去年夏天追剧那些难忘的日子

特别是遇到了那个宝藏男孩--李现

还记得当时躺在空调房里,

一边追剧,一边去微博关注李现

一边看着有李现的那期快本,一边看李现发的第一条抖音,一边和粉丝群里的姐妹激动

忽然就觉得很感动?!

话说边听这首歌边补作业是真带感呐


泷

汪苏泷的这首无名之辈算是他音乐风格的一大转变,他向世人证明了他不是只会写甜甜的情歌,只会唱一个音区,这首歌前半部分的低音混合副歌部分的高音,好像在诉说一个无名之辈对世间不公的反抗,向死而生,逆向成长。

汪苏泷的这首无名之辈算是他音乐风格的一大转变,他向世人证明了他不是只会写甜甜的情歌,只会唱一个音区,这首歌前半部分的低音混合副歌部分的高音,好像在诉说一个无名之辈对世间不公的反抗,向死而生,逆向成长。

空欢喜

李现《无名之辈》个人mv

李现《无名之辈》个人mv

作女千树

谨以此曲,献给抗疫第一线上所有的人,保重身体,等你们回来。

谨以此曲,献给抗疫第一线上所有的人,保重身体,等你们回来。

sunny

你从无名之辈走来,到现在的国名男神现男友,一直都那么谦虚,你定会一直火下去的

你从无名之辈走来,到现在的国名男神现男友,一直都那么谦虚,你定会一直火下去的

music01分享

无名之辈-陈雪燃

下载地址: 

无名之辈-陈雪燃.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90110681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下载地址: 

无名之辈-陈雪燃.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90110681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