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名者

1974浏览    74参与
三七洛九
珍宝。 ———————————...

珍宝。


————————————

摸了鱼,快乐。

最近在填这个坑。

正在考虑做个游戏出来。

珍宝。


————————————

摸了鱼,快乐。

最近在填这个坑。

正在考虑做个游戏出来。

Miss Sweet

死亡凝视合集

小吴is watching you

敢动吗🌚

死亡凝视合集

小吴is watching you

敢动吗🌚

三七洛九

     那只白色的雀鸟,它应是来自群山的方向;它栖于树梢,被层叠茂密的枝叶遮挡,人们只能在清晨听见它歌唱。

     少女写不出黎明的天光。湖蓝与靛青的颜色于她笔尖涌泄而出,流淌成河。破碎的稿纸接不住这些颜色,它们只得怅然若失地坠落,倾洒了一地。

     那只鸟儿于熹微的天光中造访她的窗前,羽翼上沾了林间的露珠。这白色的精灵跃上墨水瓶口,从中汲取了些许颜色,然后又跳到桌上,羽翼轻拍间就绘出了深紫的花。...


     那只白色的雀鸟,它应是来自群山的方向;它栖于树梢,被层叠茂密的枝叶遮挡,人们只能在清晨听见它歌唱。

     少女写不出黎明的天光。湖蓝与靛青的颜色于她笔尖涌泄而出,流淌成河。破碎的稿纸接不住这些颜色,它们只得怅然若失地坠落,倾洒了一地。

     那只鸟儿于熹微的天光中造访她的窗前,羽翼上沾了林间的露珠。这白色的精灵跃上墨水瓶口,从中汲取了些许颜色,然后又跳到桌上,羽翼轻拍间就绘出了深紫的花。

     她闭上眼。心中的泉水是干涸的,但泉眼仍在嘶吼。她拢住鸟儿的翅,想要抹掉它洁白羽翼上的墨色,但抹得越用力,那颜色越深,直到将它整个浸没,而后从她的指间流泻。

      她抬头。那白鸟依然站在窗棂上,歪着头安静地望着她。

      

Miss Sweet

难得看见的有胡子的小吴

以及戏里戏外一样恩爱的吴岳

岳儿旗袍绝美!

难得看见的有胡子的小吴

以及戏里戏外一样恩爱的吴岳

岳儿旗袍绝美!

三七洛九

我会在深夜发一些很菜的图


三号坑的女儿

最近想填这个坑了

(做了个简单的眨眼动画也不知道能不能动)

我会在深夜发一些很菜的图


三号坑的女儿

最近想填这个坑了

(做了个简单的眨眼动画也不知道能不能动)

三七洛九

理想国

手持白玫瑰之人仰望着她的理想国,

纵使前路崎岖坎坷,

纵使长夜漫漫,那国度亦模糊不可见,

她亦奋勇向前。

一旦望见天光和明月,她便要启程。

有人献上祝福,有人将她称颂,也有人想将她挽留。

但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脚步。尽管命运将结局预示,未来依旧遥不可及。

她也无怨无悔。

手持白玫瑰之人仰望着她的理想国,

纵使前路崎岖坎坷,

纵使长夜漫漫,那国度亦模糊不可见,

她亦奋勇向前。

一旦望见天光和明月,她便要启程。

有人献上祝福,有人将她称颂,也有人想将她挽留。

但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脚步。尽管命运将结局预示,未来依旧遥不可及。

她也无怨无悔。

三七洛九

      少女偶尔会想起仍在北方故国的那些时光。尽管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北风日复一日地从平原上方呼啸而过,但玫瑰花依旧会在春日重新到来之时在这片土地上抽枝生芽。

     央夜之地距离群山太远,于是人们修建起高塔以遥望他们的神明。在城市东南角便有一座这样的塔。它面朝着群山山脚的广袤荒原。

      ——这里是少女的栖身之地。

     少女曾在这里日复一日地抄写各类经...

      少女偶尔会想起仍在北方故国的那些时光。尽管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北风日复一日地从平原上方呼啸而过,但玫瑰花依旧会在春日重新到来之时在这片土地上抽枝生芽。

     央夜之地距离群山太远,于是人们修建起高塔以遥望他们的神明。在城市东南角便有一座这样的塔。它面朝着群山山脚的广袤荒原。

      ——这里是少女的栖身之地。

     少女曾在这里日复一日地抄写各类经文,于夜深时伏案而眠,而后被月光唤醒。她路过狭小的窗前,向外张望。远处是隐于黑夜的群山和旷野,而在它们之上,巨大而明亮的月缓缓升起——她的光芒将万物温柔笼罩。

     深黑的塔沉默地凝视着那轮月亮。


    天亮之时,少女听见歌声。

   在塔下的是一位目盲的老妇。她是一位吟游诗人。据说她时常行走于群山与荒原之间,然后在春日来到央夜之地,向人们吟诵她的诗篇。

    由于工作的缘故,少女鲜少走出高塔。进行一场远足这样的事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她满足于透过窗子看见的明月,也满足于听来的异乡诗篇。于是在抄录经文之余,少女也抄下了很多诗句:关于城市、关于乡村;关于远山、关于荒野。

      然而抄录最多的还是关于月亮。

      而后那些诗笺被少女挂在桌案前,并认真排列整齐。春日来过几轮之后,洁白的纸片便布满了塔楼的整个墙面。

      少女摘下塔底盛开的白玫瑰,插在纸片中间——它绽放的轮廓就像是她心爱的满月。


      央夜之地覆灭后,少女终于走出了高塔。

      玫瑰早已枯萎,诗人也不知去向。高地上的废墟刺入少女的眼——那里曾屹立着象征着央夜之地的洁白宫殿。

      凛冽的寒风将少女裹挟,提醒她往荒原去。旅途开始得过于匆忙,她只得把她的高塔和那些诗笺全都远远地抛在身后。

      好在月亮还陪伴着她。——踏足荒原之后,她感觉自己离群山和月亮越来越靠近。月光下她和衣而眠,朦胧间想起在故国的时光。那时还是春日,她于塔楼下和那位诗人搭话。

      “……你想听关于月亮的诗篇?”老妇人坐在门口的石台阶上,缓缓抬起浑浊的眼,“完全可以,我的孩子,我会尽可能多地唱给你听。”

       “……你喜欢月亮?这很好。群山脚下望见的月亮是最美的,你应当去看一看。”她仰面朝向少女的方向。少女感觉她的双眼似乎正盯着自己。

      “我的孩子……对你来讲,这世界上陌生的事物还有很多。为何不来一场旅行,去群山脚下走一走呢?”

       诗人最后这样问她。

       现在她确实是在旅途中了。一路上,她看见更多的废墟,看见盘旋的食腐鸟类,看见倾颓的砖墙。也总有人望向她,目光中或是怜悯与关切,或是嘲讽与戏谑。

      ——都是些她曾经未见过的事物。

      这是个怎样的世界?什么是好的世界?她想要的又是什么样的世界?幸福与安宁在何方,曾抄写的经文和诗篇都没有告诉她答案。少女迷茫着。曾经的栖身之地已经回不去,她只能向前。

     ——直至来到群山脚下。


    与那人相遇时,春天还没有到来。

    破旧的农舍无法抵挡狂风肆虐,但姑且也能供人歇息。少女蜷坐在壁炉边,偏头便能看到那人纯白的发丝和被火光映红的脸。严冬在房顶呼啸,那人却好似毫不在意。

     “春天总会回来的。”那人说,“生活不会永远这样艰难。”

       “你好像总喜欢考虑世界的未来?我确实不太懂这些。但我总是觉得,要是未来的世界是个能让人幸福的世界,那才是最好的吧。”她为壁炉里添上更多的柴火,然后抬头朝着少女望过来,“先让这个村子免于压迫,然后再去外界,让其他这样的地方也脱离贫困与寒冷……我的理想会不会有点太大了啊。”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是她心中的理想国吗?少女望着那人灿烂的笑容和洁白的长发,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月亮。


————————————————————

挺久没发文了。

写了一点不能被称为故事的文字,关于两个少女的相遇。

这个坑会填的啦!(大概)

星星星星星

内含无名者×异国皇子现pa小电车。谨慎点入。(发发小花仙)

内含无名者×异国皇子现pa小电车。谨慎点入。(发发小花仙)

云来
晚安(¦3[▓▓...

晚安(¦3[▓▓] 

花是曼陀罗

晚安(¦3[▓▓] 

花是曼陀罗

多年生草本白荼
画完了,后期也救不了了 脑洞是...

画完了,后期也救不了了

脑洞是亲友的

无名者能看到黑白时期画面纯属私设不要当真

画完了,后期也救不了了

脑洞是亲友的

无名者能看到黑白时期画面纯属私设不要当真

星星星星星

合作愉快。

上排: @苹果核离  

下排:我

最后一张是没有营养的画后感【大雾】

合作愉快。

上排: @苹果核离  

下排:我

最后一张是没有营养的画后感【大雾】

多年生草本白荼
海 之 涯 撩 汉 王(异国皇...

海 之 涯 撩 汉 王(异国皇子限定)


鸽子画画

是描改 背景太难整了我腰疼

钢笔图层,yyds

海 之 涯 撩 汉 王(异国皇子限定)


鸽子画画

是描改 背景太难整了我腰疼

钢笔图层,yyds

星星星星星
前几天涂的无名者。

前几天涂的无名者。

前几天涂的无名者。

星星星星星
异国皇子和他的小男友。 无名者...

异国皇子和他的小男友。

无名者地位不及自己给男朋友买的娃娃,惨。

异国皇子和他的小男友。

无名者地位不及自己给男朋友买的娃娃,惨。

月与紫水晶

【全员黑化】芬妮篇

*本文又名《拉贝尔大陆被虐惨的可怜孩子们终于造反了!》 

*主角芬妮,内容为芬妮搞无名者,日常ooc,不强调了。

*其实芬妮和库库鲁都是小天使啊,青梅竹马它不香吗……我恨白学。

*我真的蛮纠结芬妮的头发到底算什么颜色,这么多年的cg从蓝色过渡到青色,变来变去……

*这章写得可能比较乱……具体后文解释。

天际是漆黑阴霾的黑云,层层叠叠望不到边际。

狂暴的深红色雷霆在天边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亮红色的岩浆在支离破碎的地表流淌着。

血色的圆月之下,蒙面的男子站在高处。

他静静地凝视着面前那个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孩,纯黑色的斗篷被风撩起,在他身后翻滚着,如同展开双翼的黑色大鸟。

……芬妮。

他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

*本文又名《拉贝尔大陆被虐惨的可怜孩子们终于造反了!》 

*主角芬妮,内容为芬妮搞无名者,日常ooc,不强调了。

*其实芬妮和库库鲁都是小天使啊,青梅竹马它不香吗……我恨白学。

*我真的蛮纠结芬妮的头发到底算什么颜色,这么多年的cg从蓝色过渡到青色,变来变去……

*这章写得可能比较乱……具体后文解释。









天际是漆黑阴霾的黑云,层层叠叠望不到边际。

狂暴的深红色雷霆在天边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亮红色的岩浆在支离破碎的地表流淌着。



血色的圆月之下,蒙面的男子站在高处。

他静静地凝视着面前那个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孩,纯黑色的斗篷被风撩起,在他身后翻滚着,如同展开双翼的黑色大鸟。



……芬妮。

他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






与幼时的芬妮不同,长大的她,在属于少女的甜美中,又带了些别样的温婉气质。

纤细的身材,白皙的面庞,明亮的蓝眸,乍一看,她与其他普通而美丽的女孩并无不同。

只除了……她的眼神。



“没想到,最后走到这里的……居然会是你。”

“我很意外。”

他看着面前的蓝发少女,虽然说着意外,语气却很是平淡。

但在那平静下,却又似乎隐藏着波涛汹涌的复杂情感。



“呵……是吗?”少女闻言,微微笑了笑,但笑意却未深达眼底。

“我原以为,你会预料到的。”

“久仰大名了,”芬妮明明面上有着微笑,眸中却冰冷得吓人,“亲爱的的无名者先生。”

“不,或许我该叫你……命运的叛逃者。”









无名者闻言,先是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随后,他便像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般,低低地笑了起来。

“有趣……真是有趣。”

“没想到,你竟然还会知道这些。”

下一刻,他扯下自己的面罩,随手抛开,任凭它落入滚烫的岩浆,化作灰烬。

那俊秀而略有些苍白的面孔露出,在红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



“我还以为,他,还有那个世界的人,会一直瞒着你呢——毕竟,他们所看到的你,一直只是一个单纯善良,无忧无虑的洋娃娃。”

“这样的小女孩,怎么可以知道……残酷的真相呢?”

他低沉的嗓音,像是从幽深的悬崖底部传来,带着些许嘲讽。



“……是啊。” 芬妮柔柔地笑着,说道。

“古灵仙族善良单纯的小公主,可爱得就像一块涂满了糖霜的草莓蛋糕,受到大家的关爱和照顾。”

“即使身负邪恶女巫的诅咒,永远无法长大,这样看来,也不过像是一个无伤大雅的遗憾罢了。”

“有青梅竹马的亲密好友的陪伴,也有来自远方的神秘客人的关心……听上去多美好啊。”

“美好的,简直就像是一个童话。”



“所以,她不该知道这一切,更不该独自前来面对危险。”

“她应该当好自己的洋娃娃,眼中只有少女那些愚蠢的感情,永远只会躲在其他人的身后。”

“她只能是一只金丝雀,一只漂亮的,永远活在其他人羽翼下的金丝雀。”



她说完,直视着面前人的眸子。

“那么……你呢?”

“在那个童话中,你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我的角色?”无名者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意味不明地笑了。

“……一个无趣的人罢了。”

“一个长不大的小男孩,永远只会靠着自己的直觉和一腔热血来行事,冲动,幼稚,而又鲁莽。”

“这样的小孩,简直是他那成熟强大而又神秘优雅的好弟弟……最完美的陪衬。”



“不过,这样似乎也蛮不错的,不是吗?”芬妮似是有些疑惑地问道。

“童话也有童话的美好之处,至少,这样的人生,很轻松啊。”

“我不用思考自己的未来,更不用担心未知的危险。”

“因为,总会有人帮我解决的,不是吗?”



“是啊,总会有人帮你解决的。”

“但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你就不会走到这里了。”

无名者直直地看向她的眸子深处,眼神很是深邃。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来自命运之外的女孩。”

“你想要……我的命。”









“原来你知道啊。”

沉默片刻后,芬妮收敛了笑容,喃喃地说道。



“你说什么?”无名者没有听清芬妮的话。



“我说……”

突然,芬妮身形一闪,还未待他反应过来,转眼间,芬妮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她的速度快得诡异,完全不是常人该有的速度。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放任我来到这里?”

芬妮突然伸手,扼住了面前无名者的脖颈,原本蔚蓝色的眸子染上了点点猩红。

“怎么,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还是……我舍不得杀你?”



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无名者竟是出乎意料的冷静。

他没有挣扎,就这样任凭自己被她控制着。

“……恰恰相反。”

“我让你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相信你会动手。”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芬妮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她垂下眸子,没有说话,却也没有放开面前的人。



片刻后,她嘲讽地笑了。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会的。”

“你是我命运主线上的,最后一个人。”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真正摆脱,这该死的命运。”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好奇。”

芬妮低声说道,眸中的红色逐渐变深,显得愈发诡异而妖艳。

“明明你也有机会摆脱命运……只要,只要你杀了我,你就可以逃脱……”

“为什么,你不杀了我呢?”



“……是啊,为什么?”无名者突然自嘲地勾起嘴角。

“我本该杀了你的……就像我在过去的海之涯做过的那样。”



“哦,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补充道。

“海之涯的芬妮,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盲目地相信着,迷恋着不值得的人。最终,惨死在那场灾难里,连尸骨都没有留下一点。”

他的语气带上了些强势,似挑衅,又似逼迫。

“你瞧……哪怕不是童话中,处在命运中的你,你依旧是天真得可笑。”









“……”

芬妮闻言,并未有什么大的情绪起伏,只是沉默地听着,但眼中却有着些意味不明的情绪。



无名者没有继续说下去。

慢慢地,他将自己的手,轻轻覆在芬妮的手背上,随后一点点,愈收愈紧。



“杀了我,芬妮,杀了我。”

他的声音,犹如一道带着诱惑的魔咒,在她的耳边萦绕。

“前世的残酷国公主,今世的狂化……你不是都做得很好吗?”

“你知道该如何做的,对吗?”



“……杀了我。”

“……动手!”









如果我的鲜血,能改变你的命运,让你摆脱囚禁你的笼子。

那就用我的死,为你铺平通往自由的道路。



请你,带着我的命运一起,继续勇敢而无所畏惧地,走下去。









沐莺低语

【小花仙】【无名/库库鲁/异国皇子】昨日之歌,明日之哀

古灵皇子组中心

欢迎讨论剧情(猜谜)

序章

「没有人会因为自己是海之涯人而骄傲。」

“记住我这句话。他们碌碌无为,终日穿梭在喧哗的酒会之间——没有人会因为自己是海之涯人而骄傲。”

八月的古灵仙地格外热闹,周遭浮现着如同被人群所带来的的热浪奔涌而来的、如同古灵果和碎叶糅杂在一起,略带酒精为的腐败气息。女仆们向着国家剧院铺设的红毯上一遍一遍的喷上味道浓烈的月见草香水,试图留住皇室最后一分的威严和体面。

八月的庙会或许是古灵仙族最为盛大的节日。也只有这一个月,国家剧院才会对所有公民无偿开放——或为高雅,或为靡靡之音,经久不息的回荡在帝国的上空,成为人们津津乐道或是称颂皇室贤明的谈资。...

古灵皇子组中心

欢迎讨论剧情(猜谜)

序章

「没有人会因为自己是海之涯人而骄傲。」

“记住我这句话。他们碌碌无为,终日穿梭在喧哗的酒会之间——没有人会因为自己是海之涯人而骄傲。”

八月的古灵仙地格外热闹,周遭浮现着如同被人群所带来的的热浪奔涌而来的、如同古灵果和碎叶糅杂在一起,略带酒精为的腐败气息。女仆们向着国家剧院铺设的红毯上一遍一遍的喷上味道浓烈的月见草香水,试图留住皇室最后一分的威严和体面。

八月的庙会或许是古灵仙族最为盛大的节日。也只有这一个月,国家剧院才会对所有公民无偿开放——或为高雅,或为靡靡之音,经久不息的回荡在帝国的上空,成为人们津津乐道或是称颂皇室贤明的谈资。

这样的节日据说是为了纪念某位不为人知的皇子。也或许是某位“蓬帕杜夫人”。但已经无人关心这样无意义的话题。

 

黛薇薇勉强在拥挤的包厢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几乎所有的贵族全部都挤在这个狭小的包厢中,互相抱怨着贫民如何污染了大剧院的空气。

黛薇薇并不厌恶平民——毕竟自己也在旅途中和他们为伍,靠着寡淡无味的面包汤度日。

她有些头疼,一切的喧嚣开始逐渐变得模糊。她勉强支撑起身体,不至于立刻昏倒。为了打起精神,黛薇薇开始切割盘子中的馅饼,并将花蜜仔细的淋在每一块馅饼上。

“这是什么戏剧?我好像没听过……”

“是王子与花精灵。黛薇薇殿下。进行排演的时候您并没有在宫廷,所以您不知情。”

女仆长一如既往的不带有一丝感情的陈述着事实。黛薇薇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些什么。但很快,话题回到了戏剧本身。

“王子与花精灵?是那个塔图的故事对吧。”

“您说的没错。”

“王子被命定为二十一岁时终将离世——或是死于仙人掌,或是死于蛇,或是死于花精灵。”

“王子自幼被囚禁在皇宫,只有一只自幼豢养的花精灵与其作伴。长大后,他迎娶了邻国的公主为妻。”

“但好景不长,王子二十一岁时先后遇到了仙人掌和准备偷袭他的蛇。”

“虽然前两次是虚惊一场,但其妻依然劝说他杀死一直随侍左右的花精灵。”

“纵使王子不舍,他依然将花精灵带到流沙坑附近。他最后一次抚摸了花精灵。但花精灵却因为受到惊吓而将王子一同陷入流沙坑中。”

“命运最终实现了。”

 

“这似乎是在昭示着什么……”

“您走神了,黛薇薇殿下。”

当黛薇薇回过神的时候,负责编写剧本的少女已经将一份稿纸放到了她的桌上。

“现在是什么时候?”

“第三幕第十场。本次我们采用了新的技术……”

正当他们说话的时候,一条黑色的细尾蛇从幕布后来到了台前。在一声惨叫之后,整个维系舞台的横梁开始倒塌,鲜红的幕布如同鲜血一般在坍塌的舞台中流淌着。这时,人们才开始在尖叫声中四散奔逃。

“快,殿下们请和我到这边去!”

在漆黑的夜幕下,人们惋惜的看着在一片火光与尘土中坍塌的剧院。那些金子的雕像,似乎也随着剧院一道倒下了。

黛薇薇有些恍惚的看着火光过后的灰烬——那条黑色的细尾蛇似乎勾起了某些尘封已久的秘密。

“你没事吧,薇薇——对不起,我们不应该独自让你来的……”爱德文脱下大衣,披在了少女有些单薄的身体上。

“没关系……我想,我们应该去看看那位殿下了。”

 

“为什么会起火?”

“维系吊灯和横梁断掉了,灯油洒在了幕布上。”黛薇薇倒抽了一口凉气,“我觉得……那条细尾蛇……似乎……”

“似乎?”

“没错……它的身上,有着黑色的细环……”

“细环?”

“细尾蛇本身便是古灵仙族特有的蛇类,身上带有细环的……似乎只有陛下才会……”

安德鲁识趣的没有说下去。

马车在宫殿门口停下了。

芬妮的容貌似乎又憔悴的了几分,宛如在露水中易碎的百合。

再和琳奈儿寒暄几句后,他们依然无法回避古灵王日益加重的病情。

“陛下的病情有好转吗?”

“没有……”芬妮的眼泪在澄澈如琥珀一般的眼眸中打转,“现在是我和琳奈儿负责处理古灵帝国一切事务……如果……叔父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的话……我们将考虑古灵秘宝的承接工作。”

“不出意外的话,库库鲁殿下将继承陛下所遗留的一切。当然,这是在库库鲁殿下能醒来的前提下。”

三人沉默着走出了寝宫。

“安德鲁,陛下和库库鲁的病有什么头绪吗?”

“没有任何头绪……库库鲁殿下只是昏迷不醒,但陛下却愈来愈虚弱……”

“如果没有更有效的挽回措施的话,陛下可能……”

一直沉默着的黛薇薇突然开口——

“毫无征兆的突然虚弱,你们想到什么?”

“你是说……异国……”

爱德文面色凝重的叫来了传令官。

“从现在起,古灵皇宫一切消息——庙会依然要正常举行,不能让普普拉那边得知一点风声。”

“记住,大剧院只不过是意外起火——”

“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只能发生在这里。”

绮梦

很菜,很菜,比例崩坏

手机画的将就吧(吐血

(为什么我这么菜呜呜呜)

球球太太产粮,孩子饿

很菜,很菜,比例崩坏

手机画的将就吧(吐血

(为什么我这么菜呜呜呜)

球球太太产粮,孩子饿

欣若轻盈

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原来你不是异国皇子,是无名者啊

这周的页游剧情也正好是异国皇子无名者相关

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原来你不是异国皇子,是无名者啊

这周的页游剧情也正好是异国皇子无名者相关

三七洛九

那样的人,还存在着自我吗?

我是说,信仰着某种事物,不论真假,不论善恶。只在看似宏伟壮观的殿堂之中聚集而朝圣,奋不顾身地追逐着光辉的身影,不知那可否是一种假象。在这样的人群中,在他们所谓虔诚而单纯的心灵中,存在着“自我”吗?

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抛弃自身,不惜招来烈火将一切焚毁,只为清洗一切所谓的“异端”,尽管他们的自身也脆弱如同干枯的稻草。这样做,究竟值得吗?


(结合时事,有感而发)

那样的人,还存在着自我吗?

我是说,信仰着某种事物,不论真假,不论善恶。只在看似宏伟壮观的殿堂之中聚集而朝圣,奋不顾身地追逐着光辉的身影,不知那可否是一种假象。在这样的人群中,在他们所谓虔诚而单纯的心灵中,存在着“自我”吗?

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抛弃自身,不惜招来烈火将一切焚毁,只为清洗一切所谓的“异端”,尽管他们的自身也脆弱如同干枯的稻草。这样做,究竟值得吗?


(结合时事,有感而发)

蝉歌.
谁能救赎身处混沌的无名者呢。...

谁能救赎身处混沌的无名者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

谁能救赎身处混沌的无名者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