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序

84294浏览    599参与
Dislestia
Art by Stepanda...

Art by Stepanda

作者授权在置顶

主页在简介


Art by Stepanda

作者授权在置顶

主页在简介


开朗的狗蛋

补梦人

好久没吃到粮了想自割腿肉

一个小脑洞,画家D爷×补梦人小蝶

文笔不好,多多见谅了

会有原作中人物出现(所有角色都是拟人)


以下正文

第一章

无序每天的生活很无聊,无非就是在纸上随便画两笔,然后被那些乱七八糟的评论家称赞一番,什么“这就是浑然天成的混乱!”,拜托,他可是混沌之王,本身就是混乱的具象化,不过那些疯狂的人们是不会知道的。


无序打了个响指,比起画画,吃黄瓜三明治可有趣多了。他敢相信自己绝对是全天下最疯狂的下午茶爱好者没有之一。无序每天都要留时间吃午茶,再睡个完美的下午觉来弥补自己早上努力画画的时间,顺便在午觉的时候把梦到的东......

好久没吃到粮了想自割腿肉

一个小脑洞,画家D爷×补梦人小蝶

文笔不好,多多见谅了

会有原作中人物出现(所有角色都是拟人)

 


以下正文

第一章

无序每天的生活很无聊,无非就是在纸上随便画两笔,然后被那些乱七八糟的评论家称赞一番,什么“这就是浑然天成的混乱!”,拜托,他可是混沌之王,本身就是混乱的具象化,不过那些疯狂的人们是不会知道的。

 

无序打了个响指,比起画画,吃黄瓜三明治可有趣多了。他敢相信自己绝对是全天下最疯狂的下午茶爱好者没有之一。无序每天都要留时间吃午茶,再睡个完美的下午觉来弥补自己早上努力画画的时间,顺便在午觉的时候把梦到的东西变成下一幅画的素材。他就这么活了一千多年了,有的时候没事儿还会去混沌世界看看,尽到一下自己混沌之王的职责。塞拉斯蒂娅是他的朋友,毕竟他们两个年纪一样大了,他可没有什么别的朋友了,毕竟很少有人会和喜欢穿两只不同颜色鞋子的人交朋友。

 

无序还有另一个爱好就是把产生每幅画灵感的梦境给留在小瓶子里做个纪念,那可比那些在画布上的画要混乱多了。

 

但是今天睡觉的时候他楼上的小孩儿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哭声把他惊醒了,“哦,不,残缺的梦可就不是完美的混乱了。”,混沌之王看着自己装在小瓶子里缺了口的梦。

 

梦这种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一不小心就碎了。

 

“那就只好去找补梦人了。”无序给自己戴上黑色领带,转身出门。“等等,可是上哪找补梦人呢?”。听塞拉斯蒂娅说上一个补梦人因为久久没有人去找他补梦,已经离开补梦这个行业了,那新的补梦人呢,无序打了个响指召出了自己的智慧分身。

 

“哦,兄弟,你为什么不去问我们的朋友,塞拉斯蒂娅呢?”

 

“真是个好主意。”,又一个响指。

 

塞拉斯蒂娅正在给她的学生暮光闪闪魔法课,“砰”

 

“哦,我的老朋友塞拉斯蒂娅,我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难题需要你的帮忙。”

 

“无序,我正在给我学生上课。”,塞拉斯蒂娅的魔法演示被无序从中打断,把演示道具给弄串了。“别老是那么无趣,你可以让你的学生见识见识更伟大的魔法。”,无序走到暮光旁边打了个响指,暮光的角从她头上脱离下来在房间里乱飞,边飞边朝四方施各种各样的咒语。

 

“好了,无序,你找我什么事。”,塞拉斯蒂娅想要尽快结束这场闹剧继续自己的课程,“哦,不算什么大事儿,就是我的这个梦。”,无序从空气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他有些……欠缺。”

 

“那你应该去找补梦人,而不是来打扰我和老师上课。”,无序前面拿走暮光的角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小姑娘的天赋还不错,可惜和塞拉斯蒂娅一样无趣,“是的,可是以前补梦人走了,而我并不知道新的补梦人在哪里。”,无序拿着暮光的角晃了晃,“所以我只好过来打扰你们亲密无间的课堂了。”,说完又把角丢到一边,“真是不好意思。”

 

“我的朋友是新的补梦人,她住在在七街十二户,请你……”,暮光话还没说完无序打好响指走了,“把我的角还给我!”

 

“老师,我的角……”

 

空气里伸出一只手打了个响指,“角真不错。”,暮光的角按回去的时候还喷射了一股魔法把塞拉斯蒂娅家的天花板打出了一个洞

 

无序把自己的手从那里取回来,站在塞拉斯蒂娅家的楼顶上变出了一个小望远镜,“哦,我看见了!”,“砰”的一下一股魔法把他冲到了别的地方,“真是讨厌,看来她还得跟塞拉好好学学怎么控制自己的魔法。”

(大PP的名字实在是有那么一点点长,请允许我往后简称其为塞拉,(当然如果你看不惯也请左上角退出)

 

“这家小店看起来还真别致。”,无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敲了敲门。

 

里面开门的人,看起来是跟刚刚那个暮什么闪的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您就是新的补梦人吧。”

 

“是的,是我,我叫Fluttershy,您可以叫我小蝶,您……是来补梦的吗?”,无序觉得自己面前这个姑娘可比刚才那个要招人喜欢的多,宝青色的眼睛水灵灵的,“确实,我是来这儿补梦的,我叫Discord,叫我无序就行了。让我看看你这儿都有什么梦的素材好吗?”

 

“当然!”,这大概是除了自己的朋友自老师离开后小蝶遇到的第一个客人,现在的人很忙,也就很少做梦了,大家都快忘了还有补梦人的存在了。虽然这个客人看起来年级有点大了,头发几乎一半都白了,但是人很好,很有趣。小蝶很乐意帮他补好他想要的梦。






这就算半个预告和半个第一章了吧

序蝶不拆不逆,其他随便啦,欢迎到评论唠嗑,我大概算是新人就多多关照了


树与猹
【后代预警】 . . 雪儿和艾...

【后代预警】

.

.

雪儿和艾斯特在掰扯自家大人的爱情(?)故事


突然更新哈哈哈,不摸序黑cp我手痒痒


【后代预警】

.

.

雪儿和艾斯特在掰扯自家大人的爱情(?)故事


突然更新哈哈哈,不摸序黑cp我手痒痒


严潮生。

【序暮】呢喃的人

cp:无序/暮光闪闪

口嗨短打 和历史有任何不相配的地方请忽略!


1.


我是新近被聘到思柏克庄园里来的。


三年前母亲患了肺痨,我在弥撒学校的课业也就此终止。父亲除了牧师工作以外,还做许多份零工,哥哥则选择去铁匠铺做学徒,一年到头用废料打制的作品也赚不了几个芬尼。我选择做女仆,大概是全家里最轻松的工作了吧。


我换上制服,调整好肩带的位置。比我高半个头的女仆长莫妮卡小姐帮我绑紧交叉绑带,又给我挑了双不会磨脚的鞋子。


“你的任务是接暮光小姐下家政课。要带上三朵粉色月季去,那是小姐最喜欢的。”


她温声向我吩咐,用手指了指外面的钟楼:“每天下午敲四下钟......

cp:无序/暮光闪闪

口嗨短打 和历史有任何不相配的地方请忽略!



1.


我是新近被聘到思柏克庄园里来的。


三年前母亲患了肺痨,我在弥撒学校的课业也就此终止。父亲除了牧师工作以外,还做许多份零工,哥哥则选择去铁匠铺做学徒,一年到头用废料打制的作品也赚不了几个芬尼。我选择做女仆,大概是全家里最轻松的工作了吧。


我换上制服,调整好肩带的位置。比我高半个头的女仆长莫妮卡小姐帮我绑紧交叉绑带,又给我挑了双不会磨脚的鞋子。


“你的任务是接暮光小姐下家政课。要带上三朵粉色月季去,那是小姐最喜欢的。”


她温声向我吩咐,用手指了指外面的钟楼:“每天下午敲四下钟的时候去月季小屋等暮光小姐,记住了吗?”


我愣愣地点头,空着手就要往外走。


“等等!”莫妮卡小姐叫住我,“暮光小姐家政课的教授名字叫做无序,见面时记得称呼先生——他可能有点、有点邋邋遢遢的,但他是一位真正的绅士——呃,这是小姐说过的。”


邋遢的绅士?我在柏林可从没有听到过这种称呼。但我仍然点头,接过莫妮卡小姐递给我的小号花剪。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她再次叫住我。我回头,脸颊上露出一抹很温和的笑容。


“佐拉,小姐。我叫佐拉。”


出了屋,我抬头看向钟楼。现在是下午三点,那么晚就还有一个小时来挑选和采摘月季。我走向月季小屋,随风飘扬的是几十亩月季,粉色最多,还有几丛红色的,我没有去碰它们。


思柏克庄园坐落在冰河峡湾与湖泊之间,在这样一座本该清冷的庄园中看到热烈开放的月季从叫人心生畏惧,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在花丛中漫步,不知不觉地靠近了月季小屋。


“……那么暮光小姐确实是天资聪颖,无需我教就学会了把针线丢到桌子底下去。”


我的脚步猛然一顿。我太靠近了,甚至能听见月季小屋里面家政课的声音。那个冷嘲热讽的调子是莫妮卡小姐说过的无序教授吗?一个真正的绅士可不会这样讲话。


“无序先生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关于您胡乱踢桌子所引发的事故。”


这个声音一定是暮光小姐。她不慌不忙地反驳:“还是说,您愿意为此帮我把针线捡起来呢?”


“乐意效劳,小姐。希望您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毕竟脾气暴躁是不可取的。”


他怎么——我捂住嘴,惊愕到发不出声。他怎么敢这样对暮光小姐说话?


“谢谢你的好意,先生。不过呢……”


我便没再听清暮光小姐的话语。


“哈哈,小姐,您很幽默。不过请我喝茶什么的就免了吧,我是您的仆人,随叫随到。”


调笑、讽刺,这些词语可和绅士一点都搭不上边——我算是明白莫妮卡小姐向我交代这些事时怪异的表情了,这个叫做无序的所谓教授,分明就是个——


“混混无赖?”我听到无序的声音,“小姐,被你这么认为是我的荣幸。”





2.


钟楼的钟声响起,我捏着剪下来的三朵月季出神。我小心地避开花茎上的倒刺,专心地等待在小路尽头。


暮光小姐出现在我视野里的时候,我几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的眼睛——像是我被匆匆挤着推过人群时所注意到的珠宝展台上的紫色宝石。她的长发很温驯地披在肩上,穿了件浅薰衣草色的裙子,看起来闪烁而温柔。


她向我走来。


“你是……新来的佐拉?”她问我,声音很轻。


“是、是的,小姐……这是您的玫瑰……”我语无伦次,甚至说错了词语——这不能怪我,任何一个人在初次见到她的时候都会是这种窝囊表现——认为自己太渺小、太粗鄙,和她站在一起时是那样的不相配。


她笑起来:“这是月季,不是玫瑰。”


我能感觉到我的脸更红了:“抱歉……”


“没关系。”她接过我手里的两朵花,“留下一朵,送给无序教授吧。”


“为什么?”我看着她,不解地问。


“你们怎么都爱问这种问题……”她面上的笑意更浓了,“因为他刚刚下课,很累呀。”


我可没看出他哪里累……我在心中腹诽着,却又注意到月季小屋门口的男人。他身上一件白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敞开着,胡子拉碴的脸上却嵌了双灰色的眼睛,晦涩难懂,像是阴天。我不喜欢阴天。


“哦?是真的吗?那么真是感谢暮光小姐的体恤了。”他勾起一个笑容,然后走近暮光小姐,俯身,“还是说,您更想要昨天的那种……?”


我不喜欢这个男人。我双手向前伸,将剩下的那朵月季递给他:“先生,您的花。”


无序愣了一下,又笑起来:“是暮光小姐送的吗?”


我点点头。


他接过花,仔细地嗅了嗅,就又踏着步子回月季小屋里去了。暮光小姐看着他消失,才转过身离开。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悠闲哼歌的姿态。


暮光小姐看起来美好的过分了。我这样想。


整座庄园都爱她。且不说现任庄园主银甲先生,光是他的刚嫁进来的女主人音韵女士都把她当做亲妹妹。更不要提我们这些下人了。想到莫妮卡小姐面上露出的那些憧憬的表情,我都觉得有些心绪涌动。


“这可是暮光小姐的魔力哦。”第四天我吃完早餐,出发去庄园内打扫的女仆贝尔这样说。


“贝尔说得对,或许小姐她真的有魔力也说不准。”莫妮卡小姐笑了笑,将打扫工具也交给我,“记得在午饭前把月季小屋打扫干净。”


“无序先生不住在庄园里吗?”我好奇地问。


“不。”莫妮卡小姐摸了摸我的头,“除了暮光小姐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里。”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3.


我打扫得很快。钟楼敲了十一下,快要吃午饭了。


然后无序凭空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仍然穿的很邋遢,尤其是领结,简直像是某个新手裁缝随便缝出来的。他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嗨,佐拉小姐。”他冲我挥了挥手,“今天是你来打扫这里吗?”


我点点头,没有回答。


“那么你什么时候吃午饭?”


“我和莫妮卡小姐她们一起吃。”


我面无表情地回复,心中只期待他快点走掉。


“暮光小姐呢?”


“我并不清楚,先生。”


“好吧。”他无奈地摊摊手,“那我午饭以后再来找她。”


我低下头去收拾工具,抬起头时却发现他的身影又神秘地消失了。


怪人。我嘀咕。


下午三点半,我又踏上了去思柏克月季小屋的路。这条路并不长,我却走得很慢。我一直在思索无序。他为什么会被叫做绅士?又为什么会举止如此怪异?暮光小姐对他很是喜爱的样子,这又是为什么?


我摘了三朵月季。粉色的。但鬼使神差地,我又摘了一朵红色的。


若是暮光小姐再让我送,我就把红色的送给无序好了。我这样想。


我没有再靠近月季小屋。


但这次,还没有等到钟楼敲四次,暮光小姐便怒气冲冲地闯了出来。她紫宝石一样的眸子闪烁着怒意,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


无序追了出来。他的领结依然很难看。又或者说,他的脸色也很难看。


“无序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她似乎忘了我在这里,直接吼了上去,“只要我还在一天,我就不会停止研究这个魔法,也不会放弃把你变回——”


她往我这边看了一眼,立即收住了口。无序默默地退了回去,暮光小姐走过来,温柔地望着我:“抱歉,佐拉。”


窥探别人的隐私是不对的。我对自己说。但我还是很好奇。我好奇暮光小姐,更好奇无序。最最好奇的,应该算是他们之间微妙又耐人寻味的关系。


“……暮光小姐,你们为什么吵起来了?”


她愣了下,然后定睛看向我。暮光小姐的眼睛仍然很漂亮,映着我身后的一大片月季。


“佐拉,我能相信你吗?”


我将手里的红色月季递给她。红色是热烈的火焰,燃尽了她眼中的防备。她的目光先是变得柔和,又变得恍惚。


她哭了起来。





4.


一个幽灵。


无序是一个幽灵。


用暮光小姐的话来说,无序是一缕灵魂,因思柏克庄园特殊的环境而禁锢在了这里。而暮光小姐所研究的那种魔法,便是令他重回人的躯壳,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但她必然要付出代价。


“寿命(life)。”她告诉我,“这算不算?”


我叹了口气。


“暮光小姐,那么你的一生(life)呢?”我反问她,“做这些,真的有意义吗?”


她连反应都没做:“生命(life)里总有些让你觉得值得的人吧。”


我很震惊。但我突然又想到那片月季之下无序温和的笑容,想到暮光小姐的眼泪,顿时又觉得不太惊愕了。


“佐拉。”她开口,很沉着。“我需要你帮我。一件事就好。”


“什么?”我问。


“烧了那片月季花。 ”





5.


只要烧了它们,无序就自由了。这是暮光小姐告诉我的。我握着火把,心下仍忐忑。


午夜十二点。我将火把扔进花丛。月季花瞬间燃烧起来,将早到的霞光洒满整片天空。我看见无序从月季小屋里冲出来。


他在流泪。我听见他在喊什么。暮暮,暮暮。暮暮,暮暮。我的暮暮。


有一道光亮从另一个地方闪烁着冲天而起,那是暮光小姐的魔法。那魔法笼罩住无序,也笼罩住他的泪光。我看见他闭上双眼。


突然,又有一道光幕在我面前展开。


一个小女孩在视野的前面跑动着,长发飘扬,不时地回头一笑:“无序!”


小女孩长大了些,第一次缝扣子,苦恼地看过来:“无序。”


然后她变成现在的样子,捧着粉色的月季站在跟前:“无序先生?”


我认得出来,这是无序的回忆。他在回忆属于她的点滴。她那么爱他,一定也可以看见。


暮光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抱住了无序。然后我又恍然意识到,在这之前我们其实一直没有触碰到他,只是通过月季。


月季是无序留下来的原因吗?我想不尽然。


她终于触碰到了他。


暮光小姐啜泣着,同他一起沐浴在光亮里。他的领结被她扯歪了,他小心地放好:“小心点,这可是你第一次给我缝的东西。”


她哭得更厉害了。


他无奈,变戏法似地拿了枝红色月季花出来:“好暮暮,我答应你,好不好?”


暮光小姐抬起头看他。


“不过变了人以后,我就不会永生了。我也会变老。你乐意吗?”


他笑着将月季在她面前晃晃。


她也笑了笑:“怎么能不乐意。”


无序回过头,也冲我笑:“谢谢你,佐拉小姐。”


他给我看他的迷惘,他的流连,他的呢喃。他在月色里看着她灯光的方向。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生命(life)这种东西,你是怎么判断出来对方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呢?





6.


不过后来我明白了。


被预支了思柏克庄园的工资,我提着行李往回走。此时正是暮色四合,几颗晚星在天空闪烁。我不小心碰到了一位年轻的男士,他转过来,琥珀色的瞳孔让人有种心悸的感觉。


是眼睛。是那双一见到就想笑的眼睛。


“对不起先生。”我立刻道歉,“我叫做佐拉。”


他笑了笑:“你好,我是约翰逊。”


你瞧。相遇时多么美好。



END.

李铁柱

呜呜呜呜,好喜欢小马啊

没抽到小碟和苹果杰克还有书记好难过

呜呜呜呜,好喜欢小马啊

没抽到小碟和苹果杰克还有书记好难过

Yuyu是小鸟

第二章

*此文基于自家oc马创作

*紫悦时代初期


苹果丽丽最近心情并不好,苹果嘉儿和大麦完全没有和她商量过就从不知道哪里抱来了一个孩子,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孩子和苹果嘉儿如出一辙的相似,除了头发颜色淡一些而且发型不怎么一样之外,怎么看都像是姐姐的私生女!

苹果丽丽合理怀疑全家就她不知道这个小妹妹的事情,甚至连云宝都知道!可是姐姐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也许是因为她们没来得及告诉你呢,而且一个小妹妹并不会夺走你哥哥姐姐对你的爱的。”甜贝儿坐到她身边竭尽全力的想安慰她,但是苹果丽丽还是无法走出猜疑,她气鼓鼓的站起来,走向谷仓的方向,“我必须得好好问问她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事情!”......

*此文基于自家oc马创作

*紫悦时代初期


苹果丽丽最近心情并不好,苹果嘉儿和大麦完全没有和她商量过就从不知道哪里抱来了一个孩子,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孩子和苹果嘉儿如出一辙的相似,除了头发颜色淡一些而且发型不怎么一样之外,怎么看都像是姐姐的私生女!

苹果丽丽合理怀疑全家就她不知道这个小妹妹的事情,甚至连云宝都知道!可是姐姐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也许是因为她们没来得及告诉你呢,而且一个小妹妹并不会夺走你哥哥姐姐对你的爱的。”甜贝儿坐到她身边竭尽全力的想安慰她,但是苹果丽丽还是无法走出猜疑,她气鼓鼓的站起来,走向谷仓的方向,“我必须得好好问问她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事情!”

甜贝儿和醒目露露深知苹果丽丽在这件事上一定说到做到,也就只好看着她远去,互相叹了口气,无奈的走出甜苹果园。

“我说苹果嘉儿,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真相是吗?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你的妹妹……”苹果丽丽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在看到那孩子和大麦玩的时候不由得又代入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啊……?”苹果嘉儿看起来很困惑,“苹果糖真的只是亲戚家的孩子,她父母不在了,所以我就把她带回来了,我和你解释了很多次了,她真的不是我生的孩子。”

“可是你……你那么喜欢她,一个亲戚家的小孩真的可以让你那么关心和爱她吗?你甚至……甚至……甚至还给她改了名字!”

苹果丽丽并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作为家里以前最小最受宠爱的孩子,她只是单纯的嫉妒这孩子的到来,哪怕她已经是大人,但是她还是忍受不了有个人要夺走她的爱,而且她还要给予她爱。

苹果嘉儿似乎无暇和她再纠缠下去,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就去继续忙手里的活,留给她一句让她好好想明白再来和她说话之后就把她推了出去,大概连续三四天她都是这样吃瘪,今天的苹果丽丽依旧是垂着头去找了醒目露露和甜贝儿。

“所以说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你究竟为什么大费周章的去和你哥哥姐姐吵架呢?”醒目露露已经受够了固执的苹果丽丽,但是作为朋友,她还是心平气和的去和她谈谈。

“为什么?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告诉我他们要把那个孩子带回来!”

苹果丽丽深知自己的朋友并不能理解她的想法,虽然她转身离开但是还是帮两位好朋友付了饮料的钱,回到甜苹果园时苹果嘉儿和大麦仍然在忙碌,苹果糖正在院子里自娱自乐,在看到苹果丽丽之后似乎知道她并不喜欢自己,就跑到了猪圈前面趴在篱笆上去看小猪。

“你来的正好,来帮我和哥哥搬一下东西。”

“哦…好吧。”

苹果丽丽没有管苹果糖偷看她的目光,直接进了谷仓帮苹果嘉儿搬东西。

“苹果嘉儿……我可以去果园里玩吗?”苹果糖从门后弹出小脑袋,小声的问到。

“当然可以,记得过会儿要回来,马上要吃晚饭了。”

在得到允许后苹果糖把头缩了回去,不要问为什么苹果丽丽能看到这些,她忍不住去看这孩子,完全是出于好奇。

“苹果丽丽 ,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如果你是想说我不懂事那还是免了吧。”苹果丽丽换了个位置。

“并不是,我想说的是,我很抱歉当时没有和你商量这件事,你是大人了,我们确实应该提前和你说……希望你原谅我,不过……”苹果嘉儿观察着苹果丽丽的表情,在看到她似乎心情好了些之后,“孩子是无辜的,我已经把她带回来了,她终究已经是我们家里的一员,希望你可以接纳她。”

三四天的吃瘪和无理取闹要的不过就是一句诚恳的抱歉,苹果丽丽把一箱苹果放了上去,随后抱住了苹果嘉儿。

“当然会的。”

“那你过会儿可以帮我喊她回来吃晚饭吗?”

“当然,我最爱的姐姐。”

苹果丽丽走到了大麦的身边。

“还有我最爱的哥哥。”

此时的苹果糖在苹果园里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身影,她能肯定这绝对不是家里的雇的工人,因为那孩子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

“嘿!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苹果园里。”苹果糖跳到她身边,似乎把她吓了一跳,那孩子一下子跳到了一棵树后头,探出一点观察她。

“我叫泡泡……嗯……苹果糖!你是谁?”

苹果糖能看见那孩子动了动嘴,但是一点声音也听不懂,无奈她只好凑了过去,但是她一下子就躲到了树后。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可以做朋友!”

“月落……森森……”

这次苹果糖终于勉强听到她在说什么。

“我可以叫你月落吗?”

“当然可以。”

月落不敢出来,只是躲在树后。

“你想不想去抓虫子,苹果园里有很多小虫子可以抓,或者我们看蚂蚁搬家!”

月落把头整个探了出来,似乎对她的提议很感兴趣。

“唔……你想不想看小猪?”

“可以吗?”

虽然她声音还是弱弱的,但是苹果糖看到她眼中闪闪发光。

“当然啦~”

苹果糖因为找到玩伴而感到有些兴奋,她往谷仓的方向走去,招呼月落跟上她,两个人回去的时候大人们已经忙完事情,似乎在做晚饭,没有人注意到两个人,两个人就趴在围栏上看着小猪。

“小猪说他们想吃东西了。”

“确实快要再喂一次了来着,苹果嘉儿应该会干的,或者其他人。”

“小猪说他知道前几天丢掉的绘本被扔到哪里去了。”

“怎么可能,我找了半天都找不着的!”

“它说你放到了仓库里,应该就被扔在草垛里。”

看着月落坚定的表情,苹果糖只好跑去了仓库,大概翻了一会儿,就在一堆草垛里翻出了一本完好无损的绘本,那是她最喜欢的绘本,是从家里带来的。

“谢谢你帮我!”

苹果糖顶着绘本冲进了厨房,兴奋的绕在苹果嘉儿身边告诉她自己的绘本被找到了,随后就把自己的新朋友介绍给了苹果嘉儿。

“你好小家伙,已经很晚了,你不用回家吗?”

苹果嘉儿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月落,低下身子询问到。

“无序爹地会来接我的……”

“无序?”

苹果嘉儿火速回忆了一下,记忆里好像柔柔和她说过前不久无序在森林里捡了个孩子回家,今天倒是见到了本人,仔细看竟然和柔柔有些相似,还没来的及细想无序就从不知名的地方开了个洞。

“嘿我之前说过了,不要随便进别人家里。”

苹果嘉儿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当然无序怎么可能会听,只是把月落抱起来。

“哦哦当然,我会的,非常抱歉,但我要带她回家了,你不介意吧?”

“我当然不,不过你为什么不问问苹果糖?”

无序这才注意到边上和苹果嘉儿神似的小姑娘。

“那么你介意吗小姐?”

“?不啊,下次再来玩!”

这句话当然是对月落说的而不是无序。

“当然,祝各位夜安。”

在无序和月落走后,苹果糖去楼上放了绘本,然后就在楼上等着吃晚饭。

今天不是苹果嘉儿来喊她,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苹果丽丽,不是不愿意,只是她真的害怕见到她。

但今天她并不像前几天一样对她凶巴巴的,虽然相处起来还是带着点尴尬,但是今天她很温柔,苹果糖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点,不得不说,今晚是她来这里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


糖炒南瓜子

是不是没见过黑社会?敢不敢跟我书记比划比划?

是不是没见过黑社会?敢不敢跟我书记比划比划?

叶思

想起来之前和好友在pony town贴贴,对方用的Discord,我用的Sombra


然后对面:我看用m6皮的没几个是常驻皮啊,磕不到官配了(应该是说fs

哦你lp也没有,那没事了

我:?hjh所以就………(几天贴下来把我一脚踢进这俩的大坑


于是就画这个纪念一下

(爽图,懒得上色了

想起来之前和好友在pony town贴贴,对方用的Discord,我用的Sombra


然后对面:我看用m6皮的没几个是常驻皮啊,磕不到官配了(应该是说fs

哦你lp也没有,那没事了

我:?hjh所以就………(几天贴下来把我一脚踢进这俩的大坑


于是就画这个纪念一下

(爽图,懒得上色了

黑红茶B.T.
是从树与猹老师那获得的后代灵感...

是从树与猹老师那获得的后代灵感!👉🏻👈🏻

就,浅浅摸了一下,不喜轻喷(?)

cp为序黑!有泥塑!纯属私设!请注意避雷谢谢!


◈赛琳娜(Selina),无序与黑晶的唯一一个孩子

◈外观接近中等身材的小马,但遗传了父亲(无序)不对称的角、眼白(黄)以及尾部

◈成年后比母亲(黑晶)偏矮了点

◈cm是由黑魔法包裹着的紫色水晶,很让马难以琢磨其中真正的意义

◈魔法很强,但必要时她的尾巴也可以作为一个武器(指用尾巴扇对手)

◈外冷内热型,虽然她看上去比较有压迫感,但如果你跟她混熟了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个话痨(?)

◈同时继承了混沌魔法与黑魔法,她对这两个的运用可谓...

是从树与猹老师那获得的后代灵感!👉🏻👈🏻

就,浅浅摸了一下,不喜轻喷(?)

cp为序黑!有泥塑!纯属私设!请注意避雷谢谢!






◈赛琳娜(Selina),无序与黑晶的唯一一个孩子

◈外观接近中等身材的小马,但遗传了父亲(无序)不对称的角、眼白(黄)以及尾部

◈成年后比母亲(黑晶)偏矮了点

◈cm是由黑魔法包裹着的紫色水晶,很让马难以琢磨其中真正的意义

◈魔法很强,但必要时她的尾巴也可以作为一个武器(指用尾巴扇对手)

◈外冷内热型,虽然她看上去比较有压迫感,但如果你跟她混熟了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个话痨(?)

◈同时继承了混沌魔法与黑魔法,她对这两个的运用可谓是行云流水。她的鬼点子也特别多,经常用来戏弄熟悉的马,但她本质上并不坏就是有点皮。她始终认为魔法的好坏与使用者有着直接关系,而非魔法本身

◈由于父亲的关系,她与小蝶阿姨的交际较多

◈尽管性格很跳跃,她的内心其实非常自卑且脆弱,她害怕因为她的父母先前的经历导致别马认为她是个怪胎,所以也会对最亲密的朋友保持着距离

◈赛琳娜最爱的就是她的双亲,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自己离开了他们找不到未来的方向



今天试了新的上色方法感觉还行2333,无序与原作长相一致,等到我会画他的时候再画吧(你)




前排
角色是三次同学定的,暴露成分了...

角色是三次同学定的,暴露成分了属于是

角色是三次同学定的,暴露成分了属于是

汉弗莱罗
我今年六月份的cp绘图。 序蝶...

我今年六月份的cp绘图。

序蝶!yyds!

我今年六月份的cp绘图。

序蝶!yyds!

黑红茶B.T.
自己脑补的if线,cp为序黑,...

自己脑补的if线,cp为序黑,ooc与玛丽苏预警

如果在观看过程中被雷到了请立刻退出去!!!!谢谢

文笔非常不成熟,黑晶的ooc可能更严重一些(?)

完全是自己的理解了233


在邪茧、提雷克和可西光辉被封印到石头里后,小马国重振旗鼓,在短时间内便恢复了曾经那派欣欣向荣的光景,暮光闪闪成功加冕成小马国的统治者。最为混沌元素的代表——无序,为了弥补他之前所造成的一些损失,他向暮光闪闪提出了靠自己的能力使一位恶徒转变的申请,所选的对象便是唯一一个不仅没被封印进石头,还没有彻底死亡的黑晶王。

只不过大家都不了解无序这么做是有私心的,在他伪装成黄魔的......

自己脑补的if线,cp为序黑,ooc与玛丽苏预警

如果在观看过程中被雷到了请立刻退出去!!!!谢谢

文笔非常不成熟,黑晶的ooc可能更严重一些(?)

完全是自己的理解了233












在邪茧、提雷克和可西光辉被封印到石头里后,小马国重振旗鼓,在短时间内便恢复了曾经那派欣欣向荣的光景,暮光闪闪成功加冕成小马国的统治者。最为混沌元素的代表——无序,为了弥补他之前所造成的一些损失,他向暮光闪闪提出了靠自己的能力使一位恶徒转变的申请,所选的对象便是唯一一个不仅没被封印进石头,还没有彻底死亡的黑晶王。

只不过大家都不了解无序这么做是有私心的,在他伪装成黄魔的时候,他曾不止一次被那匹高傲的灰色雄驹吸引。他那如同红宝石般闪烁的眼睛与犀利的语句让他不止一次想把他占为己有。他想看他雌伏在他身下时的场景,他很好奇在那个时候那匹不知天高地厚的雄驹是否还能说大话……事后无序觉得这种陌生的感觉已经超出了名为“友谊”的范畴,更像是……

总之,他成功把黑晶“复活”了过来,并给他带上了抑制魔法的环,让他寸步不离无序。

黑晶一开始相当愤怒,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一种耻辱,与无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更是令他作呕。他曾数次策划逃跑,结果每次都被无序抓了回来,久而久之他便把侧重点从逃跑转移到了利用他。

黑晶认为只要他装作与无序关系很好,他就一定能放下戒备解除抑制环,这样他就能顺理成章地再度统治小马国,去完成他的国王梦。除此之外,他认为这样还能给无序对他付出的感情给予当头一棒。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黑晶自己也都没有发现,他会因为无序对他的一些照顾而感到喜悦。在他夜里被噩梦纠缠时,无序会从身后搂住并安抚他;在他对小马镇一些未有所闻的零食感兴趣时,无序会不顾一切地去把它们搞到手送给黑晶……而这种复杂的感情不仅仅局限于喜悦,他有时甚至会因为无序和小蝶走得比较近而感到心烦意乱。

当他终于发现自己的感情时,他惊恐地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他无法接受无序不存在的世界。他的关怀已经深深刻进了黑晶的内心,使他感受到了千年以来未曾感受到的温暖。只要得到过,就再也不想放弃,黑晶亦是如此。

黑晶第一次感到很迷茫,他想明白这种复杂的感情,可他也不想轻易放弃重获自由的机会,他变得纠结万分。

终于有一天,无序亲手摘下了他的抑制环,告诉他现在你可以做任何事了。“我知道你的真实想法,黑晶。”无序用他深不可测的声音说,“这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明白你有更伟大的理想要去实现,所以这次,我想明白了,我把自由还给你。让你这么久以来忍辱负重,你一定想把我碎尸万段吧。”

黑晶听到这番话后愣了一下,看到无序那幅“你想怎样就怎样”的面孔,不自觉得升起一股无名火,他第一次破口大骂:“好啊无序!一直以来囚禁我,想让我也领悟到什么友谊的真谛是吗?”

“不过有句话你说对了,我现在就想把你给宰了!为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因为你……一点都……”

无序从黑晶愤怒的语句里捕捉到了一丝悲伤,他抬眼看着面前的黑晶,发现他的头越来越低,啜泣声微不可闻,但无序还是听到了,于是他走上前紧紧抱住了正在强忍哭泣的灰色雄驹,用手捧起了他的脸,四目相对。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

这一刻,黑晶终于承认了他的内心,没错,他的的确确被无序所吸引,甚至产生了爱慕之情。他不愿再去回想无序所说的那句话,即便他的自尊心不会让他这么轻易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但那真的伤透了他的心。

无序用手指轻轻抚去了黑晶眼角的泪水,他明白这位骄傲又缺爱的小王子肯定不愿意让别马看到他脆弱的那一面。

几千年来,你一定很孤独吧。

没有马教过你什么是善良与仁慈,也没有马给予你真正的爱。

你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在黑暗中苦苦支撑着自己,无依无靠。

所以我想把我的爱给你,我想让你也能像其他小马一样能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即便你是个十恶不赦的暴君,我也不认为你不配拥有爱。

至于以后赎罪的痛苦,我会和你一起度过。

那天晚上,水晶帝国的暴君得到了来自混沌之王的吻。

他再也不是孤独的了。






后记:

被小马国与水晶帝国的民众所接受的黑晶并没有考虑去远方继续漂泊,他和无序低调地举行了婚礼,并得到了暮光闪闪与其他五匹马的支持与祝福。婚后一段时间,无序送给了黑晶一条他亲手织的红色围巾,尽管他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语,但在他出门在外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小马看到过他摘下脖子上的红围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