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惨黑

43.6万浏览    542参与
鲶虾生
“舍弃太阳吧,看向我这边” 摸...

“舍弃太阳吧,看向我这边”


摸摸看长发惨x黑 好想看他们缠绵的授血转变过程噢好想噢好想噢好想噢(怨念)

“舍弃太阳吧,看向我这边”


摸摸看长发惨x黑 好想看他们缠绵的授血转变过程噢好想噢好想噢好想噢(怨念)

水生荇菜

p2原梗

反派理直气壮的爽就完事了,不然捏?

p2原梗

反派理直气壮的爽就完事了,不然捏?

Puchityan

小无惨的人设在观测到他之前都薛定谔起来——

如果有表达出这个感觉就好了!

本来就不是很搞笑,这次更是又臭又长又不搞笑(绝望)

台词完全是乱想的原谅我吧!

这次的上弦日常宇宙起始点

穿越成无惨其一

那张浮世绘在这里

虽然是换芯但是还是打了无惨黑tag,我错了(那,悔改呢)

————

感觉剧情的存在感很低,应该是因为我表达能力不行,就自己来解释一下结局吧!

最后浮世绘说是要杀男主,连接的是第一话炭治郎全家灭门,说明穿越者又穿越到鬼灭第一话,所以表回来了。

如果最后黑死牟选择成为鬼王而没有拉他回来,他之前打的嘴炮就都没用了,无论说是要拯救鬼杀队(笑)也好,还是和一哥在一起也好,...

小无惨的人设在观测到他之前都薛定谔起来——

如果有表达出这个感觉就好了!

本来就不是很搞笑,这次更是又臭又长又不搞笑(绝望)

台词完全是乱想的原谅我吧!

这次的上弦日常宇宙起始点

穿越成无惨其一

那张浮世绘在这里

虽然是换芯但是还是打了无惨黑tag,我错了(那,悔改呢)

————

感觉剧情的存在感很低,应该是因为我表达能力不行,就自己来解释一下结局吧!

最后浮世绘说是要杀男主,连接的是第一话炭治郎全家灭门,说明穿越者又穿越到鬼灭第一话,所以表回来了。

如果最后黑死牟选择成为鬼王而没有拉他回来,他之前打的嘴炮就都没用了,无论说是要拯救鬼杀队(笑)也好,还是和一哥在一起也好,他的什么目的都没实现!

我很喜欢回归原样的感觉,可惜这时黑死牟会变成鬼王,和原著不一样……

当然如果黑死牟拉他回来,他就计划通了……

也算是草蛇灰线地布置了,说我臭屁也好,反正我就是要别人和我一起找剧情!!

清秋啾啾啾

来点流星花园和看流星雨结合pa

绑双辫的严胜超suki!!!(◍˃̶ᗜ˂̶◍)✩ ~

有ooc注意…!

老板给我整成了玛丽苏文学男主了草(

来点流星花园和看流星雨结合pa

绑双辫的严胜超suki!!!(◍˃̶ᗜ˂̶◍)✩ ~

有ooc注意…!

老板给我整成了玛丽苏文学男主了草(

羊好吃
再次相聚 手终于不肿了!复健复...

再次相聚

手终于不肿了!复健复健,两周没画图爪子都在抖......

再次相聚

手终于不肿了!复健复健,两周没画图爪子都在抖......

⭐Lattice_
一个黄黄的脑洞(?)是雷人的弱...

一个黄黄的脑洞(?)是雷人的弱弱的哥(暴露奇怪x癖

全图

一个黄黄的脑洞(?)是雷人的弱弱的哥(暴露奇怪x癖

全图

星降和光

『満月~今宵~満月~~』

P1双方性转,BGM是志方晶子的《月夜にモラトリアム》,特别好代,真的啦——

最后2P也是代餐产物【你怎么到处代啊

『満月~今宵~満月~~』

P1双方性转,BGM是志方晶子的《月夜にモラトリアム》,特别好代,真的啦——

最后2P也是代餐产物【你怎么到处代啊

無問西東

[无惨黑] 我师傅说话太内涵

*无惨黑注意

*现pa师徒

*无惨是师傅,一哥是学徒

*一哥视角注意

*梗源隔壁群里不知名来处聊天记录,觉得很有趣就写了

ooc专业户来报告了


我师傅说话太内涵。

我总这么觉得。

我的师傅名为鬼舞辻无惨,我继国严胜作为他的学徒,工作不过是打打杂,或者在他累的时候,为他倒杯水,揉揉肩捶捶腿而已。

但他这个人脾气古怪,说话总是含蓄道不明,我得学着看情况说话。

比如说我们在一起喝茶,茶壶里快没有水了,这时候我听见他轻飘飘说了一句,“把茶壶打开一下。

我不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自然是没懂他的意思,直到我打开了茶壶,才明了他意思是让我去续水。

又有一次师傅干活的时候缺个工具,...

*无惨黑注意

*现pa师徒

*无惨是师傅,一哥是学徒

*一哥视角注意

*梗源隔壁群里不知名来处聊天记录,觉得很有趣就写了

ooc专业户来报告了


我师傅说话太内涵。

我总这么觉得。

我的师傅名为鬼舞辻无惨,我继国严胜作为他的学徒,工作不过是打打杂,或者在他累的时候,为他倒杯水,揉揉肩捶捶腿而已。

但他这个人脾气古怪,说话总是含蓄道不明,我得学着看情况说话。

比如说我们在一起喝茶,茶壶里快没有水了,这时候我听见他轻飘飘说了一句,“把茶壶打开一下。

我不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自然是没懂他的意思,直到我打开了茶壶,才明了他意思是让我去续水。

又有一次师傅干活的时候缺个工具,他说了句,“把工具箱打开一下。”我在他旁边看着他傻站着,愣是没理解他的意思,无惨在梯子上投来冷冷一瞥,居高临下俯视我,又重复了一遍。

“把工具箱打开一下。”

我才懂了他的意思,为他递上工具。

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忘了拿他喜欢的菜,我见他眉目舒展不开,额上皱起一道涟漪。

“把冰箱打开一下。”

我听见他这样说。

懂了意思的我知趣去端来一盘菜肴,看他从容吞咽。

他想要吸烟的时候,会说,“把烟盒打开一下。”

我已习惯了他的话中之意,深谙他想要什么。

我利落拾起一支烟,打火机口幽蓝色火焰跳跃,燃起了烟头,我遥遥递去交付于他,他在白色的烟雾里满意笑出了声,我透过白雾,望见我在他眼里的模样。

像一轮皎月沉入湖底,晕影清晰也模糊。

这样的时间持续的并不久,但足以让我熟悉了他,我们的关系也日渐亲密,他每次让我帮忙的时候,语气里总带点温度,当然,他还是说话太内涵,我得琢磨半天。

但好景不长,继国家的人催我回去帮家里打理公司,软磨硬泡之下,我被迫向师傅提出离开的请求。

他背对着我,我想他应该听见了我低声的话语,但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反而悠闲地将烟灰抖落,我们之间安静的程度近乎尴尬。

我受不住这种诡异的气氛,正想离开时,耳畔却传来他的声音,清脆不裹挟任何杂质,是夜幕时渔人打捞月色的轻响,顺着逆流奔涌进我的心头,一汪春水泛滥。

他说。

“把腿打开一下。”


Meine Liebe
【狐妖惨x好人家的孩子严胜】...

【狐妖惨x好人家的孩子严胜】


受伤的惨〔其实根本就是装的〕被一哥带回家〔只有无惨单方面想去〕这样的展开

一哥是普通人但是弟弟是阴阳师这样的设定

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的后续

【狐妖惨x好人家的孩子严胜】


受伤的惨〔其实根本就是装的〕被一哥带回家〔只有无惨单方面想去〕这样的展开

一哥是普通人但是弟弟是阴阳师这样的设定

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的后续

喜茶测评大师

无惨黑

鬼舞辻无惨一波三折的金主之路2

车是面包人开的!慎点!

偶系矫情伤痛文学带师(欧美男子竖大拇指jpg

别骂别骂 骂就是我对

鬼舞辻无惨一波三折的金主之路2

车是面包人开的!慎点!

偶系矫情伤痛文学带师(欧美男子竖大拇指jpg

别骂别骂 骂就是我对

喜茶测评大师

无惨黑‖(=^^=)破车即将报废

题目瞎起的 又名鬼舞辻无惨一波三折的金主之路(???

想不到吧!还有下一章

我是搞俗套复古玛丽苏的 不要骂 骂就是我对

题目瞎起的 又名鬼舞辻无惨一波三折的金主之路(???

想不到吧!还有下一章

我是搞俗套复古玛丽苏的 不要骂 骂就是我对

無問西東

六一来了,老板和他的小娇妻快乐度过(?)

空间转发的模板,我是屑,激情改图

提前祝我的cp六一也要开开心心在一起!


六一来了,老板和他的小娇妻快乐度过(?)

空间转发的模板,我是屑,激情改图

提前祝我的cp六一也要开开心心在一起!


立早

无惨黑 ‖ 然而童磨又做错了什么呢?

@不可以是空白 爹地约的稿,谢谢爹地不嫌弃之情。抹眼泪。

----

----


     四月,无限城公司的喷嚏声此起彼伏。

  

  半天狗在座位上涕泗横流,桌面上满是纸团,邻座的玉壶和猗窝座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椅子拖开了一些,堕姬边擤鼻涕边发脾气,大喊着那边的童磨不要同情地看着她。

  

  太吵了。黑死牟摘了眼镜,长时间面对电脑屏幕让他有些不适,一屋子喷嚏声让他感觉也有些喉咙发痒,他本就是喜静的人,此时颇有些不耐烦的情绪,又碍着教养不愿发作,只是用整理好的文件在桌上不轻不重敲两下,好提醒这帮组员收敛一些。...

@不可以是空白 爹地约的稿,谢谢爹地不嫌弃之情。抹眼泪。

----

----


     四月,无限城公司的喷嚏声此起彼伏。

  

  半天狗在座位上涕泗横流,桌面上满是纸团,邻座的玉壶和猗窝座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椅子拖开了一些,堕姬边擤鼻涕边发脾气,大喊着那边的童磨不要同情地看着她。

  

  太吵了。黑死牟摘了眼镜,长时间面对电脑屏幕让他有些不适,一屋子喷嚏声让他感觉也有些喉咙发痒,他本就是喜静的人,此时颇有些不耐烦的情绪,又碍着教养不愿发作,只是用整理好的文件在桌上不轻不重敲两下,好提醒这帮组员收敛一些。

  

  “组长,经理让你快点把方案交上去。”狯岳吸溜着鼻涕从门外探个头,小新人今年也不幸患上了花粉症,被童磨拍着肩膀夸合群,本人并不太乐意接受这句夸赞。

  

  黑死牟点头,捧着保温杯发了会儿呆,才继续工作,堕姬凑到妓夫太郎耳边小声嘀咕:“哥哥你看组长像不像个养生老人。”

  

  坐在前边儿耳尖的猗窝座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新的项目有一定的难度,被理所当然地交给了经理心目中最能干的黑死牟,要求在短时间内叫上方案,最能干的组长先生义不容辞加了两天班,今夜也毫不意外地留了下来。

  

  狯岳的声音闷在口罩里,听不太清:“组长,不要太拼命了,当心身体。”

  

  黑死牟没有理睬组员难得的关心,狯岳深知组长先生向来不善言辞,也没怎么在意,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四周骤然没了声响,只剩黑死牟的手指在键盘跳跃的声音。

  

  深夜十点,沉浸在文档中的黑死牟听见指节敲击桌面的声音突兀响起,猛然抬起头来,长时间看着电脑让他有些头疼缺氧,眼前一阵阵发黑,直到对面人出了声才发觉对方身份。

  

  “怎么这么晚还在工作?”

  

  “经理……!”长时间没有饮水的喉咙有些干涩,配上这幅加班工作的憔悴样实在是狼狈,一时间永远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的黑死牟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

  

  鬼舞辻无惨并非是能理解对方窘迫的人,此时也对属下的慌张熟视无睹,蹙着眉弯下腰凑近电脑屏幕:“是前几天交给你的那个项目吗?”

  

  黑死牟轻应一声,目光落在地面上,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靠了靠,下意识离上司远了一些:“很快就能完成了。”

  

  “做得不错,”无惨的夸奖张口就来,透着一些敷衍的意味,声音有些黏糊糊的,与往日不太相同,好奇心驱使着黑死牟抬起头来,瞧见对方红彤彤的鼻尖,“这一块还可以改一改……你在看什么?”

  

  黑死牟摇头,装作无事发生一般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对方点在文字下的苍白手指上。无惨再一次体会到这位员工的怪异脾气,有些不爽,却也没多说什么,在人肩膀上拍两下,让他早点回去。

  

  黑死牟目视上司离开,没过一会儿听见走廊传来若隐若现的喷嚏声。

  

  四月的天还是有些凉,黑死牟突然打了个冷战,紧接着鼻尖一痒,浑身一抖打了个喷嚏,打翻了手边的水杯,水洒在键盘和主机上,他手忙脚乱掏出手巾擦拭,误触了电源开关。

  

  十分钟后,黑死牟在一片黑暗里茫然坐着,借着月光看黑了屏的电脑,开始思考花粉症是否会传染。

  

  失误让黑死牟白加了三天班,会议在即,他只好紧赶慢赶熬了几天,方案完成了,身体也顺便被拖垮了,当猗窝座苦兮兮地代他开会时,他正躺在床上,不得不让不大亲近的弟弟来照顾他的起居。

  

  缘一把碗放进水槽里,黑死牟贴着退烧贴正往被窝里钻,门铃声响起,弟弟往围裙上抹了抹手,扭开门把手。

  

  “……您是?”

  

  两人脸上显然都带着惊讶之情,无惨的脸藏在口罩后,很快调整了脸上的讶异感,提起了手中的糕点:“真是吓了我一跳,你就是黑死牟提起过的那个双胞胎弟弟吧,真的很像啊,我是来看望黑死牟的,这是慰问品。”

  

  缘一挑起眉,还是双手接过了糕点,侧身让人进了门,转身去敲了兄长的门。

  

  黑死牟昏昏沉沉开了门,声音沙哑,带了些不满:“我不是说了想睡一会儿……经理!”

  

  鬼舞辻无惨站在缘一身后,摘了口罩,鼻尖依旧是红的,在本就惨白的脸上那一点血色格外显眼。黑死牟大概是一回生二回熟,也不觉得这幅邋遢模样丢人了,但还是好好收拾了自己一番才出了房间。

  

  缘一上了茶,黑死牟不知是否出了幻觉,总觉得上司与弟弟之间微妙的磁场不合,他总看不透自己这个木讷的弟弟,出于这不知名的担心,他将弟弟赶回了客房。

  

  无视缘一就好像自己正归顺在漫画里最大的反派手下的那种震惊目光,黑死牟打了个抖,发烧让他脸上多了些血色,比在公司里一天忙到晚的时候看上去反而要更像个真人。

  

  “黑死牟的弟弟和你的性格倒是不太像,看上去不像是会迂回婉转的人。”

  

  难道我就是么?黑死牟在心里小声回答,手指摸索着杯壁,额头上还挂着汗:“是……缘一不大爱说话,但是比我聪明许多,即使是看在他头脑的份上,不说话的缺点就能被抹去了。”

  

  无惨吸吸鼻子:“不用这么妄自菲薄,黑死牟做得也很好。”

  

  “勤能补拙罢了。”黑死牟将黏在杯子上的视线挪开,不由自主随着对方的动作移到人脸上,无惨的脸也好一举一动也好,于他而言总是有着奇怪的吸引力,不自觉地会看过去,“经理你身体总是不太好,来看望我不担心被传染么?”

  

  “毕竟你是因为我交给你的工作才病倒的,于情于理也该来看看你,不用想太多。”

  

  黑死牟点点头表示理解,想起前两年半天狗去某个建筑项目基地考察被正在搬运水泥的工人撞个正着得了工伤,鬼舞辻无惨没像今天一样亲自前来,只是让秘书鸣女去送了住院费。

  

  “这次的项目完成得不错,只是下次就不要这么……啊湫。”无惨终究还是没能憋住他的喷嚏,他下意识回过头去看黑死牟,黑死牟作为年度最佳员工,聪明地选择了低下头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下次就不要这么拼命了,身体是本钱。”

  

  鬼舞辻无惨逃似的走了,缘一听见关门的声音从房间里探了个头出了,看见敬爱的兄长大人在客厅里捂着脸,肩膀一抖一抖,他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病去如抽丝,黑死牟休息了两天就回了公司,手脚还有些发软,但表面功夫做得十足,根本没人发现他还发着低烧,只是感叹生了场病居然影响了铁金刚黑死牟的工作效率,真是可怕。

  

  生着病反应也慢了不少,下午开着会,无惨喊他,他好久才反应过来,开完会无惨留下了他,这是当然的,毕竟他好久没出过这么大的差错了。

  

  哦,有的,就在几天前,他报废了公司一台电脑,搭进去半个月工资。

  

  黑死牟坐在座位上忐忑不安等待接受批评,所以当无惨的手掌贴上他的额头时,黑死牟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新惩罚手段。

  

  鬼舞辻无惨的掌心温度低于常人,吓了他一个激灵,他小心翼翼抬起头,上司先生正皱着眉毛,意识到他的视线后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手。

  

  “还有点烫,你弟弟没阻止你来上班吗?”

  

  “啊……我把他打发回去了,我不太喜欢和他呆在一块。”

  

  “我前两天去看你的时候说什么来着?”

  

  “……”

  

  “说。”

  

  “下次不要这么拼命,身体是本钱。”

  

  鬼舞辻无惨直起身,一脸严肃:“你申请的是带薪假,多休息两天不会要你的钱,我暂时还不希望公司传出一个‘剥削员工致死’的新闻。”

  

  黑死牟像个学生似的站着,此时忍不住反驳了一句:“不是严重的病,死不了。”

  

  “……我刚刚那句话的重点不在这里。”即使是无惨此时也忍不住叹气,他咳嗽两声,丢下一句“非要来上班这两天就尽量把重活交给童磨吧”离开了。

  

  黑死牟站在会议室里,呆呆地,呆呆地摸上了额头。

  

  此时此刻童磨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他甚至在黑死牟回办公室时装模作样耷拉着脸凑上去表示了对他被“留堂”的同情,他没有看见背后玉壶眼中货真价实的同情目光。

  

  第二天黑死牟再次请假,自入职以来这还是大家头一回见他连续请假——黑死牟热爱工作是出了名的,一度有人认为他会和办公室结婚,这个无稽之谈现在也在公司中流传着,竞争公司无不羡慕鬼舞辻无惨不知从哪捡来的这个好员工——堕姬开始怀疑是不是要世界末日,狯岳跟着附和,被猗窝座卷起文档敲了脑袋。

  

  而黑死牟正坐在心外科诊疗室:“我面对我的老板会出现心律不齐的症状,偶尔伴有呼吸急促的现象。”

  

  胡蝶忍面带职业微笑,手掌朝上指向科室门口:“黑死牟先生,这边建议你左转去相亲角试试,那里比我专业。”

  

  黑死牟一本正经:“我很认真。”

  

  胡蝶忍面不改色:“我也是认真的。”

  

  黑死牟……黑死牟被赶出来了。

  

  他握着单子茫然站着,胡蝶忍没能拗过他,干脆给他开了两瓶维生素权当提高抵抗力。

  

  “黑死牟?”他正打算抬脚走,上司独有的低沉柔和的声音喊住了他,无惨没有穿常穿的那套西装,黑死牟第一次见他穿常服的模样,捂着胸口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好看?”无惨到没有什么被冒犯到的感觉,只是定期来医院检查却在奇怪的科室前遇见下属着实让他好奇,“你心脏怎么了?”

  

  “我……”黑死牟的潜意识告诉他这件事不该说给当事人听,但他任然一五一十诚实地告诉了对方,“……不过医生说我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无惨瞧他一副没什么不能说的表情难得觉得有趣,憋着笑问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凶,黑死牟偏着头揉捏手上可怜的单子,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不必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无惨拍拍黑死牟的肩膀,“你要是实在担心,就多看看我,习惯就好了。”

  

  黑死牟挑眉:“好的……?”

    

  而此时童磨发现自己多出了一倍工作,猗窝座正在嘲笑他。

Puchityan

画来不及,我先走了…………

一会回来补第六张……

补了第六张和第七张!

打上无惨黑tag!爽了!

————

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终章

画来不及,我先走了…………

一会回来补第六张……

补了第六张和第七张!

打上无惨黑tag!爽了!

————

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终章

油炸狼肉

Three Yoriichi Problem①

图里字多,希望大家能看看

191,192和大撕裂来自《三体》原著,这是某种冥冥中的缘分吗?

Three Yoriichi Problem①

图里字多,希望大家能看看

191,192和大撕裂来自《三体》原著,这是某种冥冥中的缘分吗?

碎颜
老是被屏,就发一张好了…

老是被屏,就发一张好了…


老是被屏,就发一张好了…


鲶虾生

也是无料

[图片]
[图片]不嫌弃的老师请看上一条的弟哥无料详情 这两张是惨黑&海兔幼哥 可挑可3张all in 全凭爹咪们的喜好来 抹抹达


不嫌弃的老师请看上一条的弟哥无料详情 这两张是惨黑&海兔幼哥 可挑可3张all in 全凭爹咪们的喜好来 抹抹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