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想

1000浏览    51参与
名为自我的毒药

一个沙雕的水仙梗

微量丁门师兄弟

(关于师兄的发型)

  靳一川觉得在他记忆里早些年他师兄的发型不是这样的,两边理的精短,正中吊了条马尾辫子,再加上这行事做派,看起来一点不像个汉人。

他试着问过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轻描淡写的。

“师父死后我想过出家,然后就去找庙里的一个和尚剃度,他非说我杀气太重又放不下尘世……这人手上活干了一半,所以就这样了。”

“那他现在人呢?”

靳一川觉得那僧人一定是个世外高人,他忽然想见见那人。

“大概是死了吧,不清楚……我认识的人,怎么都死的这么快?”

丁修停顿了下,然后抬眼看了看自己师弟。

“你的命,只能我来取……所以在此之前,给我守好了。”

微量丁门师兄弟

(关于师兄的发型)

  靳一川觉得在他记忆里早些年他师兄的发型不是这样的,两边理的精短,正中吊了条马尾辫子,再加上这行事做派,看起来一点不像个汉人。

他试着问过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轻描淡写的。

“师父死后我想过出家,然后就去找庙里的一个和尚剃度,他非说我杀气太重又放不下尘世……这人手上活干了一半,所以就这样了。”

“那他现在人呢?”

靳一川觉得那僧人一定是个世外高人,他忽然想见见那人。

“大概是死了吧,不清楚……我认识的人,怎么都死的这么快?”

丁修停顿了下,然后抬眼看了看自己师弟。

“你的命,只能我来取……所以在此之前,给我守好了。”

朕在此处

我觉得“半生你我”这歌很合适程闻道一直想剪,放在角落里拖了快两个月,都快积灰了才拿出来剪完。后半段无想部分很草,匆匆收尾。反正就剪的很垃圾。

程闻道从安稳到落魄再到放下恩仇成长为无想中间经历太多了。父母,兄弟,爱人都在一夕之间离他远去。他无奈悲愤,却又能在困境中自省,隔镜细观的是他自己亦是众生。

我觉得“半生你我”这歌很合适程闻道一直想剪,放在角落里拖了快两个月,都快积灰了才拿出来剪完。后半段无想部分很草,匆匆收尾。反正就剪的很垃圾。

程闻道从安稳到落魄再到放下恩仇成长为无想中间经历太多了。父母,兄弟,爱人都在一夕之间离他远去。他无奈悲愤,却又能在困境中自省,隔镜细观的是他自己亦是众生。

伊谷秋

阿弥陀佛,别来无恙啊

_(:зゝ∠)_

阿弥陀佛,别来无恙啊

_(:зゝ∠)_

朕在此处

【all无想】渡

来自被作业折磨之后的灵感。

少林药局新来了一位僧医。生得俊俏,颇有佛缘。大家都认识,是山下程家小公子。

说来这程小公子也是够可怜的,生来带有体寒之毒,如今全家几十口人皆遭贼手。

为他剃度的时候,众人都在场。每每剪下一缕烦恼丝,硕大的泪水便如串珠一般直往外冒,叫人欲伸手去接住落下的眼泪,眼见砸到地上,破碎开来,白白污了这琉璃珠子。

原是虚妄。

众和尚纷纷闭目双手合十,心里只念我佛。出家人六根清净,怎的来个程公子便如此,这番心思万万起不得。

程小公子一头乱糟糟的发落地,没了遮盖,五官一下子凸显出来。眉眼煞是好看。

皮囊不过身外之物,蠢蠢作祟的,是心。心一旦生有贪念,便似藤蔓四处攀爬,...

来自被作业折磨之后的灵感。



少林药局新来了一位僧医。生得俊俏,颇有佛缘。大家都认识,是山下程家小公子。

说来这程小公子也是够可怜的,生来带有体寒之毒,如今全家几十口人皆遭贼手。

为他剃度的时候,众人都在场。每每剪下一缕烦恼丝,硕大的泪水便如串珠一般直往外冒,叫人欲伸手去接住落下的眼泪,眼见砸到地上,破碎开来,白白污了这琉璃珠子。

原是虚妄。

众和尚纷纷闭目双手合十,心里只念我佛。出家人六根清净,怎的来个程公子便如此,这番心思万万起不得。

程小公子一头乱糟糟的发落地,没了遮盖,五官一下子凸显出来。眉眼煞是好看。

皮囊不过身外之物,蠢蠢作祟的,是心。心一旦生有贪念,便似藤蔓四处攀爬,搅得人不得安宁。

此番过后,世间再无程小公子,只有和尚无想。

一身灰色僧袍端是叫他穿出几分感性。从肩胛到腰背,玲珑曲线。微微仰头,露出白暂的一段脖颈,再往下全都收进崭新的僧袍中。

他抬脚跨进药堂,一屋子的苦涩草药味竟在他身上融合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不知是因为药罐子里泡久了亦或天生如此,这味道总能让人魂牵梦萦,偏偏洒甘露的观音不自知。

山下祸乱频起,少林寺从来就不是能安生的地方。卫指挥使高大人时常光顾少林寺,每次都是目的明确,开口便问程闻道在何处。两人总是在禅房待很久,起初几次内有异响,众人欲一探究竟,然房门口是重兵把守,靠近不得半步。再往后,僧人们都习以为常了。

高大人走后隔很长一段时间无想才从禅房出来,底下脚步虚浮,脸色一次比一次差。

无想洗浴不同他们一道,每次都是等他们洗完才独自进澡房。

如此扭捏,莫不是女子。

无想进来的时候,整个澡房只剩通山一人,他下意识的往柜门后一躲,却也不知为何。刚刚洗完的澡房雾气蒸腾,他隔着门缝往外瞧,朦胧水雾中看见无想背对着他脱下僧袍,平时裹得紧紧的领口敞开,外袍散落。

接下来的那一幕,叫通山差点没叫出声来。白暂柔软的皮肤上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的青紫色瘀痕,深深浅浅重重叠叠。股间还有残留的乳白色液体已经干涸,分外显眼。通山不敢在继续看下去了,他闭上眼睛,心里却有声音一直叫唤,似羽毛轻扫眉眼,痒得不得不再次睁开。

那天的事通山深埋于心底,没有同别人说过。就像压在他心底的石头,沉重到喘不过来气。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偷偷扒开瞧上那么两眼,欲念一起,要放下谈何容易。

带给世人痛苦的,其本身从不自知。

救出十六铜人后,高大人便不再出现。无想越发的忙起来,日夜沉浸在医书药理的研究中,神色如常。倒是通山不似从前,时常盯着无想的背影发愣。他的视线在臀间游移,似穿透过层层布料。一两次也就罢了,日日如此饶是通林这般迟钝之人也发觉不对劲了。

纸从来包不住火,秘密从阴暗的角落中拖出来曝光在太阳底下,丑陋被放大扭曲灼烧。欲望升腾,遮天蔽日。

他们看他的眼神已经变了,敬仰荡然无存,仅仅作为虚设浮于表面。

他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世人皆有七情六欲,佛祖庇佑不了,若想逃离苦海,只能自救。

无想被压在身下时没有反抗,只是阖上双目,念起大悲咒。身上的人有短暂的停顿,便越发的放肆。

澡房的门被推开,无想仰着头努力向后看,透过层层浓雾,他看见高剑雄站在门口,身后跟着杨秀。逆着光,他们脸上的表情看不分明,看清楚了又能如何?他突然笑出声来。

身体不过一摊烂肉,百年后堕入地狱或是登得极乐的皆是灵魂。若能渡化众生,他们要给了便是,是谁又有何区别?

丁修的包子铁林的酒酿

【白骨】

 @我的爱 我的怡 

 @黑啤虫 


僧人们说埋得不深,高剑雄也的确挖几铲就遭遇了异物。没有想象中棺材板的硬邦邦,他于一堆碎屑中刨出张卷起来的破烂草席,未加固的包装在出土坑的瞬间就展了开,露出那个他想而不得的人。

连噬腐的蛆虫都无法再从这具骸骨上找到新食物,于是除了从席子缝漏进去的沙土,无想还保留了高剑雄上次见他时的洁净。

无想当然是洁净的,即使当高剑雄从他身体里退出去结束那场毫无喜悦的奸淫,葡萄一样的圆眼睛依然能无视身体的下贱,浸在眼泪里泛清亮的光。

高剑雄看到盆腔处还有一具极小的白骨,勉强算是胳膊的一小段已经伸出无想的身体,其他部位还躺在母亲不再...


 @我的爱 我的怡 

 @黑啤虫 


僧人们说埋得不深,高剑雄也的确挖几铲就遭遇了异物。没有想象中棺材板的硬邦邦,他于一堆碎屑中刨出张卷起来的破烂草席,未加固的包装在出土坑的瞬间就展了开,露出那个他想而不得的人。

连噬腐的蛆虫都无法再从这具骸骨上找到新食物,于是除了从席子缝漏进去的沙土,无想还保留了高剑雄上次见他时的洁净。

无想当然是洁净的,即使当高剑雄从他身体里退出去结束那场毫无喜悦的奸淫,葡萄一样的圆眼睛依然能无视身体的下贱,浸在眼泪里泛清亮的光。

高剑雄看到盆腔处还有一具极小的白骨,勉强算是胳膊的一小段已经伸出无想的身体,其他部位还躺在母亲不再温暖的腔中。此刻没了肉体阻隔,孩子的父亲毫不费力地将它抱了出来,卸下一片盔甲垫着它放到脚边。

然后他半个身体探进坑,双手抚着爱人的肋骨,亲吻脊柱。

回家吧,闻道。他说。



伊谷秋
从娟儿那里霸道的抱来一个会动的...

从娟儿那里霸道的抱来一个会动的和尚

从娟儿那里霸道的抱来一个会动的和尚

伊谷秋

只有俩张,用和尚给自己祈祈福吧

脑补一下,直到生病前,劳模桃还在埋头修图,最终病痛使她不得不停下了搞和尚的手…(用这么煽情的话讲自己好肉麻哦)

主要目的是爬上来冒个泡,感谢大家一下,都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啊,太痛苦了,病起来什么都做不了,病不起啊

好了拜拜,等我好了再来

只有俩张,用和尚给自己祈祈福吧

脑补一下,直到生病前,劳模桃还在埋头修图,最终病痛使她不得不停下了搞和尚的手…(用这么煽情的话讲自己好肉麻哦)

主要目的是爬上来冒个泡,感谢大家一下,都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啊,太痛苦了,病起来什么都做不了,病不起啊

好了拜拜,等我好了再来

朕在此处
深夜发车,一小段肉渣,佛祖面前...

深夜发车,一小段肉渣,佛祖面前日无想。是这cp不好吃吗?!冷到瑟瑟发抖。

刚刚被吞了,重发。

深夜发车,一小段肉渣,佛祖面前日无想。是这cp不好吃吗?!冷到瑟瑟发抖。

刚刚被吞了,重发。

伊谷秋

和尚是个美人(✧◡✧)

今天有粉色系的和尚,我好像摸索了一圈色调啊画风啊的,最后还是凭感觉😂
所以决定以后就凭感觉了,修成什么样都是缘分,舔屏愉快就行

(最近他和郭京飞的互动,满足了我将僧的心2333)

和尚是个美人(✧◡✧)

今天有粉色系的和尚,我好像摸索了一圈色调啊画风啊的,最后还是凭感觉😂
所以决定以后就凭感觉了,修成什么样都是缘分,舔屏愉快就行

(最近他和郭京飞的互动,满足了我将僧的心2333)

伊谷秋
一张翻新了的旧图 哦这瞩目的乳...

一张翻新了的旧图

哦这瞩目的乳量)

一张翻新了的旧图

哦这瞩目的乳量)

朕在此处
p了一张红衣无想。 真正的出离...

p了一张红衣无想。

真正的出离,不是指离开这污浊的尘世,而是心中已经升起了慈悲。

p了一张红衣无想。

真正的出离,不是指离开这污浊的尘世,而是心中已经升起了慈悲。

伊谷秋

各位过年好,阿弥陀佛,平安喜乐

各位过年好,阿弥陀佛,平安喜乐

伊谷秋

继续更新和尚

战损什么的带着血最好吃(✧◡✧)

继续更新和尚

战损什么的带着血最好吃(✧◡✧)

伊谷秋

我对和尚的喜爱已经到了高产的境界

和尚太好看了

ps:前段时间听小伙伴说,最开始用lof,以为我每次都发的是一张图,很久以后才发现lof看图片是往左划的…
我就问问,没人在这个误区了吧|ω•`)

我对和尚的喜爱已经到了高产的境界

和尚太好看了



ps:前段时间听小伙伴说,最开始用lof,以为我每次都发的是一张图,很久以后才发现lof看图片是往左划的…
我就问问,没人在这个误区了吧|ω•`)

伊谷秋

半夜更一个和尚
开工后的第一次修图,就是和尚

这几张想修很久了,因为有难度,一直放在相册里懒得动,这次终于动了一半

现在要养生了,尽量不修仙,发了和尚我就去睡

半夜更一个和尚
开工后的第一次修图,就是和尚

这几张想修很久了,因为有难度,一直放在相册里懒得动,这次终于动了一半

现在要养生了,尽量不修仙,发了和尚我就去睡

伊谷秋

这个委屈三连必须单独发

委屈巴巴的太可爱了

每当和尚的时候,闻道天天哭,当了和尚,还是嘤嘤嘤

这个委屈三连必须单独发

委屈巴巴的太可爱了

每当和尚的时候,闻道天天哭,当了和尚,还是嘤嘤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