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知

1979浏览    155参与
多肉不是肉呀

我们的童年之光不是无知之人的笑柄!

我们的童年之光不是无知之人的笑柄!

-无用良品-

为什么这些民众能够一直无知下去,正常生活还不会受到影响?我的回答是:科学(和社会)是脱节的。

by 费曼

为什么这些民众能够一直无知下去,正常生活还不会受到影响?我的回答是:科学(和社会)是脱节的。

by 费曼

-无用良品-

人类生来只是无知而不是愚蠢,愚蠢是后天教育所致。

人类生来只是无知而不是愚蠢,愚蠢是后天教育所致。

叶若轩

无知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老街森娱
1家3口惨遭灭门,凶手还在命案现场洗澡!高分悬疑片
1家3口惨遭灭门,凶手还在命案现场洗澡!高分悬疑片
-无用良品-

历史学术研究方式越来越专业化,是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趋势。随着历史学越来越专业化,历史学的“致用”价值被“科学化”所遮蔽。许纪霖说:“如今我们的……知识体制所培养的史学研究者,不再是像陈寅恪、吕思勉那样知识渊博的通人,而仅仅是匠气十足的专家。史学堕落为一门纯技术的学科,在考证史实的背后,不再有炽热的史的关怀,不再有尖锐的问题意识。不少治史者犹如“雨人”一般,除了自己那个狭而又窄的专业领域之外,在知识的其他领域 (包括史学的非专业领域),显现出的是惊人的无知。”

历史学术研究方式越来越专业化,是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趋势。随着历史学越来越专业化,历史学的“致用”价值被“科学化”所遮蔽。许纪霖说:“如今我们的……知识体制所培养的史学研究者,不再是像陈寅恪、吕思勉那样知识渊博的通人,而仅仅是匠气十足的专家。史学堕落为一门纯技术的学科,在考证史实的背后,不再有炽热的史的关怀,不再有尖锐的问题意识。不少治史者犹如“雨人”一般,除了自己那个狭而又窄的专业领域之外,在知识的其他领域 (包括史学的非专业领域),显现出的是惊人的无知。”

-无用良品-

有两件事是我最憎恨的:没有信仰的博学多才和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

by 穆罕莫德

有两件事是我最憎恨的:没有信仰的博学多才和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

by 穆罕莫德

十号楼的少女

无知

在夏夜的尽头,蝉鸣似乎还在耳边响彻。

     黑色的夜晚,如此寂静,让人美好,而不敢打扰。我拖了拖行李箱,吸了吸鼻子,秉烈的寒风直冲我来,真冷啊!

      我现在需要去父亲的老家,那里整个季节都弥漫着寒冷的北风,我这种南方人是肯定受不过来的。

       大概是两三天前,正在写报告的,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刚开始我还不知道是谁,直到听到那沙哑苍老的声音,我才突然惊觉,那是我早已离开多年的父亲。...


在夏夜的尽头,蝉鸣似乎还在耳边响彻。

     黑色的夜晚,如此寂静,让人美好,而不敢打扰。我拖了拖行李箱,吸了吸鼻子,秉烈的寒风直冲我来,真冷啊!

      我现在需要去父亲的老家,那里整个季节都弥漫着寒冷的北风,我这种南方人是肯定受不过来的。

       大概是两三天前,正在写报告的,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刚开始我还不知道是谁,直到听到那沙哑苍老的声音,我才突然惊觉,那是我早已离开多年的父亲。

      电话那边的声音似乎很嘈杂,父亲说的话也断断续续的,不时传来咳嗽声,仿佛说一句话都要费他很大的劲。

       我听着他说的话,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我该怨恨他,在早年抛弃自己的妻子与儿子独自一人向外闯荡,却终究没有回来。我那苦命的娘,整夜以泪洗面,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像个胆小鬼似的,跳下了那寒冷的河。

        现在想来还是好冷好冷。

         我也不知该不该怨恨我那没有勇气的娘抛下一个八岁的孩子,独自一人去往了极乐,母亲死时的样子已经不大清楚了,只有记得那天她笑得很开心,看我时还有些心虚的闪躲。我也不知那时年幼的我到底看没看出来?

         或许看出来了吧?但我没有去阻止,因为我觉得死亡真的是生命的逝去吗?或者说死亡有可能是另一种活着呀。而且那时年幼的我或许已经麻木了吧?抛弃妻子外出闯荡再也没回来的父亲,胆小懦弱像个菟丝花一样依附别人才能活着的母亲。

           我想大概母亲应该是看出来了,我并没有让她有依附的那种能力,我对她的生命甚至并不在乎,或许那时候她就觉得她的人生应该没有意义了吧?

             看着母亲跳河的尸体被打捞上来,好心的邻居奶奶背母亲置办了一副棺材,在母亲一下棺的时候所有人都哭了起来。这让我感到惶恐,他们的哭甚是虚假,她们与我母亲并不相熟,为何还要这样装作很伤心的在我在为我母亲哀悼呢?

          看着他们哭的同时,我感到了我与这个世界的分离分割,那时无知的我已经明白了我或许与他们是不同的。看着母亲的尸体,我不知为何没有一丝伤心之感,更不知眼泪为何物。身边的人都在催我:“伊弦哭啊,伊弦快哭呀……"我瞪大了的双眼,他们的脸上仿佛都盖上一层面具,像魔鬼般的面具,如同怪兽般向我袭来。

          听着他们的催促,我下意识地扬起了一抹笑,看着他们厌恶的眼神,我又拼命的掐着自己,想让自己哭的出来。指甲深深地穿透了我的皮肤,泛青或泛紫。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但我知道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悲伤却充满了空虚,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

          我想要像一个人一样啊,我学着他人的样子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却看起来十分滑稽好笑。此刻我就仿若一个小丑般,站在舞台逗弄他人而笑,没有自己的意识,没有自己的思想。

         那些人看我哭了起来,也不打算为难我,把我母亲的棺材放在土里,盖好土堆便走进了我家门,他们一个个放着强盗般拿走我家里的一件件物品,我不明白,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为什么要拿走我家的东西?

          为什么非要我哭?

          为什么都带上了虚假的面具?

          为什么我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为什么我是个小丑一般?

            领头的女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那充满皱纹的脸上展开了一抹令人厌恶的笑容,掐的嗓子装作很和蔼的声音道:"伊弦呀,你也是看着我们长大的,你母亲啊,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们都不想,今天乡亲们帮她安息,理来说应该收个份子钱,可你看你也没钱,迫不得已,我们只能拿走你夹的一些物品,当抵了份子钱呢,伊弦毕竟你也不希望看到你妈妈死后还不安息吧?"

               我此刻感到了无尽的寒冷,看着她的笑容,我如坠冰窟。看着家里的一件件物品被搬走,我却无能为力。看着他们狰狞的笑容,我却不敢嘶吼。

              那领头的女人看我也不搭理她,便扯下来那狰狞的面容指使着那些所谓的"乡亲们"搬走我家里的一件件物品。

           最终等他们走了后,屋子里渗的只有一盏灯芯还有一堆杂草。我惶恐,我无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知道我想活下去,至少现在,现在我还不能死。

           我看看破破烂烂的门,果断去外面找些木头把门给堵住,好冷啊,真的好冷啊…此刻我只能庆幸,至少我还有一双鞋子。

-无用良品-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些伤害在什么地方。把某样东西宣布为“臭”,和要你自己动手把它“批臭”,这里面的区别很深。

把孩子召集起来,告诉他们太阳绕着地球转,或达尔文是猴子,这不过是谬见的强迫教育。而要孩子自己动手来证明达尔文是猴子,得逼着他发动全部的恶意,抛弃对同类的所有同情心,蔑视一切他已知和未知的逻辑,把对事实的任何敬意踩到泥淖里去。

前一种是对羊的训练,后一种兼有对狼的训练。

前一种训练出来的是食物,后一种训练出来的,除了做食物,还会为主人捕食。

对知道达尔文不是猴子的成年人来说,去批判达尔文是猴子,要先对自己进行无耻训练;对孩子来说,没有这种痛苦,而更坏的却是,他将不知道这里面有羞耻。...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些伤害在什么地方。把某样东西宣布为“臭”,和要你自己动手把它“批臭”,这里面的区别很深。

把孩子召集起来,告诉他们太阳绕着地球转,或达尔文是猴子,这不过是谬见的强迫教育。而要孩子自己动手来证明达尔文是猴子,得逼着他发动全部的恶意,抛弃对同类的所有同情心,蔑视一切他已知和未知的逻辑,把对事实的任何敬意踩到泥淖里去。

前一种是对羊的训练,后一种兼有对狼的训练。

前一种训练出来的是食物,后一种训练出来的,除了做食物,还会为主人捕食。

对知道达尔文不是猴子的成年人来说,去批判达尔文是猴子,要先对自己进行无耻训练;对孩子来说,没有这种痛苦,而更坏的却是,他将不知道这里面有羞耻

对小学生,或任何对该对象无知的人来说,去批判一种对象,很像是一种轻松的游戏,在里面人们可以满足一种运用无知的bao 力快感。你有本事是吗?我用一句“他 M的”就可以打倒你;管它是多少人殚精竭虑才产生的一点思想,我照样可以看不起它。理由?不需要理由!——这才是要义所在。

慢慢地就养成了习惯,习惯于不讲道理,习惯于说谎,编造是非,习惯于把别人往坏里琢磨,习惯于依赖愚昧,并从愚昧中发现出力量,体验到快乐

田间地头学哲学,工fag人阶fag级上讲台,在这种“游戏”里,受伤害的绝不是知识传统的本身,而是我们。到今天,我看到一些念过书的人拿起什么事来都敢胡说,我怀疑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批判”着过来的


-无用良品-

一切有趣之事皆发生于黑暗之中……

我们对人类的真实历史一无所知。

by 塞利纳(Céline)

一切有趣之事皆发生于黑暗之中……

我们对人类的真实历史一无所知。

by 塞利纳(Céline)

-无用良品-

批判一种对象,很像是一种轻松的游戏,在里面人们可以满足一种运用无知的暴力快感

之所以要挖苦它们,主要是我实在不喜欢有些人的一种脾气,那就是,他喜欢的,不许别人冒犯;他敬重的,不许别人轻视。自结成社会以来,在意见纷殊的众人之间,只有一种真实状态,那就是妥协。所以,不要对一切异己都是一通批评,而要将这种批评的权利保留起来,以图和睦。

把某样东西宣布为“臭”,和要你自己动手把它“批臭”,这里面的区别很深

任何对该对象无知的人来说,去批判一种对象,很像是一种轻松的游戏,在里面人们可以满足一种运用无知的bao 力快感。你有本事是吗?我用一句“他M的”就可以打到你;管它是多少人殚尽竭虑才产生的一点思想,我照样可以看不起它。理由?不需要理由!——这才是要义所在。

慢慢地就养成...

之所以要挖苦它们,主要是我实在不喜欢有些人的一种脾气,那就是,他喜欢的,不许别人冒犯;他敬重的,不许别人轻视。自结成社会以来,在意见纷殊的众人之间,只有一种真实状态,那就是妥协。所以,不要对一切异己都是一通批评,而要将这种批评的权利保留起来,以图和睦。

把某样东西宣布为“臭”,和要你自己动手把它“批臭”,这里面的区别很深

任何对该对象无知的人来说,去批判一种对象,很像是一种轻松的游戏,在里面人们可以满足一种运用无知的bao 力快感。你有本事是吗?我用一句“他M的”就可以打到你;管它是多少人殚尽竭虑才产生的一点思想,我照样可以看不起它。理由?不需要理由!——这才是要义所在。

慢慢地就养成了习惯,习惯于不讲道理,习惯于说谎,编造是非,习惯于把别人往坏里琢磨,习惯于依赖愚昧,并从愚昧中发现出力量,体验到快乐

本地流行整体论,整体决定部分,“本质”决定各种“非本质”的东西。

-无用良品-

人类整体所知越多,人类个体就越无知

哈耶克指出,人类的知识是以“分立的个人知识”的形式存在的,绝不存在一种整合过的“整体知识”。

人类的知识以分散的、不完全的、有时是彼此冲突的信念形式散布于个人之间,没有人能把散布的个人知识整合为一个正确的体系。这样说来,所谓吸取精华,剔除糟粕,只不过是理想化了的主观目标,没有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知识的分立特性”决定了,人类知识的总量越大,个人占有的相对份额就越小;也就是说,人类整体所知越多,人类个体的无知越被凸显出来。

由于没有人能够完全整合人类的知识体系,也就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完全吸取人类知识的精华。这就需要我们以无知的态度面对他人,面对别种观点,别种生活样式。 

人类个体化的生存...

哈耶克指出,人类的知识是以“分立的个人知识”的形式存在的,绝不存在一种整合过的“整体知识”。

人类的知识以分散的、不完全的、有时是彼此冲突的信念形式散布于个人之间,没有人能把散布的个人知识整合为一个正确的体系。这样说来,所谓吸取精华,剔除糟粕,只不过是理想化了的主观目标,没有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知识的分立特性”决定了,人类知识的总量越大,个人占有的相对份额就越小;也就是说,人类整体所知越多,人类个体的无知越被凸显出来。

由于没有人能够完全整合人类的知识体系,也就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完全吸取人类知识的精华。这就需要我们以无知的态度面对他人,面对别种观点,别种生活样式。 

人类个体化的生存方式使每个人在宇宙间占据着特定的时空点。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阅历和心灵体验,自己的人格特征、知识结构和社会地位,正因为如此,每个人对宇宙奥秘和人生真谛的认知和感悟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同时也具有不可替代性。

所以,具有无知之智的人,会以富于弹性的态度,不断反省自己,随时准备放弃自己原有的见解和信念;会以开放的胸襟,随时准备接受新的知识和见解,或以宽容的态度、同情的理解,对待他人的信念和生活方式。

古韵茶风
天下哪有那么多的便宜可占,妄图...

天下哪有那么多的便宜可占,妄图别人为你出力发财,却不知道分享财富,是贪婪遮住了眼睛还是缺少教养的无知?

天下哪有那么多的便宜可占,妄图别人为你出力发财,却不知道分享财富,是贪婪遮住了眼睛还是缺少教养的无知?

-无用良品-
试图和那些在无知中享受道德优越...

试图和那些在无知中享受道德优越感的人,讨论事实和分析,通常是是徒劳的。

by 托马斯·索维尔

试图和那些在无知中享受道德优越感的人,讨论事实和分析,通常是是徒劳的。

by 托马斯·索维尔

簌

无知之人可真容易被流量忽悠啊

真是感觉难以沟通,现在只要随便发点带有男女话题的帖,就有无数流量,我以为只有微博才这么闹腾,结果跑到老福特这边来,没完没了的装作看不懂别人说话,骚扰我,劣币驱逐良币,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叫不醒一群狼子野心的敌人,也唤不醒给点甜头就跟着跑的墙头草

真是感觉难以沟通,现在只要随便发点带有男女话题的帖,就有无数流量,我以为只有微博才这么闹腾,结果跑到老福特这边来,没完没了的装作看不懂别人说话,骚扰我,劣币驱逐良币,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叫不醒一群狼子野心的敌人,也唤不醒给点甜头就跟着跑的墙头草

苏景烟

肯定无知

陈丹青在《局部》三季中反反复复强调面对艺术时那种“无知”的可贵,希望各位“要肯定无知,不要为无知焦虑”。


“归根到底,我们都是从很浅的、无知的状态开始,慢慢变成后来的自己。”


你很年轻的时候,你对世界几乎不知道,但凭着你敏锐的直觉、感觉、热情、生命力,你做出来的艺术,可能是你一辈子最好的艺术,可能跨越很多年代后,无法超越。


我再也画不出《西藏组画》,更画不出十四五岁画的那些画。这不是说它们画得有多好,而是有一种东西——敏锐、激情、全神贯注,一心一意——在我变得“有知”后,慢慢减弱了,丧失了。


像孩子一样面对艺术是最佳状态。

经常看到弹幕上有人说“涨知识”,但我讨厌这句...

陈丹青在《局部》三季中反反复复强调面对艺术时那种“无知”的可贵,希望各位“要肯定无知,不要为无知焦虑”。


“归根到底,我们都是从很浅的、无知的状态开始,慢慢变成后来的自己。”


你很年轻的时候,你对世界几乎不知道,但凭着你敏锐的直觉、感觉、热情、生命力,你做出来的艺术,可能是你一辈子最好的艺术,可能跨越很多年代后,无法超越。


我再也画不出《西藏组画》,更画不出十四五岁画的那些画。这不是说它们画得有多好,而是有一种东西——敏锐、激情、全神贯注,一心一意——在我变得“有知”后,慢慢减弱了,丧失了。


像孩子一样面对艺术是最佳状态。

经常看到弹幕上有人说“涨知识”,但我讨厌这句话。我才不要教人知识,我自己都没多少知识。我要的是吸引你,哄骗你听下去,看下去。为什么大家愿意听我聊?为什么从头看到尾、一季一季追?我需要听你们说。

但我能把握的是,第一,人被图像吸引,只要图像有趣;第二,人被讲述吸引,如果讲述足够有趣;第三,假如图像、讲述,同时吸引你,你懂不懂这幅画,了不了解这幅画的历史、它的作者、它背后的种种文化背景,一点不重要。


我反反复复说,大家不要给自己设限说:“我不懂”,我的问题是:你想不想懂?想不想看?你想看,你想听,放弃所有这些想法。


我说的不是真理。我不可能说出真理。《局部》有错误,有偏见,但我提供的就是偏见。


我读了很多美术史书籍、理论书籍,最后从自卑状态走出来,因为我发现全是偏见,没有绝对真理。再权威的理论家、史学家,也是提供某一种偏见——非常庞大的、珍贵的偏见,然后你在张三和李四那儿找到别的偏见,一切偏见加起来,也许成为一种“见”。


至于这个“见”有多深,抑或多浅,要看每个人的性格、年龄、阅读经验、面对艺术的经验,甚至心情,最后,你能容得下多少偏见,你就越自信。


不要设限,要像孩子一样面对艺术,这是最佳状态。

追风者

《无知》

无知是种幸福。

网络的普及是走向边缘的开始,当所有人都不再思考,欲望凌驾真理。冬至的白天总是很短,于是,在无尽的黑夜中,你头戴着罪恶之冠与现实开战,毁灭,修复,创造,往复循环,永不止息。​


无知是种幸福。

网络的普及是走向边缘的开始,当所有人都不再思考,欲望凌驾真理。冬至的白天总是很短,于是,在无尽的黑夜中,你头戴着罪恶之冠与现实开战,毁灭,修复,创造,往复循环,永不止息。​


-无用良品-
“鱼不畏网而畏鹈鹕”,这是《庄...

“鱼不畏网而畏鹈鹕”,这是《庄子》中的一个警句。鱼儿知道从鹈鹕的追杀中逃命,却不知道自投了渔网。自投渔网是出于自愿,也是无知。事实上,只有除去小智慧,才会有大智慧。这与其说是鱼儿的故事,不如说的是人的故事,人们知道规避眼前的危险,却不会规避未知的危险,尤其是不会从根本上除害。

“鱼不畏网而畏鹈鹕”,这是《庄子》中的一个警句。鱼儿知道从鹈鹕的追杀中逃命,却不知道自投了渔网。自投渔网是出于自愿,也是无知。事实上,只有除去小智慧,才会有大智慧。这与其说是鱼儿的故事,不如说的是人的故事,人们知道规避眼前的危险,却不会规避未知的危险,尤其是不会从根本上除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