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神皓

6509浏览    79参与
是如鱼啊

[皓]姐姐

文/如鱼

无神皓X我 ooc我的~

看题目就知道啦 是德骨!

我真的好爱德骨www

其实写完已经一个月了 wb一直被吞所以不能走外链

康康这样可不可以w

  

  我有个弟弟,叫无神皓。

  他从小就很聪明很聪明,可可爱爱的样子,是全家人的宝贝,是上天赐予我的最珍贵的馈赠。

  三岁的时候他抱着我的腿软绵绵地喊我“姐姐”,彼时只比他大一岁的我摸摸他的头,像个傻子一样乐呵呵地牵着他的手,带他去街上买各种糕点与糖果。有时候卖甜点的阿姨看他长得好看,就笑眯眯地送给他额外的糖果,摸摸他的头夸他长得可爱。

  这个时候作为姐姐的我当然是特别自豪,捏捏皓的...

文/如鱼

无神皓X我 ooc我的~

看题目就知道啦 是德骨!

我真的好爱德骨www

其实写完已经一个月了 wb一直被吞所以不能走外链

康康这样可不可以w

  

  我有个弟弟,叫无神皓。

  他从小就很聪明很聪明,可可爱爱的样子,是全家人的宝贝,是上天赐予我的最珍贵的馈赠。

  三岁的时候他抱着我的腿软绵绵地喊我“姐姐”,彼时只比他大一岁的我摸摸他的头,像个傻子一样乐呵呵地牵着他的手,带他去街上买各种糕点与糖果。有时候卖甜点的阿姨看他长得好看,就笑眯眯地送给他额外的糖果,摸摸他的头夸他长得可爱。

  这个时候作为姐姐的我当然是特别自豪,捏捏皓的小手恨不得对全世界宣称“这是我的弟弟”。

  而皓也很给力,糯糯地喊着我“姐姐”并抱着我的胳膊撒娇,我看着他心简直化成了一滩水,还是香香的上面有蝴蝶绚烂飞舞的那种,甜腻无比的糖浆。

  我和皓是最最亲密的人。

  

  所以当他被别人强制带走的时候,我只能无视已经被跑丢的鞋子和被石子扎破的脚掌,在丑陋的不会重新回来的棕色糖浆一般的夕阳下,朝着把皓扛在肩上的矮小男人全力奔跑。

  皓在那个男人的肩头挣扎,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而这个时候,他仍在糯糯地喊着我“姐姐”。

  姐姐。

  

  那个男人是个疯子,他把皓扔到了井里。我拼尽全力想要挪开扣得死死的井盖,却仿佛是在做无用功一般,井盖丝毫未动。因此我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因此完全没有看到朝我奔驰而来的汽车,从此迎来了我的噩梦。

  

  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耳朵里仍然回响着那句“姐姐”。

  大家都在责骂我,因为我没有保护好皓。我也在责骂我自己,恨我自己为什么丢失了那么重要的人。

  那么那么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人。

  

  从小就被差别对待的自己,弄丢了那么可爱的弟弟,现在想想之前被家人厌恶嫌弃时所无助的时刻,倒也确实是上天提前给予了我弄丢皓的惩罚,只是其一。

  我开始了在孤儿院的生活。


  作为所谓“孤儿”的我,只是被父母抛弃了,因为我是个女孩子。之前是皓的原因,皓喜欢我,喜欢和我在一起,所以才会把我留下,当成他们所认为的“皓的玩具”。

  无所谓了,反正已经没有了皓,我亲爱的弟弟。

  在孤儿院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院长介绍我时用的是“父母因为车祸而死去”的理由,但实际上的情况,每个人都很清楚。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藏的,手里拿着唯一一张和皓的合照,我被当成了唯一一个怪物。

  

  十几年后,我再次遇到皓,封闭的窗子被打开,一切重新开始。

  只不过他好像不记得我了。

  我心说没关系,还有很长的时间,我的弟弟。

  

  接近我可爱的弟弟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加顺利。

  我成功地与他成为了朋友,他好像比旁人更加信任我。在听到我住在破烂烂的宿舍里时,他甚至还让我住进了他的家,结识了他的其他三个兄弟。虽然我并不认识他们,不过看他和他们相处的很好,我也很为他开心。

  皓称呼我为“Mneko酱”,虽然很想尽快告诉他我是他姐姐的事实,不过看到他仿佛不谙世事一般的漂亮面孔,我总是会把这句话咽回去。至于称呼,我只认为是我跟不上年轻爱豆的潮流,倒也随了他去。

  直到我发现他并不是人类的时候,我第一次产生了想要逃离的想法。

  那个时候,他对我说:“Mneko酱,要逃吗?”

  那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眸子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我,我不争气地再次心软了。毕竟无论怎样,他都是我的弟弟,是我在这个混沌世间中最爱的人。

  “不会逃,我永远不会逃离皓的身边哦。”

  抱住他的同时,口袋里的相片掉落在他的眼前,被他飞速捡起,我一下慌了神,仿佛不想让他知道一般,抢走相片后将相片紧紧攥在手心,却被他一把握住手腕。

  

  “呐,姐——姐?”

  他笑得眉眼弯弯,人畜无害的样子与小时候的孩童模样相互重合。他加大了握住我手腕的力度,早已长大成人的他已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与我一同玩耍的小可爱,不对,他现在甚至算不上人类。已经接触过死亡的他,心中藏着太多太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我这才发觉他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他了,他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足以保护他人的超级英雄。

  “那么,现在是该叫你Mneko酱,还是该叫你别的呢?”

  他加重了语气,“我亲爱的'姐姐'?”

  我捏紧了手中皱巴巴早已泛黄的相片。

  思来想去,这种情况似乎无法避免。

  于是我对他说,“好久不见,我的弟弟。”


  情况发生了变化。

  自他和我相认后,找我的次数变越来越频繁。虽说他的理由是“十几年没见啦Mneko酱是我唯一的亲人当然要好好交流和保护呀”,可在我心里这个理由似乎变了味,成为了他与我故意亲近的理由。

  我不喜欢这样,因为他是我的弟弟,过于亲密总不太好。况且现在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觉得他需要有自己的空间,而我也一样。

  于是我开始找理由一个人回家,不断拒绝他的邀请,甚至当着他的面和另一个男同学定下了一起回家的约定。

  我在躲避,无论哪一方面。

  我不清楚心中压抑住的感情究竟是什么,虽说我极力想把它当做是好久不见后对弟弟难免涌出的思念,却又一次又一次地被我全面否定擅自下的对这份感情的定义。背德感与羞愧感将我整个人淹没,我渐渐开始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无意识地迷失在这无形的迷宫中。

  

  直到晚上,封闭的牢笼被他打破。

  

  “为什么要去答应那个男人?!你明明...你明明知道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和自己亲爱的姐姐大人...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是我的姐姐,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件事,但是...”

  我被他摁在他卧室的墙上——至于为什么会来到他的卧室,我只是例行每晚来给他端一盘白酒蛤蜊意面。只不过今晚被他吃掉的好像不是意面,而是....我。

  “但是再这样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只有现在...”

  他吻住我的脖颈,在我耳边粗重地呼吸。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皓,显得慌乱又无助,像被丢在一旁的小小的狐狸,眨着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只有现在,我才能拥有你...呐,Mneko酱?”

  我拥住了他,心中劲闭的窗子被风吹开。

  在吻住他的同时,我说,“如果是你。”
       “呐,可以吗?”

  他睁开湛蓝的眸子,略显哀求地望着我。我明明知道这是他惯用的把戏,利用他天生就好看得无人可比的皮相去换取想要的事物,可如果时光能回溯的话,我还是会再次答应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他。可这次,我犹豫了。

  “Mneko酱?”

  直到这句话击中我耳中的鼓膜,心中的弦瞬间崩断。

  我说,“可以。”


  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甜甜的、化成了一滩水的心。

  香香的,上面有蝴蝶绚烂飞舞的禁断糖浆。

  可是现在——

  “可爱的Mneko酱?蝴蝶可是有噬血性的哦。”

  我看着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所以...?”

  “所以,是时候让我这只蝴蝶,去吞噬你的血液了。”

  

  他骗了我,他不是萦绕在心尖上的美妙蝴蝶,而是狠毒锐利的凶残毒蛛。

  美丽,却又一招致命。

  而我这只弱小的、真正的蝴蝶,脆弱的翅膀死死黏在了罪恶的蛛网上,正乖乖等待着被吞吃入腹。

  

  “姐——姐?你的脸红透了喔。”他笑着望向我,嘴角与嘴角牵扯着一丝因亲吻而溢出的银丝。

  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称呼,在此时却变得仿佛是某种情趣一般。想想也是,从再次遇到他后他就很少喊我“姐姐”这种称呼,像是逃避这层关系一般,总是喊我为恶趣味的“Mneko酱”。

  原来在那么久之前,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份感情。
  第二天完全是被闹腾醒的。

  经过一夜的欢愉,我已经老老实实地接受了爱豆先生的所有爱意。所以当看到那颗金色脑袋在胸前蹭来蹭去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推开,而是任由他胡作非为,然后眼睁睁看着他在我的胸前亲上了一层黏糊糊温润液体。

  还是会害羞的,“不要这样啦快起床!”

  然后配上凶巴巴实际上他早已经免疫了的表情,尽管知道他并不会因此而放弃亲亲,但还是要顽强斗争一下!

  爱豆大人难得地配合了我一下,脑袋继续蹭来蹭去:

  “为什么这么凶嘛...像昨晚那样不是很好吗?在床上害羞的Mneko酱,软绵绵地喊着我的名字,身体都是粉嫩嫩的,超——级可爱!让我忍不住更加狠狠地疼爱你喔♪诶诶诶...等等等等,为什么不让说了嘛!明明刚说到兴头上的!”

  我捂住他的嘴,脸红到爆炸,“我是你姐姐!”

  “嘛嘛,虽然这样说也没错啦...”他吻了吻我的手,目光温柔缱绻,仿佛闪闪发光的幸福感一般。

  “Mneko酱不只是我的姐姐喔?虽然我没有把你当做姐姐过,但是我依然超级爱你呀~☆”

  皓凑到我的耳边,亲了亲我的耳垂。

  “啾...Mneko酱,最喜欢你啦——”

  然后他吻了我的嘴唇,蹭过脸颊后在我耳边轻语:

  “我的darling。”

请给我打码谢谢

19年最后一张画🌶首尾呼应(bushi)结束我碌碌无为的一年TT

*虽然已经20年了但它是19年的产物🕊
*第二张粉调实名心动,所以一起放上来了x

19年最后一张画🌶首尾呼应(bushi)结束我碌碌无为的一年TT

*虽然已经20年了但它是19年的产物🕊
*第二张粉调实名心动,所以一起放上来了x

コウx時

predestined light(18)

—标题翻译是宿命之光xx



—是个长篇!有原创女主!



—切开黑警告!私设如山警告!



—雷乙女向请右上角~



—小红心小蓝手请给我点一下xxxx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   @活着依靠纸片人  


我的眼睛只聚焦在他一个人身上,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黯淡无光,像失去光芒的繁星,直直的坠落下去。


对,只有他,他才是我的光,别的都不行。


我看他愣了愣,似乎在辨认我是谁。没关系,你就算忘记了我,我也会记住你,一直记着你,直到将留有你的记忆带到我的坟墓中去。


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像是不...

—标题翻译是宿命之光xx



—是个长篇!有原创女主!



—切开黑警告!私设如山警告!



—雷乙女向请右上角~



—小红心小蓝手请给我点一下xxxx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   @活着依靠纸片人  

 

我的眼睛只聚焦在他一个人身上,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黯淡无光,像失去光芒的繁星,直直的坠落下去。

 

对,只有他,他才是我的光,别的都不行。

 

我看他愣了愣,似乎在辨认我是谁。没关系,你就算忘记了我,我也会记住你,一直记着你,直到将留有你的记忆带到我的坟墓中去。

 

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像是不可置信一样。

 

“时?你..怎么在这?”

 

Tsuki和羽都很疑惑的样子。对啊,他们..是我曾是人类时,我晦暗人生中、最痛苦黑暗时,出现的人。

 

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我没有告诉过他们我曾遇到过皓他们。

 

我将自己从杂乱的思绪中拽出,露出他们最熟悉的笑容。

 

“好久不见,皓。”

 

我这才注意到他身边其他的三个人。我揪揪斗篷边站起来,走到他们面前。羽跟在我后面。

 

“啊,没看到你们对不起哦。”

 

Tsuki很疑惑的摸了摸脖子,看着怪可爱的。

 

“时,你认识他们吗?我好像没听你跟我们说起过呢。”

 

有一个看着很像贝亚的男性..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贝亚,过了太多年了,大家都有变化,或多或少。

 

他叹了口气,像是要说些什么一样。然后他身旁拿着书的男性叫住了他。

 

“悠真,坐下慢慢说吧。”

 

然后我就跟着他们四人便来到沙发旁坐下了。

 

“那之后,你们怎么样了?还有..悠真,是谁..?”

 

我询问他们。

 

“没能跑出去,当时击中你的那个男人趁你倒下了我们慌乱的时候,直接将我们打伤了。我们一个都没跑出去。”

 

皓表情很不好看。我冲他笑笑。然后悠真摸摸鼻尖。

 

“啊,原来那个名字是因为我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后来那个大人救了我们之后,他告诉我,以后我就叫悠真。”

 

我了然,至于救了..从他们进来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同类的气味,他们口中的那位大人,应该是个纯血吧。我记得非纯血是不能做到转化人类的。

 

嘛,倒是无所谓啦。

 

羽和tsuki站起了身,像是不想打扰我们一样,两个人去了厨房那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琉辉摸了摸我的头。

 

“那么,重新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无神琉辉。”

 

“我是皓——。”

 

“悠真。”

 

“梓...”

 

...?无神?这个姓氏...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好的——我是时。”

 

我冲他们比了个wink,笑笑。

 

“说起来,时你当时不是中弹了吗?我们被带回去了之后也没看到你..你是..?”

 

“诶?这个味道..你也是吸血鬼?”

 

皓凑到我旁边嗅嗅,我有点害羞,胡乱将他推开了。

 

“...是的,我在那之后被人救了,之后的事情你们还是不知道会更开心哦,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我还以为之后要花很长时间去找你们呢,没想到这就遇到啦,真的好巧啊。”

 

皓像是了解什么一样不问了。我伸了个懒腰,窝回了沙发里。

 

“tsuki说的朋友就是你啊。你们之前在聊什么?”

 

悠真问。

 

“啊,那个啊,我是认识她啦。之前我们在聊一些之前的事情呢,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不用担心~”

 

我笑笑。

 

厨房那边传来了一些声音。好像是tsuki在说话。

 

“琉辉君,稍微过来一下可以吗?”

 

然后琉辉应了一声,跟我说了一下就过去了。

 

“时...你应该...还没..吃饭吧?待会儿..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呢?”

 

梓捏着手心里的绷带,慢吞吞的说出一句话。我摸了摸肚子,虽说吸血鬼不需要进食,但是毕竟我原来还是人类,太久不吃饭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呢。

 

我点点头应了。

 

“好啊,说起来我从醒了之后就没怎么吃过东西呢。说起来tsuki他们在厨房做什么呢?在做饭吗。”

 

我有点疑惑,我之前还不知道tsuki会做饭来着,话说tsuki做的东西真的可以吃吗。

 

“啊,应该是吧,刚刚把琉辉喊过去多半是又忘记盐在哪里了。”

 

悠真漫不经心的回复我,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皓看我这样子冲我眨眨眼。

 

“安心啦没关系的,有琉辉在出不了什么大问题的啦——”

 

是这样吧,他说的也是,有琉辉在应该不会出..很大问题?

 

我坐在沙发上将自己放空,想着一下有的没的的琐事。

 

突然,我听到了皓他们在讨论什么学校的事情。

 

“说起来,入学手续都搞定了吗。”

 

“啊..琉辉..应该已经..弄完了。”

 

入学手续?是要去哪个学校上学吗?

 

“?你们是要去哪个学校上学吗?入学手续什么的。”

 

我有点疑惑。

 

“啊,是岭帝学园,那个大人吩咐我们去帮他做一点很重要的事情。”

 

悠真摸了摸脖子回答我。

 

“那个大人..我能问一下他的名字吗?”

 

总感觉我好像知道这个人的样子。他们对视了一下,似乎是在判断能不能告诉我,最后梓出来回答了我。

 

“卡尔..海因茨。”

 

卡尔·海因茨?他们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别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要做的事,应该和亚当的苹果计划有关吧..

 

头疼死了,他们怎么和这么麻烦的事情掺和上了啊。那个男人可不是个好相处的啊。

 

“...是亚当的苹果计划吗?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善类啊。”

 

我叹了口气。那边的皓定定的看着我。

 

“你怎么会知道?”

 

“我在之前待着的地方曾听说过这个计划。”

 

我回答。

 

我以为我昏迷了三年,其实并不是。我的确是昏迷了,但是不是因为被捅了一刀..因为造神计划的原因,我受重伤之后会回到之前的地方,我在那里待了两年左右,然后我强行逃出去导致我昏迷了。

 

“..你之前,到底待在什么地方啊,连这种东西也能听说的啊。”

 

悠真扶额。我嘿嘿一笑。

 

“是一个实验室哦。”

 

コウx時

predestined light(17)

—标题翻译是宿命之光xx



—是个长篇!有原创女主!



—切开黑警告!私设如山警告!

—雷乙女向请右上角~

—小红心小蓝手请给我点一下xxxx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   @活着依靠纸片人  


我揪了下领口,那个校服的领结勒的我好难受。


“羽,今天放学之后你跟我来一趟吧,有点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她愣了一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我稍微看了下周围的惨况,沉默了。


“嘛算了,今天都这样子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上了,我们直接去吧,礼人哥哥,帮我跟怜司哥哥说一下——”


然后我将羽拉了出去,往高三一班那边走。她奇怪的揪了...

—标题翻译是宿命之光xx



—是个长篇!有原创女主!



—切开黑警告!私设如山警告!


—雷乙女向请右上角~


—小红心小蓝手请给我点一下xxxx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   @活着依靠纸片人  




我揪了下领口,那个校服的领结勒的我好难受。


“羽,今天放学之后你跟我来一趟吧,有点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她愣了一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我稍微看了下周围的惨况,沉默了。


“嘛算了,今天都这样子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上了,我们直接去吧,礼人哥哥,帮我跟怜司哥哥说一下——”


然后我将羽拉了出去,往高三一班那边走。她奇怪的揪了下我的衣角。

“我们要去找谁吗?”


我瞥了一眼她,故意将tsuki的名字说给她听。


“去找tsuki哦,我总感觉我忘掉了什么,他说都告诉我,让我把你也带过去,我觉得你或许对这件事也会感兴趣呢。”


羽,你会不会因为将这些事瞒着我而感到愧疚呢?我不清楚你在考虑一些什么,你知道的,我最厌恶欺骗了。如果你之后不好好跟我解释的话,我可是不会原谅你的。


她听到这个名字,脸色有点难看,像是听到了什么让人厌恶的东西一样。


“你..为什么会知道她?”


我背对着羽,笑的可开心了。


来让我猜猜吧..如果你真的骗了我,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哦,羽。


“tsuki有什么问题嘛,是今天偶然碰到的,好啦你跟我来吧。”


我打断了羽接下来想说的话。


走廊里面逐渐出现了学生,似乎是已经放学了。我有点奇怪,今天这么快就放学了吗?我突然想到了刚刚的那个男人,然后我就明了了。估计是因为这个吧。


前面就是tsuki的班级了,我看到tsuki站在门口,她看到我们之后挑了挑眉,挥挥手示意我们过去。蓝色的眼睛里面有星辰大海,在闪闪发光。


“这里哦。”


我们走了过去。


“时,你回去之后也遇到了那些黑衣人吗?”


她问。


我整理了下垂落到胸口的头发,顺滑的银发披散着,带着一股花香。我满不在乎的回答着。


“是啊,估计就是因为这个今天才会提早放学吧。”


Tsuki像是明白了一样,稍微点了点头。羽见到了tsuki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也不看她,只是盯着自己的手在看。


“那你们先回去换件衣服吧。”


tsuki塞给我一张纸条。


“到时候来这个地址找我就好,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我接过纸条,点了点头,拉着羽走了。


路上。


“羽,你怎么了?说起来你要不要换衣服?”


我眨眨眼问羽。


“啊,我不用了,你要换衣服的话我陪你回去一趟吧?..tsuki她,我很讨厌她。他不是说要把一切都告诉你吗?你到时候就知道理由了,听他说吧,我也想听一听,她到底、能说出来什么花来。”


我点头应好,可能是羽曾和她发生了一些事情吧,我索性不再去想。


我带着羽往逆卷家走,路上跟她说了很多事,这些年我和逆卷家的各位发生的事也好啊,还有各种有趣的小事。说着说着,很快就到了,逆卷家的宅子。


“啊,到了,就是这里了。”


我敲响了面前的大门,怜司来开了门,他看到我们,感到很奇怪的样子。我冲他笑笑。


“我回来换件衣服,校服这个领结勒的我好难受啊,感觉都喘不过气了。”


我看着校服裙子,叹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那你去吧。”


我点了点头,让羽在大厅稍微等我一会儿。穿上了我的斗篷,回到了大厅。


然后映入我眼帘的就是在和奏人吵架的羽。唯在一边手足无措的样子。


所以为什么奏人会在这里啊??我叹了口气。


然后跟怜司说了一声,就把羽拉走了。


我和羽按着tsuki给的地址,来到了一座宅子面前,挠挠头,这宅子怎么和逆卷家的外表差不多的,现在的房子都长这样的吗?


我敲了敲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Tsuki把我带了进去,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tsuki一个人,我有点好奇。

“这个宅子里只有你一个人在住吗?”


Tsuki笑笑。


“没有啦,还有别人在,只不过他们还没回来,应该快了吧?你们先坐,茶已经泡好了。”


羽看都不看她一眼,tsuki也不管,径直坐下了。


我拉着羽坐了下来。抿了一口茶。


“那么,你可以开始说了。”


Tsuki清了清嗓。


“你知道造神计划吗?”


造神计划...?好熟悉..


这么想着,我的头开始剧痛,像是玻璃瓶的盖子被打开了一样,尘封了许久的记忆被释放了出来。一件、又一件的事情逐渐被我记了起来。羽、tsuki,还有..那个烦人的男人。


我曾以为安洁莉娜就是一切的源头,我以为实验的目的只是测试时之核是否能够移植,我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


但是,其实安洁莉娜只是一个中间人,实验的目的是人造神..


造神计划,仍在持续。


原来我所知道的不过是被篡改过后的东西,一切的一切,要是真像我记得的那样,该有多好呢。


——如果没有那个男人,一切该多好呢。


好像有朦朦胧胧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tsuki在讲述事情的声音。我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我满脑子都是造神计划。


Tsuki曾和我一起进行实验。她和羽的实验,都是围绕着造神计划的主角——也就是我,所进行的。我是人造神,他们就是,神身边,最亲近的人。

伪神。


这是一个多么肮脏的词汇啊。虚假的、神明。


一些被封印住的琐事涌现,羽、tsuki,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开心或是悲伤,欢笑或是痛苦的事,全都重新浮现在了我眼前。


我曾以为痛苦已经结束了,我可以和哥哥们继续正常的生活,然后有一天、找到我的光,那该有多好啊。


是啊,像我这样肮脏的人,是不配得到幸福的吧。


那个男人...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我嗤笑,还有那九个忠诚的狗,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你们不是期盼着神明的诞生吗?


那就以你们之血,迎接神的到来吧。


你们一定会开心的,对吗?


正当我无意识的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杯子放到桌子上的、清脆的声音唤醒了我。


“就是这样。”


羽显得很激动的样子,气极反笑。重重的剁了一下脚。


“你说你并非有意?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你为什么不来..?”


“我们等了你多久,你知道吗?”


Tsuki很痛苦的样子,紧紧的抓住了胸口。


“我被关在了营养液里..他们说我因为总跑动,身体收到了损伤。所以、将我关在了里面。你知道的,从那里面我根本出不来。”


..我杀了安洁莉娜之后,曾毁掉了我们所处的房间。打通了tsuki房间的墙,然后和羽在外面苦等。


然后,tsuki没来。


我们差一点被抓到,然后我就带着羽跑了出去。


那个男人真狠啊,我晕倒之后还派人来篡改我的记忆。


我必会亲手杀了他。


羽深深的看了tsuki一眼,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相不相信。


正说着,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从外面进来了四个人那样子,因为我还窝在沙发上,也没往那边看,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谁。


Tsuki看到他们,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迎了上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看向了那边。


——然后我就愣住了。


是他吗?


一句无意识的话脱口而出。


“皓...?”


コウx時

predestined light(5)

—标题翻译是宿命之光xx


—是个长篇!有原创女主!


—雷乙女向请右上角~


—小红心小蓝手请给我点一下xxxx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   @活着依靠纸片人


—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咱们gogogo?——↓——


贝亚点了点头,走了。


后来倒是来找过我几次。


事情如我想象一般的发展了,在我的有心下,我和贝亚的关系迅速好了起来,已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了。


我跟着贝亚来到了一个房间,贝亚跟我介绍了一下那几个人。


黑发拿着书的男孩子是琉辉,穿着黑斗篷小小的浑身是伤的男孩子是梓,还有一个……是那个帮了我一次的男孩子,叫做皓。


我...

—标题翻译是宿命之光xx


—是个长篇!有原创女主!


—雷乙女向请右上角~


—小红心小蓝手请给我点一下xxxx新人还请多多关照~


—   @活着依靠纸片人


—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咱们gogogo?——↓——



贝亚点了点头,走了。


后来倒是来找过我几次。


事情如我想象一般的发展了,在我的有心下,我和贝亚的关系迅速好了起来,已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了。


我跟着贝亚来到了一个房间,贝亚跟我介绍了一下那几个人。


黑发拿着书的男孩子是琉辉,穿着黑斗篷小小的浑身是伤的男孩子是梓,还有一个……是那个帮了我一次的男孩子,叫做皓。


我冲着皓笑了笑。“好巧啊,原来是你啊。从那次之后就再没见过你了呢。”


“是啊,好巧呀。”​


皓真的很好看,是她见过最精致最好看的人。他眼睛里仿佛有一众星子,整个星空都在他眼里闪闪发光。


​我看呆了,只无意识的眨着眼睛。


皓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嘿?你没事吧?”​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干笑两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随后揪了揪衣角。


“你真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呢。”​


“谢谢啦~你也很好看呢,如果不是贝亚说,我还以为你是个贵族小姐诶。说起来你的手也很好看呢~”​


皓笑笑,接受了赞美,随后同样赞美了我。


“可能是基因好?我也不知道诶。”​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用药变得好看的手。


“手好看……?恩,可能是吧,但是很痛。”


皓愣了一下,漏在外面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是他们?”​他突然没由来的问了一句。


“是。只有他们才会用这种东西吧,那感觉可不好。”​


我迅速理解了皓话中的他们是谁。


是孤儿院的人,他们为了让摇钱树更符合贵族的心意,会用药,让我们的各个部位都变的白皙精致。


也只有他们会这么做吧。


当然,也不是任何副作用都没有的,副作用就是,彻骨的痛。​


已经被用过很多次了,已经习惯这种痛了。


没办法,为了活着呀。​我的神色开始晦暗不定。


皓揪了揪衣角,像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边的琉辉适时​打断了他。


“皓。”


皓就乖乖回了一边。


我将自己从思绪中拉出来,重新挂上微笑,冲他们​打招呼。


“你们好呀。”​


​“我有什么能帮你们的吗?”


贝亚曾和我说过,他们计划逃跑的事情。


他说的很坦然,显然他认为我值得信任。


虽然她倒是也不会​说出去啦,我挺喜欢他们的,现在还有那个救过我的少年在,没必要她也不想。


​贝亚和我说果然是征询过他们的意见的,我这么问他们没有丝毫惊讶。


为首的琉辉只挑了挑眉,跟我说。


“我们需要你去引开他们,你这个身份,想必能很好的起到作用。”​


琉辉合上了书,冲我说着。


我冷静的冲琉辉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没问题,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琉辉询问我。


“我要……和你们一起逃走。”​


琉辉丝毫不意外我会​向他提出这个要求,显然已经做好了我说出这句话的心理准备。


我毫不在意,这种地方,能逃走自然是要抓住机会的啦。


​“好,时间就在后天,到时候你先去引开孤儿院的人,用什么办法都可以,拖住他们给我们制造混乱的机会。”


“到时候你拖住他们,贝亚和皓会去点火,然后我和梓先去定好的地点准备东西。地点在花园的墙边。”​


琉辉将计划说给了我听。一旁的梓附合了一下。


“嗯……”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


“那就这么定了,后天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琉辉板着脸。


然后我就回到了房间。咬着手指盘算着到时候该怎么做。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


我穿上斗篷,用身体不舒服的借口拖住了孤儿院的人。


随后厨房起了火,大部分人都朝着厨房赶了过去,也就没人在乎我。


我从床上站起身来,匆匆往约定的地方跑过去。


果然,琉辉和梓已经​准备好了所需物品,皓和贝亚也到了。


我们几个人对了对眼神,我用斗篷罩住自己的头,只露出一点细碎的银发。


我们便爬过一个洞,冲着外面跑去。


……当时我觉得,那就是希望。


可我真希望那就是希望​,而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我们出奇顺利的跑了出去。


正在他们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孤儿院的人来了。


​我听到了枪声,瞳孔一缩,冲着他们喊。


“快跑!”​


他们会意,正要往外跑,孤儿院的人喊了一声。


“找到了!先抓那个金发的!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然后开枪了。


我心里一凉,完了。


我看着孤儿院的人​枪口对准了皓的心脏,我心脏跳的简直不像是我。


不行!他不能出事!​


他救我时候的样子烙印在了我心里。


他是我的光啊……


他是我晦暗人生中,唯一的一道光。


我义无反顾的扑向了皓,为他挡下了一枪。

那枪正中我的心脏。


我缓缓倒下,看着皓的表情变得惊慌失措。​

我竭力冲着他们喊。


“快走……!别管我!”​


然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冬血狐

[琉皓]14.白皙的侧脸

*亲情向
喜欢腐的可以自行脑补,不喜欢腐的,这篇完全没有爱情,或者你干脆不要点进来谢谢!拜托!
Lofter跟贴吧不一样,没有吧主订规定不能发什么,同样是乙女番其他的都没问题啊。
*非常抱歉其实我没有看过魔鬼恋人的动画,只看了Drama
所以角色性格抓不准
*不过有些意外竟然没有人写皓的受文,我绝对是中了良平的毒,他的角色全部受😂

下着大雨的夜晚,淋得一身湿的金发少年悄悄的开门走进了大宅。

「我回来了...」少年小声的说了一声之後仔细的听了一下。

在确认没有人回应之後,少年轻手轻脚的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呼...」回到房间的少年脱下湿透的外套扔到一旁。

同样湿透了的衬衫紧贴着少年...

*亲情向
喜欢腐的可以自行脑补,不喜欢腐的,这篇完全没有爱情,或者你干脆不要点进来谢谢!拜托!
Lofter跟贴吧不一样,没有吧主订规定不能发什么,同样是乙女番其他的都没问题啊。
*非常抱歉其实我没有看过魔鬼恋人的动画,只看了Drama
所以角色性格抓不准
*不过有些意外竟然没有人写皓的受文,我绝对是中了良平的毒,他的角色全部受😂

下着大雨的夜晚,淋得一身湿的金发少年悄悄的开门走进了大宅。

「我回来了...」少年小声的说了一声之後仔细的听了一下。

在确认没有人回应之後,少年轻手轻脚的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呼...」回到房间的少年脱下湿透的外套扔到一旁。

同样湿透了的衬衫紧贴着少年白皙纤细的身体。

在试了几次仍解不开扣子後,少年鼓着脸颊直接扯坏扔到地上。

「嗯~去洗澡吧!」少年无视了自己乱扔的衣服走进浴室。

  

「好舒服呀~」少年头顶毛巾,衬衫大开的走出来。

「皓。」

熟悉的叫唤阻止了皓跳上软绵绵的床。

皓立刻睁开异色的双眸,面前的人是他的兄长琉辉。

「琉辉君!」皓吐了下舌头,「吵醒你了?」

「没有。」琉辉将皓拉到床上坐好,「我没睡。」

「那就好!」皓松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的是,琉辉是因为担心他才特地没睡的。

一旁那碗热腾腾的粥就是证据。

「把扣子扣好。」琉辉绕到他身後替他擦拭柔软的金发。

皓听话的低头跟扣子奋斗着,一直弄不好导致皓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正当这件衣服就快要跟地上那件落的同样下场时,一双修长的手从他的背後伸出来。

「不要再破坏东西了。」琉辉环着皓的腰,一个个帮他扣起扣子。

全部扣好後,皓转头对身後的人露出了宛如孩童一般天真无邪的笑容。「琉辉君,谢谢!」

此时的皓就好像是被琉辉环抱在怀中一样。

琉辉收回手,把一旁的粥递过去。「快吃。」

皓大口大口的吃着兄长为他准备的夜宵,纤细的双腿交替着晃动。

琉辉继续擦拭他的头发,灿金的发丝时不时缠到他的手指上。

在琉辉擦乾皓的头发後,皓也吃完了那碗粥。

琉辉起身捡起地上乱扔的衣物。

当他捡起那件被扯坏的衬衫後立刻看向坐在床上的弟弟,无声的质问他。

「唔...因为扣子一直解不开嘛~」皓嘟着嘴,出色的容颜足以令任何“人”原谅他所做得一切。

是的,人。

可惜了,面前的琉辉并不是人。

更何况他早就已经免疫了。

琉辉毫无变化的眼神令皓心虚的扭头,他这已经是累犯了...

琉辉看着皓白皙的侧脸,脸上还保留着沐浴後的红润。

「以後...」琉辉将手上的衬衫扔进垃圾桶,「我帮你扣。」

听见琉辉的话,皓愣了一下。

随即跳了起来跑到琉辉面前,「真的!那要解的时候呢?」

看着皓漂亮的双眸,琉辉无声的点头。

绽放在皓脸上的可爱笑容让琉辉知道点头是正确的决定。

「快点睡吧。」他伸手揉乱了那头金发後,拿起空的碗离开房间。

将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之後,琉辉又悄悄的回到了皓的房间去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看到了躲在被窝里的弟弟。

琉辉黑着脸走过去一把掀开被子,「皓。」

「呜哇!琉、琉辉君...」皓心虚的企图藏起手机。

琉辉拿过皓的手机收到一旁的柜子里,「快点睡觉,明天还有工作吧。」

「唔...」

琉辉躺上床,把弟弟揽入怀中。「听话。」

「喔...」手机被收走,皓也只能乖乖闭上眼睛。

和琉辉君一起睡...很久没这样了...

皓的呼吸渐渐平稳,陷入沉睡。

琉辉轻轻的用指尖碰了下皓的脸,「...晚安。」

電波騎士寒寒
ruki生日快乐丫,要开心哦(...

ruki生日快乐丫,要开心哦(´-ω-`)
→第一次画了无神家,有点小崩不要介意啦(๑ºั╰╯ºั๑)
→埋了一点估计没人看出来的彩蛋(...)顶锅盖跑ww

ruki生日快乐丫,要开心哦(´-ω-`)
→第一次画了无神家,有点小崩不要介意啦(๑ºั╰╯ºั๑)
→埋了一点估计没人看出来的彩蛋(...)顶锅盖跑ww

我不是三千

是沙雕短漫
最后一张是kou穿我自设衣服

是沙雕短漫
最后一张是kou穿我自设衣服

_Rexlic_

去水印这个活简直累废……_(:з」∠)_

p2水印原图

喜欢可以自取,严禁二次商用ㄟ(▔,▔)ㄏ

去水印这个活简直累废……_(:з」∠)_

p2水印原图

喜欢可以自取,严禁二次商用ㄟ(▔,▔)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