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路可逃all兴

4602浏览    7参与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番外3)

#新年快乐!!2018年要打响新年第一炮喔(不是

#这个中心思想是开车,但是写着写着莫名其妙有点zqsg的无路可逃系列,就正式完结啦!新的一年会继续爱崽崽,也会有很多污污的脑洞想和大家分享喔!(比如 美味的制作人ww


cp:卡蛋 & 灿兴


AO3见


#谢谢阅读❤️!

#新年快乐!!2018年要打响新年第一炮喔(不是

#这个中心思想是开车,但是写着写着莫名其妙有点zqsg的无路可逃系列,就正式完结啦!新的一年会继续爱崽崽,也会有很多污污的脑洞想和大家分享喔!(比如 美味的制作人ww


cp:卡蛋 & 灿兴


AO3见


#谢谢阅读❤️!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番外2)

#突然有灵感 所以番外突然诈尸

#下篇想不想带卡哥玩!!?

#本次勋辰兴,不喜慎入


前文

AO3见~


#谢谢阅读!!

#突然有灵感 所以番外突然诈尸

#下篇想不想带卡哥玩!!?

#本次勋辰兴,不喜慎入


前文

AO3见~


#谢谢阅读!!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番外)

#番外长长长长长长过正文系列

#马上要开学了,更文频率会降低(说的好像现在很高似的)希望大家多担待担待QAQ

#本文灿白兴预警;有ooc;


ao3见啦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

#番外长长长长长长过正文系列

#马上要开学了,更文频率会降低(说的好像现在很高似的)希望大家多担待担待QAQ

#本文灿白兴预警;有ooc;


ao3见啦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4)(完结❤️)

#完结章真的...好长...看到大家一直催更,其实我真的每天都有写QAQ只是要写的东西真的太多了,所以今天才写完orz

#但不管怎样,看到上一篇还是在7.9更的还是很心虚地向大家道歉🙇

#看到有人催北极星和十面埋伏...放心啦不会抛弃你们的!坑在人在!!

#本章勋兴


04


ao3你们懂得


#还有一个开车的小番外(为什么这么短都有番外就不要问我了),我一直很中意灿白兴,所以提前预警么么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

#完结章真的...好长...看到大家一直催更,其实我真的每天都有写QAQ只是要写的东西真的太多了,所以今天才写完orz

#但不管怎样,看到上一篇还是在7.9更的还是很心虚地向大家道歉🙇

#看到有人催北极星和十面埋伏...放心啦不会抛弃你们的!坑在人在!!

#本章勋兴


04


ao3你们懂得


#还有一个开车的小番外(为什么这么短都有番外就不要问我了),我一直很中意灿白兴,所以提前预警么么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3)

#多余的话不说了!我要去看鸡条啦!等了一年等到吐血终于等到鸡条!!表白男人帮!

#下章完结❤️


03

ao3!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大家要记得看鸡条喔

#多余的话不说了!我要去看鸡条啦!等了一年等到吐血终于等到鸡条!!表白男人帮!

#下章完结❤️


03

ao3!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大家要记得看鸡条喔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2)

02


ao3见


金珉锡,金俊勉和金钟仁鱼贯而入,为首的两个年长者看起来忧心忡忡,金钟仁则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灿烈呢?”

金钟大似乎很惊讶只有他们三个。

“他不想和我们一起。”

金俊勉尽量平静地解释道,但张艺兴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好脾气的队长隐忍着的怒意。

显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金钟大沉默地看了张艺兴最后一眼,转身出了房间,把地方留给剩下的四个人。金钟仁小心地挪到张艺兴身边,像是有点愧疚似的不敢看他。

“哥。”

他小声唤道。

“钟仁。”

张艺兴拍拍他的手。他现在有点紧张于待会如何向队友解释自己的选择,但不可抑制地为队中终于还有正常的,不是上来就想把他扒...

02


ao3见


金珉锡,金俊勉和金钟仁鱼贯而入,为首的两个年长者看起来忧心忡忡,金钟仁则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灿烈呢?”

金钟大似乎很惊讶只有他们三个。

“他不想和我们一起。”

金俊勉尽量平静地解释道,但张艺兴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好脾气的队长隐忍着的怒意。

显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金钟大沉默地看了张艺兴最后一眼,转身出了房间,把地方留给剩下的四个人。金钟仁小心地挪到张艺兴身边,像是有点愧疚似的不敢看他。

“哥。”

他小声唤道。

“钟仁。”

张艺兴拍拍他的手。他现在有点紧张于待会如何向队友解释自己的选择,但不可抑制地为队中终于还有正常的,不是上来就想把他扒光的队友而感到高兴和放松。更何况两个他经常倾诉心声的年长哥哥,还有一个跟他常年练舞练出默契的弟弟,几乎是他最能敞开心扉的人。如果连他们也要变成他所陌生的样子的话,他可能真的就要不顾一切的,不管翻窗也好,绝食威胁也好,都要逃到机场回国去了。


金俊勉把桌前的椅子拉过来,有点拘谨地坐下,模样很像正在斟酌如何向受害者道歉的凶手家属。另一个哥哥则放松的多,在床尾坐了下来。

最终他们是以都暻秀开始的话题。这显然是违背一向不喜欢过多参与谈话的都暻秀本人意愿的,但是既然当事人不在场,又不够谨慎地提供了金俊勉一个很好的理由被提及,于是他的名字被不客气地用来当做开场白,几近凝结的气氛也开始逐渐回温。

“暻秀正在拍电影,赶不回来。他前天才搭的飞机离开,临走前让我转交给你这个。”

金俊勉拿出一个棕色的信封,封口整齐地用胶水粘好,是严肃的弟弟一丝不苟的风格。


张艺兴伸手接过来。信封意外地有重量,而且透不过光。

“里面…咳…是什么?”

他嗓子有点哑,金俊勉连忙给他手里塞了一杯水,金钟仁则看起来更愧疚了。

“他没让我们知道。暻秀说你想看的时候再看,不着急。”

金珉锡温言安慰道。

于是张艺兴把信封放到了床头的抽屉里,打算有机会独处时再看。


大概是这封来自前天的信件说明了他们——他们所有人——都早已提前两天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但是却依旧放任张艺兴傻傻地自投罗网,在场的三人都有种当了帮凶的愧意。气氛又变得沉重,可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沉默显然不是个好选择,于是金珉锡谨慎地试图引起谈话。

“艺兴,这次回来累吗?”

“哥不用安慰我了,我已经接受了。”

张艺兴跳过了中间所有的嘘寒问暖你来我往,很有个人风格地跳到了谈话的最后一步,弄得金俊勉一下子哑口无言。他看上去很努力地想找点安慰的话,可是张艺兴又直说了不用安慰,可怜的队长将求助的眼神投向队内的大哥。

于是金珉锡倾身向前,捏了捏张艺兴的肩膀。

“艺兴,我们完全理解并且支持你的选择,但是…”

他没有把话说完,张艺兴的心也一点点沉到谷底。脑中有个死气沉沉的声音帮他补全了后面的三个字。

但是...对不起。


金钟仁猛的站起身来,冲着金俊勉和金珉锡怒目而视。

“明明不用妥协的——”

他的指责不是针对一个人的,但金俊勉从刚刚开始就压抑着的怒火明显爆发了。

“他们就是群疯子,你以为我们不想——”

“你根本没有想过反抗!”

金钟仁大步走到他面前,阴影把对方整个笼罩住。

金俊勉真是被他气狠了,从没有跟别人红过脸的男孩子站起来,狠狠推了金钟仁一把。

“对!我没有!因为我不敢!怎么能冒险——”

“你就惦记着团队!你有没有想过艺兴哥的感受!”

金钟仁像只发怒的熊,攥紧了拳头低沉地咆哮着。

金俊勉看起来拿不准主意是揍对方一拳还是吼回去一句比较有效,金珉锡赶快上前帮他做出了选择,阻止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吵架。

“喂,都坐下来,别让艺兴有压力。”

他有点抱歉地看了一眼张艺兴。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张艺兴感到压抑。

尽管两个人吵架时不忘记克制地把事件始末掐头去尾,但只要有点想象力就大致可以推断出发生了什么。张艺兴不敢去细想边伯贤,金钟大,也许还有其他人是如何威胁中立的队友,逼迫着一向顾全大局的队长做出了袖手旁观的决定。实际上,想要威胁一个几乎完全依赖公众印象与粉丝生存的团队,办法实在是太多了,更别提这威胁是来自内部的队员。

张艺兴脑中乱糟糟的。他本就缺乏睡眠,现在队友又接二连三地把兄弟情谊,疯狂的暗恋,他的梦想,团队的荣耀统统推到他眼前,仿佛他是唯一一个能做决定的人一般。

他不想帮任何人做决定,可他们在逼他。


“对不起,”张艺兴有些虚弱地开了口,“谢谢你们的关心,但我想自己呆一会儿,可以吗?”

“当然…当然可以。对不起。”

金俊勉小声回答道,显然为自己的失礼感到抱歉,他拽着还想说些什么的金钟仁走出了房间。金珉锡走上前来张开双臂,张艺兴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前者并未在意他的不配合,自顾自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拍了拍他的手,随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张艺兴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半晌,他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mp3,戴上了耳机。

金钟大刚刚逼迫着他认出来的歌曲被设置了单曲循环。是韩文版的《约定》。

张艺兴作的曲,金钟大和朴灿烈填的词。


他不知道自己坐在原地听了多久的歌,熟悉的歌词和旋律一直在脑中回荡,他有点想哭,又觉得有点可笑。困意渐渐泛上来,他调小了mp3音量,摘掉一边的耳机,听着歌蜷起身子睡了过去。


待张艺兴醒来时,耳机已经被人摘下来了,他整个身子都被搂在一个高大结实的怀抱里,腰被身后人修长的手臂紧紧箍着。

他望着对面的墙壁。在他睡着后,不知道谁贴心地把灯关掉了,只留一个小小的壁灯。这个房间里没有窗,张艺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但他推测应该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也许可以出门看一下。

张艺兴脑中刚转过这个念头,就感觉腰上的手臂微微收紧。

“哥醒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在撒娇又带着点委屈,“哥再睡下去,我就要忍不住把哥全身都亲一遍了。”


tbc



#预警:下章狂犬攻出没

#无奖竞猜:暻秀的信封里装着什么呢

#谢谢阅读!喜欢请给作者小心心❤️

红藻九

[all兴]无路可逃(1)

#这是吃不到糖的作者丧心病狂放飞自我之作,预计到5或6完结

#现背但请勿上升现实,作者拒绝收rs也不准攻击正主,我相信你们喔

预警:

- all兴,有监禁情节

- 会出现的cp只有:咸蛋,辰星,灿兴,勋兴,其余为友情设定

- 大大大大量量量量的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


01

张艺兴握在行李箱拉杆上的手紧了又紧,指关节用力到有点发白。饱满的下唇被他自己咬出了浅浅的牙印,总是显得清纯无辜的眼睛此刻有些慌乱不安地瞟着地面,像是面前再平凡无奇不过的门变成了多看一眼就要噬人的怪物似的。

他终于抬起手,精致白皙的指节在黑色的门上轻轻叩了几下。比起敲门这个动作最原本的目的来...

#这是吃不到糖的作者丧心病狂放飞自我之作,预计到5或6完结

#现背但请勿上升现实,作者拒绝收rs也不准攻击正主,我相信你们喔

预警:

- all兴,有监禁情节

- 会出现的cp只有:咸蛋,辰星,灿兴,勋兴,其余为友情设定

- 大大大大量量量量的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


01

张艺兴握在行李箱拉杆上的手紧了又紧,指关节用力到有点发白。饱满的下唇被他自己咬出了浅浅的牙印,总是显得清纯无辜的眼睛此刻有些慌乱不安地瞟着地面,像是面前再平凡无奇不过的门变成了多看一眼就要噬人的怪物似的。

他终于抬起手,精致白皙的指节在黑色的门上轻轻叩了几下。比起敲门这个动作最原本的目的来说,张艺兴的表情表明了他似乎更像是不希望有任何回应。

几乎是下一秒,他的愿望就落了空。

门悄然无声地打开了一条缝,就像是有人一直在门后等待这一秒一般。室内没有开灯,模糊的一片黑暗沉默地看着他。

张艺兴悄悄咽了口唾沫,冰凉的手指慢慢伸出去,凭着记忆在墙上找到小小的玄关灯开关。他按住熟悉的塑料配件,还未安心地镇定下来,手背上就覆了一只不属于他的同样冰凉的手,紧紧将他的手扣在了墙上。

随着灯光从头顶倾泻下来,边伯贤难得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哥,你回来了。”


“伯贤。”张艺兴似乎松了一口气,甚至露出了温和的笑。他就着手还被摁在墙上动弹不得的姿势,松开行李箱拉杆,胳膊围过对方肩膀,给了边伯贤一个暖和的拥抱。

边伯贤面色略有松动,最终还是露出了他最擅长的四方嘴笑容。

“先进来吧。哥渴吗?”

他笑吟吟地接过行李箱,把他的lay哥迎进了宿舍,体贴地询问对方有没有喝水的需要。

张艺兴忙着脱鞋,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前者便趿拉着拖鞋走进了厨房。


“宿舍就你一个人?”

张艺兴坐在沙发上,心情复杂地用手指抚摸着沙发上一道年岁已久的污迹。他还记得这是去年他们拿了四连后,在宿舍干了至少一百瓶啤酒留下的罪证。大概是钟仁还是灿烈,醉醺醺地把刚拿过炸鸡的油腻手指随意地在沙发上蹭了蹭,引来了唯一意识清醒的金珉锡先生愤怒的指责。

那是快乐而纯粹的时光。

“他们大概躲在房间里,盘算着给哥一个惊喜吧。”边伯贤随意地说道,眼眸微深地递给他一杯几乎倒满的水,“喝点吧。”

张艺兴无心喝水,接过来礼貌地抿了两口,就放到了一边。在门口犹豫不决后,他此刻还是更想见到自己的队友,和他们好好谈谈——可是他也不知道该谈什么。公司的决策古怪中暗藏着对他的利用和压榨,他几乎可以看到几位高层眼里不加掩饰的算计,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从不是善于逃避责任的人,更不是愿意向自己妥协的人,和队友的约定要遵守,自己的梦想要实现。公司毫无遗漏地算到了他所有的软肋,摆明了告诉他赚入大笔的钱就可以解决问题,却并不认为团队的五连是什么重要的因素,也不认为前几年给他推掉的大量资源有什么不妥,毫不留情地选择了几乎是燃烧他们荣耀与前程换来的巨款。

他看的再清楚不过却无能为力,一个所有人都清楚不可能违约的人,在权力与金钱的筹码面前也不过一个任劳任怨的替罪羊。张艺兴只能沉默地为了陪伴自己多年的兄弟和梦想选择了妥协,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向队友们解释——也许他们已经知道了原委?

他怀着一丝侥幸,心中却隐隐担忧着,将近半年未见面的队友之间,大概又达成了一些并未与他分享的决定和看法。


“伯贤,我想和你们谈谈。”

张艺兴转头,暗下决心今晚要把所有的话都好好讲开来,尽量减少一切有意无意的误解和失望。

“哥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先跟我说。”

边伯贤脸上带着有点奇异的微笑,俯过身来用拇指轻轻揉他饱满绯红的下唇,上面的牙印刚刚因为主人的焦虑而加深了。

“乖,别咬。”

一向活泼开朗的男孩笑容古怪,语气缱绻,动作暧昧,张艺兴却并未理会这令人不安的预兆,只当是H国的新流行,随意地握住他的手捏了捏权当安慰。


“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归,”他深吸一口气,有点艰难地强迫自己看着对方黝黑的眼睛,“对不起。”

“是公司的决定,还是哥自己的决定呢?”

边伯贤似乎并不惊讶,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明面上说是我和公司商讨的决定,实际上是我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抱歉。我想我必须要留在Z国活动,出专辑拍电影什么的——”

对方打断了他的解释,声音轻柔温和:“所以,哥的选择是Z国市场,对吗?”

虽然这样说未免过于主观臆断,粗暴地忽视了背后的原因和苦衷,但是从大局来看,这种说法当然是相当精辟准确的。张艺兴也并不想用崇高目的来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什么,选择了就是选择了,背后的初衷和努力不用让别人知道。

“是这样的。”

说完他又觉得过于无情,当着弟弟的面承认了抛弃他们,把第五年的压力和艰难扔到他们八人身上,自己独善其身,就算放弃了年末的荣誉也不是什么补偿,而是理所应当的。

他张嘴想解释,却不习惯于向他人倒苦水,更不擅长说出“都是为我们好”的混帐话,于是千言万语最后只憋出一句“对不起”。


“哥不用道歉的,”边伯贤垂下眼睫,把玩着张艺兴纤细的手指,慢慢陈述道,“毕竟,说到底还是我们不够强大,才会让艺兴一直想要离开我们。”

张艺兴瞪大眼睛,心疼边伯贤用了如此卑微的态度,又懊悔自己没有把话说清楚。

“并没有这个意思,伯贤你别这么想。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们不够强大,明明就都是很独立厉害的男人了。”

他一急,H语说得飞快,叽里咕噜的汽水音像在冒泡泡,清脆悦耳。

“哼。”边伯贤懒懒地用鼻音回答了他,似乎并没有被说服。

“你不信我吗?”

张艺兴怀疑地问道。在他的认知里,边伯贤是一个非常非常成熟的男人,看着活泼逗趣,却从来没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情,更别提用鼻音回答哥哥的解释这种...这种...幼稚鬼才会干的事情。

“艺兴哥漂亮的小嘴巴,当然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边伯贤修长的手指缓缓扣住张艺兴的手腕,低头轻轻舔咬他精致的指尖,“也许用身体来说服我比较有效。”


张艺兴没听懂,但他恍然间仿佛看到了嗜血的巨兽冲破了牢笼,舔着唇对他虎视眈眈。下一秒,他眼前的景象开始变的朦胧,似乎有什么声音近近远远地传来,身体不受控制地软下去,正好撞进一个结实温热的怀抱。

“…不…唔…”

张艺兴想让边伯贤不要慌,大概只是睡眠不足导致的晕倒而已。他只挣扎着吐出了一个模糊的音节,随即陷入了黑暗。


上ao3看边老师在线病娇


好在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把张艺兴从不知所措的状况里解救了出来。

“边伯贤。”

金钟大施施然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贯的和善微笑,手里拿着一碗热腾腾的菜心粒粥。

边伯贤抬起头来,眼睛还有点泛红,但已经止住了眼泪。他对着金钟大露出个挑衅的笑,越过他走出了房间,没有再看张艺兴一眼。


tbc


#谢谢阅读❤️请不要大意地用小心心砸向作者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