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限滑板

1652.6万浏览    23060参与
爱睡觉的棉花糖

认输了。

报告!老福特对没头发没眼睛没身体的草稿屑图的容忍度为:0

不想等解屏()(*´・з・`*)

认输了。

报告!老福特对没头发没眼睛没身体的草稿屑图的容忍度为:0

不想等解屏()(*´・з・`*)

千鸠
刚看完已经狠狠磕到了,用打卡混...

刚看完已经狠狠磕到了,用打卡混一张()DK好好🥰🥰🥰

刚看完已经狠狠磕到了,用打卡混一张()DK好好🥰🥰🥰

路瑟OvO

拍了好久的小历捏😋


打兰历tag可以吗?不可以我就删啦😗

拍了好久的小历捏😋




打兰历tag可以吗?不可以我就删啦😗

HATA
学校作业 发一下算了

学校作业 发一下算了

学校作业 发一下算了

欤仁
这个樱樱的表情是画得最喜欢的

这个樱樱的表情是画得最喜欢的

这个樱樱的表情是画得最喜欢的

饮幸
关于欧美人总是比较开放的这一认...

关于欧美人总是比较开放的这一认知(?


关于欧美人总是比较开放的这一认知(?



纸JW.

留个档,上色废毁线稿选手up

留个档,上色废毁线稿选手up

了拂衣

周末没有事儿干,所以摸了个鱼,dk真甜5555

周末没有事儿干,所以摸了个鱼,dk真甜5555

潜水的草莓

【爱忠】无名之人(24)

预警见(1)

另:合集里有一个出本小调查,如果等到完结的时候人数没有凑够就当无事发生。


(24)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我——”

神道爱之介站在卧室窗边,几位长辈也许有人正在阳光房喝茶,然而她们所安排的事情和所谓的阳光可谓半点不沾边。推测出幕后黑手的时候,他还多少有一些犹疑,没想到这几个老女人这么快就准备动手了。

“你们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议员您误会了。”电话那边的语气带上了一些谄媚,“自然是女士们不想脏了您的手……菊池忠的事情长辈们已经有了安排,请您尽管放心——”

“你让我怎么放心!”爱之介粗暴地打断,良好的涵养让他勉强忍住了溜到嘴边的脏...

预警见(1)

另:合集里有一个出本小调查,如果等到完结的时候人数没有凑够就当无事发生。

 

(24)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我——”

神道爱之介站在卧室窗边,几位长辈也许有人正在阳光房喝茶,然而她们所安排的事情和所谓的阳光可谓半点不沾边。推测出幕后黑手的时候,他还多少有一些犹疑,没想到这几个老女人这么快就准备动手了。

“你们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议员您误会了。”电话那边的语气带上了一些谄媚,“自然是女士们不想脏了您的手……菊池忠的事情长辈们已经有了安排,请您尽管放心——”

“你让我怎么放心!”爱之介粗暴地打断,良好的涵养让他勉强忍住了溜到嘴边的脏字,“所以你就光天化日跟着他?一路跟到了警局门口?你有没有脑子!”

显然对面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几位长辈的安排多少有所疏忽,虽然菊池忠没有察觉到有人尾随,但鬼知道为什么菊池月会恰好出现在路口……要不是爱之介紧急联系虎次郎稳住那孩子,差点就要出大事。

“我知道你们准备伺机动手,听好了,我只说一遍。”神道议员压低声音,“镰田贵理子,这个女人精明得很,菊池忠如果出现在警局,难保不会被她盯上。不要着急,就算菊池忠已经背叛神道家,控制他的机会有的是,但千万不能被警部补抓到什么把柄。”

“明白了。”

爱之介挂下电话,时间,下午六点三十五分。他最后用浴巾搓了搓半干的头发,用吹风机吹出蓬松的发型。镜子上的水汽渐渐褪去,他凝视着镜中“幽灵”的样子,拿起手边的面具。

以往,这个面具,对他来说意味着放纵。

而今晚,舞台的序幕已经展开,首先登场的却不是“神道议员”。

 

今夜的冲绳的中心广场格外热闹,S赛停办以来,本就有不少板仔零零散散来到这里练习,更别说一条“爱抱梦来了”的消息在社交网络上飞速传播。

爱抱梦抱着胳膊,站在远离人群的阴影里。

“这种时候出来露面,好闲情啊。”

菊池月抱着板子,四处找了许久,发现这个角落后,一副要打人的架势迎面走过来。

“他没有来。你的承诺呢?”

“说了我有安排。”爱之介抱起双臂,“看你也没做多余的事,算是信任我吗?”

菊池月狠狠瞪了他一眼。

“什么安排——我已经尽可能忍住了没有拦他,我现在不想听你任何骗人的话!”

“好了好了,赛场之外不要打架。”虎次郎及时跟过来,拦住了小孩,“实也他们已经过来了,都在找你呢。”

“明天。”爱抱梦为对话画下句号,“你会看到我的答复。”

虎次郎的介入让对话没法继续下去。菊池月等了他一眼,转身跑向广场中央。广场上,那个红头发的年轻人也来了,冲上来给了小孩一个大大的拥抱,兰加和实也在一边拼招,也纷纷跑过去打招呼。

这么受欢迎的孩子,是像谁更多一些呢?

“年轻真好啊。”

爱抱梦回过神来,虎次郎——或者说S赛的JOE——站在旁边,笑着感慨道。

“薰呢?”

“我和他说的八点。反正只要我们三个一起说话,让大家看到就行,对吧?”

在得不到任何S赛消息的时期,“初代S赛的三人组再次相聚,冰释前嫌”对于板仔们来说,可以说是定心丸一样的好消息。即使不发布任何其他通知,这也会被解读成S赛终将重启的信号。

“你们不打算和我撇清关系?”

“你一定要今晚来这一出,不就是为了和神道议员撇清关系吗?”

两人站在远离人群的角落里,好像在旁观板仔们的狂欢,谁能想到他们聊的是这种话题呢。虎次郎是个明白人,爱抱梦看着曾经的——也许现在依旧算是——挚友,他应该早些认识到这一点的。

“非得今晚出来,明天你要办的事情,都准备好了?”

爱之介警觉了一瞬间,才想起来,虎次郎这么问,只是因为他对菊池月说的那句“明天”。自那天开始,他和菊池忠再也没有联系过,紧张与焦虑积累在一起,让他有些过于敏感了。

“不算吧,不过今晚本来也不可能睡着。”

晚风带了些许凉意,香烟的火星已经快要烫到手指,爱抱梦下意识想要再引燃一条,打开烟盒,只剩最后一根。

“你这么紧张,倒是很少见。”乔看着这一幕,不咸不淡地评价,“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大学吧。”

具体是什么时候已经不记得了,是为了排解无处可诉的苦闷,还是单纯为了毁掉自己给什么人看来着?尼古丁对于紧绷神经的抚慰只是一种暂时的错觉,爱抱梦沉默了一会儿,索性连手上的那根也熄了。

“虽然不能说是一直信任的人,但……怎么说也一直认为是盟友。”他稍微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词,明天好戏一旦开演,虎次郎和薰自然会知道他在谋划什么,这种时候,反而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

更何况,与总是过于关心一些事情的薰相比,虎次郎处理事情的分寸感恰好稳住了他作为政客的敏感,神道爱之介也无意收住自己无端打开的话匣子。

“我本以为自己需要对背叛心存愧疚,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个轻信别人的傻子。”

“你确实是个傻子。”乔毫不留情地回怼。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之前你要出国的时候……有期望过我和薰,会再多追问一句吗?”

“你们问得还不够多吗?”

爱之介还记得那段时间,薰和虎次郎到处堵着他质问,要不是考虑到影响,就差直接堵到他校门口去了。

硬是要细究虎次郎和薰在他心里的定位,应当说,他们也许算是“爱抱梦的朋友”,神道爱之介本身对他们却很难说得上有多信任。毕竟,就算是曾经关系最好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在一起玩滑板的高中生,而爱之介本人的心性已经与同龄人大不一样。无论是神道家难以想象的严苛,还是未来政坛的暗潮汹涌,都不是这两个玩伴能够或者需要理解的事情。

就连他和菊池忠的恩怨,背后也掺杂了太多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纠葛,爱之介并不想就此得到朋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不痛不痒的安慰。

“那个时候,也是出了什么事吧?”

爱之介愣了一下,虎次郎没有看着他,而是一直看着在灯光下胡闹的年轻人们。

“后来令尊亡故,薰还问过我,作为朋友要不要和你联系一下,没想到你把所有联系方式都换掉了。然后没过多久,等你回国,依旧是那个来S赛胡搞的混蛋……”

混蛋吗?爱之介无声地笑了,也是,这符合一般人对大多数政客的印象,也符合他在S赛一贯的所作所为,在这些事情上,他不准备对好友做出任何解释。毕竟,他如果还寻求朋友的支持,打从一开始就不该这么做——这些半是折磨别人,半是自毁的行为,本来就不值得被理解甚至原谅。

“所以呢?”

空气中香烟的气味已经散尽,崩在神经上的焦躁再次浮上来,爱之介迫切地想要继续说些什么,无论是进行一场毫无异议的辩论还是争吵,还是别的什么毫无营养的对话。他像看着一个无法理解的小丑一样,旁观着焦虑的自己——从来都是如此吗?在他去S赛一次次伤人的时候?在他一次次出言伤害自己朋友的时候?在他……明明知道会得到怎样的答复,却还是一次次去找菊池忠,不停地争吵、谩骂、羞辱,回头再在浴室里用力砸向墙壁的时候……

“所以,你这个混蛋,还会回来吗?”

薰已经到了,正在广场的另一侧四处找人。虎次郎像是在等什么一样,迟迟没有做出回应。爱之介犹豫了一下,终于,抬起手打了个招呼,他几乎能想象到,薰走过来的时候,在悄悄地抱怨什么。

“S赛还欢迎我吗?”

“反正放心,不管你以后来不来,S赛我和薰会好好办的。”

就像高中的时候一样,神道爱之介笑着锤了一下南城虎次郎的肩膀。

“这听上去可不像是什么祝福。”

 

“今天状态不好?”

一瓶水出现在视线中央,菊池月抬起头,刚刚还是人群焦点的知念实也不知什么时候钻了出来。广场中央正在对垒,历早早退到一边旁观,兰加在一个没练过的尖翻上台卡了许久。Miya作为自由式专业选手,拼招当然不会输给任何人,按说会一直留在人群里。

“没。”

白天菊池忠迎面走向警局的身影、身后那个尾随的人,依旧乱糟糟地萦绕在他的脑海。神道爱之介说,等到明天,就会履行承诺。而他至今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信任自己除了血缘从未有过任何关联的父亲。

但他真的走不下去了。时间线已经更迭,他无法再根据自己已知的“过去”做出任何判断,甚至就连自己从这个世界消失,应该也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情。

实也依旧关切地看着他,稍远一些的地方,历和兰加不知在为什么吵闹。

“你们有谁想要这个滑板吗?S赛很好用的。”他若无其事地开口,手中是历帮他订做的滑板,想到薰给的图纸,想到那天晚上的聚餐,心里又是一颤。

“怎么了?想换一块?”实也在一边坐下来。

“等我回家……可能就不玩滑板了。”

“为什么!”

两人被突如其来的的喊声吓了一跳,历不知什么时候听到了,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是因为S赛的事情吗?爱抱梦那家伙,我去找他——”

“不是不是!”

菊池月赶紧抬手拦住。

“我之前不是说,马上要回家了嘛……”

少年看着广场的边缘,爱之介正站在那里,和另外两位前辈不知在聊什么。“菊池月”不属于这个时间,也许,做好告别的准备会比较好。

“回家之后,我有人要照顾,无论是速降还是街式,万一我也伤了的话会很麻烦。”

他不认为类似于这样的理由能说服任何人,但这确实是他在考虑的事情。历果然有些困扰地挠着头,反倒是实也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蛮可惜的,你水平其实不错。”

历想了一会儿,好像还是没法接受这件事,遗憾地摇着兰加,问了半天你说为什么,终于看上去冷静了一点。

“所以你为什么离家出走,不能告诉我们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菊池月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别人的失望,下意识往后缩了缩,“也……也不是完全不玩了……以后有机会,我可能考虑学一下舞板什么的……”

“那也不错欸!”历又兴奋起来,“舞板确实要安全一些——”

“只要不像爱抱梦那样,在原地投胎坡上玩。”实也补充。

大概是想起自己胳膊骨折的经历,历打了个寒战。

“感觉Nemo玩起来,肯定会比爱抱梦好看。”

“以你的水平,应该上手很快吧?平花很多都练过——”

本来月只是不希望冷场随口说了一句,被几个人这么一讨论,似乎真的成了一个可行的操作。

“嗯……等我练出来,可能会去开个视频频道。”

“好啊!我们肯定去看!”

如果真的会来看就好了。在菊池月即将回去的那个未来,历,兰加,实也,还有虎次郎和薰两位前辈,根本不会认识他。

“历,你想不想要我的滑板?”他岔开话题。

“真的吗!可以吗!”历果然是个滑板控,一瞬间眼睛都亮了。

“史莱姆想干什么,再去挑战魔王吗?”实也笑着调侃。

“说了不准叫我史莱姆!”

“就不~史莱姆~史莱姆~”

“好啦好啦!”

在菊池月小的时候,史莱姆和魔王的游戏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他还花了一点时间才搞明白知念实也的比喻体系。把爱抱梦和游戏里那个被一点点打掉血条的像素小人联系起来,不得不说还是挺令人愉快的。

“那我是什么?挑战勇者吗?”菊池月难得有心情开了个玩笑。

“你是骑士,受祝福的骑士。”

知念实也回过头来,向他伸出手。

“所以,你想要守护什么,一定能做到。”

守护……历好像明白了什么,兰加也走过来,一起向菊池月伸出手。他无法说明自己经历了什么,更无法向这些过去的人说明……未来发生了什么。历,兰加,实也,曾经对他来说,只是与未来无关的,一个个陌生的路人。然而……

菊池月轻轻握拳,抬起手与大家相碰。

“谢谢你们。”

“话说回来,实也你算什么?给骑士加buff的仙女吗?”

“你说什么——”

看着几个人再一次闹作一团,菊池月在心里默念,你们的祝福,我收到了。

 

夜色已深,菊池忠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背包里的东西,拿出一瓶矿泉水,后席地而坐,靠在床的一侧闭目养神。遮光窗帘拉得很严,即使有人在街对面的楼上,应该也无法判断他的位置。

正在这时,门响了。

“您好,您点的宵夜。”

他并没有点过任何食物。

菊池忠没有应声,给镰田发了一条消息:有可疑的人敲门。

“您好?请问有人在吗?”

隔壁房间传来了一点动静,很快传来镰田开门的声音,“是我点的,你们送错房间了。”

“啊……我们这里的记录显示,这份外卖是要送给菊池忠先生的……您是——”

“哦那不是我点的,没人就放门口吧。顺便,”镰田大概是亮出了自己的证件,“今天酒店有布控,请配合我们工作,出示一下你的证件。”

送餐的人好像确实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他看过镰田的证件,也没再多说话,只是放下食物就离开了。

“那我先帮你拿着了。”镰田给他回复,“明天帮你检查一下,里面有没有东西。”

这个夜晚,看来会相当漫长。

明天……菊池忠默念着时间,下意识打开手机,像以往有重要的露天行程时一样,去查第二天的天气——

多云转晴,没有雨。

 

TBC

今天没有彩蛋,我只想要评论。


白头翁桑
来点新元素的贴贴∠( ᐛ 」∠...

来点新元素的贴贴∠( ᐛ 」∠)_

来点新元素的贴贴∠( ᐛ 」∠)_

在爬了

《犬 系 男 友》

严重ooc,就给大家看个乐呵

@FLEDERwhennightfalls 

《犬 系 男 友》

严重ooc,就给大家看个乐呵

@FLEDERwhennightfalls 

欤仁
这个草稿草过头了🤓

这个草稿草过头了🤓

这个草稿草过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