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伊

744浏览    9参与
Fuko枫江素晴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夏虫不语


#日伊#初恋

这几天又看了一遍纯情和世初,果然啊,还是最喜欢弘树。很喜欢年下又自尊心特强的那种,感觉小野寺和弘树挺像的。
纯情的第一部第六集和第九集真是大爱。(●´ω`●)ゞ
世初里高野政宗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小野寺的性格真是太逗了,很喜欢这对。

唯一的遗憾是,小兔老师似乎不怎么知道弘树喜欢他。他是弘树的初恋啊。(第九集拆官配)


(在家不会打字是怎么回事。)

新年快乐。


#日伊#初恋

这几天又看了一遍纯情和世初,果然啊,还是最喜欢弘树。很喜欢年下又自尊心特强的那种,感觉小野寺和弘树挺像的。
纯情的第一部第六集和第九集真是大爱。(●´ω`●)ゞ
世初里高野政宗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小野寺的性格真是太逗了,很喜欢这对。

唯一的遗憾是,小兔老师似乎不怎么知道弘树喜欢他。他是弘树的初恋啊。(第九集拆官配)


(在家不会打字是怎么回事。)


新年快乐。

薇薇名著

【APH同人】一些段子x

……好不容易在电脑上打开lof了结果发现只有段子可以发。

……基本是微博的深夜六十分。

……OOC严重。


#极东姐妹#

“我曾经有个妹妹。对,只是曾经。”她的语气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她和你长得很像,却很乖巧。可是她……”王春燕的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哀伤,“最近沉迷于游戏!都忘记我这个姐姐了!”“小女马上就要通关了……”今天,王春燕也败给了妹妹楚楚可怜的眼神。


#日伊BG#

爱丽丝撕掉刚折好的纸鹤的一边翅膀,本田菊问她是怎么了,她笑着回答:“失去一只翅膀就飞不走了。一个人也是走不远的、会感到寂寞的吧?”她站起身,托着东方人的下巴,“所以,让我来当你的另一只翅膀。”


#加...

……好不容易在电脑上打开lof了结果发现只有段子可以发。

……基本是微博的深夜六十分。

……OOC严重。


#极东姐妹#

“我曾经有个妹妹。对,只是曾经。”她的语气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她和你长得很像,却很乖巧。可是她……”王春燕的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哀伤,“最近沉迷于游戏!都忘记我这个姐姐了!”“小女马上就要通关了……”今天,王春燕也败给了妹妹楚楚可怜的眼神。


#日伊BG#

爱丽丝撕掉刚折好的纸鹤的一边翅膀,本田菊问她是怎么了,她笑着回答:“失去一只翅膀就飞不走了。一个人也是走不远的、会感到寂寞的吧?”她站起身,托着东方人的下巴,“所以,让我来当你的另一只翅膀。”


#加英BG##伊日BG#

那个倔强的英/国姑娘说,要寻找永远不会变化、永远留在她心中的东西。于是罗莎丢下她那乖巧的弟弟马修,独自一人翻山越岭,来到了神秘的东方。那位短发齐耳的女子对她说:“我年轻时也去寻过。我孤身划着木舟漂洋过海。可我一直没找到。直到我想起一位画家为我唱过的情歌,我才发现我要找的东西,就在那歌声里。”罗莎听后,便回头向家走去。原来从未变过的,是多年来一直等她归来的马修递给她的一杯红茶,和他温暖的微笑。


#伊日BG#

她问他:对于你来说什么是地狱?“失去你。”他不假思索的回答却让一向稳重的大和抚子大笑了一会儿。“你与我都是踏着多少人的死尸一路走来的,何谈失去?”她擦掉笑出的眼泪,“果然呐,地狱就是你的那些花言巧语。”可她,甘愿沉沦于此。


#伊日BG#

本田樱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不嫁给费里西安诺君不改名”,结果一个星期后她就改了名。


#日伊BG#

“我听你说过,每年七月初七,牛郎和织女都会在鹊桥相聚。可是,菊,又有什么能连在地.中/海与日/本/海之间呢?”“不可能有那种东西的,爱丽,停止你那不切实际的妄想吧。”


#奥洪#

这是第几次站在他家窗前呢?伊丽莎白不清楚。也许是几百次、几千次。看着熟悉的身影在钢琴前坐下,熟悉的旋律传入耳膜。她没有忘记,那是他为她谱的一首情歌。只是她,早已失去在他身后静听他为她弹奏的资格了。


#伊日BG#

下班回到家的费里西安诺总感觉不对劲。虽然他可爱的妻子本田樱如往常般做好一桌饭菜,等着他回来。直到他发现家里少了一个花瓶,以及地上没有打扫干净的碎片,他才明白本田樱一桌躲躲藏藏的那只手是怎么回事。“受伤了就要告诉我,樱不说的话我会更担心的。”


#妹组#

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伊万哥哥,娜塔莉亚离开了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家。她走过千万里路,最终在一户人家前暂时停下了步伐。迎接她的女孩一颦一笑都给予了娜塔莉亚从未感受过的温暖。旅途还未结束,但那名为诺拉·茨温里的女孩却永远刻在她的心中。


#伊日BG##日伊BG#

“有的人说日/本的国花是菊花,有的人则是说樱花。你问我喜欢什么?ve……我喜欢樱啊!菊有爱丽丝喜欢就够了。”


#伊日#

有一次本田菊太太画了一只伊团,在一群喊赞喊触的人群中冒出来这么一条评论:“@菊团,快来带走你媳妇!”她立刻收到了回复:“KY是不好的哟~我站伊日(=ヮ=)”不对!这语气不像菊太太!


#伊普BG#

“小费里,你读过《小王子》吗?如果某颗星星上有你最爱的那朵矢车菊,那么整个星空都会显得如此美丽。像本小姐这么帅气的人绝不会消失,只是去星星上了!”“可是,尤露姐姐,如果我做了让你伤心的事,你会哭的吧?整个星空会跟着你流泪的吧?”

薇薇名著

【APH同人】我来发两个段子……

昨天糊了俩段子,发也不好不发也不好……

OOC。


#日伊BG#

本田菊记得,小时候,王耀问他是否相信月老的红线能将两人的缘连在一起。他摇头,说那只不过是传说。可现在,梳着马尾的异国女孩正向他跑来,然后扑进他早已准备好的怀抱中。“爱丽丝,小心点。万一前面不是我怎么办?”“但是我相信,菊永远会在我前面的!”女孩甜美的笑容使他信服,系在两人之间的红线确确实实存在着。并且能跨越那遥远的距离。


#伊日BG#

“樱,看见天空中的月亮了吗?你就是我的地球,我愿意围着你转,即使不会发光发热。但是我有点累了,请你也为我付出一点,好吗?”“说人话。”“今天晚饭吃意面。”

昨天糊了俩段子,发也不好不发也不好……

OOC。


#日伊BG#

本田菊记得,小时候,王耀问他是否相信月老的红线能将两人的缘连在一起。他摇头,说那只不过是传说。可现在,梳着马尾的异国女孩正向他跑来,然后扑进他早已准备好的怀抱中。“爱丽丝,小心点。万一前面不是我怎么办?”“但是我相信,菊永远会在我前面的!”女孩甜美的笑容使他信服,系在两人之间的红线确确实实存在着。并且能跨越那遥远的距离。


#伊日BG#

“樱,看见天空中的月亮了吗?你就是我的地球,我愿意围着你转,即使不会发光发热。但是我有点累了,请你也为我付出一点,好吗?”“说人话。”“今天晚饭吃意面。”

薇薇名著

【APH同人】……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

花组。

OOC。


毫无疑问,爱丽丝是爱着本田菊的。她以为他也爱着她,只是他太过稳重,哪怕对待爱情。她不知道,在费里西安诺面前,他会为一个烂大街的笑话笑上一阵,会因为一个拥抱而面红耳赤。直到那天她看到两人在雨雾中接吻,她才彻底死了心。可谁又听到费里西安诺喊着的名字是“樱”?谁又注意到一直注视着她的本田樱?

END

花组。

OOC。


毫无疑问,爱丽丝是爱着本田菊的。她以为他也爱着她,只是他太过稳重,哪怕对待爱情。她不知道,在费里西安诺面前,他会为一个烂大街的笑话笑上一阵,会因为一个拥抱而面红耳赤。直到那天她看到两人在雨雾中接吻,她才彻底死了心。可谁又听到费里西安诺喊着的名字是“樱”?谁又注意到一直注视着她的本田樱?

END

薇薇名著

【APH同人】日伊段子……BG向

OOC,请慎入。

爱丽丝突然跑到本田菊面前,说自己的辫子开了。后者虽然疑惑着她为什么不去找路德维希先生,但还是替她扎好了马尾。在他的手刚离开女孩的头发一厘米时,忽然被抓住。“菊,你知道雏菊的花语吗?除了天真、希望、和平、纯洁之外的含义。”
END
【放心你们过几天就能看到我的一篇长长的短篇了……不过没人会期待_(:_」∠)_】

OOC,请慎入。

爱丽丝突然跑到本田菊面前,说自己的辫子开了。后者虽然疑惑着她为什么不去找路德维希先生,但还是替她扎好了马尾。在他的手刚离开女孩的头发一厘米时,忽然被抓住。“菊,你知道雏菊的花语吗?除了天真、希望、和平、纯洁之外的含义。”
END
【放心你们过几天就能看到我的一篇长长的短篇了……不过没人会期待_(:_」∠)_】

薇薇名著

【APH同人】日伊BG的小段子x

OOC,请慎入。


“听说每一位作家都深爱着笔下的人物,那么本田先生爱《婚纱》的女主角——爱丽丝·瓦尔加斯吗?”“怎能不爱?”本田菊抬头看向女记者,浅笑,“像那个故事一样,她在我的注视下穿上了婚纱,和别的男人走入教堂,现在又来问我爱不爱她。”

END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OOC,请慎入。


“听说每一位作家都深爱着笔下的人物,那么本田先生爱《婚纱》的女主角——爱丽丝·瓦尔加斯吗?”“怎能不爱?”本田菊抬头看向女记者,浅笑,“像那个故事一样,她在我的注视下穿上了婚纱,和别的男人走入教堂,现在又来问我爱不爱她。”

END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薇薇名著

【APH同人】第三种结局(枢轴花组)

《第三种结局》

CP: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本田菊(?)本田菊×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没分清攻受真是抱歉!平常都伊日的,最近被姬友带成日伊了。

【花吐症梗。(虽然有写过一个小段子但是没写爽XD)】

【文笔渣,OOC,请慎入。】


>>

今天的世界会议,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没有出席。

路德维希说他大概是睡过头了,本田菊点点头没说什么。倒是手中的笔不安分地在纸上乱戳着,他本人并没有注意到好端端一个笔记本成了蜂窝。

会议室大门被人推开,露出的一缕卷卷的头发让本田菊放心了许多,但随后那双绿色的眼睛和嘴角一直在抽搐的微笑证明了他不是本田菊在担心的人。...

《第三种结局》

CP: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本田菊(?)本田菊×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没分清攻受真是抱歉!平常都伊日的,最近被姬友带成日伊了。

【花吐症梗。(虽然有写过一个小段子但是没写爽XD)】

【文笔渣,OOC,请慎入。】


>>

今天的世界会议,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没有出席。

路德维希说他大概是睡过头了,本田菊点点头没说什么。倒是手中的笔不安分地在纸上乱戳着,他本人并没有注意到好端端一个笔记本成了蜂窝。

会议室大门被人推开,露出的一缕卷卷的头发让本田菊放心了许多,但随后那双绿色的眼睛和嘴角一直在抽搐的微笑证明了他不是本田菊在担心的人。

仰或是说,他的出现使在场所有人猜到了原因。

“他病了,我是来代替那蠢货的。”似乎是个出乎意料又让人惊讶不起来的理由呢。

>>

流水声掩盖住了细微的喘息,镜中映出的那张脸被刚刚那阵呕吐折腾得苍白,他抬手取下毛巾擦拭着汗珠。呕吐物发出的难以接近的味道间杂着不应该出现的清香,不一会儿被人造香精的气味儿所取代。

并没有仔细去看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就冲净了。

也许是不想看。

管他呢!

费里西安诺拿起沙发上的电视机遥控器,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调着频道。荧幕上播放着不久前意/大/利与日/本的足球赛录像。他一下子起了兴致,坐正身子专注地又看了一遍已经看过无数遍的比赛。

如果罗维诺不在家,他又正好不能出门,偶尔会以看一些罗维诺认为很无聊的录像带来打发时间——哪怕是他最不喜欢的战争纪录片,只要有本田菊的“存在”。

忽然喉间又一阵作痒,他捂着嘴跑到洗手池前。口腔内传出的越来越强烈的花香,让他意识到这似乎不是吃坏肚子了。

自然,也不可能是国/家本身出了问题。

一次又一次的呕吐使得费里西安诺的体力消耗了许多。他扶着池沿看清了吐出来的东西,金色的瞳孔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与无奈。

他吐的是花瓣。

粉色的,呈椭圆形的柔软花瓣两头有圆润的尖锐。一片片地漂浮在白色的不明粘稠体中。

本田菊告诉过他,会吐花的病叫花吐症,只要收到其暗恋对象两情相悦的吻,马上能被治愈。

“所以这种故事,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是两人在一起,另一种是病入膏肓死掉。”那时他抱着好奇的心态去问本田菊,却没想到这种事竟然会落到自己身上。

暗恋的人吗?他想他知道是谁了。

从一开始就知道。

“能吻我吗?”透过镜面他看到身后故作镇定却又压制不住诧异的黑发少年,眸中泛起点点柔情,“菊。”

>>

再次睁开眼,能够依稀从窗帘的缝隙中分辨出天空已经变为橙红。凭借着微弱的光线,费里西安诺隐约看见坐在床沿的身影正要起身。

“留下来,陪我。”近乎恳求的语气,扯住他的衣角,一切举动都是出于下意识。

本田菊的身子微微一僵,挤出淡淡的微笑,像哄小孩子一样摸摸他的头,轻声应着下次会再来看他。

松了手,望着已谈不上熟悉的背影逐渐模糊,紧紧抓着的被单上多了几处深色的水渍。

“明明你也喜欢我,不是吗?”

否则,他的病是怎样好的呢?

>>

这种故事的第三种结局,不就是吻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和那个人依旧是那层关系,不会多也不会少吗?

“在下的亲身经历。”看着面前的美/国人露出一副“英雄怎么没听说过”的表情,本田菊又加了一句:“骗你的。”

>>

END

DR

【黑子的篮球,日月】命中要害的直球

两个没有擦润唇膏习惯的人在冬季的室外接吻简直是场灾难,干冷的寒风把他们的皮肤表层吹得像是神木的表面斑驳龟裂,扎在自己全身神经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刺痒的触觉,完全失去平常接吻时温柔绵软的心情。

「……干,这样居然会觉得痛欸。」日向顺平最后还是开口抱怨。

「啊哈哈,会痛应该是破皮了吧,话说我刚刚还以为日向你要不是胡子没刮干净就是长一堆粉刺……」

「伊月,你给我闭嘴。」

明明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伊月俊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日向顺平忍不住恼火起来却又无从发作起,弄半天只好把花枝乱颤的那个家伙的脸抓来乱揉一气。

「好了,住手、住手——我会揍你喔。」威胁的句子却是带着笑意说出——其实到现在他都抓不准他...

两个没有擦润唇膏习惯的人在冬季的室外接吻简直是场灾难,干冷的寒风把他们的皮肤表层吹得像是神木的表面斑驳龟裂,扎在自己全身神经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刺痒的触觉,完全失去平常接吻时温柔绵软的心情。

「……干,这样居然会觉得痛欸。」日向顺平最后还是开口抱怨。

「啊哈哈,会痛应该是破皮了吧,话说我刚刚还以为日向你要不是胡子没刮干净就是长一堆粉刺……」

「伊月,你给我闭嘴。」

明明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伊月俊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日向顺平忍不住恼火起来却又无从发作起,弄半天只好把花枝乱颤的那个家伙的脸抓来乱揉一气。

「好了,住手、住手——我会揍你喔。」威胁的句子却是带着笑意说出——其实到现在他都抓不准他家控球后卫到底想着什么,以高中生而言他似乎在某些层面太过事故,鲜少透漏出明显的负面情绪,但又和一般高中男孩子一样和他们打闹、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说着垃圾话,在课本角落画上奔跑的羊驼,或者给太宰治的照片添上胡子眼镜——现在还瞒着师长还有朋友们偷偷和他交往。

实在太奇怪了啊,这家伙。

然后伊月俊极尽温柔地伸手揉了揉他生起皱纹的眉心。

「又皱眉啰,队长大人。在想什么?」

「……我在烦恼『你在烦恼我』。」

「唉,过分。」他装出时代剧里的富商家小姐或者吉原花魁哭泣的动作抽泣两声。

「『你在想什么』应该是我要问你的吧?」

「嗯?我?」伊月俊看来有些困扰地搔了搔脸颊,「刚才没想什么啊……现在倒是觉得天快黑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原本还挂在天边的橘红色云朵已经几乎变成深紫色,喧闹的校园早就陷入寂静中,连向来训练最严苛的棒球部都已经收队解散,剩下篮球部的这两位还站在关闭的体育馆大门外。

刚才到底在干什么来着……对了,因为他突然觉得围着深蓝色围巾又戴上毛线帽御寒的伊月这身再平常不过的冬季装束实在可爱到不行,用宅男的说法就是「萌到爆炸」,好不容易壮着胆子想亲他……最后的结果让他觉得自己真是愚蠢至极,何苦对神经大条得跟神木一样的伊月浪费自己好不容易蒸馏出一点点的浪漫细胞?

随便了,当作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整个世界都被陨石毁灭算了。他撇撇嘴,把双手连同体育馆的钥匙还有郁闷跟羞耻狠狠塞进自己的口袋,对伊月俊恶声恶气的说句「走了」便打算大摇大摆地离开。

「啊,日向,等一下。」

「又干嘛?」

伊月俊戴着露指手套的双手捧起他的脸,然后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印上了一个吻,绵软却带着些许的刺痒感,当他退开时候出狡诘的笑容,日向顺平这才意识到这也许是一个预谋好的陷阱。

「今天先将就一下,等等一起去买护唇膏。」

「……啊?」

「今天的份先欠着,明天擦过护唇膏再补给你,想亲几下都行。」

 

最后是满脸通红不知所措想要找个洞钻进去直到世界末日的他摀着脸,被伊月俊牵着手护送回家。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