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剧夏洛克

324浏览    14参与
常夏渔夫

夏洛克/2019


被藤冈靛的bgm吸引,然后1.5倍看完了这部剧,说来夏洛克的话,还是大福和英剧版更精彩,日版故事主线确实感觉弱了一点,有一些小故事也略略粗糙了一些,个人最喜欢双盗和餐厅这两个故事,然后我发现日版也是光明正大的卖腐,到如今特意卖腐真的会有一点减分,嘛不过夏洛克一个ip大概也已经和腐捆绑了吧。

夏洛克/2019


被藤冈靛的bgm吸引,然后1.5倍看完了这部剧,说来夏洛克的话,还是大福和英剧版更精彩,日版故事主线确实感觉弱了一点,有一些小故事也略略粗糙了一些,个人最喜欢双盗和餐厅这两个故事,然后我发现日版也是光明正大的卖腐,到如今特意卖腐真的会有一点减分,嘛不过夏洛克一个ip大概也已经和腐捆绑了吧。

光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

注意卫生过个好年


夏洛克最爱的一幕就是高空抛物了


说好躺着吃粮为什么突然产粮了害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

注意卫生过个好年


夏洛克最爱的一幕就是高空抛物了


说好躺着吃粮为什么突然产粮了害

木风_放弃复健快乐爬墙中

【狮润】圣诞舞会

#我可能是第一个熬夜为自己赶生贺的人

#写的第一篇狮润作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虽然圣诞已经过去了但是只要我说不要紧那就不要紧

#2k字小甜饼

#还有必然存在的ooc


Summary:在只有几点灯光亮起的黑暗中,他们重新一见钟情。


“男士可以在入口左侧领取花环送给自己的舞伴。“

海报下方有这样相当醒目的一行字。若宫本不打算去拿,心想反正自己也没带舞伴,进场后随意送给其他女士又略显不妥。然而他四下看了看,几乎所有男性都在进场前选择在那个小小的台子前排队,这样的话不去排队直接走进舞池的自己才比较奇怪。于是若宫只好站到队尾去。一回头,意料...

#我可能是第一个熬夜为自己赶生贺的人

#写的第一篇狮润作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虽然圣诞已经过去了但是只要我说不要紧那就不要紧

#2k字小甜饼

#还有必然存在的ooc

 

Summary:在只有几点灯光亮起的黑暗中,他们重新一见钟情。

 

 

“男士可以在入口左侧领取花环送给自己的舞伴。“

海报下方有这样相当醒目的一行字。若宫本不打算去拿,心想反正自己也没带舞伴,进场后随意送给其他女士又略显不妥。然而他四下看了看,几乎所有男性都在进场前选择在那个小小的台子前排队,这样的话不去排队直接走进舞池的自己才比较奇怪。于是若宫只好站到队尾去。一回头,意料之外的,狮子雄也跟在他身后。

“你在这里干吗?”若宫一脸奇怪地问道。虽说他们现在确实是在试图混进这个没有邀请他们的舞会——为了解决一个案子,当然——但他不觉得狮子雄会追求完全融入其他人当中,因此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狮子雄会跟在他后面。

“非常明显我在排队,若宫ちゃん。”男人说话间习惯性地转动着手指上的铁丝环,“为了拿到那个花环就必须遵守规则排队,难道若宫ちゃん连这个也不懂吗?”

“我以为你不会想要那种东西。”

狮子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含着一抹浅笑低下头去继续玩弄着绕在手上的几圈铁丝,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们靠着狮子雄搞来的赝品邀请函成功混进了舞会,若宫松了一大口气,又在音乐响起的时候重新犯了难。参与这个舞会的多半都是政界和商界的名流,为了避免交谈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若宫决定今晚不和除了狮子雄以外的人交流,也就是说他没打算去邀请某位落单的小姐共舞一曲。可来都来舞会了不跳舞又有点可惜。那他唯一能一起跳舞的就只剩下……

他微微偏头去瞄狮子雄,恰巧对方也正向他看去,两人的视线撞了个对着。

要和狮子雄一起跳华尔兹吗?紧随它之后跳进若宫脑袋里的第二个问题并非男女步如何分配,而是他们要是一起跳了会被人当作是一对吗?不知为何若宫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隐隐有些兴奋。

“你就这么想和我跳舞吗?”狮子雄挑起半边眉毛,微微歪头调侃道。

“違えよ!(才没有)”

若宫立刻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把头扭了回来,半晌后还是忍不住去偷瞄身边端着酒杯时不时抿上一口的人。狮子雄看起来对于舞会适应良好,红红蓝蓝的灯光在他脸上流转,好看得让若宫看出了神。

不知不觉间一首曲子已放到结尾,下一首圆舞曲的前奏逐渐响起。狮子雄在离他最近的桌子上放下了他一直端着的酒杯,回过身冲若宫抬起手。

他摆出了和周围所有男性一样的、表示邀请舞伴的姿势。

若宫有些惊到,手一抖险些把深红的酒液撒到自己的西装上。

“好险!”

他赶紧放下杯子防止进一步意外的发生,然而手上没了东西后他突然不知该把手放哪儿。是插在西服口袋里?背在身后?假装整理头发?还是……搭在狮子雄伸出的手上?

若宫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他现在非常、非常、非常想选最后一个选项,可他又担心那是不是狮子雄与他开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或者什么奇怪的观察实验。

若宫还在犹豫,狮子雄却突然上前一步,一直伸着的左手托起他的右手,另一只手揽过他的腰,带着他跟随音乐慢慢旋转起来。

由于反应不及,若宫一开始踩了好几次狮子雄的脚。在他连声的道歉中狮子雄放慢了速度,揽着他的手也放松了些力气,好让他不像一开始那样整个人几乎贴到了狮子雄身上。狮子雄给他决定的姿势显然是要他跳女步的意思,可若宫在此前只是粗略地学过一点华尔兹,学的也是男步。虽说男女步差不太多,会了一个也应当会另一个,他还是花了小半首曲子才逐渐适应过来,和狮子雄在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慢悠悠地转着圈。

不对,难道这种时候的正确反应不该是立马甩掉他的手然后嘲讽他不知在想什么的天才大脑吗?

若宫的反射弧在他们的步调趋于和谐后才走完一圈,他后知后觉地考虑起已经没什么意义的问题,脚下步子一顿,毫不意外地再一次踩上了狮子雄的脚。

“你走神了啊,若宫ちゃん,”狮子雄的声音从略高一些的地方传来,在音乐声中显得格外低沉,也格外好听,“刚刚还跳得很好的。”

“哼,那当然是因为舞伴不够好。”若宫冷哼一声怼了回去,却低下头愈发认真地盯着步子数着节拍。这样的姿势让他的头几乎抵在了狮子雄的胸口上,他似乎都能听到狮子雄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他们的脚平安地度过了这首曲子剩下的时间,谁也没踩到谁。灯光亮起后狮子雄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右手依然搭在他的腰上不让他后退。耳边响起主持人的主持词,大概意思就是男士现在可以把手上的花环送给自己的舞伴或是心仪的女士。舞池里一时热闹起来,只有他们身处的这个角落依旧安静。若宫抬起头,狮子雄看向他的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深邃和温柔,让他不由自主想多看一会儿。

狮子雄忽然轻笑了一声放开他,却没有如他所想的一样转身潇洒地离去,而是把两人手腕上套着的花环交换了一下。

“咦?”若宫不太明白这一行为的意图。

“花环是要给舞伴的嘛,既然我们都有那就只好交换啦,正好谁也不亏。”狮子雄一脸理所当然。

“谁要你的花环啦!”

“还是说若宫ちゃん更想要这个?”狮子雄说着拿下了左手上的两个铁丝戒指的其中一个,抬起若宫的左手把它推到无名指的指根处。

由于过度震惊,若宫现在说不出话来,只能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那枚姑且可以算作是戒指的东西。狮子雄在他当机的时候把自己手上仅剩的一枚铁环也换到了无名指上:“因为过于匆忙所以没有事先准备,何况我觉得铁丝也不错,既跟了我足够长时间有纪念意义,关键时刻又能拿来撬锁,不是吗若宫ちゃ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若宫觉得自己现在的语气可能有点奇怪,他感到惊喜和激动却又难以抑制地去怀疑这一切,“认真的?”

“啊,认真到不能再认真了。”狮子雄边说着边逼上前,直到若宫的后背抵上墙壁。然后他忽然笑了,指了指上面示意若宫抬头,“有传统说,站在槲寄生下面的人不能拒绝亲吻。”

“所以说,若宫ちゃん……”

后面的话语淹没在了一个吻中。

 

略暗的舞池里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发生了什么。若宫悄悄张开手,与狮子雄十指相扣。

 

 

#后记,又称为废话

先祝我自己十九岁生日快乐!

大概是三天前才有的生日要送自己写的第一篇狮润的想法,因为感觉很有纪念意义(虽然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义)(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其他人送我同人文作为生日礼物的情况发生)

中间那段“你就这么想和我跳舞吗?”“違えよ”是借用了原剧EP2结尾中狮子雄拿着变声器说的“你就这么喜欢我吗”的那段,这一段真的太可爱了让我一秒跳坑狮润。还有一两个其他的和原剧对应的小彩蛋,我就不指明啦,大家看到了笑过了就好。


舞会啊花环啊什么的借鉴自我们学院的舞会

 

希望日后还可以产出狮润(虽然我还没找到时间看sp)唱见圈我也一定会回来产出的!

 

最后悄悄)想要评论以及欢迎勾搭!

兔兔爱喝甜粥

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投票
我们《夏洛克》喜提4个候选名额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但顺手投一下也无妨
投票1月3日截止,一个账号每天都可投一票

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投票
我们《夏洛克》喜提4个候选名额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但顺手投一下也无妨
投票1月3日截止,一个账号每天都可投一票

云瘦

夏洛克的片头每集都有意思

第十集的片头还特意按照海报的位置站了

不知不觉快追完啦

夏洛克的片头每集都有意思

第十集的片头还特意按照海报的位置站了

不知不觉快追完啦

兔兔爱喝甜粥

最新一集的观后感:

重金求太太写文💚了CCO 😁

最新一集的观后感:

重金求太太写文💚了CCO 😁


逆声_时生

日剧夏洛克同人-狮润:大日子

对半切开的鸡蛋三明治整整齐齐的并排摆在盘子里,边上还搭配了富含营养的卷心菜沙拉和煎香肠。

若宫穿着他中意的高领毛衣,在搭配着早上清新阳光的浅色调厨房内,心情不错的端详自己的摆盘。

不过等他拿起刀要切第二块时,却在刀刃没入松软的吐司面包的那一刻停住了。然后他觉得有什么思想正在质疑自己,同时自己的心实在是不愿意听,因此正在努力放空。

可是他还是听到了脑海里的自问。

这第二份三明治是给谁的呢?

一般可能性分为两种。

一种是给他自己,可是他其实吃不下那么多。

另一种当然是给他的同居人,毕竟这怎么算也是合情合理的两份早餐。

答案更倾向于后者。


于是糟糕的念头冒出来:他无...

对半切开的鸡蛋三明治整整齐齐的并排摆在盘子里,边上还搭配了富含营养的卷心菜沙拉和煎香肠。

若宫穿着他中意的高领毛衣,在搭配着早上清新阳光的浅色调厨房内,心情不错的端详自己的摆盘。

不过等他拿起刀要切第二块时,却在刀刃没入松软的吐司面包的那一刻停住了。然后他觉得有什么思想正在质疑自己,同时自己的心实在是不愿意听,因此正在努力放空。

可是他还是听到了脑海里的自问。

这第二份三明治是给谁的呢?

一般可能性分为两种。

一种是给他自己,可是他其实吃不下那么多。

另一种当然是给他的同居人,毕竟这怎么算也是合情合理的两份早餐。

答案更倾向于后者。

 

于是糟糕的念头冒出来:他无法否认自己这份是给对方的。

明明他知道自己没这个必要,可是今天心情好的时候,他就不知不觉的准备了双份。而这份浮动于行动上的分享之情,可谓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至少身为一名曾经的医生,他觉得自己大概病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精神科的他自知得很,所以干脆不往深处想。

算了,自己又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若宫在内心深处声明着,手里继续把第二份的摆盘完成,脸却崩得仿佛在闹脾气。

但说实话,他的确从来都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更不是第一次做饭给对方吃。等等,何止是给同居人?他甚至连擅闯住宅的搜查一课警部的份都做过不下五次。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活菩萨…

 

“早饭是鸡蛋三明治,给你放这了。”

若宫推开里侧犯罪顾问的房门,只见今日一大早就起来做实验的狮子雄正带着手套和护目镜鼓捣着什么,活脱脱把这件白住的公寓房间搞成了化学实验室。

实验器材发出反应的噪音没过了若宫开房门的声音,也发现了他想道早安的心情。所以他就撂下这句话,好心的把碟子摆在了门口的柜子上。

可惜狮子雄并没有回头看他,更不可能给他一个普通人的晨间寒暄,而是饶有兴趣的进行着手中的活。

若宫能感觉出来——经过他们这么久的同居和多次调查案件的经验积累——狮子雄有听到他说的话,也许还鼻子里应了声,很可能也被杂音盖过了。

 

觉得热脸贴上冷屁股的若宫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的杵在原地晃了晃腿,最后还是也没上前训对方几句。

结果他只是哼哼唧唧的补了句“做多了而已”的话给自己宣泄,可惜很没气势。而他被自己这个行为热得气也不知道该从哪里气,最后扭头走掉后,才在门关上前对着门缝抬高嗓音,硬生生呵了声“吵死了!不要打扰到邻居啊!”就消失了。

这的确多多少少有影响到他的心情,可这也司空见惯。自从狮子雄强行入住后,他每天都会经历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或者说,他这样怄气训斥的反应也是日常的一种。

所以呢,他决堤不要因为这点小事破坏重要的日子,即使一个人,他也要为自己在今天放松下心情。

一杯咖啡,一碟早餐,饭后增加到两杯布丁,照顾盆栽,看着早报,没什么过不去的!

 

可惜这短暂的时光就和他最近冰箱里莫名其妙高速递减的布丁数量一样转瞬即逝。

随着门被打开的声音,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家门竟然再度一夜没锁,并且感慨昨夜所幸没出意外…

随后他很快目睹了江藤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找狮子雄,一如既往的顺走他的咖啡,并旁若无人的把狮子雄没动的三明治给吃了。

为什么偏偏是今天有案子?

若宫内心翻腾,却放不下案件的受害者,就这样进入到了助手的状态。他自然而然的协助起江藤演了场戏,成功把狮子雄的探求欲勾了起来。

于是乎,他穿上皮衣,戴好头盔,驾着爱车,载着身后的侦探,在这个大日子里赶去了案发现场。

 

这一日下来收获颇多,但并没完全解决。可想而知誉狮子雄这人有多兴奋。

自然,这个怪人也呆在屋子里开始陷入自己的钻研,不多交流。即使若宫几番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基于平日的关系,他也就放任对方任性的“自由”。

即使他也很在乎案件,可是看看晚上八点的时钟,跑了一天的肚子开始咕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没办法,若宫挽起袖子,追着刚降下来一个时辰的夜色,下起了厨。

于是香喷喷的奶汁意培根大利面就出炉了!

满满一锅,热气腾腾。他为自己盛出来后,还撒上了芝士粉和一片薄荷叶做装饰,漂亮程度就差拍照发去SNS上了。

其实平日他也不需要这般大费周章,可今日不同在于是个不一般的日子。既然他并没有对宣扬这件事带有期待和干劲,可还是决定同往年一样独自度过,然后继续往前走。

 

然而呢?或许是已经习惯家里多了一个人,又或者他已经习惯被那名摸不透思想的犯罪顾问牵着鼻子走。此时此刻面对这一大锅面,他恨得不捂住脸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

事先声明,若宫润一绝对不是一名铁石心肠的男人。第二声明,他依旧保持着一名医生该有的善意和中肯,决定让食物保持一个人的健康。

至少…后者是他现在找到的理由。

他一边用意面夹子把面条盛到盘子里,一边时不时瞄两眼那扇关起来的门。

毫无动静。

即使这个香味飘在屋内,看来也依旧没能敲开那个男人的心。

若宫很清楚,在思考案件时狮子雄是不吃东西的。

该说是废寝忘食好呢?还是为了保持大脑供血量和运转好呢?而或者说在那个人看来吃饭根本比不上真相好呢?反正若宫都习惯在他陷入案件调查时不给他准备食物了。

这次算是个失手。

 

作为这个屋子的原主,若宫叹了口气,但他也没想着要让这种小事缠心,也就心甘情愿的在餐桌摆起来两人份的餐桌。

既然做了,也就不要浪费。

既然做了,对方吃一吃也对身体没有坏处。

更何况…他自己无心实则有心。他在今晚还是想让那个人为自己露一面的。

 

没想到,在他心思飘忽不定,并且为自己倒了杯稳定心神的咖啡时,那扇门竟然开了。

若宫站在厨房里愣了愣,举着咖啡嘴巴半张。目光追随着那位相貌出众,身高高挑,不管穿成什么样子却都给人一种衣冠得体感的男人到了餐厅。

狮子雄二话没说,拉开椅子坐到自己的那份意面前,看起来自然得不像话。

一时半会若宫没吭声,却也正巧和狮子雄抬头看过来的双眼对上视线。

一秒。

两秒。

狮子雄眉目间微妙的变化看起来就像是吃惊于若宫为什么站着不动一样,并投来无法理解的目光。

总之狮子雄看起来没有耐心解读若宫的反应,反而仍旧我行我素的催促着指了指若宫手里的咖啡杯,“也给我来一杯。”

 

若宫这才反应过来,哼哼了两声算是应了。但是他拿起咖啡壶和杯子时,又忍不住为这个“奇迹”想发笑,禁不住看去已经不客气的拿起叉子卷面同居人,好奇起来。

“案件的最终线索已经整理出来了?”毕竟对方这时候出来准点吃饭可是前所未有。

“这种事件在下午时就调查的差不多了,没必要现在就急着把它搞定,反正到了明天答案自然而然就能浮现出来。在正确的时候揭开答案,才是最正确的行为。”显然狮子雄早有眉目,他能沉住气,肯定是为了明日真相的浮出能轰动全场,满足他的探求心。

为了探求真相不顾一切,同时也为了能在正确的时间最大化的得到答案的可能性,这名犯罪顾问竟然也能等到明天,看来他的确对此案件抱有兴趣。

“哎————是吗…”若宫飘起的语调中的确不能否认自己的好奇。然而他也是个好强的人,自从同对方一起工作,他也愿意动起脑子发挥最大作用,让自己能够推理出真相。干脆就这样过去一夜,自己也在明日之前揭开案件的面纱吧!

 

案件的进度暂且搁置,若宫端着两杯咖啡回到餐桌前,把其中一杯摆在了对方的右手边。

“但是你在这种时候也会准确的出现在饭桌前也是少见呢。”

虽然换了话题,却还是回到了原本让自己“暗自欣喜”的问题上,若宫拉开椅子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咽下一口意面的狮子雄似乎也懒得多说,他少见的样子总会让人误解他是不是不希望人打扰自己用餐,可是则当他有想说的话时,不管场合和对象他都可以滔滔不绝。

“人只要想吃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可以去吃,”狮子雄漫不经心的开始卷起下一卷意面,“而且你做了那么多,必定会叫我。”

若宫不但没生气,反而还挺满足的笑起来,提起叉子开始卷面。毕竟对方可以这样老实的吃饭,还能看出来自己的心思并给出回应,可谓是谢天谢地,令他轻松不少。

“看来你也抵抗不了我做的面的香味啊!”心情不错的若宫,竟开起玩笑来。

然而对面的人也没拒绝他的搭话,坦白的回答到,“我从没提到过你做的东西不好吃。”

若宫先前的玩笑话被卡在了喉咙里无法接下去,反倒怪不好意思的。

自然,他觉得那句话是根据对方性格给出的不包含也别意义的实话,可是却是种肯定,更是种感激,使得他心跳的节奏乱了半拍。

 

啪——

一声响指,吓了若宫一哆嗦。

狮子雄放下叉子,自顾自的站起来,不等若宫发问就自顾自的离开餐桌。

“这种时候,就应该来点这个才对。”

就和在调查中找到线索一样,狮子雄摆出了然并旁若无人的自信,双眼发亮的神情看起来仿佛又进入到自己的节奏当中。

不过他没有回房间继续钻研那些古怪的研究,而是大步跨进厨房。且很有目的性的笔直走去里侧下方摆放红酒的柜橱,蹲在那里用食指寻找了什么。

这可是若宫的私人领域,厨房几乎都是他的地盘,自然这个屋子原本也就是属于他的。

“喂,不要乱碰啊…!”想着自己从往至今珍藏的东西被这个总是无理的同居人乱碰,他就有些心疼和不安。

可惜狮子雄根本装作没听到,像是摸到线索一样用手指碰过露出的一行行红酒木塞,嘴里嘀咕的低语仿佛一段小曲。

“我记得是在这里…哈,就是这个。”他自言自语同时,手指已经精准的抓住他想要的那瓶抽出来,并且满足的端想起来酒标。

“今晚喝这个。相比咖啡,这个更配意面。”

“啊?”若宫都从椅子上蹦起身,目光盯着自己的收藏品不放。“不要擅自随便拿我的酒好吗!”更何况刚才要喝咖啡的,不就是眼前这个人亲口要求的吗?

 

狮子雄不听劝,他的行为明显就是叫若宫闭上嘴安静的等待。而他已经轻车熟路的把上方吊在杯架上的红酒杯取下了两只,大摇大摆的走回餐厅了。

若宫不知还能说什么让这个人听话,没辙的用责备的目光盯着狮子雄。可对方根本不畏惧目光,得意洋洋的把杯子放在了桌上。

更加意想不到的是,狮子雄竟变戏法似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小型红酒开瓶器。像是一切都早有准备,在他的策划当中…除了这个开瓶器是若宫的,也不知道何时被对方顺走了。

“酒柜最下方的红酒,年份都是一样的。”

张口的狮子雄摆出的态度与往日的推理没有两样,那股令人无法不倾听到最后的气氛也油然而生,凝固在若宫身上,是的他盯着对方无法开口多问。

“年份和你出生年份相同。”仿佛在给客人展示商品,狮子雄把属于若宫的红酒摆在桌上转过来,托手指向酒标。

“外加今日特意做多的食物和原本打算给我的共进晚餐的邀请,以及今天你在同一时间连吃两分布丁给予自己的奖励…这样的日子,不拿出来这瓶酒不就可惜了?”

 

原来他都知道。

若宫不知自己应该窘迫,还是该害羞,而或者是开心。

但他自己清楚,自己没必要因为对方知道自己的生日而吃惊。毕竟这个男人洞悉一切,更何况他们一起住,聊天时这些信息不知何时就透露出去了也不足为奇。

于是听到这里,若宫转而露出一抹笑意,坐下来抱着胳膊盯着眼前的人。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砰,木塞被拔出来。

狮子雄看似满意嗅了嗅升入空中的酒香。

然后狮子雄亲自将红酒倒入透明的红酒杯中,推到了若宫跟前。这简直又是个奇迹。

随后狮子雄本人也拉开椅子做到若宫对面,举起来自己的酒杯。

“刻意收藏的这些年份的酒,今日不喝,更待何时?”

 

若宫舒了一口气。

他现在早已不再质疑眼前这个人的推理,而此时此刻就连这样简单的对话于提议,他也觉得对方说得非常合情合理。

于是他举起酒杯,彼此相碰。

红酒在杯中荡出圈漂亮的挂杯,出色的味道与今日的意义非常般配。

明明眼前这个人不屑于给人庆祝,却依旧在案件中途出来与他共度晚餐。

若宫心底满怀感激。

 

笑吧。

总之,他满足的笑了。






【迟到的贺文,对不起! @阿转废话一箩筐 生日快乐!!我们这次也有一起追的剧并且一样喜欢的CP了呢!试着努力写了写这对,但是像狮子雄这种高智商的人我完全无法写出来他的高智商,你就凑活看吧...以及为了剧情需要加了红酒柜的私设】

云瘦

随手一截。

望周知。

随手一截。

望周知。

云瘦

论尸体的自觉性和自尊心

论尸体的自觉性和自尊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