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日向创

127.7万浏览    15833参与
wuli安德希啊

画好了嘿嘿

我的小号终于有东西发了()

后面都是奇怪的截下来的过程

是性转狛日

女高x职员

我就喜欢嫩牛吃老草()

啊啊啊大概就是如此了,画了好久orz

画好了嘿嘿

我的小号终于有东西发了()

后面都是奇怪的截下来的过程

是性转狛日

女高x职员

我就喜欢嫩牛吃老草()

啊啊啊大概就是如此了,画了好久orz

碱液
我盯着看了半小时🤤🤤🤤?...

我盯着看了半小时🤤🤤🤤🤤🤤太可爱了😍

我盯着看了半小时🤤🤤🤤🤤🤤太可爱了😍

Z同学

吉汤来了(虽然跟小吉没有关系

极度OOC注意!!

看个B站的鬼畜也没事突发奇想搞的奇妙联动( 莫得剧情 就是纯玩梗

因为随便摸就换了个画风

私心(


吉汤来了(虽然跟小吉没有关系

极度OOC注意!!

看个B站的鬼畜也没事突发奇想搞的奇妙联动( 莫得剧情 就是纯玩梗

因为随便摸就换了个画风

私心(


对lof审查无力吐槽的孤舟

【弹丸】绝望的错觉与荒诞的希望游戏(2)

预警:……本文适合不需要预警的读者阅读,开玩笑的。

预警:OOC

CP:与其说是无倒不如说是什么都可以嗑。

设定:某个平行时空里一代,二代,V3的被无良作者挑出来的主角翅膀黑幕还有三章凶手的自相残杀游戏(养蛊),神日关系涉及剧透。无论死者或凶手是谁请各位理智对待。

所有案件都不能在现实中实现,Bug有,鼓励读者推测剧情,婉拒读者挑案件的Bug。

以上都能接受?那let's go……


  第一章 没有希望也不够绝望的青春旅程 (非)日常篇


  大家到达碎石堆的时候,没有看到希望之峰学院的老师,倒是看到了一个奇怪的黑白熊,然后,这只熊就忽然一本正...

预警:……本文适合不需要预警的读者阅读,开玩笑的。

预警:OOC

CP:与其说是无倒不如说是什么都可以嗑。

设定:某个平行时空里一代,二代,V3的被无良作者挑出来的主角翅膀黑幕还有三章凶手的自相残杀游戏(养蛊),神日关系涉及剧透。无论死者或凶手是谁请各位理智对待。

所有案件都不能在现实中实现,Bug有,鼓励读者推测剧情,婉拒读者挑案件的Bug。

以上都能接受?那let's go……


  第一章 没有希望也不够绝望的青春旅程 (非)日常篇


  大家到达碎石堆的时候,没有看到希望之峰学院的老师,倒是看到了一个奇怪的黑白熊,然后,这只熊就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各位超高校级的同学们大家好啊,本熊现在就是负责你们修学旅行的学长啦!那么,愉快的娱乐时间结束后,就开始我们紧张刺激的真正修学旅行时间吧——啊,果然,熊的记性可是很不好的,都忘了给你们每人进行分配电子学生手册——”


  在这只奇怪的熊把电子学生手册分配完了之后,接下来的话则是让所有人陷入了恐慌:“而这次的修学旅行,是自相残杀的修学旅行,简单来说,就是大家要在这座山附近共同生活,各位去调查的时候也看到了吧,外面是有栅栏的,想要原路返回什么的已经被本熊关禁闭了啊,还有报警之类的大可以试试,会有人来算本熊输。而想要离开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自相残杀!杀人却没有被其他学生发现的,即可毕业,奖励是可以离开这里。”


  “杀人方式不限,毒杀殴杀笑杀压杀枪杀等等等全都可以,任由选择,具体内容请各位超高校级的同学确认电子学生手册上的校规吧,希望各位度过一次非常愉快的修学旅行!”


  七海千秋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电子学生手册,这个电子学生手册上有自己的头像,还有其他人的头像,以及似乎电子学生手册可以与其他人联络,紧接着,她确认了这回的校规:


  修学旅行规则一:大家要在修学旅行里共同生活,不限制任何对这里的调查。


  修学旅行规则二:禁止以非杀人为目的的斗殴行为。


  修学旅行规则三:电子学生手册禁止外借。


  修学旅行规则四:当发生杀人事件时,经过一段时间后,会进行学级裁判,所有人都要参加。


  修学旅行规则五:在学级裁判中,以投票的形式指出凶手,遵从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如果学生们成功指认出凶手,则凶手被处刑,如果学生们没有成功指认出凶手,则除凶手外所有人被处刑,作为奖励,凶手可以离开这里。


  修学旅行规则六:黑白熊不可以插手学生的杀人行为,如果学生没犯错误,不可以对学生有任何惩罚。


  修学旅行规则七:同一凶手最多只能杀两个人。


  修学旅行规则八:可以通过电子学生手册进入更衣室内。


  修学旅行规则九:凶手的认定是动手杀人的人,而不是谋划计划的人。


  修学旅行规则十:当有三名学生发现尸体,将播放尸体发现广播。


  修学旅行规则十一:根据情况,之后可能会追加规则。


  七海千秋看完了电子学生手册上的修学旅行规则,又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大家的氛围忽然紧张了起来,倒是赤松枫忽然说了一句:“我们才不会听你的挑拨离间呢,我相信大家肯定不会让你,还有你背后的人阴谋得逞的。”


  “赤松同学……”似乎是有被赤松枫的乐观鼓励到,很多人也开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错,我们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苗木诚也握拳坚定道,“只要大家相互信任,就一定可以跨过难关迎来希望……”


  “无聊。”


  “是嘛?原来是这样嘛?可是你们虽然是同一所学校的学生,但是很多人都还没完全互相了解吧?”黑白熊歪了歪头,“嘛,不过你们这样想的话,学长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在之后的修学旅行中,加油吧?”


  结果这一天,大家就各怀心思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期间信任和猜忌都是有的,但是大家都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忽然被卷入了这种事态,任谁都不可能冷静的,只是表面上看着冷静罢了。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碰到这种事,但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七海千秋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进入了自己的小屋,洗浴室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甚至还备好了游戏机,除了那个诡异到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显示屏之外,感觉上一切都很好,她进去淋浴结束之后,换上睡衣就直接躺在了床上,进入梦乡。


  发生了太多事情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七海千秋元气满满,下意识的就到了食堂去吃东西,显然食堂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小心翼翼进行试探的人是有的,比如十神白夜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银针竟然开始试毒,然后还冷哼一声:“你们这些愚民们都不知道确认一下这份食物有没有毒吗?不愧是愚民,让你们理解这一点果然很难。”


  当然,心大的直接吃东西的也是有的,“呢嘻嘻,十神酱不能这么说嘛,反正多活一天是一天啦,这可是邪恶组织统领的忠告哦,毕竟要死也要做饿死鬼嘛,呢嘻嘻~”王马小吉愉快的说道,“至于这种程度,已经是我的家常便饭啦。”


  “真的吗,王马君,你的才能还真是闪闪发光啊。”狛枝凪斗也自顾自的在自己吃,然后还在称赞,“其实做的很好吃来着,啊哈哈,我是在想,与其充满怀疑的被杀死,还不如在互相信任中被杀掉好啦。”


  “啊……诶诶诶,真的可以吃吗?”还在怀疑的人也是有的。


  “我觉得可以哦,你看神座不就正常吃了吗,我吃了也没有什么问题。”日向创忽然感慨道,“或许是大家过于有警惕心了。”


  “说,说的也是。”苗木诚似乎是被他们的正常氛围打动,也坐下吃了起来。


  “呼……不过这么说起来,这顿饭是谁做的呢?”真宫寺是清说道。


  “呀哈——本熊听到有可爱的学生来叫我啦,是叫本熊什么事,哼哼,让本熊猜猜,必然是猜测这顿饭是谁做的吧?那当然是英明神武的本熊做的饭啊,为了你们这群学生本学长甚至熬夜做饭啊!熬夜做饭!你们懂本熊那种心情吗?”


  “这种心情谁要懂啊……”不知道谁吐槽了一句。


  “哭哭,熊熊伤心。”黑白熊做出了一个假哭的表情,“哇,话说那边吃的很开心的日向同学,看你的表情,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的样子?”


  “没有吃的很开心吧……?”日向创眼神漂移了一下,“有确实是有啦,你把我们困在这里自相残杀,但是是不是缺了点什么?”


  “缺什么,没有吧?”黑白熊露出了问号的表情,“日向君,你的问题好奇怪哦。”


  “日向学长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不发布杀人动机吧?”最原终一根据自己的推理推测道,“把所有人聚在这里让我们自相残杀,却不发放自相残杀的动机,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没什么奇怪的,就算本熊不发布动机,你们之中也会有人杀人的,倒不如说,发布了动机才会破坏你们的自相残杀吧?咦,我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啊?”黑白熊一边做出扭捏的姿势一边说道,“在有人动手杀人之前,愉快的度过你们的时光吧,毕竟,这是最后的愉快时光了嘛。”黑白熊说完,就突然消失了,无论是谁想说等等啊,都没有理会。


  “理这个莫名其妙的玩偶干什么。”十神白夜哼了一声离开了餐厅。


  “其实我还是普通的有点在意。”白银纺也说道,不过还是离开了。


  “麻烦。”神座出流说完也离开了。


  “诶……?神座,等我一下。”日向创说完看了七海千秋一眼,“那个,其实我和神座本来想约你打游戏来着……”


  “诶诶诶?但是我想约七海学姐一起去泡温泉!”赤松枫也说道,“唔……这样会不会冲突呢。”


  “啊,那个温泉是男女混浴的来着,介意一起吗七海桑,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泡完温泉也可以去打游戏,大家一起。”日向创温和的说道,“不过你们介意就算了。”


  “唔,反正是有两个女生两个男生,没什么介意的,大概。”七海千秋认真的点了点头,那我们下午一起去泡温泉吧?


  下午的时候,七海千秋和赤松枫先来到了温泉更衣室门口,没多久日向创和神座出流就过来了,然后,日向创拿出了他的电子学生手册,刷了一下门口的感应器,更衣室的门缓缓的从内往外自动拉开,甚至日向创还吐槽了一句:“明明是感应式的,却是传统的推拉门?”


  “我也以为是那种左右散开式的。”赤松枫说道,然后七海千秋则是注意到了另一个,“咦,这个是……门栓?”


  “那是为了部分女生不希望部分男生偷窥准备的啦。”黑白熊突然冒了出来,“不过可惜,我们这回或许并没有这种类型的男生啊,本学长这几天连黄段子都没有听见诶,这里算是公共空间,男女都能进,看到那里的男更衣室和女更衣室了吗?里面也是分开的,而且,两个更衣室里都有直达温泉的路哦~本学长贴心吧?”


  黑白熊说完,就又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七海学姐,我们不要管那个家伙,进去泡温泉吧!”赤松枫显然十分开心,“我也想和日向君还有神座君成为朋友呢!”


  “诶?突然被女生说做朋友什么的有点意外,我其实没什么朋友的。”日向创说道。


  “咦,怎么会,日向君明明是很友善的人啊,不过神座君倒是有点难相处的感觉呢。”七海千秋说道,“嗯,不过我也是高中朋友才多的。”


  “没有意义。”神座出流冷淡的说道。


  “唔,这么说起来神座君和日向君声音也好像,不过神座君的声音要更清冷一些。”七海千秋忽然说道。


  最后,四个人一起泡了温泉,而且一起愉快的打了游戏。在温泉结束后日向创还给了她们牛奶,“也算是风俗了吧?”


  “喔——有种大浴池的感觉了!但明明只是泡温泉!”赤松枫显然很开心,“我和七海先去餐厅吃饭啦。”


  “嗯,真有精神啊。”日向创笑了笑,说道,“我和神座准备多呆一会儿。”


  “难道是男生间的小秘密吗?完全了解了!”赤松枫大大咧咧的说道,“七海学姐我们走吧。”


  赤松同学,真的很乐观呢。


  和赤松枫同学一起行动了一晚上,之后再度回到自己的小屋沉沉的睡去,而当她醒来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事情却是有了这样的发展,她不是被每天早上八点的黑白熊广播叫醒的,而是被日向创的敲门声敲醒的,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开了门,现在回想起来,她真的是太迷糊了,怎么会觉得日向君的眼睛是红色的呢?明明眼睛是红色的应该是神座君才对。


  日向创说:“不知道神座跑哪里去了,找了一圈都找不到,现在正在让大家一起找。”


  最后发现神座出流的,是在更衣室,赤松枫用电子学生手册打开了更衣室的大门,映入大姐眼帘的,是神座出流被麻绳绞死的尸体,他的眼睛紧闭着,似乎不打算睁开。


  “当、当、当、当,发现尸体啦,发现尸体啦,在一段时间后,将进行学级裁判,请各位努力搜查,赢得最后的胜利吧!”这个时候,全部的显示屏都响起了黑白熊广播。

——TBC——

没想到吧?!

黑白熊的自称是学长不是校长,所以黑幕不是盾子酱(?)

诚招各位读者评论,好评论会被选入黑白熊剧场(?)

彩蛋是日向创的希望碎片1,提醒一下各位,日向君在第一章结束后才能攻略。

求求各位给我个评论吧,这是我更新的动力,拜托了——

棕色小猫控

【无授权翻译】バトンリレー式幸福保証/接力式的幸福保证

——哎,话说这个状态下进入会有保险吗?

——当然了!交给我吧! ​


*狛枝凪斗第一人称表现!

*与未来的自己对话的小故事!

*安安定定的happyend(非常happy)

*以及惯例的↓

[图片]

*请享受!


接力式的幸福保证


昂起下巴,用相应高度的眼神俯视着。


不对,是俯视着我。


客观的说,我也不想被这种表情盯着看,于是我对自己迄今为止的行为做了一些反思。稍微的反省了一下。


不过也改不了就是了。


因为这个人,是未来的我。


虽然是一张脸……但正因为是一张...

——哎,话说这个状态下进入会有保险吗?

——当然了!交给我吧! ​


*狛枝凪斗第一人称表现!

*与未来的自己对话的小故事!

*安安定定的happyend(非常happy)

*以及惯例的↓

*请享受!



接力式的幸福保证




昂起下巴,用相应高度的眼神俯视着。

 

不对,是俯视着我。

 

客观的说,我也不想被这种表情盯着看,于是我对自己迄今为止的行为做了一些反思。稍微的反省了一下。

 

不过也改不了就是了。

 

因为这个人,是未来的我。

 

虽然是一张脸……但正因为是一张脸,所以才会用惹人生厌的表情俯视着我。他对着莫名其妙在铁架床上正坐的我——也就是过去的狛枝凪斗,挑起了一边眉毛。

 

“我不会怀疑你的真伪,因为我也在那个时候有过穿越时空的体验,毫无疑问你就是过去的我。所以,你想要问我什么我也大体能猜到,

 

————————我和日向创还有联系吗,对吧?”

 

直接说出了我目前最想知道的问题。真不愧是未来的我。那就好说了。

 

不管这次邂逅是梦还是妄想,真假都无所谓。如果说这只是妄想的话,愿望的结果会在我的背后推一把吗。还是说会约束我呢。

 

当我屏住呼吸,凝视着未来的自己时,那双盯着我的瞳孔逐渐变得扭曲,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他的嘴角也不怀好意地翘了起来。

 

……唔,我想我也许明白大家为什么面对我会退缩了。我平时不会对着镜子摆姿势,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子。

 

也许还是不知道的好。

 

“那我反过来问你。”

 

他似乎要把有些厌烦的我拉回来一样,突然用左手食指戳着我的胸口。

 

一看就保养的很好的金属闪闪发光,但仔细一看,上面有很多细小的伤口。和安在我左手上的那个比起来显得有些陈旧。设计上也有些不同。

 

“你不会觉得我还会和那个预备学科什么的继续交往吧?”

 

每个字都戳中了我的要害。

 

虽然只是轻微的接触,却带来了刺穿秘孔般的冲击。胃里一阵发凉,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想到的原因堆积如山,冷汗直冒。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决定性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会让我和日向君决裂的事情吗。还是什么会让日向君选择离开我的事情。还是说是我会变得厌烦他了。

 

从俯视着我的白色面孔上,看不出他对日向君的感情。

 

 

话题先回溯一下。

 

 

刚开始是我先告白的,结果最后也是我提的分手什么的也太任性了吧。

 

最近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

 

每当在空荡荡的地上绊倒时,脸颊被子弹擦过时,本来应该是无碳酸的罐装果汁却喷出数十米高的飞沫时,我都在想。

 

每当我在摔倒的地上发现了丢失已久的物品时,开玩笑地对日向君说舔一舔就好了被他的嘴唇接触时,应该只吐出一瓶果汁的自动贩卖机又吐出中奖的瓶子时,我都在想。

 

这个厄运,这个幸运,说不定有一天会让日向君遭受不得了的事情吧。

 

我现在正处在幸福的正中间,日向君说过,这不是幸运,而是幸福。

 

所以这个决对不会带来厄运。

 

但是也不能保证不会有其他的厄运、其他的幸福把日向君卷进去。

 

事实上,现在各种小小的厄运和幸运每天都积累,让我受难又将我治愈。

 

我一直在想,或许我应该在发生什么不可控的局面之前就对日向君放手吧。

 

察觉到我在因为什么烦恼的他,最近也变得心神不宁,总觉得无法安定。

 

两个心神不宁的人,连任务都无法全神贯注的投入。

 

啊,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日向君背后逼近的是讨伐目标的绝望残党。

 

不是的。

 

我不是故意要保护你的。

 

我试图用悲痛的声音为自己辩解,但是失败了。

 

如果能保护的话,我也想保护,但这不一样。这并不是无意识下的身体冲动。

 

我的身体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肚脐的附近猛地拉出来,一下子跳到了日向君的背后,接住了砸下来的金属球棒。

 

撞击像波纹一样震动着大脑,疼痛紧随其后。

 

“狛枝……!”

 

在摇摇晃晃的视野中,我看到了快要哭出来的褐色。

 

这是不幸?还是幸运?没有人能做出判决。

 

转暗。关闭。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未来机关的休息室里,唯一说得上奇怪的,就是我被一张在镜子里见过无数次的脸俯视着。

 

喂,你。已经没事了? 之类的一句话也没说。像是与我一分为二的那个人冷淡地问我: “能说出现在是哪年吗?”

 

我困惑地回答了四位数字,得到的只是“果然啊”的叹息。

 

看过无数次都要厌烦的那张脸,未来的狛枝凪斗说:“这里是十年后的世界。”

 

老实说,就算你突然这么说,我也只能做出“哎、啊,哦……是吗”这样的反应。虽然说我也经历过不少超自然现象,但是终于到了穿越时间吗……甚至让我发出了这种谜一样的感慨。这时我灵光一闪。

 

现在,我正处在未来。

 

和日向君建立着怎样的关系,稍微作弊一下也没关系吧。看看我们在这个时间轴上的关系,再考虑是否应该改变对他的态度... ..虽然还没想到那么远,但作为今后我该如何做的参考也不是不可以。

 

不管是继续交往还是分手,这都是狛枝凪斗选择的道路前方。

 

虽然,我这么想。

 

 

——————你不会觉得我还会和那个预备学科什么的继续交往吧?

 

 

仅仅是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却超出了我所有的预想。

 

“看你的表情,好像有很多线索的样子。”

 

未来的我面无笑容地说,我的心脏仍然像被锋利的刀子刺穿一样,不过比起心脏,胃附近更显著地刺痛起来。

 

“ ……托你的福。”

 

“不过你放心吧。哈……日向君看起来也挺幸福的,身体健康平安无事 。”

 

“ ……是、吗”

 

就算罗列出四字成语,看着非常幸福的日向君什么的我一厘米都想象不出来,我意识到了,其实是我不愿去想象他离开了我还会幸福的样子。

 

真的,事到如今在想什么。

 

我终于可以在我的才能把日向君卷进来之前,就将他解放的。明明是值得庆祝的好事。

 

“你怎么这么沮丧?这是你选择的结果吧?开心点嘛。”

 

喂,说点什么吧?很高兴吧?很幸运吧?对于未来的我的攻击,已经没有力气去应对了。

 

“好——了”

 

“疼”

 

啪。

 

一声小小的闷响,一记手刀砸到了未来的我的后脑勺上。

 

“不要欺负过去的自己。”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

 

未来的我被压着脑袋,仍然猛地回过头去。

 

“创、创君!”

 

“狛枝凪斗增加到两个了,为了防止不幸遭遇这种状况的家伙出现,我来赶人了。”

 

“我是什么妖怪怪物吗?”

 

“ ……... 无可奉告。”

 

“哎、等一下什么啊什么意思嘛?喂、等等……不对!我不是说了我一个人没关系让你先走嘛!”

 

“你的‘没关系先走吧’等于在说‘我要使坏’,所以我不会听的。”

 

“我没有使坏。我发誓,我是个好孩子,可乖了。”

 

说着,未来的我把双手举到了肩膀的位置。

 

“上次你把建筑物的天花板炸掉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那次根本算不上是使坏。”

 

“故意引起的粉尘爆炸不是使坏是什么。”

 

“人一旦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故,都会呆在原地吧? 我就想如果藏身基地突然爆炸了的话,说不定对方也会丧失战意什么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故呆在原地的可不只绝望残党吧... ...”

 

一边进行有节奏的漫谈,一边蹲下与我四目相视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未来的日向君的人。

 

刘海与我熟悉的样子相比更加清爽一点,相对的脖子的线条显得十分修长。

 

“日向君……?”

 

我确认似的嘟囔了一声,眼前的日向君突然笑了起来。与我熟悉的日向君有些不同,他笑起来眼角舒缓,甚至有细小的皱纹。这样笑着,原本坚毅的表情都变得柔和起来。

 

阳光般的笑容笼罩着我,我却十分狼狈。

 

在未来,日向君会一直笑着直到眼角长出皱纹吗?在谁面前?在我面前?

 

“啊——啊,脸色全白。好可怜。明明这么可爱,却被凪斗欺负了。”

 

他顺势抱住了我,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背。

 

"那个,不要对那个家伙说,对我说。"

 

"啊——,好好。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未来的日向君不顾未来的我噘起的嘴,不停地用摆弄玩具熊一样的手法玩弄着我。现在进行时。揉乱我的头发,蹭我的脸,最后双手在我脸颊上不停的挤压抚摸。

是现阶段交往中的过去的日向君也不会做的举动。

 

把陶醉在其中逐渐陷落的意识拉回来的,是被玩弄的右脸感觉到了违和感。就是说,日向君的左手上有东西。

 

“ ……?”

 

为了确认违和感的根源,我伸手去抓正在捏我脸颊的手腕,但是手指却径直穿过了手腕。我睁大了眼睛。

 

慌忙向下看去,不只是手指,我的全身都在变得透明。

 

“啊,对了。”

 

一脸无聊地看着我,不如说是盯着未来日向君背影的未来的我,啪地拍了一下手。

“你现在处于昏迷、灵魂出窍、只有意识来到了未来的状态,所以身体一旦醒来,你的意识也会回到过去。”

 

亲身体会过的人这么说的话。

 

过去与我有过相同体验的他,虽然都是自己,按照他说的话,我的身体应该是在过去时空即将苏醒的状态。

 

过去和我有过相同体验的未来的我与现在的我(过去的我)是同一条轴上的必然存在。也就是说,这个时间轴是我选择创造的笔直的未来。

 

是日向君和我没有交往的未来。

 

虽然听起来像是闹翻了,但看起来关系并没有那么不好,明明还有很多问题想问。

我仰起头,看着未来的我。

 

“你不会觉得我还会和那个预备学科什么的继续交往吧?”

 

在朦胧的视野中,未来的我再次重复了同样的话,然后把食指伸进了自己的衬衫领口。他拉起了藏在衬衫下面的东西。

 

一条银链子。中间有一个闪闪发光的银环。

 

然后,未来的我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就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

 

微微舒缓的嘴角越张越大,最后变成高声大笑。

 

含着泪水大笑的未来的我把手放在了未来日向君的肩膀上。抓住了正在向回到过去的我挥手的日向君的左手。

 

伸着五个手指的手掌。

 

那个无名指。

 

转暗,关闭。

 

一瞬间燃起来的怒火让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机关医务室。

 

挂在墙上的日历上印着我应该在的正确年份,我回来了。

 

“个、被、他骗了……!!!!”

 

“唔哇啊啊!!”

 

我猛地跳了起来,坐在床边的折叠椅上的日向君发出了悲鸣。

 

“笨蛋!你脑袋被打了不要突然活动啊!”

 

日向君怒吼着。他的眼睛没有湿润,但是充满了血丝。

 

虽然是不可抗力的事故,但一定让他十分担心,十分难过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跟着五味杂陈,有点难过、瘙痒、抱歉、开心和痛苦。为什么我会想着要离开他呢。

 

——————你不会觉得我还会和那个预备学科什么的继续交往吧?

 

 

没错,也就是说。未来的我们已经不在继续交往了。

 

结束了这个阶段的未来的我们,呃……那个、也许说不定是结、结、结婚了。

 

在消失的一瞬间,我在未来日向君的无名指上看到了一个银环。

 

说什么预备学科,都是为了从一开始就让我误解。

 

我真的是太坏心眼了。

 

但是没办法。就算想反省自己的行为,但对方可是未来的自己。我没办法对还没发生的事情反省,十年后我也许也会做同样的事吧。

 

“就算是处在幸福的正中间,但是如果发生了什么也是无法抗拒的不幸。”……未来的我所做的伪装,都是为了踢满脑子这么想的男人的屁股一脚。

 

另外一半应该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同族厌恶吧。

 

“日向君!”

 

“什、什么……!?”

 

安静的医务室里响起了夸张的声音,日向君的肩膀猛地一抖。我心想,反正要做的话,就趁着心跳最猛烈的时候做吧,这就是所谓的吊桥效应。

 

“我们结婚吧!!!”

 

“ ……... 嗯”

 

对于我的求婚,日向君十分震惊,过了一会儿,他的嘴角突然松弛下来,露出了十年后的他都都没有露出过的灿烂笑容。

 

是一个眉毛下垂的慈爱笑容。

 

额角被温柔的抚摸,眼下也被拇指摩挲着。虽然只是轻微的亲密接触并不会产生那样的氛围,不过心却跳的很快。

 

他向前倾着身子,额头紧贴在一起,亲密的接触着微伏的睫毛,轻声说道。

 

“刚才我说再观察一下拒绝了检查,果然还是让他们好好检查一下吧。”

 

似乎我的行为被他认定为脑袋伤到不好的地方了。

 

 

 

 

我已经给了足够多的提示了。他并没有愚钝到那个地步,所以我的想法应该都正确传达给他了。

 

不如说这点在过去已经在被我证实了。

 

说到一脸悲痛的我在最后的最后即将消失的那个瞬间!

 

笑得太过了现在都有些难受。

 

过去的我就像魔法表演秀那样,突然的出现,又突然地回到了原来的时间轴。

 

开始时是像全息投影一样出现,消失时却像溶解在空气里一样,所以时空穿梭这么根本没有脉络可循。

 

有点不可思议。不对,我可是很不情愿的。

 

简单说明就是SF。

 

这个全息投影是通信手段的一种,是左右田君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一时起兴安装在升级后的义手里的功能之一。虽然偶尔也会增加一些非常方便的功能,但大多数都是没用的附加品。

 

再说,通信这种东西只要能进行语音通话就够了。就算能看到全身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这个全息投影还限制了使用场所,绝对没什么用吧。还召唤了奇怪的东西。”

“帮帮我们肯诺比,只能拜托你了。”

 

旧姓日向创君在我旁边像唱歌一样嘟囔着。

 

“不过啊,如果这里站着手掌大小的七海绝对非常可爱。”

 

“那个。”

 

我想象着全息投影出手掌大小的七海同学呆呆地站在指尖上的样子。

 

“绝对很可爱。”

 

“对吧?”

 

话虽如此,不管七海同学有多可爱,暂时没有用处的全息通信功能突然启动,投射出了不该出现的立体影像并与现实的肉体进行了转换。刚才的事件不管怎么说看起来都像个恐怖电影,如果编织起来的肉体不是自己的形象的话,我可能当场就一把火烧掉了。时空穿越来的人可能感受不到,但对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就被迫观看了这场时空穿越的人来说,简直就是san值检测。只有燃烧的东西才是最强的武器。

 

 

 

说起来。还有这个前置。

 

“也不知道刚开始是怎么样的。”

 

无聊地戳着义手指尖部分的创君歪头问着。

 

“刚开始?”

 

“如果说过去的你遇到了未来的你,而过去的你会成为现在的你,那刚才还在那里的过去的你迟早也会成为未来的你吧?”

 

“和未来的你一起。”

 

“我只是在想,如果你遇到的未来的你在过去也遇到过未来的自己。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知道。”

 

“不知道...…”

 

“这里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分手的世界线。这样就够了吧?充满希望。世界公认。哇——太好了——!”

 

“太乐观了。”

 

尽管我举起双手来表达喜悦,但创君仍然一脸难以接受。

 

所以我定把十年来的秘密告诉他。我凑过去,对着扭动着身体的创君耳语道。

 

“刚才还在那里的我啊,也就是那个时候的我,知道了你我都没有被我的才能左右,至少以后十年都能幸福地在一起的时候,真的非常的高兴。”

 

“凪斗......”

 

感觉到贴过来的温暖体温,我高兴地搂住了他的身体。双手慢慢用力,呼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呢,创君。”

 

“嗯?”

 

“我看到的未来到以前的我出现就结束了,所以现在的我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嗯……?嗯——、嗯......”

 

创君一副明白又不明白的表情暧昧地点点头。

 

“也就是说,我们的lovelove保证期已经过了。”

 

“lov...…”

 

我努力的想解释但创君好像无语了。显然,比起保证期过期这个词,直接的过时词汇更让他受打击。不错吧,love——love——,兔美老师的口头禅。

 

他慢慢地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然后轻轻地笑了。

 

“ ……你还想和我分手吗?”

 

“怎么可能!”

 

我抽搐着嘴角,夸张地耸了耸肩。

 

“与其害怕未来,不如不后悔地度过每一秒钟,是我这十年里学到的。话说回来创君,来做些好事吧?”

 

“哈!?”

 

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他脑袋上的天线一下子立了起来。是已经一起度过了十年的我至今也不能理解的创君的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现在!?”

 

“现在。”

 

“回家不行吗!?”

 

“谁也不知道一秒钟后会发生什么嘛。而且,创君你也花心了吧。”

 

“花心~!?”

 

创君一边说着一边皱起眉头。看着他一脸迷惑的样子,我又紧紧抱了抱他,蹭蹭脸颊,到处摸摸。就像对待玩具熊一样。就像对待过去的我一样。

 

“啊,那、那也是你吧!不算!不算!”

 

“不行——”

 

我用双臂压住有些过于活泼的泰迪熊。他扭动着身子就像一条活的金枪鱼……稍微纠正一下。创君不是金枪鱼。

 

“不是已经把人都赶走了吗——那不是正好吗。”

 

“不好!”

 

创君大叫着,露出了想要挖个洞躺进去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眨了眨眼睛,脸颊慢慢泛红。

 

"你是用什么说法去赶人的?"

 

“ ……现在,狛枝心情非常非常不好......所以暂时禁止入内......”

 

确实,心情非常不好的我,应该没有人愿意靠近。作为借口来说是最适合的。但是我需要一个可以帮我把心情调整到最好的人。

 

“没关系的。”

 

“不、不是没关系吧。”

 

“现在你......”

 

“都说了不行、”

 

“他们会觉得你是在用尽各种办法来安慰我的。”

 

“所以说,根本、不是没事吧……!”

 

不要在公司的休息室干这种事啊! 对于这么大叫着的创君,我点点头说着:“嗯嗯,但是在厕所也做过了呢——”然后就被给了一个强烈的头槌。——那也是未遂!他反驳着。虽然确实没有做到最后。

 

我把创君推倒在当椅子用的管床上。把双手伸向了他毫无防备的腋下和肚子,他也报复似的用指尖挠着我的腋下。

 

我们一起嬉戏,一起大笑。

 

两个又大又壮的成年人折磨着铁架床,弄得弹簧吱嘎作响。虽然并没有做什么私人的事情,但这声音也会响到走廊上吧。

 

想象着离开房间后的情景,我又笑了起来。

 

没关系。你的恐惧就是我的恐惧。

 

我和你的十年得到了保证,但无我也法保证接下来的日子是否平稳。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尽管如此,现在的我还是非常的幸福。

 

 

 

 

 

 

 

日向_千秋bot.
占tag致歉,是一个日七24h...

占tag致歉,是一个日七24h的宣图

时间是在1月31日大年三十,采用匿名选梗方式,由主页统一发布

tag指路:日七新春24h

占tag致歉,是一个日七24h的宣图

时间是在1月31日大年三十,采用匿名选梗方式,由主页统一发布

tag指路:日七新春24h

要自尽谢罪吗

失败了失败了…我不玩了啦

失败了失败了…我不玩了啦

狛舟产出困难

宿 主

一点乱码的本预备,但只是ybxk暗恋本科狛(轻点骂)

脱离原作人物形象,不会写文


平淡的一天被不知哪天起的小雪飘忽地掩盖在渐渐开始堆积的雪层下。


抽屉里的几张纸被胡乱地塞着,恣意却不情愿地保持着这个不太被主人所喜爱的姿态。


“日向君,去学校吧。”

他瞥了一眼搭在座椅上叠得很整齐的黑西装,心里涌现出一种嘲讽的不屑,黑色的骤风把眼前的这抹光亮的脏污吞噬。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他又想爱怜地去抚摸那一滩黑色的死水,像是轻抚就可以让自己平庸的生命焕发一点异常。而这死水又恰恰是这一文不值的生命里灿烂的希望。


希望。


突然对狛枝的回想让他有些神经质了。希望就是那样的昂...

一点乱码的本预备,但只是ybxk暗恋本科狛(轻点骂)

脱离原作人物形象,不会写文



平淡的一天被不知哪天起的小雪飘忽地掩盖在渐渐开始堆积的雪层下。


抽屉里的几张纸被胡乱地塞着,恣意却不情愿地保持着这个不太被主人所喜爱的姿态。


“日向君,去学校吧。”

他瞥了一眼搭在座椅上叠得很整齐的黑西装,心里涌现出一种嘲讽的不屑,黑色的骤风把眼前的这抹光亮的脏污吞噬。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他又想爱怜地去抚摸那一滩黑色的死水,像是轻抚就可以让自己平庸的生命焕发一点异常。而这死水又恰恰是这一文不值的生命里灿烂的希望。


希望。


突然对狛枝的回想让他有些神经质了。希望就是那样的昂贵高不可攀,一点点的希望都是这模糊而混乱的人生里的耀眼光芒——也许狛枝是他的希望,但可能恰恰相反。


“谁都会想去分一杯羹,但很难有人自愿去蹚这摊浑水。”本科生眼神阴沉沉地垂着,冬天未来的冷风。“没有谁会这么心甘情愿去做小白鼠……是吧——日向君?”寒风直直地往日向创的怀里钻。


现在想来,也并非有那么笃定。


宿主が生まれる。


那样高高在上的本科生,能够遇见就赌上了百分百的运气了吧。不等同的关系下被赐予的不叫爱恋,而名为 施舍。连施舍都难以企及的人哪里有富裕去渴求至高无上的爱恋。


“日向你……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预备学科、就算是我这种蠕虫都不如——”日向的微笑僵住了,连带飘忽思绪也僵住了。“你应该……很渴望才能吧?”


才能。


才能是否是这个世界选拔出生来便成功的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只有拥有才能……才能够获取少之又少的资格,也许就算自己无所事事的一生就此了结都完全够格了。


更何况一点微不足道的夸赞呢。一点从小到大都少有的夸赞——发自内心的真挚的夸赞。一定完全够格了吧。人生崇高的价值也可以就此实现——也就不会再是行尸走肉了吧?


轻轻松松就攫取才能的人究竟是多幸运才能在这个世界轻而易举地取得一席之地。但预备役终究是预备役,平平淡淡的无意义的一生就这样像抹布一样被扭曲蹂躏着痛苦地度过了。对比多鲜明。


那样淡泊而蔑视的眼神,是本科生引以为傲的表现吧,狛枝凪斗。


他瘫软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重新打开被揉过无数次的纸团,小心翼翼地又把它压平。



“我申请参与

| 神座出流计划 |。”


东訸Higashi

手书二月四号会发出来。。(大概)

手书二月四号会发出来。。(大概)

垃圾屑堆放站。

hinata's note3

 【ooc捏造含有!注意避雷!以第一人称叙述日向视角发生在希望峰学院的事件。主要是我流口吻,并非角色口吻!!】

 其实关于预备学科那事,我其实没有任何的感觉。无非是在利用预备学科的学生。虽然最近几年开办预备学科,但是我从未想到确实因为这个原因……有的人已经有反抗的想法了……在背地里加入了那个本科生的组织。

  我渴望才能,刚开学时雾切校长都和我提议了这件事,但要我舍弃一切,我做不到。因为我还有相处还不错的同学们,特别是七海同学。

  突然才发现,我的班上也有本科生的亲戚。似乎是九头龙组的少爷的妹妹……黑道也是超高校级的才能吧……...

 【ooc捏造含有!注意避雷!以第一人称叙述日向视角发生在希望峰学院的事件。主要是我流口吻,并非角色口吻!!】

 其实关于预备学科那事,我其实没有任何的感觉。无非是在利用预备学科的学生。虽然最近几年开办预备学科,但是我从未想到确实因为这个原因……有的人已经有反抗的想法了……在背地里加入了那个本科生的组织。

  我渴望才能,刚开学时雾切校长都和我提议了这件事,但要我舍弃一切,我做不到。因为我还有相处还不错的同学们,特别是七海同学。

  突然才发现,我的班上也有本科生的亲戚。似乎是九头龙组的少爷的妹妹……黑道也是超高校级的才能吧……?

  这个女同学可以说是大小姐的感觉,家教还不错的样子,只能说是,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妹妹”吗。

  虽然说是日记,但总是写这些事。原来我对于才能和本科的向往已经成了残念了吗……雾切校长说的那些话,我是否应该考虑下呢……

垃圾屑堆放站。

hinata's note4

【ooc捏造含有!注意避雷!以第一人称叙述日向视角发生在希望峰学院的事件。主要是我流口吻,并非角色口吻!!】

  说实话在预备学科的生活非常无聊,我们交了那么多的学费,换来就是和普通高中一样的课程。不过,我离我向往的希望峰学院本部是最近的……我向往的希望峰学院并不是预备学科……

  预备学科内浮躁的人越来越多了,感觉除了大部分本科生,其余的学生都知道了这些事……关于雾切校长的提议,我猜想他应该只向我表达了这个想法。这个猜想也不一定对,因为来到希望峰学院的学生应该也有向往才能的预备学科吧。

  我现在清楚的认识到了我和本科生的差别...

【ooc捏造含有!注意避雷!以第一人称叙述日向视角发生在希望峰学院的事件。主要是我流口吻,并非角色口吻!!】

  说实话在预备学科的生活非常无聊,我们交了那么多的学费,换来就是和普通高中一样的课程。不过,我离我向往的希望峰学院本部是最近的……我向往的希望峰学院并不是预备学科……

  预备学科内浮躁的人越来越多了,感觉除了大部分本科生,其余的学生都知道了这些事……关于雾切校长的提议,我猜想他应该只向我表达了这个想法。这个猜想也不一定对,因为来到希望峰学院的学生应该也有向往才能的预备学科吧。

  我现在清楚的认识到了我和本科生的差别。以前我还认为我和本科生的差别不大,现在看来我连他们的一半也比不上……他们各个方面都很优秀,是全世界的希望。

  其实今天也偶然遇到了我后辈的本科生们。好像本科生下课时间比我们预备学科要早很多……我在路上看见他们也很意外。好像他们其中有一个银色头发的女生看了我一眼,然后我再仔细看时发现并没有往我这边看,可能是错觉吧。九头龙同学说她的哥哥也是本科的学生,但是我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的哥哥。我也不清楚他哥哥是哪一届哪个班的本科生。虽然本科生比起预备学科要少很多,但有次找七海去本科学院时就直接被保安拦在了门外,还被赶走了,还说预备学科就是垃圾,不可能认识本科生,根本不可能让我踏进本科学院的大门。看来本科看不起预备学科的人是大有人在啊,显然七海同学就是这本科生里面最特别的存在吧。能与她成为朋友,真的很开心。原来那个传言真是一点假的都没有……学院方不仅利用我们,而且本科生几乎都瞧不起预备学科啊……

  七海说我最近心不在焉的,可能确实吧。预备学科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我最近十分恍惚。七海说我玩游戏都不认真了……啊,十分对不起七海同学……

  突然就写了这么多,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吧……

你谁啊
烂活,没起稿直接画的,两分钟极...

烂活,没起稿直接画的,两分钟极限摸鱼()

日向:这个左右田就是逊哦

七海:照这么说你很勇哦

尽管是杰哥不要的梗但是无cp

烂活,没起稿直接画的,两分钟极限摸鱼()

日向:这个左右田就是逊哦

七海:照这么说你很勇哦

尽管是杰哥不要的梗但是无cp

垃圾屑堆放站。

hinata's note

【ooc捏造含有!注意避雷!以第一人称叙述日向视角发生在希望峰学院的事件。主要是我流口吻,并非角色口吻!!】

 最近变得十分忙碌,学院方并不打算介入这场关于预备学科的混乱。不知道那个本科生是如何限制了学院方的。可能我们预备学科在他们眼里仅仅是孕育本科的经费和工具罢了。

  突然又想到了学院长的提议……如果我真的接受了这个提议,可能就不会被像看垃圾的眼神被本科生看住了吧。

  我的记忆似乎有些混乱了。可能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有些疲惫了吧。目前我的日记可能就不是日记了……处理太多事情很耗费时间……下次写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ooc捏造含有!注意避雷!以第一人称叙述日向视角发生在希望峰学院的事件。主要是我流口吻,并非角色口吻!!】

 最近变得十分忙碌,学院方并不打算介入这场关于预备学科的混乱。不知道那个本科生是如何限制了学院方的。可能我们预备学科在他们眼里仅仅是孕育本科的经费和工具罢了。

  突然又想到了学院长的提议……如果我真的接受了这个提议,可能就不会被像看垃圾的眼神被本科生看住了吧。

  我的记忆似乎有些混乱了。可能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有些疲惫了吧。目前我的日记可能就不是日记了……处理太多事情很耗费时间……下次写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