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向smo

103浏览    9参与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是群里提到的互换衣服x 然后就...

是群里提到的互换衣服x

然后就莫名其妙变成了正太日向和smo

wwwwwww

是群里提到的互换衣服x

然后就莫名其妙变成了正太日向和smo

wwwwwww

写不完的作业君

【热街】一篇爱情小说

日向纪久 / smoky


#交作业

#灵感来自芥川先生的《一篇爱情小说》

#短打,当一切纷争都在远去


       日向纪久气急败坏地一把拽开和纸糊好的门。正想着怎么声色俱厉地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听人话的倔骨头,只见当事人悠悠闲闲地从手上捧着的书中抬起头来,一双黑眼睛就径直望过来令他一时忘了刚打好的腹稿,傻乎乎地半张着嘴呆愣在原地。

       他们互相对视着默不作声,空气里一片焦灼。冬末春初的光景里,甚至...

日向纪久 / smoky


#交作业

#灵感来自芥川先生的《一篇爱情小说》

#短打,当一切纷争都在远去

 

       日向纪久气急败坏地一把拽开和纸糊好的门。正想着怎么声色俱厉地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听人话的倔骨头,只见当事人悠悠闲闲地从手上捧着的书中抬起头来,一双黑眼睛就径直望过来令他一时忘了刚打好的腹稿,傻乎乎地半张着嘴呆愣在原地。

       他们互相对视着默不作声,空气里一片焦灼。冬末春初的光景里,甚至没有一声虫鸣来打破宁静。

       直到日向纪久再没有耐心和别人比试一二三木头人或者谁先眨眼的愚蠢游戏,他挑眉冷哼了一句。smoky没有合上书,只是倒扣在覆盖于身上的毯子上方。他若无其事地问道:

       “有事吗?”

       卧床修养的数月令他看起来不再是一只被抛弃而流落街头的瘦弱野猫。尽管这些天的难以见光无法改善他苍白的肤色,好在规律的饮食作息和久违的安稳觉让他紧绷的心弦放松下来,无名街的小头领看上去是日向从未想象过的温和而柔软。

       他的头发长了好几公分,似乎和他本人一样开始柔和,不再满是棱角。它们随意地贴合在他裸露在外的脖颈上,看着心痒痒。也许是为了看书的时候不被挡眼睛的刘海打扰,smoky额前的碎发被悉数夹在发顶,那对嫩粉红的发夹或许是谁的恶作剧,让他看起来变得怪异又可爱。

       smoky像是意识到了他的目光,眼神躲闪一瞬表露尴尬,而下一秒又坦然地望过来,不易察觉的撇撇嘴。

       这确实令日向有些惊讶。smoky甚少有清楚袒露面孔的时候,他总是把锐利的目光和皱起的眉头隐藏在层层叠叠之后。原来他有张精致的棱角分明的脸,日向在心里想,有点好看,就是显得太锋利了。于是他忽地又好奇,smoky为什么不靠着这张脸去吓人,思来想去只怕是这眉眼间太难露出岁月的痕迹,而病弱的小弟弟恐怕只会为自己招惹更多麻烦。

       这个人总是怕麻烦了别人,可自从来了达磨的地盘养病,他却总是给日向找麻烦。日向纪久憋屈地在心里叹气,他总不能真的和一个病人置气。哪怕这个人存心就想气他。他只好漫不经心地踱到离smoky最近的墙边,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一眼又看见他置于腿上的书。

       他张望两眼看不清书名,看起来实实在在是本满是文字的书册,而非打发时间的漫画。日向惊异地看向smoky。

       “你居然会看书。”他甚至不知道达磨的土地上还有这玩意。

       他也不知道smoky是不是识字的,有没有规规矩矩地上过学。他意识到哪怕他们朝夕相处了好些日子,勉勉强强可以互称一句朋友,他仍旧对smoky一无所知。关于他出现在无名街的原因,关于他所有的过去和未来。

       而smoky只是微笑地把书折了角递给他,嗓音仍有一丝沙哑。

       “拉拉带回来的,说是给我点事情做。”

       也是,日向点头赞同。免得你稍微好些了就无法无天。

       “讲了什么?”日向毫无兴致地胡乱翻看,很快又随手阖上书页。他情愿多看两页这惹人生气的脸,也不想盯着油墨印刷的排列组合。

       Smoky盯着他似笑非笑。

       “爱情至上。”

       “什么?”

       “一篇爱情小说。”

       他用平淡的语气缓慢说道,再用他漂亮的眼睛注视着,逼着日向恍惚间忘了身处何处。他只得不自在地接话。

       “……和你可不太搭。”

       爱情故事,和他们两个人都不太搭。日向安慰自己,但聊聊这个话题还是可以的。

       “这是什么样的爱情小说?”

       “背叛、误解、一相情愿、自以为是、荒唐、滑稽可笑…还有爱情至上。”

       “我都要以为你在讲一篇复仇失败的故事了。”

       “原话是‘植根于深层人性的严肃的爱情小说。’”

       日向忍不住嗤笑出声,他承认,确实有点好笑。愚蠢的爱情故事,相信爱情本身就够傻了。于是他赞同地点点头:

       “我的感想和你一样,爱是无趣又愚昧的。”

       “不对。”smoky突兀地打断他,他惊异地打量着日向,摇头道。“正如小说想说的那样,爱有至上的力量。我从来没有想否定它的意思。”

       这怎么可能呢?日向困惑地垂下头去抚摸着书册的棱角。

       你为什么会知道‘爱’的定义呢?他想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明白,也不明白smoky为什么能明白。

       “爱是什么?”他问。

       “……每个人的爱是不一样的。”smoky犹豫着不太确定地回答。

       日向纪久对于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很不满意,于是他又追问:“那你的爱是什么呢?”

       这一次smoky没有再犹豫,只是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是守护、宽容和原谅。”

       “即便有背叛、误解、一相情愿、自以为是、荒唐和滑稽可笑?”日向不可置信地反问道。

       “即便有背叛、误解、一相情愿、自以为是、荒唐和滑稽可笑。”他坚定地回答。

       他们重新四目对视,空气里重回焦灼。

       最终日向败下阵来。

       “……这有点好笑,说真的。”他不太大声地抱怨,换来smoky的又一声轻笑。猛然间,他想起今天来找smoky的原因。而现在困惑充斥着他的脑子甚至暂时挤占了愤怒的空间——这对日向纪久来说难得一见——所以他只是皱着眉头心平气和地问道:

       “听说你今天又想偷溜了?”

       “……我只是担心无名街那边的事情,而且我的身体已经好了。”

       “别想了,老子不放你别想溜掉。”

       “日向纪久,要打架吗。”

       “哼。省省力气对付你自己人吧。把你留在这里的又不是我达磨。”

       被戳中软肋的smoky无话反驳,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生闷气去了。

       日向拿这样的smoky从来没有办法,只是有些泄气。“……你就这么不想呆在达磨?”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还是不对,怎么总是留不住这位大爷。

       “也不是。”从被子里钻出半个脑袋,smoky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裹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如果你不想我离开,我还是会回来的。”

       “……反正现在的我留在无名街也只会给他们添麻烦。”他又紧接着补充。

       日向又一次困惑起来。

       他隐隐约约意识到有些东西正在破土而出,他犹豫着是否应该放任其滋长。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疑惑已经够多了,这注定无法在当下得到解答。

       天色已经很晚了。他看看窗外,决定起身离开。

       “无名街的重建你不用担心。”他帮smoky重新压了压被角,“sword正在恢复。”一切纷争都在远去,现在人们正在享受和平与喜悦。

       smoky探出整个脑袋对他眨眨眼,没有说话。

       他便示意般点头与之告别。

       “日向。”

       就在他踏出房门前的最后一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我希望你能相信爱情。”那个声音轻飘飘的,又沉甸甸的。

       他又说。

       “就像你应该相信我。”

       “晚安,日向。”那个声音小声说道,听起来像是把自己再一次埋进被子里。

       日向纪久如同进来时那样在原地驻足良久,最终替smoky关了灯。

       “晚安。”他回答到,拉开门走了出去。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日向大小姐和smoky大少爷的...

日向大小姐和smoky大少爷的反派生涯(x)

就算我没有情人节过我的cp也要过节(√)


走起→av88999987

我来了,b站终于把我的东西吐出来了呜呜呜

终于赶上情人节了。我死亡。


两天肝出来的ppt手书,还没做完【捂脸

请见谅!


【朋友入坑不,一起磕cp不

日向大小姐和smoky大少爷的反派生涯(x)

就算我没有情人节过我的cp也要过节(√)


走起→av88999987

我来了,b站终于把我的东西吐出来了呜呜呜

终于赶上情人节了。我死亡。


两天肝出来的ppt手书,还没做完【捂脸

请见谅!


【朋友入坑不,一起磕cp不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偷跑一个手书摸鱼。

【瘫】

是日向 x smoky,假装是情头【然而并不是。

希望能赶上情人节。

偷跑一个手书摸鱼。

【瘫】

是日向 x smoky,假装是情头【然而并不是。

希望能赶上情人节。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对着花火悄悄展露笑颜的你,只有我得以窥见。


依旧是性转(岂可修我大概不会好好画男孩子了)

枫团团脑洞后的产物x

【女孩子们就可以一起去逛达磨家的祭奠了!

被逼着强行穿浴衣的smo和为了行动方便穿男式的日向。


对着花火悄悄展露笑颜的你,只有我得以窥见。


依旧是性转(岂可修我大概不会好好画男孩子了)

枫团团脑洞后的产物x

【女孩子们就可以一起去逛达磨家的祭奠了!

被逼着强行穿浴衣的smo和为了行动方便穿男式的日向。


写不完的作业君

【热街】在病中

日向纪久/smoky


#最近都在短打摸鱼

#ooc算我 全是私设

#请评论找我玩呜呜呜谢谢


       日向纪久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告别梦境的瞬间来得突如其然,似乎前一秒还在被那双枯骨如柴的臂膀扼到几近失去呼吸,眼皮却在下一秒逃脱开地心引力用力向上弹跳。

       他侧卧在榻上安静地呆愣了几秒。脑内不着边际地想到原来梦中惊醒未必要尖叫出声惊坐起。就像从一个既定的现实中逃脱、或是从箍禁自己的回忆里越狱,虎口脱险后只剩下加...

日向纪久/smoky


#最近都在短打摸鱼

#ooc算我 全是私设

#请评论找我玩呜呜呜谢谢



       日向纪久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告别梦境的瞬间来得突如其然,似乎前一秒还在被那双枯骨如柴的臂膀扼到几近失去呼吸,眼皮却在下一秒逃脱开地心引力用力向上弹跳。

       他侧卧在榻上安静地呆愣了几秒。脑内不着边际地想到原来梦中惊醒未必要尖叫出声惊坐起。就像从一个既定的现实中逃脱、或是从箍禁自己的回忆里越狱,虎口脱险后只剩下加速跳动的心跳来提醒大脑的后知后觉。

       接着他在靠近窗边那块被阳光圈起的一席之地里,看见那个最近总徘徊在他梦里任凭如何驱赶都不肯散去的身影。

       他翻了个身不想看他:“喂,你坐在那边干什么。”

       “抱歉,吵醒你了吗。”

       仿佛被一锤敲醒,那人方才从呆滞中苏醒过来。日向不知该笑该恼,反正不给那人好脸色也是应该的。

       “能在这里看到你,看来我是没醒。”

       “……”

       “这梦做得还挺真实。”

       smoky替他把气叹了,幽声接话:“……你不妨闭上眼睛继续睡。”

       “别啊,你不辞幸苦拖着病躯来叨扰我——让我看看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能就这么放你走,真当达磨的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啊。”

       他听见smoky又浅叹了口戛然而止的气,就像那些同样被他强行止住的咳嗽。

       “我听说你病了。”

       闻言日向差点笑出声来:“瞎说。”

       他拖着慵懒的长腔又紧接补充:“什么头痛发热,喉痒流涕。本大爷只是缺少睡眠。”

       “那我看你这辈子都无法痊愈了。”

       “哈?”

       他刚想拍案坐起和这人好好理论几句,转过身来又见着smoky捂着嘴懒洋洋地偷笑。不知清晨还是午后的太阳光在他头顶流泻而下,飞流直落在肩上的绒毛间。生生流淌出一丝从冷酷世界中偷来的静若安好。

       他便一时记不起自己在气什么,打好的腹稿瞬间无影无踪。

       和他怄气从来是自找憋屈,而现在实在头疼又手脚无力,冲上去揍他大概要被反过来嘲笑。于是日向纪久大字瘫在榻榻米上,为了一语惊人达成最好的反击,疯狂搜刮自己四壁萧然的词汇库。

       “喂。”

       “嗯?”

       “听我说。”

       “我听着。”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就像沿着望不到头的海岸线无穷无尽地走下去,左手边是广阔无垠的深蓝色大海。”

       “我还没见过海洋,”smoky把头搁在膝盖上,蜷缩起来让整个自己沐浴在阳光里,“我只听那些从外面来的家人说,能见到的海水大多并不是故事里描写的靛蓝色宝石。”

       “我不知道。”日向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我说它是蓝的它就蓝的。大海什么的不就是一个蓝汪汪的大水坑嘛。”他又半阖上眼在脑内把梦中的画面从角落里勾出来。

       “那你的右手边呢?”smoky好奇地问。“是森林、沙滩、戈壁、繁华小镇、或是其他的什么?”

       “右手边……右手边在放电影。”

       “……”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你继续。”

       “放电影就算了。主演还都长了张你的脸。看得我火大。”

       “噗。那你有气到砸了这破影院吗。”

       “我就想看看它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留着准备看不下去了再砸。结果还挺有意思的。”

       “……我有点冷。”

       “你过来我就分你半个被窝……你知道吗,那影院,6D全环绕还是沉浸式。”

       “不要,怕被你传染……你不是在海边吗。”

       “喂!都说做梦了谁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啊。”

       “……我不和病人计较。”

       “然后啊,这电影还是几集联播的。第一集的你是个唱嘻哈的青涩高中生,第二集你是个靠着手机查案的蹩脚特工……”

       “……你成了一个新人小警察被让人头大的前辈耍得团团转;你是个三流推理小说家,毛毛糙糙的也不知道怎么能想出那些诡计;你还当过情报贩子,说实话,你还真的该多发展点副业;你也做过医生、料理师、私人保镖……”

       他闭着眼叨叨不停,听见smoky悉悉索索爬过来的声音,但他没有停顿,继续说着。

       “……也许在无数个你没有驻足无名街的世界里,你会过着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生活。”他睁开眼,和身边的人四目相对。

       他把细小的颤抖藏在句尾的沙哑中:“你会活得快乐而自由,不用祈祷般地往高处飞翔……也不用在深冬的寒夜里孤独死去。”

       他听见smoky一瞬间狭促的呼吸,以及随之而来的低吟。

       “……可若如此那般,我们又该如何相遇呢。”

       “如此那般,我们本就无需相遇。”日向纪久干瞪着眼看他,像是要嘲笑他的无知。

       他打赌自己是面无表情的,他就是那个终于从噩梦中屁滚尿流一般狼狈出逃的幸存者,除了机械跳动的心脏仿佛被洗去一切情感反馈,迟钝而后知后觉着。

       “……你是怎么醒过来的。”

       “你,就是你,不是那些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的你,你走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叫醒了。”

       “那我说了什么吗。”

       “大概吧,你总喜欢唠叨几句。可惜我的大脑开始缺氧,什么都听不见。”

       “……那我现在来告诉你吧。”smoky弯下腰与他额头相抵,他从那样亲密的距离观察他,却又一声不吭。

       半晌,他直起身来,含笑望向他。

       “你已经不发热了。”

       你的病就要好了。


       好像大闹一场以后,整个达磨上下都染上了自家老大懒散的样子,不紧不慢地修复着在无名街的爆破中被波及的部分。日向纪久好些时候不露面,内内外外又开始怀疑他是否再一次一声不吭就闹失踪,结果所有打探的声音都被加藤用不客气地语气打发走了。

       “所以不是说了吗!”把红头发梳得规规整整的男人没好气地看看不知为何出现在达磨地盘的高中生老大,不耐烦地甩甩手,“日向抱恙中啦抱恙中。到别处去完吧小屁孩们。”

       “诶——”村山失望地耷拉下肩膀拖长尾音依旧不甘心地又问。“小日向真——的病了吗,怎么会呢。”

       “啊啊哪有什么怎么会的,快点走啦……”

       “咦!是不是大冬天的坐车头上吹风吹感冒了…”

       “…揍你哦!不用日向爬起来我先揍你哦!”

       屋外熙熙攘攘地实在扰人安睡,日向纪久半眠中隐约感到什么人推门而入,轻柔地把手心搭在他的额头上,他迷迷糊糊地觉得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他久违地做了个悠闲的好梦,哪怕梦里发生的点滴已然模糊难以辨认,他还是痴心妄想着闭上眼睛也许就能把这温暖的感觉留在心里头残存久些。而过于招人发懒的光线让他很快又沉沉睡去。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有谁对他说着些什么,句词中满是笑意。

       那人说:“你的病就要好了。”




写不完的作业君

【热街】三块方糖

日向纪久/smoky


#第二人称日向视角,ooc是我的,全是私设

#双性转日向x smoky,小姐姐们的故事

#请评论区找我玩!!!谢谢!


       那个女人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要小。大约是常年营养不良的缘故,罩在那身破旧且不合身的大外套下的她更像个女孩,而不是女人。

       于是你像是故作嘲讽般地调笑她别来小姑娘不该来的地方,看她凌厉起眼神抿起嘴把不满咽在嘴口的样子自觉好笑。想着被这人仗着虚长两岁而欺压的日子终于过...

日向纪久/smoky


#第二人称日向视角,ooc是我的,全是私设

#双性转日向x smoky,小姐姐们的故事

#请评论区找我玩!!!谢谢!



       那个女人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要小。大约是常年营养不良的缘故,罩在那身破旧且不合身的大外套下的她更像个女孩,而不是女人。

       于是你像是故作嘲讽般地调笑她别来小姑娘不该来的地方,看她凌厉起眼神抿起嘴把不满咽在嘴口的样子自觉好笑。想着被这人仗着虚长两岁而欺压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现在终于轮到自己扬眉吐气。那人却突然在只有你看得见的角度笑起来。

       你忽地就泄了气,竟一时不知道该继续调侃或者佯装恼怒。但你净想着,这些能让她意识到你不再是个孩子吗?

       她总是一副忍辱负重的沉重表情,也不是不会笑——只有在不经意间她才会展露笑颜,清清浅浅的,眼尾唇角弯着似有若无的弧度。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察觉到的秘密。无名街的年轻首领是个出名在外的严厉头领,她用冷峻的面孔塑造自己的威严。

       太天真了。你快笑出声。

       她居然以为这样就没人知道她究竟是个多心软的家伙,你曾经忍不住哈哈大笑着对这等评论嗤之以鼻,而谁都不知道你自负唯有你如此轻易的就能察觉她的温柔。

       你可能一辈子也忘不掉第一次无心窥见这个细小的微笑。

       那时你们吵得很凶。你也可以姑且假装忘了激起冲突的理由,只要你良心安稳,总之,那是个寒冷的冬日,眼看着就要飘雪了。先是你没有按耐住躁动先动的手,于是她不客气地回击一拳打在你肋骨把你甩在地上,你几乎要被怒火烧到失智,花了几秒从打滑的地板上爬起来却眼见她摔门径直离开了。

       你跟了出去却没去找她,只在寒风里孤独地游荡,见人就揍。你的满腔愤慨一时沦为哑炮空弹,焦灼到让人失心疯。

       你漫无目的地走着,伤痕累累,忘了回家的路。直至浑浊又昏暗的天际真的落起雪,忽觉更冷一筹,她回家了吗,是不是也忘了增添一件薄衣。时至今日你依旧没学会体贴或是撒娇,只会装傻充任闭塞内心还忙着嘲笑自己当年太年轻,竟还会为这种事委屈。

       然后你突然停顿,也不知是不是在思索今天的自己依旧委屈极了到底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总之年少的你绝无可能抹起眼泪,你只是固执而漫无目的地游走,直到周边街灯突然挨个亮起,好像天上陨星一颗接一颗落在你身侧,再向前蔓延过去,露出完整的街道。你随着灯火指引抬头望去。

       她就站在星海的那头。

       不仅是目光,你的呼吸都一度被夺走。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的心脏正久违的鼓动着,喧嚣又吵闹,轰炸了整个世界。你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别的。

       她还是离开时的冰冷表情。你任由她牵起你冰凉的指尖,你意识到她依旧在愤怒。她用力握紧你的手腕,你甚至惊讶于这纤细的臂膀居然有如此的力道。你试图挣脱又换来她无声拒绝。她一路沉默不语,最终带着你点了一杯暖手的热饮在咖啡店坐下。

       你直愣注视她,生怕逃避目光也成了示弱。可她对你避而不见却好像不出声的挑衅。

       你觉得你们像两个傻子,赌气谁先开口算谁输。想到这你又差点笑出声来。你承认你自己是个疯子,没想到还能进一步病入膏肓。

       可她到底还有年长者的自觉。待咖啡上桌,你终于在漫长地等待过后听到一声似有若无地轻叹。她伸手在你的咖啡里加入三块方糖。

       这是惩罚。她像是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定是想到了你不爱甜——爱甜的是她自己。马上她又像布置完恶作剧的孩子抱起自己面前那杯苦涩咖啡遮挡嘴角。

       太天真了。你快笑出声,又快摒不住眼泪。

       她居然以为这样就无法让你窥探到她的笑意,你便顺着她的心思闭口不言。

       她的笑容总出乎你的预料。

       你远远地望见她像是在偷笑,似乎浑然不觉她的突然闯入可能远不止意味平安夜给意中人的突然惊喜。你快要开始同情因为隔壁首领的突袭而紧张到跳脚的小不倒翁们。

       喂,你到底来干嘛的。你憋眉头质问她。

       她刚要开口又急忙捂住嘴吞下撕心裂肺的咳嗽。喂!你面露担忧正想上前,她摇摇手拦下,又没心没肺地蹦跶两下。

       哦,没什么事。她眨眨眼,冲你做口型,无辜而狡黠。就是想看看你。

       她笑得真好看。你想。她自己大概没有意识到。

       是以你连她也悄悄瞒着,似要把这笑颜当作独自一人珍藏的秘宝收敛在心里。待春暖花开,就找片良田种下去。到秋天就能收获足够从寒冬腊月到料峭春寒的温暖。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考前继续摸鱼。

试墨水看见上半页的日向小姐姐,那就摸个smo小姐姐吧(笑)


考前继续摸鱼。

试墨水看见上半页的日向小姐姐,那就摸个smo小姐姐吧(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