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日娱

3951浏览    75参与
青野鏡。

【泉秀】误伤

以前写的,补个档。

梗概:中津小天使拽芦屋出去吃饭结果被想整芦屋的人误伤喝了某种药物,在晚上发作了。   


隐隐约约湿润的触觉令睡梦中的佐野泉皱了皱眉头。

前些天中津秀一不知道犯什么病非要和芦屋瑞希换了寝室,因而这几天以来他都是和这位临时室友共享空间的。

佐野自己倒不是很在乎这种事,反正自从芦屋来了第一寮以后他也注定失去个人空间了。而且以前中津也不是没有来借宿过,虽然他白天的时候咋咋呼呼的,但入睡后的表现却意外地沉静。

所以现在什么情况……

佐野张唇想说什么,嗓子却还没有打开。他极不情愿地睁眼,看到中津的脑袋正埋在自己的下腹处,那把他弄醒的诡异...

以前写的,补个档。

梗概:中津小天使拽芦屋出去吃饭结果被想整芦屋的人误伤喝了某种药物,在晚上发作了。   



隐隐约约湿润的触觉令睡梦中的佐野泉皱了皱眉头。

前些天中津秀一不知道犯什么病非要和芦屋瑞希换了寝室,因而这几天以来他都是和这位临时室友共享空间的。

佐野自己倒不是很在乎这种事,反正自从芦屋来了第一寮以后他也注定失去个人空间了。而且以前中津也不是没有来借宿过,虽然他白天的时候咋咋呼呼的,但入睡后的表现却意外地沉静。

所以现在什么情况……

佐野张唇想说什么,嗓子却还没有打开。他极不情愿地睁眼,看到中津的脑袋正埋在自己的下腹处,那把他弄醒的诡异触感的源头。



——————————

shimo连公开都不让我公开!想看就私一下吧,躺平了。

Wzbtdez

入新坑

赶上好时候入日娱了,我好幸福

赶上好时候入日娱了,我好幸福

衬衫的马甲

一起守护最好的大舅们!

个人向kuso~ 

P3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乱入www

一起守护最好的大舅们!

个人向kuso~ 

P3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乱入www

多次拒绝丁程鑫

如何追日本男爱豆?

最近准备追meme和micchi,第一次混日娱,请问有什么软件方便看他们的团综,日剧或者是动态,类似于微博那种,谢谢各位

最近准备追meme和micchi,第一次混日娱,请问有什么软件方便看他们的团综,日剧或者是动态,类似于微博那种,谢谢各位

苑子安

日剧/教场2/向日葵-01.

日剧《教场2》衍生作品

女主风间葵/CP未定(主要是因为杉野遥亮和目黑莲都是我的爱啊www


01.

“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

风间公亲盯着眼前这个许久不见的亲小妹,长高了,也长漂亮了,以前就招男生喜欢,现已更甚了吧……

风间葵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完美的被分到了自己的欧尼桑——风间公亲的教场,初训时就已经被发现,一直到正式入学才被欧尼桑“拷问”就算是幸运了。

“欧尼桑,我……”

“你胆子太小,力气也不行,体力更不用说,在这里只会拖后腿——你不适合做警察。”他打断了她的话,就要离开。

“风间教官!”小女孩叫住了他,不是叫欧尼桑,而是教官,“我会顺利毕业的!”她坚定...

日剧《教场2》衍生作品

女主风间葵/CP未定(主要是因为杉野遥亮和目黑莲都是我的爱啊www


01.

“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

风间公亲盯着眼前这个许久不见的亲小妹,长高了,也长漂亮了,以前就招男生喜欢,现已更甚了吧……

风间葵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完美的被分到了自己的欧尼桑——风间公亲的教场,初训时就已经被发现,一直到正式入学才被欧尼桑“拷问”就算是幸运了。

“欧尼桑,我……”

“你胆子太小,力气也不行,体力更不用说,在这里只会拖后腿——你不适合做警察。”他打断了她的话,就要离开。

“风间教官!”小女孩叫住了他,不是叫欧尼桑,而是教官,“我会顺利毕业的!”她坚定道,回答她的是欧尼桑一言不发离开的背影。


中午的食堂里,互不相识的同期生们三三两两的坐着,风间葵端着点好的芝士夹心汉堡肉套餐正在找位置,就有男孩子来搭话。

“你好,我是吉村健太!”

“你好,我是风间葵。”

可算找了个空位,旁边是穿着黑白运动服的男生,风间葵还是选择坐下,可惜身边已经吉村的位置,“啊……”

“没事的没事的。”所幸他没有计较,端着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风间葵看着面前的套餐,双手合十就要开动,转头看见身边的男生用叉子拨动着和自己一样的套餐。

“怎么了?”她忍不住凑过去问。

“额…不是说有芝士吗?但是我并没有看见啊。”男生茫然的看着他,风间葵笑了,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

“是芝士夹心啦,芝士在里面呢。”这是小时候跟着风间公亲去值守的时候他常点给她吃的常规套餐。

男生恍然大悟的样子让她忍俊不禁。

安静的一餐。

“那个,我叫杣利希斗。”他带着一副眼镜,不常讲话的样子,此刻却有点愣愣的看着风间葵。

“我是风间葵。”

“那个……风间这个周末有空吗?”只是他还没得到回复,女孩好像看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双手合十说着“感谢款待”,然后端着餐盘走掉,“杣桑,下次见哦。”

杣利希斗看着女孩的背影,实际上他早就注意到她了,明明看起来很瘦小,却是最努力的那一个:真的那么想做警察吗……转眼却看见女孩奔跑的尽头是另一个男生,他也对他有印象,是之前就认识吗?


“太伟智!”风间葵眼睛亮亮的跑过去,比嘉太伟智也张开手迎接她跑到自己身边。

他们还不是情侣,但彼此都知道,他们和情侣只有一步之遥,举动也更像情侣,但是迟迟没有人站出来踏出那一步。“你刚才干嘛了?都没有看到你。”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你呢?你跑哪儿去了。”比嘉不是个外放的人,他们的相处模式刚刚好。

“嗯……秘密。”风间葵眨眨眼,毕业之前她才不会让别人知道那个冷面教官是自己的欧尼桑呢。


吃过早餐,警校的学习生活便是正式开始了,他们在第三教场,风间葵的位置在靠窗的位置,跟比嘉隔的蛮远的,但身后坐着的是刚刚认识的杣利希斗。

第三节课,将是风间公亲给我们上的第一节课,鸟羽畅照早早去请风间公亲,风间葵呼了口气。

“请指教!”

“起身!”那个人出现在教场,视线扫过每个人的脸。“我是风间公亲。”

颇有威慑力的声音一出,教场里一片寂静,“鼓掌。”

哪怕他说了鼓掌,教室里仍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就是两只手像这样发出声音,鼓掌!”面面相觑,终于有鼓掌声稀稀拉拉的响起来,最后每个人的鼓掌声变得基本同步。

风间葵是不一样的,不是因为她不想和别人同调,而是因为她有点兴奋,于是在别人拍两下的拍子里,多加了一下,而她身后的杣利希斗的拍手声与别人完全不一致。

“可以了。”他挪开看向风间葵这边的视线,“你们从这里毕业后,就要先去派出所执勤,之后根据适应性和个人意愿分配到各部署,成为不同种类的警察。”

“有的人为了升职绞尽脑汁拼命往上爬,有的人不在意名利,就像为本地居民服务,也有抱着铁饭碗不思进取自甘堕落的人,刚才之所以让你们鼓掌……”他在黑板上写下同调两个字,“是为了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同调。”

“虽然大家一开始各自拍手,但逐渐会配合其他人的节奏,进而按照同样的节奏变得整齐起来。”

“也就是说,你们每个人都会影响到身边的人,想成为什么样的警察我不管,但记住,轻率的举动会给同伴添麻烦。”他将粉笔放下,风间葵可以清晰听到粉笔的声音,紧接着……


坐在风间葵一列最前面的鸟羽畅照忽然间暴起,“你小子!胡闹什么!从刚才就盯着老子看什么看!”听到这句话和他想要掏兜的动作,风间葵就看向了他的口袋,没有变形。

但他拿出了一把刀,挥来挥去,但风间葵的注意力却都在了这把“刀”的光泽为什么这么奇怪上去了,差不多反映的还有身后的杣利希斗——他甚至没有起身。

最终鸟羽畅照被风间公亲制止,一声“回座位”让她明白,这是串通好的戏。

“刀是仿制品。”果然。

“是我让鸟羽演这出戏的,现在开始才是重点。”


“从头到尾汇报刚才的情况。”

其实听到这个问题风间葵是有些愣的,那判断出这是假的话,是按照演出来的情况汇报,还是直言什么都没做,因为她知道这是假的?

一个一个同学被叫起来,他似乎没有要点自己名的意思,太伟智也被叫起来,他答的也并不完美,还有刚不就认识的吉村健太的回答是他刚才选择了报警……

“你自己就是警察吧。”“啊…是啊。”

“杣!”她听见身后男生的起立声,不禁好奇他的回答是怎样的,身后就传来他镇定沉稳的声音:“什么都没做,因为我知道刀是假的。”

这个回答让风间葵挑眉微笑。

“虽然确实是假的,但会让人觉得你事后诸葛亮,有什么根据?”

“藏着那么大的东西在口袋里,裤子却没走样,他拿到的时候也没让人觉得多重,刀刃被光照射到时也没反光,因为贴着铝膜。”sigolai杣桑!是这样没错啊。

“下一个提问。”

“面对这种犯人,要说什么话阻止他。试着赚回点分数吧,如何?”这是个简单的问题,风间葵知道答案,但她慢了一步,等到忍野坐下,她举起手,回答了她的第一个问题:“扔掉手里的东西。”

“正确,理由?”

“因为紧张的话可能会看错,所以不要对物品下定论,要是对方拿的是菜刀或者手枪,那么说会使他混乱。”风间葵看着风间公亲,“没错,事态会恶化。”他认同了她的回答。

这个问题,她也理应回答正确。

“训练偷懒到战场就会没命,或者是受伤,就像我一样。”风间葵听到这句话低下了头,她不想看欧尼桑在学生面前展示他的伤,满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毫不好奇地低下了头。

身后的杣利希斗注意到了这一点。

“课就上到这里,接下去自习。”他走后,所有人都呼了一口气,包括风间葵,所有人都在讨论他,风间葵却听见身后杣利希斗收拾书包的声音。

她回头看他:“杣桑?你要去哪?”

“回宿舍自习。”他抬头回答,手上动作不停,风间教官确实没有规定必须待在教室,但在教室自习并没有什么不好啊。

“你不想被他驯服。”听到这句话他手下动作一顿,抬头去看前面的女孩,抿了抿嘴,“我先走了。”

他站起身,在所有人的制止下依旧走出教室,留下了一句话:“我不是教官的奴隶,他只用了十分钟,就把我们驯服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看向了风间葵,然后毫不犹豫打开门走出去。

果然被我猜对了啊……


下午是游泳救援课,午餐风间葵点了鸡肉,这次是和比嘉太伟智一起来的食堂,女孩笑得好不开心。

“今天真的被风间教官镇住了……”比嘉还在想欧尼桑那个下马威。“嗯咕,他就是这样,总是先给别人一个下马威。”我刚进来的时候不也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吗?

“说起来,葵跟教官都姓风间呢。”

风间葵鼓着嘴愣了一瞬,咽下去:“是啊好巧,我们班三十个人竟然都没有重姓哎,只有我和教官……”其实告诉他也没关系,但是风间葵嘴比脑子快了一步。

看到太伟智没有挪开的眼神风间葵瘪瘪嘴:“好吧,不准告诉别人哦,其实风间教官是我的欧尼桑。”

“这样啊……”太伟智点点头,有些惊讶,“放心啦,我不会说出去。”风间葵笑着点头。


“啊,杣桑,中午好。”是从宿舍赶回食堂吃饭的杣利希斗,他转头看过来就是比嘉太伟智和风间葵并肩坐在一起的画面,抿嘴微微点头,一个转眼就和比嘉对上了眼。

明明谁都没有刻意放出攻击性,但彼此都嗅出了危险,而另一位主人公风间葵就好像毫无察觉一样乐呵呵的看着杣利希斗坐在了她的对面。

这时忍野惠也坐在了风间葵的另一边,主动打了招呼:“风间桑,我是忍野惠。”她是个笑起来很甜很可爱的小巧女生,让人心生好感,风间葵非常愿意和她交朋友,只是顺着她的背后看去,好像有个人在关注着这边。

那是……堂本?她对她有印象,是个很帅气的女孩子。


下午的课一切顺利,晚上他们需要完成今天的日记,风间葵心情非常不错的把一天都记录下来,并且好好吹嘘了一番他们的风间教官,他大概看到会多少有些开心吧?

一遍一遍的检查,风间葵确认没有错别字之后就出了门。

她的比嘉,是要拿全国警察剑道冠军的男人……虽然,他还没有完全“属于”她。他们约好了,晚上熄灯前在剑道馆见面。

她没有换剑道服,只是静静窝在角落看太伟智练剑的帅气模样,注意力全都在他一个人身上,自然也没有看见剑道馆门外的另一个人影。

练剑时她自然不会出声打扰他,他褪去头盔笑着跪坐在她面前,他知道风间葵会为他擦汗——其实他们都知道情侣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称呼,他甚至可以现在就亲吻她的唇。

但是他终究没有,只是像他常做的那样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比嘉太伟智个头有180多,高大英俊,风间葵也不算很矮,但也只有160出头,骨架又小,很容易就能被男生整个圈在怀里,小小的一团。

他们在昏暗的剑道馆里相拥,风间葵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不愿出来,她抬头,忽然做了一个动作。

她抬头咬了一下他的下巴,比嘉眼神一闪低头看她大大的眼睛,“太伟智,毕业之后,我是说毕业之后,我们……”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

“你们该回宿舍了。”是欧尼桑!风间葵把话吞下去,看着出现在门口一身剑道服的欧尼桑,下意识的更缩进了比嘉怀里。

“这里不是给你们用来谈恋爱的。”

“hai!”她从比嘉怀里出来,两个人站起来红着脸鞠躬。

“走吧,下不为例。”

“风间,你留一下。”他叫住了风间葵,比嘉走之前又看了她一眼,在她的眼神中点头走出去。


“教官……”“葵。”这次是他先叫了她的名字,“今天一天看下来,你似乎做的还不错,真的有那么想做警察吗?”听到他的夸奖,风间葵竟然一时间没有去接话。

“你完全可以等比嘉毕业,嫁给他,做个普通的幸福女人。”他抽出来一张纸,是退学申请书。

所以他说那么多,是因为他仍然不同意她成为一名警察吗?但她不能忤逆,只能先接下了那张纸,但她绝对不会签字的。

“欧尼桑,我会顺利毕业,我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像你一样。”她没有再去回避什么。

“……”他盯着她,“可我不想让你和我一样。”

他背过身:“走吧。”

风间葵攥紧了手里的表格,鞠躬 转身 离开,比嘉在外面等着她。

“太伟智,你说我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吗?”

“一定会的,我们会一起从这里毕业。”


一周的时间很快度过,不可否认,风间葵是很有天赋的,她学的很快,成绩非常好,除了体能训练有点拖后腿外,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女生,其次是伊佐木陶子,她来自一个警察世家。

那一晚比嘉送她回宿舍,10点左右,他们听到了一声巨响,像是两辆车相撞的声音,把所有人吓了一跳,瞬间成为了当晚宿舍里的谈资,风间葵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两天后,边听说那一晚有人私自外出了,竟然有传闻说是稻边隆,他一直是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但他确实到最后都没有拿出像样的证据。

第二天,稻边隆的脸上多了些伤口,鸟羽畅照也是一副不太自然的样子。

风间教官也带来了一位新的副教官——田泽爱子,不知道为什么,风间葵就是莫名不喜欢她,但她年轻漂亮,在班里很受欢迎,难道是因为嫉妒?但风间葵自认为她不是个会因此嫉妒别人的人。

那一堂课,风间教官点了稻边和鸟羽两个人,她总是以为这样的行为都是有目的的。

绝对有什么问题!风间葵的眼珠转来转去。


午餐的时候,田泽副教官也跟学员们一起吃饭,风间葵看着她跟一群男生说说笑笑进来的时候不禁多看了两眼。

“怎么了?”比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没什么。”风间葵摇摇头,把注意力转回来,再抬眼却看见田泽爱子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了。

这里坐着的有风间葵,比嘉太伟智,忍野惠,杣利希斗,伊佐木陶子,而她,偏偏坐在了比嘉身边。风间葵咬了咬筷子,有一种莫名的威胁感。

吉村看到她落座也凑过来搭话,却被漆原透介占了位子。漆原透介是个有点奇怪的人,戴着眼镜,很认真却总是迟到,十分不擅长和别人相处。

“田泽副教官你是优秀毕业生代表吗?”吉村还是搭话,田泽爱子嘴角勾起来,有些得意的样子,“对啊,也做了演讲呢,不过吉村,你是不是也要找地方坐下了?”

吉村只能去找离他们比较远的另一张桌子。

眼看着她跟周围的人搭起话来,可能是风间葵太敏感,她总是感觉这个教官好像对比嘉有什么企图,身体也离比嘉越来越近。

“田泽副教官来这里之前是在哪里工作的呢?”

“我之前是一名刑警。”

引来一片惊叹:“好帅。”

“那为什么从一线退下来了呢?”风间葵紧跟着问,身子凑到比嘉跟前,比嘉抿抿嘴知道她的敌意从何而来,见田泽一副不知怎么开口的样子,伸手拉住了她:“快吃吧。”

风间葵瞬间老实了,又看到对面的杣利希斗点了和自己一样的餐,抬眼又看到男生笑着看她,风间葵也发现,他跟田泽一句话也没有说。


下午的时候,鸟羽畅照和稻边隆双双缺席,风间葵咬着笔头回忆着什么,她脑海里闪过两个人的不自然,鸟羽的入水,稻边的蚂蚁……蚂蚁?

她接着想起来中午的时候好像看到稻边把鸟羽叫走了。

“惠。”她忍不住问忍野惠。

“hai,怎么了葵?”

“你知道稻边去哪了吗?”她问完就觉得自己问错了人,自己中午是跟忍野惠一起吃的饭,惠怎么会听见他们去哪了呢?

“好像是去训练场了,今天是稻边值日呢。”意外的,忍野惠知道,真的是个很细心的人呢……

听到这话,风间葵本想叫上比嘉,但回头一看才想起来比嘉又去了剑道馆,只能先叫上杣了,没办法她一个瘦弱的女生,要是出了问题根本顶不上用。


只是他们到的时候,风间公亲已经到了。

地上是耳朵鲜血淋漓痛嚎不止的鸟羽畅照,风间看了他们一眼,拿出美术刀,眉头一皱不皱的割下去。

耳朵被速干胶粘在了耳机上,他是在强制撕开耳朵上的皮肉去救他,风间葵还是受不了这样的画面,正要往后缩,眼睛就被一只大手遮住。

是杣。

“捂住耳朵。”他的声音响起来,她照做了,隐隐听到鸟羽的惨叫。

等到他的手移开,面前便是风间公亲,鸟羽被带走治疗,这让风间葵松了口气,只是稻边呢?

她没忘鞠躬。

“还是那个问题,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风间公亲盯着她。“报告教官!”杣利希斗先出声,“我问的是她。”

“我担心稻边对鸟羽做出什么伤害。”确实,她没什么推理过程,也并不知道二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因为稻边的行为反常才会有所担心,况且他还单独叫走了鸟羽。

风间没看她,也没多说什么:“回去上课吧。”

风间葵和杣鞠躬离开,身后的风间公亲看着自己的妹妹越来越远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会注意到他们两个?”杣利希斗在回去的路上问身边的女孩。

“习惯了吧,我总是会下意识的观察和留意身边每一个人。”风间葵耸耸肩。

确实,她会注意到身边每个人的行为并且会对其进行分析和区分,只是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不会累吗?”会累。

“也许吧。”她向杣笑了笑,“谢谢杣桑陪我来。”

“叫我名字好了。”男生显得有些局促,“我可以叫你葵吗?”

“可以啊。”风间葵笑着答应。


第二天的时候,就看到耳朵上围着纱布的鸟羽了,风间葵过去关心了他,但他似乎短时间内听不到声音了,风间葵叹了口气回到座位上,自然的跟杣利希斗聊了起来。

这个话题,比嘉似乎这次插不上嘴。

稻边的位子已经空了,上课的时候,田泽副教官带来了一名新同学,是从上一届休学到现在回来复读的石上史穗,眼睛又大又圆,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

稻边退学了,石上史穗代替了他的位子,一切好像又恢复了平静。


警校生活还在继续。

这一天的训练项目对于体能一般的风间葵简直就是折磨,她只能撑着盾勉强跟上别人,比嘉在旁边陪着她,而忍野惠已经被落在了后头,彻底脱离了队伍,风间葵想帮也没办法帮她。

后面的训练也是,风间葵只能勉强跟上,而忍野惠总是失误和跟不上节奏,全教场的人都只能被连带一起受罚。

如此,肯定会有人有意见了。

午休,比嘉陪风间葵待在花园,风间葵靠在他身上:“好累啊,太伟智……”他摸摸她的头,像是安慰,转头看到同期的两个女生一脸不爽的向教学楼里去了。

“你说,不会有人要找忍野的麻烦吧……”


教场2

风间公亲|木村拓哉

比嘉太伟智|杉野遥亮

杣利希斗|目黑莲

忍野惠|福原遥

石上史穗|上白石萌歌



笙笙.(霖霖的女朋友)

米七...嘿嘿...嘿嘿...老婆...米七....嘿嘿嘿...好好看...我的...米七...嘿嘿...嘿!

米七...嘿嘿...嘿嘿...老婆...米七....嘿嘿嘿...好好看...我的...米七...嘿嘿...嘿!

苑子安

日娱/Aphrodite美神-01.

超能撩的美人攻和他的后宫

Kaionji Nozomi 海音寺希>>>人间阿芙洛狄忒

杰尼斯出道人间蛊神 SnowMan成员

#恃靓行凶##泪痣鲨人##帅哥要上剧##男女通吃#

CP未定/日娱向出场人物多/风流浪子双xing恋


01.

2019年,SnowMan由六个人变为了十个人。

新加入的成员包括关西Jr.的向井康二,宇宙six的目黑莲,少年忍者的拉乌卢Raul……以及此前几乎毫无曝光度的海音寺希。

没人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就连漫长的Jr.时期都轻易跳过,成为SnowMan的一员,是在名副其实的空降生,没人认识他。...

超能撩的美人攻和他的后宫

Kaionji Nozomi 海音寺希>>>人间阿芙洛狄忒

杰尼斯出道人间蛊神 SnowMan成员

#恃靓行凶##泪痣鲨人##帅哥要上剧##男女通吃#

CP未定/日娱向出场人物多/风流浪子双xing恋


01.

2019年,SnowMan由六个人变为了十个人。

新加入的成员包括关西Jr.的向井康二,宇宙six的目黑莲,少年忍者的拉乌卢Raul……以及此前几乎毫无曝光度的海音寺希。

没人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就连漫长的Jr.时期都轻易跳过,成为SnowMan的一员,是在名副其实的空降生,没人认识他。

但是……他第一次上台,就因为脸获得了十足的关注度。

他是个混血,上溯几代才可以找到的西方血统却非常明显的体现在了他的脸蛋上,五官深邃精致非常,眼睛是浅褐色的,却又兼具东方面孔的温润线条……总之,这样的颜值绝对是独一份的。

空降加入一个团体是不容易的,所幸他人缘不错,身为团队的第二忙内也快速的融入了集体:就连一开始明显对他有些敌意的岩本照也成为了他的宠爱团的一员。

2020年,SnowMan随《D.D.》正式出道,像一阵风席卷了日娱圈。


而海音寺希的影视出道作品则是和木村拓哉前辈合作的《教场2》,一同参演的还有自家队友目黑莲。

杀青宴结束后。

“Kaionji桑,我……”看着面前这个女生,海音寺希脑子却只在思考晚上和meme出去该吃什么宵夜。

“我喜欢你!”听到这句话他才抬眼去看。

他歪头看着低着头的女生,含着笑凑过去,唇似乎快要贴上女孩的鼻尖,“为什么喜欢我呢?”

听见女孩急促的呼吸声,却久久没有回答,他低声笑了笑:“乖女孩,回家等我电话。”

他从来不是个好人,但今晚他确实没什么兴趣。

“meme,走吧。”自然的搭上目黑莲的肩,他跟目黑莲一般高,只比他矮一两厘米,但他总喜欢搭meme的肩。

“刚才那是?”他指的是刚刚跑走的女生。

海音寺希没解释,捋了捋头发,“走啦,请你吃烤串怎么样?”

目黑莲看着走在前面的那个家伙,叹了口气: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海音寺希真的是个肆无忌惮的家伙,太爱撩但不玩火,一点绯闻也传不出去,却也是个认真的事业狂。


“meme,你是不是有新剧了?”

忽的,海音寺希问他。

“对啊,怎么了?”喝了口橙汁,瞪大眼看对面拿着手机看起来饶有兴趣的海音寺希。

“你觉得她怎么样?你下一部剧估计会合作,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挑挑眉,把手机给他看。

“果然……”目黑莲看了一眼点点头,是他会喜欢的女孩子类型。

“你不是也有新剧?”meme忽然想起来,自己这部剧还没有正式提上日程但自己面前这人的下一部剧,可是真的快了,“名字特别长的那一部。”

“啊……对。”

名字叫什么来着?好像是……

到了30岁还是c男的话,似乎会变成魔法师



猜猜mimi会是哪个角色?很好猜吧应该。

你们喜欢车吗?想安排mimi跟meme的感情戏hhh



Johnlocked.
小丑竟是我自己🤡

小丑竟是我自己🤡

小丑竟是我自己🤡

Beatrix Klein.(先看置顶)

《有一个好的体魄的重要性》

佐藤健同学一直在刷新我的认知……

《有一个好的体魄的重要性》

佐藤健同学一直在刷新我的认知……

一般路过你爹渚俞

前田公辉。

很可爱很神的日本小演员。

(属于我一见钟情的程度。。)

前田公辉。

很可爱很神的日本小演员。

(属于我一见钟情的程度。。)

Beatrix Klein.(先看置顶)

这两个好男人不值得吗?!不让人动心咩? !

来吧来吧,日娱等你进来耍~

😜

这两个好男人不值得吗?!不让人动心咩? !

来吧来吧,日娱等你进来耍~

😜

雪莉

占tag歉。

新群全娱向食物拟人语C。

✘ABO

✔香喷喷的食物(bushi)

✔空皮居多,无限重皮;暂无许愿,老婆自找。

✔香喷喷的美食,应有尽有。

✔只有你想不到的美食,没有你吃不了的美味。

直通车开启,冲冲冲——

有无AKB48来玩儿x。

占tag歉。

新群全娱向食物拟人语C。

✘ABO

✔香喷喷的食物(bushi)

✔空皮居多,无限重皮;暂无许愿,老婆自找。

✔香喷喷的美食,应有尽有。

✔只有你想不到的美食,没有你吃不了的美味。

直通车开启,冲冲冲——

有无AKB48来玩儿x。

病态柏拉图💙❤️

Kinki Kids 2009 片段

一把抱住 然后亲吻

男前的剛君 

和非常轻易就被掀倒在地,任剛亲的光一

Kinki Kids 2009 片段

一把抱住 然后亲吻

男前的剛君 

和非常轻易就被掀倒在地,任剛亲的光一

鹿隐

第五章 想靠近你(未完)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的两人还是抑制不住尴尬诡异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甚至硬生生的把双人床睡成了三人床,中间隔了大大的一个空位。互道晚安熄灯后,李泽琪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静静地听着自己和道枝骏佑的呼吸声。

像做梦一样。

她手指动了动,对方的体温透过丝质的薄被传来,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手就在自己的手的不远处。

“睡不着吗?”道枝骏佑的声音突兀的在黑暗中响起,她的心在偷偷打鼓。“嗯,有一点认床。”她闭上眼,想排除掉不断跳动的心脏对她情绪的干扰。“梦里面再相见吧。这会儿再不睡的话,明天工作会很辛苦的。”耳旁突然传开了他的声音,甚至他的呼吸都浅浅的打在她的耳朵上。

道枝骏佑好笑的看着闭紧双眼,躺...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的两人还是抑制不住尴尬诡异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甚至硬生生的把双人床睡成了三人床,中间隔了大大的一个空位。互道晚安熄灯后,李泽琪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静静地听着自己和道枝骏佑的呼吸声。

像做梦一样。

她手指动了动,对方的体温透过丝质的薄被传来,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手就在自己的手的不远处。

“睡不着吗?”道枝骏佑的声音突兀的在黑暗中响起,她的心在偷偷打鼓。“嗯,有一点认床。”她闭上眼,想排除掉不断跳动的心脏对她情绪的干扰。“梦里面再相见吧。这会儿再不睡的话,明天工作会很辛苦的。”耳旁突然传开了他的声音,甚至他的呼吸都浅浅的打在她的耳朵上。

道枝骏佑好笑的看着闭紧双眼,躺在床上仿佛视死如归的少女,看起来对方也不是总是那么镇定的嘛。他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嘴角,前几次狼狈场面所丢掉的面子,今晚总算是找回了几分。

“晚安。”

李泽琪不敢回应,只当做自己已经熟睡了。

好家伙,主持人可没有这么淡定了,三个人看着这段结尾都不敢吭声。

“剪,剪掉这段吧?”主持人其中之一,冒着冷汗向另外两个主持人问道。

“剪吧。”犬帐贵饲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是白担心了。

这两对竟然分明的在互撩?

刚刚少年青涩诱人的耳畔低语,从天花板的机位看上去就想在附身献上晚安吻一样。偏偏节目组的话筒收音效果又极佳,那两句话在众人耳中一清二楚。

“顺便提醒一下道枝君,不用那么认真的按照台本走的…”

鹿隐

捡到一只道枝5

那是说时迟那时快又似迟,电光火石之间我的手就被眼眸清澈的少年给甩开了,又是电光火石之间我五指摊开伸到了少年的面前。

“服务费,请现结这里概不赊账,支持Ali pay,或者您打算给五千日元的现金?”

眼前的少年愣住了,好像没料到我会一口气蹦出这么多个字。而且一个字都没跟他有关系。看着面前的帅哥没好气的打开皮夹数钱,我心里的惋惜更甚了。有病就算了,清醒的时候脾气还挺差。就当我手都要因为伸的过久而发酸的时候,面前的少年尴尬的抬头看向了我。

惨。

我心里的不安开始弥漫,因为少年的眼中明晃晃的写着没钱而字。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你介意去我家取钱吗?”

我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蹙眉的样子...

那是说时迟那时快又似迟,电光火石之间我的手就被眼眸清澈的少年给甩开了,又是电光火石之间我五指摊开伸到了少年的面前。

“服务费,请现结这里概不赊账,支持Ali pay,或者您打算给五千日元的现金?”

眼前的少年愣住了,好像没料到我会一口气蹦出这么多个字。而且一个字都没跟他有关系。看着面前的帅哥没好气的打开皮夹数钱,我心里的惋惜更甚了。有病就算了,清醒的时候脾气还挺差。就当我手都要因为伸的过久而发酸的时候,面前的少年尴尬的抬头看向了我。

惨。

我心里的不安开始弥漫,因为少年的眼中明晃晃的写着没钱而字。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你介意去我家取钱吗?”

我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蹙眉的样子,他似乎被我探究戏谑的眼神给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伸手将帽檐又压低了一些。

“如果我说介意的话…”

“那撒由那拉?”

“出发吧!”我利落的转身走向售票机买票,还不忘帮少年向他余额不足的西瓜卡里充了值。

鹿隐

第四章 第一夜

“请用。”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来后,李泽琪招呼着客厅的道枝骏佑过去用餐。一边取下围裙一边摆好餐具的少女完全没有刚刚慌乱的模样了。

倒是很自信自己的厨艺呢。

道枝骏佑看着桌子上的三菜一汤,分别是色泽诱人的菠萝咕咾肉,清炒荷兰豆,和一个红的像地狱一样的水煮肉片,汤也是番茄蛋花汤,很是浓郁的样子。道枝骏佑默默把水煮肉片划入了黑名单,跟着少女一同在餐桌前坐下了。

“我要开动啦~”透过雾气,双手合十的李泽琪脸上带着虔诚。接着就开始认真的消灭起饭菜来。

似乎还有那么一些可爱嘛。

道枝骏佑看了看黑名单以外的菜色,决定先尝试一下菠萝咕咾肉,毕竟里面也有他的劳动成果。之前和队友录制家务事男子时,他也尝过不...

“请用。”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来后,李泽琪招呼着客厅的道枝骏佑过去用餐。一边取下围裙一边摆好餐具的少女完全没有刚刚慌乱的模样了。

倒是很自信自己的厨艺呢。

道枝骏佑看着桌子上的三菜一汤,分别是色泽诱人的菠萝咕咾肉,清炒荷兰豆,和一个红的像地狱一样的水煮肉片,汤也是番茄蛋花汤,很是浓郁的样子。道枝骏佑默默把水煮肉片划入了黑名单,跟着少女一同在餐桌前坐下了。

“我要开动啦~”透过雾气,双手合十的李泽琪脸上带着虔诚。接着就开始认真的消灭起饭菜来。

似乎还有那么一些可爱嘛。

道枝骏佑看了看黑名单以外的菜色,决定先尝试一下菠萝咕咾肉,毕竟里面也有他的劳动成果。之前和队友录制家务事男子时,他也尝过不少家政达人做出的美食,更何况他的妈妈所做的菜色就不赖。

“唔…好吃!”酥脆的外壳外包裹着酸甜的酱汁,内里的里脊肉软嫩爽口。“这个菜名叫什么啊?”

“菠萝咕咾肉。”

李泽琪停下了认真解决饭菜的步伐“有一些些难念。”

“菠萝…咕咾…肉?”

“很不错的进步了。”她笑了笑,应景的又用公筷夹了一块肉给他。

倒也通过一块肉打开了话题。接下来的用餐时间里,两人自然而然的通过文化差异打开了话题,从正统中华料理聊到了个人爱好,得知了李泽琪来自川渝所以那道在他眼里犹如地狱的水煮肉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下饭小菜。但更让道枝骏佑惊讶的是,李泽琪淡定从容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多项成就。

跟自己相比也毫不逊色的履历呢。

回国神来两个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厨房里传来自动洗碗机工作的声音。

“在这七天里,我想送米七一个礼物。”女孩突然郑重的开口。“礼物?”道枝骏佑有些好奇“是的,想给你写一首歌,在这七天的时间里。”“可以呀,我会很期待的,谢谢你了。”李泽琪没有很在意他官方的回答似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在这之前请收下我的见面礼吧!”她从行李箱里翻出来一个可爱的米奇玩偶。

“多谢了”道枝骏佑哭笑不得的收下了玩偶“抱歉呐,我都没有怎么准备。”

甚至原本准备请她吃晚饭都因为她自己下厨而不了了之了。就像那天一样…道枝骏佑笑了笑,又想到了那天的录制,和东京塔下偶遇后,李泽琪夸了一句很帅就买下的衣服。

“那,我先去洗漱了?过会儿还想练一会儿吉他。”道枝骏佑点了点头,目送着她一边笑着把箱子推进房间,一边挥手说拜拜。

抛开那些奇怪的言论来看,她也挺可爱的。

道枝骏佑盯着手上的玩偶,好像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觉得她很可爱了。

此刻节目组插播着主持人的评价。三个主持人看着这段剧情各有不同的想法。 

犬帐贵饲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自己作为节目开创时第一期嘉宾和龙梦柔在一起的回忆。只不过两个人目前花开两朵,天各一方。虽然都在娱乐圈里活跃着,但很可惜的是之后为了避嫌再也没有合作过。 

希望这一对少年少女,能走不同的结局吧。

沈奕晗_tomaaaa

不是爱豆是演员

生田斗真

这三张存的时候还不粉,现在粉的死心塌地  尤其是p1真的太绝了

不是爱豆是演员

生田斗真

这三张存的时候还不粉,现在粉的死心塌地  尤其是p1真的太绝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