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日式

24729浏览    4284参与
白切诶黑
第一次画画,还请见谅,我画的很...

第一次画画,还请见谅,我画的很烂QAQ😣

第一次画画,还请见谅,我画的很烂QAQ😣

小鱼儿
日式插画色彩的临摹,准备转职业...

日式插画色彩的临摹,准备转职业插画师

日式插画色彩的临摹,准备转职业插画师

青空摇篮
古典忧郁小哥哥,你爱吗?

古典忧郁小哥哥,你爱吗?

古典忧郁小哥哥,你爱吗?

爆浆气球

“死亡的终点”

我从精神病出院的那个下午,没有一丝风,天闷热的快要窒息。


远远看到母亲正靠“早日康复”的牌匾下抽烟,手臂上的针孔清晰可见,像是无数蛆虫赖以生存的巢穴。等我几乎走到她跟前,她才抬起头,领我上了一台破旧的面包车。


吃饭了吗?

没有。

给,垫垫肚子。


她丢给我了一包素食饼干,我撕不开包装,索性就不吃了。


病好了吗?

嗯。

那就行,还去读书吗?

不去。


其实我骗了我母亲,不仅如此,我还骗了我自己。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我总是一次次地忽悠自己:去住院就好了。可是到了我才发现,其实没什么两样。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死之前总得骗个谁,才说一定是不一样的。


最好的办法就......

我从精神病出院的那个下午,没有一丝风,天闷热的快要窒息。


远远看到母亲正靠“早日康复”的牌匾下抽烟,手臂上的针孔清晰可见,像是无数蛆虫赖以生存的巢穴。等我几乎走到她跟前,她才抬起头,领我上了一台破旧的面包车。


吃饭了吗?

没有。

给,垫垫肚子。


她丢给我了一包素食饼干,我撕不开包装,索性就不吃了。


病好了吗?

嗯。

那就行,还去读书吗?

不去。


其实我骗了我母亲,不仅如此,我还骗了我自己。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我总是一次次地忽悠自己:去住院就好了。可是到了我才发现,其实没什么两样。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死之前总得骗个谁,才说一定是不一样的。


最好的办法就站在原地不动,然后远远地往向那边,心里想着那边一定比这边好。但我不能去,除了遥远,那里一无所有。


面包车在过河大桥上疾驰,黑压压的乌云侵蚀着城市上空,很快就狂风大作起来。雨点像泄愤似的,向尘土和虚无吼叫。我开着车窗,雨点打在我的脸上,有点疼。


关窗。

……

我要你关窗。

…..

我要你关窗你听不懂吗?

…..


车猛然停下,我依然保持着沉默。远处传来雷声,像是某种东西在天边崩塌一样。我母亲侧过头,她的声音生疏而又凄厉,浮在半空中的万物都颤抖起来。终于,力竭之后,她瘫软下来,身上的烙印逐渐暗淡,只是猛烈的喘着粗气。后方的车辆不耐烦地闪烁着猩红色的前照灯。


母亲的肩膀松弛,开始一阵一阵的抖动。我的半边脸已经被雨水打湿了,我看不清母亲的脸,看不清世界的轮廓。


“这样下去,你迟早会死掉的。”她低声说着,重新启动了面包车。


“好。”


面包正在飞驰,不知道压到了什么,清脆好听。我看见人和事物都呈现出波动的模样,仿佛要被融化,十分梦幻。令人困顿的黑暗散发着温热的气息,我深陷其中,闭上了双眼。


紧接着,车辆失去了平衡,朝着滚滚的河水奔去。


我依然闭着眼,身体里有火花闪现,黑烟中有一股无形的触手掐着我的咽喉。惊恐、无助的呐喊声也从上边传来,更多的乌云从远处席卷而至,站在桥上的人越来越多,仿佛凝滞在这场窒息的大雨中。


沉入河底后,我又再次浮出水面,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不过也无所谓。


我不知道我身处何地。没有看见人,没有看见桥,没有看见灰烬和星光的残骸。风将一切吹散了,这里除了我之外,再无其他。


只有一尾透明的鱼游离在盐晶的墓碑中,没有水渍,也没有痕迹。


远处是无边腐烂的黑暗和燃烧的地平线。


文/爆浆气球

爆浆气球

A先生之“死”

A先生起床的时候,感觉脑后勺有一个洞,摸上去有粘稠的液体。


还有一个小时上班,上医院包扎后再去公司也不迟。A先生心想,可惜今天不能穿白色的衬衫了,别人的关心等同于浪费宝贵的时间,他不需要任何人关心,任何。


像平常一样走进了电梯,像平常一样站在角落,像平常一样不引人注目。


难以置信的是,随着灯光的熄灭,空调叹了最后一口冷气后便停止了呼吸。电梯悬停在十楼,A先生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这扑面而来的黑暗,像被突然戳瞎了似的有些反应迟钝。


没有信号,这让电梯里的其他人焦躁不安。老人、小孩、男人和女人的命运在同一时间被上帝手中的皮鞭拴住。在凝滞的空气中,有哭声,有咒骂声,还有燥热划过......

A先生起床的时候,感觉脑后勺有一个洞,摸上去有粘稠的液体。


还有一个小时上班,上医院包扎后再去公司也不迟。A先生心想,可惜今天不能穿白色的衬衫了,别人的关心等同于浪费宝贵的时间,他不需要任何人关心,任何。


像平常一样走进了电梯,像平常一样站在角落,像平常一样不引人注目。


难以置信的是,随着灯光的熄灭,空调叹了最后一口冷气后便停止了呼吸。电梯悬停在十楼,A先生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这扑面而来的黑暗,像被突然戳瞎了似的有些反应迟钝。


没有信号,这让电梯里的其他人焦躁不安。老人、小孩、男人和女人的命运在同一时间被上帝手中的皮鞭拴住。在凝滞的空气中,有哭声,有咒骂声,还有燥热划过空气时激起的涟漪声。


时间就像被放逐的囚徒,只留下一片暗色的荒原。


A先生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他站在最里面的角落里俯视着这一切。糟糕的霉味、沁人的香水味和若有若无的铁锈味,使得他只敢小口呼吸。不知是后脑勺的洞在流血,还是本就稀薄的空气被暴躁的动物吞噬,他的精神开始涣散,开始面对现实中无能为力的悲哀。


他站在春天的日落里,站在圣洁的教堂前,站在被掩埋的城市上空,尝试用残缺的脑袋思考问题。


也许会窒息而死,也许电梯会坠落,而我们会像剥了壳的蜗牛一样,等电梯打开后到处都是奶白色的浆汁和干扁的躯壳,我们都是可怜的虫子,虫子是永远站不起来的。


但虫子也有尊严,也有自己需要用生命捍卫的秘密。A先生想着,清醒了很多,立马掏出手机找到“恢复出厂设置”,不假思索地按了下去,长长地舒一口气。


就在这时,电梯猛地下坠了一楼,也许是半楼,A先生也不清楚。电梯里的喧嚣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低声的呜咽。所有人都吓坏了,小孩子哭着对着电梯门拳打脚踢。哭泣的人们都在相互诉说自己有多倒霉,强调自己准备去干嘛干嘛。是,每个人都想着不被困在这里,是谁都可以,反正不是自己就好了。


A先生闭上眼,感觉好像被剥去了头骨,而自己白晃晃的尸体在漫山遍野地奔跑。电梯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大颗浑浊的液体顺着脸颊落下,很咸,在他皲裂的下颌线上摇摇欲坠。


他很清楚,这些人都是在对着虚空呐喊,还没能接受死亡带来的茫然。A先生凹陷下去的后脑勺里,有无数影像在奔腾、重叠、张狂,宛如从那个洞里倒进了一罐沙子,那些回忆开始有节奏地被摩擦,直到摩擦出褶皱,直到出现闪痛。


他再一次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至于在哪里或是以什么方式活着,好像已经无关紧要了。


像死水里翻白眼的金鱼。


像沙漠里自由生长的荒草。


像刀光闪过舌头的魅影。


像转瞬即逝又凝重的杀意。


一样的无聊,一样的空洞,一样的不值一提。


A先生自由了,在几平米的黑暗里自由了。重获新生的感觉以至于他没发现电梯正缓慢下降,并平稳地在一楼停了下来。


新鲜的空气喷涌而入,即使闭着眼,A先生还是能感受到那股光明带来的灼烧感。他缓慢地睁开眼睛,电梯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有某种东西在浓烈的真实感下消失了。


骄阳炙烤着他的后脑勺,同时也炙烤着他面无表情的灵魂。


他朝着公司的方向走去,没有回头。同时,一股失落感从他的后脑勺油然而生,从脊椎贯穿全身,仿佛被抽空了般膝盖酥软。


在都市华而不实的绚烂中,A先生感觉自己渐渐变质了。


文/爆浆气球


山林食纪

为Angela姐姐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虎宝宝亲手绣一顶小帽,内心充满了温热。


一笔一划,一针一线,仔细了位置,也仔细了针脚。并不是很大的工作量,却分割在好几天的时间里完成。想来孕育生命也是如此,一点一滴、一步一步地缓缓完成。直到降临的那一刻,也是看见生命的绝对的那一刻。


「十月胎圆备」,佯装一个遥远的远方,收到虎头帽和一封家书,不疾不徐读了所有的字句,轻轻抚弄这一顶温柔的火红。


场景设计:山林食纪

摄影后期:山林食纪

配音文案:山林食纪

为Angela姐姐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虎宝宝亲手绣一顶小帽,内心充满了温热。


一笔一划,一针一线,仔细了位置,也仔细了针脚。并不是很大的工作量,却分割在好几天的时间里完成。想来孕育生命也是如此,一点一滴、一步一步地缓缓完成。直到降临的那一刻,也是看见生命的绝对的那一刻。


「十月胎圆备」,佯装一个遥远的远方,收到虎头帽和一封家书,不疾不徐读了所有的字句,轻轻抚弄这一顶温柔的火红。


场景设计:山林食纪

摄影后期:山林食纪

配音文案:山林食纪

青空摇篮
王女:镜音铃,14 王子/枢机...

王女:镜音铃,14

王子/枢机主教:镜音连:14岁

异国王子:Oliver,12岁

王女:镜音铃,14

王子/枢机主教:镜音连:14岁

异国王子:Oliver,12岁

沈长情

久违的客单展示!是短款的,日常肥肠心机的一个款ԅ(¯ㅂ¯ԅ)

这套也是收藏甲,但是甲形选的是比较短的款。日常也很合适,远看亮闪闪,近看细节拉满(差点给我做瞎了)

久违的客单展示!是短款的,日常肥肠心机的一个款ԅ(¯ㅂ¯ԅ)

这套也是收藏甲,但是甲形选的是比较短的款。日常也很合适,远看亮闪闪,近看细节拉满(差点给我做瞎了)

青空摇篮
抱走一个小哥哥。 人不能,至少...

抱走一个小哥哥。

人不能,至少不可以...

抱走一个小哥哥。

人不能,至少不可以...

刍狗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知道,...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知道,太阳总会升起,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熬过黑暗
若还能重来,我将依旧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若还能相见,愿以桔梗相报
致我永远的,无缘的爱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知道,太阳总会升起,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熬过黑暗
若还能重来,我将依旧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若还能相见,愿以桔梗相报
致我永远的,无缘的爱

Re54
  • G E N S H I N   I M P A C T——《杂图Ⅶ》


  • G E N S H I N   I M P A C T——《杂图Ⅶ》


山林食纪

为Angela姐姐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虎宝宝亲手绣一顶小帽,内心充满了温热。


一笔一划,一针一线,仔细了位置,也仔细了针脚。并不是很大的工作量,却分割在好几天的时间里完成。想来孕育生命也是如此,一点一滴、一步一步地缓缓完成。直到降临的那一刻,也是看见生命的绝对的那一刻。


「十月胎圆备」,佯装一个遥远的远方,收到虎头帽和一封家书,不疾不徐读了所有的字句,轻轻抚弄这一顶温柔的火红。


场景设计:山林食纪

摄影后期:山林食纪

配音文案:山林食纪

为Angela姐姐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虎宝宝亲手绣一顶小帽,内心充满了温热。


一笔一划,一针一线,仔细了位置,也仔细了针脚。并不是很大的工作量,却分割在好几天的时间里完成。想来孕育生命也是如此,一点一滴、一步一步地缓缓完成。直到降临的那一刻,也是看见生命的绝对的那一刻。


「十月胎圆备」,佯装一个遥远的远方,收到虎头帽和一封家书,不疾不徐读了所有的字句,轻轻抚弄这一顶温柔的火红。


场景设计:山林食纪

摄影后期:山林食纪

配音文案:山林食纪

Re54
  • G E N S H I N   I M P A C T——《杂图Ⅳ》


  • G E N S H I N   I M P A C T——《杂图Ⅳ》


爆浆气球

“他轻轻转头,望向后座上她的尸体,天刚好破晓。”

他在夜色垂暮的时候驱车从城北赶到城南,只为送她最后一程。


在以往,死亡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另一种状态,就像石块扔进沼泽那般沉闷,激不起他心底任何一丝涟漪和声响。可现在,死亡却悄然无息地亲吻了她的额头。


十七岁的他,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低下头,便拥有了柔软的爱情。她逐渐变得透明,呼吸轻得如同心跳,温柔的夜色穿过她的身躯,像一张柔软的毛毯,惹得他心头阵阵瘙痒。


十八岁,他们在大学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她是永恒的化身,如同浪花翻腾,滔滔咸水淹没了地球。他不断扩大眼球的视野,只为寻找美和信仰。玫瑰只种在荆棘丛生的地方,他咆哮,在沉重的风里举起火把。


二十岁,他明白说真话是不可取的。月亮点......

他在夜色垂暮的时候驱车从城北赶到城南,只为送她最后一程。


在以往,死亡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另一种状态,就像石块扔进沼泽那般沉闷,激不起他心底任何一丝涟漪和声响。可现在,死亡却悄然无息地亲吻了她的额头。


十七岁的他,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低下头,便拥有了柔软的爱情。她逐渐变得透明,呼吸轻得如同心跳,温柔的夜色穿过她的身躯,像一张柔软的毛毯,惹得他心头阵阵瘙痒。


十八岁,他们在大学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她是永恒的化身,如同浪花翻腾,滔滔咸水淹没了地球。他不断扩大眼球的视野,只为寻找美和信仰。玫瑰只种在荆棘丛生的地方,他咆哮,在沉重的风里举起火把。


二十岁,他明白说真话是不可取的。月亮点燃了两座心房,分崩离析,他只得从枷锁中出逃。迷雾中的金字塔高耸,炸裂的火星子喷涌而出,仿佛正在堕落地哀嚎,一记大锤将他的理智砸得粉碎。快,离开这漂浮的大地,拥抱人山人海的欲望之宫。他和暴风雨缠绵,与乌云魂灵归位,不攻自破。


二十四岁,日子一天天从他的身上滚过,他将冬天撕碎,就像把她撕碎一样简单。无力的寂寞扼住了他的喉咙,寒冷的空虚席卷而来。天空凹陷出一个洞,无数带血的星辰倾斜下来,将他染得遍体鳞伤。


边开车边喘息着,像哮喘似的急促喘息着,他好像快死在这发烧的黑暗里。即使凝视着地狱的深渊,也想不起曾经许诺过的后来。


他轻轻转头,望向后座上她的尸体,天刚好破晓。


文/爆浆气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