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德兰半岛

29浏览    1参与
亚苏_Arthii

这两天和一小队生物狗跑到丹麦日德兰西南部科考(?),6号晚上才回到哥本哈根。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脑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今天早上这双摸着键盘的手还半浸在瓦登海冰冷的海水里,从湿漉漉的细沙中扣出一只峨螺(Buccinidae)的壳。回家收拾装备的时候从裤子的口袋里倒出一大捧沙子,看到它们落在浴室地板上细细的一层,竟然有点舍不得把它们冲掉。

早晨听到有些队友抱怨身上沾满了粘土和沙子,一边在想,我从来都不觉得粘土和沙子是脏东西——我一点都不介意我满身都沾了粘土和沙子(或许也是,当然,因为户外装备容易清理)。但一回到城市里,我又立刻开始频繁地检查四周和自己是否沾上了脏东西,就算还穿着易清理的户外装备。或许...

这两天和一小队生物狗跑到丹麦日德兰西南部科考(?),6号晚上才回到哥本哈根。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脑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今天早上这双摸着键盘的手还半浸在瓦登海冰冷的海水里,从湿漉漉的细沙中扣出一只峨螺(Buccinidae)的壳。回家收拾装备的时候从裤子的口袋里倒出一大捧沙子,看到它们落在浴室地板上细细的一层,竟然有点舍不得把它们冲掉。

早晨听到有些队友抱怨身上沾满了粘土和沙子,一边在想,我从来都不觉得粘土和沙子是脏东西——我一点都不介意我满身都沾了粘土和沙子(或许也是,当然,因为户外装备容易清理)。但一回到城市里,我又立刻开始频繁地检查四周和自己是否沾上了脏东西,就算还穿着易清理的户外装备。或许因为我们生于自然,因而内心中还是认为自然的大部分都是洁净的吧。

P1 丹麦曼岛(Mandø)海岸边的盐滩植物。现如今只有24个人还长期生活在曼岛上,其与陆地的交通完全依赖落潮,因为唯一的车路只有在低潮时才会显露出来。如果没有好好查今日潮水涨落的时间,很有可能在半路被上涨的潮水困住,不得不花高价叫直升机来救。

P2 曼岛湿地上的树桩。这些桩子是一百多年前人们钉下的,用来使潮水带来的沙子在周围聚集,以让土地增长。如今不再使用。

P3 小镇里伯(Ribe)。据说是丹麦最古老的小镇,维京时期就有人在此定居并建立城镇。比较不幸的是当天天气太糟糕(0摄氏度+下冻雨),Physically不能拍很多照片(手根本冻得拿不出..),但是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小镇。

P4 里伯老市政厅(?)顶上的巨型白鹳(Ciconia ciconia,lofter居然没有斜体??)巢。白鹳过去一度在丹麦灭绝,导致丹麦把国鸟改成了疣鼻天鹅。这几年因为栖息地修复而回到了丹麦,被看做一大值得庆祝的事情。

P5 第二天清晨在车上看到了漂亮的日出于是拍了下来。

P6 瓦登海丹麦部分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岛屿——凡岛(Fanø)——的海岸。凡岛比曼岛大不少,上面居然分了两个镇子(!),但与陆地往来只能依赖船只。凡岛上的人们发展出了特别的文化,有自己的民族服装和歌舞。

P7 凡岛海岸在低潮时露出的超大盐滩。这里在high tide时是海床,但因为实在是太浅,低潮就会完全裸露出来,积水最深处只到脚踝,可以一路走到看不到任何陆地的地方。我们一直走到了海洋的边缘,环望四周时就像走在另一个星球的表面,平坦,湿润,空无一物。事实上,大部分的生物都生活在海床中,而特定几种生物的残骸(尤其是大西洋刀蛏Ensis directus)铺满了整个海床。在盐滩的边缘积水会形成图中的大溪流,水会从溪流的岸边汇聚进溪中。在这个过程中,边岸会被水侵蚀形成沟壑。据说科罗拉多大峡谷也是这样来的。

P8 凡岛海岸边的盐滩植物。这些植物会长在每天被潮水淹没两次的海床上,聚集沙子,让更多的植物长上来,最终变成一大片岛屿。据说凡岛自己就是这样来的。

二月的天气真的很险恶,这几天除了第二天老天给脸放晴了之外,都是在下雨/下雪/下冻雨/下我也不知道什么反正是冰块,并且刮我活这么大从来没经历过的可以把人吹走的大风,大部分的迁徙鸟类也不在这时在此停留。但这依旧是一次非常值得的旅行,经历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

三月末要去挪威北部的特罗姆瑟(Tromsø),希望天气更好并且我足够幸运得以看到极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