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日日树涉

108.6万浏览    10438参与
若忱

【涉英】天使的救赎

       “Amazing~★!这里是日日树。出什么事了?”

       “涉医生,刚刚接到了病人。需要您手术,麻烦您过来一趟。”

       “OK!”挂了电话,涉马上赶了过去。当然是乘着热气球过去的。(也许这样比较快?)


        浴室的门被反锁着。...


       “Amazing~★!这里是日日树。出什么事了?”

       “涉医生,刚刚接到了病人。需要您手术,麻烦您过来一趟。”

       “OK!”挂了电话,涉马上赶了过去。当然是乘着热气球过去的。(也许这样比较快?)


        浴室的门被反锁着。

        滴答——滴答——

        带血的美工刀扔在地上。一滴滴血在浴缸里绽放出“花朵”。好漫长啊……冷水浸泡着身体,冷的刺骨。

        英智仰头靠在浴缸边缘,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疼得好像没有知觉。在死亡的深渊,生命オ会绽放光芒啊。

       安眠药开始生效,意识渐渐模糊。

       明天开始就不用过这样的生活了。虽然我这种人大概是上不了天堂。

       隔壁楼一位眼力尖的女士看到了:一个男人躺在浴缸中,浴缸里似乎是一片血海。马上报了警。

       警方破门而入,打开了浴室门,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英智脸色苍白到已经没有了任何血色,像是个死人。他的手无声地垂落在一旁,上面还有触目惊心的割痕。警方立刻找到毛巾绑住他割破的位置。人被送到了医院。


       [五个小时后]

       “唔……”英智缓缓睁开眼,盯着天花板,有一丝茫然。死亡后的世界会是这个样吗?脸色好转了一些可依旧苍白。原来我还活着吗?

       低头一看,身上是再熟悉不过的病号服,手腕上缠着绷带。他用另一只手摩擦着绷带。

       “你醒了,再耽误一会儿,这条生命可就结束了。”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蓝色长发男子。

        “哇?!咳咳……咳咳”英智吓下了一跳。咳了几声,涉连忙拍了拍他的背。“你是从哪来的?”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Amazing~★,这是秘密~”涉眨了眨眼。说话的同时,手指放在唇上比了一下。

       英智注意到他身上的绿衣服“你是医生?是你救了我?”

       “Yes.”涉看着他。

       “……差一点。为什么要来救我呢?”英智喃喃着。

       “我亲爱的朋友,生命之树常青。愿意试试,绽放生命。就会诞生出Amazing~☆” 涉说着边笑着做着手势。

        英智觉得有趣笑了笑,没有说话。人都懂得道理,只是无法付诸实践。他转头看着窗外,几分钟后又转了回来。刚刚的医生已经消失了。走了?还真是悄无声息。奇怪的人。

       原本就不好的身体加上这次的伤使得英智被安排留在医院查看。把工作交给可信的人之后,他就开始了医院生活。

        倒是能经常看见那位医生。他似乎很喜欢喊着“Amazing~★”对所有人都展演欢笑。但同时也很靠谱,一到工作的时候就会特别的认真。闲来无事的英智有时候也会偷偷看着他。

       “那位医生叫什么?”英智问着来换药的小护士。

       小护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涉正他对着一些消极的患者们表演魔术。以及召唤出了不知道哪来的鸽子。“日日树涉。”

       小护士笑道“他可是全医院最受欢迎的医生了。长得好看,人又好,总能给大家带来欢乐。我们无从下手的医闹啊什么的也能处理的很好。据说还是个富二代,这样的男人哪里找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有很多人给他告白好像都被拒绝了。以前甚至还有偏激的女患者大喊着‘涉医生你要是拒绝我,我就跳楼自杀,你这个医生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真是的。”

       小护士可能是自来熟,七七八八又扯了好多关于涉的故事,他看着涉发呆,思绪早已不知道飘到哪去了。全然没有在听,其实他应该听的,仔细地听。关于这个人的每一件事。

        涉的字典里好像没有[不可能]这个词。 涉会用上他精湛的演技,奇妙有趣的口音给大家带来欢乐。给整个医院带来生机。好像这里不是让人以提到就会想到疾病,痛苦,死亡的地方。而是一个幸福的天堂。

       涉也会来看英智。每次都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喊着:“今天也是Amazing~★的一天!”看着英智被吓到,或是因此露出笑容。涉也会想和他继续聊或者继续逗他。

        偶尔拌拌嘴,英智听着涉讲着关于他的话剧,被拉着一起看。讲着各种他没听过的事。他变得很羡慕:能够得到上帝的祝福,受人爱戴……

        涉不在的时候。英智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看书,睡觉。从住院以来,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

       也对,他除了敌人还有什么呢?那些人也不过是因为天祥院家的权利来巴结。背地里大家都是恨他的。因为他是掌控者,是恶魔。他一死他们就会感到开心,少了最大的竞争对手。

        而天祥院家会在这场逐战中被人们淡忘。如此看来,对于他来说死亡似乎是百利无一害的。

       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犯下的罪不至死,但上帝不会让他进入轮回的。

       背负着家庭的使命,活在枷锁之中,活着好像不是为了自己。拖着这句软弱的身体。只有走上这条恶毒的道路,才能改变大家的危机。

       医生也告诉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与其心惊胆战的想着:我明天是不是就死了。不如由自己亲手了结自己的生命,掌控了一切的皇帝理应连这点也做的到,明明已经把自己的丧事都准备好了。

       可是计划全部被打乱了。被这个叫做日日树涉的人。

       当深夜英智看着窗台时,看到涉站在屋顶上,练习着歌剧。风轻抚着他的发丝,涉的声音随着风传入他的耳朵,很清晰和柔和。

       不觉地看呆了。英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涉告诉自己的,他在晚会上表演过的那部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罗密欧。对站在阳台上的朱丽叶一见钟情。真美啊……这一定是真正的天使吧。

        英智躺回床上,感觉到心脏正在“碰,碰,碰”地跳着。

       在被告知快要可以出院的那天晚上,英智看准了涉不在,去了天台。夜晚的风还是有点冷的。

      “咳咳咳”不知道怎么就想来这里待会了。脑海中好像还能浮现出那个人念着台词的模样。

       涉有拥有数不尽的才华,天赋和力量,气场强大——就像故事里的主人公那般光彩夺目。不对,他本来就是天使啊。

        走到边缘,英智趴在栏杆上望着底下,漆黑深邃。内心的空洞和黑暗找到了共鸣,想葬身于这无变的黑暗中。不由自主地把一只脚跨上栏杆。

       突然他被人背后抱住了,视线晃了一下,从栏杆上被带下来了。

      “你在做什么!看来,我来找你说话真是没错。人的精神往往是在创伤,刚刚恢复时,最为脆弱。”涉看起来有些气愤。

       “只是在看风景。今夜的风景很美不是吗?涉。”

       涉看着他,看不出任何表情,在夜晚的衬托下更加未知。英智,你在隐瞒什么。好像我知道的只有你的身世而已。

       关于你因为……而来到医院,你拒绝了警方的询问。无论我怎样旁敲侧击的询问,你也始终不告诉我。我如何才能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想要救你啊。

       眼下复杂的气氛只能使谈话以失败告终了。接下来的几天两人也心照不宣的没在提起这件事。相处和平常一样,但是气氛却是奇怪的。

       等到了出院,一如既往地没有人来。英智叹了口气,习惯了。

       刚要走出医院。

       “Amazing~★”英智听到声音转过身,涉站在医院三楼的连廊上,朝他挥了挥手。英智愣了愣,也笑着挥手。夕阳的光打在涉的身上。

       几秒钟后,涉突然出现在了英智面前。“啊呀,英智你没有人来送吗?”

       英智因为吓到而后退了几步,“涉,你真的很喜欢搞这些小把戏。”又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收回了脚,正正脸色:“我为什么会需要人来。”

       “尽管如此,您依旧还是会被我的小把戏吓到不是吗?”似乎听到了他小声说的一句:“每次我以这种方式出现,您的反应都很可爱呢。”

       “那么就由我来代劳送您一程吧”涉伸出来手。

       “你……不需要值班吗?”英智犹豫着把手伸过去。

       “一个小姑娘和我换了班,她说她值班那天要和男朋友回去见家长。我同意了。毕竟我要来做一个病弱少爷的护花使者。”这家伙叼出了不知道哪来的玫瑰。

       英智不满地用握着的手抠了他一下。另一只手拿过玫瑰在手里打转着。

       “Oh,amazing~★您生气了吗?真有趣。不过认真起来您可打不过我的。”

       两个的牵着手在路上慢慢走着,好像正奔向日落的太阳。

      

       拜托了,天使大人,是你救了一个决心去死的恶魔。那么请允许我多在这人间停留一会,好好看看你,让我再靠近你一点吧。

x
我趣,司 桃李和日日树 对面好...

我趣,司 桃李和日日树

对面好像还走过来一个乱数

直接梦幻联动了

我趣,司 桃李和日日树

对面好像还走过来一个乱数

直接梦幻联动了

年欹枕

《太子爷看上了雪山圣女结果发现对方是男性这件事》


新卡好好看…乐元素不要搞我😢

(学校激情摸鱼,上色周末再说()

《太子爷看上了雪山圣女结果发现对方是男性这件事》


新卡好好看…乐元素不要搞我😢

(学校激情摸鱼,上色周末再说()

❁
发发稿子,咱也很喜欢这一张的说...

发发稿子,咱也很喜欢这一张的说~╰(*´︶`*)╯

发发稿子,咱也很喜欢这一张的说~╰(*´︶`*)╯

酌谷斟今
书接上回,带着涉妃回家了 【我...

书接上回,带着涉妃回家了

【我又来啦!】

书接上回,带着涉妃回家了

【我又来啦!】

棠月_lune
血迹【肆】 俺终于更新了! 咕...

血迹【肆】

俺终于更新了!

咕咕精棠月(不)

血迹【肆】

俺终于更新了!

咕咕精棠月(不)

酵母菌

【涉英】眼中的你

『初发文 请多多指教

叫我酵母菌就好

ooc警告』


第十六话

“我拒绝了。”言简意赅的回答,天祥院英智望着统治者,而对方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答案。

“我以为你会学聪明些,结果依旧是这么愚笨。你被什么情感缠住创造美好未来的步伐了吗?”

“您多虑了。只是我并未在其中找到任何有利价值。”天祥院英智说,“我先回房间了。”

利益、没有利益就会死亡的人们,天祥院英智深深叹了口气。

该如何改变、该如何扭转局势、该如何下出最完美的一步棋、该如何让身边人实现他们的梦想。


日日树涉在那个双休日拜访了天祥院英智,只是因为他买了两条金鱼。

“嗯……我不认为它们会得到应...

『初发文 请多多指教

叫我酵母菌就好

ooc警告』



第十六话

“我拒绝了。”言简意赅的回答,天祥院英智望着统治者,而对方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答案。

“我以为你会学聪明些,结果依旧是这么愚笨。你被什么情感缠住创造美好未来的步伐了吗?”

“您多虑了。只是我并未在其中找到任何有利价值。”天祥院英智说,“我先回房间了。”

利益、没有利益就会死亡的人们,天祥院英智深深叹了口气。

该如何改变、该如何扭转局势、该如何下出最完美的一步棋、该如何让身边人实现他们的梦想。

 

日日树涉在那个双休日拜访了天祥院英智,只是因为他买了两条金鱼。

“嗯……我不认为它们会得到应有的照顾。”天祥院英智偏头瞧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鱼缸,金鱼正欢快地游动着。

“就当是我送给英智的礼物,毕竟英智也帮了我很大的忙。”日日树涉也顺着天祥院英智的目光望去。

帮忙?与其说是帮忙,倒不如说是天祥院英智的私心。前几天他还是问了日日树涉是否有复出的想法,他会给予资金方面的帮助,“如果你愿意的话。”天祥院英智又补充了半句,而日日树涉的脸上也浮现出他从未见过的严肃表情。

他说他需要想一想。

隔天日日树涉给出了天祥院英智最希望的答案。

他说他愿意。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提议?你明知道自己已经演不出人们所希望的情节。”镜子里的日日树涉高声质问,“你这是在将自己向火坑里推!我想不清楚这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现在没有人喜欢你……”

“他喜欢。”日日树涉垂眸低声道。

“如果他是骗你的呢?突然爆火的偶像选秀,我们都心知肚明。当初你的隐退不也是因为没有答应成为他人赚钱的『工具』,那时和你谈条件的是。”

戛然而止。日日树涉打开房门,是监护人回来了。

饭桌上寒暄了几句在学校的近况。他们谈到了演出,似乎还打算让遍体鳞伤的他再试试。日日树涉没接话,放下手中的筷子,“作业还没写完。”

“涉。”天祥院英智的声音打断了日日树涉的回忆,“你看这个计划怎么样?”

接过天祥院英智递过来的白纸,工整干净的钢笔字令人舒适。

成立个人剧团,场地、道具等费用由英智承担,所得利润五五分。

“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拟一份合同。”天祥院英智说。

“辛苦你了,英智。”日日树涉将纸放在桌子上。

如果他愿意为他搭建一个舞台,日日树涉想,那么他就会站在那个舞台上只为他一人演出。

 

日日树涉的复出,似乎是个不错的话题,面对现在已经枯竭的戏剧行业,他的再次出现似乎是一缕甘泉。期待声与谩骂声呈正比,到底哪方能胜利呢?他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而他背后的金主又是谁呢?敬请期待我们的跟踪报道。

这是哪里请的娱记,天祥院英智无奈摇摇头。但愿别挖出所谓的金主,他没有蠢到动用天祥院家的资产,但还有些担心统治者会借此抓住他的弱点。

被本应该踩在脚下的人死死按住,实在是令人不爽。他很想这么说。

身边的同学对戏剧并不感兴趣,注意力几乎都在素人选秀与偶像成团。他们会聚在一起讨论这个偶像以前是演员、歌手,又或是哪家公司合并了哪家公司,这点他不得不佩服统治者,毕竟他从未在他们口中听到“天祥院财阀”这五个字。

所以涉才没被他们注意到吧。


待续.

ver.set

预警,一些那什么,床上对话


「……涉,涉,难道缔结一段关系,一定要爱吗」英智伸出手扯落涉的发带,怔怔地看着被月光爱怜的轮廓,忍不住伸出手捧住,声音细碎因而听起来几近梦呓一般。

「真是有趣的话题呢,英智」涉充满怜爱地看着英智,「英智想要吗,在希望着吗——爱,英智想要的话,你的日日树涉一定会为你带来的」

「……什么都会给我吗,包括你的爱吗,涉」英智的声音很轻,就像他的生命一样轻,像他那不甚重要的灵魂一样,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为这样旖旎的氛围所迷乱

「是的,如果我是你最后的选择的话,英智,我会为你奉上一切」

「不,不是这样的,涉」英智皱着眉,似乎在挣扎什么似的,轻轻地抚摸着那张令自己沉...

预警,一些那什么,床上对话



「……涉,涉,难道缔结一段关系,一定要爱吗」英智伸出手扯落涉的发带,怔怔地看着被月光爱怜的轮廓,忍不住伸出手捧住,声音细碎因而听起来几近梦呓一般。

「真是有趣的话题呢,英智」涉充满怜爱地看着英智,「英智想要吗,在希望着吗——爱,英智想要的话,你的日日树涉一定会为你带来的」

「……什么都会给我吗,包括你的爱吗,涉」英智的声音很轻,就像他的生命一样轻,像他那不甚重要的灵魂一样,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为这样旖旎的氛围所迷乱

「是的,如果我是你最后的选择的话,英智,我会为你奉上一切」

「不,不是这样的,涉」英智皱着眉,似乎在挣扎什么似的,轻轻地抚摸着那张令自己沉醉的脸,「你不是我的选择,涉,你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我将自己一半的灵魂寄存在你身上,你才是做出选择的人」

「……如果是这样」涉沉默了下,随后低下头与英智接吻「看起来我一定会选择英智呢」

baba62

皇帝x香妃

国王x小丑

总裁x魔术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脑补出了一本涉英的同人文

快穿,前世今生,无论你是谁,我永远都会守护着你,我的国王陛下,你的小丑永远会陪伴着你。

他们想象过无数次结婚时的场景,可惜,英智始终没能和涉成婚,是古时的思想束缚,是近代的不被认可,是中世纪的战乱频频,但他们却如同被丘比特之箭串联在一起,分别了无数次,相见了无数次。

直到这一世,二人因为爱的太深,如同两块磁铁一般吸在了一起,谁也不能再分开他们二人了,他们在春之祭典时心中暗自拜了天地,也算是成了婚,观众的鼓掌也可以算是他们收到的新婚祝福

即兴发挥,文笔不好,有感而发

皇帝x香妃

国王x小丑

总裁x魔术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脑补出了一本涉英的同人文

快穿,前世今生,无论你是谁,我永远都会守护着你,我的国王陛下,你的小丑永远会陪伴着你。

他们想象过无数次结婚时的场景,可惜,英智始终没能和涉成婚,是古时的思想束缚,是近代的不被认可,是中世纪的战乱频频,但他们却如同被丘比特之箭串联在一起,分别了无数次,相见了无数次。

直到这一世,二人因为爱的太深,如同两块磁铁一般吸在了一起,谁也不能再分开他们二人了,他们在春之祭典时心中暗自拜了天地,也算是成了婚,观众的鼓掌也可以算是他们收到的新婚祝福

即兴发挥,文笔不好,有感而发

baba62
我承认我想歪了 涉英向 即兴写...

我承认我想歪了    涉英向

即兴写个本子(bushi

床上


涉:''如果,eich你动了我的麻花辫,我可不能保证我是会不会干一些让我觉得amazing的事呢~''

英:''涉,我本来是不想动你你的麻花辫的,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说着,天祥院英智将双手放在了日日树涉的麻花辫上,轻轻的附魔,在碰到牛皮筋的那刻,他用手轻柔一勾,日日树涉的麻花辫便就散开了。日日树涉看着自己散乱的麻花辫,轻笑一声道:''英君能这样做,真是amazing~。''英智闻声后一把吻住了日日树涉,两人的唇齿间都交替这对方口中淡淡的清香。在这样暧昧的环境下,日日树涉自...

我承认我想歪了    涉英向

即兴写个本子(bushi

床上


涉:''如果,eich你动了我的麻花辫,我可不能保证我是会不会干一些让我觉得amazing的事呢~''

英:''涉,我本来是不想动你你的麻花辫的,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说着,天祥院英智将双手放在了日日树涉的麻花辫上,轻轻的附魔,在碰到牛皮筋的那刻,他用手轻柔一勾,日日树涉的麻花辫便就散开了。日日树涉看着自己散乱的麻花辫,轻笑一声道:''英君能这样做,真是amazing~。''英智闻声后一把吻住了日日树涉,两人的唇齿间都交替这对方口中淡淡的清香。在这样暧昧的环境下,日日树涉自然是忍不住了,一只白净的手在英智的身体上游走,衬衫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缓慢的被解开,接着两人就发生了不是我们能免费看的运动。

baba62

涉和英的古代爱情故事

游牧民族的少女为山寨的寨主指路

而寨主并不是想问路,只是想与这个少女说话

寨主觉得自己非常的坏,做过许多的坏事,根本配不上这个多才多艺善解人意的少女,但在与少女对话时,他发现少女与自己的距离非常近。

寨主英:''姑娘,你好,请问去往雪山的路怎么走?''

少女涉:''我来为你指路吧。''

说着,少女涉指了一个方向,''就那个方向,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去雪山做什么事,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还是祝你去往雪山后能得到一个amazing~的结果。''

寨主英轻笑一声,道:''谢谢姑娘了,希望我们有缘能够再见。''

山寨主和他未来的压寨夫人(现游牧民族的少女)的土味古风爱情故事

不是强取豪夺...


游牧民族的少女为山寨的寨主指路

而寨主并不是想问路,只是想与这个少女说话

寨主觉得自己非常的坏,做过许多的坏事,根本配不上这个多才多艺善解人意的少女,但在与少女对话时,他发现少女与自己的距离非常近。

寨主英:''姑娘,你好,请问去往雪山的路怎么走?''

少女涉:''我来为你指路吧。''

说着,少女涉指了一个方向,''就那个方向,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去雪山做什么事,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还是祝你去往雪山后能得到一个amazing~的结果。''

寨主英轻笑一声,道:''谢谢姑娘了,希望我们有缘能够再见。''

山寨主和他未来的压寨夫人(现游牧民族的少女)的土味古风爱情故事

不是强取豪夺,是循序渐进,带有一些一见钟情的感觉,寨主英是个有文化的寨主,对待涉是十分温柔的,对待他人是一个白切黑的性格

少女涉的性格是多才多艺善解人意还脑子有病(bush

总之是强强

先开个坑

七竹竹竹竹
不会上色的痛苦😢 (虽然我画...

不会上色的痛苦😢

(虽然我画得很烂,但是外敷你好看就行🤤🤤🤤)

不会上色的痛苦😢

(虽然我画得很烂,但是外敷你好看就行🤤🤤🤤)

HiME

都是爽图()

关于日和捡到的小鬣狗()

都是爽图()

关于日和捡到的小鬣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