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晚江寒

1111浏览    73参与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诗歌】你,夜与好梦安眠

沉沉睡去

想象你的怀抱

和温软的气息

你傻呵呵的

暖暖的笑

和明亮的眼睛


你从梦中走来

轻轻地靠着你的肩

伸出指尖

我要睡了

今夜好梦安眠

沉沉睡去

想象你的怀抱

和温软的气息

你傻呵呵的

暖暖的笑

和明亮的眼睛


你从梦中走来

轻轻地靠着你的肩

伸出指尖

我要睡了

今夜好梦安眠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普梅】梦中虚妄(1)

这里是一堆坑的中考鸽咕涵

没错我又双叒叕开新坑了

(abo在大修等暑假放出来)

语音输入,欢迎捉虫。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洒下来,打在德米特里的脸上,为他的脸庞勾勒出一圈金色的轮廓。大概是感受到了刺眼的光芒,他翻了一个身。窗外,浓密叶间藏着的几只鸟儿早已开始不知疲倦地吟着夏天的歌,鸣声此起彼伏。德米特里索性坐了起来,走出了卧室。

这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清晨。

弗拉基米尔已经起来了,餐厅里飘散着黄油和奶酪的香气。看着弗拉基米尔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德米特里又感动又好笑,曾经握枪的手如今握上了煎锅,政治场上搅弄风云的人现在在与油盐斗争。

“醒了?”弗拉基米尔并...

这里是一堆坑的中考鸽咕涵

没错我又双叒叕开新坑了

(abo在大修等暑假放出来)

语音输入,欢迎捉虫。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洒下来,打在德米特里的脸上,为他的脸庞勾勒出一圈金色的轮廓。大概是感受到了刺眼的光芒,他翻了一个身。窗外,浓密叶间藏着的几只鸟儿早已开始不知疲倦地吟着夏天的歌,鸣声此起彼伏。德米特里索性坐了起来,走出了卧室。

这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清晨。

弗拉基米尔已经起来了,餐厅里飘散着黄油和奶酪的香气。看着弗拉基米尔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德米特里又感动又好笑,曾经握枪的手如今握上了煎锅,政治场上搅弄风云的人现在在与油盐斗争。

“醒了?”弗拉基米尔并未回头,仍专心致志的盯着锅里的煎蛋。

“嗯。”德米特里懒懒地回到。等他从洗手间里洗漱完出来,早餐也已经做好摆上桌了。

金黄的蛋煎得恰到好处,德米特里用叉子叉起,咬了一口:“今天的刚刚好,你又扔了多少个煎糊的?”

“今天是一次成功。”弗拉基米尔骄傲地宣布,“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学不会的事情。”

德米特里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他举起了手中的手机,弗拉基米尔转过头去,假装没有看见。德米特里轻笑两声,左手持着手机,右手拿着面包,弗拉基米尔见状皱起了眉头:“吃饭时不要看手机。”

德米特里乖乖地把手机放下,他举起手边的牛奶杯,和弗拉基米尔的碰了碰,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给了弗拉基米尔一个带着奶香的早安吻作为安抚。

生活就是无数个这样细小的瞬间组成的,我愿与你度过每一个这样的日子,把它们拼成余生。

早餐后是照常的散步,葱茏的灌木丛掩映着一条窄窄的砖路,各种花朵开的正艳。他们没有说话,静静地漫步在清晨柔软的阳光中。走出一会儿,他们坐在长椅上休息,弗拉基米尔的目光落在了身旁的一丛野玫瑰上。

“季玛你看,”他把这些玫瑰指给他的爱人,“玫瑰开了。”

德米特里浅浅的笑了:“我们昨天来时还没开呢。”

“对啊。”弗拉基米尔转头去看他的爱人:斑驳的叶影落在德米特里的肩头,几缕阳光从浓密的叶间泻下,在他脸上蒙上一层温煦的光,他正闭着眼睛休息。

他太累了。这么多年,他们都太累了。

弗拉基米尔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时的场景。风拂过山毛榉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他们躲在浓密的树荫下,德米特里的卷发蹭着他的脸颊,他想起少年微张的嘴唇,亲颤的睫毛和萦绕在鼻尖的野玫瑰香气。

对,野玫瑰。弗拉基米尔想起他们少时在列宁格勒的家附近也有几丛野玫瑰。他去东德时,德米特里在一个长满玫瑰的路口送行,那天天阴沉沉的,飘着细细密密的雨丝,他吻了沉默的少年,告诉他,等他回来。而当他从东德回来时,也是一个下雨天,德米特里撑着一把伞。在同一个路口等他,岁月并未在年轻人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以至于弗拉基米尔有些恍惚,就像逝去的那些时光都并不存在。发生在东德的故事忽然变得不真切了,那些黑夜里的鲜血、暗巷里的枪声、划破寂静的子弹、空气里弥漫的火药、硝烟和枪油的气味,以及被精心隐藏过的肮脏都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他就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德米特里向他飞奔过来。年轻人踏过地上的一个个水洼,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他的裤脚,雨水从伞檐上落下来,形成一道雨帘,模糊了他的面容。等到德米特里终于来到弗拉基米尔的面前,弗拉基米尔才得以真正地看清他。弗拉基米尔去东德前,他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而现在,虽然仍带着青涩,但德米特利已经成为一个男人了。

德米特里紧紧的拥住了他青年人身上的柔软包裹着弗拉基米尔,融化了他这么多年孤身一人漂泊在外为自我筑起的冷硬屏障。他突然害怕起来。

弗拉基米尔颤抖着推开了德米特里:“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弗拉基米尔了。”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镇定一些:“你明白吗?”

但是德米特里却说,他不在乎。于是伞落在了地上,他们就在漫天大雨中拥吻。弗拉基米尔清楚地记着年轻人唇上冰凉的雨水。

他们紧紧地拥着彼此。头发被雨水打湿。水珠顺着发梢落下来。周围世界的一切仿佛都隐去了。他们吻得天长地久,吻到时间尽头。

路口的玫瑰被雨水冲去了浮尘。花朵更加艳丽,叶片更加饱满。

弗拉基米尔收回思绪,重新回到了现实。他伸手,摘了一朵刚刚开放的玫瑰花,上面人带着未干的露水,反射着晶莹的光,映照着这个世界。

他把这朵花递给他的爱人,看着他低头轻嗅玫瑰的花香。弗拉基米尔凑过去吻了德米特里。他们的唇已不如当年一般鲜嫩,但浓烈的爱意却并未减少一丝一毫,甚至渗透进了周边的空气中,像流水一样连绵不绝。初吻几十年后,鼻尖仍有玫瑰花的芬芳。

弗拉基米尔的思绪飘得更远。他想起他们在各种地方的吻,在家附近的小树林,在圣彼得堡市政厅紧闭着的办公室,在他第一次总统宣誓前夜空无一人的克里姆林宫安德烈厅,在新奥加廖沃的走廊,在戈尔基九号的卧室。

在一切镜头看不到的地方。

他们的爱在禁忌中疯狂生长,就像鲜红的玫瑰也能冲破西伯利亚厚重的冰层,在白色雪原上绽放。

就在这时,弗拉基米尔忽然感到唇上一轻,真实的触感消失了,他心中一沉。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普梅】静默无声

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严重ooc预警

是甜的,是he

可以看做《Россия》的后续

他们可以在我的文里死亡千万次,但必须在现实里好好的。

语音输入,欢迎捉虫。

————————————————————————

在整理前总统遗物的时候,人们发现了这样一封信。

“给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

信封上这样写道。

人们不敢怠慢,立刻把它转交给了现任总统。

但总统先生是一个胆小鬼。

他把这封信放进了抽屉的最深处,压在一本相册下面,没有拆开。

那本相册是他找人定制的,记录了他们的40年,每一张照片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原本打算今年秋天送给弗...

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严重ooc预警

是甜的,是he

可以看做《Россия》的后续

他们可以在我的文里死亡千万次,但必须在现实里好好的。

语音输入,欢迎捉虫。

————————————————————————

在整理前总统遗物的时候,人们发现了这样一封信。

“给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

信封上这样写道。

人们不敢怠慢,立刻把它转交给了现任总统。

但总统先生是一个胆小鬼。

他把这封信放进了抽屉的最深处,压在一本相册下面,没有拆开。

那本相册是他找人定制的,记录了他们的40年,每一张照片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原本打算今年秋天送给弗拉基米尔做生日礼物。

可是永远也不可能再送出去了。

结束了弗拉基米尔的葬礼,德米特里又马不停蹄的飞回莫斯科,参加北极航道峰会。一些媒体称赞他的敬业,一些媒体却以“不尊重逝去的前总统”为由,对他进行批驳。把他的哀悼形容成鳄鱼的眼泪,更有甚者把弗拉基米尔的离世归结于德米特里的手笔。他们的旧分歧也一次次被提起。

却没有人在意他强忍着多大的悲伤。

弗拉基米尔结束了动荡,在艰难的环境中把国家发展起来,这些媒体却在他在世时对他进行口诛笔伐,他离开了还被当做攻击德米特里的工具。

真是令人唏嘘。

挚友离世的巨大冲击,葬礼的各种琐碎细节,再加上北极航道峰会的繁忙事务,使德米特里心力交瘁。“前总统逝世一周,总统先生仿佛老了十岁。”一些媒体如此报道到。

那封信就这样被“遗忘”在抽屉的角落。

更好的说法是德米特利从心里不愿意相信弗拉基米尔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他努力把自己埋进工作来逃避现实。

2036年,两届任期已满的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选择了退休。他搬离了莫斯科,住到了圣彼得堡大学附近。学生们时常可以看见这位前法学副教授在校园里漫步。

在整理个人物品时,德米特里又一次看到了这封信。

是时候了,他想。

他不能一直这样逃避下去。

况且他也很好奇弗拉基米尔想对他说些什么。

他来到弗拉基米尔的墓碑旁,凝视着墓志铭“他把一生奉献给了祖国”,缓缓坐下,靠着冰冷的黑色大理石,打开了那封信。

 

“亲爱的季玛:”

 

熟悉的称呼使他鼻子一酸,自弗拉基米尔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这么叫过他了。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或许已经离开很久了,我比你想象的要了解你。别忘了你生命的2/3都有我参与呢。

“最近我总是会梦到你。有1990年在办公室里和我握手的那个你,红着眼睛和我说‘没事了’的你,因为一个电话就独自飞来莫斯科,带着满身风雪走进三号的你,大雪那夜陪我流泪的你……

“我总有一种错觉。你还是那个腼腆的躲在角落喝饮料的季玛,可事实上你已经三次入主克里姆林宫。过去是我在恶语中伤前保护你,现在轮到你保护我了。

“我很自私,自私地把你拉进漩涡中心,让你背负许多不应该承受的骂名。我有时候会有些惶恐,你有没有怨过我?

“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隐藏了半生的秘密。我不知道你会如何想我,但我想在退缩了半生后任性一次。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的感情超出了纯粹的友情。我想紧紧拥住你,呼唤你的名字,把藏在心里发酵的情感一字一句诉与你听。

“但是我不能。为了声誉,为了民调,为了避免我们之间友谊的破裂,更何况还有宗教。

“你这样澄澈的灵魂应该去往天堂。就让我一个人在地狱沉沦吧。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我想对你说那句终其一生都没能说出口的

“我爱你。

“最后,照顾好我们的露西亚。我相信你。”

 

德米特里把目光从半湿的纸上移开,落在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

“瓦洛佳。”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瓦洛佳,你真的很了解我,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你比信仰更重要。”

“瓦洛佳,我也爱你啊!”

“瓦洛佳……”

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喊,但是他六尺之下的爱人已经永远不会再回应了。

 

德米特里躺在躺椅上,膝上放着那本相册。他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封信。十年的时间,即使精心保存,纸张也已经泛黄,脆弱的几乎要破碎。他小心翼翼的折好,放进左胸前的口袋——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今天是瓦洛佳的祭日,可惜不能去看他了,不过没关系,他们很快就会相见了,他想。

他一页一页的翻动着相册,细细端详着每一张照片,他很快就有些累了,闭上眼睛,弗拉基米尔的面容出现在他的眼前。

愿我们在地狱重逢。

 

俄罗斯联邦前总统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于家中逝世。巧合的是,那天是已故前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十周年祭日。更为巧合的是,两人去世时躺在同一把躺椅上。后人遵照其遗嘱,也将其葬于圣彼得堡大学法学院内,与普京先生相伴。一时间唏嘘艳羡两人友谊的世人不在少数。

他们彻底化为了历史书上的一个符号。偶有触及历史真相的后人,也只把这当做自己的异想天开一笑置之。

————————————————————————————

在同一把椅子上逝世的梗来源于马恩。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普梅】非典型ABO·lost in you(1)

双向暗恋、均无家室、私设如山
发现可能撞梗了但是码好了舍不得删。越写越差系列。
圈地自萌,勿上升。

先把坑挖了,考完暑假再填(有2w存稿无所畏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露西亚
——————————————————
列宁格勒短暂的夏天已经走到了尽头,这座古老的城市迎来了20世纪90年代的第一个秋天。气温骤降,草木凋零,北方漫长的寒冬即将在一个月内开始。
列宁格勒大学法学系的新讲师,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在家中备课。今天下午没有课,他在准备第二天的罗马法课程。风从窗口吹进来,翻动了墙上挂着的日历,德米特里10天后即将迎来他25岁的生日。
“叮铃铃——”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他起身去接。
“您好。...

双向暗恋、均无家室、私设如山
发现可能撞梗了但是码好了舍不得删。越写越差系列。
圈地自萌,勿上升。

先把坑挖了,考完暑假再填(有2w存稿无所畏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露西亚
——————————————————
列宁格勒短暂的夏天已经走到了尽头,这座古老的城市迎来了20世纪90年代的第一个秋天。气温骤降,草木凋零,北方漫长的寒冬即将在一个月内开始。
列宁格勒大学法学系的新讲师,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在家中备课。今天下午没有课,他在准备第二天的罗马法课程。风从窗口吹进来,翻动了墙上挂着的日历,德米特里10天后即将迎来他25岁的生日。
“叮铃铃——”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他起身去接。
“您好。”
“您好,请问您是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先生吗?”对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是的,”德米特里愣了一下,“请问您是?”
“我是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我想有一些工作上的问题我们必须见面谈一谈。请问您是否方便?”
“好的。”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几个月从东德回来,不久前,他刚刚成为老师索布恰克的市长助理,索布恰克要求他组建一个自己的机构。他向法律系的同学询问,好几个人都推荐了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
“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今年毕业时提前进行论文答辩,还获得了副博士学位,现在留校做讲师。之前他积极帮索布恰克老师拉选票,老师这次当选也有他的功劳。”
“刚毕业的?他是……”
“Beta,但是比许多Alpha都杰出的多。这再好不过。Omega肯定无法和你一起合作,而要是再来一个和你势均力敌的Alpha恐怕也会出现问题。”
弗拉基米尔叹了一口气,听起来这位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先生与他心中理想的共事伙伴差别不少,但总好过没有,于是他拨出了一通电话。
他们约在德米特里的办公室见面,弗拉基米尔敲了敲门,走了进去,发现德米特里已经等在里面了。窗户没关,九月来自波罗的海的风穿过窗户,吹开桌上刚印刷好还带着油墨气息的书。他闻到了书卷和油墨的味道,像一个Omega的信息素。弗拉基米尔莫名有些骚动,空气里混进了火药和枪油的味道,他连忙克制住自己,虽然对方是个Beta,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
“您好,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先生。”德米特里起身迎接。
“您好,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先生。”弗拉基米尔将手伸向德米特里,对方犹豫了一下,握住他的手。弗拉基米尔感到奇妙的化学反应在肌肤相接的地方发生,躁动的心思顺着手臂流遍全身,松开手后,两人短暂接触的地方开始升温发烫,弗拉基米尔一边控制自己,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德米特里,他有一头让人有想揉的冲动的蓬松的卷发,笑的像个孩子,还带着若有若无的书卷气。
他很像一个Omega,弗拉基米尔这么想着。看着他清澈的眼睛,弗拉基米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一直待着大学里的孩子,希望政治别毁了他。
弗拉基米尔表明来意——他在为索布恰克工作,但缺少人手。他们交谈了一下午,弗拉基米尔不得不承认对德米特里的预测出现了点偏差。年少有为或许是形容他在法律方面绝对是高手,严谨但不被常规所拘束。

“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下周日下午两点钟在市政厅门口见面。”弗拉基米尔对这个小师弟很满意。

“好的。”德米特里握上弗拉基米尔的手,将他送出了办公室。

待弗拉基米尔走远,德米特里立刻打开门窗通风——他腿都软了,这个Alpha这么没有礼貌的吗?都不知道收一收自己的信息素。

但是这位师哥显然非常出色。身上的信息素令他无法抗拒。德米特里已经开始期待与弗拉基米尔共事的时光了。

空气里的信息素似乎已经完全散去,但若仔细分辨仍有一丝火药味隐藏在油墨的气息中,久久没有消失。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诗歌】热爱我的热爱

熄灭

我心中的光

撕碎

浸透心血的纸张

折断

手中的笔

封住

喑哑的嘶吼


可惜

没有能关押思维的牢笼

没有能禁锢自由的枷锁

予我创作的鲜活

以我不熄的心火

熄灭

我心中的光

撕碎

浸透心血的纸张

折断

手中的笔

封住

喑哑的嘶吼


可惜

没有能关押思维的牢笼

没有能禁锢自由的枷锁

予我创作的鲜活

以我不熄的心火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普梅】Россия

可能是瓦洛佳×季玛×露西亚大三角

重要角色死亡预警

普梅不明显

他们属于露西亚,ooc属于我

企鹅群号:964137407,一起来玩

不算后续的后续《静默无声


露西亚高于彼此,露西亚高于一切。


——————————————————

“季玛,你回来了。”弗拉基米尔把书放在膝上,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他已于几年前退休。长期的高压工作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尤其是自去年冬天以来,身体条件格外糟糕,本以为漫长的寒冬过去会好转,结果却事与愿违。医生的建议是静养,带领露西亚走向强盛的担子自然落在了季玛肩上。

“是的。瓦洛佳,我回来了。”德米特里快步上前,握...

可能是瓦洛佳×季玛×露西亚大三角

重要角色死亡预警

普梅不明显

他们属于露西亚,ooc属于我

企鹅群号:964137407,一起来玩

不算后续的后续《静默无声


露西亚高于彼此,露西亚高于一切。


——————————————————

“季玛,你回来了。”弗拉基米尔把书放在膝上,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他已于几年前退休。长期的高压工作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尤其是自去年冬天以来,身体条件格外糟糕,本以为漫长的寒冬过去会好转,结果却事与愿违。医生的建议是静养,带领露西亚走向强盛的担子自然落在了季玛肩上。

“是的。瓦洛佳,我回来了。”德米特里快步上前,握住弗拉基米尔的手。

他的手很凉,皮肤有些干皱。但却使德米特里想去他1991年在列宁格勒握住的那只手。它温暖而有力。

“沙特之行怎么样?”弗拉基米尔率先开口。

“还不错,至少比上次要好。”

“不用顾忌。”

“医生说你应该静养,我不希望再打扰到你。”德米特里担忧地望向弗拉基米尔,“我真担心你的身体。”

“你应该明白的。”

“明白你放不下露西亚?你应该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

“过几天有个北极航道的峰会,这几年北极航道发展迅速,动到一些人的蛋糕了。”

“今年预计是多少?”

“应该能到两亿吨。”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那就是……翻了一番。”

“对。”德米特里露出了孩子般得意的笑。“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偶尔会有胸闷,今天比前几天都要好。”弗拉基米尔看向窗外,“别担心。”

“你可要快点好起来,等我休假了,我们还要滑雪钓鱼骑自行车打羽毛球呢。”德米特里望着他,尽管他知道这已经不太可能了。

弗拉基米尔沉默了,过了好久,他说: “季玛,我想回圣大看看。”

德米特里的眼睛亮了:“好啊,等我退休了,我们搬到圣大边上去。”弗拉基米尔看着他,想起了当年那个因为一个电话连夜飞到莫斯科的教授。

“好。”他如是说。

“我待会儿还有个会,先走了?”

“去吧。”弗拉基米尔冲他笑笑,即使面前的男人已经两次领导露西亚,他还是愿意把他当成索布恰克老师办公室里的那个小师弟。


德米特里又和管家叮嘱了几句,拜托他照顾好弗拉基米尔,走出了房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车门已经打开,德米特里却身形一顿,他反身冲进房子里,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脚步声,靠近房间却又放缓了脚步。

德米特里轻轻推开门,弗拉基米尔依旧躺在躺椅上,翻开的书平铺在他的膝上,初夏的阳光打在他脸上。

德米特里握紧他冰凉的双手,他把头贴紧弗拉基米尔的胸膛,代表生命的声音已经彻底停止,但他知道那儿有一颗炽热的心。

一颗装满对露西亚的热爱的心。

他一个人平静而骄傲地死去,心中念着他的露西亚。

“总统先生……”管家跟着他上来。

德米特里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他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别打扰他。”

“别担心露西亚,我会照顾好她。”德米特里在他耳边呢喃。


总统先生力排众议,将前总统葬在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法学院。

葬礼那天下了大雨,总统先生从头到尾都没有打伞,站在雨中默哀,雨水顺他的头发和脸颊流下来,有人看到总统的眼睛红了。

人群散去之后,他又折返回墓前,冰凉的大理石墓碑静静地立着。他低着头,默默无言,最后他说:“瓦洛佳,我带你回来了。”

“北极航道的峰会……”助理担忧地望向德米特里,德米特里脱下湿漉漉的外套,长叹一口气:“准备一下,按日程安排。”

他回头,看向新树好的墓碑:“瓦洛佳,我先走了。为了露西亚。”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GGAD】双魔王AU·神之道(0)朝圣

引子

《巫师与麻瓜相处法》实行第一天上午

《巫师与麻瓜相处法》的两位主要构思者阿不思·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面对面坐在纽蒙迦德城堡大厅的沙发上,凝视着彼此,相对无言。

“这一天终于来了!”格林德沃兴奋地说。

“是呀,”邓布利多有些感慨,“为了这一天,我们付出了多少!《相处法》的每一页都染着巫师的血,就连我们,你和我,都差点走散。”

格林德沃带着笑意看向对面的人,他一挥手,空气中出现了跳动的数字,显示时间。

“好了,”他说“时间差不多到了,我们该走了。”

“去哪?”邓布利多问。

“我从来不让你们走城堡正门,你们问我为什么我也没有回答,现在,我可以告...

引子

《巫师与麻瓜相处法》实行第一天上午

《巫师与麻瓜相处法》的两位主要构思者阿不思·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面对面坐在纽蒙迦德城堡大厅的沙发上,凝视着彼此,相对无言。

“这一天终于来了!”格林德沃兴奋地说。

“是呀,”邓布利多有些感慨,“为了这一天,我们付出了多少!《相处法》的每一页都染着巫师的血,就连我们,你和我,都差点走散。”

格林德沃带着笑意看向对面的人,他一挥手,空气中出现了跳动的数字,显示时间。

“好了,”他说“时间差不多到了,我们该走了。”

“去哪?”邓布利多问。

“我从来不让你们走城堡正门,你们问我为什么我也没有回答,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了。” 

他们一起走到纽蒙迦德城堡的正门前,所有的核心圣徒都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们谁都没有说话,默默地让出一个圆,看着格林德沃把手放到门上。“阿不思,”格林德沃突然说,“来和我一起打开巫师界的未来吧。”

邓布利多从人群中走出,他们相视一笑,轻轻一推。

城堡的大门徐徐打开,一个崭新的巫师界出现在他们面前。

白色的台阶一直延伸到山脚,半山腰有一个广场,上面已是人山人海,见到格林德沃,底下突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格林德沃!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抬起手,示意他们停下,欢呼声便小下去,直至停止。

然后他施了声音洪亮,对底下的信徒喊到:“For the greater good!”

底下便又爆发出欢呼,甚至有人开始带头喊:“For the greatest Grindelwald!”很快大家就一起呼喊:“For the greatest Grindelwald!”

格林德沃不得不再一次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含着笑看向身边的邓布利多:“For the great Dumbledore!”“For the great Dumbledore!For the great Dumbledore!”

最后,格林德沃说到:“For our brighter future!”这使现场的气氛达到了高潮,欢呼声此起彼伏:“格林德沃!邓布利多!格林德沃!邓布利多!”

在这片欢呼声中,格林德沃转头,看向邓布利多的眼睛:“最开始我建造这条路的时候,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情踏上这条路。”

“现在你成功了。”邓布利多轻轻说。

“不,是我们成功了。”格林德沃纠正到,他握紧邓布利多的手,抬起头,看向远方,欢呼声久久没有散去。过了很久,他说:“这是通往神的道路。”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合集图授权 表白猹猹( ﹡ˆo...

合集图授权

表白猹猹( ﹡ˆoˆ﹡ )!

合集图授权

表白猹猹( ﹡ˆoˆ﹡ )!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诗歌 】我不要再想起你

忙碌时我会想起你,

想起你不服输的样子;

闲暇时我也会想起你,

想起你暗藏小心思的恶作剧。

白天我会想起你,

想起为我讲的数学题;

夜晚我也会想起你,

想起夜宵之前的晚自习。

雨天我会想起你,

想起校门外一起淋的雨,

晴天我会想起你,

想起操场上奔跑的你。

难过时我会想起你,

想起你不算厚实的肩膀;

开心时我会想起你,

想起口袋里的巧克力。

于是我努力把你抛开,

把自己

埋进生活、埋进理想、埋进热爱,

可思绪一转,

你还在那里。

忙碌时我会想起你,

想起你不服输的样子;

闲暇时我也会想起你,

想起你暗藏小心思的恶作剧。

白天我会想起你,

想起为我讲的数学题;

夜晚我也会想起你,

想起夜宵之前的晚自习。

雨天我会想起你,

想起校门外一起淋的雨,

晴天我会想起你,

想起操场上奔跑的你。

难过时我会想起你,

想起你不算厚实的肩膀;

开心时我会想起你,

想起口袋里的巧克力。

于是我努力把你抛开,

把自己

埋进生活、埋进理想、埋进热爱,

可思绪一转,

你还在那里。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HP】魔法瓶子——盖勒特·格林德沃篇

灵感来源于最近很火的瓶子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

设定是每一篇里除了主角是瓶子其他角色都是人

极为短小,极为辣鸡,极为ooc

————————————————

格林德沃是一个瓶子。

这个瓶子做工精良,几乎是举世无双。

瓶身漆黑,画上了一只金色大鸟。

这只鸟真的栩栩如生,人们仿佛能看到它翅膀上流动的光,下一秒就会挣脱平面的桎梏冲出来。

岁月流逝,瓶子里装满了征服世界的欲望。然后它遇到了一个极为爱护它的人,那人往里面放了一点点夏日山谷的阳光和带着暑气的风,没成想酿成了鲜血,厉火和笼罩着欧美两大洲的硝烟。

人们都说,这个瓶子戾气太重,可它里面装满了野心,沉甸甸的,大家都动不了它,花...

灵感来源于最近很火的瓶子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

设定是每一篇里除了主角是瓶子其他角色都是人

极为短小,极为辣鸡,极为ooc

————————————————

格林德沃是一个瓶子。

这个瓶子做工精良,几乎是举世无双。

瓶身漆黑,画上了一只金色大鸟。

这只鸟真的栩栩如生,人们仿佛能看到它翅膀上流动的光,下一秒就会挣脱平面的桎梏冲出来。

岁月流逝,瓶子里装满了征服世界的欲望。然后它遇到了一个极为爱护它的人,那人往里面放了一点点夏日山谷的阳光和带着暑气的风,没成想酿成了鲜血,厉火和笼罩着欧美两大洲的硝烟。

人们都说,这个瓶子戾气太重,可它里面装满了野心,沉甸甸的,大家都动不了它,花了好大的力气,请一位勇士把它搬到纽蒙迦德塔的储藏柜里。

很久以后,有人听闻格林德沃瓶子里装着秘宝,闯进了纽蒙迦德塔,打碎了瓶子。

才发现里面只装满了一样东西——

经过时间考验沉淀留下的爱。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我是彻头彻尾邓布利多的人 我一...

我是彻头彻尾邓布利多的人

我一个文手,挖了一堆坑,欠了一堆点梗,不好好码字,天天整这些有的没的(重要的是还很难看)

我是彻头彻尾邓布利多的人

我一个文手,挖了一堆坑,欠了一堆点梗,不好好码字,天天整这些有的没的(重要的是还很难看)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看到吃的tag底下有太太发才想...

看到吃的tag底下有太太发才想起来忘记搞100粉点梗了

那就这样吧

cp:鹰寡only

(实在没力气同时搞几个cp了)

写具体梗!写具体梗!!写具体梗!!!

一年半之前的50粉点梗我会尽力肝的,相信我!

看到吃的tag底下有太太发才想起来忘记搞100粉点梗了

那就这样吧

cp:鹰寡only

(实在没力气同时搞几个cp了)

写具体梗!写具体梗!!写具体梗!!!

一年半之前的50粉点梗我会尽力肝的,相信我!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浮霜千世】江涵人设

姓名:江涵(江风月)

性别:女

种族:妖族

性格特点:外人前冷漠,熟人前温柔,容易动情落泪。

最初聪明勤奋,受到打击后变懒了。曾经的理想是做一位治病救人,悬壶济世的大夫,业余时间学学乐器,养父和竹马死后心灰意冷。

内心其实不甘平庸,却因心结无法行动,需要人引导和激励。

武器:飞针(原来是用来针灸的,但后来发展成为了武器)

能力:精通药理,会制一点点香

并没有什么用的特长:萧

派别:解忧阁

背景:“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很久很久以前,一对少年男女两情相悦,一见钟情。然而他们的家族却是世仇,少女的叔父是少年的杀父仇人。不擅长手工的少女亲手绣了一张并蒂莲手帕送给少...

姓名:江涵(江风月)

性别:女

种族:妖族

性格特点:外人前冷漠,熟人前温柔,容易动情落泪。

最初聪明勤奋,受到打击后变懒了。曾经的理想是做一位治病救人,悬壶济世的大夫,业余时间学学乐器,养父和竹马死后心灰意冷。

内心其实不甘平庸,却因心结无法行动,需要人引导和激励。

武器:飞针(原来是用来针灸的,但后来发展成为了武器)

能力:精通药理,会制一点点香

并没有什么用的特长:萧

派别:解忧阁

背景:“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很久很久以前,一对少年男女两情相悦,一见钟情。然而他们的家族却是世仇,少女的叔父是少年的杀父仇人。不擅长手工的少女亲手绣了一张并蒂莲手帕送给少年,被少年的姐姐发现,手帕被绞成了两半,少年少女也被迫分离,少女拿着手帕的一半。少年私藏着另一半。

多年之后,少女长成女人,少年变成了男人。碍与家族阻隔,他们依然不能在一起。女人误入歧途,男人亲手杀了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男人悲痛欲绝,为女人立了“吾妻之墓”的墓碑,复原了当年的并蒂莲手帕。在女人一周年祭日之时自杀在她的墓前。

浸满女人相思之泪和两人心头鲜血的手帕化为一个女婴,被一位大夫收养,取名为江涵。江涵从小便跟着大夫学习医药,还略通制香之道。邻居家有一位乐师,他的儿子颇有音乐细胞,小小年纪精通各种乐器,和江涵是青梅竹马。他教江涵乐器,使她学会吹箫。

江涵进入稷下学宫之后,两人分居两地,13岁那年,大夫所在的小镇爆发了一场瘟疫。大夫也因此染病去世。没过多久,竹马也去世了,江涵用尽千方百计,也没能挽救他的生命。临终前,竹马将为江涵亲手做的萧,和未谱完的曲子赠给她。

养父和竹马接连去世的打击使江涵性格大变,她开始变得冷漠,治病救人用的针也该用做武器。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德赫】会说话的树洞(3)

赫敏照常预习五年级的课本,好像并没有把马尔福的信放在心上。可是她还是不时往信箱处瞥一眼,终于,她听见了信掉进信箱的声音——马尔福的回信来了。

她站起身,不知道为什么心砰砰直跳——上次把信寄出去以后,她想了很久,明白她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他们死对头的角度看待一切事情。

就像她在信中说的,要换一个角度看问题。

她拿起信回到房间,拆开阅读。

亲爱的简:

不知道我是否有些冒昧,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称呼我为德拉科。

首先很高兴你能给我回信。我需要澄清一下,我不是一个胆小鬼。以及作壁上观对我来说不可能,阻止我投向正义的因素也不在勇气,而是我父亲在十几年前,就是神秘人的仆...

赫敏照常预习五年级的课本,好像并没有把马尔福的信放在心上。可是她还是不时往信箱处瞥一眼,终于,她听见了信掉进信箱的声音——马尔福的回信来了。

她站起身,不知道为什么心砰砰直跳——上次把信寄出去以后,她想了很久,明白她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他们死对头的角度看待一切事情。

就像她在信中说的,要换一个角度看问题。

她拿起信回到房间,拆开阅读。

亲爱的简:

不知道我是否有些冒昧,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称呼我为德拉科。

首先很高兴你能给我回信。我需要澄清一下,我不是一个胆小鬼。以及作壁上观对我来说不可能,阻止我投向正义的因素也不在勇气,而是我父亲在十几年前,就是神秘人的仆从,如果我真的投向了正义,我的父母都在他的手上……你能明白吗?在我面前似乎只有黑暗一条路。所有的因素都在促使我走上去。但我不愿。而且我虽然不愿意那些格兰芬多死去,但要和他们并肩作战,我想……我可能也做不到。正义一方也不可能接纳我,在所有人看来,我,标准的斯莱特林,马尔福家的孩子天生就应该是一个食死徒。师长们可能会将信将疑,勉强让我加入,但不会让我接触到核心机密。而那些格兰芬多的同学,尤其是哈利·波特和他的两个朋友……他们不会相信我,不会。

希望你能给予意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似乎可以保持笔友关系?

你忠诚的

德拉科

读着信赫敏有一丝懊恼,她居然没有考虑到马尔福父母的处境。这么来说,许多人走上黑暗的道路并不一定是他们自愿,而是形势所逼。而且……

她必须承认马尔福说的没错,哈利和罗恩绝对不会接纳他,如果不是看到了这封信,他自己恐怕也不会相信德拉科马尔福居然想投往正义。邓布利多教授可能会不计前嫌……但他们可能真的做不到。

她放下手里的一切,静静地坐在桌前思考。

不能单纯的依靠学院就来区分每个人。比如小矮星彼得,他是个格兰芬多,但是他依然背叛了他的朋友。也不能依靠家世来区分,比如小天狼星,布莱克家族可是狂热的食死徒。万事都没有绝对。这么说来,到底多少人是因为外界的评论走上错误的道路?

赫敏的心里乱糟糟的,她想了很久才开始写回信。写到一半,她又觉得措辞不太妥帖,换了一张纸从头再来。墨水在纸上洇出一大块,她叹了口气,决定出去走走。

车水马龙,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全然不知,战争的序幕已经悄然揭开。麻瓜们不知是因为与他们无关。而巫师不知却是因为魔法部的蒙骗。

她想了很久才回到家,开始给德拉科马尔福回信,把信寄出去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一丝隐隐的的担忧。

为德拉科·马尔福而担忧。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槟红】槟红同人关于淼淼处理

本人剧未看全,初三狗,请谅解!

一、关于三水对槟红同人创作的影响

说不影响的是不可能的,首先蓝红的精力肯定要放一些在孩子身上,再有罗琦这个巨大的不定因素。(她人设对我来讲有点迷,希望有大神给分析一下。)

但说特别大其实也没有。(因为我看到有太太说孩子一出现码的几千字都删了的。)因为同人创作好的一点就是很自由,你不喜欢的设定完全可以不用。拿我本命cp举个例子,男方有老婆有孩子有农场,女方也有自己感情线。粉丝照嗑不误。在前面标一个预警。(比如本文无三水。)读者能理解,假如真的有啊不行这是官设,你怎么能不要,蓝红少了这个设定就不完整的读者,他也不会花时间看了。

二、处理办法

主要是以下三种...

本人剧未看全,初三狗,请谅解!

一、关于三水对槟红同人创作的影响

说不影响的是不可能的,首先蓝红的精力肯定要放一些在孩子身上,再有罗琦这个巨大的不定因素。(她人设对我来讲有点迷,希望有大神给分析一下。)

但说特别大其实也没有。(因为我看到有太太说孩子一出现码的几千字都删了的。)因为同人创作好的一点就是很自由,你不喜欢的设定完全可以不用。拿我本命cp举个例子,男方有老婆有孩子有农场,女方也有自己感情线。粉丝照嗑不误。在前面标一个预警。(比如本文无三水。)读者能理解,假如真的有啊不行这是官设,你怎么能不要,蓝红少了这个设定就不完整的读者,他也不会花时间看了。

二、处理办法

主要是以下三种:

A不带三水设定。

B带三水设定。

C带不带都无所谓。

A种非常容易。打个预警跟没有这个设定一样,照写不误。

B种就相对复杂一些。就有问题需要考虑。就比如真爱至上理想主义的罗槟,能不能很好的扮演一个继父的角色?(突然觉得贺涵可以搞一波,他不是想要烟火气吗?)

C是那种我不想写孩子,但又想遵从官设的写手的选择,而且甜虐皆可。过去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要甜写青葱岁月,要虐就写失望。蓝红从不理解母亲到理解,从名字不在房产证上无所谓到很在意,从谈婚论嫁到失望中间的心路历程完全可以细细描绘。

总结陈词,高精尖戏份一多就是极易崩坏。

隔空喊话桃叶渡太太,您有没有打算分析槟红?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德赫】会说话的树洞(2)

德拉科回到家后就一直心神不宁,他的树洞会回信吗?他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害怕,麻瓜……会不会认为他说的一切都是一场恶作剧呢。他想去看看说不定会有回信,可是他又害怕没有回信的失落。

第二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踏出一步。第三天,他在庄园里乱晃,当然,避开了神秘人。第四天,他到藏书室里看书,可是一天下来发现只翻了两页。第五天,去温室里修剪花草,差点毁了母亲悉心照料的玫瑰,第六天……

第六天他再也忍不住了,去了那家咖啡馆。他在咖啡馆门口徘徊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一只脚已经伸进了门里,却不知该不该落下。女主人看见了他:“孩子,你来了。”这一声呼唤让他的腿落了地。

“您好,请问有回信吗?”

女主...

德拉科回到家后就一直心神不宁,他的树洞会回信吗?他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害怕,麻瓜……会不会认为他说的一切都是一场恶作剧呢。他想去看看说不定会有回信,可是他又害怕没有回信的失落。

第二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踏出一步。第三天,他在庄园里乱晃,当然,避开了神秘人。第四天,他到藏书室里看书,可是一天下来发现只翻了两页。第五天,去温室里修剪花草,差点毁了母亲悉心照料的玫瑰,第六天……

第六天他再也忍不住了,去了那家咖啡馆。他在咖啡馆门口徘徊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一只脚已经伸进了门里,却不知该不该落下。女主人看见了他:“孩子,你来了。”这一声呼唤让他的腿落了地。

“您好,请问有回信吗?”

女主人笑盈盈的看着他,拿出了一个信封:“昨天到的。”

他的心砰砰直跳,手伸出去接信封,紧紧地攥住。他迫不及待的想拆开看看里面说了什么,却又觉得不太妥。脸上挂上一个微笑:“美丽的夫人,谢谢您!”

德拉科几乎是跑回庄园的,他三下五除二地钻进房间,拆开信。

亲爱的马尔福先生:

首先很荣幸成为您的树洞。从您的信看来,我们似乎是同龄人——九月份我将满16岁。

魔法世界的确很不可思议,我初次听到的时候也以为是一个恶作剧,但是后来我就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了。

对于您的烦恼,我也许不能清楚的给出解决办法,但能提出我的一些建议。

从信中看来,您似乎不赞成您父亲的做法,却又没有勇气和能力去反抗他,而您将面临正义或黑暗的选择。您想选择正义,却因为家人是黑暗一方的而犹豫。我的意见是正义一方也一定有德高望重的领导人,您也许可以向您的师长寻求帮助。不过,选择正义一方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路上可能布满艰险和荆棘,您是否真的有这个打算?我当然希望您加入正义一方,不过我觉得作壁上观对您才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您在学校里和同学的冲突。我的意见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您没必要一直抓着他们的缺点不放,可以试图以以一种新的角度去看他们,您没必要成为他们的朋友,但或许能改善你们的关系,不至于像敌人那样剑拔弩张。

我的话可能有一些直接,请您原谅。

您忠诚的简·树洞

德拉科仔细读着这封信有些气恼,这个树洞根本没有提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而且仿佛在责怪他,德高望重的人?那个邓布利多老蜜蜂?以新的角度看他们?再新穷鬼还是穷鬼,泥巴种还是泥巴种,疤头破特还是疤头破特。而且什么叫作壁上观才是对他来说最好的选择?这是在嘲笑他是胆小鬼吗?没错,斯莱特林是利益至上,但他……

他也想做一次英雄。

德拉科把这封信扔到一边不再去管它。思绪却又慢慢的飘到上面。新的角度?简与他素不相识,非亲非故,愿意花时间仔细阅读分析他的信已经是友善。而且简跟他差不多大……他也不能指望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提出多么有效的建议,她愿意倾听已经是万幸。

也许他没有把情况说明的更清楚一点,他叹了口气,扯了一张纸,开始回信。


解释一下:

这时候赫敏对德拉科其实也是带有偏见的,她不会轻易的相信德拉科真的会站在正义方,信已经写得很中肯了,但是肯定会不自觉地带上一点不太好的话。

德拉科对麻瓜包括金三角其实也没有完全放下芥蒂。他完全是因为没人说了才去给他以为的麻瓜写信的。结果误打误撞到了赫敏手里。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2019年终总结暨2020目标

2019年终总结

总字数 41253

混同 2797

【JR混同】我为兄弟的幸福操碎了心 2797

漫威 28347

【复联】反乌托邦·黎明之前(0) 759

【复联】守护 1433

【复联】超级英雄们是如何过儿童节的(儿童节贺文) 2963

【复联】借我 980

【复联·主鹰寡】论坛体/说一说那些不得不读的同人 6472

【鹰寡】布达佩斯往事 6300

【鹰寡】他们的故事 210

【鹰寡】沃米尔的雪 201

【鹰寡】Que...

2019年终总结

总字数 41253

混同 2797

【JR混同】我为兄弟的幸福操碎了心 2797

漫威 28347

【复联】反乌托邦·黎明之前(0) 759

【复联】守护 1433

【复联】超级英雄们是如何过儿童节的(儿童节贺文) 2963

【复联】借我 980

【复联·主鹰寡】论坛体/说一说那些不得不读的同人 6472

【鹰寡】布达佩斯往事 6300

【鹰寡】他们的故事 210

【鹰寡】沃米尔的雪 201

【鹰寡】Que Sera Sera 1366

【鹰寡】Dark paradise 1253

【鹰寡】债与爱 3521

【蜘蛛侠】命运多舛的蜘蛛侠 273

【蜘蛛侠】最棒的你 609

【黑寡妇】回家 2007

HP 6467

【多CP】斯莱特林式爱情 1677

【德赫】会说话的树洞Chapter0 584

【德赫】会说话的树洞Chapter1 1577

【萨罗/蛇鹰/SSRR】五十粉点梗·歌(上)风 1261

【萨罗/蛇鹰/SSRR】五十粉点梗·歌(下)水 1014

【GGAD】他们的故事 195

【斯莉】他们的故事 159

国产 1036

【贝加尔湖组】对面不识 892

【贝加尔湖组】可否将你比作太阳 144

原创 2606

【诗歌】我心 52

【诗歌】凌晨三点我从梦中惊醒 122

【诗歌】寂夜 61

【诗歌】夜感 134

【随笔】月亮海滩 549

【随笔】丝瓜汤 400

【故事森林】第三期·爱情与金钱 1288


2020目标

上半年中考

暑假【鹰寡】lost memories

下半年写一写短篇

就这样

察哈尔路37号,冲呀!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诗歌】Why I am still alive

Run towards death,

there's no air for me to breathe.

I'm on the way to heaven,

all the hope is driven.

Just close my eyes,

it's like dark paradise.

Who's the thief

that...

Run towards death,

there's no air for me to breathe.

I'm on the way to heaven,

all the hope is driven.

Just close my eyes,

it's like dark paradise.

Who's the thief

that steals my life .

It's me,

me,

me,

Help me.

Please help me.

Who can help me ?

No one can help me.

I've wounded myself 

with a knife.

Stop my heart,

make it not beat.

I'll fly 

in the sky.

Just sleep,

don't cr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