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暮戈薇

15802浏览    458参与
晚樾
晚樾
晚樾
青中带黄的叶砸!

【犬薇】黎明

《黎明》(犬薇)

-

一个恋爱中半妖的强词夺理

-

日暮戈薇总是醒得很准时,她下意识地去思考今天是工作日还是周末,隔着木窗,太阳光像包在一层几近透明的薄膜之中,离挣脱而出还有一些时辰。背后有很温暖的一具身躯,光裸着胸膛,脑袋埋在她颈间。戈薇记起来了,工作日和周末的区别已经不再束缚着她,今天的作息要按照她昨晚和青年的约定执行。

戈薇复又闭起眼睛,脑海里念叨自己要睡懒觉睡懒觉,不能悄悄起床。时间在闭着眼睛的黑暗中显得格外漫长,他已经200岁了,那她在他面前是不是也算得上精神无限的小孩子呢?这样想的戈薇睁开眼睛,了无睡意,只是乖乖呆在他怀里,安安静静地寻找着自己的乐趣。昨晚脱下的罩衣被随手...

《黎明》(犬薇)

-

一个恋爱中半妖的强词夺理

-

日暮戈薇总是醒得很准时,她下意识地去思考今天是工作日还是周末,隔着木窗,太阳光像包在一层几近透明的薄膜之中,离挣脱而出还有一些时辰。背后有很温暖的一具身躯,光裸着胸膛,脑袋埋在她颈间。戈薇记起来了,工作日和周末的区别已经不再束缚着她,今天的作息要按照她昨晚和青年的约定执行。

戈薇复又闭起眼睛,脑海里念叨自己要睡懒觉睡懒觉,不能悄悄起床。时间在闭着眼睛的黑暗中显得格外漫长,他已经200岁了,那她在他面前是不是也算得上精神无限的小孩子呢?这样想的戈薇睁开眼睛,了无睡意,只是乖乖呆在他怀里,安安静静地寻找着自己的乐趣。昨晚脱下的罩衣被随手扔在一边,雪白的布料反射出丝丝缕缕朝阳的光辉,珊瑚在她成婚时送给她的,细细数来,宽大的衣袖上有三百六十二个针脚……

“犬夜叉…我去喝点水”

戈薇低声说道,与其说是知会,倒不如说是在试探,他睡得很熟,晚上倒是精神百倍。戈薇在心里嘀咕着,光溜溜的身子很容易就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拿过一边的寝衣穿上了。腰间打了松松垮垮的蝴蝶结,布料摩擦的安适感在一定程度上取悦了她,她俯身在男人颊上啄了一口,很不好意思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遮住了他一样光裸的身躯。

她最怕渴,也喜欢洗澡,清水滑过喉间,让她想起昨晚睡前,银发青年将水哺给她,带着他的温度,一样的解渴舒适,这样想着,她耳朵烫了烫,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

空气里带着黎明时期特有的潮湿,隐约可以预感到即将到来的光热。戈薇凑到窗边,很多独居的农人都赶着清早起来了,她看了一会儿,听到被褥间男人的手在寻找她的悉嗦声,她忍不住低笑了一声,很快钻回了他怀里。

“我吵醒你了?”

腰间横过来的大手忽地使上了劲儿,戈薇心跳快了几拍,下一秒就感觉到男人的腿也压过来,牢牢把她扣在了怀里。简直像蓄意绑架,愣是让她一动不能动。

犬夜叉并不很清醒,嘴里嘟囔着回答说没有,抱了一会儿才发现怀里的人穿了寝衣,是隔着一层单薄布料的拥抱。他不高兴了,两只手在她腰间胡乱摸索,惹得她因为痒而发笑了,问他突然做什么。当然是剔除多余的东西,犬夜叉抽开结,很爽快地把人从衣服里剥了出来,轻飘飘的衣物在空中划出和昨晚如出一辙的轨迹,掉落在一边。他不懂什么叫蝴蝶结,但他喜欢这个结,因为特别好解开,所以每次戈薇问他好不好看的时候,他都说好看极了,衣服上就要打蝴蝶结。

少女滑腻的肌肤贴在他的胸口,掌下是同样的一片温热,犬夜叉不顾戈薇的小抗议,微微侧了侧身子,把她包裹在怀抱之中。他闭上眼睛,敏锐的感知能力在视线清空的情况下愈发显出作用,他感觉得到她血液的流动,人类的体温,比起妖类有些脆弱的心跳,拥在怀里,他恍惚间觉得那就是他自己的心跳……

“喂,我说啊…犬夜叉,我不想光溜溜的!”

戈薇费力地冒出脑袋,被束缚住了手脚,只能仰着脸,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他的下巴。如果她能凑到那双软乎乎的耳朵,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张口含住的,让他也知道被捉弄是什么感觉。

“听我说话嘛!”

戈薇脸一烫,因为犬夜叉完全不理会她的人身自由权,嗓间还断断续续地发出低沉的咕噜咕噜声,表示他感到无比舒适,无比享受这个瞬间。亲吻禁止!戈薇扭动着身躯,不愿意接受他落在耳侧的吻。直到这时,银发青年才真正从梦中清醒过来,被拒绝永远是最好的醒神剂。他睁开眼,带着睡眼惺忪时特有的温顺,但并不带有一丝疲惫,他总是精神十足,只是特别喜欢拉着戈薇睡懒觉,和她唱反调,不痛不痒地勾动她的情绪。

琥珀色的眼眸闪烁着光彩,戈薇莫名又想到了方才她注视着的,即将破晓的太阳,在迸发的前一刻,蕴藏着无限的光和热,就像面前的这个人……她心底柔软起来,她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今天要顺着他的喜欢来,不再把没有除妖任务的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了。

犬夜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看得戈薇生出几分窘迫来,却不知道他只是对她锁骨间的痕迹感到满意,是带着炫耀和窃喜的注视。看在她这么可爱的份上,他也应该想点办法哄哄人啊。

寝衣孤孤单单地躺在一边,自从它被赠送过来,似乎就没怎么起过作用,「千万不要成为新婚夫妇的寝衣啊」,这是它能给出的忠告。男人的手越过怀里娇小的身躯,很迅速地拉过一边的衣物,盖到被子上。

“这样总可以了吧。”

他说得理所当然,把手缩回被窝里,继续搂紧她。一点都不可以!戈薇眨了眨眼睛,越发觉得自己的思维跟不上这个一头热的笨蛋了。

“衣服不是盖上了嘛!那、那这样就算是我钻进你的衣服里,不算你被脱光!”

犬夜叉似乎很擅长钻逻辑的漏洞,算这样算那样的,总结出一个笨蛋理论。戈薇嘟着嘴仰头用眼神鄙视了他一会儿,抵不过那张认真中带着心虚的脸,还是屈服了。他的怀抱好温暖,像冬天里带着橘子香的暖炉,令她凭空又生出困意来。

“一整个上午都要这样,你可是答应了的。”

“好好……”




END






⭐️静冈篱篱⭐️

和喜欢的人去迪士尼就要一起可可爱爱

和喜欢的人去迪士尼就要一起可可爱爱

幺米
如果更早遇到你,你就不会那么...

 如果更早遇到你,你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吧

☺️

 如果更早遇到你,你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吧

☺️

幺米

第一次学做动画_(:τ」∠)

这个动画做起来很麻烦。。

不过觉得有趣 ​​​


第一次学做动画_(:τ」∠)

这个动画做起来很麻烦。。

不过觉得有趣 ​​​



茶树咕

戈薇酱真的是小天使!

戈薇酱真的是小天使!

kagome

情人节贺文——今晚的月色真美

2月14日,情人节,宜表白、约会、虐狗。

穿哪一件比较好?

戈薇左手拿一件月白的连衣裙,右手搭一条深蓝的牛仔裤。

穿连衣裙有气质,穿牛仔裤显身材。

不行不行!杀生丸穿的是和服,她不管是穿连衣裙还是穿牛仔裤都跟他的服饰不搭。

余光瞟到叠放在衣柜角落里的振袖和服,她拿出来,抖开。

白色的振袖和服衣襟和袖口印染有红色的杏花,系好编织有六角梅纹样的带缔,她对镜自视,不禁笑道:“好像情侣装啊!”

情侣装!

戈薇甩甩头,暗斥自己乱想,她和杀生丸只是试着接触,又不是确定关系的男女朋友,穿什么情侣装!她还是穿那件粉色绣芙蓉的和服吧!

“姐姐,吃早餐了!”草太推开戈薇卧室的门,一愣,迈出去的左...

2月14日,情人节,宜表白、约会、虐狗。

穿哪一件比较好?

戈薇左手拿一件月白的连衣裙,右手搭一条深蓝的牛仔裤。

穿连衣裙有气质,穿牛仔裤显身材。

不行不行!杀生丸穿的是和服,她不管是穿连衣裙还是穿牛仔裤都跟他的服饰不搭。

余光瞟到叠放在衣柜角落里的振袖和服,她拿出来,抖开。

白色的振袖和服衣襟和袖口印染有红色的杏花,系好编织有六角梅纹样的带缔,她对镜自视,不禁笑道:“好像情侣装啊!”

情侣装!

戈薇甩甩头,暗斥自己乱想,她和杀生丸只是试着接触,又不是确定关系的男女朋友,穿什么情侣装!她还是穿那件粉色绣芙蓉的和服吧!

“姐姐,吃早餐了!”草太推开戈薇卧室的门,一愣,迈出去的左脚收回,他蹲下身,瞅瞅满地的衣裙,问道:“为什么把所有衣服拿出来?”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有一些衣服是姐姐七八岁时候穿的吧!

“因为……因为我今天要出门。”戈薇捡起一件粉红色的留袖和服,对镜比划。

“是要去约会吗?”草太笑道。

戈薇脸一红,急忙否认,“才……才不是!我是要跟由佳、绘里和哲子一起出门玩!”

“跟三个姐姐出门玩需要这么花心思打扮?”草太挑眉,他的小指勾起一条吊带小短裙,揶揄道:“还把七八岁时候穿的衣服拿出来!”

“这……这是我翻衣柜的时候翻出来的!”戈薇一把抓过草太手中的小短裙,胡乱拉扯出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解释,“特殊的节日总要打扮仔细些!”

“我看你是要跟大狗哥哥出去约会吧!”草太笑嘻嘻看自家姐姐的脸由粉红变为绯红。

“小孩子话那么多!”窗外的麻雀叽叽喳喳,戈薇的脸像一只熟透的番茄,她扔下手中的粉色和服,赶人,“赶紧去吃饭,大冷天的饭很容易凉!”

“诶!诶!诶!”草太前后划拉双臂挣扎,最终敌不过自家老姐的怪力,被她推出房门。

木门“嘭”一声重重关上,草太摸摸鼻子,嘿嘿嘿笑起来!

“草太,瞳子来电话了!”楼下传来妈妈的声音。

瞳子!

草太的心不由得雀跃,今天是情人节,他该约瞳子一起出去玩!

“好慢啊!”铃踮脚,折下一枝开的正好的杏花,“都一个多时辰了。”

“铃,不许多嘴!”邪见薅一把枝上的杏花,放入嘴中,“呸!呸!呸!”

开的正好的杏花艳如红霞,香气沁人,看起来很好吃,入口却是苦若黄连的味道,邪见拖着人头杖,连滚带爬跌入河中,猛喝几口冰凉的河水。

“好苦啊!”邪见脸色发紫,眼冒金星,仰躺在明媚的春光中。

“喏,邪见大人。”铃张开握成拳的手掌,掌中是一颗奶糖,“吃一颗糖应该会好些。”

“多谢。”邪见扯开糖纸,塞白色的奶糖入口中,浓郁的奶香味冲淡杏花的苦涩,发紫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空荡荡的胃叫嚣着需要食物,他问道:“铃,你还有没有忍者食物。”

他刚刚就是太饿所以才吃杏花的,明明豌豆花吃起来挺甜的,为什么杏花吃起来是苦的?

“没有了。”铃摸摸瘪瘪的肚子,“那颗奶糖是最后一点食物。呐!邪见大人。”

邪见接过铃递过来的杏花:“杏花不好吃。”

“不是用来吃的。”铃指指水汽氤氲的小湖,“是给杀生丸大人泡汤的!戈薇姐姐说过用花瓣洗澡可以变得香香。”

“笨蛋,杀生丸大人怎么可能用女人洗澡的东西!”邪见把杏花塞回铃的怀中。

“我觉得戈薇姐姐应该会喜欢杏花的味道。”铃低头细嗅杏花,清清淡淡的香味很像戈薇姐姐身上的味道,“杀生丸大人不是要去见戈薇姐姐吗?”

“去见戈薇也不需要用女人洗澡用的东西。”邪见挥舞手中的人头杖,“杀生丸大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妖!”

“哦。”铃的情绪有点低落,她摘花时花了很长时间挑花,“诶!我的花!”

一条青色的光鞭卷走她抱在怀中的杏花,是杀生丸大人!

铃松手,冲水汽环绕的小湖喊道:“杀生丸大人,把花瓣揉碎之后擦身上更香!”

“铃!你会带坏杀生丸大人的!”邪见不满道。

“哪有啊!”铃蹲在地上委委屈屈地对手指,“邪见大人你不懂,去约会总要打扮的体面一点,以表重视!是吧!啊嗯?”

“啊。”

“嗯。”

低头吃草的双头妖怪抬头应和橙衣小姑娘一声,低下头继续吃草。

“杀生丸大人肯去就是给戈薇面子了!”邪见努力维护家主的威严。

“所以邪见大人你才单身这么多年!”铃爬上啊嗯的背,“啊嗯,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

她好饿,要去找一点吃的东西。

“铃,你给我回来!”邪见气愤地胡乱挥舞手中的人头杖,什么叫所以他才单身这么多年!

想他邪见纵横大陆多年,想嫁给他的女妖如过江之鲫,只是他看不上那些惺惺作态的女妖所以才单身的!

身覆褐色鳞片的双头妖怪越飞越高,鸡蛋大小的影子渐渐变成芝麻大小。

邪见泄气地坐在草地上,随手折下一根草,把草当做铃,愤怒地扯成几截,“可恶的人类。”

阴影悄无声息地罩住他矮小的身躯,他抬头,是家主面无表情的脸。

邪见吓得一激灵,“扑通”跪下,“杀生丸大人,您泡完汤了!”

杀生丸收回目光,足下云雾聚拢,云狐毛迎风长长,微湿的长发披下,有淡淡的杏花香逸散,飘入邪见的鼻中。

自从遇见戈薇那个女人之后杀生丸大人就越来越不正常了!

我高傲冷漠的杀生丸大人啊!

邪见悲愤地咬着人头杖,目送家主离开。

“咔!”邪见摸摸自己的嘴巴,一手猩红,“啊!!!我的嘴!”

人头杖质地坚硬,把他的嘴磕坏了。

痛死了!

邪见泪流满面〒▽〒

跃出年份久远的食骨之井,他推开斑驳的木门,小雨方歇,雪白的花挤满御神木的枝丫,戈薇在御神木下站着,朝他轻轻一笑,东风拂过,三千繁花迎风瑟瑟,纷扬若雪。

“杀生丸。”阳光在她的身后落下,微风卷起她的裙摆,如瀑的长发飘动,明亮的瞳眸里只映得他一人。

2月14日,对于情侣在说是情人节,对于商家来说是促销赚钱节。

街道两旁的店铺纷纷打出商品降价销售的招牌吸引外出游玩的小情侣,半开半眠的红玫瑰盛于木桶内,馥郁香甜的气息引诱游人打开钱包。

明亮的橱窗里,是成双成对的饰品,不少情侣趴在橱窗玻璃上挑选,看中了,让老板拿出来,刻上双方的名字,以作纪念。

“谢谢!”一身鹅黄色浴衣的瞳子主动挽起草太的手臂,怀中是草太送给她的一大束玫瑰。

“不……不用。”草太双颊飞霞,不大好意思地搔搔头,“你喜欢就好!”

戈薇眼尖,看到草太墨蓝的衣袖下有一条银色的手链,手链上吊一个刻着“ひぐらしそうた”的银牌,瞳子的手腕上也有一条,应该是他们俩刚才逛街时候买的。

熙熙攘攘的人流分出一条细小的路,杀生丸走在前面,她走在后面,足底隐隐作痛,是穿木屐走一天的后果。

她在心底默默叹气。

有谁约会会像他们一样,不说话,就一直往前走,从东京四环走到东京三环,从东京三环走到东京二环,再走下去,他们大概会走到东京市的市中心,与东京标志性建筑东京塔会晤,然后从市中心走回日暮神社。

其实她不是来约会的,而是来练习穿木屐走路的。

“杀生丸,我有点累了。”戈薇停下。

浓绿的枝条上爆开一朵一朵明黄的迎春花,风中的柳条招招摇摇,河水潺潺,鸟雀啾啾,戈薇寻找一处长椅坐下,脱掉木屐,松快松快劳累一天的小脚板。

瓦蓝的天空一寸一寸变红,素色的振袖和服落满夕阳,似披上一层靡丽的红纱,她仰头,看到他下垂的头颅。

“我没事。”戈薇笑道。

温热的物体覆上她的手背,是他的手,纤长的指骨,尖锐的指甲,虎口处有薄薄的茧子,那是他常握刀剑留下的。

夕阳下的身影渐渐融为一体,空气缠绵而热烈,她嗅到他身上清淡的花香。

“杀生丸,你身上,有杏花的味道。”她的声音很低,杀生丸却听得很真切,缠绵的语调如羽毛,轻轻掻他的肌肤,令他脊背颤栗。

他不太明白这样的感觉,亦无法用语言形容。

抹过胭脂的唇像来时他看到的叫不出名字的花,猩红的色彩透着致命的吸引力。

距离无限拉近,戈薇情不自禁地阖上双眼,唇唇相触,气息相交。

呼吸被掠夺,大脑泛起缺氧的眩晕,世界颠倒,时间凝滞,她似乎听到了悠扬的《婚礼进行曲》。

是幻觉吗?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原来是有人在河对岸举行婚礼。

婚礼的场地布置的很简陋,只有一个婚礼拱门和几张长椅,送新娘的车是寻常家庭常用的代步车。车门打开,身材瘦小的新郎抱着有两个他那么大的新娘下车,憋得满脸通红,一个踉跄差点带着新娘栽入河中。

“讨厌!”新娘“娇嗔”,捶新郎一拳,差点把新郎捶河里去。

“噗呲!”戈薇笑出声,看的津津有味。

《婚礼进行曲》进入高潮,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在众人的哄笑中,壮硕的新娘抱起纤瘦的新郎猛亲。

世界霎时暗下来,她眨眨眼睛,拨开挡在她眼前的手,语调软软地问道:“你不觉得他们很幸福吗?”

新郎新娘的一吻没有情欲色彩,只有简单而直白的幸福,令人无比羡慕。

日西沉,月东出,照明的路灯一盏盏亮起,午饭没吃,晚饭便吃的有些多,她揉揉发胀的小腹,围着御神木来回踱步。

初春的夜凉浸浸的,她抱臂,打一小小的喷嚏,肩膀一暖,她拢拢肩上的云狐毛,向杀生丸道谢:“谢谢。”

乌云闭月,大概是某条线路出了问题,照明用的路灯忽然熄灭,将原本打算回去的二人困在原地。

打电话给电工,她摸到御神木下的石凳,坐下。

太阳留给石凳的最后一丝温度早已褪去,石头冷的刺骨,坚实有力的手臂环住她的腰,轻轻一带,便将她带入怀中。

环在腰肢上的手臂透着不容拒绝的意味,脸颊的温度渐渐升高,她只得伏在他的胸口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初春的夜静谧无比,乌云裂开一条缝,露出十四的月亮。

十四的月亮尚未圆满,月光不似月满时的皎洁如霜,本属于它的光彩被群星轻易夺去大半。

“戈薇。”杀生丸握住小他一号的手,低声轻唤她的名字。

“嗯?”

“今晚的月色真美!”


晞镜
迈向明日! 最佳鸽手的我还是没...

迈向明日!

最佳鸽手的我还是没赶上2.14发……

迈向明日!

最佳鸽手的我还是没赶上2.14发……

何德何能
情人节快乐 我的可爱薇 不会画...

情人节快乐

我的可爱薇


不会画画我死了

情人节快乐

我的可爱薇


不会画画我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