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本

72.1万浏览    17.9万参与
市井喵和无人岛

市井喵喵步日本系列——志贺岛的喵

山崎喵,你很适合万圣节出来吓吓人~

市井喵喵步日本系列——志贺岛的喵

山崎喵,你很适合万圣节出来吓吓人~

碎
太好康了 7月的 东香川终于想...

太好康了  7月的  东香川
终于想起来发

太好康了  7月的  东香川
终于想起来发

樱花和服-李宝宝

体验美美的和服👘,遇见最具风情的京都🏮

京都是很多人第一次去日本必要打卡的城市,这座古城保留了日本最具风情的古典建筑,无论是庭院🏡还是寺庙还是鸟居⛩️,都带着和风的精致美。
🏮清水寺。位于京都古建筑群一代,京都东部音羽山的山腰,始建于778年,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四周绿树环抱,春季时樱花烂漫,是京都的赏樱名所之一,秋季时红枫飒爽,又是赏枫胜地。
🏮伏见稻荷大社。最有名的是它的千鸟居,层层叠叠的橙红色鸟居⛩️是日本宗教的代表性建筑。这里供奉着稻荷神,稻荷神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香客前来祭拜求取农作丰收、生意兴隆、交通安全。
🏮祗园。现代日本最著名的艺伎的“花街”。祇园位于京都鸭川以东的东山...

体验美美的和服👘,遇见最具风情的京都🏮

京都是很多人第一次去日本必要打卡的城市,这座古城保留了日本最具风情的古典建筑,无论是庭院🏡还是寺庙还是鸟居⛩️,都带着和风的精致美。
🏮清水寺。位于京都古建筑群一代,京都东部音羽山的山腰,始建于778年,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四周绿树环抱,春季时樱花烂漫,是京都的赏樱名所之一,秋季时红枫飒爽,又是赏枫胜地。
🏮伏见稻荷大社。最有名的是它的千鸟居,层层叠叠的橙红色鸟居⛩️是日本宗教的代表性建筑。这里供奉着稻荷神,稻荷神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香客前来祭拜求取农作丰收、生意兴隆、交通安全。
🏮祗园。现代日本最著名的艺伎的“花街”。祇园位于京都鸭川以东的东山区,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祇园的代表性建筑是祇园歌舞练场,这是艺伎馆共同出资建造的歌舞剧场,每年的四月艺伎在这里表演“京都舞”,向世人展现艺伎的风采和日本古典歌舞艺术。
🏮三年坂二年坂。著名的古街,那黄色的墙、棕色的屋檐凑在一起格外好看。那里开着很多有趣的小店和美味的餐厅,值得探寻。
🏮金阁寺。外墙全是以金箔装饰,因此得到金阁寺的昵称。其名称源自于室町幕府时代著名的幕府将军、足利三代将军足利义满之法名 
🔔游玩建议:在这里选一件美美哒和服👘穿上拍照是必备的啦,华美的和服与古建筑相得益彰,最适合拍照
📷!租和服可以在淘宝上预先订好,一般200元左右,可租一天。

(樱花和服)t b✔大 众✔🉑查找

木石君novel

【原创】特殊搜查课案件记事簿(112)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八尺琼曲玉争夺案(二十)


看着上杉暮忍不住露出惊异的眼神,“老奶奶”似乎心情甚好地勾起唇角,径直拿起晾在一旁的条纹浴衣,松松垮垮地裹在身上。


浴衣只微微过膝,以上杉暮的视角,能清楚地看见她笔直修长的小腿。下一瞬,她靠着山石坐了下来,素白的小腿一晃一晃的。随后,雪白纤长的手指拈起旁边一枚草叶,嘴里不知念了什么咒,草叶便瞬间变成了松软的毛巾。她便用这毛巾擦拭湿漉漉的长发,腕上的银镯在夜色里十分醒目。


上杉暮只静静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这里是贺茂家,不会随意出现什么大妖怪的。所以此人很可能是贺...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八尺琼曲玉争夺案(二十)

 

 

看着上杉暮忍不住露出惊异的眼神,“老奶奶”似乎心情甚好地勾起唇角,径直拿起晾在一旁的条纹浴衣,松松垮垮地裹在身上。

 

浴衣只微微过膝,以上杉暮的视角,能清楚地看见她笔直修长的小腿。下一瞬,她靠着山石坐了下来,素白的小腿一晃一晃的。随后,雪白纤长的手指拈起旁边一枚草叶,嘴里不知念了什么咒,草叶便瞬间变成了松软的毛巾。她便用这毛巾擦拭湿漉漉的长发,腕上的银镯在夜色里十分醒目。

 

上杉暮只静静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这里是贺茂家,不会随意出现什么大妖怪的。所以此人很可能是贺茂家的式神。那她就更不会轻举妄动了。

 

过了片刻,头发擦得差不多了,她又将毛巾随手一扔,毛巾落到地上的一瞬间再度变回草叶。上杉暮的目光紧紧追着她,只见她又鬼鬼祟祟地趴到温泉边,伸出手在下面扒拉着什么。

 

出于好奇,上杉暮微微靠近了她,侧过身,在一个能看清她动作的角度停了下来。于是上杉暮便看见围住温泉的几块山石间沉着一个竹篮,而竹篮里面放着几枚鸡蛋。

 

她将一枚温泉蛋扒拉出来,在山石上磕了磕,正要把蛋壳剥开,这时她猛一回头,正好对上上杉暮看过来的眼神。她立刻露出警惕的神色,将这枚蛋紧攥在手里,紧接着又把篮子从

 

“我跟你讲,就算你这么看着我,我也不会分给你吃的。”她十分严肃地说道。

 

上杉暮:“……”

 

其实上杉暮真不是想吃她的温泉蛋,她只是思考在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妖怪,以及为什么她一直没有觉察到这个人的妖气而已。

 

是那个镯子的作用吗?

 

然而她再一次误会了上杉暮的眼神,看看上杉暮,又看看怀里的蛋,犹豫纠结许久,才从里面拿出一个扔给上杉暮。

 

“就分你一个,不能再多了!”

 

看着飞来的温泉蛋,上杉暮下意识地接住,然后露出某种一言难尽的神情。

 

她真的不是想吃温泉蛋来着!

 

然而这人再一次地误会了上杉暮的神情,好看的双眼此刻几乎瞪圆了:“我跟你讲,我给你一个蛋是我这个老年人对你们小辈的关爱!但你们这些小辈不能太贪心!一个蛋还不够吗?会胖的!”

 

说着,大概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激动,她又轻咳了一声,作出语重心长的神情来:“这是我这个老年人对你们这些小辈的教导,懂了吗?”

 

上杉暮看看手里的温泉蛋,不由得抽抽嘴角:“……懂了。”

 

“嗯。懂了就好。”

 

她满意地点点头,又拿出一个温泉蛋往山石上磕了磕,刚刚把壳剥开,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便听外面传来贺茂美雪的声音:“青梧奶奶,您是在这里吗?”

 

上杉暮闻言看一眼她,心道:原来她叫青梧。

 

青梧闻言立刻把手里的温泉蛋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地回道:“哦,是小美雪啊,有什么事吗?”

 

“倒是没什么事。”贺茂美雪答道,“就是没在您的房间看见您,看看您是不是在这里泡温泉。”

 

“哦。这样啊。”青梧猛地把嘴里的温泉蛋咽下去,“我没事的。你回去吧。”

 

“可是,青梧奶奶……”贺茂美雪忽然大步走进来,双手叉着腰,满脸的无奈,“您果然又在吃东西。”

 

青梧咳了一声,将放着温泉蛋的篮子又抱得紧了几分,眼神十分地飘忽:“哎呀,小美雪,就几个蛋,问题不大的。”

 

贺茂美雪将一只手伸出来,示意青梧将篮子上交,接着又叹气:“青梧奶奶,您的枯叶率相比去年又上升了,这样下去,您真的会枯的。医生建议您早睡早起,以及不要再吃夜宵了。您自己也跟我保证过,要养生的,对不对?”

 

然而青梧还是抓着篮子不肯松手:“哎呀,养生……吃饱了才好养生,对吧?”

 

贺茂美雪见状,忽然微蹙了眉头,拿袖子擦擦眼角,一副欲哭不哭的表情。贺茂美雪如今已经不年轻了,但曾经的美人胚子作出这表情来,依旧让人怜惜不已。

 

青梧抓着篮子的手松了几分,露出满脸的纠结:“哎呀,小美雪,你别这样,我好心疼的。”

 

贺茂美雪趁机伸出一只手:“那,青梧奶奶……”

 

青梧还是不大愿意,然而对上贺茂美雪眸子里的盈盈水光,还是败下阵来,灰溜溜地将篮子上交给了贺茂美雪。

 

贺茂美雪那副柔弱的神态立刻一收,眼里的水光也瞬间不见,只见她微笑着对青梧说:“青梧奶奶,我看您也洗好了。现在也不早了,您该回去睡觉了。”

 

青梧奶奶十分不满地撅起嘴:“小美雪,你就欺负我怜香惜玉……”

 

贺茂美雪依旧微笑地看向青梧:“您说什么?”

 

“知道啦,知道啦。”说着,青梧便蔫头耷脑地往外走。

 

看着她的背影,贺茂美雪还来了一句:“青梧奶奶,我已经在您的保温杯里泡上了枸杞,回去记得喝。”

 

青梧:“……哦。”

 

见青梧彻底走远,贺茂美雪又转头看向温泉里的上杉暮,有些犹豫地问道:“虽然这么问很失礼……但是青梧奶奶没对客人你做什么吧?”

 

上杉暮看看手里那枚青梧扔过来的温泉蛋,嘴角抽了下:“……没有。”

 

贺茂美雪微微松了口气,解释道:“青梧奶奶有时喜欢做些恶作剧。不管青梧奶奶做了些什么,还是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上杉暮顿了下,道:“她真的没做什么。”

 

又问道:“你为什么称呼她‘奶奶’?”

 

像源怀雅那老狐狸就最喜欢装嫩,平时逮到小朋友就让人喊他“哥哥”,要是敢有人喊他“爷爷”,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虽然以那老狐狸的真实年纪,喊祖爷爷都显他年轻了。

 

贺茂美雪解释道:“因为青梧奶奶年纪大辈分高,当然主要也是因为青梧奶奶喜欢人这么叫她。据她说,这样会显得她十分成熟。”

 

上杉暮理解地点点头,既然有源怀雅这种喜欢装嫩的老狐狸,那反过来,有喜欢成熟风的妖怪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上杉暮又问:“我感觉她是个大妖怪,妖龄有千年了吗?”

 

贺茂美雪点点头:“青梧奶奶是从千年前贺茂保宪时代传下来的式神,少说应该有千年了吧。”

 

上杉暮一怔:“是晴明之师贺茂保宪?”

 

贺茂美雪笑着点头:“是的哦。我们贺茂家也是出了一些名人的。”

 

说着,贺茂美雪看了看她收缴上来的那一篮子温泉蛋,问上杉暮:“客人饿了么?要不要吃点宵夜?”

 

上杉暮看看手里那枚蛋,又想起青梧离开前委屈巴巴的神情,还是摇摇头:“……不用了。”

 

贺茂美雪又问:“真的吗?”

 

上杉暮点头。

 

贺茂美雪道:“不用有良心上的负担的。青梧奶奶是梧桐妖,不能多吃这些肉蛋制品。我们帮她吃掉是为了她好。”

 

上杉暮:“……真的不了。”

 

“那好吧。”贺茂美雪说着,拎着篮子往外走,“那这些只能我和真一当夜宵吃掉啦。”

 

走到门口,贺茂美雪又顿住:“对了,客人,您知道您的房间在哪里吧?”

 

上杉暮:“知道的。”

 

听见上杉暮这句话,贺茂美雪终于放心地拎着温泉蛋离开了。

 

热汤里这时便只剩上杉暮一个人,她手里还捏着那枚温泉蛋。想了想,正要把蛋往石头上磕,却忽见青梧又从门口探头探脑地溜进来。

 

上杉暮刚要出声,便见青梧伸出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青梧悄声说道:“我是偷偷潜回来的。你不要声张。”

 

上杉暮虽然还泡在温泉里,但是待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于是青梧近乎无声地走过来,然后猛然伸出手,一把抢过上杉暮手里的温泉蛋!

 

上杉暮:“……”

 

见上杉暮一直看着她,青梧再一次误会了上杉暮的眼神。青梧生硬地咳了一声:“你别这么看着我,这个蛋,其实本来也是我给你的,对吧?”

 

青梧又道:“而且我也是个老人家了。老人家想吃点宵夜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见上杉暮一直不说话,青梧的神色变得更加为难:“要不……我们一人一半?”

 

上杉暮抽抽嘴角:“……不用了。你想吃,就吃吧。”

 

青梧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隔着水拍了拍上杉暮的肩:“我果然没看错你,你是个有前途的好孩子!我宣布,你以后就是我青梧奶奶的朋友了!”

 

说着,青梧捉起上杉暮的左手,又拔下一根自己的头发,在上杉暮的无名指上缠了几圈,接着念动几句咒语,发丝竟然变成了套在手指上的一枚古朴木戒。

 

青梧拍拍自己的胸脯:“你放心!我青梧奶奶不白吃人东西。这是我青梧奶奶的祝福。”

 

上杉暮活这么大也是头一遭正儿八经地被妖怪祝福,这会心里其实也颇有些无所适从,当然面上的表情还是没什么改变。最终,上杉暮也只略有生硬地说了句:“多谢。”

 

青梧没在意她那略有生硬的态度,很高兴地拿着温泉蛋走了。

 

看着青梧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手指上那枚木戒,上杉暮能感受到,这是某种善意的术法,如青梧所说,是“祝福”。这一瞬间,来自妖怪的善意让上杉暮心中涌上一种奇异而温暖的感觉。

 

上杉暮轻轻笑了一下。

 

在晚餐的时候,上杉暮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小久,没有胃口多吃。本来今晚一直在专注于贺茂行知的事,倒也不饿。但是现在,看见青梧这么执着于食物的样子,她仿佛也被传染了青梧的好食欲,竟感到此刻肚腹空空,想吃点夜宵。

 

不过现在太晚了,她也不知道贺茂家的厨房在哪里,而且现在提出这个要求就太麻烦别人了。上杉暮便打算忍一忍,等过会睡着了就好了。

 

因着饥饿,上杉暮只再泡了一会,便从热泉里出来,套了件浴衣后便提着童子切径直往自己房间走去。

 

然而走到房门口,童子切竟开始微微震颤。想到青梧碰到童子切时,童子切也是如此反应,上杉暮疑惑且带着一点警惕地拉开格子门。

 

“哦,上杉,你回来啦。”只见屋子里,八岐身穿着蓝色浴衣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见上杉暮怔在门口,便十分高兴地招手让上杉暮进来。

 

上杉暮愣了一下:“是你走错屋子,还是我走错屋子了?”说着就想往外退。

 

八岐忙道:“你没走错,我也没走错。我就是来这里等你的啊。”

 

说着,八岐将放在手边的一个大塑料袋拎起来,示意道:“你不是晚上没怎么吃吗?我找了点吃的。我们一起来吃夜宵吧!”

 

上杉暮忽然间就觉得很不自在,刚想说“不用”,结果八岐直接大步走过来,隔着衣服将上杉暮拉到了桌边。

 

说是桌子,其实是一张矮几,八岐之前就坐在这张矮几边。上杉暮看见矮几上还摊着习题册一样的东西,凑近一看,竟然真的是习题册。

 

顶着上杉暮疑惑的眼神,八岐抓抓头发,解释道:“没办法,这是零食的交换条件。”

 

上杉暮仿佛明白了什么,不可置信地将习题册翻到封面,上面果然写着贺茂真司的名字。

 

“所以你用帮贺茂真司写作业为条件换取了他的零食?”说着,上杉暮又看向八岐手里的塑料袋,看见里面满满的薯片酸奶一类的东西,她的表情实在是略有些一言难尽。

 

“我这也是各取所需!”八岐狡辩道,“我泡完温泉,经过小胖子的房间,看那小胖子为写作业抓耳挠腮的样子,很可怜的。我就顺便出手帮了他。”

 

说着,八岐又感慨道:“不过小胖子出手真大方啊。”

 

大概是当警官翻看证物一类的事情做多了,上杉暮很手欠地继续翻着小胖子,哦不,贺茂真司的习题册。

 

八岐已经十分有效率地将习题册填满了,然而上杉暮看看题目与答案,脸上的表情更加地一言难尽:“你……瞎填的?”

 

八岐不由长叹口气:“我也是没办法。现在小学生的作业怎么变得这么难了,有些题目真的不会写。不过只要填满了就可以了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上杉暮:“……”

 

上杉暮心道贺茂真司这回真是所托非人了,正犹豫要不要自己来捉刀代笔,毕竟已经收了人家的零食,然而八岐却忽然大呼小叫起来:“上杉,你你你……”

 

上杉暮疑惑:“怎么了?”

 

八岐隔着浴衣捉起上杉暮的左腕,眼睛直盯着无名指上的木戒:“上杉,你什么时候接受了人家的求婚?”

 

上杉暮:“……”

 

八岐十分激动:“不会是餐桌上那个向你求爱的小妖怪吧?我跟你讲,那个小妖怪毛茸茸的,一看就靠不住!”

 

上杉暮注意到的点却有点偏:“……毛茸茸和靠不住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八岐默了一瞬,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道:“上杉啊,你不能被男人,哦不,被男妖怪的花言巧语给骗了。这种小妖怪,连求婚都只送你不值钱的木戒,一看就是在骗你。”

 

上杉暮也默了一瞬,道:“这个戒指重点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其实是一个大妖怪的祝福。

 

然而后半句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八岐一抬手打断了。八岐道:“我知道重点在心意,但是那家伙那么弱,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我跟你讲,婚姻不是儿戏,你要睁大眼睛,再仔细看看……”

 

上杉暮:“我先打断你一下……”

 

“你别打断我!”八岐一拍大腿,神情可谓十分严肃,“哦对,虽然现在不禁止人妖恋爱以及跨物种婚姻,但是我还是不赞成的。你去五十岚那里看看就知道了,跨物种婚姻离婚率很高的,很容易不幸福的!真的,你再考虑考虑。”

 

上杉暮默了一瞬:“我觉得我不用考虑……”

 

因为这根本不是求婚。

 

然而她还没说话,八岐的脸立刻耷拉下去了:“这种小妖怪街上一抓一大把,到底有什么好的……”

 

上杉暮揉揉眉心,暗叹口气,直接打断八岐,以极快的语速简单解释了来自青梧的祝福。

 

“原来是这样。”八岐很明显看起来松了口气的样子,继而又愤愤道,“她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把戒指给你戴到无名指上去呢?”

 

其实上杉暮也觉得无名指这个位置有点微微的尴尬,回来的路上尝试过想把木戒拔下来换个手指戴。然而试了几次,木戒始终纹丝不动,上杉暮也就随它去了。

 

被八岐这么一搅和,上杉暮便把刚才脑海里闪过的捉刀代笔的想法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八岐这时候拆了一包薯片,先递给上杉暮。上杉暮也确实饿,便接过来吃了。

 

八岐便又给她开了瓶酸奶,放在她手边。上杉暮拿过来,喝了一口,开始渐渐觉出尴尬来。

 

其实今天一整天,她确实在躲着八岐。起因还是她昨晚在苍雪组过于逞强,喝醉了。她也不记得自己醉酒后干了些什么,也就是说,喝断片了。

 

这才是最要命的。

 

因为第二天一早,上杉暮发现自己的枕头底下诡异地多了一片鳞。

 

八岐的鳞。

 

这片鳞闪着银光,中间也没有裂缝,很明显不是她锁进抽屉里的那片。

 

这就十分惊悚了。假如上杉暮是个男的,这件事情的惊悚程度就好比某天一醒来,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发现了女同事的耳环那样惊悚和微妙,让人忍不住脑补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她到底对八岐做了什么?

 

在这件诡异微妙的事情没有得到确切的解释前,上杉暮不敢轻举妄动,今天一整天一直尽量同八岐保持距离,同时谨慎地观察着八岐。

 

然而可怕的是,今天的八岐似乎有种过分的热情,比如现在请她吃夜宵。

 

饶是上杉暮面上再冷淡,内心里也实在有点慌。

 

她不会真的对八岐做了什么吧?

 

上杉暮之所以这么想,也是有依据的。毕竟八岐有恐女症,所以八岐肯定是不会做什么的。

 

……难道真的是她做了不好的事情?

 

“那个……”上杉暮终于忍受不住良心的谴责,轻咳一声,打破了此刻沉默的氛围,“如果我真做了不太好的事情,我先跟你道个歉。当时我真的喝醉了……”

 

“啊?”八岐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上杉暮一脸的欲言又止:“就,昨天晚上……”

 

“昨晚你怎么了?”八岐愣了下,继而反应过来,“哦,你指吐我一身这件事啊。没事没事,过去了过去了。”

 

“不是……”上杉暮咬咬牙,还是说了,“就,枕头底下那片鳞……”

 

八岐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你不记得这件事了?”

 

上杉暮点点头,又问:“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八岐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你真的不记得了?”

 

上杉暮点点头,看着八岐这表情,内心咯噔一下,虽然表面上面沉如水,但实际上心乱如麻。

 

八岐见状,立刻站起身,背对着上杉暮,还悄悄伸手狠狠掐了大腿一下。不怪他如此,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他就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八岐心道:哈哈哈哈哈,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让你今天一直都不理我!

 

转瞬间,八岐又回过头。这绝对是八岐最成功的一次表情管理,回头的一瞬间,八岐脸上那强烈忍笑的表情一下子就收去了,转而换上一副委屈兮兮的神色。

 

八岐:“你还好意思提昨晚的事?”

 

上杉暮紧张地咽了口吐沫。

 

八岐:“昨晚你发了酒疯……”

 

上杉暮心道:……果然如此吗?

 

八岐继续十分委屈地说道:“你把我胳膊上的鳞片强撸下来了知不知道!可疼了!”

 

上杉暮……怔了一下。

 

她很明显地松了口气:“……只是这样?”

 

八岐瞪大眼,看起来十分地不满:“什么叫‘只是这样’?伤得很严重知不知道!还流血了!”

 

上杉暮也觉出自己的态度不太妥当,先是咳了几下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继而问道:“伤在哪里了?不然我给你上药吧?”

 

八岐心道,上药不就露馅了吗?

 

于是八岐豪气地一挥手,毫不犹豫地自打脸:“伤得倒也不重。现在已经痊愈了。就是当时很疼啊!”

 

“那……”上杉暮眼神飘了几下,还是道,“对不起了。”

 

八岐一怔。其实他就是想捉弄下上杉暮,也没想让她真道歉。但这时候,真相反而不好说出口了。最终八岐别别扭扭地说道:“行吧,我原谅你了。谁让你是我罩着的人呢?”

 

这一瞬间,八岐猛然福至心灵,醒悟到了什么:“你就是为了这件事,今天才一直躲着我?”

 

上杉暮颇为尴尬地点点头。

 

八岐猛地一拍大腿:“那我宣布,不原谅你。”

 

上杉暮:“……啊?”

 

八岐又道:“除非……”

 

上杉暮:“除非什么?”

 

八岐:“以后有事说事,不能躲着我。”

 

上杉暮:“……行吧。”

 

八岐笑了:“那好。我再一次宣布,我原谅你了。”


周公子

火锅🍲

冬天都爱吃火锅

爱吃火锅的点个赞

一家人😊

火锅🍲

冬天都爱吃火锅

爱吃火锅的点个赞

一家人😊

Pheles

公司附近的神社银杏落了,好美。

每日都有不同的散步的喵星人。

公司附近的神社银杏落了,好美。

每日都有不同的散步的喵星人。

NaomieeSun

东京风景 咖啡馆
.
Rec Coffee
地址: 

東京都千代田区神田三崎町3-10-1
最近车站 :  JR 水道橋 / 地铁 後楽園

东京风景 咖啡馆
.
Rec Coffee
地址: 

東京都千代田区神田三崎町3-10-1
最近车站 :  JR 水道橋 / 地铁 後楽園

草率的处女座
高马排名第一的乌冬 emmmm...

高马排名第一的乌冬

emmmmm……

我大概和日料不和

高马排名第一的乌冬

emmmmm……

我大概和日料不和

你是123456666
十五🌈

来到了民风淳朴博多市


圣诞节前的范围特别好太甜了


来到了民风淳朴博多市


圣诞节前的范围特别好太甜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