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本文学

25345浏览    2926参与
妍妍的日语课堂

【百人一首】71~75

今日打卡

※引用中文翻译为刘德润译版,注音为现代假名


71.大納言経信

されば 門田の稲葉 おとづれて 葦のまろやに 秋風ぞ吹く

(ゆうされば かどたのいなば おとずれて あしのまろやに あきかぜぞふく)

暮色门前降,满田何朦胧。摇摇鸣稻叶,芦舍临秋风。


さる:到来

門田:门前的田地,家附近的田地

おとづれ:发出声音

まろや:草屋


碎碎念:田园秋景。

比起描绘画面感觉声音感更强。风吹过稻穗发出的声音,风从草屋的缝隙间吹进来的声音,还有感觉会有的,秋天飞向南方的候鸟的声音。


72.祐子内親王家紀伊

音に聞く たかしの浜の あだ波は ...

今日打卡

※引用中文翻译为刘德润译版,注音为现代假名


71.大納言経信

されば 門田の稲葉 おとづれて 葦のまろやに 秋風ぞ吹く

(ゆうされば かどたのいなば おとずれて あしのまろやに あきかぜぞふく)

暮色门前降,满田何朦胧。摇摇鸣稻叶,芦舍临秋风。


さる:到来

門田:门前的田地,家附近的田地

おとづれ:发出声音

まろや:草屋


碎碎念:田园秋景。

比起描绘画面感觉声音感更强。风吹过稻穗发出的声音,风从草屋的缝隙间吹进来的声音,还有感觉会有的,秋天飞向南方的候鸟的声音。


72.祐子内親王家紀伊

音に聞く たかしの浜の あだ波は かけや袖の 濡れもこそすれ

(おとにきく たかしのはまの あだなみは かけじやそでの ぬれもこそすれ)

高师海浪美,远近人皆知。来去难留住,唯沾衣袖湿。


音に聞く:有名的,名声在外的

たかし:「高師」和「高し」的双关

あだ波:翻涌不止的浪花,多用于指恋人不忠的内心

かけ:「(波を)かけ」(海浪翻涌)和「(思いを)かけ」(爱上)的双关

じ:表否定

もこそ:前接否定的も+表示强调的こそ,表示对未来的担忧。~するといけないから,不然会(打湿袖子)的。


碎碎念:译本好像没有表达出隐含的爱情层面的意思(我怎么又在挑刺),但是这首歌是对藤原俊忠送来的恋歌做出的回答,所以也算是恋歌吧。

藤原俊忠写的是「人しれぬ思ひありその浦風に波のよるこそ言はまほしけれ」,大意就是“我在偷偷爱慕着一个人,只有到了这风急浪高的夜里,我才敢把我的心意告诉那个人”,然后对此,一宫纪伊才回了这首歌的。

把隐含的意思翻译出来就是“我对你的花心早有耳闻,所以不会对你动心,不然将来会因为你而伤心的”。

那个时代谈恋爱反正就是互相写和歌,没点文采的话连女孩子的脸都看不到的,更别说拉拉小手谈谈人生理想了。


73.前中納言匡房

高砂の 尾の上の桜 咲きにけり 外山の霞 立たずもあらなむ

(たかさごの おのえのさくら さきにけり とやまのかすみ たたずもあらなん)

烂熳樱花放,遥遥最顶峰。山峦雾霭起,莫向眼前横。


尾の上:山顶上

に:表完成

けり:表感叹

外山:附近的山

なむ:表示愿望,希望(不要起山顶的雾气)


碎碎念:简单来说,赏远樱有感。


74.源俊頼朝臣

憂かりける 人を初瀬の 山おろしよ はげしかれとは 祈らぬものを

(うかりける ひとをはつせの やまおろしよ はげしかれとは いのらぬものを)

神前空祷告,怨尔仍无情。初濑山峰下,偏遭凛冽风。


憂かりける人:无情冷淡的意中人

山おろし:从山顶吹下来的大风


碎碎念:这首歌的主题是「祈れども逢はざる恋」,也就是说无论如何祈祷也无法成就的恋爱。

补充一下没有写进歌里的但是大概是这个意思的隐含内容,基本就是祈祷了类似爱的供养的东西(。)之后,那个人却只是越来越冷淡。然后和歌说,明明我并没有祈祷说要让那个人如同凛冽的山风一样变得更加冷淡啊。

从扣题角度来说,非常扣题了,而且内容抓心挠肝的,我喜。

顺便やまおろし的汉字是「山颪」,后面那个字是日本的国字,也就是日本人自己创造出来的汉字,其实研究这玩意儿更加接近我的专业(。


75.藤原基俊

契りおきし させもが露を 命にて あはれ今年の 秋もいぬめり

(ちぎりおきし させもがつゆを いのちにて あわれことしの あきもいぬめり)

纵有空言在,命托原上蓬。老来惊露冷,今岁逝秋风。


契り:这里为约定的意思

させも:「させも草」的简称,即艾草

にて:~として

あはれ:感叹词,啊

いぬ:离开

めり:表示推测,特指通过视觉进行的推测


碎碎念:这首和歌的背后可以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作者想让自己的孩子律師光覚当上維摩会的讲师,但是一直不能如愿,就和藤原忠通说关系,后者回了「なほ頼めしめぢが原のさしも草わが世の中にあらむかぎりは」,大意就是“请你继续拜托我吧,只要我还活着,你的愿望也一定能实现的”。

但是结果那一年还是没能如愿,于是作者就写了这首歌托人带给藤原忠通。

总觉得,父母真是太难了(。


搞定。

交作业(今天默写超顺利!)↓





食野社

青梅竹马

书名:青梅竹马

作者:樋口一叶


上天生美人,却不眷顾美人,美人大多无良配。花好月圆人长久,只是一种美好的心愿罢了,才子佳人别离多,厮守之日多成空。苇分小舟,道阻且长。即便获得父母许可世间允许,还是四处求神拜佛,甚至去乞求魔神,始终无暇为她绾就青丝一根,若是不能与子偕老,那将是天崩地裂般的灾难。


书名:青梅竹马

作者:樋口一叶


上天生美人,却不眷顾美人,美人大多无良配。花好月圆人长久,只是一种美好的心愿罢了,才子佳人别离多,厮守之日多成空。苇分小舟,道阻且长。即便获得父母许可世间允许,还是四处求神拜佛,甚至去乞求魔神,始终无暇为她绾就青丝一根,若是不能与子偕老,那将是天崩地裂般的灾难。


食野社

十三夜

书名:十三夜

作者:樋口一叶

[1]

我是为了抚慰世间女性的疾苦和失望而降生到这个世上的。—— 樋口一叶


[2]

透过柴垣飘来的玉音,让他第一次懂得了喜悦和羞耻,他想起了那个被自己憎恶的恶魔般的母亲,越发感到生命的尊贵。菊香明月,拂去了金吾心上的乱云,他暂时忘记了如今身在何方。月光清澈澄明,夜色笼罩下的墙根,有菊香盈袖。吹吧,夜风请把我心里的乌云吹散吧。再次拨响的琴声,请和我成为一世的挚友吧,将我心底的苦闷永远带走。金吾从此就漫步在这百花烂漫的世界吧。


[3]

月夜中有客来访,是人生一大乐事。平日里疏远的人,此时也亲密往来,有男客来亦开心,更何况女性朋友呢,喜悦...

书名:十三夜

作者:樋口一叶

[1]

我是为了抚慰世间女性的疾苦和失望而降生到这个世上的。—— 樋口一叶


[2]

透过柴垣飘来的玉音,让他第一次懂得了喜悦和羞耻,他想起了那个被自己憎恶的恶魔般的母亲,越发感到生命的尊贵。菊香明月,拂去了金吾心上的乱云,他暂时忘记了如今身在何方。月光清澈澄明,夜色笼罩下的墙根,有菊香盈袖。吹吧,夜风请把我心里的乌云吹散吧。再次拨响的琴声,请和我成为一世的挚友吧,将我心底的苦闷永远带走。金吾从此就漫步在这百花烂漫的世界吧。


[3]

月夜中有客来访,是人生一大乐事。平日里疏远的人,此时也亲密往来,有男客来亦开心,更何况女性朋友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些难以启齿的话语,用文章来表达就会变得容易些,虽说我作的和歌并不出众。月夜的那些只言片语,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大街上卖卦签的声音、火车的汽笛声远远传出,我的心被这些声音深深地吸引,久久无法平静。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9

“只要使用这个装置,不止是7楼,其他楼层的画面都可以造假,比如如果电梯那里的摄像头被造假的话,反犬旁 人就可以乘电梯了。”

浅间摇摇头,叹了口气。

“这个能立即确认么。”

“我们准备加紧分析,希望能赶上明早的会议,也许要通宵了。”

“真是辛苦了,拜托了。”浅间由衷的感谢道。

而上头听了浅间的报告后,果然都很震惊。

“那就是说7楼摄像头消失的这段时间就没有意义了?之前说荨科兄妹是在这段时间遇害的。”那须露出不高兴的口吻。

“摄像画面是假的,所以当然是这样了。”浅间回答。

那须不满道。

“你们在搞什么,什么科警研的特别鉴定小组,这么重要的发现都能被遗漏。”

“不好意思...

“只要使用这个装置,不止是7楼,其他楼层的画面都可以造假,比如如果电梯那里的摄像头被造假的话,反犬旁 人就可以乘电梯了。”

浅间摇摇头,叹了口气。

“这个能立即确认么。”

“我们准备加紧分析,希望能赶上明早的会议,也许要通宵了。”

“真是辛苦了,拜托了。”浅间由衷的感谢道。

而上头听了浅间的报告后,果然都很震惊。

“那就是说7楼摄像头消失的这段时间就没有意义了?之前说荨科兄妹是在这段时间遇害的。”那须露出不高兴的口吻。

“摄像画面是假的,所以当然是这样了。”浅间回答。

那须不满道。

“你们在搞什么,什么科警研的特别鉴定小组,这么重要的发现都能被遗漏。”

“不好意思,我觉得他们已经很尽力了,一般的鉴定,只要发现了画面消失的原因就行了,但是他们却还进行深入的调查,才发现了伪造画面的装置。”

对于浅间的反驳,那须皱起了眉。

“那就希望那个发现能对破案有帮助,话说志贺君是怎么了,今天不是说要报告DNA分析的结果么。”

然后志贺就一脸抱歉的站了起来。

“非常抱歉,因为系统出了点问题,所以现在还无法报告结果,请再给我两三天时间,一定给出分析结果。”

“系统有问题,怎么回事。”

“昨天神乐来联系的,现在正在修复中,非常抱歉。”志贺鞠躬道歉。

浅间这才发现了神乐今天没有来,而旁边坐着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女性,浅间听说是从美国来学习DNA搜查系统的。

“什么嘛,那我们这么早开会完全没有意义了,根本没有进展。”

“不是的。”浅间说到,“装上的东西很特殊,所以普通人应该做不出来,另外反犬旁 人应该是对医院内部很熟悉的,在这两个条件下,应该能缩小范围。”

那须不情愿的点点头。

“那看来这次只能展开彻底搜索了。”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是穂高,他的脸色很严肃。

“怎么了,如果是假画面的事情,浅间已经说过了。”那须说道。

“我们又有了点新发现,可以报告么。”穂高提高声音道。

“可以,说吧。”

穂高走进会议桌,打开了腋下夹着的文件夹,看了大伙一眼后,慢慢的开口道。

“我们详细调查了那个装置后,发现除了7楼还有其他的假画面。”

浅间睁大了眼睛。

“电梯那里么。”

“不是,电梯那里的摄像头没有异常,假画面是出现在5楼。”

“五楼?那是干什么用的。”浅间嘀咕着。

“仅仅是作为备用的楼层。”穂高回答道,“使用那个楼层的就只有特解研的神乐主任解析员一人,然后根据画面分析,事件当天假画面大概持续了有五小时,而事件发生应该就在这段时间里。”


末摘

【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芥川君との交際について」

与芥川君的交际

萩原朔太郎


  我与芥川君的交际,虽说持续时间仅有他去世前的两三年而已,但从其质量上看确可称是深交。“如若能与你在更早时相识便好了。”芥川君数次这样说过。而在这件事上,我也持同感。所以,在突然接到他自杀的消息时,我感受到了一种被背叛般的愤怒与寂寞。

  关于芥川君的性格,一方面,他擅于社交,结交了许多友人;但另一方面,他真正能够交心的堪称亲友的人却意外地很少。“说到我对过往的悔恨之事,那便是交友不慎这点了。”他有时也沉静地向我透露过类似的想法。即是说,芥川君渴望能拥有与自己性格相反的、能将自己坚持的理念具体地表述出来的友人。平素他敬爱菊池宽氏并称他为“英雄”,想来也是...

与芥川君的交际

萩原朔太郎


  我与芥川君的交际,虽说持续时间仅有他去世前的两三年而已,但从其质量上看确可称是深交。“如若能与你在更早时相识便好了。”芥川君数次这样说过。而在这件事上,我也持同感。所以,在突然接到他自杀的消息时,我感受到了一种被背叛般的愤怒与寂寞。

  关于芥川君的性格,一方面,他擅于社交,结交了许多友人;但另一方面,他真正能够交心的堪称亲友的人却意外地很少。“说到我对过往的悔恨之事,那便是交友不慎这点了。”他有时也沉静地向我透露过类似的想法。即是说,芥川君渴望能拥有与自己性格相反的、能将自己坚持的理念具体地表述出来的友人。平素他敬爱菊池宽氏并称他为“英雄”,想来也是因为他与自己性格上的相异。正如神经质的波德莱尔也崇敬着性情豪放的、世俗性的雨果一样。但在芥川君身边聚集的人们,大多与他属于同类人。如此,虽说他的交际圈很广,但他的心境却依然孤寂。

  对于这样的芥川君来说,像是室生犀星君与我这样的人,确可说是友人中的异类。他尤其对室生君抱有一种特殊的惊异之情,常常说“像他那样新奇的人我从未见过”。在像芥川君这样智力型的才子,只为遵守社交礼节而疲累的、有着纤细神经的文明人眼中,室生君那未开化般的野性与质朴性,确是令人感到惊喜的、甚至是英雄般的性情吧。(那时的室生君较之现今要远更富野性。)另一方面,室生君也为自己的野性感到羞耻,憧憬着“有教养的绅士”的形象,由此将教养与品味颇受文化洗炼的芥川君看作是世间罕见的理想榜样。在我尚未与芥川君结识时,室生君常对我说“我从未见过像他那样的文明人、像他那样守礼节的人物”,并对种种细节流露出感叹之情。在那多年之后室生君的教养与生活品味上,确实可以说从他与芥川君的交际中受到了影响。

  关于我与芥川君的交际,我并不理解是我的哪方面引起了他的兴趣。或许是对我性格中虚无主义(nihilistic)的倾向,又或许是对我无政府主义(anarchistic)的气质抱有的某种不同寻常的关切吧。当《河童》在杂志上发表时,面对我的称赞,芥川君回应:“我其实早就希望能让你读一读了。”在那之后每有新作,他都会积极征求我的看法,也颇有热情地听取我随口胡诌的独断评说。另一方面,芥川君也常常读我的诗作等,不时对其给出准确的评论。在我的诗作中,他最为中意组诗《故乡望景诗》,对其大加赞赏。

  在对待他的众多友人时,芥川君似乎时常讲些城里人会说的俏皮话和笑谈。但是在与我的交际中,他从未说过类似的话。大概是他觉得像我这样粗野的乡下人不能够理解俏皮话之类的吧。(实际上也的确如此。)芥川君与我的谈话中总是充满着对生活意义的探讨、对生死问题的讨论及与宗教哲学相关的议题。对于这样一些问题,芥川君有着十足的怀疑心,甚至有着令人觉得是虚无主义(nihilistic)般的绝望之情。在这点上我的思想与芥川君有着许多共鸣之处。“你与我是文坛中最为相像的两个诗人了。”芥川君常这样说,因他自称自己为“诗人”。但实话说,芥川君对于我的兴趣的本质果然也与对室生君的相同,是在于我气质中那野性的率直吧。

  我尚住在镰仓时,芥川君有天深夜前来拜访,似乎是在乘车从东京去往藤泽途中顺便绕了个路。那时晚上十一点左右。穿着睡衣起床的我,与他在黑暗阴郁的电灯下约摸聊了一个小时。在进门后,芥川君立即将手摊开来给我看,说:“你看,我的手指在颤抖吧。这就是神经衰弱的证据啊。来,你也做做看。”而后他又谈了些关于死后生活的事,本来是神情严肃的,却又突然笑着说道:“但不去自杀的厌世论者说的话,谁会当真啊?”随即慌慌张张逃也似地离开了。

  这夜在镰仓发生的事,我如今仍因其令人毛骨悚然而未能忘记。夜晚十一点,忽然到访的汽车,暗淡的灯光,细长的五根手指,关于死后生活的谈论,披散的长发,苍白的病脸,如影子般消失的背影。这一切的印象都有如噩梦一般。“唉,真可怕啊!”芥川君走后,妻子说。但当时的我到底是没能注意到他已有了自杀的决意。只是我由衷地感到,他所喜用的“鬼”一词,于他而言无论是在雅号上、文学上还是风貌上都实在合适。

妍妍的日语课堂

【百人一首】66~70

今日打卡

※引用中文翻译为刘德润译版,注音为现代假名


66.前大僧正行尊

もろともに あはれと思へ 山桜 花よりほかに 知る人もなし

(もろともに あわれとおもえ やまざくら はなよりほかに しるひとはなし)

山樱幽处见,彼此倍相亲。世上无知己,唯花解我心。


もろともに:お互いに,彼此

あはれ:惹人怜爱,令人怀念


碎碎念:很好懂也很好记。

话说这是奈良的樱花,在奈良的大峰山,一个有名的修行地。


67.周防内侍

春の夜の 夢ばかりなる 手枕 かひなく立たむ 名こそ惜しけれ

(はるのよの ゆめばかりなる たまくらに かいなくたたん な...

今日打卡

※引用中文翻译为刘德润译版,注音为现代假名


66.前大僧正行尊

もろともに あはれと思へ 山桜 花よりほかに 知る人もなし

(もろともに あわれとおもえ やまざくら はなよりほかに しるひとはなし)

山樱幽处见,彼此倍相亲。世上无知己,唯花解我心。


もろともに:お互いに,彼此

あはれ:惹人怜爱,令人怀念


碎碎念:很好懂也很好记。

话说这是奈良的樱花,在奈良的大峰山,一个有名的修行地。


67.周防内侍

春の夜の 夢ばかりなる 手枕 かひなく立たむ 名こそ惜しけれ

(はるのよの ゆめばかりなる たまくらに かいなくたたん なこそおしけれ)

恍惚春宵梦,枕君手臂眠。戏言终无聊,徒惹恶名传。


春の夜の夢:春宵一梦,形容时间之短暂

に:表示原因

かひなく:既包含同音的かひな(手臂),又指甲斐無し,即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碎碎念:说一下背景好了。

二月的一个月夜,大家聚集在二条院里彻夜聊天,周防内侍就直接躺在地上,随口小声说了一句“要是有个枕头就好了”。然后大納言忠家就从帘子下面把手臂伸了进去,说“请把它当成枕头休息吧”。于是周防内侍就写了这首歌。


68.三条院

心にも あらでうき世に 長らへば 恋しかるべき 夜半の月かな

(こころにも あらでうきよに ながらえば こいしかるべき よわのつきかな)

不爱红尘误,偏得命苟延。今宵何所恋,夜半月中天。


相关解释说明请直接看这期日语小课堂

这真的是一首背着背着就会开始唱起来的歌。


69.能因法師

嵐吹く 三室の山の もみぢ葉は 竜田の川の 錦なりけり

(あらしふく みむろのやまの もみじばは たつたのかわの にしきなりけり)

飒飒飘红叶,秋风三室山。清波成锦绣,斑斓龙田川。


三室の山:这里指奈良県生駒郡的神無備山,是知名的观赏红叶的去处

竜田の川:流经三室山东侧的河流


碎碎念:内容很简单,不说了。

画面感觉和ちは那首真的差不多,反正都是红叶染红了龙田川,也没啥好说的。

上一首是心にも,这首开头就是あらし,我感觉到了命运(x


70.良暹法師

さびしさ 宿を立ち出でて 眺むれば いづこも同じ 秋の夕暮れ

(さびしさに やどをたちいでて ながむれば いづこもおなじ あきのゆうぐれ)

寂寞门前立,愀然望四方。秋光处处老,暮色正苍茫。


に:表示原因

眺む:四下远望


碎碎念:咦,这句也很简单。

太寂寞了就出门去散心,但四下一看长得都差不多,不愧是寂寞的秋日傍晚。

日本真的好悲秋哦。



搞定。

交作业↓




不知不觉已经70/100了诶。

不愧是我。

楼顶帐饮
岩手大学的佐藤竜一教授,研究方...

岩手大学的佐藤竜一教授,研究方向是日本文学,后来成了日本文学×中国文学。他喜欢宫泽贤治,可能是当初研究时发现宫泽有个在日留学的中国朋友(黄瀛),所以才走上了这条道路吧。

主要的相关作品就两本书,一本关于草野心平(在中留学)和他的朋友陶晶孙,一本关于宫泽贤治和黄瀛。一来一往的留学的交友,有点意思

佐藤教授的书在国内没有译本,国内基于中日比较视角研究草野心平的资料也非常少……(http://fls.whu.edu.cn/info/1020/1529.htm ←这算一个)

近几年似乎回归到纯宫泽迷了,好几本书都和宫泽贤治有关,似乎从各种侧面和各个时期出发了,感兴趣的可以看...

岩手大学的佐藤竜一教授,研究方向是日本文学,后来成了日本文学×中国文学。他喜欢宫泽贤治,可能是当初研究时发现宫泽有个在日留学的中国朋友(黄瀛),所以才走上了这条道路吧。

主要的相关作品就两本书,一本关于草野心平(在中留学)和他的朋友陶晶孙,一本关于宫泽贤治和黄瀛。一来一往的留学的交友,有点意思

佐藤教授的书在国内没有译本,国内基于中日比较视角研究草野心平的资料也非常少……(http://fls.whu.edu.cn/info/1020/1529.htm ←这算一个)

近几年似乎回归到纯宫泽迷了,好几本书都和宫泽贤治有关,似乎从各种侧面和各个时期出发了,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前提买得到书+看得懂日文)。书列表http://univdb.iwate-u.ac.jp/profile.php?userId=918&lang_kbn=ja(Boollog上的列表则似乎混入了其他同名作者的书,不过有直达日亚的链接很方便)

食野社

嫌疑人X的献身

书名:嫌疑人X的献身

作者:东野圭吾

[1]

纵然听说了那个老师对自己有意思,靖子也毫无触动。对她来说,这事就像墙上的裂纹,即便知道它存在,也不会特别留意。打从一开始,她就认为,不必去留意。


[2]

他把手伸进尸体的外套口袋,取出揉成一团的万元大钞,有两张。

“那是我……”

“你给他的?”

见她点头,石神把钱递给她,但她不肯接。

石神起身,从挂在墙上的自己西服内袋里取出钱夹,抽出两张万元大钞,把本属于富樫的钞票放进自己的钱夹。

“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他把钱递给靖子。


[3]

自己是否提出了最合逻辑的解答,石神没有把握。他心知肚明,自己渴望像以往一样去弁天亭...

书名:嫌疑人X的献身

作者:东野圭吾

[1]

纵然听说了那个老师对自己有意思,靖子也毫无触动。对她来说,这事就像墙上的裂纹,即便知道它存在,也不会特别留意。打从一开始,她就认为,不必去留意。


[2]

他把手伸进尸体的外套口袋,取出揉成一团的万元大钞,有两张。

“那是我……”

“你给他的?”

见她点头,石神把钱递给她,但她不肯接。

石神起身,从挂在墙上的自己西服内袋里取出钱夹,抽出两张万元大钞,把本属于富樫的钞票放进自己的钱夹。

“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他把钱递给靖子。


[3]

自己是否提出了最合逻辑的解答,石神没有把握。他心知肚明,自己渴望像以往一样去弁天亭,唯有弁天亭是她和他的交点。不去那里,他就见不到她。


[4]

石神回想起那个姓草薙的刑警,他给人的感觉挺随和,说话方式也很亲近,不会耀武扬威。不过他既然隶属搜查一科,表明还是有一定办案能力,应该不是那种靠恐吓逼对方吐露实情的人,而是不动声色套出实情的类型。从一堆信件中发现帝都大学信封的观察能力就值得注意。


[5]

旋即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焦躁蓦地涌上心头。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得这样背着石神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难道说,只要命案没过追诉期限,就永远无法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6]

我已查明与你频频见面的人是何来历。我特地拍下照片,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问你:和这个男人是何关系?如果是恋爱关系,那你严重背叛了我。你也不想想,我为你做了什么?我有权命令你,立刻和这个男人分手。否则,我的怒火将烧向他。让此人经历与富樫相同的命运,对我而言易如反掌。我已有此心理准备,也有办法做到。再重复一次:如果你和此人有男女关系,我决不允许这种背叛。我一定会报复。


[7]

“我是说,石神这个人很单纯。他寻求的解答,向来很简单。他绝不会同时追求好几样东西,而他达成目的的手段也很简单。他从不会迟疑,也不会为一点小事轻易动摇。不过,这也意味着他不擅长生存之道,不是赢得全部就是满盘皆输,他的人生随时伴随着这种危险。”


[8]

“你我都不可能摆脱时钟的束缚,彼此都已沦为社会这个时钟的齿轮。一旦少了齿轮,时钟就会出乱子。纵然自己渴望率性而为,周遭也不容许。我们虽然得到了安定,但失去自由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在游民当中,应该有不少人并不想回到原来的生活。”


[9]

“是很复杂。不过,只要换个角度,问题就会变得异常简单。凡人想以复杂的手法掩饰某件事时,往往因复杂而自掘坟墓,可是天才不会这样做。他们会选用极为单纯、但常人想象不到也绝不会选择的方法,将问题一口气复杂化。”


[10]

我有不祥的预感,我担心你会背叛我。虽然我相信这绝不可能,但如果真有这种事,我绝不会原谅你。只有我才是你的战友,只有我能保护你。


[11]

他猛然一个转身,双手抱头。

“啊——”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咆哮里夹杂了绝望与混乱的哀号。那咆哮,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警察跑来,要制止他。

“别碰他!”汤川挡在他们面前,“至少,让他哭个够……”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他双肩上。

石神继续嘶吼,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食野社

濹东绮谭

书名:濹东绮谭

作者:永井荷风

[1]

来到伏见稻荷神社跟前,大风从巷子反方向的大街上直刮而来,一下子吹乱了我的头发。除了来这儿之外我总习惯戴着帽子,大风一刮我马上举起一只手去护帽,这才发现并没有戴帽,不由泛起苦笑。大风像要折断似的摇撼着祭祀用的旗杆,旗帜和巷口杂烩店的门帘一起啪啪地翻舞着,仿佛要被撕碎飞走似的。河浜边角上的无花果和葡萄叶在香灰店后面的阴影中咔嚓咔嚓地发出折枝碎叶般的声响。来到大街上,突然呈现在眼前的广袤高远的天空中,灰暗的银河若隐若现,点点繁星闪烁着冷清的亮光,使人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寂寞,从居民住房后面驶过的电车发出的声响和警笛的呼叫被狂风吹送着传来,加剧了这种寂寞感。...

书名:濹东绮谭

作者:永井荷风

[1]

来到伏见稻荷神社跟前,大风从巷子反方向的大街上直刮而来,一下子吹乱了我的头发。除了来这儿之外我总习惯戴着帽子,大风一刮我马上举起一只手去护帽,这才发现并没有戴帽,不由泛起苦笑。大风像要折断似的摇撼着祭祀用的旗杆,旗帜和巷口杂烩店的门帘一起啪啪地翻舞着,仿佛要被撕碎飞走似的。河浜边角上的无花果和葡萄叶在香灰店后面的阴影中咔嚓咔嚓地发出折枝碎叶般的声响。来到大街上,突然呈现在眼前的广袤高远的天空中,灰暗的银河若隐若现,点点繁星闪烁着冷清的亮光,使人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寂寞,从居民住房后面驶过的电车发出的声响和警笛的呼叫被狂风吹送着传来,加剧了这种寂寞感。我决定从白髯桥方向取道回家,可是不知是在常去的隅田町邮局边呢还是在向岛剧场的电影院那儿不经意地拐进了岔道,在陋巷之间迂回曲折地穿来插去,最终走到白髯明神社的后侧。八月末到九月初,一到夜间,一场骤雨过后,清澄的天空中常常出现一轮明月,照亮了道路,使人不由地想起从前的夜景,我经常不知不觉地漫步到问讯冈一带。可是,今夜没有月亮,凉飕飕的河风使我忽然感到寒冷,一到地藏坂车站,立刻躲进候车室板壁和地藏菩萨之间,蜷缩起来避风。


[2]

如同花凋叶落一样,我所熟悉的人都相继逝去了,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一样,也将紧跟在他们之后离去,这时间已不久远。在晴日灿灿的今日,让我去祭扫一下逝者的坟茔吧。或许那儿的落叶也会像家中庭院里的一样,早已覆盖了他们的长眠之地吧。


食野社

吉原哀歌

书名:吉原哀歌

作者:樋口一叶

[1]

一叶女史总是穿得十分整齐、傍着小桌坐着,端端正正地提起笔来写小说,像是做一件十分郑重的事一样。—— 泉镜花


[2]

即便世人讥笑我是盲目的一叶迷也无妨,我要送给她“真正的诗人”这样的头衔。—— 森鸥外


[3]

阿峰只抽走两张钞票,应该还剩下十八张才对,但不知为何整叠钞票都不见了,把抽屉整个翻过来找也没用。奇怪的是掉出一张纸片,这张不知何时写的东西,是一张收据。

抽屉里的我也借用了 石之助

“又是那个败家子啊。”人人面面相觑。结果没人审问阿峰,是孝顺的余德不知不觉把阿峰的罪转成了石之助的吗?不不不,说...

书名:吉原哀歌

作者:樋口一叶

[1]

一叶女史总是穿得十分整齐、傍着小桌坐着,端端正正地提起笔来写小说,像是做一件十分郑重的事一样。—— 泉镜花


[2]

即便世人讥笑我是盲目的一叶迷也无妨,我要送给她“真正的诗人”这样的头衔。—— 森鸥外


[3]

阿峰只抽走两张钞票,应该还剩下十八张才对,但不知为何整叠钞票都不见了,把抽屉整个翻过来找也没用。奇怪的是掉出一张纸片,这张不知何时写的东西,是一张收据。

抽屉里的我也借用了 石之助

“又是那个败家子啊。”人人面面相觑。结果没人审问阿峰,是孝顺的余德不知不觉把阿峰的罪转成了石之助的吗?不不不,说不定是石之助知道才帮她顶罪的,那么石之助就成了阿峰的守护神了。


[4]

“等待的痛苦就像半夜的移动式覆被暖炉。”


[5]

“龙华寺的信如就像半熟的年糕,外软内硬,得小心提防。”


[6]

设法讨他高兴是妻子的责任,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世上的那些太太们,也不是每个都过着开心有趣的生活。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不幸就怀恨在心,但这是世上做妻子的职责所在,特别是你们的身份悬殊,比别人加倍痛苦也是情有可原。


—— 尘之中一叶记

[1]

父亲死后留下的庞大债务纠缠着樋口一家,一叶不得不放下风花雪月,投奔柴米油盐。二十一岁那年,一叶在下谷龙泉寺町靠近风月场所吉原附近经营起杂货店,但生意惨淡无比,家中到了粒米不剩、连衣服都拿去典当的地步。她忍受着友人们的鄙视,用尽各种手段借钱,例如她曾与想纳她当小妾的相术师假意周旋以便获得金钱援助,又如每当一叶家有客人来访,她会特意请客人吃鳗鱼饭,在来访者离开之际开口借钱,根据她的友人伊东夏子所言,若被一叶请客可要做好借她钱的心理准备呢。

即使这样,一叶也有一套自己的借钱原则,那就是尽可能地不跟亲近的人与年纪比自己小的人借钱,若要向人借钱则与日后断绝来往也无妨的人借。穷亦有道,一叶在那些为钱所困的苦日子里仍保有尊严并持续写作,龙泉寺町贫民窟的九个月生活也使得她的作品不像过去一样华而不实,她将写作重心移至社会底层的庶民众生,开创了被后人称为“奇迹的十四个月”之写作生涯高峰。


[2]

“可耻也好、可恨也好、苦恼也好、可怜也罢、可悲也罢、寂寞也罢,无穷遗憾、使人厌烦,便是恋爱的真髓。”

1891年(明治二十四年),以职业作家为志愿的一叶在妹妹邦子友人的介绍下,第一次见到了小说家兼记者、比自己年纪大上一轮的半井桃水。半井桃水是个五官端正的翩翩男子,一叶在日记中这样描述对半井先生的第一印象:“他气色很好,神情温和,当他微笑起来,大概连三岁的孩子都会喜欢他。”一叶开始接受半井的指导,他们总是聚在一起品评小说、谈论写作,这段日子里一叶不仅习得了不同于古典小说的写作技巧,在频繁的往来间渐渐被他吸引,年方十九情窦初开,经常在日记里巨细靡遗地描述相见时半井先生的穿着打扮、言行举止,字里行间透露着轻巧而慎重的爱恋思绪。

然而,两人过从甚密的绯闻传至私塾荻之舍后,荻之舍的老师中岛歌子和同学们纷纷向一叶提出与半井桃水断绝关系的建议。在当时的社会风气下,即使是单身的男女二人,若非以结婚为前提的往来往往难逃舆论指点与谴责。一叶百般难舍地向半井提出了绝交的请求,之后虽然两人仍偶有书信往来,但对一叶而言这段思恋已成云烟。因为半井桃水,一叶初次“体会到人生至深的悲哀,不知道为此在暗地里流下多少泪”,而在她笔下的美登利,似乎也同样尝到了这份初恋的甜蜜与苦涩呢。


[3]

除了透过文学创作为女性发声之外,一叶也经常在日常生活中向妓女们伸出援手。因为一叶不仅文笔好,又写得一手好字,附近的妓女们经常前来拜托她代笔写信。从这些背井离乡的女子的口述中,一叶深切地体会到她们对远方亲人的思念、对恋人的爱慕,同时也为她们即使位处社会底层、备受众人轻蔑仍努力工作赚钱的辛苦感到不舍与同情。她还曾帮助一位要被卖身到大阪的年轻妓女,尽管知道被发现的话会给自己惹来麻烦,她仍毫不犹豫地帮助她,让她藏匿于自己的住处。卖身女子的悲哀叠映着因背负债款而痛苦不已的自己,一叶以笔之力,在那些晦暗无光的日子里,抚慰了世间女性的病苦、失望与不幸。


[4]

2004年11月1日,日本政府将五千元纸钞上的肖像人物由新渡户稻造换为樋口一叶,使之成为日本首位以写实照片为基础绘制成纸钞正面肖像人物的女性。终生为钱所累的樋口一叶若泉下有知,会流露出何种神情呢?

樋口一叶妙笔生花,在作品中细腻地刻画了浮生百态、将庶民的悲欢离合跃然纸上,她的眼神该有多么专注、观察该是多么入微才能做到呢?据同为荻之舍私塾成员,同时也是樋口一叶的学姐田边花圃的回忆:“樋口一叶只要在路上看到适合当写作素材的人,无论那个人走到哪里她都会跟到哪里。在荻之舍学习诗歌的时候就是如此,她常常以私塾里的人为原型进行创作。她常常和我提到她在跟踪路人时,因为边走边想事情所以没注意到对方早已消失在人海中之类的话题。”“跟踪狂”樋口一叶有点阴森又有些俏皮的形象跃然纸上。

当樋口一叶登上五千元纸钞上后,日本的折纸爱好者们便研发了一种“像是尾随其后、躲在电线杆旁窥探的‘跟踪狂’樋口一叶”折纸法,这次“跟踪狂”的形象不仅是跃然纸上,更是活脱脱地立在眼前!

拿出上次去日本旅行时竟然没有花掉的日币五千元纸钞。

将纸钞依照箭头指示像z字形般折两折。注意,“z”的上半部应斜斜地盖住樋口一叶约三分之一的脸。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可以感觉到偷窥的视线了呢?

将樋口一叶身体部分沿着衣领向内折。

依照箭头指示折出脸部轮廓。

“跟踪狂樋口一叶”大功告成!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忽然又想起三岛,如今世界意义的文学自然要经受世界意义的滋养。佛教文化、日本武士道与古希腊审美熔铸成的奇葩,不迷人才怪了。


yukio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一个作家,邪教,绝对是邪教,要么从外面看,要么就会陷在那种颇具蛊惑力的美学之中,对于生活来说,读他是危险的,对于文学来说,读他就像一场爱丽丝梦游仙境。

然而梦! 谁能割舍梦? 割舍了梦的人是不会爱文学的

忽然又想起三岛,如今世界意义的文学自然要经受世界意义的滋养。佛教文化、日本武士道与古希腊审美熔铸成的奇葩,不迷人才怪了。


yukio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一个作家,邪教,绝对是邪教,要么从外面看,要么就会陷在那种颇具蛊惑力的美学之中,对于生活来说,读他是危险的,对于文学来说,读他就像一场爱丽丝梦游仙境。

然而梦! 谁能割舍梦? 割舍了梦的人是不会爱文学的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8

“马上就会知道了。”

穂高拿出手机,单手操作起来。

“请自己看着画面。”他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钮。

盯着屏幕看的浅间觉得画面闪了一下,接着他就‘啊’了一声。

因为之前的玩偶熊不见了。

他回头看了看浅间,穂高笑了起来。

“请再仔细看一遍。”他再次操作起手机。

玩偶熊又出现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变化。

“是怎么回事。”浅间问道。

“你现在看到的是真实的影像。”

“那刚才的是?”

听了浅间的问题,穂高操作手机,玩偶熊再次不见了。

“这是假的画面。”

“假的?”

“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箱子被放在存储中,那里面的数据替换了摄像头本应拍到的画面,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画面了。...

“马上就会知道了。”

穂高拿出手机,单手操作起来。

“请自己看着画面。”他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钮。

盯着屏幕看的浅间觉得画面闪了一下,接着他就‘啊’了一声。

因为之前的玩偶熊不见了。

他回头看了看浅间,穂高笑了起来。

“请再仔细看一遍。”他再次操作起手机。

玩偶熊又出现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变化。

“是怎么回事。”浅间问道。

“你现在看到的是真实的影像。”

“那刚才的是?”

听了浅间的问题,穂高操作手机,玩偶熊再次不见了。

“这是假的画面。”

“假的?”

“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箱子被放在存储中,那里面的数据替换了摄像头本应拍到的画面,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画面了。”

“这个被安装在控制柜里?”

“是的,经过调查发现,这个可以通过手机来控制,也就是知道这个装置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弄出假的画面。”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装置。。。”

穂高摇摇头。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不过这样做摄像头就失去作用了,所以应该不是医院这边所为吧。”

“那就是犯人设置的么。”

“我觉得这样想比较好。”

“那那又是什么呢,摄像头的电缆线,远距离操作可以隔断信号。”

穂高面露难色。

“估计是为了欺骗我们而设的陷阱,摄像头突然不工作了,如果发现是电缆线被切断,那么就应该不会再去调查摄像头了,而且因为是这段时间里发生的凶案,所以也可以为犯人提供不在场证明,实际上犯人随时都可以采取行动,因为7楼的摄像头完全没用了。”

浅间喃喃道。

“什么嘛,搜查完全回到原点了,弄这个装置要多久。”

穂高想了一下。

“装置是手工的,要做这样的东西,必须要有十分的技术,我估计安装要30分钟左右,但是准备也需要花时间,首先应该考虑是熟悉内部事情的人干的。”

浅间扯了扯嘴角。

“如果把这个在会议上报告,上头会吓一跳吧。”

“也许吧,而且还有更吃惊的事情。”

“什么意思。”


小默非吾

【读书】《虚舟》

【日】涩泽龙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5月第1版

短篇志怪小说集

没有特别惊艳的地方,无论何角度

诙谐的劝诫意义

总之暗黑美学是不存在的

护法童子,龙精,人产龙卵,换头

鱼鳞记,鱼和磁石

花妖记,梅花妖和奸///、//?尸

骷髅杯,扒墓,头骨做杯子

菊灯台,人鱼,菊、灯台,(提及字母游戏咳咳)

鬼剃头,狐、男子、妖怪,女子长发莫名被剪

【日】涩泽龙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5月第1版

短篇志怪小说集

没有特别惊艳的地方,无论何角度

诙谐的劝诫意义

总之暗黑美学是不存在的

护法童子,龙精,人产龙卵,换头

鱼鳞记,鱼和磁石

花妖记,梅花妖和奸///、//?尸

骷髅杯,扒墓,头骨做杯子

菊灯台,人鱼,菊、灯台,(提及字母游戏咳咳)

鬼剃头,狐、男子、妖怪,女子长发莫名被剪

妍妍的日语课堂

【百人一首】61~65

今日打卡

※引用中文翻译为刘德润译版,注音为现代假名


61.伊勢大輔

いにしへの 奈良の都の 八重桜 けふ九重に にほひぬるかな

(いにしえの ならのみやこの やえざくら きょうここのえに においぬるかな)

古都奈良城,今朝香正浓。八重樱烂漫,光照九重宫。


九重:天皇的住处

にほひ:绽放出美丽的色彩,这里指花开烂漫的样子

ぬる:表完成

かな:表感叹


碎碎念:就是很普通的彩虹屁。

话说直译的话真的内容很简单,“古老的奈良八重樱,如今在皇宫之中绽放啊”,没了。


62.清少納言

夜をこめて 鳥の空音は はかるとも よにあふ坂の 関は許さじ...

今日打卡

※引用中文翻译为刘德润译版,注音为现代假名


61.伊勢大輔

いにしへの 奈良の都の 八重桜 けふ九重に にほひぬるかな

(いにしえの ならのみやこの やえざくら きょうここのえに においぬるかな)

古都奈良城,今朝香正浓。八重樱烂漫,光照九重宫。


九重:天皇的住处

にほひ:绽放出美丽的色彩,这里指花开烂漫的样子

ぬる:表完成

かな:表感叹


碎碎念:就是很普通的彩虹屁。

话说直译的话真的内容很简单,“古老的奈良八重樱,如今在皇宫之中绽放啊”,没了。


62.清少納言

夜をこめて 鳥の空音は はかるとも よにあふ坂の 関は許さ

(よをこめて とりのそらねは はかるとも よにおうさかの せきはゆるさじ)

夜半学鸡鸣,心计费枉然。空言难置信,紧闭逢坂关。


夜をこめて:「こむ」意味笼罩,本句大意为“尚在夜半时分”

空音:人学的鸡鸣

はかる:欺骗

よに~じ:決して~ない,绝不


碎碎念:简单来说就是“我才不会轻易放你回去”的委婉版,大致意境和Baby It's Cold Outside那首歌大同小异。

逢坂就是那个在第10首的时候第一次出现的吧(?),男女相会、别离的代表性意象。比较粗俗的理解就是,逢坂不给你过=我不放你走。


63.左京大夫道雅

今はただ 思ひ絶えなむ とばかりを 人づてならで 言ふよしもがな

(いまはただ おもいたえなん とばかりを ひとづてならで いうよしもがな)

至此劳空候,无须传消息。一言断痴念,也胜苦相思。


な:表示强调,一定~

む:表示意志,我会~

ばかり:仅仅

人づてならで:不通过别人,直接


碎碎念: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这句可以理解成D搞不伦被正主X发现了,然后正主X就不让D去见小三T。但是D还是对小三T念念不忘,就写了这么条短信给T↓

“我一定会就此停止爱你的”,要是能直接见到你,和你说出这句话该有多好。


64.権中納言定頼

朝ぼらけ 宇治の川霧 絶え絶え あらはれわたる 瀬々網代木

(あさぼらけ うじのかわぎり たえだえに あらわれわたる せぜのあじろぎ)

宇治临拂晓,河滩冷雾中。鱼梁时隐现,两岸正迷蒙。


絶え絶え:指雾气断断续续的样子

瀬々:河流的浅滩处

網代木:一种用于捕鱼的工具


碎碎念:宇治川的景色描写。

去宇治可以看看宇治川,边上还有紫式部的雕像,徒步还能顺便去平等院凤凰堂,并且在一路上解锁抹茶饺子抹茶章鱼烧(其实不难吃)抹茶冰淇淋等等。


65.相模

恨みわび ほさぬ袖だに あるものを 恋に朽ちなむ こそ惜しけれ

(うらみわび ほさぬそでだに あるものを こいにくちなん なこそおしけれ)

哀哀空怨恨,两袖泪难干。情痴堪憔悴,清名枉自怜。


わび:失去做某事的力气,~累了

だに:さえ,连~都

ものを:なのに,明明

な:表示强调,一定~

む:表示推测,~吧

名:名声,他人的评价


碎碎念:不知道为什么对开头印象特别深。

我恨得已经没力气再恨下去了,泪水依旧止不住地打湿衣袖。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被世人贴上痴情的标签。

虽然不是写景的,但是画面感不比写景的和歌弱。


好了,交作业↓




明天就真的开学了。

但是只要我还在家,我就会继续胖下去。

难过。

硯蓮

红色:文炼好感(了解)度

紫色:史实好感(了解)度

黄色:阅读作品好感度

绿色:因其他因素产生的好感度

(对不起,这里特指光太郎的雕刻,尤其是《手》)

蓝色:听说过后的好感(了解)度


瓶底基本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的感觉。

稍微高一点就是有好感中间是墙头蛮喜欢的这样满

瓶和溢出就不用说了吧哈哈哈


镜花和荷风老师作品的好感度完全!不够!画!


其他想要写的话:

红叶老师:文炼的人设我很喜欢,还有一些他的轶事。遗憾的是他的作品我一直都没有去看……

森鸥外:读过一整本文集,除了海外三部曲外还有一些随笔,从中喜欢老师的很多地方,包括对我感触很深的几篇...

红色:文炼好感(了解)度

紫色:史实好感(了解)度

黄色:阅读作品好感度

绿色:因其他因素产生的好感度

(对不起,这里特指光太郎的雕刻,尤其是《手》)

蓝色:听说过后的好感(了解)度


瓶底基本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的感觉。

稍微高一点就是有好感中间是墙头蛮喜欢的这样满

瓶和溢出就不用说了吧哈哈哈


镜花和荷风老师作品的好感度完全!不够!画!







其他想要写的话:

红叶老师:文炼的人设我很喜欢,还有一些他的轶事。遗憾的是他的作品我一直都没有去看……

森鸥外:读过一整本文集,除了海外三部曲外还有一些随笔,从中喜欢老师的很多地方,包括对我感触很深的几篇关于学术思考的文章。最喜欢的果然还是《舞姬》,真的有一种惊艳之感。另外文炼新的衣服抽到了,平时严肃的森老师忽然穿着针织衫笑着送甜点给司书,司书心肌梗塞再起不能。

夏目漱石:《心》、《草枕》、《梦十夜》、《我是猫》、《三四郎》(阅读中)。日本国民级作家,作品自不必多说。我个人除了《我是猫》好感度都很高(对不起了猫猫!你白死了!)。我喜欢也心疼漱石爱吃甜点这一点。他对久米和芥川老师的温柔和信件。

正冈子规:被濯溪洗脑渐渐get到子规老师的温柔可爱活泼美好!!但是我读不懂徘句对不起!

岛崎藤村:起初喜欢文炼的人设,现在基本喜欢他的土气秋声应援会(秋声:地味っていうな!)

国木田老师:有两套衣服我喜欢(对不起,没读过老师的任何一篇文章!)!

德田秋声:秋声老师你好。你虽然非常地味,但是我非常喜欢这样地味傲娇温柔的你!国内几乎找不到译文,读过一点原文,包括翻译过一篇短文。大概就是"啊,自然主义呢"的感觉吧(秋声:何その感想…)。

泉镜花:比起文炼的人设,更喜欢本来的镜花老师!!不需要任何修饰,他就是世界第一可爱的老师啊啊啊啊啊啊!作品没有读过很多,《汤岛之恋》《外科室》《歌行灯》《草迷宫》,还有两三篇短文。几乎每一篇都令我觉得非常惊艳。镜花老师真是太棒了(原地去世)……

高村光太郎:光太郎老师,刚好是一年前看完他的《山之四季》。因为文炼的回想忽然意识到他是一位隐形猛男!?读了一点老师的诗歌,因为司书我是文盲啦,真的不懂诗歌!但是与智惠子的爱情会有人不感动吗?老师的作品最令我喜欢的竟然还是惊鸿一瞥的雕刻《手》……对不起!

石川啄木:书买未读。每天都在期待司书可以成为其连带保证人,令司书感到害怕。

白桦派诸位:文炼知名偶像团体门派,武者简直太可爱了我不行了。志贺老师的书想看了但是还未买。睡王子有岛老师,找司书要钱去玩的里见老师!你们兄弟太可爱了!

永井荷风:实不相瞒,我的爱好就是:偶尔戴眼镜/长发,偶尔高马尾,荷风老师完全就人设在我的审美上了还有那些迷之乙女的语音我!不用每次回来问你不在我寂寞不寂寞!寂寞!!《雪日》等散文中他浪漫和优雅还有享乐主义的晚年,读过《地狱之花》的我又知道他关心家国与社会的早年。他就像是大正年代晴日的木屐。

谷崎润一郎:读过谷崎老师的几篇文章,譬如《梦之浮桥》、《痴人之爱》、《春琴抄》等等。我不喜欢有人说他"以丑为美"。什么以丑为美,那就是美。文炼的立绘我也非常可以!谷崎老师赛高!

芥川:……基本上我能找到的芥川老师的作品,都读过一遍。大概如今无论翻到多少版本的《罗生门》《蜘蛛之丝》,半数以上都是我读过的文章。但是我常常又买了,最终将那些我读过文章又一遍两遍地重读。芥川的散文我读过一整本的《霜夜》,真正做的唯一一篇完整的翻译也是芥川老师的短文。无论从他的作品还是他整个人,我都很喜欢。这种喜欢始于读到《罗生门》时的感叹,惊艳于他寄给老友遗书中的自杀方式一段,最终直接沉沦于包括他所有作品的"芥川龙之介"这个人。

菊池宽:他是天使!

久米正雄: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喜欢他。没别的。

松冈让:感谢松冈使久米老师成为妇女之友(不)。人设我很喜欢!

广津和郎:帅气的砚二代!特别迷之丢东西太可爱了吧

佐藤春夫:书买未读。在学校呢……但是就说,佐藤老师他不香吗?

太宰治:我喜欢《斜阳》,《人间失格》也挺喜欢。其他还看过一些短文和《轻津》等文章。比起他我会更加喜欢坂口安吾老师的作品,但是太宰他不可爱吗??

梶井:读了老师的《柠檬》和几篇散文后立刻被他的那种清丽感所震撼了。他真的就好像是一颗柠檬,漂亮到了极致,但是就那么放在那里,却担心它会爆炸的那种惊艳感!

堀辰雄:阿辰老师是我的初始老师。人家织田作只会问司书哪天出咖喱,我们阿辰老师会递红茶!!读过《起风了》,听说《圣家族》很好看,准备读了。辰老师的温柔和美好有谁不喜欢呢?

小林老师:老师,现在你绝不会一去不回了。

萩原:光也老师翻译的《猫町》怎么还不复版!读过一些小散文。温柔可爱内向,这样的朔老师竟然喜欢《人间椅子》还被带去guy吧快乐!!???乱步老师你在做什么!!!

室生犀星:你们金泽什么风水,怎么光出这种大可爱了??

宫泽贤治:我超喜欢文炼里的宫泽老师的!!!!读过《银河铁道之夜》也读过好多篇老师的童话。日式的童话总是自带一种奇怪的血腥味,但是无论是被天空撕碎的《夜鹰之星》还是将主人公吃掉的《注文の多い料理店》,我都很喜欢哦!!诗歌我不懂但是读过一点,感觉挺好!

中岛敦:抄过《资治通鉴》,《李陵》这篇文章真的写到我心坎里。敦老师真的超棒!文炼双重人格的人设超级棒的!里敦超A啊!!

坂口安吾:《在盛开的樱花树下》。我真的迷之喜欢这种东西呢(笑)。那个时候刚读过一些谷崎,完全沉浸在那种自暴自弃的美里了。非常想看老师的推理小说!入手准备中!另外一些文学论等,正在阅读中!

江户川乱步:做过一篇老师的翻译,下次可以再试一试。



以上。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7

不能让她协助检查系统,不然她肯定马上就会发现系统没有异常的。

解决这个状况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为什么自己的头发会黏在荨科早树的衣服上,而知道这个的只有龙。

“接着刚才的话题——”神乐回过了头。

兰不见了,神乐连忙在房间里找了一下,他这里总共也就一居室,如果厨房厕所里没有的话,那就是出了这个房间了。

神乐打开玄关的门,乘上电梯来到一楼,然后跑到大厅。

但是兰却毫无踪影。


19

浅间接到木场的电话,大概是半夜2点了,他靠在自家酒柜前,只要不摄入酒精就无法入睡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了。

快点到新世纪大学病院的警卫室来,木场这么说道。

“鉴定小组好像发现了什么,...

不能让她协助检查系统,不然她肯定马上就会发现系统没有异常的。

解决这个状况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为什么自己的头发会黏在荨科早树的衣服上,而知道这个的只有龙。

“接着刚才的话题——”神乐回过了头。

兰不见了,神乐连忙在房间里找了一下,他这里总共也就一居室,如果厨房厕所里没有的话,那就是出了这个房间了。

神乐打开玄关的门,乘上电梯来到一楼,然后跑到大厅。

但是兰却毫无踪影。

 

19

浅间接到木场的电话,大概是半夜2点了,他靠在自家酒柜前,只要不摄入酒精就无法入睡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了。

快点到新世纪大学病院的警卫室来,木场这么说道。

“鉴定小组好像发现了什么,为了明天的会议,今天要仔细的问清楚。”

虽然自己完全不想去,但还是干巴巴的回答知道了,挂断电话后,浅间庆幸幸好是在睡着之前打来的电话,如果睡着了被吵醒肯定会更不爽。

他叫了出租车前往病院,警卫室里鉴定小组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管理者穂高,警卫员富山也在,看他穿着私服的样子想必也是被叫来的。

“辛苦了。”浅间对富山说道。

“不,我倒没关系。”

“因为分析需要时间,所以才在这个点,明天一早还有会议吧,所以我想尽快向责任人报告,浅间先生。”

穂高特意强调了责任人这点,就好像在说别为了半夜被叫出来而抱怨。

“当然你做的很对,那么分析结果呢。”浅间问道。

“找到了这个。”穂高指的是一个二十英寸大小的金属箱子,还带有密码锁。

“在哪里找到的。”

“在控制摄像头信号的控制柜旁边,之前说过7楼的摄像头因为被人远距离操作而割断了信号,但其实还有一个装置,我们完全没想到会有二重装置,所以疏忽了,这是我们的失误。”

“这倒没什么,是什么装置。”浅间连忙问道。

“百闻不如一见,你还是自己来看看吧。”

穂高把箱子递给了部下,然后部下熟门熟路的连上了显示屏。

“请正常使用显示屏就好。”穂高朝向富山。

富山疑惑的坐在显示屏前,开始操作了起来,所有的显示器都接通了电源,出现了画面,因为是深夜,所以哪个楼层都没有人。

“请注意7楼的屏幕。”穂高说道。

这是浅间非常熟悉的画面,朝向荨科兄妹房间的入口,和平时有点不同的就是静脉认证电子板上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好像是熊的玩偶。

“那是什么。”浅间问道。

“是我放着的,是之前来看病的女孩子拉下的东西,一直放在警卫室里我就借来了。”穂高说道。

“为什么要这样做。”


食野社

卜多力的一生

书名:卜多力的一生

作者:宫泽贤治

[1]

一等书记官的白猫、

二等书记官的虎斑猫、

三等书记官的花猫、

四等书记官的偎灶猫。

所谓的偎灶猫,可并非天生就是如此。与原本的毛色是什么样无关,而是因为他们夜里喜欢窝在大灶里睡觉,搞得浑身都是煤灰,尤其是鼻子和耳朵沾有黑色煤块,看起来就猫咪事务所像是狸猫一样,所以这名字才会被叫开来。因此其他猫都很嫌弃偎灶猫。


[2]

对着你要吃的这两碗雨雪

我衷心地祈祷

希望化成天上的冰激凌

作为你和大家的灵粮

我用一切的幸福为你祈祷


—— 贤治小手帐

[1]

宫泽贤治生前曾留下一张黑白照片:以一片原野为背景,他头戴...

书名:卜多力的一生

作者:宫泽贤治

[1]

一等书记官的白猫、

二等书记官的虎斑猫、

三等书记官的花猫、

四等书记官的偎灶猫。

所谓的偎灶猫,可并非天生就是如此。与原本的毛色是什么样无关,而是因为他们夜里喜欢窝在大灶里睡觉,搞得浑身都是煤灰,尤其是鼻子和耳朵沾有黑色煤块,看起来就猫咪事务所像是狸猫一样,所以这名字才会被叫开来。因此其他猫都很嫌弃偎灶猫。


[2]

对着你要吃的这两碗雨雪

我衷心地祈祷

希望化成天上的冰激凌

作为你和大家的灵粮

我用一切的幸福为你祈祷


—— 贤治小手帐

[1]

宫泽贤治生前曾留下一张黑白照片:以一片原野为背景,他头戴圆顶绅士帽、身着长版风衣并将双手背在身后,眼神低垂,若有所思。这张乍看之下充满忧郁文艺青年气息的照片,原本是他为了模仿自己的偶像贝多芬,特地请来开照相馆的友人带着笨重的老式相机为他拍摄的。而对成品感到相当满意的他,甚至加洗了好几份,签名后赠送给学生。

喜爱贝多芬的宫泽贤治对音乐有着不可思议的热情,不仅亲自为母校花卷农学校创作校歌,还曾经只身背着一把大提琴远赴东京学艺,回来后更是集结当地农民组成业余交响乐团,成为《大提琴手高修》的创作灵感来源。

此外,他也是东北地区首屈一指的唱片收藏家。据说当时镇上的唱片行只要有唱片新上架都会立刻被他买走,购买力之惊人,连远在英国的宝利多唱片总公司(PolydorRecords)都曾特别寄赠感谢状给他!宫泽贤治的研究者天沢退二郎曾如此评论道:“他的创作与其用作读的,不如用作听的更为贴切。”或许,正是他对音乐的那份热爱化为写作的节奏,流淌于字里行间的缘故吧。

“听着,身为我的弟子

你该尽你所能

弹奏这满布天空

以光线编织而成的管风琴”


[2]

无论是在《卜多力的一生》中出现的森林和山姆多利火山,又或是《东岩手火山》一诗中如梦似幻的火山口风景,宫泽贤治的作品里可见大量关于山脉、地质与矿物的细致描写。正如他在自费出版的童话集《要求很多的餐厅》序言中所写:“我所述说的这些故事,都是来自于森林、田野和铁道之间,是彩虹与月亮赐予的礼物”,日光、酸素、蛋白石,自然地景与元素不仅建构出宫泽贤治独特的文学世界,也成为后世研究者乐此不疲的讨论主题。

宫泽贤治热爱登山,在他短暂的三十七年生涯中,光是家乡附近的岩手山就有过他三十几回的登山记录。海拔2041米的岩手山位于日本东北岩手县,宫泽贤治在初中二年级随着舍监首度登上岩手山,此后便爱上这座有着“南部富士”之美誉的山脉。天生体弱多病的他,唯独在登山时能够展现出宛如神明附身般的体力与脚力。同学阿部孝日后忆起初中二年级那次登山活动时说道:“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第一次登山的贤治竟有如此脚力。平常,他在学校不过是个脸色苍白、弱不禁风的小少爷,体育成绩也总是吊车尾,没想到爬山时却像个英雄般发出光芒,而我只能在他身后望着他奋勇前行的背影。他那虚弱的身体何以能够涌现出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力量,对我来说是道解不开的谜。”


[3]

1922年,与宫泽贤治感情甚笃的大妹敏子因肺结核病逝。为了纪念敏子之死,宫泽贤治创作了“无声恸哭”组诗五首,收录于自费出版的诗集《春与修罗》之中,而其中的第一首便是《诀别的早晨》。

宫泽贤治和敏子相差两岁,由于年龄相仿,他们成为彼此生命中最亲近的家人。少年时期,即使兄妹俩双双离乡背井求学,仍经常通过往来通信,互相加油打气。课余闲暇时,敏子会帮贤治誊稿,也曾陪同贤治前往日莲宗《法华经》读书会,在家族中,她是最早认同贤治信仰的人。对贤治而言,敏子不仅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更是理解他、与他拥有共同世界观的重要存在。

然而,病魔在敏子二十岁时向她袭来。1918年12月,敏子因咯血紧急入院,经检查判定为肺结核。虽然在贤治与母亲的细心看护下曾一度好转,不久却又再度复发,四年多后逝世于自家别墅。敏子逝世当天,向贤治索要清澈的雨雪食用,贤治赶紧自庭院取了布满雨雪的松枝献给她。当她的脸颊触碰到松叶时,她开心地说:“好像来到了森林,真是清爽!”这件让病危时的敏子感到开心的小事,成为贯穿《诀别的早晨》的中心诗句。敏子死后,哀伤不已的贤治将头塞进壁橱棉被里,用尽气力地哭泣。痛哭过后,贤治将敏子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为她梳理一头黑色长发,无声地向此生唯一的灵魂伙伴进行最后一次告别。

敏子死后的半年左右,宫泽贤治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创作,想必是因为沉浸在对妹妹的深沉追念之中吧。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6

兰稍微想了一下后,束手无策的摊了摊手。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带手表。”

“手机呢。”

“也没有,我不想被网络束缚。”

“你这样还能生活在现代社会啊。”

“这有什么难的,总会有办法的啊。”

看着无忧无虑的兰的脸庞,神乐开始思考起来,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但即使她说的是真的,也不能说明龙和事件没有关系,龙可以假装睡觉,等她离开房间后,再去荨科兄妹的房间。

“关于荨科兄妹龙有说过什么吗。”神乐问道。

“关于什么。”

“什么都可以,刚才你说龙不喜欢我的工作,那么他也不会喜欢荨科兄妹咯。”

兰用手撑着脸颊。

“那些人就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龙又怎么会不喜欢他们呢,因为喜欢电脑...

兰稍微想了一下后,束手无策的摊了摊手。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带手表。”

“手机呢。”

“也没有,我不想被网络束缚。”

“你这样还能生活在现代社会啊。”

“这有什么难的,总会有办法的啊。”

看着无忧无虑的兰的脸庞,神乐开始思考起来,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但即使她说的是真的,也不能说明龙和事件没有关系,龙可以假装睡觉,等她离开房间后,再去荨科兄妹的房间。

“关于荨科兄妹龙有说过什么吗。”神乐问道。

“关于什么。”

“什么都可以,刚才你说龙不喜欢我的工作,那么他也不会喜欢荨科兄妹咯。”

兰用手撑着脸颊。

“那些人就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龙又怎么会不喜欢他们呢,因为喜欢电脑和数字又不是什么坏事,重要的应该是要怎么使用它们啊。”

“我们是使用不当?”

“谁知道呢。”她抚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这个就由你自己想了。”

神乐烦躁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兰。

“你还真是一副了不起的口气呢,你算老几啊,看起来只不过是高中生而已,你从哪里学到这些的,你父母又是干嘛的。”

虽然神乐用了很严肃的口气,但兰却一点也不害怕,还是一样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神乐。

神乐正准备再次责问时,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了。”兰说道。

“我知道。”

神乐走到电脑桌旁,拿起了手机,是志贺打来的,他背对着兰接起电话,“是我。”

“我是志贺,现在说话方便么。”

“没关系。”

“我从白鸟那里听说了,系统不好?”

“是的,原因还不明。”

“怎么回事啊,又不是刚开始的时期,现在这种时候不应该发生这种事啊。”

“因为数据增加了吧,也许哪里超出承受范围了,总之我明天准备尽全力调整。”

“不过你好像拒绝了白鸟的要求啊,她希望也能帮忙解决问题。”

“我想首先自己来查找原因。”

“别什么都一个人扛,她不是来做客的,是来成为你的搭档的,而且必须要尽快修复系统,如果可以就把她当做助手,这是所长的命令。”

“我明白了。。。”

“明天的会议我会解释的,你好像也挺抱怨的。”

“对不起,拜托了。”

挂了电话后,神乐咬了咬嘴唇,果然白鸟里沙这么快就向志贺报告了。


食野社

细雪

书名:细雪

作者:谷崎润一郎


尽管这个老板是在东京学的手艺,可是他生长在神户,做出来的四喜饭偏重京阪风味。比如他不用东京式的黄醋,却用白醋。酱油用大豆做的关西酱油,这种酱油东京人绝对不用。大虾、乌贼、鲍鱼等四喜饭,他劝人撒上点儿盐吃。只要是从近在眼前的濑户内海打上来的鱼,什么都可以用来捏四喜饭团。据他说,无论什么鱼都可以做四喜饭,从与兵卫的老板也是这个主张,在这一点上他继承了东京与兵卫的衣钵。他用海鳗鲡、河豚、赤鱼、海蛳、牡蛎、生海栗、比目鱼的裙边、赤贝的肠子、生鲸鱼片等捏饭团,而后是香菌、松菌、竹笋以及柿子。他不怎么用金枪鱼。斑、干贝、玛珂贝,以及炒鸡蛋这类东西在他店里根本看不到。原...

书名:细雪

作者:谷崎润一郎


尽管这个老板是在东京学的手艺,可是他生长在神户,做出来的四喜饭偏重京阪风味。比如他不用东京式的黄醋,却用白醋。酱油用大豆做的关西酱油,这种酱油东京人绝对不用。大虾、乌贼、鲍鱼等四喜饭,他劝人撒上点儿盐吃。只要是从近在眼前的濑户内海打上来的鱼,什么都可以用来捏四喜饭团。据他说,无论什么鱼都可以做四喜饭,从与兵卫的老板也是这个主张,在这一点上他继承了东京与兵卫的衣钵。他用海鳗鲡、河豚、赤鱼、海蛳、牡蛎、生海栗、比目鱼的裙边、赤贝的肠子、生鲸鱼片等捏饭团,而后是香菌、松菌、竹笋以及柿子。他不怎么用金枪鱼。斑、干贝、玛珂贝,以及炒鸡蛋这类东西在他店里根本看不到。原料很多是经过烹调的,大虾和鲍鱼一定用活的,拿到眼前还在跳动,当面给做成饭团。有时不用山菜而用鲜紫苏、秦椒以及山椒煮的小鱼虾掺在饭里端出来。


食野社

梦之浮桥

书名:梦之浮桥

作者:谷崎润一郎

[1]

“恐怕彼此都因为这年龄的缘故吧。我么,今年比去年、去年比前年,一年复一年,对于秋天的寂寞、乏味,也就是说,不知来自何方的、无缘无故的季节伤感,变得更加强烈了。真正吟味‘风声惊我心’‘帘动秋风吹’这些古诗,是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之后。那么说,既然伤感就讨厌秋天则也未必。年轻时一年之中最爱春天,但现在较之春天,我更期待的是秋天。人随着年岁增长,渐渐产生一种断念——欣赏按自然法则消亡的心境。希望获得安静、均衡的生活。所以,与其欣赏热闹的景色,毋宁接触寂寞的风物更感慰藉。不是贪图现实的寻欢作乐,而是埋首于往日寻欢作乐的回忆,恐怕更相宜吧。也就是说,怀恋昔日的...

书名:梦之浮桥

作者:谷崎润一郎

[1]

“恐怕彼此都因为这年龄的缘故吧。我么,今年比去年、去年比前年,一年复一年,对于秋天的寂寞、乏味,也就是说,不知来自何方的、无缘无故的季节伤感,变得更加强烈了。真正吟味‘风声惊我心’‘帘动秋风吹’这些古诗,是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之后。那么说,既然伤感就讨厌秋天则也未必。年轻时一年之中最爱春天,但现在较之春天,我更期待的是秋天。人随着年岁增长,渐渐产生一种断念——欣赏按自然法则消亡的心境。希望获得安静、均衡的生活。所以,与其欣赏热闹的景色,毋宁接触寂寞的风物更感慰藉。不是贪图现实的寻欢作乐,而是埋首于往日寻欢作乐的回忆,恐怕更相宜吧。也就是说,怀恋昔日的心思,于年轻人而言,只是与现在没有任何联系的空想而已,但对老人来说,除此之外再无在现实中生存下去的道路。”


[2]

我从前在母亲怀里感受到的、发油香味和奶水香味混合飘荡着的世界——现在当然没有奶水的香味,我却因联想的作用而在这里感受到了这一切。那个微微发白的、暖融融的梦中世界,那个应当已被从前的母亲带往不明所在的远方去了的世界,意想不到地重新回来了。


[3]

我明白,母亲和我在合欢亭相遇是偶然,并非有计划进行的。那么说,母亲是偶遇我、突然想让我狼狈起来、不知所措的么?像今天的相遇于我是意外一样,在母亲也是意外,于是她偶发恶念,有心搞搞恶作剧?可要是这样,母亲的做法也太镇定稳当了。没有什么干着不寻常事情的特殊感觉。假使有某个人撞了进来,可能母亲也会泰然处之。母亲可能觉得,我只是个子长大了,却仍与十三四岁时一样。在我而言,母亲的心理是一个谜,而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明显越出了常轨。忽如其来地从正面看见母亲乳房的瞬间,立即唤起我怀恋的梦中世界,过去的种种回忆控制了我,就在这时母亲鼓动我要我喝杯中的奶水,乃至我不自觉地干出了那样的疯狂举动。我对自己身上潜伏着如此疯狂的心思感到太不可思议,羞得无地自容,一个人在水池边徘徊不止。然而,我一方面对今天的过失悔恨、自责,一方面又感到自己希望再试一次……不,再试个两次、三次。至少,如果我遇到和今天相同的情境,而母亲也说了鼓动的话,我没有拒绝的勇气。


[4]

正在按摩足踝的泽子吃惊地望向母亲脸部的那一瞬间,她说看见了母亲心脏附近爬着的蜈蚣。当时母亲并没有袒露胸部,是穿着睡衣的,所以,说是很偶然地看见了睡衣内爬着的蜈蚣,令人奇怪。不妨认为,泽子知道那里有那条虫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