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日本

117.8万浏览    15.2万参与
Different World
1931-1945年,20多万...

1931-1945年,20多万中国妇女被侵华日军强征为“慰安妇”,有人被殴打强奸,有人被折磨到子宫变形,有人遭虐而死。如今,幸存者已不足20人,她们还在等待道歉

1931-1945年,20多万中国妇女被侵华日军强征为“慰安妇”,有人被殴打强奸,有人被折磨到子宫变形,有人遭虐而死。如今,幸存者已不足20人,她们还在等待道歉

阿尔特休

东京物语:6

国语教室,此时离上课还有一些时间

在教室内,学生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了。当然,只是坐好了而已。事实上,不论大学,中学,小学。不论世界哪个角落的学校,只要教师没来,就别指望学生们能尊守秩序。此时,教室里学生们打游戏,看漫画,看Niconico……只可惜,没有人能把ps4搬进学校。还有,也别指望他们能乖乖在坐位上大久,这不。他们己经开始满屋乱串了。

当然,在喧闹的人群中总有异类,就比如说源稚生,从进入教室开始,他就一言不发的坐在位子上看书,丝豪不在意旁边的人群(其中有不少人不时的望向他坐的地方)或许是他真的不想理他们,又或许是在他眼里,大部分的人更关注的是他旁边的小家伙。

视角向上180,...

国语教室,此时离上课还有一些时间

在教室内,学生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了。当然,只是坐好了而已。事实上,不论大学,中学,小学。不论世界哪个角落的学校,只要教师没来,就别指望学生们能尊守秩序。此时,教室里学生们打游戏,看漫画,看Niconico……只可惜,没有人能把ps4搬进学校。还有,也别指望他们能乖乖在坐位上大久,这不。他们己经开始满屋乱串了。

当然,在喧闹的人群中总有异类,就比如说源稚生,从进入教室开始,他就一言不发的坐在位子上看书,丝豪不在意旁边的人群(其中有不少人不时的望向他坐的地方)或许是他真的不想理他们,又或许是在他眼里,大部分的人更关注的是他旁边的小家伙。

视角向上180,垂直向下。观察整个教室,你会发现,与整齐划一的教室摆设相比有一个格格不入的地方:教室右上角靠窗的位置上赫然有两个并排摆着的桌椅,在全单人桌的教室里整出了一张“双人桌”,而这个“双人桌”的主人正是源稚生,而与他同桌的正是他的小妹妹绘梨衣。

如此格格不入的位子,自然不会是源稚生搞的。这完是家族的意思。我们的父亲大人觉得让小女儿来上大学还太早了,怕她一个人适应不了大学生活。于是让大儿子在学校里多多照顾她。

然而实际上,源稚生觉得这本就是自己应该做的,不需要父亲大人多“提醒”。但他更没想到的是,父亲大人做的实在是有点绝了。就算学校己经事先解释,但闲话早已经传遍了学校。

几乎,每天源稚生都要应付一堆来“问候”的男男女女。其中有看热闹的,说闲话的,当然更多的是“追求者”

比如之前就有一个暗恋自己的女孩绫音找过自己:

“稚生同学,我能否给你说几句话”

“你对你妹妹也太亲近了点吧”

“……”后面的源稚生都懒得记了。最后只回了她一句“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没错,源稚生知道自己百口莫辩,所幸懒得解释了。以后对于所有人只有一句“不用操心”

当然绘梨衣这边也差不多。

记得第一天放学的时候,就有一个短发的男生当众跟绘梨衣表白,然而绘梨衣当众撕毁了情书,头也不回的走了。据说后来那个男生自闭了几天。然而他哪知道,绘梨衣是一个完全不懂爱情的女孩,他只是对这第一次见到的人产生了警惕……

不过这之后绘梨衣在学校的人气不降反增。这之后,有许多的人(大部分是男人)想接近绘梨衣。

其中也有不少八卦绘梨衣与哥哥关系的。

源稚生记得有一次,有个男生被绘梨衣拒绝后,问她。

“绘梨衣,你倒底怎样才能接受我?”

“接受?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成为你的男朋友”

“什么是男朋友”

……以下省略,当时把那个男生直接问到自闭了。在这之后,有许多人也这样问过。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辙。渐渐的,大家现在也习惯了。

对于绘梨衣的答案,大家只会说:不愧是绘梨衣酱”





寒粥

失水

我想那大概是中秋过后,母亲去参加了大学的同学聚会。回家的时候,领来了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生。毛躁的头发,不高不矮的个子,白色短袖配深蓝色牛仔裤。母亲拍拍他的肩,于是他朝我挥了挥手。我也歪着头向他挥了挥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互相确认了年岁,我比他年长三个月。

男生是母亲大学同学的孩子,要在我家住一段时间。后来他插班进了我的高中,我们的班级在同一条走廊上。于是顺利成章,我们开始一起放学回家。他父亲是做人参生意的,坐着从丹东到平壤的绿皮车来回跑,经常不在家。最初他只是成绩下滑得厉害,后来不知道在学校惹了什么事情,被休学了一个月。倒腾人参的父亲没空管他的儿子,就在同学会上托付给了我母亲。他不太爱说...

我想那大概是中秋过后,母亲去参加了大学的同学聚会。回家的时候,领来了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生。毛躁的头发,不高不矮的个子,白色短袖配深蓝色牛仔裤。母亲拍拍他的肩,于是他朝我挥了挥手。我也歪着头向他挥了挥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互相确认了年岁,我比他年长三个月。

男生是母亲大学同学的孩子,要在我家住一段时间。后来他插班进了我的高中,我们的班级在同一条走廊上。于是顺利成章,我们开始一起放学回家。他父亲是做人参生意的,坐着从丹东到平壤的绿皮车来回跑,经常不在家。最初他只是成绩下滑得厉害,后来不知道在学校惹了什么事情,被休学了一个月。倒腾人参的父亲没空管他的儿子,就在同学会上托付给了我母亲。他不太爱说话。每次放学他都是在班级门口对面静静地站着等我。毛躁的头发像是肆意的海一样起伏摇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排档开始流行烤皮皮虾。我俩经常下了晚自习,去小区门口的烧烤铺坐一会儿。我一边低着头一边剥虾,他凑过来问我,「老姐,你说这虾是从哪儿来的。」我头也不抬,「市场卖的呗。」「市场的虾是哪儿来的?」他又追问。我往嘴里塞了一口,想了想说,「那应该是从海里捞上来的。」于是他故意压低声音跟我讲,「老姐,没跟你说过,我其实有一种病。」

「什么病?」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病。但就是我天天都想去看海。每天晚上都想到睡不着。」

「你难道没去过海边?」他摇摇头。盘子里的虾就剩最后一个了。

于是暑假去海边玩被提上了日程。有一天我半开玩笑地对他讲,你知道海是蓝色的吧?他反而有些木讷地点点头。我又说,你知道海的那边是什么吗?他想了想说,应该是日本吧。我说不对,我们这儿是亚热带季风气候,上节课刚学过的。日本太北了。海的那边应该是智利了。从我们这儿到智利,全都算是太平洋。

他也只是嗯了一声,低下头不知道在看什么。肆意的海没能吹到智利的岸,只够得到他的发梢。他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那还挺远的。我也只嗯了一声。但是从那之后,我想要带他去海边的心更强烈了。因为我不允许有人——尤其是我认识的人——没有见过大海。我见过的海有温柔安静的,也有冷峻生涩的;总之,每一片海都不太一样。大海是一条没有宽窄的路,每个人都可以游去他喜欢的方向;它分外自由,却又令人身陷囹圄。所幸我不会游泳,虽然失去了一些肉体的自由,但却换来了更多想象上的自由。我可以在海边散步,想象着自己已经钻进海底,和深橘色的海星打招呼。

「蹬腿!」小时候在泳池里,母亲只是这样告诉我。但是我用力蹬腿,依旧没有浮上来。所以后来我经常做着大口喝海水的咸咸的梦。我想他也是这样。终于在暑假的第一个周末,我和男生来到了海边,有一些细细的混着泥沙的浪,抬头就能看到几盏漂浮在山脊上的黑翅小鸟;浮光掠影般望去,再远一些就大概是天际线上的货轮。我点了点海水放到嘴里。确实很咸。我希望能让梦里的我也记住这个味道,避免再次和海星碰面。但是男生却看着海,呆呆地发愣。后来我们坐了观光船,绕着海岸开了一圈。观光船有着破破烂烂的绿色座椅,甲板上有废弃的塑料瓶。我们一起趴在斑驳的白色栏杆上,望着不同的方向。刺眼的日光下,上下晃荡着的海面也像是变成了油漆,完全看不到一点蓝,令人有点难过。我说不出话来。而他期期艾艾地说着话,大概仍然是在讲他那不见海就失眠的病,我没有在听。下了船后我有点头晕,坐在沙滩上缓了很久,像是坐了整整一周的横跨西伯利亚的绿皮车。过了很久我才能直起身继续散步。我又想起我高中暑假自己一个人去青岛的海边坐着,听着忘了名字的歌,看着不远处的烧烤摊的灯泡光;我也想起了我在北海道最北的宗谷岬,和心爱的人一起,隔着浓浓的晨雾和缄默的深海,去眺望南萨哈林岛的那个冬天。

我想我治好了他的病,也治好了自己的病。

从观光船上跳下来的此后的我,不再梦到咸咸的海水,像是被台风驱赶着,梦也撒欢儿般地向陆地奔去。男生后来也离开了学校,又回到了有人参生意的地方。至于他是不是撒欢儿般地回到北国,我没有问他。毕竟,医好病的医生不会再记着病人的名字了;就像这大海并不知道我是谁一般。

无影解说
日本主妇下班后的夜生活,为了能享受二人世界,婚后选择不生孩子
日本主妇下班后的夜生活,为了能享受二人世界,婚后选择不生孩子
阿文简影
第一次世界大战:毒气攻击,真正的人间炼狱
第一次世界大战:毒气攻击,真正的人间炼狱
阿文简影
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VS德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VS德国
阿文简影
第一次世界大战:杀戮的开端
第一次世界大战:杀戮的开端
蜂蜜柚子茶噗

日本好喜欢毛豆感觉,他们还有毛豆大福,毛豆冰淇淋一系列。

日本好喜欢毛豆感觉,他们还有毛豆大福,毛豆冰淇淋一系列。

吉仔看世界
日本不结婚的小宅男,为了成为漫画家
日本不结婚的小宅男,为了成为漫画家
吉仔看世界
日本私人女家教,为了保持身材找到男朋友
日本私人女家教,为了保持身材找到男朋友
吉仔看世界
日本单身独居的私人家教老师,被猥琐男跟踪敲门
日本单身独居的私人家教老师,被猥琐男跟踪敲门
吉仔看世界
日本私人女导游,为了招揽客户装扮成洛丽塔
日本私人女导游,为了招揽客户装扮成洛丽塔
wagang狮子

日本马克思主义学派——井上清

可以关注、点赞、推荐、粮票支持一下


井上清(1913—2001)是日本马克思主义学派——讲座派的元老、中坚。其著作着力批判日本军国主义,批判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被誉为日本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他一生30余次来华,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王震、邓颖超、郭沫若等接见,可谓中日史学交流中的标志性人物。为表彰他的贡献,中国社会科学院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1990年,近代史研究所建所40周年,井上清专程前来祝贺,并表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是他的第二个“家”。井上清病逝后,其家人遵照他的遗嘱,将1.8万册藏书无偿捐献近代史研究所,作为他一生中国情结的见证。


井上清1960年9月首次来华,即缘于刘大...

可以关注、点赞、推荐、粮票支持一下


井上清(1913—2001)是日本马克思主义学派——讲座派的元老、中坚。其著作着力批判日本军国主义,批判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被誉为日本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他一生30余次来华,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王震、邓颖超、郭沫若等接见,可谓中日史学交流中的标志性人物。为表彰他的贡献,中国社会科学院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1990年,近代史研究所建所40周年,井上清专程前来祝贺,并表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是他的第二个“家”。井上清病逝后,其家人遵照他的遗嘱,将1.8万册藏书无偿捐献近代史研究所,作为他一生中国情结的见证。


井上清1960年9月首次来华,即缘于刘大年之邀请。据小野信尔回忆:20世纪60年代日本公务员禁止直接来华。井上清时任京都大学教师,属于公务人员,其来华途径颇为曲折:1960年8月从东德的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取得签证,然后借参加莫斯科第25届国际东方学会议之机,取道苏联再赴瑞典斯德哥尔摩参加第11届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会议;自瑞典再经东德,自柏林乘飞机经莫斯科于9月23日到达北京。作为非社会主义阵营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井上清此次访华引起相当大的反响,他先后到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北京大学作报告,中国史学界的重要人物刘大年、尹达、侯外庐、翦伯赞等出面主持,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师参加。10月7日,郭沫若接见井上清,刘大年陪同。


1955年12月,郭沫若为首的“中国科学院学术访日视察团”赴日访问,团员共7人,史学家就有郭沫若、翦伯赞、尹达3人,是为新中国成立后中日史学交流之滥觞。从日本方面来看,不少史家对新中国满怀憧憬,高度关注中国史学界动态,亟欲密切学术联系。1960年初,京都大学致函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询问如何订购《近代史资料》。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1960年2月致函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提出:此前经日本的书店购买《历史研究》,但1959年停售,无法觅读,然“多人继续阅读之念极切”,请求互换刊物资料。


1960年邀请井上清来华,兼顾政治与学术,旨在“鼓励日本高级知识分子积极参加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反对日美军事同盟条约的英勇斗争;进一步巩固同日本学术界的密切联系,加强中日两国学术界的友好往来和学术交流;向日本学术界宣传我国建国以来各项建设事业,特别是历史科学研究工作方面的伟大成就”。


井上清在钓鱼岛归属、昭和天皇战争罪责、反对军国主义等问题上能超越狭隘的民族立场,秉持史家良心仗义执言,在日本一度受到排斥深感孤寂。他虽为京都大学教授,却被禁止给学生讲课,甚至不许随便同学生接触。由于政治立场、思想观点接近,他与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如范文澜、刘大年更为投契。他在1960年11月15日致刘大年信中表示:此次访华“对于我今后的生活将有决定性的影响。我对于马列主义不磨灭的真理的确信,在此次访问贵国期中有了更进一步的加强”;“日本的进步学者都非常爱听我关于贵国学界的谈话,谁都很想到中国来访问”;“我日本的思想界现在益发加深了昏迷,有不少的人由马克思主义的阵营投入了修正主义阵营之中,叛变为唯心主义,或与人民脱离,和知识分子一块玩弄其旁观者的批评,以自鸣得意,这种歪风正在日本蔓延着。在这样的时候,我在贵国得着和这些反动派以及混乱、动摇作斗争的武器,鼓舞了我的信念和勇气”。


1985年,他致函刘大年,对刘氏《论历史研究的对象》一文高度赞许:“我很赞同先生的观点,先生把马克思唯物史观作这样透彻的表述,确实是我近几年读过的文章中最杰出的一篇。这对我是很大的激励。最近在日本,过去曾自称为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中也盛行着这样的谬论:研究阶级社会的历史应该把民族的特殊性放在第一位,而反对阶级分析,不要阶级观点。虽然行不通,但这样轻视阶级分析的观点很流行。先生的论文,对于我同这些谬论作斗争,犹如得到了百万援军。”


刘大年把井上清也视为知己,非常推重。1984年曾赋诗二首相赠。其一:“云雷论学许相知,一帜堂堂独树之。骨里人窥千尺铁,书中自理百团丝。回顾讲座推元老,屈指西京数大师。我待观君再踊跃,光辉顶上几驱驰。”其二:“等身著作鬓双斑,与世清泉照胆肝。党锢传中范孟博,儒林史上汉任安。昆仑历后谈高下,沧海量来认窄宽。一部马恩笑神会,寸心寰宇共波澜。”1993年井上清80寿辰,刘大年致函祝贺,且颇有感慨:“回顾三十三年前,我们相识在北京,虽历经沧桑,但神交不改。每次聚首,谈学论世,各罄所怀。相知愈深,相交愈笃,历久弥坚,窃有荣焉。老当益壮,白首初心,是所望于故人。”


反日人士一枚(己销号)

  爷干志愿者呢,随便你小内扣怎么急眼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爷干志愿者呢,随便你小内扣怎么急眼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uforia

「荒神」

壮瞥町国道旁的无名神社。

「荒神」

壮瞥町国道旁的无名神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