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日立方

619浏览    6参与
风月归尘

【日立方】暖——关于日立方的整理

*刷完恰少最新一期的碎碎念

*再次回顾和咀嚼了他们的那些片段

*整理本来应该纪实一点,但那样太单调了,所以本篇整理有点写文的感觉,当文来看也不是不行

*爱情还是友情,都由看客自己决定。

*(个人是在嗑cpฅ۶•ﻌ•♡)


01【起·一点初遇】


summary:庚子鼠年,看神州,疫情起。

           三人结群,来云南,情意生。


2020年,我们都被迫困在家里,也包括他们。


那时,影视寒冬 ,却也是国人爱国浪潮最...

*刷完恰少最新一期的碎碎念

*再次回顾和咀嚼了他们的那些片段

*整理本来应该纪实一点,但那样太单调了,所以本篇整理有点写文的感觉,当文来看也不是不行

*爱情还是友情,都由看客自己决定。

*(个人是在嗑cpฅ۶•ﻌ•♡)


01【起·一点初遇】


summary:庚子鼠年,看神州,疫情起。

           三人结群,来云南,情意生。

 

2020年,我们都被迫困在家里,也包括他们。


那时,影视寒冬 ,却也是国人爱国浪潮最为高涨的时候。为实现全面小康庆祝,他们三个聚在了一起。


他们摇摇晃晃地来到了云南,一起受过青蛙唱歌的折磨,受过大雨滂沱的折磨,受过到处蹭饭的折磨。


那是一个匆匆打磨的剧本,那是一个资金稀缺的剧组,那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偏偏只占人和的电影。


云南的夏天是难耐的,汗水伴着咖啡的香味,雨水伴着普洱茶香。泥土,虫子,牛,是那个夏日的主旋律。


他们在云南的夏日里晒成了咖啡豆,改变了自己的体重,他们只是忍受着。


他们在那个夏日一起创作了小一点。


台词是他们在蝉鸣中创造的,人物是在蛙鸣中揣摩的,主题曲是在饭桌上找到的。


整个电影的创作只体现了一个词:


——天然——


是的,天然。


小一点天然得就像是他们的孩子。


由他们创造,也成为了他们之间的连接之处。


他们的关系在这里开始了。


02【知·艺术交流】


summary:一点是他们的孩子。

            他们是一点的父母。


他们在那个夏日手牵着手,躺在床上,想着王赛芬,努力实现导演的恶趣味;


他们摇着铁门,说着台词。彭彭在背后偷偷用力,把昊然从铁门上晃了下来;


他们在片场玩乐,彭彭被昊然锁在杆子上,尹昉和昊然急忙合影;


他们坐在椅子上,笑着互怼吐槽,尹昉老师从此放任自己暴吃暴喝;


他们一起喝酒,把许宏宇导演灌醉,来了张亲密自拍,美其名曰,一点就到家;


他们在豆子里游泳,互相打闹,用一层薄薄的豆子拍出了丰收的景象;


他们喝酒跳舞,有失败的对瓶吹,有几句悲伤的台词。但快乐,在星空下不灭;


他们一起卖货,昊然身姿婀娜来示范,尹昉和彭彭就这么笑着说完了台词;


他们争吵着,彭彭泪如雨下,昊然眼含泪光,尹昉依旧固执着,演出了一场好戏;


他们坐在树上,认真地说着台词,传递着情感。那个清晨,他们看到了彩虹;


他们拉扯着,村花这朵花究竟花落谁家?尹昉还是彭彭?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以上种种,不过是我这个看客幸运窥得的一点片段,更多的,留在了那片土地的夏天,留给了他们自己。


我得到的,只是在荧幕上看到他们的艺术作品,他们共同的孩子。



03【熟·一点宣传】

summary:小一点见大众,

           日立方作品送。


金秋,落叶纷飞。大家从紧张的生活里抽离,迈入了假期的怀抱。


小一点的档期也在渐渐临近。


他们三个重聚,抱起了自己的孩子,为观众捧上了一场饕餮盛宴。我们这才看到独属于这个剧组的友爱氛围。


我记得他笑着看着他,不愿戳破,只是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土味体验;


我记得他们屡次解释村花,到最后尹昉竟直接语出昊然是村花;


我记得他们三个努力宣传,土味情话和视频一波又一波;


我记得他们接受采访,欢乐地互怼,杜宾和八哥也应孕而生;


我记得他们三个在评论区打趣,那段日子,空气里都弥漫着快乐……


04【见·电影上映】


——档案——

时间:2020.10.04

事件:一点就到家上映

——————————


电影上映后就被称为“国庆档黑马”,一个小成本的主旋律电影大获成功。


他们的孩子出息了!


看客拿着电影票迈入影厅,有人说缓了解压力,有人说社畜有了动力,有人说想买云南咖啡,也有人才思敏捷,给他们取名日立方男团。


同样,也有人斥责,有人冷嘲热讽着。


一切的一切,他们都笑着接受。


魏晋北,李绍群,彭秀兵活了,活在了一些人的心中,对这些年龄不同的艺术家而言,足够了。


电影总要散场,他们的形象定格在画面里。而磕cp的挖糖写文,唯粉扣台词记录,看客留下影评离开。


慢慢地,小一点也到了散场的时候了……


而他们其他的情义,却在北京暗暗生长……


05【分·各自留恋】

(本节cp硬糖含量高,牙口不好的请注意!!!)


summary:

电影散场了,看客离场了,

台上的你们,却仍旧固执地不愿下场。


我们说离别,往往是彻彻底底的离开,是不能回头的无奈。


但于他们而言,物质上的离别并没有意味着精神上的离别。


那天ddd开着车经过云南时,他拿着保温杯,悠悠地说起了脱贫,说起了小康,也提起了小一点。


小一点的情,埋在心底,在慢慢生长……


那天他拿起铁铲,哼着歌走向田间,嘴里不停念叨着奥特曼。同期的恰少,他的嘴里也是不停地念叨着奥特曼。


看,有时候,时间之神会安排一些温柔的巧合。


05【乐·恰少再见】

(自由发挥ing,cp含量高!)

summary:你说他是云端的神,

           可神总是会恋红尘。


半年过去了,他们三个再次重逢了。


在海南,有大海,有星空,但是都比不过云南的虫子,树,咖啡。


人总是很奇怪,回忆时总是喜欢为所有的苦难镀上一层夕阳的余辉。至少我很喜欢。


他想他们了,想跟他们玩,跟他们闹,跟他们一起旅游。


就那么简单,

他们就来了。


——


那是他的综艺首秀,一个艺术家,总是会对综艺不太友好。


他是艺术家,他只想在云端起舞,演出一场华丽的戏剧。


人们说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但人们忘了,自古以来,神总爱坠红尘,入尘世。


那个夏天,这个86年的艺术家遇上了97年的艺术家,艺术的魔力让他们相连,十一年的差别烟消云散。


神终于堕入了尘世,他不喜欢尘世里的一切,他只是笨拙地应对着,缩在他的旁边。


或许这句话很应景:


“这里一切都丑的,风、雨、太阳,都丑,人也丑,我也丑得很。只有你是青天一样可羡。”

                                          —— 朱生豪


世间的感情要么是友情要么是爱情,但他知道 ,当他为他孤身一人坠入红尘,迈过十一年的山丘时,这种感情就超过一切了,叫高山流水,叫俞伯牙和钟子期。


——


他拿起变声器,拨通电话,开始自己的恶搞计划。


而他的回应却是没有回应。


也可以算有,《亮剑》的素材算吗?


他没想到自己还有被反整蛊的一天。


他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似亲昵似嘲笑的“小胖子”也有这个人才说得出来。


他笑着吐槽了一句便没有计较。


——


他们三个人终于又见面了,他欢快地要求开车。


他的车技还是一如既往的烂,而小孩只会用赛车来挽尊。


旁边的真正开过赛车的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他以为小孩是故意的,现在看来是真的不会开车。


后排的被颠簸那位大声的笑着说:


“给尹昉带来很不好的体验。”


尹昉只是微笑着轻柔地说:


“很好的体验。”


他们笑着开车回了家。


——


两个初来乍到的客人一进门就只客客气气打着招呼,完全不敢多说什么。


听到那位睡了,也只能轻手轻脚地移动着。


小孩拿着水枪滋了他,他也不敢大声说话,只能轻声抱怨。


三个人掀开被子,跟在云南的夏日一样,并排一起躺下了。


夜深了,这次没有蛙鸣的夜晚,好像格外美妙。


——


他们用安全带把自己绑在一起,三个人被安全带紧紧包住。他们这次始终没有在意前排,只管放声地笑着,这是属于他们特殊的日子,一个相聚的日子。


三五好友,相聚一堂,无需虚情假意的关怀,无需在摄像机前演戏。只要他们在一起,便是最好的。


——


早餐的香味来自五湖四海,他只是陪着他一起喝着胡辣汤,不时认真地讨论两句。


他是一个温柔的艺术家,舍不得好友被冷漠,却也很害怕录综艺。他只是小心谨慎地回话,但对他,总是话多。


在饭桌上无人回应他时,他轻轻的说着话。在无人在意时,他还是很认真的说着话。


有时候,认真本身就是一种温柔。


——


一上车就睡觉的他,纵使是天崩地裂也叫不醒的,歌声于他而言,早已失去固有的伤害功效。


“小胖子”被歌声吵醒,咧嘴一笑,眯睁着眼睛,第一时间转头看了看熟睡中的人。


ddd看着后面的三人,笑着说:


“昊然这都不醒”


他转头看了看他,眼角弯弯,什么都没说,只是笑。


他们都笑着,但这些笑其间的感情,却从未相同。


——


云朵软绵绵地趴在微风上,带来了那个夏天的记忆。


他睡得很熟,听见音乐只是撇撇嘴,继续睡。那厚厚的眼镜下流露的情,竟让人想起那个夏天的魏晋北。


他憨憨的笑着,不生气,不烦躁,恍惚间,彭秀兵浮现在眼前。


他还是那样,偶尔唱两句歌,精力充沛,从来都不困,但对于艺术,总是执拗的。这执拗,李绍群也有……


小小的车里重现了去年秋天的荧幕人物,恍惚间,咖啡的香味,潮湿的泥土混着青草的味道飘来。


“有没有远山树林的味道?”


——


漂流总是惊心动魄的,他们穿戴整齐,站在岸边,就那么等着。


小孩对玩水总是情有独钟。在一旁悄悄地打好水,对着正在装水的彭彭就是一阵猛喷。


彭彭仍旧这么装着水,没有管这个小孩日常的无理取闹。


上了船,小孩一直在转圈圈,尹老师倒也不急,语气里没有一丝急躁。


他们互相打趣着,在长久的努力下终于得以享有漂流的极致体验。


两方相遇,必有恶战。三个人拿着水枪互喷,小孩背着彭彭,一边喷一边闭着眼睛。还不忘说:


“尹昉,喷他!”


水花四溅,欢笑掺杂于其中。又一个地方记录了他们的欢乐时光。


“湖南,海南,云南。”


三个人一起走了两地。


——


离别总是很快就会到来,他们收好行李,拎着箱子要走。


小孩进屋睡觉了,他轻轻地打开门。


小孩醒了,知道他们要走了。


“拜拜,昊然。”


“拜拜。”


“北京约。”


06【别·北京相约】


夜空的星摇着温柔的风,云朵在夜幕上迅速奔跑着。


关上综艺,我看向窗外的月亮。


究竟什么才是最美的情话?


是我爱你吗?


好像不是,太俗气了。


是许诺生生世世吗?


好像也不是,那不可能。


我想了好久,


终于得出,


再见,


就是最美的情话。


我们终会离场,


但我知道,


他们不会,


因为,


再见,


是他们的许诺。





——END——



以上碎碎念或许有人看见爱情,有人看见友谊。


我说是爱情又如何?说是友情又如何?


你说是自我感动又如何?


无所谓,它留给你们。


纵使我有千般巧语,皆不及他们的万千分之一的美好。


我只是一个笔者,终会化作风尘,只希望记录他们之间的情意。


风月终会归尘,但情永远不死……


这是我的ID,也是我对他们的情话……



狼谷牧歌

【一点就到家】▲???(完)

诸君,我喜欢三角


(五)
李绍群没想到,这次彭秀兵居然和他站在了一边。

意识到魏晋北有意把他们的咖啡产业卖身给那个女商人时,他天旋地转。

被欺骗的愤怒一股脑涌上头脑,钱当然不是他追求的东西,怎么能就为了这铜臭,放弃自己的咖啡?云南咖啡这个品牌怎么就不能走出自己的道路?

但他也知道魏晋北因为渴求创业成功,曾经整夜整夜地失眠,甚至差点放弃生命。这张合同对这个人来说很重要。
彭秀兵为了发展村子的经济,也是绞尽脑汁,竭尽全力。

而且魏晋北和彭秀兵那边有两个人,就算自己反对……他苦笑。

很感谢这两个人推他的一把,但如果这比生意成了,他也不欠他们什么了。
就算挖走所有咖啡苗,毁了所有咖啡树,偷走自己的奖牌,给父亲留...

诸君,我喜欢三角


(五)
李绍群没想到,这次彭秀兵居然和他站在了一边。

意识到魏晋北有意把他们的咖啡产业卖身给那个女商人时,他天旋地转。

被欺骗的愤怒一股脑涌上头脑,钱当然不是他追求的东西,怎么能就为了这铜臭,放弃自己的咖啡?云南咖啡这个品牌怎么就不能走出自己的道路?

但他也知道魏晋北因为渴求创业成功,曾经整夜整夜地失眠,甚至差点放弃生命。这张合同对这个人来说很重要。
彭秀兵为了发展村子的经济,也是绞尽脑汁,竭尽全力。

而且魏晋北和彭秀兵那边有两个人,就算自己反对……他苦笑。

很感谢这两个人推他的一把,但如果这比生意成了,他也不欠他们什么了。
就算挖走所有咖啡苗,毁了所有咖啡树,偷走自己的奖牌,给父亲留个纸条,他也要连夜跑路。
这苦也没脸和父亲说,路上可能只能抱着咖啡苗哭诉前合伙人是多么狼心狗肺。

但是彭秀兵没同意。
这他没想到,因为他们从小就不对付。

李绍群吃不了太甜,彭秀兵偏嗜甜口。
李绍群喜欢闷在家里,彭秀兵是在一个个屋门外喊“出来玩”的孩子王。
李绍群闭眼静听风在树林中穿梭的声音时,彭秀兵能在旁边叭叭叭练吹喇叭。

然后李绍群忍无可忍抢走了他的喇叭,彭秀兵当然不依,两个人就开始动手,滚到浑身是泥。

那天以后两人看到对方就转头,倔着不和好。

过了几天彭秀兵到李绍群面前叭叭叭用喇叭吹了首曲子。
李绍群隐隐约约听出来有一句调子是“你是我的好朋友”。

他们就和好了。

但他们后来一起看上了王赛芬,就更不对付了。
现在想想那是喜欢吗?那是馋村花姐姐的美色。

在一村野孩子中,李绍群的细腻显然更讨女孩子欢心,而彭秀兵从来不知道“放弃”两个字该怎么写。

讨欢心时明争暗斗,但他们在得知王赛芬要走的消息后的一个月里,即使都互诉衷肠达成暂时和平的意见,也没有开口劝王赛芬别走。

他们知道她想去城市。他们不想让心爱的人违背自己的意愿。


现在的情况更糟,魏晋北撂的狠话太狠了,他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挽回。

眼看魏晋北一溜烟没了踪影,李绍群转头朝彭秀兵说:“怎么办?你把他气走了。”

彭秀兵答:“他想的太简单了,还是拿在自己手上踏实。”

李绍群听完一脸的不可置信:“你居然也有一天会讲这句话。”

彭秀兵思索未果:“哪句?”

“说别人想的太简单。”

彭秀兵本来想回嘴,但发现自己少见地没什么心情。他低下头:“我们没把他当外人啊。”

“……是他在把自己当外人,”李绍群犹豫了一下,还是拍拍彭秀兵的脑壳,“要他自己想明白,他的归属到底在哪。”

“我们村子哪里不好?”

见彭秀兵依然垂头丧气,李绍群这样补充:“等他回来这段时间里,我们要做好我们该做的。”

我们普洱咖啡,一定会有超越“星雀”、无比光明的未来。
“寄言燕雀莫相唣,自有云霄万里高。”


(六)
时光流逝,却还没等来团聚。
失去了魏晋北,他们不擅长抓住创业道路上的大机遇,只能说平平淡淡。

这天彭秀兵端起咖啡努力地喝了一大口:“我们的咖啡挺好喝的。”
李绍群扶额:“别装了,来块糖。”

他从糖盒里捡出两块加到彭秀兵剩下的半杯里。
这举动大概在别人看来多少有点贴心的意味吧,然后他抬头看到了拖着行李箱的魏晋北。

两个人迅速拉开了距离。
三个人三脸懵逼。

两位土著大概在想魏晋北为什么这么突然就回来了,然后互瞪对方,“你知道这事吗?”
魏晋北看他们眉目传情,感慨这对发小感情真是好。

他试探:“你们俩……感情不错?”
“谁跟他感情不错!”

魏晋北走近,发现他们喝咖啡的桌子上摆了他常用的杯子。
李绍群立刻斟满了那个杯子,彭秀兵殷勤地拿起来递给他。

于是他心安理得接过坐下了。三个人久违地一起聊天。

还没寒暄几句,彭秀兵发现自己开始插不上话。他瞪着李绍群,无法理解一杯咖啡,怎么就又如胶似漆了。
咦,他为什么又说“又”?

魏晋北察觉到了彭秀兵的表达欲,问他:“有什么想说的吗?”

彭秀兵问:“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李绍群扶额,惊叹他的直白。

魏晋北倒也没感觉冒犯。

他说,后悔感在被面对面说国产咖啡都是垃圾时,达到了顶峰。
要是坐他对面的老板说,他之前的创业成果都是些垃圾,他会生气吗?

会。
所以没错,他是外人。

当时满脑子只是利益至上。
他并没有对普洱咖啡,亦或是黄路村,亦或是现在面前的两个人,形成类似亲情的、那种不可轻易抛弃的关系。

但现在不是了。
他想通了,赚钱的地方虽然少,但也不是找不到。可如果错过了黄路村,在他失去活下去信念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把他拉回这个世界呢?

此次归程,即是返乡。

(完)

狼谷牧歌

【一点就到家】▲???(2)

诸君,我喜欢三角

(三)
魏晋北有时也会疑惑,他在天台才第一次正视那个一脸灿烂的快递小哥,也只是说了几句话,怎么就稀里糊涂跟着他去了云南。

比如此时,彭秀兵的手从背后顺着T恤下沿摸进了他的腰身,而他担心吵醒其他人的美梦,没有第一时间发出声音。
随即他意识到,错过了挣脱的最佳机会。彭秀兵莫名轻车熟路地把他紧紧锢在怀里,一条腿挤进了他的双腿之间。

魏晋北严重怀疑身后这位祖宗在做什么不好的梦,暗暗做好了拼死抵抗的准备。
但彭秀兵揽住他的手指只是贴住他的皮肤,并没有乱摸,卡在他胯间的腿也似乎只是为了把他抱得更紧,粗重的呼吸洒在他的脖颈间,却不令人讨厌。

彭秀兵的体温从四周慢慢渗透过来,感觉……有点不妙。他听到自己心...

诸君,我喜欢三角


(三)
魏晋北有时也会疑惑,他在天台才第一次正视那个一脸灿烂的快递小哥,也只是说了几句话,怎么就稀里糊涂跟着他去了云南。

比如此时,彭秀兵的手从背后顺着T恤下沿摸进了他的腰身,而他担心吵醒其他人的美梦,没有第一时间发出声音。
随即他意识到,错过了挣脱的最佳机会。彭秀兵莫名轻车熟路地把他紧紧锢在怀里,一条腿挤进了他的双腿之间。

魏晋北严重怀疑身后这位祖宗在做什么不好的梦,暗暗做好了拼死抵抗的准备。
但彭秀兵揽住他的手指只是贴住他的皮肤,并没有乱摸,卡在他胯间的腿也似乎只是为了把他抱得更紧,粗重的呼吸洒在他的脖颈间,却不令人讨厌。

彭秀兵的体温从四周慢慢渗透过来,感觉……有点不妙。他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回荡在胸腔。

过了不知多久,背后的人松开他,一翻身,没动静了。
他转头观察,分不出彭秀兵到底是在装睡蓄意报复,还是确实睡死了。

也许不该喝那么多咖啡的,他现在如此清醒而兴奋,被彭秀兵碰过的地方还隐隐发热,却只能一个人在黑暗里胡思乱想。

他们今天见了一面李绍群,今晚也是魏晋北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都是男的,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被占了便宜。
但这事没等到深究,彭秀兵第二天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投入一天的工作。

后一天也一样。谁都没有提及这件事。

直到。
直到他们遇到了退货潮。

所以魏晋北一开始觉得,彭秀兵的想法真是傻极了。
连城里接受网购都花了把个年头。而村子里说难听点,明智未开。

但是彭秀兵用他卓越的执行力和感染力,在这个村子里一点一点支起了网路。
那网路上,满是村民开心的笑脸,让他恍惚以为彭秀兵的点子是可行的。

最后事实还是给他们浇了个透心凉。

浑浑噩噩,黄路村里似乎没有了欢迎他们的去处,除了……
在后山,李绍群拿出来的咖啡包裹给了他一点希望。

“卖吗?”“我的咖啡,不卖。”

李绍群在这方面意料之中有些傲骨。
但李绍群现在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面对后续质问,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的答案。魏晋北捕捉到了咖啡艺术家的动摇。

他知道李绍群自己也清楚,只靠一个人,是做不到更多的。就是说,“合伙人”这个条件,有机会让他松口。

他决定做点什么。
也许受了刚到村里那段时间彭秀兵的正能量影响,也许他不想看到彭秀兵继续消沉下去,也许他不愿李绍群的咖啡就这么困在一个小村落里。

得做点什么。

于是他决定偷一点咖啡豆去参赛。李绍群可能因此发火,但魏晋北知道自己在李绍群心里印象不错,即使遇到不好的结果,他也有自信能哄回来。
而如果能对应上好的结果,世界级别的荣誉当然可以成为一个推手。

李绍群大概以为他拒绝了,他们就不会再来了。但他知道李绍群的共情能力大概很强,只要坚持去烦他,他多少会松一点口。

魏晋北估摸这样差不多能成,以他多年的小资咖啡史看来,他对李绍群的咖啡很有信心。
所以比赛出结果的那天他又来了。李绍群和他预料的一样,同意入伙。


(四)
魏晋北仔细想来感到疑惑,在这迫于生计的偏僻乡野,泥泞中居然养育出李绍群这样的文艺青年。

共事后愈发觉得,李绍群真是个细心的人。
和钢铁直男彭秀兵一点儿都不一样。如果说彭秀兵是那种撸起袖子就是干的男人,李绍群就能注意到魏晋北的种种难处。

作为一个城市里生活了那么久的青年,不太会用铲子、园艺剪刀,不太擅长爬树、走山路,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李绍群就会及时发现,然后过来搭把手。

彭秀兵得闲时偶尔一转头,好家伙,李绍群又趁虚而入。
咦,为什么要说又?

现在干完活在屋里小憩,空调温度刚刚好,阳光暖暖地从窗边投射过来,窗外就是大好的、载着希望的咖啡林风光。
他咽下李绍群给他准备的酥皮豆沙点心,呡一口冰咖啡,舒展着把三分之二的上半身趴在了桌面上。

这么仔细,应该很受女孩子喜欢吧。

转头发现彭秀兵在旁边双手捧了一大陶碗冰镇绿豆汤,仰着脖子灌一大口,脸上的表情同样惬意。

唔……说不定也很受男孩子喜欢?
他意识到自己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离谱的东西后,眨眨眼,心想都是直男,想这事没啥意义。

李绍群温柔又有自己的浪漫追求,很难相信乡野村子里能孕育出这样的青年。
可以肯定,进城的经历对他的人格产生了一定影响。

但这个村子里,留下的多数还是没出过山的人们。
他们对于风险的理解,也仅限于让他们亏损的,一定是坏东西。

没错,他怕死了“退货潮”。要是咖啡哪年销量惨淡,那么……
他痛苦地闭上眼。

因此他无法拒绝女商人递过的那一纸合同。有信誉保证、价格足够好,能成为一次踏踏实实的“成功”。

但另外两人不干。
他第一次觉得有一面墙壁横亘在了他们之间。

魏晋北不明白。李绍群也就算了,他想追求的东西确实不是这种稳定的收入来源;但对于彭秀兵,这难道不是他需要的,对村子发展来说,最迫切的一份合同吗?

那边的两个人,在这个村子里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有了可笑的荣誉感吗?
这句话太伤人也太不理智了,不是他应该讲的话。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
旁边两个黄路村人看样子并没有消气。即使这份咖啡产业算是他一手促成的,他们也没有打算安慰一下被迫丢掉了昂贵合同的创业人。

很好。他知道了,李绍群和彭秀兵只是有信心,不靠这份合同,靠他们自己也能打出一片天。
但这片天里,看样子并没有他魏晋北。

撂狠话谁不会啊。守着你们的村子过去吧。

狼谷牧歌

【一点就到家】▲???(1)

诸君,我喜欢三角


(一)
彭秀兵感到疑惑,他打小看不对眼的竹马,那么大一个卷毛,竟然说没就没了。

虽然看不对眼,但他还是觉得李绍群是个有理想有出息有追求的人,怎么会自寻死路?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但那些疑惑被大伯瞪得只能烂在肚子里。

他当时也正是在忙的时候,就没给这个问题分多少精力。人死不能复生,但他的事业可以蒸蒸日上。

好吧,当然不只是为了事业,他想给魏晋北找点事情做。
虽然他本人从未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无法理解魏晋北上天台的行为,但以他的经验来看,人只要忙起来,就不会想那些消极的东西。
逝去的生命无法挽回,但没跳下去的还可以拯救。

同时他知道,他创业的道路上一定会需要这颗聪明的脑袋。
魏晋北这种写字...

诸君,我喜欢三角


(一)
彭秀兵感到疑惑,他打小看不对眼的竹马,那么大一个卷毛,竟然说没就没了。

虽然看不对眼,但他还是觉得李绍群是个有理想有出息有追求的人,怎么会自寻死路?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但那些疑惑被大伯瞪得只能烂在肚子里。

他当时也正是在忙的时候,就没给这个问题分多少精力。人死不能复生,但他的事业可以蒸蒸日上。

好吧,当然不只是为了事业,他想给魏晋北找点事情做。
虽然他本人从未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无法理解魏晋北上天台的行为,但以他的经验来看,人只要忙起来,就不会想那些消极的东西。
逝去的生命无法挽回,但没跳下去的还可以拯救。

同时他知道,他创业的道路上一定会需要这颗聪明的脑袋。
魏晋北这种写字楼聪明人,平时他高攀不起,只能趁送快递的间隙讲上几句话,但现在……

城市青年裹着绷带病怏怏瘫在藤椅上,只有乡间的山风微微吹动他的头发。
于是彭秀兵的使命感又稍微压过了事业心,他更希望能让魏晋北稍微开心一点,能找回生活的意义。

还好这和他的创业目标并不冲突。他干什么事都可以趁机拉上魏晋北,让他不要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胡思乱想,借机让他熟悉村里的情况。

提出一个困难的目标然后欣赏魏晋北皱眉思考的样子,再积极执行“军师”列出来的计划,最后笑着把得到的成果捧到他面前。

此时魏晋北身上盘绕的阴翳才会短暂散开,也许会和满身大汗的彭秀兵说一些俏皮话。

再下一次去找他“献策”就有了更充足的理由。彭秀兵凭自己出色的苦力劳动能力,让魏晋北口中的计划,以极高的效率变成现实。

成果很重要,他向来这么认为,也很高兴魏晋北和他一样因为给村里带来的“成果”振作了起来。

魏晋北别扭地变相承认了合伙人身份,开始变得神采奕奕,每天按时起床洗漱打工吃饭睡觉。他穿衬衣敲击键盘的清爽模样,吸引了村里从老到小一众姑娘驻足观赏。
不过彭秀兵不担心他会跟着姑娘跑了,城里青年在姑娘面前端着个架子,还没有他们俩独处时的表情有趣。

这些变化背后,代表着彭秀兵那段时间实在是够忙。
所以听到收件人姓名为“李绍群”的包裹出现在他的货架上时,他第一反应是老天爷在惩罚他的不义。

“还tm是个到付!!”


(二)
李绍群暗笑完开始疑惑,他五大三粗的发小,居然能拐到个白白净净的城里人回村。

他付完邮费,抬头看见城里人在暖黄的灯光下,还惊魂未定坐在桌前。
黑框眼镜后一双发亮的眼睛找不到落点一样四处乱转,纤秀的身体和嘴唇不时颤抖,双手紧握立在桌上,大概在给自己找一点安全感。

不得不说这人皮相很好看,惶惶的样子也楚楚可怜;而旁边的彭秀兵更像一只躁动不安的野猴子。

于是他决定泡杯咖啡。在这山野的小屋子里,咖啡是他最拿的出手,也最有自信能好过城里的东西了。

“味道如何?”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他似乎对这个城里人寄托了一些希望。

城里人明显是个行家,喝了一口就闭眼品得头头是道,最后还配合他的动作,在耳边拢起手,感受“远山树林的味道”。
李绍群在村子里,很久没有遇到和他一起在大众概念里“发神经”的人了。

这个城里人活得也有点飘。
知己难遇,他欣喜万分,内心很想让魏晋北留下陪他喝个一整夜咖啡,但……

转头看见彭秀兵在旁边努力咂嘴,这粗人显然只尝出了苦味。
他俩对视一眼,彭秀兵把目光移回咖啡上,居然还把只尝出苦味这件事说出了口,李绍群都有点替他尴尬。

有句话怎么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但彭秀兵立刻靠去魏晋北那边小声抱怨,扭曲的表情、大概朴实的表述方法让魏晋北笑得很开心。

呃,难道是在撒娇吗?
可喜可贺,他发小,城里逛了一圈,段位终于有所提升?

但他发小随后盯准了放在水池旁边的方糖盒子,要求来一块方糖。

啊,果然。只是单纯在抱怨吧。
看在魏晋北面子上,李绍群取了块方糖丢到彭秀兵手上,然后直直看向魏晋北。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但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刻意的低沉:“要不要来一块?”

彭秀兵这时候支愣起来了,应该是李绍群做作的声音让他回想起了村花被勾搭走的相关记忆,甩下一句“现在来个男的你也要抢”,拽着魏晋北就走。

魏晋北回头留下一个“抱歉”的嘴型,李绍群微笑摆手表示理解。

应该给他留下了好印象吧,也许他下次会一个人来吗?
李绍群把桌面上被彭秀兵碰歪的摆件归位,将用过的咖啡杯放在水池旁。

不过如果没有彭秀兵,他和魏晋北也不会这么快熟悉起来吧。
他刷着咖啡杯,回味魏晋北品尝咖啡时陶醉的表情,对他咖啡的那几句美言。

他果然魏晋北很有兴趣。不得不感慨,他和彭秀兵在这方面还真是……
也无所谓,以彭秀兵那性格……机会,总会有的。

咖啡杯倒置,壁上的水珠缓缓下落。
而他向来耐心。

静沁爱漫威

彭秀兵的万圣节

·万圣节快乐

·超短篇沙雕ooc警告

·前一段灵感来源彭彭的汽车广告,彭秀兵容易受惊来源于一点就到家花絮

·日立方太香了


彭秀兵又试了一次,把快递放在门前,然后打开后备箱,包裹仍诡异地呆着车里,想起“他死了也要把快递送到他坟头上”的誓言,他决定再试一次。

彭秀兵拿起包裹,向昏暗的楼道走去。走到一半,他回头,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车边闪过,彭秀兵心生一丝疑惑,但没有多想,继续向前走。他再一次把包裹放在门口,往回走,突然身后一响,彭秀兵立刻回头,这次他看清楚了,李绍群正将包裹搬进房里,彭秀兵马上明白了一切。...

·万圣节快乐

·超短篇沙雕ooc警告

·前一段灵感来源彭彭的汽车广告,彭秀兵容易受惊来源于一点就到家花絮

·日立方太香了






彭秀兵又试了一次,把快递放在门前,然后打开后备箱,包裹仍诡异地呆着车里,想起“他死了也要把快递送到他坟头上”的誓言,他决定再试一次。

彭秀兵拿起包裹,向昏暗的楼道走去。走到一半,他回头,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车边闪过,彭秀兵心生一丝疑惑,但没有多想,继续向前走。他再一次把包裹放在门口,往回走,突然身后一响,彭秀兵立刻回头,这次他看清楚了,李绍群正将包裹搬进房里,彭秀兵马上明白了一切。

李绍群和彭秀兵的目光相撞在一起,李绍群放下包裹大笑起来,魏晋北闻声大笑着跑进楼道,顺手拍亮了头顶的灯,灯闪了一下,照亮了楼道,恐怖的气氛完全消失。

“嘿!你们合起来耍我。”彭秀兵跳起来去打李绍群的头,奈何太矮,反被李绍群揉了两下头。

“这不是我们给你准备的‘惊喜’嘛,”魏晋北推了一下彭秀兵,又向李绍群眨了一下眼,“走,喝酒去!”

 

三个人拿着酒杯走在街上,今天是万圣节,街上挤了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正涌向一个鬼屋。有着酒精壮胆,三个人推着搡着进了鬼屋。

黑暗的走道里不时传出一两声嚎叫,听得彭秀兵汗毛直竖,“我在外面等你们吧。”彭秀兵缩缩手。“都进来了就别出去了,胆小鬼。”

魏晋北把彭秀兵拉进一个矿车,李绍群也跟了进来,人坐定,车向前开了起来。

一只蜘蛛吊在彭秀兵眼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彭秀兵大叫起来,使劲抠了一下魏晋北的手,魏晋北也叫了起来,李绍群看着他们俩,大笑,魏晋北在他的后脑勺打了一下,李绍群闭嘴了。

 

走出鬼屋,凉风吹在三人身上。“你怎么流这么多汗。”魏晋北坏笑着拍了拍彭秀兵的背。彭秀兵抬头瞪了另外两人一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